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董卓布武小说[马布]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淡淡的一笑,董卓只是静静的拥着碧芽儿,可能男人有了女人后心就会不一样了,董卓心中对这个身处这个时代的迷茫稍稍的遁去一些,天塌下来,也等压到他头顶再说。“小崽子还好意思说活,你家主公差点就因为你所说的小狼群丧命呢。”笑着咒骂了一声,碧芽儿道:“去,为什么不去,损失了这么多人,不就是为了抓几只小狼崽吗。”见碧芽儿兴致依旧,董卓有些无奈,时代不同,这人命,在碧芽儿这些富贵人家眼里,还真不是东西。顺势倒入董卓宽广结实的胸膛上,碧芽儿慵懒的伸了伸懒腰,眯着眸子,&ld

三国之董卓布武小说章节试读

[架空历史] 《三国之董卓布武》作者:马布【完结】

内容简介:

枭雄、奸雄、英雄并起,这是三国,豪杰、谋士如海浪淘沙般众多,这也是三国。

信义,反叛,忠诚与奸佞互相交缠,身处于乱世之中谁又能真正分清?

身为一个普通青年的陈乏,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已然身处其中,并成为一代奸佞,在史上留下千古骂名的董卓。

董卓,是枭雄是奸佞,但也曾经臂力过人,能左右开弓,勇猛善战的骁将,也是位粗谋能断的英杰。

不管史书上如何贬低他,但也不能否认他的这些优点。

茫然之后,且看新生的董卓如何在乱世中生存,又是如何对待美人计的主角,貂蝉这位美人。

第一章 初为董卓

“嘶。”一声满是痛苦的抽气声,从一间家具大梁皆为木质的中传出。

此间,布置极为粗犷,但从一些家具与瓷器的成色上来看,此家主人应颇为富庶。

房内的响动,迅速的引起的丫鬟的注意,一位年约十七、八容貌姣好的丫鬟捧着一碗清水而入,身后跟着几名莺莺燕燕的小丫鬟。

陈乏只觉得浑身气短,手脚软弱无力,每吸一口气,胸中的肺就像几十把刀子在割一样,火辣辣的疼。

面部肌肉不由自主的挤在一起,脸上的冷汗像雨般倾泻而下,状如发癫。

“将军,将军。”一声惊恐中带着焦急的声音仿佛从极为遥远的虚空中传入陈乏耳中。

费力的咽下一口唾沫,陈乏这才睁开似有千斤般重的眼皮,一阵迷糊过后,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起来。

如一阵凉水浇灌而下,使他浑浑噩噩的精神为之一清,但也只是为之一清而已。

古色古香的房子,几个虽面带惊恐,却掩不住秀丽的古装女子,成队站在他身前。

陈乏似乎觉得身上也不那么疼了,睁大了眼睛,呆呆的望着眼前的几个女子,面容渐渐惊恐起来,这是怎么啦,我,我不就是在上班时刻小小的睡了一觉吗?

难道是被老板打昏了,再抬到影视城拍古装片?他觉得自己快疯了,做这个场景需要多少人民币?这惩罚的代价也太过高昂了点把。

“请将军息怒,请将军息怒。”带头的丫鬟见陈乏面现“狰狞”,本还算平静的面容不由一慌,迅速的放下手中的瓷碗。

“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白嫩光洁的额头不住的与地面发生“嘭嘭嘭”的响声。

如同信号一般,她身后的几个年纪还要小点的丫鬟,照样对着陈乏不住的磕头,单薄的衣裳下,小小的身子不住的发抖,仿佛在一只小猫趴在一只双目圆瞪,气势汹汹的老虎面前一般。

“几位,几位请起。”先前是以为自己是被老板捉弄,但眼见这几个人如此诚惶诚恐,陈乏的语气也没那般肯定了。呃,好像有点不大可能,难道是传说中的……。

而话一出口,那粗犷的声音也让他的心再次惊恐起来,我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哪来的一股气力,让陈乏腰身为之一震,整个人立刻坐立起来。

低头一看,一件白色,他没看过的衣物贴身的穿在身上,虽然没看到里面,但异常魁梧巨大的身材,却让他一阵眼晕,他,他可是出了名的竹杠形排骨男啊。

“快,快拿镜子来。”身体上的变故,让董卓惶恐,声音也不觉的大了些。

丝毫不觉得陈乏命令式的口气有什么不对,领队的丫鬟反而高高兴兴的冲着陈乏甜甜的笑了笑,疾步走出卧室。

没有让陈乏久等,不一会,丫鬟就拿着一面“镜子”过来,只是这面反射着黄光的金属物,却越发让陈乏心慌,这,不会真是?

