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清末当土匪小说[混在沈阳]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少当家的您吩咐,没啥事情是我刘一炮不敢的,就算您要只老虎,我也给您拽着尾巴拖过来。”刘一炮暴应了一声,也不答话,杀气腾腾地打了个忽哨,几十号弟兄朝着鸭绿江的方向冲了下去。周雨轩这才带着剩下的兄弟回到了刚才打埋伏的山坡。耿彪、张大胯子已经打扫了战场,牺牲的战士都抬到了大车上,边上正在挖着大坑,准备掩埋那些棒子。留下人手,一行人缓缓朝着镇江堡的方向打马而行。这边刚安顿下来,天过晌午,刘一炮带着几个捆得跟猪似的棒子回来了。把人扔到地上,刘一炮就过来请功:“兄弟们追到江边,狗

回到清末当土匪小说章节试读

[架空历史] 《回到清末当土匪》作者:混在沈阳【完结】

内容简介:

一个无所事事的程序员,被某种力量拉回到1890年的清末做了个很有前途的职业—土匪,开始了改变历史进程的一生。更改了甲午之战的结果,在八国联军之前干掉满清,然后占领朝鲜、日本、东南亚,最后在一战中为中国谋取最大程度的利益。

楔子

男儿恨不逢乱世,

空余胸中百万兵。

扫尽百年胡虏恨,

跃马横刀踏东京。

周雨轩在参观了九一八纪念馆之后,热血沸腾地在留言簿上写下了自己胡诌的诗,想想又觉得自己的激情没有抒发尽兴,又继续写道:“和台湾开战,我愿意捐献一个月的薪水,和美国开战,我愿意捐献一年的薪水,和日本开战,我愿意捐献老子的一条命!”

走出纪念馆,周雨轩还在回味自己的留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何年何月才能跃马踏东京呢?我这辈子是没什么希望了,一时间心情沮丧了起来。正在自顾自想着,突然身旁响起了刺耳的汽车喇叭和刹车的声音,周雨轩抬头一看,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广场前的马路中间,一辆载重卡车正疯狂地向自己冲了过来,然后自己飞了起来,仿佛有一条五彩的通道,把自己吸了过去…

当日的《辽沈晚报》:今日九一八纪念馆门前发生严重车祸,一行人与机动车发生碰撞后当场死亡,交警部门提醒广大市民出行注意遵守交通法规。。。。。。

第一章 我也穿越了

周雨轩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已经有三天了,尽管接触到的各种事实都无可辩驳的证明了他已经远离了他所生活的那个时代,来到了一百多年前的今天,光绪十六年,也就是公元一八九零年,但他还是不能相信,穿越这种很狗血的事情发生在了他的身上。穿越也就罢了,可以让我去三国时期啊、或是汉唐时期嘛,到时候随便吟诵点后世的经典名句,还不立马被奉为才子、惊若天人啊,热爱文学的女青年、富豪大佬们的千金、青楼茶社的名妓都得哭着喊着跟着我,天天晚上都得翻绿头牌子侍寝,然后虎躯一振,发出点王霸之气,牛人猛将就乖乖主公主公地叫和我打天下去了。去不成古代到了清末也就算了,起码你得安排我做个什么贝勒、贝子什么的,好好享受一下封建社会的腐朽生活也成啊,不是就有人回到了明朝当王爷去了嘛。要不穿越的时候得弄点什么新式武器、科技资料一起带过来,不是有人都带着航母、几十个车皮的枪支弹药过来了嘛,武装点革命军队,打一打大刀长矛的八旗子弟,顺利推翻满清这也成啊,怎么到我这就这么命苦呢,一穿越就到了土匪窝里了,还附身到了一个十五岁的小土匪身上了。

好在这个小土匪有个有点本事的爹,周老太爷手下的混江龙是东北道上数得着的绺子,一千来号弟兄,个顶个的好把式好炮手,为人仗义疏财、劫富济贫,不要说在吉林的绺子里说一不二,在东三省提起混江龙周三泰,也是人人都挑大拇哥,公推周三泰为三省十八道绿林绺子的总瓢把子。要是这样我也就忍了,可就在周雨轩穿越前半个月,周三泰代表东北绿林去宽甸张大胯子的绺子撮合张大胯子和高丽花马队的冲突,没想到高丽棒子提前有了埋伏,周三泰带去的五十卫队让人包了饺子,花马队、东学党和一些猴子似的家伙凑到了一起,俩千多号人,不但占了张大胯子的地盘还把闻风前来支援的凤凰城的一路好打了个落花流水,两路绺子的大当家的和周老太爷的卫队长刘一炮拼死抢出了周三泰的遗体,一路哭着送回了山寨。当时穿越前的周雨轩正在奉天府,接到消息一天两夜跑死了三匹好马,从一千多里外赶了回来,进了山门看见山寨前的灵棚和棺椁,一时间精神恍惚,马失前蹄,人也从马上飞了出去,等大家扶起来也是呼吸微弱、人事不省。

