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清末当土匪小说[混在沈阳]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少当家的您吩咐,没啥事情是我刘一炮不敢的,就算您要只老虎,我也给您拽着尾巴拖过来。”刘一炮暴应了一声,也不答话,杀气腾腾地打了个忽哨,几十号弟兄朝着鸭绿江的方向冲了下去。周雨轩这才带着剩下的兄弟回到了刚才打埋伏的山坡。耿彪、张大胯子已经打扫了战场,牺牲的战士都抬到了大车上,边上正在挖着大坑,准备掩埋那些棒子。留下人手,一行人缓缓朝着镇江堡的方向打马而行。这边刚安顿下来,天过晌午,刘一炮带着几个捆得跟猪似的棒子回来了。把人扔到地上,刘一炮就过来请功:“兄弟们追到江边,狗

回到清末当土匪小说章节试读

[架空历史] 《回到清末当土匪》作者:混在沈阳【完结】

内容简介:

一个无所事事的程序员,被某种力量拉回到1890年的清末做了个很有前途的职业—土匪,开始了改变历史进程的一生。更改了甲午之战的结果,在八国联军之前干掉满清,然后占领朝鲜、日本、东南亚,最后在一战中为中国谋取最大程度的利益。

楔子

男儿恨不逢乱世,

空余胸中百万兵。

扫尽百年胡虏恨,

跃马横刀踏东京。

周雨轩在参观了九一八纪念馆之后,热血沸腾地在留言簿上写下了自己胡诌的诗,想想又觉得自己的激情没有抒发尽兴,又继续写道:“和台湾开战,我愿意捐献一个月的薪水,和美国开战,我愿意捐献一年的薪水,和日本开战,我愿意捐献老子的一条命!”

走出纪念馆,周雨轩还在回味自己的留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何年何月才能跃马踏东京呢?我这辈子是没什么希望了,一时间心情沮丧了起来。正在自顾自想着,突然身旁响起了刺耳的汽车喇叭和刹车的声音,周雨轩抬头一看,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广场前的马路中间,一辆载重卡车正疯狂地向自己冲了过来,然后自己飞了起来,仿佛有一条五彩的通道,把自己吸了过去…

当日的《辽沈晚报》:今日九一八纪念馆门前发生严重车祸,一行人与机动车发生碰撞后当场死亡,交警部门提醒广大市民出行注意遵守交通法规。。。。。。

第一章 我也穿越了

周雨轩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已经有三天了,尽管接触到的各种事实都无可辩驳的证明了他已经远离了他所生活的那个时代,来到了一百多年前的今天,光绪十六年,也就是公元一八九零年,但他还是不能相信,穿越这种很狗血的事情发生在了他的身上。穿越也就罢了,可以让我去三国时期啊、或是汉唐时期嘛,到时候随便吟诵点后世的经典名句,还不立马被奉为才子、惊若天人啊,热爱文学的女青年、富豪大佬们的千金、青楼茶社的名妓都得哭着喊着跟着我,天天晚上都得翻绿头牌子侍寝,然后虎躯一振,发出点王霸之气,牛人猛将就乖乖主公主公地叫和我打天下去了。去不成古代到了清末也就算了,起码你得安排我做个什么贝勒、贝子什么的,好好享受一下封建社会的腐朽生活也成啊,不是就有人回到了明朝当王爷去了嘛。要不穿越的时候得弄点什么新式武器、科技资料一起带过来,不是有人都带着航母、几十个车皮的枪支弹药过来了嘛,武装点革命军队,打一打大刀长矛的八旗子弟,顺利推翻满清这也成啊,怎么到我这就这么命苦呢,一穿越就到了土匪窝里了,还附身到了一个十五岁的小土匪身上了。