果然,镜中闪现出一位满脸胡渣,长相粗犷,面有威严的壮年男子,而且一头长发,高高的束了个发鬓,身高体阔,极为雄壮。

还哪有他往日那文文弱弱的样子?

“现今年号是?当今圣上又是何人?”虽然有点不愿意承认,但陈乏还是沙哑着嗓子,开口问道。

低低垂下的脸上闪过一丝奇怪的神色,但她们将军积威依久,丫鬟也只得恭敬的答道:“现为大汉中平六年,当今圣上讳宏。”

“大汉中平六年,圣上讳宏?”心中闪过一段段的历史,最终停在他比较熟悉的东汉末,大汉?刘宏?不就是死后谥为灵的汉灵帝吗?

“那….那我…..本将呢?”由于心绪激动,陈乏不自觉的有些口吃,因为这些姑娘先前口称将军,陈乏也顺着称为本将。

丫鬟的脸上奇怪之色更浓,可能是将军刚刚大病一场,一时间想不起来把。

心中略微释然,丫鬟柔柔的娇声答道:“将军自然是台乡侯、前将军、河东太守董卓董将军啊。”

“董卓?”陈乏被这个惊人的事实震的眼前发黑,彻底的昏睡了过去。

……………..

一间景色还行的小院子里,已经彻底的清醒过来的陈乏,呆呆的坐在门沿上,望着小院出神。

董卓?那个骄横跋扈,带兵进京效仿霍光以废汉少帝引得山东诸侯联名讨伐的枭雄?

那个灰溜溜的烧了洛阳,败逃长安后,被美人计诛杀,死后挫骨扬灰,身死族灭的可怜虫?

世间真是奇妙,前一刻他还是为生计奔波的打工者,下一刻就成了身前威名赫赫,但下场凄惨的一代枭雄。

但他有反抗的权利吗?他要是一抛弃这个身份,在这个时代,不是饿死,恐怕就是被杀死。

也就是说,他只能做董卓,也一定得是董卓。陈乏,不从此后就是为董卓的他只能如此想。

“将军怎么一场病下来就呆呆傻傻的模样,走,带上那匹赤兔,咱们去城外溜一圈。”一位身穿柔美的汉服,但身材高挑颇有煞气的美妇人,在几个丫鬟的拥护下,来到董卓的身边。

挽起袖子,一把拉起足有两百多斤重的董卓,在丫鬟们吃吃的低笑声中就要往外走。

无奈中带着惊恐,骑马?骑得还是有名的赤兔马?那也得他学了再说啊。

他的这位夫人为什么就不能是出生中原的大家闺秀,而是个羌族女豪呢?

作为董卓也有几天了,身边的家人,怎么也得认识,这一位就是他的原配夫人,为他生了两个女儿,名唤碧芽儿的羌族女豪。

“这,为夫的病刚好,是不是..。”脸上支支唔唔,董卓尴尬道。

这几天在碧芽儿衣不解带的在病榻旁照料他,虽然初时有些尴尬,但相处久了,总不会对一位年约三十许的少妇没有好感吧。

美人相邀,但奈何,他只会骑摩托车。

白了眼董卓,碧芽儿恼道:“乘车去看看城外景色总成吧,往常不是最不耐呆在府里的吗?”

说罢,拉着董卓的手就走,边走还边大声喊道:“董伢,董伢。”

第二章围猎

一位年约十八,体态魁梧的少年闻声走来,向董卓与碧芽儿见礼后,这才欢喜的问道:“夫人这是要去打猎?”

