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谋将周瑜小说[谭景泉]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周家是充满书香的官宦大族,家风严正而不失宽容、公平和慈爱,累及三代未出一个纨绔子弟。周瑜的父亲和几个叔伯都是汉王朝的良臣,权重而不失博学,位高而不失正直。他们聚在一起,谈诗文论史哲,纵观天下大事,从不涉及声色犬马。周瑜家清洁的地方不是客厅,不是卧房,而是藏书阁。周瑜四岁的时候,周异给两个周家的子侄讲解《论语》之《子路从而后》。周瑜坐在一边,神情十分专注,还真的能听懂几分。这令周异大惊大喜,抱住周瑜把他亲得透不过气来。周夫人闻知此事,特意在院中摆案烧香,感激上苍的恩赐。周瑜长到六岁时,就能有板有眼地阅读文章

三国谋将周瑜小说章节试读

[架空历史] 《三国谋将周瑜》作者:谭景泉【完结】

—— 乱世英雄的选择

乱世是血腥和残酷的,也是最迷人的,因为它是英雄的摇篮。而在人的精神生活中,英雄是一面永不飘落的旗帜,指引着人们前进的方向。

纵观中国历史,三国当属最迷人的时代。在三国的英雄中,周瑜是著名的一位,罗贯中为了衬托诸葛亮才德卓越,智慧非凡,把周瑜写成一个心胸狭窄,嫉妒心很强的人。其实,历史中真实的周瑜“性度恢廓,大率得人”,“雄烈,胆略过人”,“建独断之明,出众人之表,实奇才也”。在其它三国的史料中,也没有任何有关周瑜“量窄”的记载。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对周瑜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赤壁之战,指挥者是周瑜,而不是诸葛亮。诸葛亮在“隆中对”中,有取西川的计划,但却被周瑜抢在了前面,只是天妒英才,周瑜病死在伐蜀的路上,并非被诸葛亮气死。按真实的历史推断,周瑜会有更大的作为。

这本《三国谋将———周瑜》正以此为出发点,希望借史书的描绘与记载,来赋予主人公有别于野史的形象。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随着时代的推移,社会现象千变万化,但现象背后的规律和原则是不会变的,人性所面临的挑战和困惑也是不变的。

今天,经济领域群雄四起,一个个传统模式下的产业正面临转型。新思想主宰下的企业主如曹操、刘备、孙权一般,迅速崛起;也涌现出了如诸葛亮、周瑜、鲁肃、吕蒙、陆逊等超级经理人,他们审时度势,找到了最合适的舞台,名利权势兼收,同样也名垂千古;还也有袁绍、袁术、刘璋、刘表、吕布等企业领导人,只风光一时,就被市场无情地淘汰了,更有沮授、田丰、许攸等经营人才,错误地选择了企业,满腹智慧和辛勤的汗水,却撞了个头破血流。

美国人在研究《三国演义》,日本人在研究《孙子兵法》,这是中国人都知道的事实。现代社会的政府和企业界,都流传“打天下,读三国;守天下,读红楼”的说法。三国时代的人和事,是创业者的智慧实库和精神力量,而《红楼梦》里的管理思想,对今天企业的管理者仍然有借鉴价值。

周瑜出身世家,天资聪颖,少年时就才名远播,素有“江淮之杰”的美称。周家世受皇恩,周瑜算是汉皇朝的既得利益者,如果按照正常的成长轨迹,他应该是保皇派,即使不沦为汉皇朝的殉葬品,待乱局已定省悟过来时,也已经错过了创业的大好时机,注定一生难有作为。

然而,少年时的周瑜通过对学长们的追踪调查,敏锐地感到一个乱世即将到来和儒学在乱世中的软弱无力。在和鲁肃周游的途中,他又目睹了民间的苦难和血腥,最后毅然背叛了家族,背叛了师门,放弃看似一片光明的大好前程,中止对儒学的钻研,一边行万里路,一边广读兵书战策,如醉如痴地等待预想中的乱世。

果然,天下大乱,周瑜从一个被主流社会所不啮的浪子,迅速崛起,指导孙策和孙权平定江东,成就一方霸业,又在“赤壁之战”中,击溃不可一世的曹操,一举奠定三分天下的格局。从主流社会的骗子到一个被迫游荡天下的浪子,再到奠定一个时代的名将,周瑜的成长经历,值得许多现代人去深思和领悟。