周家的山寨所在的山头有个很秀气的名字,叫大秃顶子,周围山高林密,地处吉林、宁古塔、阿勒楚呵、白都纳四个副都统的辖区的交界地带,属于四不管地带。周雨轩昏迷这三天,山寨里愁云惨雾,听到大当家的遇害,从二当家、三当家到底下的大小土匪,立马眼睛都红了,马上就要去宰了这帮高丽棒子给大当家的祭灵。好在山寨的军师王殿文用少当家的生死未卜,山寨无主不可轻举妄动把大家压了下去。这几天张大胯子和一路好的耿彪还有老当家的卫队长刘一炮,一直跪在灵前,要不是大伙一直劝着看着就要寻死陪周三泰去。王殿文也是急得团团转,撒出去几路人马遍请周围的名医国手,除了熬参汤吊着命,都没什么主意,这些请来绑来的名医,脸色比王殿文还难看,要是床上的少当家的还不醒,估计大家的寿禄也就都到头了。

第三天的早上,周雨轩终于醒了,三天里觉得头疼得要裂开了,多了很多自己以前没有的东西,自小教自己武艺的爹、二叔、三叔,叫自己认字的王伯伯,众多的喽罗土匪,开山立柜砸响窑别梁子,这都是自己以前的生活吗?融合了这个时代的周雨轩的记忆之后,终于知道了自己所处的时代和地方。睁开眼睛,打量了一下这个一百多年前的世界,和记忆中的地主大户人家的摆设差不太多。红木的家具,绸缎的被褥,还有就是床边趴着的小丫头。想了半天,从乱遭遭的脑子中找到了有关这个丫头的记忆,李小小,二叔的侄女,小自己俩岁,从小就喜欢粘着自己。虽然是初夏了,山里的天气还是很凉,自己摇摇晃晃站起来,把被子拉过来给小丫头盖上。

不料这么一动,小丫头醒了,看看周雨轩,愣了一下,然后就要扑到自己怀里,又停下了脚步,风风火火地跑到了屋外大喊:“轩哥哥醒了,轩哥哥醒了!”屋外立刻响起乱遭遭的脚步声,两个魁梧的汉子和一个清瘦的老者跑了进来,周雨轩记得,这就是二当家的李斌、三当家的刘五魁和山寨的军师王殿文,李斌和刘五魁抢步过来抓着周雨轩,不停声地问:“小轩,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啊?”“小轩,怎么睡了这么长时间啊?”王殿文则在一边不住的叨念“醒过来就好,醒过来就好,山寨有希望了,老当家的可以安心了”。听到军师这么说,两个汉子眼圈也红了,嘴唇颤抖着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周雨轩望着这三位叔叔,心里暖呼呼的,“轩儿让叔叔、大伯担心了,就是还有些头疼,一些以前的事情记不大清楚了。”回头看看又哭又笑的李小小,说道:“小小,把我的孝服拿过来,我去看看我爹。”

跪在灵前,周雨轩想起了自己在另一个世界的父母,作为他们唯一的儿子,再也无法回去孝敬二老了,一时间心头涌出了一种生离死别、撕心裂肺的悲痛,不禁放声大哭起来。李斌、刘五魁和王殿文还有小小以及山寨的大小头目,都在灵前跪下。大秃顶子距离宁古塔很近,宁古塔从明末清初开始就是流放各种罪犯特别是文字狱的地点。这些人中多半都是汉人,流放到宁古塔给满人为奴,不但是挨饿受冻,满人对这些汉人的奴隶也根本不当人看,随意杀掠凌辱,山寨中的很多弟兄都是活不下去或是被满人折磨到生不如死,让老当家的遇到救回来的。后来慢慢山寨有了些名气,一些周围的汉人也举家逃到了大秃顶子,在山寨求得庇护。

