荣誉小说[布老虎吃人]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嗨!小伙子,别睡了,睁开眼睛看一下。”一个声音在包玉麟的耳边想起。也许是知道了他的想法,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身影映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包玉麟想开口的,可是这对于他来说似乎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于是他深深的眨了一下眼睛,表示他看见了。“叭。”的一声,包玉麟的眼前一下黑了下来,眼皮好像也没那么重了。他连忙眨了一下眼睛,可是极度的疲劳让他的眼睛实在是睁不开了。他现在只想睡一觉。包玉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这回出现在他眼前的不再是白茫茫的一片了。他首先看见的是绿色的帐篷顶,接

荣誉小说章节试读

[军事小说] 《荣誉》作者:布老虎吃人【完结】

内容简介

孤胆英雄一战成名,复仇的血泪让他身陷囹圄。命运的捉弄一次又一次成为了受人唾弃的对象。为了能够改变自己,他远走他乡,用自己的血汗成就了一个铁血军人。故乡是他永远的眷恋,回报亲人是他的梦想,铁血男儿永不言败是他的信条!

小说关键字: 战争、战俘、法国外籍兵团、维和

第一章 - 伏击

计算着炮击的时间,包玉麟小心奕奕从弹坑里探出头来,透过弹坑前已经被硝烟熏得枯黄的小草仔细观察着。他手指扣在板极上,做好随时击发的准备。枪是躺着放的,这样肯定不好开枪,可是没办法,谁让只有这样才能将自己被发现的概率降到最低。“***,那个小子到底在哪?”他在心里嘀咕。这会他可不敢开口骂人,不被发现、保住自己的小命才是最关键的。

他不能不小心,甚至连头盔都没敢戴。因为经验告诉他,在这个距离上,头盔根本没用,只要打上,肯定穿!况且诺大的头盔明显会增加被发现的几率。事实证明,一旦被对面的狙击手发现,几乎就没跑了,那个家伙打的很准。

包玉麟一动不动的窝在这个弹坑里已经很久了,他隐蔽得很好,因为他知道,如果不隐蔽好自己就死定了。张宾、刘永华就是这么死的,毕竟对手已经打了几十年的仗,经验不是一般的丰富。

他们的这个排被困在这里已经两天了,整整一个排,到今天下午四点,就只剩包玉麟一个人了。他不是很清楚对面得情况,但是他相信,经过这两天的不断消耗和125加农炮每隔半小时的覆盖射击,对手应该就剩下对面的那个了。“要是他被刚才的炮弹给干掉了就好了。”想归想,但是他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两天来的经验告诉他,对面的那个家伙绝对是个油子,倒在他枪口下的已经有十好几个了。今天上午,张宾就是因为一个不小心,在炮击后探出头来想看看那个家伙是不是给炸死了,结果被一枪打在头上,整个后脑勺都给掀掉了。

其实包玉麟也不是很了解现在的情况,毕竟从当兵到现在不过才短短的3个月,除了学会整理内务以外,连枪都是临到越南前的两天才学会分解的。好在原来在家的时候还用过粉枪打猎,要不他连枪都不会放。这也不怪部队,当初安排打靶的时候,包玉麟正好被安排上了末班岗,按照规定,需要安排休息,所以他没去参加打靶。