好在这个小土匪有个有点本事的爹,周老太爷手下的混江龙是东北道上数得着的绺子,一千来号弟兄,个顶个的好把式好炮手,为人仗义疏财、劫富济贫,不要说在吉林的绺子里说一不二,在东三省提起混江龙周三泰,也是人人都挑大拇哥,公推周三泰为三省十八道绿林绺子的总瓢把子。要是这样我也就忍了,可就在周雨轩穿越前半个月,周三泰代表东北绿林去宽甸张大胯子的绺子撮合张大胯子和高丽花马队的冲突,没想到高丽棒子提前有了埋伏,周三泰带去的五十卫队让人包了饺子,花马队、东学党和一些猴子似的家伙凑到了一起,俩千多号人,不但占了张大胯子的地盘还把闻风前来支援的凤凰城的一路好打了个落花流水,两路绺子的大当家的和周老太爷的卫队长刘一炮拼死抢出了周三泰的遗体,一路哭着送回了山寨。当时穿越前的周雨轩正在奉天府,接到消息一天两夜跑死了三匹好马,从一千多里外赶了回来,进了山门看见山寨前的灵棚和棺椁,一时间精神恍惚,马失前蹄,人也从马上飞了出去,等大家扶起来也是呼吸微弱、人事不省。

周家的山寨所在的山头有个很秀气的名字,叫大秃顶子,周围山高林密,地处吉林、宁古塔、阿勒楚呵、白都纳四个副都统的辖区的交界地带,属于四不管地带。周雨轩昏迷这三天,山寨里愁云惨雾,听到大当家的遇害,从二当家、三当家到底下的大小土匪,立马眼睛都红了,马上就要去宰了这帮高丽棒子给大当家的祭灵。好在山寨的军师王殿文用少当家的生死未卜,山寨无主不可轻举妄动把大家压了下去。这几天张大胯子和一路好的耿彪还有老当家的卫队长刘一炮,一直跪在灵前,要不是大伙一直劝着看着就要寻死陪周三泰去。王殿文也是急得团团转,撒出去几路人马遍请周围的名医国手,除了熬参汤吊着命,都没什么主意,这些请来绑来的名医,脸色比王殿文还难看,要是床上的少当家的还不醒,估计大家的寿禄也就都到头了。

第三天的早上,周雨轩终于醒了,三天里觉得头疼得要裂开了,多了很多自己以前没有的东西,自小教自己武艺的爹、二叔、三叔,叫自己认字的王伯伯,众多的喽罗土匪,开山立柜砸响窑别梁子,这都是自己以前的生活吗?融合了这个时代的周雨轩的记忆之后,终于知道了自己所处的时代和地方。睁开眼睛,打量了一下这个一百多年前的世界,和记忆中的地主大户人家的摆设差不太多。红木的家具,绸缎的被褥,还有就是床边趴着的小丫头。想了半天,从乱遭遭的脑子中找到了有关这个丫头的记忆,李小小,二叔的侄女,小自己俩岁,从小就喜欢粘着自己。虽然是初夏了,山里的天气还是很凉,自己摇摇晃晃站起来,把被子拉过来给小丫头盖上。

不料这么一动,小丫头醒了,看看周雨轩,愣了一下,然后就要扑到自己怀里,又停下了脚步,风风火火地跑到了屋外大喊:“轩哥哥醒了,轩哥哥醒了!”屋外立刻响起乱遭遭的脚步声,两个魁梧的汉子和一个清瘦的老者跑了进来,周雨轩记得,这就是二当家的李斌、三当家的刘五魁和山寨的军师王殿文,李斌和刘五魁抢步过来抓着周雨轩,不停声地问:“小轩,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啊?”“小轩,怎么睡了这么长时间啊?”王殿文则在一边不住的叨念“醒过来就好,醒过来就好,山寨有希望了,老当家的可以安心了”。听到军师这么说,两个汉子眼圈也红了,嘴唇颤抖着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周雨轩望着这三位叔叔,心里暖呼呼的,“轩儿让叔叔、大伯担心了,就是还有些头疼,一些以前的事情记不大清楚了。”回头看看又哭又笑的李小小,说道:“小小,把我的孝服拿过来,我去看看我爹。”

跪在灵前,周雨轩想起了自己在另一个世界的父母,作为他们唯一的儿子,再也无法回去孝敬二老了,一时间心头涌出了一种生离死别、撕心裂肺的悲痛,不禁放声大哭起来。李斌、刘五魁和王殿文还有小小以及山寨的大小头目,都在灵前跪下。大秃顶子距离宁古塔很近,宁古塔从明末清初开始就是流放各种罪犯特别是文字狱的地点。这些人中多半都是汉人,流放到宁古塔给满人为奴,不但是挨饿受冻,满人对这些汉人的奴隶也根本不当人看,随意杀掠凌辱,山寨中的很多弟兄都是活不下去或是被满人折磨到生不如死,让老当家的遇到救回来的。后来慢慢山寨有了些名气,一些周围的汉人也举家逃到了大秃顶子,在山寨求得庇护。