回想起老当家的对自己的好处,这些人无不泪如雨下。这时,张大胯子、耿彪和刘一炮跪着爬到周雨轩跟前,给周雨轩磕了个响头,耿彪说道:“少当家的,是我们没有把老当家的保护好,本来是没有脸面来见您的,但是为了把老当家的送回来,我们哥俩就厚着脸皮多活了几天,今天,我们哥俩看见了您,也算是没有牵挂了,您高高手,让我们哥俩自行了断了,也算是给您一个交代。”刘一炮在一旁也大叫:“少当家的,老当家的没了,我也没有脸面再在山寨混了,但为了不坏了山寨的家法,您就给我个痛快吧,三刀六洞,求您让我去陪老当家的吧。”

周雨轩回头看了看这三个人,对李斌说道:“二叔,给我拿把刀来。”李斌看着周雨轩阴沉沉的脸上血红的眼睛,心里不禁发凉,对周雨轩说道“少当家的,老当家的在他们地头出的事,的确应该给个交代,可你看让他们自行了断也就是了,不用非得自己动手吧。”周雨轩冷冷地说:“我爹刚走,我说话就不算数了是吗?刀来!”

李斌看了看灵前的这几个人,长叹了一声,走到一个头目身边,抽出一把腰刀,递到了周雨轩的手里。耿彪看了看周雨轩手里的腰刀,对李斌说道:“李家兄弟,绿林道上都说浑江龙的几个当家的都是胳膊上跑马,吐口唾沫就是个钉的好汉子,今天我要死的人了,厚着脸皮求你个事情。。。”还没有说完,李斌连忙说:“三位好兄弟,啥话也不用说了,三位今天走了,也算是为了我们老当家的走的,身后事都有我李斌担待,无论是妻儿老小还是年节供奉,只要有我李斌一天,绝错不了,兄弟们一路走好!”

周雨轩手捧着钢刀,走到耿彪三人面前,突然面对三人跪了下来,“三位叔叔,我听说你们回来之后一心求死,我年纪小不懂事不知道应该怎么来解劝三位,但是我知道,要报我爹的大仇,要找的人是高丽棒子。我谢谢三位叔叔把我爹从花马队的手里抢了回来,还千里迢迢地送他老人家回来,让他能落叶归根,这份恩德我周雨轩永生不忘。现在我再求三位叔叔一件事情,就是帮我报仇。不报杀父之仇枉为人子,我知道三位想求死,一是不想坏了绿林道的规矩,人言可畏,想给个交代,再有也是不想辜负了我爹的恩德。今天这个交代我来给了!”

说完周雨轩挥刀捅在了自己的大腿上,深可见骨,鲜血立时喷了出来。耿彪三人加上李斌、刘五魁、王殿文等人立时围了过来,拿药的拿药,包扎的包扎,王殿文心疼地说:“小轩啊,你这是为何啊,这是为何啊?”

周雨轩挣扎着坐起来,对众人拱了拱手:“诸位叔叔伯伯,我这是想告诉大家,张大胯子、耿彪和刘一炮三位叔叔在这件事上已经尽力了,我很感激他们,这些日子他们受的苦我只能用这种办法来报答,任何人包括他们自己以后都不要再提这个事情了,如果三位叔叔在想求死,那雨轩也只好来陪你们了。”

耿彪三人连忙跪了过来,张大胯子满脸流泪地说:“少当家的,我老张人贱命贱,怎能当得起少当家的如此对我。”刘一炮也说:“少当家的,从今往后,刘一炮的这条命就是少爷您的了。”耿彪则说:“少当家的虽然年幼,但对兄弟这份肝胆相照的豪气,不亚于老当家的当年,真是虎父无犬子,别的啥也不说了,从此没有一路好这个字号了,我们跟着来的兄弟,还有凤凰城被打散了的兄弟,从此以后都为少当家的马首是瞻,水里火里,我姓耿的要是皱皱眉,就是蹲着撒尿,暗门子里养活出来的。”刘五魁这时突然说道:“山寨不可一日无主,大家也别少当家的少当家的叫了,现在应该叫大当家的了。我这条命是老当家的给的,父业子承,不但这个大当家的是少爷的,就是东北绿林的总瓢把子的位置,也应该是少爷的。”众匪闻听刘五魁如此说法,不禁轰然叫好,七嘴八舌就要让周雨轩今天上位,然后带领大伙去平了高丽棒子。