现在这些都无所谓了,关键是怎么活下来。

只有先发现敌人并且干掉他,自己才有可能在战场上活下来。包玉麟告诉自己。

包玉麟所在的这个排隶属四十一集团军,来到越南后,他们连就被安排了穿插任务。连里将任务细分了一下,于是他们排成了全连的尖刀,谁让他们排是一排,而且老兵最多。

初到越南的时候,大家都抱着立功受奖的念头来的,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包玉麟。毕竟战前进行了大量的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教育,可是几仗下来,连敌人的影子都没见着(尸体不算),自己这个排的伤亡就将近一半了,倒霉的就是,排里唯一的电台在执行穿插任务的第一天就随着话务员一起被地雷变成了碎片。按说这个时候应该退回去了,可是那个倒霉的刚从军校毕业的排长却有着远大的理想和抱负,根本不顾人员伤亡的情况,硬是在全员伤亡过半的情况下,非要按计划完成任务。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决定在当时是得到了所有战友同意和坚决支持的,那会大家都憋着一口气,一心想着怎么为战友报仇。几年以后包玉麟才知道,按照一般战争规律或者说演习条件下,在主官牺牲且人员伤亡过半的情况下,这个部队的建制就会被取消。也就是是说,这个部队已经没有战斗力,战场上通常的判断就是这个部队已经被消灭或被打溃了。当时战场上的情况那么复杂,他们排又几天没连续连里,别人当然认为他们都牺牲了。

这会包玉麟当然不知道这些,十年的文革没有教会他什么,但是所受到的英雄主义教育给他的感觉就是,一定要坚定不移的完成上级领导和党交给的任务,千方百计的消灭敌人,要有不怕牺牲、排除万难、争取胜利的信念。其实私底下,包玉麟也和班副刘永华议论过,刘永华跟包玉麟是老乡,平时挺关照他的,所有有的话刘永华是敢跟包玉麟说。记得刘永华当时是这么说的:“小包,你要记住,这次上战场对我们来说是一次机会,要是在战场上闹个功再火线入个党什么的,很有可能就能提干,要是那样,咱们就算是混出头了,再也用不着回哪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了。”当时听的时候,包玉麟很是感慨了一轮。

其实只要是人都怕死,包玉麟也不例外。记得第一次和敌人遭遇的时候,他一口气打光了三个弹夹,至于子弹打到了什么地方,那就只有天才知道了。可是几仗下来。就算是再胆小的人也会变的。默默的数着枪把上的刻痕,包玉麟知道,自己已经消灭了4个敌人了。可惜的是,自己的子弹也没剩几发了。在进行观察前,他清点了一下,自己所有的弹药就只剩下枪里的9发子弹和腰上别着的一发手榴弹了。战场上弹药倒是不少,可是要去拿那些弹药的话,也许就得把自己的命给填上。

“咻”炮弹拖着尖啸又一次飞了过来。

“***,这些混蛋,难道不知道我还在这里么?”包玉麟在心里诅咒着后方的炮兵。但是这一次他没有像平时一样躲到弹坑里,等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他明白,对面的敌人枪可要比他打得强得多,但是他一样怕炮,只要炮击一开始,他肯定要躲起来,现在的关键就是自己能不能在敌人转入防炮的瞬间发现他。

几乎在炮弹落下的那一瞬间,包玉麟发现对面不到20米的地方,一棵被炮火炸断的只有碗口粗的小树边上,几棵一点都不显眼的小草突然收回到了弹坑里。

“王八蛋!原来你在这里!!”包玉麟全身的血仿佛一下就热了起来,眼睛都快红了。他敢肯定,就是这个家伙,最少打死了自己15个弟兄,其中就包括自己的班副刘永华。

话回到三天前,包玉麟所在的连接到上级下达的分批穿插任务,要求他们用一天的,穿过20公里的热带雨林,渡过锦江河,趁敌不备,抢占河上的长虹大桥。到了后来包玉麟才知道,所谓的长虹大桥不过是一个不到5米宽、连坦克都开不上去的石板桥。

三个排是分批走的,由于采用的是战时编制,走的时候,包玉麟的这个排有60多个人,都赶上平时的两个排了。排长是“空降”下来的一个刚从军校毕业的姓李的,具体叫什么包玉麟也记不得了,反正无所谓,只要一叫排长,大家都知道是叫他。

记得临出发的时候,李排长还对全排进行了一个简短的战前动员,大概意思就是让大家在战场上要发挥我军的光荣传统,要敢打敢拼,要宁可站着死、不能跪着生,要一切行动听指挥等等,这些东西战前动员都不知道已经讲了多少回了,恨不得都会背了,所以大家听的都不是很用心,不过最后他说了一句,这才让大家对他另眼相看了起来。包玉麟记得李排长是这样说的:“等上了战场,你们都看我的行动,我肯定不会想国民党的军官那样,喊一句<给我上>,就躲到了后面。要是那样,你们就在背后给我来一枪,打死我算了。不过话讲回来,要是我命令谁上谁不上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

