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小说[布老虎吃人]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嗨!小伙子,别睡了,睁开眼睛看一下。”一个声音在包玉麟的耳边想起。也许是知道了他的想法,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身影映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包玉麟想开口的,可是这对于他来说似乎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于是他深深的眨了一下眼睛,表示他看见了。“叭。”的一声,包玉麟的眼前一下黑了下来,眼皮好像也没那么重了。他连忙眨了一下眼睛,可是极度的疲劳让他的眼睛实在是睁不开了。他现在只想睡一觉。包玉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这回出现在他眼前的不再是白茫茫的一片了。他首先看见的是绿色的帐篷顶,接

荣誉小说章节试读

[军事小说] 《荣誉》作者:布老虎吃人【完结】

内容简介

孤胆英雄一战成名,复仇的血泪让他身陷囹圄。命运的捉弄一次又一次成为了受人唾弃的对象。为了能够改变自己,他远走他乡,用自己的血汗成就了一个铁血军人。故乡是他永远的眷恋,回报亲人是他的梦想,铁血男儿永不言败是他的信条!

小说关键字: 战争、战俘、法国外籍兵团、维和

第一章 - 伏击

计算着炮击的时间,包玉麟小心奕奕从弹坑里探出头来,透过弹坑前已经被硝烟熏得枯黄的小草仔细观察着。他手指扣在板极上,做好随时击发的准备。枪是躺着放的,这样肯定不好开枪,可是没办法,谁让只有这样才能将自己被发现的概率降到最低。“***,那个小子到底在哪?”他在心里嘀咕。这会他可不敢开口骂人,不被发现、保住自己的小命才是最关键的。

他不能不小心,甚至连头盔都没敢戴。因为经验告诉他,在这个距离上,头盔根本没用,只要打上,肯定穿!况且诺大的头盔明显会增加被发现的几率。事实证明,一旦被对面的狙击手发现,几乎就没跑了,那个家伙打的很准。

包玉麟一动不动的窝在这个弹坑里已经很久了,他隐蔽得很好,因为他知道,如果不隐蔽好自己就死定了。张宾、刘永华就是这么死的,毕竟对手已经打了几十年的仗,经验不是一般的丰富。

他们的这个排被困在这里已经两天了,整整一个排,到今天下午四点,就只剩包玉麟一个人了。他不是很清楚对面得情况,但是他相信,经过这两天的不断消耗和125加农炮每隔半小时的覆盖射击,对手应该就剩下对面的那个了。“要是他被刚才的炮弹给干掉了就好了。”想归想,但是他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两天来的经验告诉他,对面的那个家伙绝对是个油子,倒在他枪口下的已经有十好几个了。今天上午,张宾就是因为一个不小心,在炮击后探出头来想看看那个家伙是不是给炸死了,结果被一枪打在头上,整个后脑勺都给掀掉了。

其实包玉麟也不是很了解现在的情况,毕竟从当兵到现在不过才短短的3个月,除了学会整理内务以外,连枪都是临到越南前的两天才学会分解的。好在原来在家的时候还用过粉枪打猎,要不他连枪都不会放。这也不怪部队,当初安排打靶的时候,包玉麟正好被安排上了末班岗,按照规定,需要安排休息,所以他没去参加打靶。