回想起老当家的对自己的好处,这些人无不泪如雨下。这时,张大胯子、耿彪和刘一炮跪着爬到周雨轩跟前,给周雨轩磕了个响头,耿彪说道:“少当家的,是我们没有把老当家的保护好,本来是没有脸面来见您的,但是为了把老当家的送回来,我们哥俩就厚着脸皮多活了几天,今天,我们哥俩看见了您,也算是没有牵挂了,您高高手,让我们哥俩自行了断了,也算是给您一个交代。”刘一炮在一旁也大叫:“少当家的,老当家的没了,我也没有脸面再在山寨混了,但为了不坏了山寨的家法,您就给我个痛快吧,三刀六洞,求您让我去陪老当家的吧。”

周雨轩回头看了看这三个人,对李斌说道:“二叔,给我拿把刀来。”李斌看着周雨轩阴沉沉的脸上血红的眼睛,心里不禁发凉,对周雨轩说道“少当家的,老当家的在他们地头出的事,的确应该给个交代,可你看让他们自行了断也就是了,不用非得自己动手吧。”周雨轩冷冷地说:“我爹刚走,我说话就不算数了是吗?刀来!”

李斌看了看灵前的这几个人,长叹了一声,走到一个头目身边,抽出一把腰刀,递到了周雨轩的手里。耿彪看了看周雨轩手里的腰刀,对李斌说道:“李家兄弟,绿林道上都说浑江龙的几个当家的都是胳膊上跑马,吐口唾沫就是个钉的好汉子,今天我要死的人了,厚着脸皮求你个事情。。。”还没有说完,李斌连忙说:“三位好兄弟,啥话也不用说了,三位今天走了,也算是为了我们老当家的走的,身后事都有我李斌担待,无论是妻儿老小还是年节供奉,只要有我李斌一天,绝错不了,兄弟们一路走好!”

周雨轩手捧着钢刀,走到耿彪三人面前,突然面对三人跪了下来,“三位叔叔,我听说你们回来之后一心求死,我年纪小不懂事不知道应该怎么来解劝三位,但是我知道,要报我爹的大仇,要找的人是高丽棒子。我谢谢三位叔叔把我爹从花马队的手里抢了回来,还千里迢迢地送他老人家回来,让他能落叶归根,这份恩德我周雨轩永生不忘。现在我再求三位叔叔一件事情,就是帮我报仇。不报杀父之仇枉为人子,我知道三位想求死,一是不想坏了绿林道的规矩,人言可畏,想给个交代,再有也是不想辜负了我爹的恩德。今天这个交代我来给了!”

说完周雨轩挥刀捅在了自己的大腿上,深可见骨,鲜血立时喷了出来。耿彪三人加上李斌、刘五魁、王殿文等人立时围了过来,拿药的拿药,包扎的包扎,王殿文心疼地说:“小轩啊,你这是为何啊,这是为何啊?”

周雨轩挣扎着坐起来,对众人拱了拱手:“诸位叔叔伯伯,我这是想告诉大家,张大胯子、耿彪和刘一炮三位叔叔在这件事上已经尽力了,我很感激他们,这些日子他们受的苦我只能用这种办法来报答,任何人包括他们自己以后都不要再提这个事情了,如果三位叔叔在想求死,那雨轩也只好来陪你们了。”

耿彪三人连忙跪了过来,张大胯子满脸流泪地说:“少当家的,我老张人贱命贱,怎能当得起少当家的如此对我。”刘一炮也说:“少当家的,从今往后,刘一炮的这条命就是少爷您的了。”耿彪则说:“少当家的虽然年幼,但对兄弟这份肝胆相照的豪气,不亚于老当家的当年,真是虎父无犬子,别的啥也不说了,从此没有一路好这个字号了,我们跟着来的兄弟,还有凤凰城被打散了的兄弟,从此以后都为少当家的马首是瞻,水里火里,我姓耿的要是皱皱眉,就是蹲着撒尿,暗门子里养活出来的。”刘五魁这时突然说道:“山寨不可一日无主,大家也别少当家的少当家的叫了,现在应该叫大当家的了。我这条命是老当家的给的,父业子承,不但这个大当家的是少爷的,就是东北绿林的总瓢把子的位置,也应该是少爷的。”众匪闻听刘五魁如此说法,不禁轰然叫好,七嘴八舌就要让周雨轩今天上位,然后带领大伙去平了高丽棒子。