今天的全球经济也正处于所谓的“三国时代”,古今社会的许多规律都是相通的,原则也是不变的,周瑜在乱世中雄起,他的成功经验和思想历程,或可作为今日创业者的借鉴。

楔子

周瑜坐在顺安邸舍的门口,望着近处的一棵大树,目光像是被粘住了。

那是一棵将枯的杨树,比周围的树都要高大,枝节很多,一杆枝头上有一个鸟窝,麻雀妈妈正在给几只雏雀喂食。它们沐浴着温暖的阳光,仰着脖,张着嘴,一边吃,一边欢快地叫着。麻雀妈妈喂完食,抖了抖翅膀,也爬在窝里睡着了。

客栈老板将沏好的茶端上来:“周公子在书院里闭门读书,看到小鸟喂食,很稀奇吧。”

“我不是稀奇,而是领悟出了一个惊人的道理。”

“什么道理?”老板很胖,堆着笑脸。

周瑜想说,又咽了回去:“三言两语说了,你也不会明白,还是开好你的店吧。”

这一年,周瑜14岁,是合肥城内的淮江书院最年少的学生,其才学名满江淮。比他大十几岁的同窗们对他都十分恭敬,甚至连父辈的读书人,都以“学棣”相称,不敢视他为晚生,都称他是“江淮之杰”。

周家住在庐江郡的舒县,累代为官,其中不乏朝廷重臣,是江淮一带的名门旺族。父辈们喜欢结交宾客,出入都有百余辆的马车相随。

周瑜的目光离开那鸟窝,看着短街的尽头,喃喃似地说:“商谷怎么还不来?”说完,他又忍不住看那鸟窝。

他在淮江书院以苦读勤学著称,外面只有一个朋友,就是商谷。

商谷是合肥城的一个小吏,主管全城客栈的税收,虽然有点小油水,但远不是朝廷命官,一年连太守都见不到,更不被清高而富贵的淮江才子们放在眼里。很多人奇怪,惜时如金的周瑜怎么会和商谷交上朋友。

周瑜小时候背诵孔子的“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就问时任洛阳县令的父亲周异:“看到远方的朋友来了,为什么会高兴呢?”

父亲摸着他的小脑袋说:“远方的朋友,很久都没见面了,当然要高兴了。”

周瑜觉得父亲的解答没错,但他又认为孔圣人这句被广为传颂的名言,其真谛不会这么简单。有一天,任太尉的堂伯父周忠来了,他又问了这个问题,得到的答案完全不同。

“远方的朋友能带来新的消息。天下很大,而且相互影响。远方发生的事情,对我们很重要。比如扬州发生了水灾,洛阳就会有许多人挨饿。如果你事先知道了这件事,每顿省一点米,或是事先收购,就不会挨饿了。”

周瑜听了,心里顿时大亮,认定这才是真意所在:伯父能当上太尉,而父亲只是个县令,这是必然的事。

那时,周瑜才七岁。进了淮江书院,别人一心只读圣贤书,他在读书之余,还千方百计想知道远方发生的事情。如何才能知道呢?他想到了途经合肥的各地客商。他们到了合肥城,首先要住客栈。客栈老板和客商打交道最方便。但客栈老板太多,周瑜不可能一一结交,他就想到了主管客栈税收的小吏商谷,和他成了好朋友。

商人走南闯北,见闻最多,尤其是乱世中的商人,对政治的关心和把握并不亚于政界要人。否则,他们不但会血本无归,连性命都可能保不住。

就这样,各地的消息传给客商,客商传给客栈老板,客栈老板传给商谷,由商谷传给周瑜。不出书房,便知许多天下事。

还是那一次,周忠问周瑜:“瑜儿,你说什么最大?”

周瑜想了想,向上一指:“当然是天最大了。”

“不对。”

“是地”

“不对。瑜儿,你回去好好想吧,我下次再问你。”

一个月后,周忠又来了。此期间,这个答案折磨得周瑜坐卧不安,都没想出来。比天还大的,是什么东西呢?

