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董卓布武小说[马布]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淡淡的一笑,董卓只是静静的拥着碧芽儿,可能男人有了女人后心就会不一样了,董卓心中对这个身处这个时代的迷茫稍稍的遁去一些,天塌下来,也等压到他头顶再说。“小崽子还好意思说活,你家主公差点就因为你所说的小狼群丧命呢。”笑着咒骂了一声,碧芽儿道:“去,为什么不去,损失了这么多人,不就是为了抓几只小狼崽吗。”见碧芽儿兴致依旧,董卓有些无奈,时代不同,这人命,在碧芽儿这些富贵人家眼里,还真不是东西。顺势倒入董卓宽广结实的胸膛上,碧芽儿慵懒的伸了伸懒腰,眯着眸子,&ld

三国之董卓布武小说章节试读

[架空历史] 《三国之董卓布武》作者:马布【完结】

内容简介:

枭雄、奸雄、英雄并起,这是三国,豪杰、谋士如海浪淘沙般众多,这也是三国。

信义,反叛,忠诚与奸佞互相交缠,身处于乱世之中谁又能真正分清?

身为一个普通青年的陈乏,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已然身处其中,并成为一代奸佞,在史上留下千古骂名的董卓。

董卓,是枭雄是奸佞,但也曾经臂力过人,能左右开弓,勇猛善战的骁将,也是位粗谋能断的英杰。

不管史书上如何贬低他,但也不能否认他的这些优点。

茫然之后,且看新生的董卓如何在乱世中生存,又是如何对待美人计的主角,貂蝉这位美人。

第一章 初为董卓

“嘶。”一声满是痛苦的抽气声,从一间家具大梁皆为木质的中传出。

此间,布置极为粗犷,但从一些家具与瓷器的成色上来看,此家主人应颇为富庶。

房内的响动,迅速的引起的丫鬟的注意,一位年约十七、八容貌姣好的丫鬟捧着一碗清水而入,身后跟着几名莺莺燕燕的小丫鬟。

陈乏只觉得浑身气短,手脚软弱无力,每吸一口气,胸中的肺就像几十把刀子在割一样,火辣辣的疼。

面部肌肉不由自主的挤在一起,脸上的冷汗像雨般倾泻而下,状如发癫。

“将军,将军。”一声惊恐中带着焦急的声音仿佛从极为遥远的虚空中传入陈乏耳中。

费力的咽下一口唾沫,陈乏这才睁开似有千斤般重的眼皮,一阵迷糊过后,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起来。

如一阵凉水浇灌而下,使他浑浑噩噩的精神为之一清,但也只是为之一清而已。

古色古香的房子,几个虽面带惊恐,却掩不住秀丽的古装女子,成队站在他身前。

陈乏似乎觉得身上也不那么疼了,睁大了眼睛,呆呆的望着眼前的几个女子,面容渐渐惊恐起来,这是怎么啦,我,我不就是在上班时刻小小的睡了一觉吗?

难道是被老板打昏了,再抬到影视城拍古装片?他觉得自己快疯了,做这个场景需要多少人民币?这惩罚的代价也太过高昂了点把。

“请将军息怒,请将军息怒。”带头的丫鬟见陈乏面现“狰狞”,本还算平静的面容不由一慌,迅速的放下手中的瓷碗。

“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白嫩光洁的额头不住的与地面发生“嘭嘭嘭”的响声。

如同信号一般,她身后的几个年纪还要小点的丫鬟,照样对着陈乏不住的磕头,单薄的衣裳下,小小的身子不住的发抖,仿佛在一只小猫趴在一只双目圆瞪,气势汹汹的老虎面前一般。

“几位,几位请起。”先前是以为自己是被老板捉弄,但眼见这几个人如此诚惶诚恐,陈乏的语气也没那般肯定了。呃,好像有点不大可能,难道是传说中的……。

而话一出口,那粗犷的声音也让他的心再次惊恐起来,我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哪来的一股气力,让陈乏腰身为之一震,整个人立刻坐立起来。

低头一看,一件白色,他没看过的衣物贴身的穿在身上,虽然没看到里面,但异常魁梧巨大的身材,却让他一阵眼晕,他,他可是出了名的竹杠形排骨男啊。

“快,快拿镜子来。”身体上的变故,让董卓惶恐,声音也不觉的大了些。

丝毫不觉得陈乏命令式的口气有什么不对,领队的丫鬟反而高高兴兴的冲着陈乏甜甜的笑了笑,疾步走出卧室。

没有让陈乏久等,不一会,丫鬟就拿着一面“镜子”过来,只是这面反射着黄光的金属物,却越发让陈乏心慌,这,不会真是?