周雨轩这时又挣扎着说:“父仇未报,我没有脸面做这个位置,如今之计,还是先让我爹入土为安,然后再从长计议,一日不报仇,一日我不上位。”说完,又昏了过去,三天没吃饭,又自己折腾出个大出血来,不昏就怪了,唉,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第二章 筹划

再醒来已经是晚上了,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李小小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自己,周围顶着黑眼圈,看见周雨轩醒了非常高兴:“轩哥,你总算是醒了,饿了吧,吃点粥吧,我来喂你,伤口还疼不了?”周雨轩笑着说:“小小,谢谢你一直照顾我,我自己喝吧,你去把你叔叔还有军师找过来我和他们商量点事情。”

一面打发小小出去,一面拿起碗来吃饭,身子一动,腿上连骑马的伤口再自己捅的刀伤一起钻心地疼,想起了穿越前的一句名言,莫装B,装B被雷劈啊,就算要收买人心,捅自己用那么大力气干啥吧。不过还好,至少有了回报。本来还担心自己的便宜老爹没了,剩下的两个当家的要排挤自己夺权,现在看来,凭着对自己老爹的忠心,自己在这个山头应该是没啥可忧虑的了。自己年纪小到是个问题,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里面树立自己的威信,贼老天,既然你把我弄到这个时代来,我也不能辜负你这番心意。一八九零年,离甲午之战还有四年,离庚子事变还有十年,离清朝灭亡还有二十一年,离自己来的那个年代,还有一百一十九年,凭借自己前世三十年的记忆,凭借自己超越这个时代一百多年的知识和经验,我要改变,我也能改变一些事情,蝴蝶的翅膀不是也可以引发风暴的吗,就让我来掀起一场风暴,让这个早就该垮掉的满清彻底寿终正寝吧,让这个古老的民族少一些耻辱和苦难,做一点我能做的事情,反正自己已经多赚了一辈子了,不死万万年,死了也要鸟朝天,该死的清末,老子来了。

“少当家的,你找我?”正胡乱想着,李斌和王殿文推门走了进来。

“二叔,咱们山寨现在有多少人枪?还有多少银子?”

“好炮手有一千来号,老当家的仁义,凡是家里独子的,年纪太大或太小的都不让干炮手了,都去后山种田打猎,咱们后山男女老少还有一万多人呢。银子这么多年到攒了不少,应该有三十多万两了。还有五百多匹马,都是从卓索图和哲里木那边弄过来的好马。”

“这么多的人,那官府就一直不过来打咱们吗?”

“刚开始的时候人少了不管事,人多了,我们就跑了。最近几年也很少出去砸窑别梁子了,老当家的吩咐,就算要砸响窑,也要砸那些为富不仁,横行乡里的。现在主要是和卓索图、哲里木还有老毛子那边做做马匹皮货山货的生意,道上的活越做越少了,有我们在这,周围方圆几百里都没有道上的兄弟讨生活,官府也乐得清静,加上老当家的也一直给官府使着银子,买些枪支弹药,所以关系还算是很融洽。”

“二叔,王伯伯,我现在有个想法,想和你们商量一下,粗略地说,就是要买枪,买马,要装备起来,去报仇。二叔,你拿十万两银子,走走盛京将军的路数,就说我们要借路去打花马队,我们只管杀人,剿匪的功劳和缴获都是他的,另外争取在盛京制造局买些快抢回来。王伯伯你走一趟吉林,和吉林副都统搭上线,在吉林制造局买枪和弹药。另外再派人去卓索图和哲里木买写马回来,不要心疼银子,花出去的以后都会赚回来的。另外让山寨的人散出消息,就说我们把张大胯子和耿彪杀了给我爹报仇了。让他们暗地里潜回原来的地盘,暗中收拢人员,打探消息,等时机一到,我们就杀过去。”

李斌和王殿文听完,面面相觑。周雨轩忙问:“有什么问题吗?”王殿文连忙摇头,“没有没有,少当家的安排得很周详”,接着三个人又商量了一下具体的细节,两人让周雨轩好好歇息就离开了。