现在这些都无所谓了,关键是怎么活下来。

只有先发现敌人并且干掉他,自己才有可能在战场上活下来。包玉麟告诉自己。

包玉麟所在的这个排隶属四十一集团军,来到越南后,他们连就被安排了穿插任务。连里将任务细分了一下,于是他们排成了全连的尖刀,谁让他们排是一排,而且老兵最多。

初到越南的时候,大家都抱着立功受奖的念头来的,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包玉麟。毕竟战前进行了大量的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教育,可是几仗下来,连敌人的影子都没见着(尸体不算),自己这个排的伤亡就将近一半了,倒霉的就是,排里唯一的电台在执行穿插任务的第一天就随着话务员一起被地雷变成了碎片。按说这个时候应该退回去了,可是那个倒霉的刚从军校毕业的排长却有着远大的理想和抱负,根本不顾人员伤亡的情况,硬是在全员伤亡过半的情况下,非要按计划完成任务。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决定在当时是得到了所有战友同意和坚决支持的,那会大家都憋着一口气,一心想着怎么为战友报仇。几年以后包玉麟才知道,按照一般战争规律或者说演习条件下,在主官牺牲且人员伤亡过半的情况下,这个部队的建制就会被取消。也就是是说,这个部队已经没有战斗力,战场上通常的判断就是这个部队已经被消灭或被打溃了。当时战场上的情况那么复杂,他们排又几天没连续连里,别人当然认为他们都牺牲了。

这会包玉麟当然不知道这些,十年的文革没有教会他什么,但是所受到的英雄主义教育给他的感觉就是,一定要坚定不移的完成上级领导和党交给的任务,千方百计的消灭敌人,要有不怕牺牲、排除万难、争取胜利的信念。其实私底下,包玉麟也和班副刘永华议论过,刘永华跟包玉麟是老乡,平时挺关照他的,所有有的话刘永华是敢跟包玉麟说。记得刘永华当时是这么说的:“小包,你要记住,这次上战场对我们来说是一次机会,要是在战场上闹个功再火线入个党什么的,很有可能就能提干,要是那样,咱们就算是混出头了,再也用不着回哪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了。”当时听的时候,包玉麟很是感慨了一轮。

其实只要是人都怕死,包玉麟也不例外。记得第一次和敌人遭遇的时候,他一口气打光了三个弹夹,至于子弹打到了什么地方,那就只有天才知道了。可是几仗下来。就算是再胆小的人也会变的。默默的数着枪把上的刻痕,包玉麟知道,自己已经消灭了4个敌人了。可惜的是,自己的子弹也没剩几发了。在进行观察前,他清点了一下,自己所有的弹药就只剩下枪里的9发子弹和腰上别着的一发手榴弹了。战场上弹药倒是不少,可是要去拿那些弹药的话,也许就得把自己的命给填上。

“咻”炮弹拖着尖啸又一次飞了过来。

“***,这些混蛋,难道不知道我还在这里么?”包玉麟在心里诅咒着后方的炮兵。但是这一次他没有像平时一样躲到弹坑里,等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他明白,对面的敌人枪可要比他打得强得多,但是他一样怕炮,只要炮击一开始,他肯定要躲起来,现在的关键就是自己能不能在敌人转入防炮的瞬间发现他。

几乎在炮弹落下的那一瞬间,包玉麟发现对面不到20米的地方,一棵被炮火炸断的只有碗口粗的小树边上,几棵一点都不显眼的小草突然收回到了弹坑里。

“王八蛋!原来你在这里!!”包玉麟全身的血仿佛一下就热了起来,眼睛都快红了。他敢肯定,就是这个家伙,最少打死了自己15个弟兄,其中就包括自己的班副刘永华。

话回到三天前,包玉麟所在的连接到上级下达的分批穿插任务,要求他们用一天的,穿过20公里的热带雨林,渡过锦江河,趁敌不备,抢占河上的长虹大桥。到了后来包玉麟才知道,所谓的长虹大桥不过是一个不到5米宽、连坦克都开不上去的石板桥。

三个排是分批走的,由于采用的是战时编制,走的时候,包玉麟的这个排有60多个人,都赶上平时的两个排了。排长是“空降”下来的一个刚从军校毕业的姓李的,具体叫什么包玉麟也记不得了,反正无所谓,只要一叫排长,大家都知道是叫他。