果然,镜中闪现出一位满脸胡渣,长相粗犷,面有威严的壮年男子,而且一头长发,高高的束了个发鬓,身高体阔,极为雄壮。

还哪有他往日那文文弱弱的样子?

“现今年号是?当今圣上又是何人?”虽然有点不愿意承认,但陈乏还是沙哑着嗓子,开口问道。

低低垂下的脸上闪过一丝奇怪的神色,但她们将军积威依久,丫鬟也只得恭敬的答道:“现为大汉中平六年,当今圣上讳宏。”

“大汉中平六年,圣上讳宏?”心中闪过一段段的历史,最终停在他比较熟悉的东汉末,大汉?刘宏?不就是死后谥为灵的汉灵帝吗?

“那….那我…..本将呢?”由于心绪激动,陈乏不自觉的有些口吃,因为这些姑娘先前口称将军,陈乏也顺着称为本将。

丫鬟的脸上奇怪之色更浓,可能是将军刚刚大病一场,一时间想不起来把。

心中略微释然,丫鬟柔柔的娇声答道:“将军自然是台乡侯、前将军、河东太守董卓董将军啊。”

“董卓?”陈乏被这个惊人的事实震的眼前发黑,彻底的昏睡了过去。

……………..

一间景色还行的小院子里,已经彻底的清醒过来的陈乏,呆呆的坐在门沿上,望着小院出神。

董卓?那个骄横跋扈,带兵进京效仿霍光以废汉少帝引得山东诸侯联名讨伐的枭雄?

那个灰溜溜的烧了洛阳,败逃长安后,被美人计诛杀,死后挫骨扬灰,身死族灭的可怜虫?

世间真是奇妙,前一刻他还是为生计奔波的打工者,下一刻就成了身前威名赫赫,但下场凄惨的一代枭雄。

但他有反抗的权利吗?他要是一抛弃这个身份,在这个时代,不是饿死,恐怕就是被杀死。

也就是说,他只能做董卓,也一定得是董卓。陈乏,不从此后就是为董卓的他只能如此想。

“将军怎么一场病下来就呆呆傻傻的模样,走,带上那匹赤兔,咱们去城外溜一圈。”一位身穿柔美的汉服,但身材高挑颇有煞气的美妇人,在几个丫鬟的拥护下,来到董卓的身边。

挽起袖子,一把拉起足有两百多斤重的董卓,在丫鬟们吃吃的低笑声中就要往外走。

无奈中带着惊恐,骑马?骑得还是有名的赤兔马?那也得他学了再说啊。

他的这位夫人为什么就不能是出生中原的大家闺秀,而是个羌族女豪呢?

作为董卓也有几天了,身边的家人,怎么也得认识,这一位就是他的原配夫人,为他生了两个女儿,名唤碧芽儿的羌族女豪。

“这,为夫的病刚好,是不是..。”脸上支支唔唔,董卓尴尬道。

这几天在碧芽儿衣不解带的在病榻旁照料他,虽然初时有些尴尬,但相处久了,总不会对一位年约三十许的少妇没有好感吧。

美人相邀,但奈何,他只会骑摩托车。

白了眼董卓,碧芽儿恼道:“乘车去看看城外景色总成吧,往常不是最不耐呆在府里的吗?”

说罢,拉着董卓的手就走,边走还边大声喊道:“董伢,董伢。”

第二章围猎

一位年约十八,体态魁梧的少年闻声走来,向董卓与碧芽儿见礼后,这才欢喜的问道:“夫人这是要去打猎?”