李斌到了屋外,就对王殿文说:“军师,觉没觉得少当家的这次回来之后有些不一样了,沉稳了很多,也多了很多心计。”

“二当家的,少当家的才十五,初逢这种惨事,性情大变也在情理之中。现在这种情形之下,对山寨来说,也是一件幸事。”说罢,两个人分头开始去准备。

次日周雨轩广发绿林贴,开始大办丧事,这样山寨的很多人都很不满,按绿林的规矩,怎么也应该先报了仇再办丧事,可周雨轩执意如此,大家也没办法。也正因为这样,东北绿林总瓢把子的丧事虽然办得风光,可前来拜祭的绺子却寥寥无几。虎父犬子,周三泰一走,浑江龙就风光不在了,很多绿林的老人都为此扼腕叹息,周雨轩对此却无动于衷,反而拿着一个整军的计划找到了军师王殿文。

“这个东西是你弄出来的?”王殿文虽然看不大明白纸上写的一些东西,但是在绺子呆了这么长时间,也明白这个东西能提高手下人的战斗力的。

“王伯伯,我在奉天,看现在的新军,都是这么训练的,我觉得咱们的山寨要想报仇,要想以后有更大的发展,也要这么做。”

“好吧,反正以后这个山寨也是你的,你就大胆的做,我和你两个叔叔一定都支持你。”

完结穿越重生小说作者混在沈阳《回到清末当土匪》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人在屋檐下小说[暮小西]在线试读

“嗯,”向晨曦点点头,指着自己,“我,向晨曦。”向晨曦嘴角略有牵动:“还在上大学呢?”“念哪个大学的?”晴格看着拿杯递到自己面前的水,听到向晨曦的近乎于关心的问候有点受宠若惊,赶紧接过了水,微笑着回答:“没有啦,东西不是很多。本来在学校里的时候就没有买什么。啊对了,我叫赵晴格,以后喊我晴格就行啦。”“向晨曦?名字真好听。”晴格笑起来,眼睛眯成弯弯的两条线。可以解释...

2019-07-25 10:11:05

哦,基本操作[电竞]小说[吃芒果不吐皮]在线试读

一片垂涎声中,唯有骆知简翘着二郎腿,看也不看难得贤惠的舒迦:“别投降得太早,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公主做出来的东西,你们觉得能咽下去?”几人颤抖着放进嘴里。“金主大人!你简直就是上天赐给Lux的瑰宝!”奶哥:“与其说助理,不如说是金主?”说着,第一盘烤肉上桌了。前一天吃了金主大人烤肉的阿越心怀罪恶感,第二天一大早就出门谈活动,扬言要Lux卖身把烤肉钱赚回来。经过BBQ,舒迦意外地发现自己身上的目光开始有所变化。...

2019-07-25 10:11:05

英雄联盟之余烬重燃小说[余烬]在线试读

……此时此刻,全场鸦雀无声,即便是一根针掉在地上都清晰可闻!“卧槽,我奶奶都不扶,老子就服你!”…………“我天,我快要笑断气了,你个小毛孩子怎么这能装逼呢?逼王之王,逼王在世啊!”“小子,你玩我?”若不是在场,还有这么多人拦着,恐怕他杀人的心都有了。...

2019-07-25 10:11:05

动画世界大冒险小说[穷四]在线试读

好吧,他来到这里本身就不科学,或许这个世界真的有什么神奇的地方。“那个师兄啊,你喊我师弟就好。”相比于师弟,邱明更讨厌戒色这个法号。闷着头走了不到十分钟,邱明就累了,他这身体在同龄人之中绝对算是好的,但是今天悲哀的发现,他竟然不如这个看起来跟小学生似的戒痴。邱明瞪大眼睛,这么轻松?这个小身板真有这么大力气?这不科学啊!让戒痴赶紧先放下,他帮着捡了一捆枯枝,用草绳扎好,戒痴轻松的背在背上:“戒色,我们走吧。”“我在心中默念经文,关照自身,不为世间万物所动,自然就得到解脱无碍。”念佛经,就能变成超人了?坟头烧...