记得临出发的时候,李排长还对全排进行了一个简短的战前动员,大概意思就是让大家在战场上要发挥我军的光荣传统,要敢打敢拼,要宁可站着死、不能跪着生,要一切行动听指挥等等,这些东西战前动员都不知道已经讲了多少回了,恨不得都会背了,所以大家听的都不是很用心,不过最后他说了一句,这才让大家对他另眼相看了起来。包玉麟记得李排长是这样说的:“等上了战场,你们都看我的行动,我肯定不会想国民党的军官那样,喊一句<给我上>,就躲到了后面。要是那样,你们就在背后给我来一枪,打死我算了。不过话讲回来,要是我命令谁上谁不上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

一上了战场,李排长的确是好样的。什么地方最危险,什么地方就可以看到他的影子。那里敌人最多,他就出现在那里。可惜,就是这样一个刚从军校毕业,到排里当排长不过三天的最基层军官,在昨天被对面的那个混蛋一枪打在了头上,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包玉麟他们排第一次出现伤亡是出发当天的傍晚,当时刘永华正和包玉麟说着话。他告诉包玉麟,还有10公里才能穿过树林,到时候可以在江边休息一下。包玉麟还记得,当时他听到班副这么说的时候,心都凉了半截,不停的在心里诅咒着越南的热带雨林。要知道,上级给他们的时间是在一天内穿过20公里的树林,然后还要渡江去占领大桥。可是那些只知道在地图上用铅笔划直线的参谋们怎么知道,越南的树林根本就不是人走的。一路上不但杂草丛生,树木遮天蔽日,还有无数的蚂蝗和时不时窜出来的毒蛇。负责开路的人已经换了好几波了,可是这见鬼的树林居然还有十公里。

也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前面负责开路的尖兵传来了好消息:看见路了。

不远处,一些被伐倒的大树凌乱的倒着,一条很不明显的林间小道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想来是山民上山伐木开出来的小路。所有人的心情都随着小路的发现好了许多。因为这就意味着大家不需要辛苦的开路,可以用更快的速度到达江边。

就在大家相对感到舒服一点快速的沿着林间小道快速前进的时候,变故发生了。大概是在小路上走了两公里左右的时候,负责带路的向导借口小便,转眼没了去向,这让大家很是费解。因为当地向导为我们带路是得了好处的。一般来说部队会给他一些钱和物资,同时承诺,等完成了任务还会再给他一部分钱物,可这会,他怎么跑了呢?难道他不想要以后的东西了?

一班长林博文可不像他的名字那么斯文,整个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好在心眼还算细,发现情况不对,第一个站了出来。他跟李排长商量了一下后,李排长发布了命令。

“大家原地警戒,一班长带领一班四处看一看。”

这个时候,谁也没有意识到灾难马上就要降临了。

一班的几个兄弟在林博文的带领下,四处搜索了开来,剩下的的人基本上都原地找了棵被伐倒了的大树坐下来休息。因为不走动了,包玉麟蹲了下来,想将裤角从袜子里抽出来,让自己的脚舒服一些。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地雷爆炸的轰鸣声一下就把包玉麟的耳朵都快震聋了,紧接著他就被爆炸后产生的气浪给掀翻在了地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包玉麟清醒过来的时候,爆炸已经结束了,放眼看去,只能用凄凉来形容。兄弟们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四处的血肉和和伤员的喊叫声把一排休息的地方变成了修罗场

原来,那个向导把一排引到了一个预先设计好了的雷场里来了,可以肯定,这个雷场当地人都知道,要不就不会有那么多被伐倒的树丢在这里了。

好在这个雷场是一个进攻型雷场,引爆后基本上就不再有什么危险了。可就是那么一瞬间,一个60多人的排一下就死伤过半,唯一的电台也被炸成了垃圾。

经过一番救治和整理,全排具有还剩37人是完好完好无损的,当然,包玉麟就是这其中之一。李排长的手臂被弹片划开了一条挺长的口子,经过包扎,还能动。按理说,一排可以用战斗减员和无法联系为理由退出战斗了,特别是李排长,他完全可以以负伤为由带着伤员退回部队驻地。一般情况下,像他这样的情况,一会到驻地,肯定会被马上转回国内后方医院,等他的伤好了,这场战争也已经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了。