“瞧你这模样,脑子里除了打猎还剩下什么?”笑骂了一声,碧芽儿瞅了眼满脸郁闷的董卓,道:“去驾辆马车来,我要与你家将军出去走走。”

听了碧芽儿的话,董伢的脸上欢喜略减,应“诺”而去。

“这是?”董卓望着董伢远去的背影,疑声道。

“将军你这一病,可真是。”对于董卓不记得身边之人的病症,碧芽儿担忧的道了一声。这才解释道:“这是你几年前收养的孤儿啊,说是瞅着像你。”

“唉,都怪我这肚子不争气,硬是生不出男娃儿来,要不,等几天我替将军张罗着收一个妾?省得老太太整日念叨着要抱孙儿。”碧芽儿虽然在向董卓探寻,但那小脸上的表情却是显而易见,不乐意。

这老太太指的是董卓的生母王氏,对于董卓这长子尚无子嗣,碧芽儿又整日霸占着董卓。是以平时对碧芽儿颇为不待见。

“等过几年再说把。”苦笑一声,要碧芽儿一个羌族女装成一个中原妇人一样贤惠,为自己丈夫纳妾,还真是难为她了。

脸上笑意盈盈,眉毛弯弯的,碧芽儿喜道:“只要将军肯努力,我就不信生不出男娃来。”

“不愧是羌族女,大白天说这事,够豪爽。”斜了眼碧芽儿身后的一帮脸色酡红的侍女,董卓苦笑连连。

不过,经碧芽儿这一闹,使他如阴雨般的心也有点放晴,笑了笑,面容一肃,指了指自己的脑门,低头小声的在碧芽儿的耳边,叮嘱道:“为夫这里的病,记得千万别传出去。”

对于丈夫如此郑重其事,虽然有点不解,但碧芽儿还是点头连连,应承下了。

侍女们见夫妻俩“亲昵耳语”,皆掩嘴吃吃一笑,悄然退下。

河东与洛阳相邻,是洛阳西北面的屏障,不管是先前的黄巾起义还是西北面马腾韩遂之乱,都无限的凸出了河东的重要,也才有了董卓屯重兵在此。

也由于有董卓的大军屯扎,整个河东比之大汉天下处处破败的景象不同,城内欣欣向荣,城外大片大片的农田上,到处都是百姓忙碌的身影。

“谁说董卓一无是处?”紧挨着碧芽儿,跪坐在马车上的董卓满脸的古怪笑容。

后世的人,一个个言董卓是多么多么的残暴,多么多么的愚昧,但又有谁知道,董卓也曾经福泽过一方?

历史啊,是最奇妙的东西,它有可能是真的,但也有可能是假的,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是身处在这个时代,都不好评价古人。

微微一笑,碧芽儿心中尽是欢喜,依丈夫跳脱的性格,就该出来走走。

“主公,这农田有啥好看的。”董伢缓缓的驾驭着胯下的西凉战马,靠近董卓的车架,凑过脑袋道。

“少在这起哄,不是说了你家主公正病着吗?”没好气的瞪了眼董伢,碧芽儿喝道。

“夫人,夫人,听说这附近来了一小群狼。”略微兴奋的道了一声,董伢扫了眼四周清一色皮甲,弯刀,背上别着弓箭的骑兵,乐呵呵道:“这次拖主公的福,这么多家兵一起出动,剿个小狼群还不是像斩草一样?”

