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忠吕布小说[楚方晴]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当吕布回到自己的帐蓬时,却见立着二十几名手下,皆已全身上下混是冰雪,吕布不假思索道:“高顺,文远,随我进来议事。”只因前世手下那天下闻之变色的铁骑,本来极为精锐,哪里是这积弱南唐军队可比?所以这种为主将守卫帐前,不避风雪的行为,对于吕奉先来说,实在不值一提。锵铮之气,硬把一队巡逻的哨兵吓着几乎落马,以望着怪物的眼光望着这些本来他们以为是雪人的家伙。实在这南唐军中,林仁肇是极爱兵如子的人,绝不会让亲卫这么在风雪里冻着,而其他的士兵里却没有这么严整履行军纪的军人。那人拍打着身上雪花,却

精忠吕布小说章节试读

[架空历史] 《精忠吕布》作者:楚方晴【完结】

内容简介:

他,曾经是三国第一武将!他,喝过最烈的酒,骑过最快的马,用过最锋利的兵刃,玩过最美的女人!然而,英雄早逝,反而留下了“三姓家奴”的可耻骂名。现在,他转世移魂,有了再来一次的机会。这一次,他将如何力挽狂澜,再现他的绝世武勇?这一次,将用什么兵器,玩什么女人?这一次,他将如何铸写精忠之名?

楔子 奈何英雄是末路

白门楼下,马中赤兔,日后还要征战千里;这人中吕布,却已走到了最后的一幕。

五花大绑之下的吕布,披散着纠结的长发,仍不失英雄之气,吕布不是无智之人,即使在这绝境,仍得尽力一博,于是,他对座上曹操说:“明公不过怕我的武力罢了,我归愿,天下不足忧!明公领大军,我领骑兵,试问天下谁能敌?”

曹操一听,拈断几根长须,吕布毫不惊惶的镇定态度,不由得让他有所触动,而吕布的允诺,也并非没有让他动摇的地方,他是爱才之人,要不然关羽此刻岂能仍在座中?赵长龙在长板坡乱箭之下如何能活?人中吕布啊!杀不杀?曹操一时真的很难决断,他不由把眼光转向边上的刘备。

吕奉先一见,心中大宽,知道或有契机,便急向在座的刘备道:“当时某辕门射戟,使君可还记得么?纪灵之围,使君仍记得么?”吕布心直,他以为刘备会帮自己,他们毕竟曾以兄弟相称,他也帮过刘备大忙。

刘备侧着脸,却不答吕布的话,转身对曹操一揖道:“明公,你不记得吕布当初是如何对待丁建阳董太师的吗?” 曹操饶是一世奸雄,听了脸色也不禁一寒,当下再不犹豫,挥下让手下带吕布下去行刑。

吕布倒也并无惧色,走过刘备面前,一口浓痰正吐在刘备脸上,怒道:“最没信用就你这家伙了!”刘备不为所动,举手拭去若无其事,身后关张两人,本是性烈如火,但此刻却只装看不见,因他两人性子忠直,若对阵吕布,就是无取胜之术,也敢怒骂他三姓家奴,但刘备偏偏真的有负吕布,他们着实也无话可说。

那绳索套上颈间,想到自己颠簸的一生,吕布不禁心生悲凉,时世造英雄,自己本只愿傍得名主,成就自己做一个名将,可惜乱世之中,奸雄当道,奈何自己几次效力的,都不是为了个女人就翻脸的老色鬼,就是这样翻脸不认人的伪君子,若是能觅得真正的英主,自己又如何会落到现在被人鄙为三姓家奴的地步?!

绳索慢慢收紧,吕布不禁远远朝刘备等望去,眼光先落到关羽身上,想起仍无下落的某个人,心刺痛了一下,再转向坐在关羽身前的那个人,胸中激愤难以名状,好你个刘玄德,君子报仇…….可是看到颈上的绳索,恨不能立刻挣脱了扑过去,只奈何颈上一疼,却是被架在颈脖上的利刀划了一下,急火攻心,全身崩紧,胸中炽热,魂灵仿佛要脱离身躯而去。

天间一抹残阳忽被乌云遮去,却听“啪”的一声,那绳索寸断,吕奉先大吼一声:“某不服!”几个刽子手被吓得屁滚尿流,过了半晌见吕布没了动静,伸手过去探了,才知断了气息,方去报了曹操,这节按下不提。