“瞧你这模样,脑子里除了打猎还剩下什么?”笑骂了一声,碧芽儿瞅了眼满脸郁闷的董卓,道:“去驾辆马车来,我要与你家将军出去走走。”

听了碧芽儿的话,董伢的脸上欢喜略减,应“诺”而去。

“这是?”董卓望着董伢远去的背影,疑声道。

“将军你这一病,可真是。”对于董卓不记得身边之人的病症,碧芽儿担忧的道了一声。这才解释道:“这是你几年前收养的孤儿啊,说是瞅着像你。”

“唉,都怪我这肚子不争气,硬是生不出男娃儿来,要不,等几天我替将军张罗着收一个妾?省得老太太整日念叨着要抱孙儿。”碧芽儿虽然在向董卓探寻,但那小脸上的表情却是显而易见,不乐意。

这老太太指的是董卓的生母王氏,对于董卓这长子尚无子嗣,碧芽儿又整日霸占着董卓。是以平时对碧芽儿颇为不待见。

“等过几年再说把。”苦笑一声,要碧芽儿一个羌族女装成一个中原妇人一样贤惠,为自己丈夫纳妾,还真是难为她了。

脸上笑意盈盈,眉毛弯弯的,碧芽儿喜道:“只要将军肯努力,我就不信生不出男娃来。”

“不愧是羌族女,大白天说这事,够豪爽。”斜了眼碧芽儿身后的一帮脸色酡红的侍女,董卓苦笑连连。

不过,经碧芽儿这一闹,使他如阴雨般的心也有点放晴,笑了笑,面容一肃,指了指自己的脑门,低头小声的在碧芽儿的耳边,叮嘱道:“为夫这里的病,记得千万别传出去。”

对于丈夫如此郑重其事,虽然有点不解,但碧芽儿还是点头连连,应承下了。

侍女们见夫妻俩“亲昵耳语”,皆掩嘴吃吃一笑,悄然退下。

河东与洛阳相邻,是洛阳西北面的屏障,不管是先前的黄巾起义还是西北面马腾韩遂之乱,都无限的凸出了河东的重要,也才有了董卓屯重兵在此。

也由于有董卓的大军屯扎,整个河东比之大汉天下处处破败的景象不同,城内欣欣向荣,城外大片大片的农田上,到处都是百姓忙碌的身影。

“谁说董卓一无是处?”紧挨着碧芽儿,跪坐在马车上的董卓满脸的古怪笑容。

后世的人,一个个言董卓是多么多么的残暴,多么多么的愚昧,但又有谁知道,董卓也曾经福泽过一方?

历史啊,是最奇妙的东西,它有可能是真的,但也有可能是假的,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是身处在这个时代,都不好评价古人。

微微一笑,碧芽儿心中尽是欢喜,依丈夫跳脱的性格,就该出来走走。

“主公,这农田有啥好看的。”董伢缓缓的驾驭着胯下的西凉战马,靠近董卓的车架,凑过脑袋道。

“少在这起哄,不是说了你家主公正病着吗?”没好气的瞪了眼董伢,碧芽儿喝道。

“夫人,夫人,听说这附近来了一小群狼。”略微兴奋的道了一声,董伢扫了眼四周清一色皮甲,弯刀,背上别着弓箭的骑兵,乐呵呵道:“这次拖主公的福,这么多家兵一起出动,剿个小狼群还不是像斩草一样?”