这一群家兵可不是一般的骑兵,而是在董家世代奴仆中选出来的精锐,一共才三百人。

不仅忠心耿耿,而且能以一当十,冲锋起来,百来人可以灭掉一个羌族的小部落,是西凉董家真正的家底。

虽然大军屯于河东,但这世道委实不太平,董卓只是出来逛逛,散散心,就带了足足一半人马。

董伢为董卓收养但不算养子,平常也老是喜欢跟着这群家兵厮混,人虽然小,但勇武过人,是个小狼崽,在这群家兵中也很有威望。

一听到狼群,碧芽儿的眸子就亮了起来,董卓这一病,他都几天没出来活动了,身子都有些不利索了,这大狼群不好惹,小的才正好。

而且现在这月份,刚好是狼群产仔的时候,或许能捕捉几只炖着给丈夫补补身子。

“董伢你带路。”转眼就把身体虚弱的董卓给忘了,碧芽儿眯着眼令到。

“箭上弦,以三人一组分散搜索。”高兴的吆喝一声,董伢伸手拿出别再马后的一柄短刀,兴冲冲的在前面带队。

董卓不过发了片刻的呆,这乘车游玩就变成围猎了,睁着眼,苦笑了一声。

不过,董卓心中也有点好奇,这打猎他都没参遇过,何况是围猎,猎的还是狼,所以坐在安安静静的坐在马车上,算是默认了碧芽儿的命令。

马车一阵急晃,颠簸的道路,使得董卓的膝盖狠狠的被木板揉搓着,这汉代的风俗,也够寒蝉人的。

董卓微微的挪动了一下膝盖,董卓改跪为卧坐,这才觉得好过一些。

轻轻的撇了眼身旁的碧芽儿,发现她小脸红红,一脸的兴奋,照样是跪坐在那,却稳如泰山,再低头看了看自己不雅的模样,董卓有点脸红。

天高地阔,董家的车队,缓缓的行进在一片低矮的丘陵,与平地相接的道路上。

风微微的吹起,粒粒灰尘满撒在空中,打在脸上微微发痒。

董卓坐在车架上,细细观察着家兵们的动作。

一队队的家兵分散在四周,探路的探路,观望的观望,井然有序。

所谓内行人看门道,外行人看热闹,董卓对古代行军一窍不通,但对家兵的行动很是稀罕,瞧着瞧着,也瞧出了这支骑兵的不凡来。

家兵以三人为一组,每组像个百米,呈扇形,朝北方搜索,虽然分散,但丝毫不见凌乱,进退间,很有章法。

这支骑兵只给自己当家奴到是有点可惜了。

身处队伍最前面的董伢忽然翻身下马,短刀狠狠的插在泥地上,轻轻的搓了一把泥土,放在鼻尖闻了闻,片刻后,脸上笑意隐现。

在腰间摸索了片刻,一个犀牛角的号角,出现在他粗糙的手上,拔出短刀,麻利的翻身上马,号角放在唇间,吹出凄厉悠远的鸣叫。

第三章 张弓射狼,左右而开

号角一起,分散的家兵巡视回拢,一排排的列队在董卓车架四周。

这时,号声一变,由悠远变得尖锐而短促,董伢手中短刀一挥,整个队伍就像是活了过来一样,携带着冲锋之姿,在宽阔的大道上全力驰骋。

“这是找到狼群了?”董卓仗着眼神好,远远的看着董伢的动作,但有些不真确,于是转头问碧芽儿道。

“嗯,在西北方向,距离大约有十里。”转瞬不瞬的望着西北方,碧芽儿头也不回的答道。

“哦。”董卓讶然。

“刚才号声不是高低吹了十下吗,就是十里的意思。”见董卓这么简单的道理都忘记了,碧芽儿心中微微刺痛,轻声解释道。

顿了顿,碧芽儿又道:“董伢的鼻子比狗还灵,不仅武勇,追踪上也是好手。”