却说吕布一股戾气不散在天地盘旋,一道惊雷劈落,这魂魄竟随闪电进入一个被雷所劈的王宫禁卫身上,人中吕布,何等强横?那本来只是被雷所夺的王宫禁卫,那魂魄被吕布之魂一逼,顿时烟消云散,连做鬼都不能。

但此时却已远离了三国,已是五代十六国年间,论国力最盛,却是那刚刚黄袍加身的赵匡胤创下的大宋国。而吕布夺舍的的身躯,却是那最弱最无进取心的南唐后主李煜,宫中禁卫。

第一章 - 一封朝奏九重天

“我喝过最烈的酒,骑过最快的马,用过最锋利的兵刃,玩过最高贵的公主,拥有过最美的女人!曹阿暪、大耳贼,尔等以为如此便能杀我,却不料你们已是冢中枯骨,我吕奉先却阴差阳错,再世为人!”他本扶着刀把在皇宫中巡守,一时候想到此处,不禁豪气激荡,全然忘记身在何处,此间何年,一声长啸便欲脱口而出。

谁知这时虽是牡丹开谢的五月,风里仍有些寒意,身边树梢叶子一阵舞动,他身上袍甲缝里渗入风来,硬生生脑海里泛出虎牢关前那个黑脸大汉,为什么会想到他?为什么?只因那厮骂自己“三姓家奴!”

他心中一痛,无端呕出一口血,一张脸死灰死灰的。边上同袍忙过来扶他,埋怨道:“好你个刘纲刘文纪,你五天前刚被雷劈了,身体不好,谁会怪你?便不要充英雄来当值了,一会皇上见了,怪责下来,大家都脱不了干系!”

吕奉先一把摔开今世同袍的手,他吕布堪要人扶?一挺腰便站直了,翻腕扣住那同僚沉声道:“你可知道吕布吕奉先?”那同袍点了点头,吕奉先眼中一亮,急道:“你且说,吕布可是英雄?”

他不问便罢,他这一问,那同袍一脸轻蔑之色笑道:“一代奸雄是曹操,枭雄便数孙权谋,英雄?当然是刘备了!吕布?阿呸!那厮不过一个三姓家奴罢了!刘纲你不是被雷劈傻了吧?吕布和英雄有什么关系?”

“某和英雄有什么干系?某和英雄有什么干系?”喃喃说了两句,一口鲜血再也按压不住,夺口而出喷得雪白墙壁上尽是殷红,倒退了三四步,扶着墙才站稳了,定定望着那数步外的同僚,手已慢慢移向腰间刀把之上。

却不料这时有人笑道:“倒也未必,吕奉先也是生不逢世罢了。民间传说不足道,你以为关云长便真的不好色么?他苦苦向曹操乞讨秦宜禄的妻子陈氏,怕你不知道吧?吕奉先,不过是个可怜人罢了,丁原等人,又有谁真心待他?”

说话间那同袍已听到是谁,连忙转身跪拜在地,口呼万岁。这回廊转角,一位极为俊朗的青年人,披着一领红底白面的披风,身穿龙服,笑着走了过来,却就是南唐之主李煜了,他身后还跟着大班侍候的人等,吕布一时全忘记了跪拜,只听那李煜叹道:“吕奉先,若生汉武年间,必又一霍骠骑也!若于光武手下,必上凌烟阁!若朕有一吕奉先,永镇北方,何愁后周之胁?……”

却见吕奉先“啪”一下跪倒在地道:“某愿为主公破贼!”他这五日翻了史书之后,心中不爽,在城中早不知捉了多少人问过,全无一人认为吕布是英雄,此时听得李煜说自己前世好话,知遇之感油然而生,颇有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李煜,一时热血沸腾,全然忘记掩蔽言语,一句三国时代的腔调就出来了。

。“放肆!”明明是国主,他偏口称主公,实是放肆之极。

“大胆!”国主没说完说话,做臣下的就突然打断,委实太过大胆。

“快把这狂徒拿下!”见皇帝不拜,突然间又把两块地砖跪着裂开,惊扰圣驾。

“慢。”李煜抬手止住身后那些人,走到吕布身前把他扶了起来,温声道:“文纪,你素有才情,朕知你心。你须保重身体。”说罢把身上的披布解下,披在他身上,对他道:“你的忠心朕明白,你以史喻今,称朕为主公,不过示警于朕乱世之中不进则退。然东吴之败,在于与蜀争荆州。”

这时原本跟在李煜身后的人里,闪出一位大臣,跪拜道:“臣卢绛有本上奏,吴越是我们的仇敌啊!将来肯定会和宋朝一道攻击我们,做其帮凶,我们应当先下手灭掉他,免去后患。”

李煜苦笑了道:“吴越是北方大朝的附庸,怎么能轻举妄动,发兵攻击呢?”