2019-07-25 10:11:05

穿越之极品唐僧小说[潇洒二代]在线试读

“什么?”“哈哈。。。。。。”三角兽大笑而去。却说孙悟空早就醒了,心中大骂这家伙的粪便怎么这么臭,正要去寻找妖怪却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心中一想便想起了土地。第四章 三角兽的来头“妖界劳模的简称。”“你怎么拿个甘蔗?”“你老年痴呆啊,你没来我怎么会知道你拿着甘蔗,我看见随便问问不行啊。”...

2019-07-25 10:11:05

康熙国策顾问小说[布老虎吃人]在线试读

“这么说你们家离开中土已经近千年了?你说的这些话让本官何以相信呢?”果然,县官似乎选择性的相信了秦有福说的一部分话。……“算了、算了,你也不用跪着了,我看的出来,你不是个习惯下跪的人”县衙的厢房里,坐在主座上的县官漫不经心的撇了一眼别扭扭跪在地上的秦有福,下颚稍微摆了一下,示意秦有福站起来。这些说辞是秦有福一路上费尽心思想出来的。他本来还想说个欧洲或什么地方,但是一想,这个时候,欧洲已经有不少传教士来到中国了,万一真的找上那么一两...

2019-07-25 10:11:05

汉少帝小说[布衣小P]在线试读

“皇兄,董卓不问皇兄安危,也不问宦党之乱,只问臣弟这几日生的事情。语气之中多有不臣之意,对皇兄颇为不敬。”小刘协双手用力的捶了捶地,哭道。“什么,皇兄你知道?”刘协微微仰着头颅,不信的问道。他本以为自己的皇兄毫无察觉,可这……第五章 孝悌“嗯!”刘辨若有所思的沉吟了一声。“啊!这些我早就知道了。”刘辨仰着头颅,叹息道。自己怎会不知道董卓其人,这点事全天下的华人都知道,正是因为董贼,刘...

2019-07-25 10:11:05

大辽逆臣小说[羊羊鬼]在线试读

“请大郎儿到小舍坐会儿,韩某有事请教。”韩德胜拿出一搭子纸片片看着大郎儿:“大郎儿奇才啊,就这拼音念字法就绝了,某试了一试果然好用极了,孩子们认字就是快,还有算术,地理,尤其那记账的法子,绝了!就是先会儿回南京,韩家家主韩强还佩服半天,说是赶春儿天热点后来石门镇拜访你的。”“有事请大郎儿商量,某有几个孩子也想学,能不能请大郎给他们做先生,孝敬加倍,加几倍都成!”韩德胜一脸的希冀渴求样,差点都要跪地下祈求了。韩德胜嘛吃嘛吃头挠挠脸有点儿...

2019-07-25 10:11:05

特种兵传说之秘密战线小说[活络油]在线试读

通讯兵李静看到唐虎又停下来,靠上去问:“队长,什么情况。”李静道:“难道会有埋伏?个地方不适合啊!”唐虎指了指正在警戒的狙击手时平,打了个手语。果然,又进入丛林深处七八里处,唐虎压了压手,使后面的队员停下来,仔细上前面看看地上和周围,就肯定这是有人来过,想来乍仑的藏身之前离此地肯定不远的。于是唐虎示意放慢搜索速度,注意敌方的明暗哨。又搜索了一会,前面的树林突然稀薄了起来。前面有一座较为高耸人小山峰。唐虎道:“前面的山峰肯家有古怪。”一...

2019-07-25 10:11:05

重生美利坚小说[骑着王八砍鲨鱼]在线试读

咱们单说第二天早上,尹杭一张开眼睛,就能感觉的出来,自己已经完全恢复了状态。起身光着膀子,用木盆在外面的蓄水池中打了点清水,洗漱一番。之后回到房里,穿上自己的一身行头,最后带上那顶黑色的宽边牛仔帽,出了屋子。之后又做了几个俯卧撑之类的。最后把枪支从新装备在身上,绕着多诺万家的牧场,慢跑了一圈。柯尔特转轮手枪是世界级的,这一点不用怀疑。不过尹杭仍然小心翼翼的检查着,从枪锤到扳机,从准星到弹仓。都细细的查看了一番。确定没问题之后,把子弹从新装了上去,插在腿侧的枪套上。咱们闲言少叙,吃完饭后,这一整天,尹杭都没...

2019-07-25 10: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