这一群家兵可不是一般的骑兵,而是在董家世代奴仆中选出来的精锐,一共才三百人。

不仅忠心耿耿,而且能以一当十,冲锋起来,百来人可以灭掉一个羌族的小部落,是西凉董家真正的家底。

虽然大军屯于河东,但这世道委实不太平,董卓只是出来逛逛,散散心,就带了足足一半人马。

董伢为董卓收养但不算养子,平常也老是喜欢跟着这群家兵厮混,人虽然小,但勇武过人,是个小狼崽,在这群家兵中也很有威望。

一听到狼群,碧芽儿的眸子就亮了起来,董卓这一病,他都几天没出来活动了,身子都有些不利索了,这大狼群不好惹,小的才正好。

而且现在这月份,刚好是狼群产仔的时候,或许能捕捉几只炖着给丈夫补补身子。

“董伢你带路。”转眼就把身体虚弱的董卓给忘了,碧芽儿眯着眼令到。

“箭上弦,以三人一组分散搜索。”高兴的吆喝一声,董伢伸手拿出别再马后的一柄短刀,兴冲冲的在前面带队。

董卓不过发了片刻的呆,这乘车游玩就变成围猎了,睁着眼,苦笑了一声。

不过,董卓心中也有点好奇,这打猎他都没参遇过,何况是围猎,猎的还是狼,所以坐在安安静静的坐在马车上,算是默认了碧芽儿的命令。

马车一阵急晃,颠簸的道路,使得董卓的膝盖狠狠的被木板揉搓着,这汉代的风俗,也够寒蝉人的。

董卓微微的挪动了一下膝盖,董卓改跪为卧坐,这才觉得好过一些。

轻轻的撇了眼身旁的碧芽儿,发现她小脸红红,一脸的兴奋,照样是跪坐在那,却稳如泰山,再低头看了看自己不雅的模样,董卓有点脸红。

天高地阔,董家的车队,缓缓的行进在一片低矮的丘陵,与平地相接的道路上。

风微微的吹起,粒粒灰尘满撒在空中,打在脸上微微发痒。

董卓坐在车架上,细细观察着家兵们的动作。

一队队的家兵分散在四周,探路的探路,观望的观望,井然有序。

所谓内行人看门道,外行人看热闹,董卓对古代行军一窍不通,但对家兵的行动很是稀罕,瞧着瞧着,也瞧出了这支骑兵的不凡来。

家兵以三人为一组,每组像个百米,呈扇形,朝北方搜索,虽然分散,但丝毫不见凌乱,进退间,很有章法。

这支骑兵只给自己当家奴到是有点可惜了。

身处队伍最前面的董伢忽然翻身下马,短刀狠狠的插在泥地上,轻轻的搓了一把泥土,放在鼻尖闻了闻,片刻后,脸上笑意隐现。

在腰间摸索了片刻,一个犀牛角的号角,出现在他粗糙的手上,拔出短刀,麻利的翻身上马,号角放在唇间,吹出凄厉悠远的鸣叫。

第三章 张弓射狼,左右而开

号角一起,分散的家兵巡视回拢,一排排的列队在董卓车架四周。

这时,号声一变,由悠远变得尖锐而短促,董伢手中短刀一挥,整个队伍就像是活了过来一样,携带着冲锋之姿,在宽阔的大道上全力驰骋。

“这是找到狼群了?”董卓仗着眼神好,远远的看着董伢的动作,但有些不真确,于是转头问碧芽儿道。

“嗯,在西北方向,距离大约有十里。”转瞬不瞬的望着西北方,碧芽儿头也不回的答道。

“哦。”董卓讶然。

“刚才号声不是高低吹了十下吗,就是十里的意思。”见董卓这么简单的道理都忘记了,碧芽儿心中微微刺痛,轻声解释道。

顿了顿,碧芽儿又道:“董伢的鼻子比狗还灵,不仅武勇,追踪上也是好手。”