紧急进行战地救治后,李排长招呼全排说出了他的想法,他说:别看我们排中了敌人的埋伏,死伤了不少同志,可是我们现在还有30多个人,这在平时,就是一个正编排。虽然这次任务还有二排和三排的们在进行着,但是我想我,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我认为,我们一排现在还是有能力来完成上级安排的任务的。所以我决定,我们除了安排一部分同志将伤员后送以外,其他的同志跟着我继续完成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

都是一群热血青年,谁都没有意识到他们此行的风险,不过在包玉麟看来,就算大家都知道有危险,也会义无反顾的去做的,因为这是在为国作战。

当一排剩下的人在第二天遇上敌人埋伏的时候,所有的人才明白,是他们太冲动了,这不是指他们不该来,而是他们太没有经验了,没有经过详细的计划就冒然行事,他们就没有想到,次行的目的那个向导是知道的。向导能第一次把一排带进雷场,当然也能把他们的行进路线告诉他们的敌人。

一场延续了两天的伏击战就是这样开始了。

第二章 - 无情的战争

所有的人都知道,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特别是在这无情的战场上。在安排人员后送伤员的时候,只要是能走动的,都坚持自己走。为了能让更多的人留下坚持战斗,不少轻伤员还坚持要负责抬担架。安排后送人员后一清点,一排还有28个人。就是这28个人,在经过地雷袭击后不到半个小时,有义无反顾的踏上了继续执行任务的征途。

就这么,在没有了向导,所有战斗人员还不到出发时一半的情况下,只凭着一张不是很详细的军用地图和指南针,包玉麟和他所在的一排继续前进着。

好在有小路可以参考,接下来一排前进的速度快了不少。终于在接近天亮的时候赶到了江边。当听到江水流淌声音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不觉得感到兴奋了起来,因为这就意味着大家可以在跋涉了一天后第一次可以休息一下、吃一点东西,然后向着似乎唾手可得的胜利继续前进。

“二班四处搜索一下,寻找渡河点。其他人就地休息,赶快吃点东西。一会过了江,就是看咱们的时候了,别到时候说没吃饱,连枪都打不动。”

要说李排长还是有点水平的,他知道这个时候该让大伙轻松一下,毕竟马上就要面对敌人,进行一场生死决斗了,这会说话也尽量让自己显得幽默一些。

所有的人都没说话,执行着排长的命令。毕竟就在几个小时前,那么多平时同吃同住的战友死的死伤的伤,想到马上就要来临的战斗,谁在这个时候都轻松不起来。

看着大家的样子,李排长不再说话,拿出干粮吃了起来。

一块压缩干粮就要吃完的说话,二班长回来了。他小声的向李排长报告着:

“报告排长,前面500米左右江水比较浅,江上还有一根渡索,咱们可以从那里渡江。”

“太好了,有了渡索就省了不少事了。”李排长高兴了起来。不光是他,其他听到这个消息的同志们也都兴奋了起来,毕竟有了渡索就可以不用进行武装泅渡了,这样可以省不少的力气。谁也没有想到,正是这条渡索将一排引进了敌人的伏击圈。

有了好消息,大家吃饭的速度都快了不少。由于担心被敌人发现,李排长决定乘着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马上渡江。

于是,一些吃饭比较慢的同志是一边啃着饼干一边渡河的。

江面没有多宽,可是临近江心的时候水还是挺深的。从小在山里长大的包玉麟当时就觉得有点不对,可那个时候他没想明白。一直到他们被敌人埋伏了以后,包玉麟从恍然大悟,原来,这条渡索本来就是专门为一排准备的,选的地方就是让他们没办法退回去。