“臣请陛下以属地反叛为名先予以声讨,然后向吴越乞求援兵,等他们的援兵到了,陛下就发兵阻挡,臣再领兵悄然前去偷袭,就能一举灭掉吴越。”卢绛却是极为硬气,一时之间居然想出这样的法子。

“不必再说了!”李煜冷然转身,不再理会卢绛,只对那被吕奉先夺舍的刘纲说:“卿家近日可有什么佳作?”所谓上有所行,下必效之,这刘纲能得李煜喜爱,只因他被雷劈之前,文章诗词作得极好的缘故。

但此刻刘纲,已然是那骑赤兔,把画戟,战三英惊十八路诸候的战神,哪里还是那个只会填词作对的文人?方才他失神,不过这五日之间读史,想起自己前世半生英雄,却在史书上被人写得如此不堪,尤其是那声“三姓家奴”,更在茶馆说书口中流转,一时失了心神罢了。

此时被李煜问到,吕布清了清嗓子,冷然道:“某无什么佳作,只是近日在坊间听那各色行脚人等,传诵一首诗,颇是遗世佳作,听落催人泪下。”

“噢?”李煜停住脚步,回身道:“且读来听听。”

“君在城头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人是男儿!”吕奉先淡然读出这首在茶馆听来的诗,这却是后蜀国的花蕊夫人,国破后所写的诗,而花蕊夫人,此时就被赵匡胤收在宫中!后蜀之主孟昶降宋之后,就因为花蕊夫人面对赵匡胤时毫无笑容,而被杀死!

刘纲如还是那个刘纲,他决不敢如此说话,但刘纲却已不是刘纲,何况他这五日得知大汉已成历史之后,翻读史书,看得那诸葛亮把刘禅当儿子骂还博得千古美名,见李煜解衣衣之,刘纲便立了心,这一世,便硬要做千古留名的忠臣,这首诗读罢了,他不理李煜脸色变得铁青,继续说了一句更加大逆不道的话:“但愿主公能教那‘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者,

到了宋国仍能教那教赵匡胤‘恣意怜’!”

他所说的,却是李煜和小周后偷情后,用来写小周后美态的那首词里的语句,李煜一听,如受雷殛,周围那些臣下,惊得纷纷跪下,李煜过了半晌,才冷冷地道:“刘纲,好你个刘纲!好,你竟然如此代朕着想,来人,拟,发刘纲至林仁肇军中,着补左突骑军使!”

第二章 - 背嵬壮士岂等闲

北风萧萧地虐行于天地之间,那挂了冰棱的枯枝在风中呻吟,可是天地之大,这北风却不容它们再看到春天,所过之处,总有残枝不堪而虐坠折落地。辕门的大旗被霜冻得有点硬邦邦,极力想借这风招展,可惜非但旗上霜重,更奈何旗杆柔弱,总归舞不起来。

吕布单人匹马站在辕门外,他来到军中每天,都坚持自己溜马。他站在这风里,想必已有点时间,战马都被这风刮得有些瑟索绕着圈子,吕布的眉毛,已结了一层浅浅的白霜,他抚着马首低低叹了一声:“你终不如赤免。”那混身漆黑的战马似乎听了极不高兴,扬首嘶鸣了一声,也许主人的安抚起了作用,又或它真的听懂了,刨起些雪花,却也不再骚动了。

“刘兄弟!”远处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唤声,吕布愣了一下,才醒起自己今生姓刘,侧过头去,一骑已从辕门里奔驰而来,马上人骑术十分了得,那马未停便翻身跃下,扬手抛出一个皮袋,吕布伸手掏住,那马才堪堪停住。就算不用看,吕布也猜得出来的就是唐军大将林仁肇,这军中也只有他的骑术,才能让吕布稍看得上眼。