一上了战场,李排长的确是好样的。什么地方最危险,什么地方就可以看到他的影子。那里敌人最多,他就出现在那里。可惜,就是这样一个刚从军校毕业,到排里当排长不过三天的最基层军官,在昨天被对面的那个混蛋一枪打在了头上,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包玉麟他们排第一次出现伤亡是出发当天的傍晚,当时刘永华正和包玉麟说着话。他告诉包玉麟,还有10公里才能穿过树林,到时候可以在江边休息一下。包玉麟还记得,当时他听到班副这么说的时候,心都凉了半截,不停的在心里诅咒着越南的热带雨林。要知道,上级给他们的时间是在一天内穿过20公里的树林,然后还要渡江去占领大桥。可是那些只知道在地图上用铅笔划直线的参谋们怎么知道,越南的树林根本就不是人走的。一路上不但杂草丛生,树木遮天蔽日,还有无数的蚂蝗和时不时窜出来的毒蛇。负责开路的人已经换了好几波了,可是这见鬼的树林居然还有十公里。

也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前面负责开路的尖兵传来了好消息:看见路了。

不远处,一些被伐倒的大树凌乱的倒着,一条很不明显的林间小道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想来是山民上山伐木开出来的小路。所有人的心情都随着小路的发现好了许多。因为这就意味着大家不需要辛苦的开路,可以用更快的速度到达江边。

就在大家相对感到舒服一点快速的沿着林间小道快速前进的时候,变故发生了。大概是在小路上走了两公里左右的时候,负责带路的向导借口小便,转眼没了去向,这让大家很是费解。因为当地向导为我们带路是得了好处的。一般来说部队会给他一些钱和物资,同时承诺,等完成了任务还会再给他一部分钱物,可这会,他怎么跑了呢?难道他不想要以后的东西了?

一班长林博文可不像他的名字那么斯文,整个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好在心眼还算细,发现情况不对,第一个站了出来。他跟李排长商量了一下后,李排长发布了命令。

“大家原地警戒,一班长带领一班四处看一看。”

这个时候,谁也没有意识到灾难马上就要降临了。

一班的几个兄弟在林博文的带领下,四处搜索了开来,剩下的的人基本上都原地找了棵被伐倒了的大树坐下来休息。因为不走动了,包玉麟蹲了下来,想将裤角从袜子里抽出来,让自己的脚舒服一些。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地雷爆炸的轰鸣声一下就把包玉麟的耳朵都快震聋了,紧接著他就被爆炸后产生的气浪给掀翻在了地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包玉麟清醒过来的时候,爆炸已经结束了,放眼看去,只能用凄凉来形容。兄弟们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四处的血肉和和伤员的喊叫声把一排休息的地方变成了修罗场

原来,那个向导把一排引到了一个预先设计好了的雷场里来了,可以肯定,这个雷场当地人都知道,要不就不会有那么多被伐倒的树丢在这里了。

好在这个雷场是一个进攻型雷场,引爆后基本上就不再有什么危险了。可就是那么一瞬间,一个60多人的排一下就死伤过半,唯一的电台也被炸成了垃圾。

经过一番救治和整理,全排具有还剩37人是完好完好无损的,当然,包玉麟就是这其中之一。李排长的手臂被弹片划开了一条挺长的口子,经过包扎,还能动。按理说,一排可以用战斗减员和无法联系为理由退出战斗了,特别是李排长,他完全可以以负伤为由带着伤员退回部队驻地。一般情况下,像他这样的情况,一会到驻地,肯定会被马上转回国内后方医院,等他的伤好了,这场战争也已经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了。

紧急进行战地救治后,李排长招呼全排说出了他的想法,他说:别看我们排中了敌人的埋伏,死伤了不少同志,可是我们现在还有30多个人,这在平时,就是一个正编排。虽然这次任务还有二排和三排的们在进行着,但是我想我,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我认为,我们一排现在还是有能力来完成上级安排的任务的。所以我决定,我们除了安排一部分同志将伤员后送以外,其他的同志跟着我继续完成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