细细的吸纳着碧芽儿传授的尝试,董卓心中越发感慨,能在初来咋到的时候有这么一位娇妻在身边陪伴,实在是幸甚啊。

一阵驰骋,扬起如长龙般的漫天灰尘,十几里的路转瞬即逝,路道两旁的灌木丛也越发浓密。

忽然,整个队伍顿了顿,方向一变,选了条小道行进。

“呜呜呜…。”一声声悠长的狼嚎声从前方传来,片刻后,一大群如海水般的狼群,向这边扑来,其中所挟带的野性气息,使得家兵胯下的战马,一阵哆嗦。

但这一群战马不愧是西凉的优等战马,在家兵的操持下,很快就稳定了下来。

“董伢,你小子不是说只是小群的狼吗?”望着远处一大群足足有近千头的黑色西北狼,碧芽儿破口骂道。

但手上却不慢,抄起车上的所带的弓,塞到董卓怀里,自己也握着一把比之董卓小巧点的短弓,麻利的别上箭,张弓欲射。

“掉头。”苦笑中带着点兴奋,董伢手中短刀还鞘,架起弓箭,再甩了甩马缰,往回狂奔。

驰骋了片刻后,“奔射。”一声大吼,急速的奔驰中,董伢双腿紧紧的夹住马腹,回身就是一箭。

四周吼叫声连连,家兵们动作出奇的一致,回身,扭腰,射箭,一个字快,不求精准,但求一快。

如雨滴般绵延不绝的射向狼群。

董卓被眼前的变故弄的有点晕,望着手上的黑色长弓,咬了牙,冲壶中拿出一支箭笨拙的别在箭弦上。

说来其怪,董卓上箭时,很是笨拙,但自从手指搭上箭弦后,一股熟悉的感觉从指尖传来,拉了拉弦,很容易的就拉开了满圆。

就像他平常拿筷子一般熟悉。

这时,刚好董伢一声,“奔射”,如雷般彻响天地,董卓轻轻的放开弓弦,箭如顿时疾驰而出。

虽然伴随着四周的箭雨,但董卓那犀利的眼中,在那一大群西北狼中,隐约的看到一只黑色而粗壮的狼,应箭而倒,不正不歪,正中狼头。

完结军事历史小说作者马布《三国之董卓布武》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人在屋檐下小说[暮小西]在线试读

“嗯,”向晨曦点点头,指着自己,“我,向晨曦。”向晨曦嘴角略有牵动:“还在上大学呢?”“念哪个大学的?”晴格看着拿杯递到自己面前的水,听到向晨曦的近乎于关心的问候有点受宠若惊,赶紧接过了水,微笑着回答:“没有啦,东西不是很多。本来在学校里的时候就没有买什么。啊对了,我叫赵晴格,以后喊我晴格就行啦。”“向晨曦?名字真好听。”晴格笑起来,眼睛眯成弯弯的两条线。可以解释...

2019-07-25 10:10:38

哦,基本操作[电竞]小说[吃芒果不吐皮]在线试读

一片垂涎声中,唯有骆知简翘着二郎腿,看也不看难得贤惠的舒迦:“别投降得太早,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公主做出来的东西,你们觉得能咽下去?”几人颤抖着放进嘴里。“金主大人!你简直就是上天赐给Lux的瑰宝!”奶哥:“与其说助理,不如说是金主?”说着,第一盘烤肉上桌了。前一天吃了金主大人烤肉的阿越心怀罪恶感,第二天一大早就出门谈活动,扬言要Lux卖身把烤肉钱赚回来。经过BBQ,舒迦意外地发现自己身上的目光开始有所变化。...

2019-07-25 10:10:38

英雄联盟之余烬重燃小说[余烬]在线试读

……此时此刻,全场鸦雀无声,即便是一根针掉在地上都清晰可闻!“卧槽,我奶奶都不扶,老子就服你!”…………“我天,我快要笑断气了,你个小毛孩子怎么这能装逼呢?逼王之王,逼王在世啊!”“小子,你玩我?”若不是在场,还有这么多人拦着,恐怕他杀人的心都有了。...

2019-07-25 10:10:38

动画世界大冒险小说[穷四]在线试读

好吧,他来到这里本身就不科学,或许这个世界真的有什么神奇的地方。“那个师兄啊,你喊我师弟就好。”相比于师弟,邱明更讨厌戒色这个法号。闷着头走了不到十分钟,邱明就累了,他这身体在同龄人之中绝对算是好的,但是今天悲哀的发现,他竟然不如这个看起来跟小学生似的戒痴。邱明瞪大眼睛,这么轻松?这个小身板真有这么大力气?这不科学啊!让戒痴赶紧先放下,他帮着捡了一捆枯枝,用草绳扎好,戒痴轻松的背在背上:“戒色,我们走吧。”“我在心中默念经文,关照自身,不为世间万物所动,自然就得到解脱无碍。”念佛经,就能变成超人了?坟头烧...