周雨轩这时又挣扎着说:“父仇未报,我没有脸面做这个位置,如今之计,还是先让我爹入土为安,然后再从长计议,一日不报仇,一日我不上位。”说完,又昏了过去,三天没吃饭,又自己折腾出个大出血来,不昏就怪了,唉,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第二章 筹划

再醒来已经是晚上了,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李小小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自己,周围顶着黑眼圈,看见周雨轩醒了非常高兴:“轩哥,你总算是醒了,饿了吧,吃点粥吧,我来喂你,伤口还疼不了?”周雨轩笑着说:“小小,谢谢你一直照顾我,我自己喝吧,你去把你叔叔还有军师找过来我和他们商量点事情。”

一面打发小小出去,一面拿起碗来吃饭,身子一动,腿上连骑马的伤口再自己捅的刀伤一起钻心地疼,想起了穿越前的一句名言,莫装B,装B被雷劈啊,就算要收买人心,捅自己用那么大力气干啥吧。不过还好,至少有了回报。本来还担心自己的便宜老爹没了,剩下的两个当家的要排挤自己夺权,现在看来,凭着对自己老爹的忠心,自己在这个山头应该是没啥可忧虑的了。自己年纪小到是个问题,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里面树立自己的威信,贼老天,既然你把我弄到这个时代来,我也不能辜负你这番心意。一八九零年,离甲午之战还有四年,离庚子事变还有十年,离清朝灭亡还有二十一年,离自己来的那个年代,还有一百一十九年,凭借自己前世三十年的记忆,凭借自己超越这个时代一百多年的知识和经验,我要改变,我也能改变一些事情,蝴蝶的翅膀不是也可以引发风暴的吗,就让我来掀起一场风暴,让这个早就该垮掉的满清彻底寿终正寝吧,让这个古老的民族少一些耻辱和苦难,做一点我能做的事情,反正自己已经多赚了一辈子了,不死万万年,死了也要鸟朝天,该死的清末,老子来了。

“少当家的,你找我?”正胡乱想着,李斌和王殿文推门走了进来。

“二叔,咱们山寨现在有多少人枪?还有多少银子?”

“好炮手有一千来号,老当家的仁义,凡是家里独子的,年纪太大或太小的都不让干炮手了,都去后山种田打猎,咱们后山男女老少还有一万多人呢。银子这么多年到攒了不少,应该有三十多万两了。还有五百多匹马,都是从卓索图和哲里木那边弄过来的好马。”

“这么多的人,那官府就一直不过来打咱们吗?”

“刚开始的时候人少了不管事,人多了,我们就跑了。最近几年也很少出去砸窑别梁子了,老当家的吩咐,就算要砸响窑,也要砸那些为富不仁,横行乡里的。现在主要是和卓索图、哲里木还有老毛子那边做做马匹皮货山货的生意,道上的活越做越少了,有我们在这,周围方圆几百里都没有道上的兄弟讨生活,官府也乐得清静,加上老当家的也一直给官府使着银子,买些枪支弹药,所以关系还算是很融洽。”

“二叔,王伯伯,我现在有个想法,想和你们商量一下,粗略地说,就是要买枪,买马,要装备起来,去报仇。二叔,你拿十万两银子,走走盛京将军的路数,就说我们要借路去打花马队,我们只管杀人,剿匪的功劳和缴获都是他的,另外争取在盛京制造局买些快抢回来。王伯伯你走一趟吉林,和吉林副都统搭上线,在吉林制造局买枪和弹药。另外再派人去卓索图和哲里木买写马回来,不要心疼银子,花出去的以后都会赚回来的。另外让山寨的人散出消息,就说我们把张大胯子和耿彪杀了给我爹报仇了。让他们暗地里潜回原来的地盘,暗中收拢人员,打探消息,等时机一到,我们就杀过去。”

李斌和王殿文听完,面面相觑。周雨轩忙问:“有什么问题吗?”王殿文连忙摇头,“没有没有,少当家的安排得很周详”,接着三个人又商量了一下具体的细节,两人让周雨轩好好歇息就离开了。

李斌到了屋外,就对王殿文说:“军师,觉没觉得少当家的这次回来之后有些不一样了,沉稳了很多,也多了很多心计。”