细细的吸纳着碧芽儿传授的尝试,董卓心中越发感慨,能在初来咋到的时候有这么一位娇妻在身边陪伴,实在是幸甚啊。

一阵驰骋,扬起如长龙般的漫天灰尘,十几里的路转瞬即逝,路道两旁的灌木丛也越发浓密。

忽然,整个队伍顿了顿,方向一变,选了条小道行进。

“呜呜呜…。”一声声悠长的狼嚎声从前方传来,片刻后,一大群如海水般的狼群,向这边扑来,其中所挟带的野性气息,使得家兵胯下的战马,一阵哆嗦。

但这一群战马不愧是西凉的优等战马,在家兵的操持下,很快就稳定了下来。

“董伢,你小子不是说只是小群的狼吗?”望着远处一大群足足有近千头的黑色西北狼,碧芽儿破口骂道。

但手上却不慢,抄起车上的所带的弓,塞到董卓怀里,自己也握着一把比之董卓小巧点的短弓,麻利的别上箭,张弓欲射。

“掉头。”苦笑中带着点兴奋,董伢手中短刀还鞘,架起弓箭,再甩了甩马缰,往回狂奔。

驰骋了片刻后,“奔射。”一声大吼,急速的奔驰中,董伢双腿紧紧的夹住马腹,回身就是一箭。

四周吼叫声连连,家兵们动作出奇的一致,回身,扭腰,射箭,一个字快,不求精准,但求一快。

如雨滴般绵延不绝的射向狼群。

董卓被眼前的变故弄的有点晕,望着手上的黑色长弓,咬了牙,冲壶中拿出一支箭笨拙的别在箭弦上。

说来其怪,董卓上箭时,很是笨拙,但自从手指搭上箭弦后,一股熟悉的感觉从指尖传来,拉了拉弦,很容易的就拉开了满圆。

就像他平常拿筷子一般熟悉。

这时,刚好董伢一声,“奔射”,如雷般彻响天地,董卓轻轻的放开弓弦,箭如顿时疾驰而出。

虽然伴随着四周的箭雨,但董卓那犀利的眼中,在那一大群西北狼中,隐约的看到一只黑色而粗壮的狼,应箭而倒,不正不歪,正中狼头。

完结军事历史小说作者马布《三国之董卓布武》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三国之董卓布武小说[马布]在线试读

淡淡的一笑,董卓只是静静的拥着碧芽儿,可能男人有了女人后心就会不一样了,董卓心中对这个身处这个时代的迷茫稍稍的遁去一些,天塌下来,也等压到他头顶再说。“小崽子还好意思说活,你家主公差点就因为你所说的小狼群丧命呢。”笑着咒骂了一声,碧芽儿道:“去,为什么不去,损失了这么多人,不就是为了抓几只小狼崽吗。”见碧芽儿兴致依旧,董卓有些无奈,时代不同,这人命,在碧芽儿这些富贵人家眼里,还真不是东西。顺势倒入董卓宽广结实的胸膛上,碧芽儿慵懒的伸了伸懒腰,眯着眸子,&ld...

2019-07-25 10:10:38

精忠吕布小说[楚方晴]在线试读

当吕布回到自己的帐蓬时,却见立着二十几名手下,皆已全身上下混是冰雪,吕布不假思索道:“高顺,文远,随我进来议事。”只因前世手下那天下闻之变色的铁骑,本来极为精锐,哪里是这积弱南唐军队可比?所以这种为主将守卫帐前,不避风雪的行为,对于吕奉先来说,实在不值一提。锵铮之气,硬把一队巡逻的哨兵吓着几乎落马,以望着怪物的眼光望着这些本来他们以为是雪人的家伙。实在这南唐军中,林仁肇是极爱兵如子的人,绝不会让亲卫这么在风雪里冻着,而其他的士兵里却没有这么严整履行军纪的军人。那人拍打着身上雪花,却...

2019-07-25 10:10:38

佣兵往事小说[丹东大米汤]在线试读

“他们要杀我的!也许是因为过去打猎的时候习惯了吧!血算不得什么。”当格兰特准备扛起车夫的尸体时,车夫原本一动不动的身体慢慢的坐了起来。看着坐在地上神态还是像个醉鬼的车夫,众人畅快的大笑了起来。看来在这个不平静的世界,车夫也练出了自己的独门功夫。听肖恩这么说,格兰特有些愣神的看了下肖恩,在这个乱世里,习惯了杀戮对于一个少年来说也许是件好事。肖恩淡淡的说。格兰特拿着救了车夫一命的酒壶看了看,被射了对穿的酒壶,刚刚露出个箭头,机智的车夫连皮都没有擦破就装死躺倒了。车夫对着几个人说,现在外...

2019-07-25 10:10:38

死神之翼小说[有心栽柳]在线试读

他很清楚,自己将来成为一个真正的能拿手术刀、能看病的医生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父母就他和哥哥两个儿子,母亲的那一大滩子事以后肯定还得靠他和哥哥打理。这个责任他是不想承担也得承担的。事实上,黎杰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还很不成熟,他的思想也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清高。对于一个还不到20岁的青年人,我们对他当然也不能要求太高。所以他所有的想法,无论好的还是坏的,成熟的还是幼稚的,我们都应该理解。就像他这次因为不成熟的感情问题而犯下这样的低级错误,看起来似乎太过幼稚,但不管是谁,他首先是一个有血有肉有个性的人,是人就有自己的情...