20多个人很快就渡过了江去,最后渡江的是二班长。就在他到江心最深的地方的时候,战斗打响了。

当时所有的人都在看着二班长爬渡索,眼看着还有不到30米他就过来了,突然,江对面草丛中冲出一个穿着越南传统服装扎着子弹带的人,手里拿着砍刀对着渡索冲了过去。

“对面有人!!”不知道是谁发现的情况,大声喊了起来。

所有的人这个时候都意识到情况不对了,大家不约而同的拉开了枪栓,希望在他砍断渡索前将他击毙。

也就在这个时候,江边树林里传来了“乒乒乓乓”的枪声,不少同志就在这一阵枪声中倒了下去

“卧倒!”李排长和不少有经验的老兵同时大声喊了起来。所有的人几乎都本能的趴到了地上。

砍渡索的人应该是第一个被击毙的敌人,不过他也完成了他的任务,将藤蔑编织的渡索给砍断了。二班长一下掉到了水里,背在背上的辎重一下将他拖到了水下,没了影子。

完结军事历史小说作者布老虎吃人《荣誉》点评: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较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人在屋檐下小说[暮小西]在线试读

“嗯,”向晨曦点点头,指着自己,“我,向晨曦。”向晨曦嘴角略有牵动:“还在上大学呢?”“念哪个大学的?”晴格看着拿杯递到自己面前的水,听到向晨曦的近乎于关心的问候有点受宠若惊,赶紧接过了水,微笑着回答:“没有啦,东西不是很多。本来在学校里的时候就没有买什么。啊对了,我叫赵晴格,以后喊我晴格就行啦。”“向晨曦?名字真好听。”晴格笑起来,眼睛眯成弯弯的两条线。可以解释...

2019-07-25 10:11:16

哦,基本操作[电竞]小说[吃芒果不吐皮]在线试读

一片垂涎声中,唯有骆知简翘着二郎腿,看也不看难得贤惠的舒迦:“别投降得太早,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公主做出来的东西,你们觉得能咽下去?”几人颤抖着放进嘴里。“金主大人!你简直就是上天赐给Lux的瑰宝!”奶哥:“与其说助理,不如说是金主?”说着,第一盘烤肉上桌了。前一天吃了金主大人烤肉的阿越心怀罪恶感,第二天一大早就出门谈活动,扬言要Lux卖身把烤肉钱赚回来。经过BBQ,舒迦意外地发现自己身上的目光开始有所变化。...

2019-07-25 10:11:16

英雄联盟之余烬重燃小说[余烬]在线试读

……此时此刻,全场鸦雀无声,即便是一根针掉在地上都清晰可闻!“卧槽,我奶奶都不扶,老子就服你!”…………“我天,我快要笑断气了,你个小毛孩子怎么这能装逼呢?逼王之王,逼王在世啊!”“小子,你玩我?”若不是在场,还有这么多人拦着,恐怕他杀人的心都有了。...

2019-07-25 10:11:16

动画世界大冒险小说[穷四]在线试读

好吧,他来到这里本身就不科学,或许这个世界真的有什么神奇的地方。“那个师兄啊,你喊我师弟就好。”相比于师弟,邱明更讨厌戒色这个法号。闷着头走了不到十分钟,邱明就累了,他这身体在同龄人之中绝对算是好的,但是今天悲哀的发现,他竟然不如这个看起来跟小学生似的戒痴。邱明瞪大眼睛,这么轻松?这个小身板真有这么大力气?这不科学啊!让戒痴赶紧先放下,他帮着捡了一捆枯枝,用草绳扎好,戒痴轻松的背在背上:“戒色,我们走吧。”“我在心中默念经文,关照自身,不为世间万物所动,自然就得到解脱无碍。”念佛经,就能变成超人了?坟头烧...

2019-07-25 10:11:16

穿越之极品唐僧小说[潇洒二代]在线试读

“什么?”“哈哈。。。。。。”三角兽大笑而去。却说孙悟空早就醒了,心中大骂这家伙的粪便怎么这么臭,正要去寻找妖怪却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心中一想便想起了土地。第四章 三角兽的来头“妖界劳模的简称。”“你怎么拿个甘蔗?”“你老年痴呆啊,你没来我怎么会知道你拿着甘蔗,我看见随便问问不行啊。”...