“二当家的,少当家的才十五,初逢这种惨事,性情大变也在情理之中。现在这种情形之下,对山寨来说,也是一件幸事。”说罢,两个人分头开始去准备。

次日周雨轩广发绿林贴,开始大办丧事,这样山寨的很多人都很不满,按绿林的规矩,怎么也应该先报了仇再办丧事,可周雨轩执意如此,大家也没办法。也正因为这样,东北绿林总瓢把子的丧事虽然办得风光,可前来拜祭的绺子却寥寥无几。虎父犬子,周三泰一走,浑江龙就风光不在了,很多绿林的老人都为此扼腕叹息,周雨轩对此却无动于衷,反而拿着一个整军的计划找到了军师王殿文。

“这个东西是你弄出来的?”王殿文虽然看不大明白纸上写的一些东西,但是在绺子呆了这么长时间,也明白这个东西能提高手下人的战斗力的。

“王伯伯,我在奉天,看现在的新军,都是这么训练的,我觉得咱们的山寨要想报仇,要想以后有更大的发展,也要这么做。”

“好吧,反正以后这个山寨也是你的,你就大胆的做,我和你两个叔叔一定都支持你。”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混在沈阳《回到清末当土匪》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回到清末当土匪小说[混在沈阳]在线试读

“少当家的您吩咐,没啥事情是我刘一炮不敢的,就算您要只老虎,我也给您拽着尾巴拖过来。”刘一炮暴应了一声,也不答话,杀气腾腾地打了个忽哨,几十号弟兄朝着鸭绿江的方向冲了下去。周雨轩这才带着剩下的兄弟回到了刚才打埋伏的山坡。耿彪、张大胯子已经打扫了战场,牺牲的战士都抬到了大车上,边上正在挖着大坑,准备掩埋那些棒子。留下人手,一行人缓缓朝着镇江堡的方向打马而行。这边刚安顿下来,天过晌午,刘一炮带着几个捆得跟猪似的棒子回来了。把人扔到地上,刘一炮就过来请功:“兄弟们追到江边,狗...

2019-07-25 10:11:05

铁血兵魂小说[兄弟联盟]在线试读

小组又前进了约100米,钟国龙示意大家隐蔽,这时候,树林外面嘈杂的哭声和叫骂声已经清晰可闻!卷前卷 铁血威龙钟国龙脸色一变,命令道:“大家注意!已进入战场!现在迅速占领前方有利地形,进行侦察!”“明白!”“啪啪啪!”突然,前方传来3声枪响,是AK—47步枪的点射声!“02!02!我是01!我是01!迅速汇报现场情况!”钟国龙隐蔽在树下,询问陈立华。“02!02!刚才的枪声是怎么回事?&r...

2019-07-25 10:11:05

罪恶之城小说[我就是小宇]在线试读

“我想和你聊聊训练的事,你为什么晚上组织刺刀训练?在现代战争中有拼刺刀的机会么?”余飞好奇的是他的训练科目。文雍的话还没说完,快餐厅外来了一辆道奇货箱车,车上写贴着方便面的广告像是一辆送货的车。余飞把头扭过去就看到车的侧面全是贴了黑色防阳光的纸,让人看不清楚车里的情况。两个便衣宪兵坐在那用法语叨咕着旁边的警察都听不懂,这些警察都没有一个上过警官大学,都是地方警察学校两年制的培训班里毕业的普通警察,外语基本不会本土语言也是会的很勉强,都是些普通治安警察。快餐店里的警察们也注意到餐厅外...

2019-07-25 10:11:05

三国兵器谱小说[君天]在线试读

那是什么风?让我觉得那么柔和,似乎要抚摸我的脸。典韦陷入了春风中,三月里的春风,那像剪刀一样的春风。不对!那是刀光,在锯齿刀就要砍到典韦的面门时,典韦本能的醒了过来,他腰一沉,一个铁板桥,左手的大戟脱手而飞直奔胡车儿。胡车儿眼看就要砍到典韦,那大铁戟竟然向他飞过来了。啊?!怎么会?!我眼看就要砍到他了,啊!!胡车儿的头被打戟砍去了。他的眼珠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他以为自己成功的一瞬间却被杀死了。看着典韦,贾诩心中亦有些感慨,这样的战士本该与之并肩作战才对,如今却是敌人,当年我把天下第一的吕布赶出长安,本已...