“伯父,我想不出来了,你告诉我答案吧。”周瑜垂头丧气。

“是人的心。”

“是人的心?”周瑜一时还理解不了。

周忠摸着他的后脑勺:“人的心能把天地都包容下。瑜儿,你要记住,你要有这样一颗心。”

这个答案,周瑜用了好几年,才完全理解,且体会越来越深刻。有了这件事,对于一时不懂的名士高人的言论,周瑜都铭记在心,甚至记在纸上,慢慢领悟,忽然一天,心灵的迷雾消散,阳光普照。

商谷满头大汗地跑来了,见周瑜竟然没觉察,就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一个鸟窝,到处都有,公子为何看得这么出神。”

“我看的除了鸟窝,还有那颗树。”

一颗要枯死的树有什么好看的,莫名其妙,也许是周公子书读得好,能在这树和鸟窝之间看出什么道理。商谷这样想,却没再问下去。

“我请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现在往来的客商越来越少了。一是民乱此起彼伏,土匪到处出没,二是各地农业和手工业正遭受越来越大的破坏,能买卖的东西越来越少。但公子交代的事儿,我就是不睡觉不吃饭也要办好。”商谷将一张写满字的纸交给周瑜,“你想知道的事情都在这上面了。”

这三年,从淮江书院毕业的学生有67人,其中48人的经历和下落,周瑜在淮江书院打听到了,另外19人是空白。他就请商谷去查。商谷在周瑜的授意下,结识了许多路经合肥城的富商巨贾,请他们帮忙。这些客商来自四面八方,都想在合肥城结交几个可靠的朋友。没过半年,这19个人的下落就查出来了,他们或是在各地讲学,或是在富贵人家当私人老师,或是任某地小吏,或是闲赋在家,做些怡情养性之事;有7人生于官宦之家,得以出任朝廷命官,但都非要职。

“这段日子,各地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商谷又将一张密密匝匝写满字的纸条递给周瑜,上面记述的消息如下:

1.益州绵竹民乱再起,为首者马相和赵祗,自称黄巾军,杀刺史欲俭,十余日,即破三郡,乱兵增至数万人。益州从事贾龙率兵讨伐,方息。

2. 这一年,灵帝出卖官爵,关内侯值五百万钱。

3.黄巾军残部郭大等人起兵于河西白波谷,攻太原和河东两郡。

4. 匈奴屠各部落进入并州,杀刺史张懿。

5. 长沙人区星起事,议郎孙坚奉诏讨伐,功成,为长沙太守,被封为乌程侯。

6. 灵帝让钩盾令宋典在南宫里修建玉堂殿,并让掖庭令毕岚铸造四个铜人、再铸四口铜钟,容量为两千斛,又铸造一种名为“天禄”的铜兽及吐水的铜蛤蟆,放在平门外的桥东,水从蛤蟆口中吐出,流入皇宫……

7. 江夏郡赵慈聚众造反,杀南阳郡太守秦颉。

8. 济北国发生旱灾,朝廷无粮可派,百姓易子而食,饿死数万人。

第一章 少年神童

颜衡在颠簸沉闷的车里挺起身子,掠开厚车帘,眺望着前方一座城墙的轮廓。凛冽的北风掠过华北平原,一部分被大别山挡住,反吹回淮南大地。车里被清冷的空气洗涤了一遍,他清醒了许多。

淮江书院是天下读书人心中的一块圣地。由颜衡和卢植两人创办,得到许多名满天下的儒士如乔玄、何禺、许子将等的大力相助,至今二十余年,三千余弟子皆成为德才兼备的社会栋梁,成名成就于天下者,有百余人之多。十年前,卢植进京为官,成了“清流”的领袖,平叛黄巾军的名将,乔玄则隐居于市,一心著书,只剩下颜衡独自支撑着淮江书院。

颜衡是合肥人,师承于前辈儒家大师马融,三十岁时仿效孔子游学四方。他学识渊博,见解精深,连皇宫里的汉灵帝刘宏都知道了他的才学,招他入朝。然而,他事事皆以孔子为榜样,无意于仕途,只想兴办私学,将仁义礼智信的义理传播给每个人,让天下百姓都能温良恭俭让。灵帝为鼓励读书人,授予颜衡三品秘书监之职,食皇家奉禄,不派实务,仍然一心办学,以表彰他兴学教民之功。

“子翼,快到舒县了,你能找到公谨的家吗?”