没等吕布行礼,一脸虬须的林仁肇便笑道:“不必了,又不是行军打仗,弄这些虚礼做什么?新得的马奶酒,从辽国那边贩过来的,专来和你共饮。”吕布微笑着拔开塞子,马奶洒那熟悉的酸辣味道一入口,便让吕布精神一爽,不禁想起当年随丁原镇并州,白马金羁英雄少年,谁见了不举起大拇指赞一声?若不是后来……想想连那三个刺孙策的小人物,都能博得义士之名,可怜他这人中吕布!竟被后人描得如此不堪!吕布摇了摇头,老天让自己再活一次,这一次,不能再这么搞了。

“刘兄弟,怎么了?”林仁肇见他马奶酒刚入一口,显然想到什么高兴的事,还挺开心的,怎么喝了几口,一脸凄苦悲怆之色?饶是林仁肇一代名将,历史看破了宋太祖平天下的大略,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位军中无一合之敌的年轻人,却是两世为人的战神吕奉先。

吕布强笑了一下,过了半晌,才开口道:“没什么,有感国事罢了。”他本是随口一言,旨在遮去自己失态。但林仁肇一听,却也悲叹起来。因为林仁肇本就极力主张,趁这时北岸的宋军在征岭南,应该过江收复失地。他和吕布投缘,不单因为后者手底下过硬,更重要的是,他听说了吕布为什么会从王宫禁卫弄到被发军中。

李煜和朝中大臣,却总是禁令他不准惹起战火,让他睁睁睁见良机流逝,如今又被吕布这话一撩,简直就是一团火硬生生在心腑间烧着。“兄弟,你的心思我也知道的,可又能怎么样?”林仁肇心中激荡,一拳擂在边上大树,积雪纷纷坠下,浇了头脸上皆是。

问者无心,听者亦无心,但吕奉先不是无智之人,当年他投张杨,得知敌人欲逼张杨杀他,吕布劝张杨假意出卖自己的那一席话,几乎已是一个辩士、谋士的口吻了。加上本来征战多年,此时被林仁肇随口一问,吕布也就随口一问:“有什么难的?从九江发兵,逆江而上,对岸?怕也在忙着过冬吧?”

林仁肇一听之下,眼中一亮,一扫刚才颓废神色,急急地在树下踱着步子,不一会就把积雪踩得深陷了一圈。但过了半晌,他望身停下,望向吕布,吕布没有说话,静静地与他对望,最后还是林仁肇先开了口:“多少兵马?”

“三千铁骑足哉。”吕布淡然而答。

三千铁骑,开始林仁肇大喜,因为出的兵少,以后李煜和朝中大佬就是不爽,他也可以推托不知,并且南唐战马虽不多,组建三千骑兵还是可以很轻松的。当下便道:“好!我率三万步卒于后,文纪率骑兵……”

但接下来三日,林仁肇的眉头就紧皱起来。因为吕奉先的三千铁骑,明显和他的概念是不同的,这时他的亲兵盔甲狼狈走了过来,摇头道:“大人,小的无能,刘纲大人试了以后,叫小的还是回来服侍大人。”

这个亲兵可是林仁肇亲自调教的,虽说不能算门下弟子,但放战场上也是一员先锋,居然还被叫回来?他打量着那平素骄傲的亲兵,却见他神色中全没一点不服气,却是口服心服地回来了,不禁问道:“左突骑使到底要选什么样的人?”

此时吕布骑着那漆黑战马,身后跟着十三骑。慢慢绕着校场环行,对着场中各营前来被他挑选的士卒怒眼而视,这不知手下有多少人命的吕奉先,冷冷瞪着这五百多人的南唐骑兵,策马走了一圈,方在那将台边停了下来,从得胜钩上摘下一根包了石灰的白蜡杆子,身后十三骑也跟着手持包了石灰袋的白蜡杆子在手。

那场外值勤的哨兵,持着长枪问身边的老卒:“这左突骑使大人要干什么?”老卒摸着山羊胡子,他也不知吕布要做什么,却又不愿在新丁面前失了面子,唯有道:“大约,不外就是,捉几个刺头出来,教训一番吧,听说这左突骑使手底很是硬朗,军中无一合之敌。”

“老哥,不象啊,我瞧搞不好左突骑使大人,要用这十几人和那五百多骑兵对冲啊!”新兵摸着脑袋,因为他话没说完就让老卒往头上敲了一记,老卒骂道:“二狗你这猪脑袋,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个人武勇,除非斗将,否则万军之中,那是没什么用的,左突骑使大人再利害,一人顶十人用吧?就这十几人,能和五百多人对冲么?”