都是一群热血青年,谁都没有意识到他们此行的风险,不过在包玉麟看来,就算大家都知道有危险,也会义无反顾的去做的,因为这是在为国作战。

当一排剩下的人在第二天遇上敌人埋伏的时候,所有的人才明白,是他们太冲动了,这不是指他们不该来,而是他们太没有经验了,没有经过详细的计划就冒然行事,他们就没有想到,次行的目的那个向导是知道的。向导能第一次把一排带进雷场,当然也能把他们的行进路线告诉他们的敌人。

一场延续了两天的伏击战就是这样开始了。

第二章 - 无情的战争

所有的人都知道,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特别是在这无情的战场上。在安排人员后送伤员的时候,只要是能走动的,都坚持自己走。为了能让更多的人留下坚持战斗,不少轻伤员还坚持要负责抬担架。安排后送人员后一清点,一排还有28个人。就是这28个人,在经过地雷袭击后不到半个小时,有义无反顾的踏上了继续执行任务的征途。

就这么,在没有了向导,所有战斗人员还不到出发时一半的情况下,只凭着一张不是很详细的军用地图和指南针,包玉麟和他所在的一排继续前进着。

好在有小路可以参考,接下来一排前进的速度快了不少。终于在接近天亮的时候赶到了江边。当听到江水流淌声音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不觉得感到兴奋了起来,因为这就意味着大家可以在跋涉了一天后第一次可以休息一下、吃一点东西,然后向着似乎唾手可得的胜利继续前进。

“二班四处搜索一下,寻找渡河点。其他人就地休息,赶快吃点东西。一会过了江,就是看咱们的时候了,别到时候说没吃饱,连枪都打不动。”

要说李排长还是有点水平的,他知道这个时候该让大伙轻松一下,毕竟马上就要面对敌人,进行一场生死决斗了,这会说话也尽量让自己显得幽默一些。

所有的人都没说话,执行着排长的命令。毕竟就在几个小时前,那么多平时同吃同住的战友死的死伤的伤,想到马上就要来临的战斗,谁在这个时候都轻松不起来。

看着大家的样子,李排长不再说话,拿出干粮吃了起来。

一块压缩干粮就要吃完的说话,二班长回来了。他小声的向李排长报告着:

“报告排长,前面500米左右江水比较浅,江上还有一根渡索,咱们可以从那里渡江。”

“太好了,有了渡索就省了不少事了。”李排长高兴了起来。不光是他,其他听到这个消息的同志们也都兴奋了起来,毕竟有了渡索就可以不用进行武装泅渡了,这样可以省不少的力气。谁也没有想到,正是这条渡索将一排引进了敌人的伏击圈。

有了好消息,大家吃饭的速度都快了不少。由于担心被敌人发现,李排长决定乘着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马上渡江。

于是,一些吃饭比较慢的同志是一边啃着饼干一边渡河的。

江面没有多宽,可是临近江心的时候水还是挺深的。从小在山里长大的包玉麟当时就觉得有点不对,可那个时候他没想明白。一直到他们被敌人埋伏了以后,包玉麟从恍然大悟,原来,这条渡索本来就是专门为一排准备的,选的地方就是让他们没办法退回去。

20多个人很快就渡过了江去,最后渡江的是二班长。就在他到江心最深的地方的时候,战斗打响了。

当时所有的人都在看着二班长爬渡索,眼看着还有不到30米他就过来了,突然,江对面草丛中冲出一个穿着越南传统服装扎着子弹带的人,手里拿着砍刀对着渡索冲了过去。

“对面有人!!”不知道是谁发现的情况,大声喊了起来。

所有的人这个时候都意识到情况不对了,大家不约而同的拉开了枪栓,希望在他砍断渡索前将他击毙。

也就在这个时候,江边树林里传来了“乒乒乓乓”的枪声,不少同志就在这一阵枪声中倒了下去

“卧倒!”李排长和不少有经验的老兵同时大声喊了起来。所有的人几乎都本能的趴到了地上。

砍渡索的人应该是第一个被击毙的敌人,不过他也完成了他的任务,将藤蔑编织的渡索给砍断了。二班长一下掉到了水里,背在背上的辎重一下将他拖到了水下,没了影子。

完结军事历史小说作者布老虎吃人《荣誉》点评: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较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荣誉小说[布老虎吃人]在线试读