牵着马缰的子翼躬了一下身子:“禀承夫子,周家在舒县名声显赫,一问便知。”

子翼姓蒋,名干,九江郡人,也是颜衡的学生。他和周瑜友情深厚,放寒假时,他两次到周瑜家里做客,和周瑜同桌夜读,同床而眠。

“进城之后,先找家客栈住下,明天一早再去周家。”颜衡两鬓的白发在风中颤抖着,眼角的皱纹洗炼而又深长,“君子首当律已,止于繁仪。”

“弟子聆听教诲,记在心间。”

颜衡垂下手,让车帘再次把冷风挡住,被车窗过滤了的阳光像混浊的黄河水淹没了他,他感觉心口不畅,浑身不爽,仿佛某种祸端的前兆向他袭来。

“公谨这孩子不会出事吧。”

颜衡年过半百,心力不济,已经萌生退意,回首一生,他心满意足,想一想百年身后事,他只祈求淮江书院能代代相传,并为此费尽心机。就在半年前,他结束了近四年的筛选,想让周瑜来继承他的衣钵。

“公谨会不会病了?”颜衡的心一路上都是悬着的,“他回家两个月有余,一点音讯都没有,若是病了,其家人也会来告知啊。”

“公谨先天生得弱小,但他这两年发育得极好,且每日闻鸡起舞,从未听说他生过病。”

两年前一个鲜美的清晨,当春雨刚刚扫过淮江书院的碧瓦红墙,周瑜孤身来到淮江书院,就发生了一个奇迹,被方圆百里的读书人传为佳话。

门仆看着比自己矮一头的周瑜,惊奇地问:“谁家的小孩儿,到别处玩去。”

“我要见颜夫子。”

周瑜扬着头,胸膛挺得高高,脸色温和中杂带着令人不敢小觑的威严。

“来这里求学的人,都要有人推荐,你有吗?”

“没有。”

“来这里的少年都是由长辈送来的,你的长辈呢?”

“我是一个人来的。”

“夫子知道你来吗?”

“还不知道。”

那门仆又好气又好笑:“那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周瑜用洪亮清朗的嗓音朗朗答道:“淮江书院创立于公元164年,桓帝延熹七年,至今已历22年,占地81亩,另有146亩的田产供淮江书院开支。至今为止,淮江书院培养了学子三千,显达于天下者近百人,昔日的豫州牧蒋华、庐江郡守纪守、光禄大夫唐仁、太子太保卫元、侍中魏杰、大鸿胪吴致、御史中丞贾宜都是淮江书院的俊杰,共有三十多人成为国之栋梁;现在的太子太傅姜军、光禄动章宪、幽州牧叶龙、庐江郡主簿黄代、荆州书佐文和等二十多人都已经在各地显露锋芒,担当重任;还有许多淮江书院的弟子无意于仕途,游历天下,四处讲学,成为各地德高望重的名士,最显著者乃是江南才子史丰和钱英,就连汉灵帝都亲笔为书院提字———君子之德风,还有当朝……”

那门仆越听越惊奇,完全没想到一个少年竟然有如此广博的见识和记忆力。

“你今年多大了?”

“十二岁。”

“我们这里最小的学生也比你大四岁。”

“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活百岁。乌龟能活几百年,但它只知道慢慢地爬行,狗熊长得魁梧有力,但它吃饱了就知道睡觉。甘罗十二岁就出使赵国,使秦国不费一兵一卒就开疆拓土,官拜上卿。”

那门仆彻底折服了,迫切地想把这个非凡少年领到夫子的面前。

“要见夫子的人太多,夫子既讲学,又要撰书,太忙了,他会见你吗?”