2019-07-25 10:10:38

穿越之极品唐僧小说[潇洒二代]在线试读

“什么?”“哈哈。。。。。。”三角兽大笑而去。却说孙悟空早就醒了,心中大骂这家伙的粪便怎么这么臭,正要去寻找妖怪却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心中一想便想起了土地。第四章 三角兽的来头“妖界劳模的简称。”“你怎么拿个甘蔗?”“你老年痴呆啊,你没来我怎么会知道你拿着甘蔗,我看见随便问问不行啊。”...

2019-07-25 10:10:38

康熙国策顾问小说[布老虎吃人]在线试读

“这么说你们家离开中土已经近千年了?你说的这些话让本官何以相信呢?”果然,县官似乎选择性的相信了秦有福说的一部分话。……“算了、算了,你也不用跪着了,我看的出来,你不是个习惯下跪的人”县衙的厢房里,坐在主座上的县官漫不经心的撇了一眼别扭扭跪在地上的秦有福,下颚稍微摆了一下,示意秦有福站起来。这些说辞是秦有福一路上费尽心思想出来的。他本来还想说个欧洲或什么地方,但是一想,这个时候,欧洲已经有不少传教士来到中国了,万一真的找上那么一两...

2019-07-25 10:10:38

汉少帝小说[布衣小P]在线试读

“皇兄,董卓不问皇兄安危,也不问宦党之乱,只问臣弟这几日生的事情。语气之中多有不臣之意,对皇兄颇为不敬。”小刘协双手用力的捶了捶地,哭道。“什么,皇兄你知道?”刘协微微仰着头颅,不信的问道。他本以为自己的皇兄毫无察觉,可这……第五章 孝悌“嗯!”刘辨若有所思的沉吟了一声。“啊!这些我早就知道了。”刘辨仰着头颅,叹息道。自己怎会不知道董卓其人,这点事全天下的华人都知道,正是因为董贼,刘...

2019-07-25 10:10:38

大辽逆臣小说[羊羊鬼]在线试读

“请大郎儿到小舍坐会儿,韩某有事请教。”韩德胜拿出一搭子纸片片看着大郎儿:“大郎儿奇才啊,就这拼音念字法就绝了,某试了一试果然好用极了,孩子们认字就是快,还有算术,地理,尤其那记账的法子,绝了!就是先会儿回南京,韩家家主韩强还佩服半天,说是赶春儿天热点后来石门镇拜访你的。”“有事请大郎儿商量,某有几个孩子也想学,能不能请大郎给他们做先生,孝敬加倍,加几倍都成!”韩德胜一脸的希冀渴求样,差点都要跪地下祈求了。韩德胜嘛吃嘛吃头挠挠脸有点儿...

2019-07-25 10:10:38

特种兵传说之秘密战线小说[活络油]在线试读

通讯兵李静看到唐虎又停下来,靠上去问:“队长,什么情况。”李静道:“难道会有埋伏?个地方不适合啊!”唐虎指了指正在警戒的狙击手时平,打了个手语。果然,又进入丛林深处七八里处,唐虎压了压手,使后面的队员停下来,仔细上前面看看地上和周围,就肯定这是有人来过,想来乍仑的藏身之前离此地肯定不远的。于是唐虎示意放慢搜索速度,注意敌方的明暗哨。又搜索了一会,前面的树林突然稀薄了起来。前面有一座较为高耸人小山峰。唐虎道:“前面的山峰肯家有古怪。”一...

2019-07-25 10:10:38

重生美利坚小说[骑着王八砍鲨鱼]在线试读

咱们单说第二天早上,尹杭一张开眼睛,就能感觉的出来,自己已经完全恢复了状态。起身光着膀子,用木盆在外面的蓄水池中打了点清水,洗漱一番。之后回到房里,穿上自己的一身行头,最后带上那顶黑色的宽边牛仔帽,出了屋子。之后又做了几个俯卧撑之类的。最后把枪支从新装备在身上,绕着多诺万家的牧场,慢跑了一圈。柯尔特转轮手枪是世界级的,这一点不用怀疑。不过尹杭仍然小心翼翼的检查着,从枪锤到扳机,从准星到弹仓。都细细的查看了一番。确定没问题之后,把子弹从新装了上去,插在腿侧的枪套上。咱们闲言少叙,吃完饭后,这一整天,尹杭都没...

2019-07-25 10:1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