“嗨!小伙子,别睡了,睁开眼睛看一下。”一个声音在包玉麟的耳边想起。也许是知道了他的想法,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身影映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包玉麟想开口的,可是这对于他来说似乎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于是他深深的眨了一下眼睛,表示他看见了。“叭。”的一声,包玉麟的眼前一下黑了下来,眼皮好像也没那么重了。他连忙眨了一下眼睛,可是极度的疲劳让他的眼睛实在是睁不开了。他现在只想睡一觉。包玉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这回出现在他眼前的不再是白茫茫的一片了。他首先看见的是绿色的帐篷顶,接...

2019-07-25 10:11:16

最大与最小小说[黑色的眼睛]在线试读

“亲爱的汉娜,”两三天以前一个晚上,她曾对莱契小姐说:“当最后一天来到的时候,如果我对孩子们缺乏勇气,你必须帮助我----他们是属于第三帝国和元首的。如果第三帝国和元首不存在了,他们也就没有地方可以生存了。我最害怕的是在最后一霎那变得太软弱。”她现在一个人呆在她那小房间里,正在努力克服她那最大的恐慎。…“施瓦格曼,”他说,“这是最可恶的背叛。将军们都出卖了元首。一切全都完了。我将同我的妻子和家人一道死去。&r...

2019-07-25 10:11:16

回到清末当土匪小说[混在沈阳]在线试读

“少当家的您吩咐,没啥事情是我刘一炮不敢的,就算您要只老虎,我也给您拽着尾巴拖过来。”刘一炮暴应了一声,也不答话,杀气腾腾地打了个忽哨,几十号弟兄朝着鸭绿江的方向冲了下去。周雨轩这才带着剩下的兄弟回到了刚才打埋伏的山坡。耿彪、张大胯子已经打扫了战场,牺牲的战士都抬到了大车上,边上正在挖着大坑,准备掩埋那些棒子。留下人手,一行人缓缓朝着镇江堡的方向打马而行。这边刚安顿下来,天过晌午,刘一炮带着几个捆得跟猪似的棒子回来了。把人扔到地上,刘一炮就过来请功:“兄弟们追到江边,狗...

2019-07-25 10:11:16

铁血兵魂小说[兄弟联盟]在线试读

小组又前进了约100米,钟国龙示意大家隐蔽,这时候,树林外面嘈杂的哭声和叫骂声已经清晰可闻!卷前卷 铁血威龙钟国龙脸色一变,命令道:“大家注意!已进入战场!现在迅速占领前方有利地形,进行侦察!”“明白!”“啪啪啪!”突然,前方传来3声枪响,是AK—47步枪的点射声!“02!02!我是01!我是01!迅速汇报现场情况!”钟国龙隐蔽在树下,询问陈立华。“02!02!刚才的枪声是怎么回事?&r...

2019-07-25 10:11:16

罪恶之城小说[我就是小宇]在线试读

“我想和你聊聊训练的事,你为什么晚上组织刺刀训练?在现代战争中有拼刺刀的机会么?”余飞好奇的是他的训练科目。文雍的话还没说完,快餐厅外来了一辆道奇货箱车,车上写贴着方便面的广告像是一辆送货的车。余飞把头扭过去就看到车的侧面全是贴了黑色防阳光的纸,让人看不清楚车里的情况。两个便衣宪兵坐在那用法语叨咕着旁边的警察都听不懂,这些警察都没有一个上过警官大学,都是地方警察学校两年制的培训班里毕业的普通警察,外语基本不会本土语言也是会的很勉强,都是些普通治安警察。快餐店里的警察们也注意到餐厅外...