边上提着药箱的老医正,听了他们的话,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道:“你们俩,想必是今天才换到这里值勤吧?”见那两个哨兵点了点头,老医务长叹一声道:“我三天前刚被叫到这里时,也想不通,到了今天,也还是想不通啊!难道这武曲星,真的生在我大唐不成?”

吕布淡淡地道:“张川。”

中间一个骑着枣红马的,便出列对着场中那五百余士兵大声吼道:“左突骑使有令,尔等结阵!向我冲锋!”

“杀!”简直就是舌绽春雷,吕奉先一声大吼,策马向百步外那五百人骑阵杀了过去,那十三骑就紧紧跟在他身后,那五百人骑阵也不是傻瓜,一边对冲一边开弓发射折去箭头敷了石灰的箭,只是这箭在马上发射,没什么准头,都被吕布那十数人挥杆拔打开了。

完结军事历史小说作者楚方晴《精忠吕布》点评:故事完整,文笔流畅,人设丰满,情节曲折动人,强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精忠吕布小说[楚方晴]在线试读

当吕布回到自己的帐蓬时,却见立着二十几名手下,皆已全身上下混是冰雪,吕布不假思索道:“高顺,文远,随我进来议事。”只因前世手下那天下闻之变色的铁骑,本来极为精锐,哪里是这积弱南唐军队可比?所以这种为主将守卫帐前,不避风雪的行为,对于吕奉先来说,实在不值一提。锵铮之气,硬把一队巡逻的哨兵吓着几乎落马,以望着怪物的眼光望着这些本来他们以为是雪人的家伙。实在这南唐军中,林仁肇是极爱兵如子的人,绝不会让亲卫这么在风雪里冻着,而其他的士兵里却没有这么严整履行军纪的军人。那人拍打着身上雪花,却...

2019-07-25 10:10:31

佣兵往事小说[丹东大米汤]在线试读

“他们要杀我的!也许是因为过去打猎的时候习惯了吧!血算不得什么。”当格兰特准备扛起车夫的尸体时,车夫原本一动不动的身体慢慢的坐了起来。看着坐在地上神态还是像个醉鬼的车夫,众人畅快的大笑了起来。看来在这个不平静的世界,车夫也练出了自己的独门功夫。听肖恩这么说,格兰特有些愣神的看了下肖恩,在这个乱世里,习惯了杀戮对于一个少年来说也许是件好事。肖恩淡淡的说。格兰特拿着救了车夫一命的酒壶看了看,被射了对穿的酒壶,刚刚露出个箭头,机智的车夫连皮都没有擦破就装死躺倒了。车夫对着几个人说,现在外...

2019-07-25 10:10:31

死神之翼小说[有心栽柳]在线试读

他很清楚,自己将来成为一个真正的能拿手术刀、能看病的医生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父母就他和哥哥两个儿子,母亲的那一大滩子事以后肯定还得靠他和哥哥打理。这个责任他是不想承担也得承担的。事实上,黎杰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还很不成熟,他的思想也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清高。对于一个还不到20岁的青年人,我们对他当然也不能要求太高。所以他所有的想法,无论好的还是坏的,成熟的还是幼稚的,我们都应该理解。就像他这次因为不成熟的感情问题而犯下这样的低级错误,看起来似乎太过幼稚,但不管是谁,他首先是一个有血有肉有个性的人,是人就有自己的情...

2019-07-25 10:10:31

狗头军师小说[虎牢]在线试读

他见打不到叶风,摘下头盔用力向他砸去。叶风轻轻闪身躲了过去。只见那人一头火红的长发如瀑布般泄下,衬在那人通红的脸旁越加娇艳妩媚。环顾周围的那些战士,他们骑在高头大马之上,上半身都包裹在铠甲当中,叶风苦笑一下,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是男是女。叶风不由鄙视地看了那个正暴跳如雷的女人一眼,带得这是什么兵,没有一点荣誉感,要是他的手下,早就蹦出来跟对方单挑了——当然他们是一轰而上,一群单挑一个。那人指着叶风大骂道:“无耻、卑鄙、下流……。”声音...