2019-07-25 10:11:16

康熙国策顾问小说[布老虎吃人]在线试读

“这么说你们家离开中土已经近千年了?你说的这些话让本官何以相信呢?”果然,县官似乎选择性的相信了秦有福说的一部分话。……“算了、算了,你也不用跪着了,我看的出来,你不是个习惯下跪的人”县衙的厢房里,坐在主座上的县官漫不经心的撇了一眼别扭扭跪在地上的秦有福,下颚稍微摆了一下,示意秦有福站起来。这些说辞是秦有福一路上费尽心思想出来的。他本来还想说个欧洲或什么地方,但是一想,这个时候,欧洲已经有不少传教士来到中国了,万一真的找上那么一两...

2019-07-25 10:11:16

汉少帝小说[布衣小P]在线试读

“皇兄,董卓不问皇兄安危,也不问宦党之乱,只问臣弟这几日生的事情。语气之中多有不臣之意,对皇兄颇为不敬。”小刘协双手用力的捶了捶地,哭道。“什么,皇兄你知道?”刘协微微仰着头颅,不信的问道。他本以为自己的皇兄毫无察觉,可这……第五章 孝悌“嗯!”刘辨若有所思的沉吟了一声。“啊!这些我早就知道了。”刘辨仰着头颅,叹息道。自己怎会不知道董卓其人,这点事全天下的华人都知道,正是因为董贼,刘...

2019-07-25 10:11:16

大辽逆臣小说[羊羊鬼]在线试读

“请大郎儿到小舍坐会儿,韩某有事请教。”韩德胜拿出一搭子纸片片看着大郎儿:“大郎儿奇才啊,就这拼音念字法就绝了,某试了一试果然好用极了,孩子们认字就是快,还有算术,地理,尤其那记账的法子,绝了!就是先会儿回南京,韩家家主韩强还佩服半天,说是赶春儿天热点后来石门镇拜访你的。”“有事请大郎儿商量,某有几个孩子也想学,能不能请大郎给他们做先生,孝敬加倍,加几倍都成!”韩德胜一脸的希冀渴求样,差点都要跪地下祈求了。韩德胜嘛吃嘛吃头挠挠脸有点儿...

2019-07-25 10:11:16

特种兵传说之秘密战线小说[活络油]在线试读

通讯兵李静看到唐虎又停下来,靠上去问:“队长,什么情况。”李静道:“难道会有埋伏?个地方不适合啊!”唐虎指了指正在警戒的狙击手时平,打了个手语。果然,又进入丛林深处七八里处,唐虎压了压手,使后面的队员停下来,仔细上前面看看地上和周围,就肯定这是有人来过,想来乍仑的藏身之前离此地肯定不远的。于是唐虎示意放慢搜索速度,注意敌方的明暗哨。又搜索了一会,前面的树林突然稀薄了起来。前面有一座较为高耸人小山峰。唐虎道:“前面的山峰肯家有古怪。”一...

2019-07-25 10:11:16

重生美利坚小说[骑着王八砍鲨鱼]在线试读

咱们单说第二天早上,尹杭一张开眼睛,就能感觉的出来,自己已经完全恢复了状态。起身光着膀子,用木盆在外面的蓄水池中打了点清水,洗漱一番。之后回到房里,穿上自己的一身行头,最后带上那顶黑色的宽边牛仔帽,出了屋子。之后又做了几个俯卧撑之类的。最后把枪支从新装备在身上,绕着多诺万家的牧场,慢跑了一圈。柯尔特转轮手枪是世界级的,这一点不用怀疑。不过尹杭仍然小心翼翼的检查着,从枪锤到扳机,从准星到弹仓。都细细的查看了一番。确定没问题之后,把子弹从新装了上去,插在腿侧的枪套上。咱们闲言少叙,吃完饭后,这一整天,尹杭都没...

2019-07-25 10: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