2019-07-25 10:11:16

三国兵器谱小说[君天]在线试读

那是什么风?让我觉得那么柔和,似乎要抚摸我的脸。典韦陷入了春风中,三月里的春风,那像剪刀一样的春风。不对!那是刀光,在锯齿刀就要砍到典韦的面门时,典韦本能的醒了过来,他腰一沉,一个铁板桥,左手的大戟脱手而飞直奔胡车儿。胡车儿眼看就要砍到典韦,那大铁戟竟然向他飞过来了。啊?!怎么会?!我眼看就要砍到他了,啊!!胡车儿的头被打戟砍去了。他的眼珠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他以为自己成功的一瞬间却被杀死了。看着典韦,贾诩心中亦有些感慨,这样的战士本该与之并肩作战才对,如今却是敌人,当年我把天下第一的吕布赶出长安,本已...

2019-07-25 10:11:16

三国谋将周瑜小说[谭景泉]在线试读

周家是充满书香的官宦大族,家风严正而不失宽容、公平和慈爱,累及三代未出一个纨绔子弟。周瑜的父亲和几个叔伯都是汉王朝的良臣,权重而不失博学,位高而不失正直。他们聚在一起,谈诗文论史哲,纵观天下大事,从不涉及声色犬马。周瑜家清洁的地方不是客厅,不是卧房,而是藏书阁。周瑜四岁的时候,周异给两个周家的子侄讲解《论语》之《子路从而后》。周瑜坐在一边,神情十分专注,还真的能听懂几分。这令周异大惊大喜,抱住周瑜把他亲得透不过气来。周夫人闻知此事,特意在院中摆案烧香,感激上苍的恩赐。周瑜长到六岁时,就能有板有眼地阅读文章...

2019-07-25 10:11:16

三国之董卓布武小说[马布]在线试读

淡淡的一笑,董卓只是静静的拥着碧芽儿,可能男人有了女人后心就会不一样了,董卓心中对这个身处这个时代的迷茫稍稍的遁去一些,天塌下来,也等压到他头顶再说。“小崽子还好意思说活,你家主公差点就因为你所说的小狼群丧命呢。”笑着咒骂了一声,碧芽儿道:“去,为什么不去,损失了这么多人,不就是为了抓几只小狼崽吗。”见碧芽儿兴致依旧,董卓有些无奈,时代不同,这人命,在碧芽儿这些富贵人家眼里,还真不是东西。顺势倒入董卓宽广结实的胸膛上,碧芽儿慵懒的伸了伸懒腰,眯着眸子,&ld...

2019-07-25 10:11:16

精忠吕布小说[楚方晴]在线试读

当吕布回到自己的帐蓬时,却见立着二十几名手下,皆已全身上下混是冰雪,吕布不假思索道:“高顺,文远,随我进来议事。”只因前世手下那天下闻之变色的铁骑,本来极为精锐,哪里是这积弱南唐军队可比?所以这种为主将守卫帐前,不避风雪的行为,对于吕奉先来说,实在不值一提。锵铮之气,硬把一队巡逻的哨兵吓着几乎落马,以望着怪物的眼光望着这些本来他们以为是雪人的家伙。实在这南唐军中,林仁肇是极爱兵如子的人,绝不会让亲卫这么在风雪里冻着,而其他的士兵里却没有这么严整履行军纪的军人。那人拍打着身上雪花,却...

2019-07-25 10:11:16

佣兵往事小说[丹东大米汤]在线试读

“他们要杀我的!也许是因为过去打猎的时候习惯了吧!血算不得什么。”当格兰特准备扛起车夫的尸体时,车夫原本一动不动的身体慢慢的坐了起来。看着坐在地上神态还是像个醉鬼的车夫,众人畅快的大笑了起来。看来在这个不平静的世界,车夫也练出了自己的独门功夫。听肖恩这么说,格兰特有些愣神的看了下肖恩,在这个乱世里,习惯了杀戮对于一个少年来说也许是件好事。肖恩淡淡的说。格兰特拿着救了车夫一命的酒壶看了看,被射了对穿的酒壶,刚刚露出个箭头,机智的车夫连皮都没有擦破就装死躺倒了。车夫对着几个人说,现在外...

2019-07-25 10: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