2019-07-25 10:10:38

狗头军师小说[虎牢]在线试读

他见打不到叶风,摘下头盔用力向他砸去。叶风轻轻闪身躲了过去。只见那人一头火红的长发如瀑布般泄下,衬在那人通红的脸旁越加娇艳妩媚。环顾周围的那些战士,他们骑在高头大马之上,上半身都包裹在铠甲当中,叶风苦笑一下,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是男是女。叶风不由鄙视地看了那个正暴跳如雷的女人一眼,带得这是什么兵,没有一点荣誉感,要是他的手下,早就蹦出来跟对方单挑了——当然他们是一轰而上,一群单挑一个。那人指着叶风大骂道:“无耻、卑鄙、下流……。”声音...

2019-07-25 10:10:38

戏天宝小说[随逸]在线试读

出了小楼,外面是一大片田野。赵志其实早就计划好了,吃饱喝足,赵志就要发挥他最引以为傲的特长,跑步甩开这墨镜男,想当年,他百米速度可是十二秒三零啊。赵志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指着小楼边一片金黄的水稻,对墨镜男说:“呀,小墨,这是你家大公司的水稻吗?北京这地上也种水稻?”赵志慢慢的走到水田边,眼见水田里地面干裂,心下一喜,猛的拔腿就顺着田埂跑走。墨镜男一见这家伙果然要跑,急忙甩开膀子猛追了过去。忽然耳后听见墨镜男狂笑:“老子练一万米的,你来跟我比比看?”墨镜男被他...

2019-07-25 10:10:38

铁血硬汉小说[独特香味]在线试读

索性直到黑鹰降落在金沙将军的营地也没有出现什么危险,这也证实了莫一说的话,那个矿场的士兵确实是私人武装,要不然柬埔寨政府不可能对于这种直接藐视当地政府的行动不闻不问的。“最棒的战士们,欢迎你们的归来!”“在想什么?你应该高兴,你将得到一大笔酬劳了,而且你也将重新得到自由,金沙将军已经答应放了你,到时候你可以找个地方,找一群的美女好好放松一下,你应该开心,你应该笑,嗨,咧开嘴笑,懂么?”饿狼突然出现在莫一的身后,拍着他的肩膀笑着,手里还捧着个巨大的椰子。黑鹰的...

2019-07-25 10:10:38

指南车小说[Steven]在线试读

经历过方才的混战,张搴觉得有必要重新省视这趟任务。张搴没有回话,心想全中国让他绝对信的过的人,只有一个。不过,听说他回了苏北老家。船只顺着长江,经过三峡,直下宜昌。一路顺流而下,经武汉、长沙、九江、南京,而后抵达上海。「安排好了?放心…那方才发生的那些……是不是也是安排好的?」「非常抱歉,博士。我为刚才的意外再度向您道歉。现在是战时,尽管是大后方,可不比纽约…许多时候是敌我难分…要不是刚才开火,我们也不知道,您已经叫人给盯上。不过戴先生...

2019-07-25 10:10:38

抗日军魂之浴血突击小说[陈千]在线试读

原来邱毅虽然枪法好,个子却比较矮小,27连的弟兄都喜欢叫他“矮精怪”。邱毅恼火了,提起拳头,就向王顺和冲去---高洪波将背上的大刀抽了抽,然后提着冲锋枪一挥,大声嚷道:“快,日军进攻了,伤员留下,其他的跟我上!”山坡下,日本军足足有300多人,放着炮,打着枪,叫嚷着冲了上来。王顺和大怒,指着邱毅嚷嚷起来:“ 矮精怪,就你这个样子还想弄趴我?”正在这时,一个国军大声报告道:“连长,敌军轰炸结束了!”高洪波命令着,...

2019-07-25 10:10:38

军统内幕小说[沈醉/康泽等]在线试读

这个班正式成立是在一九三八年二月,从长沙筹备处迁到临澧奎星楼县立中学,一同修整房屋,并用茅草竹架临时搭成一座可容一千余人的大礼堂。副主任余乐醒场所。特训班第一期,或简称特训班一期。正式开课是三月间,这时郑州和各地的学生才相继到达。未开课前,学生和教职员是他亲自决定的。从一九三八年三月到六月是人伍训练,实际上是进行思想考核和六月起开始分队训练。所谓"人伍训练",并不是和一般军事学校一样,它是在一...

2019-07-25 10:1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