2019-07-25 10:11:05

三国谋将周瑜小说[谭景泉]在线试读

周家是充满书香的官宦大族,家风严正而不失宽容、公平和慈爱,累及三代未出一个纨绔子弟。周瑜的父亲和几个叔伯都是汉王朝的良臣,权重而不失博学,位高而不失正直。他们聚在一起,谈诗文论史哲,纵观天下大事,从不涉及声色犬马。周瑜家清洁的地方不是客厅,不是卧房,而是藏书阁。周瑜四岁的时候,周异给两个周家的子侄讲解《论语》之《子路从而后》。周瑜坐在一边,神情十分专注,还真的能听懂几分。这令周异大惊大喜,抱住周瑜把他亲得透不过气来。周夫人闻知此事,特意在院中摆案烧香,感激上苍的恩赐。周瑜长到六岁时,就能有板有眼地阅读文章...

2019-07-25 10:11:05

三国之董卓布武小说[马布]在线试读

淡淡的一笑,董卓只是静静的拥着碧芽儿,可能男人有了女人后心就会不一样了,董卓心中对这个身处这个时代的迷茫稍稍的遁去一些,天塌下来,也等压到他头顶再说。“小崽子还好意思说活,你家主公差点就因为你所说的小狼群丧命呢。”笑着咒骂了一声,碧芽儿道:“去,为什么不去,损失了这么多人,不就是为了抓几只小狼崽吗。”见碧芽儿兴致依旧,董卓有些无奈,时代不同,这人命,在碧芽儿这些富贵人家眼里,还真不是东西。顺势倒入董卓宽广结实的胸膛上,碧芽儿慵懒的伸了伸懒腰,眯着眸子,&ld...

2019-07-25 10:11:05

精忠吕布小说[楚方晴]在线试读

当吕布回到自己的帐蓬时,却见立着二十几名手下,皆已全身上下混是冰雪,吕布不假思索道:“高顺,文远,随我进来议事。”只因前世手下那天下闻之变色的铁骑,本来极为精锐,哪里是这积弱南唐军队可比?所以这种为主将守卫帐前,不避风雪的行为,对于吕奉先来说,实在不值一提。锵铮之气,硬把一队巡逻的哨兵吓着几乎落马,以望着怪物的眼光望着这些本来他们以为是雪人的家伙。实在这南唐军中,林仁肇是极爱兵如子的人,绝不会让亲卫这么在风雪里冻着,而其他的士兵里却没有这么严整履行军纪的军人。那人拍打着身上雪花,却...

2019-07-25 10:11:05

佣兵往事小说[丹东大米汤]在线试读

“他们要杀我的!也许是因为过去打猎的时候习惯了吧!血算不得什么。”当格兰特准备扛起车夫的尸体时,车夫原本一动不动的身体慢慢的坐了起来。看着坐在地上神态还是像个醉鬼的车夫,众人畅快的大笑了起来。看来在这个不平静的世界,车夫也练出了自己的独门功夫。听肖恩这么说,格兰特有些愣神的看了下肖恩,在这个乱世里,习惯了杀戮对于一个少年来说也许是件好事。肖恩淡淡的说。格兰特拿着救了车夫一命的酒壶看了看,被射了对穿的酒壶,刚刚露出个箭头,机智的车夫连皮都没有擦破就装死躺倒了。车夫对着几个人说,现在外...

2019-07-25 10:11:05

死神之翼小说[有心栽柳]在线试读

他很清楚,自己将来成为一个真正的能拿手术刀、能看病的医生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父母就他和哥哥两个儿子,母亲的那一大滩子事以后肯定还得靠他和哥哥打理。这个责任他是不想承担也得承担的。事实上,黎杰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还很不成熟,他的思想也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清高。对于一个还不到20岁的青年人,我们对他当然也不能要求太高。所以他所有的想法,无论好的还是坏的,成熟的还是幼稚的,我们都应该理解。就像他这次因为不成熟的感情问题而犯下这样的低级错误,看起来似乎太过幼稚,但不管是谁,他首先是一个有血有肉有个性的人,是人就有自己的情...

2019-07-25 10:11:05

狗头军师小说[虎牢]在线试读

他见打不到叶风,摘下头盔用力向他砸去。叶风轻轻闪身躲了过去。只见那人一头火红的长发如瀑布般泄下,衬在那人通红的脸旁越加娇艳妩媚。环顾周围的那些战士,他们骑在高头大马之上,上半身都包裹在铠甲当中,叶风苦笑一下,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是男是女。叶风不由鄙视地看了那个正暴跳如雷的女人一眼,带得这是什么兵,没有一点荣誉感,要是他的手下,早就蹦出来跟对方单挑了——当然他们是一轰而上,一群单挑一个。那人指着叶风大骂道:“无耻、卑鄙、下流……。”声音...

2019-07-25 10: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