“泰山不让细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王者不却众庶,故能明其德;师者不轻少者,方能成其就。求学之人年龄越小,越有培养之必要。”周瑜出口成章,信心十足,“颜夫子乃是天下名师,深谙此中道理。你把我的话说给他听,他会见我的。”

那门仆拍了拍周瑜的肩,亲切地说:“小兄弟,你等着,我会替你说好话的。”不一会,他就满面笑容地跑出来:“夫子答应见你了,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夫子不但会见我,还会收下我。”

淮江书院鼎盛时期有二百多学生,最大的三十六岁,最小的十六岁,皆是品德优良、资质极佳。他们或是门第显赫的世家子弟,或是富甲一方的社会新贵,少数寒门之士凭着天赋和苦学,也在这里如鱼得水。他们从踏入书院的那天起,已经是一脚踢开了富贵门和功名窗,毕业之后到处都能受到重用。

完结军事历史小说作者谭景泉《三国谋将周瑜》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真实可信,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三国谋将周瑜小说[谭景泉]在线试读

周家是充满书香的官宦大族,家风严正而不失宽容、公平和慈爱,累及三代未出一个纨绔子弟。周瑜的父亲和几个叔伯都是汉王朝的良臣,权重而不失博学,位高而不失正直。他们聚在一起,谈诗文论史哲,纵观天下大事,从不涉及声色犬马。周瑜家清洁的地方不是客厅,不是卧房,而是藏书阁。周瑜四岁的时候,周异给两个周家的子侄讲解《论语》之《子路从而后》。周瑜坐在一边,神情十分专注,还真的能听懂几分。这令周异大惊大喜,抱住周瑜把他亲得透不过气来。周夫人闻知此事,特意在院中摆案烧香,感激上苍的恩赐。周瑜长到六岁时,就能有板有眼地阅读文章...

2019-07-25 10:10:43

三国之董卓布武小说[马布]在线试读

淡淡的一笑,董卓只是静静的拥着碧芽儿,可能男人有了女人后心就会不一样了,董卓心中对这个身处这个时代的迷茫稍稍的遁去一些,天塌下来,也等压到他头顶再说。“小崽子还好意思说活,你家主公差点就因为你所说的小狼群丧命呢。”笑着咒骂了一声,碧芽儿道:“去,为什么不去,损失了这么多人,不就是为了抓几只小狼崽吗。”见碧芽儿兴致依旧,董卓有些无奈,时代不同,这人命,在碧芽儿这些富贵人家眼里,还真不是东西。顺势倒入董卓宽广结实的胸膛上,碧芽儿慵懒的伸了伸懒腰,眯着眸子,&ld...

2019-07-25 10:10:43

精忠吕布小说[楚方晴]在线试读

当吕布回到自己的帐蓬时,却见立着二十几名手下,皆已全身上下混是冰雪,吕布不假思索道:“高顺,文远,随我进来议事。”只因前世手下那天下闻之变色的铁骑,本来极为精锐,哪里是这积弱南唐军队可比?所以这种为主将守卫帐前,不避风雪的行为,对于吕奉先来说,实在不值一提。锵铮之气,硬把一队巡逻的哨兵吓着几乎落马,以望着怪物的眼光望着这些本来他们以为是雪人的家伙。实在这南唐军中,林仁肇是极爱兵如子的人,绝不会让亲卫这么在风雪里冻着,而其他的士兵里却没有这么严整履行军纪的军人。那人拍打着身上雪花,却...

2019-07-25 10:10:43

佣兵往事小说[丹东大米汤]在线试读

“他们要杀我的!也许是因为过去打猎的时候习惯了吧!血算不得什么。”当格兰特准备扛起车夫的尸体时,车夫原本一动不动的身体慢慢的坐了起来。看着坐在地上神态还是像个醉鬼的车夫,众人畅快的大笑了起来。看来在这个不平静的世界,车夫也练出了自己的独门功夫。听肖恩这么说,格兰特有些愣神的看了下肖恩,在这个乱世里,习惯了杀戮对于一个少年来说也许是件好事。肖恩淡淡的说。格兰特拿着救了车夫一命的酒壶看了看,被射了对穿的酒壶,刚刚露出个箭头,机智的车夫连皮都没有擦破就装死躺倒了。车夫对着几个人说,现在外...