2019-07-25 10:10:31

戏天宝小说[随逸]在线试读

出了小楼,外面是一大片田野。赵志其实早就计划好了,吃饱喝足,赵志就要发挥他最引以为傲的特长,跑步甩开这墨镜男,想当年,他百米速度可是十二秒三零啊。赵志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指着小楼边一片金黄的水稻,对墨镜男说:“呀,小墨,这是你家大公司的水稻吗?北京这地上也种水稻?”赵志慢慢的走到水田边,眼见水田里地面干裂,心下一喜,猛的拔腿就顺着田埂跑走。墨镜男一见这家伙果然要跑,急忙甩开膀子猛追了过去。忽然耳后听见墨镜男狂笑:“老子练一万米的,你来跟我比比看?”墨镜男被他...

2019-07-25 10:10:31

铁血硬汉小说[独特香味]在线试读

索性直到黑鹰降落在金沙将军的营地也没有出现什么危险,这也证实了莫一说的话,那个矿场的士兵确实是私人武装,要不然柬埔寨政府不可能对于这种直接藐视当地政府的行动不闻不问的。“最棒的战士们,欢迎你们的归来!”“在想什么?你应该高兴,你将得到一大笔酬劳了,而且你也将重新得到自由,金沙将军已经答应放了你,到时候你可以找个地方,找一群的美女好好放松一下,你应该开心,你应该笑,嗨,咧开嘴笑,懂么?”饿狼突然出现在莫一的身后,拍着他的肩膀笑着,手里还捧着个巨大的椰子。黑鹰的...

2019-07-25 10:10:31

指南车小说[Steven]在线试读

经历过方才的混战,张搴觉得有必要重新省视这趟任务。张搴没有回话,心想全中国让他绝对信的过的人,只有一个。不过,听说他回了苏北老家。船只顺着长江,经过三峡,直下宜昌。一路顺流而下,经武汉、长沙、九江、南京,而后抵达上海。「安排好了?放心…那方才发生的那些……是不是也是安排好的?」「非常抱歉,博士。我为刚才的意外再度向您道歉。现在是战时,尽管是大后方,可不比纽约…许多时候是敌我难分…要不是刚才开火,我们也不知道,您已经叫人给盯上。不过戴先生...

2019-07-25 10:10:31

抗日军魂之浴血突击小说[陈千]在线试读

原来邱毅虽然枪法好,个子却比较矮小,27连的弟兄都喜欢叫他“矮精怪”。邱毅恼火了,提起拳头,就向王顺和冲去---高洪波将背上的大刀抽了抽,然后提着冲锋枪一挥,大声嚷道:“快,日军进攻了,伤员留下,其他的跟我上!”山坡下,日本军足足有300多人,放着炮,打着枪,叫嚷着冲了上来。王顺和大怒,指着邱毅嚷嚷起来:“ 矮精怪,就你这个样子还想弄趴我?”正在这时,一个国军大声报告道:“连长,敌军轰炸结束了!”高洪波命令着,...

2019-07-25 10:10:31

军统内幕小说[沈醉/康泽等]在线试读

这个班正式成立是在一九三八年二月,从长沙筹备处迁到临澧奎星楼县立中学,一同修整房屋,并用茅草竹架临时搭成一座可容一千余人的大礼堂。副主任余乐醒场所。特训班第一期,或简称特训班一期。正式开课是三月间,这时郑州和各地的学生才相继到达。未开课前,学生和教职员是他亲自决定的。从一九三八年三月到六月是人伍训练,实际上是进行思想考核和六月起开始分队训练。所谓"人伍训练",并不是和一般军事学校一样,它是在一...

2019-07-25 10:10:31

三国史小说[马植杰]在线试读

曹操进到荥阳(在今河南荥阳县东北)西南的汴水,遭遇卓将徐荣,双方交战,曹操部队多是招募的新兵,人数既少,又缺乏训练,自然不是久经战阵的涼州军的对手,所以吃了败仗,士兵伤亡甚多,操本人也被流矢射中,所乘马受伤,幸亏从弟曹洪把自己的马给操骑了,才得于夜色朦胧中逃回酸枣。曹操退到酸枣以后,关东诸军共十余万,天天置酒高会,不图进取,曹操责备他们,并再次献策说:“诸君听吾计,使勃海引河内之众临孟津,酸枣诸将守成皋(今河南荥阳汜水镇),据敖仓(今河南荥阳县北),塞轘辕(今河南巩县西南)、大谷(今河南登封县...

2019-07-25 10: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