2019-07-25 10:10:43

死神之翼小说[有心栽柳]在线试读

他很清楚,自己将来成为一个真正的能拿手术刀、能看病的医生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父母就他和哥哥两个儿子,母亲的那一大滩子事以后肯定还得靠他和哥哥打理。这个责任他是不想承担也得承担的。事实上,黎杰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还很不成熟,他的思想也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清高。对于一个还不到20岁的青年人,我们对他当然也不能要求太高。所以他所有的想法,无论好的还是坏的,成熟的还是幼稚的,我们都应该理解。就像他这次因为不成熟的感情问题而犯下这样的低级错误,看起来似乎太过幼稚,但不管是谁,他首先是一个有血有肉有个性的人,是人就有自己的情...

2019-07-25 10:10:43

狗头军师小说[虎牢]在线试读

他见打不到叶风,摘下头盔用力向他砸去。叶风轻轻闪身躲了过去。只见那人一头火红的长发如瀑布般泄下,衬在那人通红的脸旁越加娇艳妩媚。环顾周围的那些战士,他们骑在高头大马之上,上半身都包裹在铠甲当中,叶风苦笑一下,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是男是女。叶风不由鄙视地看了那个正暴跳如雷的女人一眼,带得这是什么兵,没有一点荣誉感,要是他的手下,早就蹦出来跟对方单挑了——当然他们是一轰而上,一群单挑一个。那人指着叶风大骂道:“无耻、卑鄙、下流……。”声音...

2019-07-25 10:10:43

戏天宝小说[随逸]在线试读

出了小楼,外面是一大片田野。赵志其实早就计划好了,吃饱喝足,赵志就要发挥他最引以为傲的特长,跑步甩开这墨镜男,想当年,他百米速度可是十二秒三零啊。赵志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指着小楼边一片金黄的水稻,对墨镜男说:“呀,小墨,这是你家大公司的水稻吗?北京这地上也种水稻?”赵志慢慢的走到水田边,眼见水田里地面干裂,心下一喜,猛的拔腿就顺着田埂跑走。墨镜男一见这家伙果然要跑,急忙甩开膀子猛追了过去。忽然耳后听见墨镜男狂笑:“老子练一万米的,你来跟我比比看?”墨镜男被他...

2019-07-25 10:10:43

铁血硬汉小说[独特香味]在线试读

索性直到黑鹰降落在金沙将军的营地也没有出现什么危险,这也证实了莫一说的话,那个矿场的士兵确实是私人武装,要不然柬埔寨政府不可能对于这种直接藐视当地政府的行动不闻不问的。“最棒的战士们,欢迎你们的归来!”“在想什么?你应该高兴,你将得到一大笔酬劳了,而且你也将重新得到自由,金沙将军已经答应放了你,到时候你可以找个地方,找一群的美女好好放松一下,你应该开心,你应该笑,嗨,咧开嘴笑,懂么?”饿狼突然出现在莫一的身后,拍着他的肩膀笑着,手里还捧着个巨大的椰子。黑鹰的...

2019-07-25 10:10:43

指南车小说[Steven]在线试读

经历过方才的混战,张搴觉得有必要重新省视这趟任务。张搴没有回话,心想全中国让他绝对信的过的人,只有一个。不过,听说他回了苏北老家。船只顺着长江,经过三峡,直下宜昌。一路顺流而下,经武汉、长沙、九江、南京,而后抵达上海。「安排好了?放心…那方才发生的那些……是不是也是安排好的?」「非常抱歉,博士。我为刚才的意外再度向您道歉。现在是战时,尽管是大后方,可不比纽约…许多时候是敌我难分…要不是刚才开火,我们也不知道,您已经叫人给盯上。不过戴先生...

2019-07-25 10:10:43

抗日军魂之浴血突击小说[陈千]在线试读

原来邱毅虽然枪法好,个子却比较矮小,27连的弟兄都喜欢叫他“矮精怪”。邱毅恼火了,提起拳头,就向王顺和冲去---高洪波将背上的大刀抽了抽,然后提着冲锋枪一挥,大声嚷道:“快,日军进攻了,伤员留下,其他的跟我上!”山坡下,日本军足足有300多人,放着炮,打着枪,叫嚷着冲了上来。王顺和大怒,指着邱毅嚷嚷起来:“ 矮精怪,就你这个样子还想弄趴我?”正在这时,一个国军大声报告道:“连长,敌军轰炸结束了!”高洪波命令着,...

2019-07-25 10:1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