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之翼小说[有心栽柳]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他很清楚,自己将来成为一个真正的能拿手术刀、能看病的医生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父母就他和哥哥两个儿子,母亲的那一大滩子事以后肯定还得靠他和哥哥打理。这个责任他是不想承担也得承担的。事实上,黎杰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还很不成熟,他的思想也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清高。对于一个还不到20岁的青年人,我们对他当然也不能要求太高。所以他所有的想法,无论好的还是坏的,成熟的还是幼稚的,我们都应该理解。就像他这次因为不成熟的感情问题而犯下这样的低级错误,看起来似乎太过幼稚,但不管是谁,他首先是一个有血有肉有个性的人,是人就有自己的情

死神之翼小说章节试读

[架空历史] 《死神之翼》作者:有心栽柳【完结】

第一章 死亡阴影(1)

时近中午,黎杰静静地躺在C市医科大学附一院血液科的病床上,表面上很平静,心里却一直翻江倒海的。死亡的阴影象一张巨大的网,把他整个人罩住,让他喘不过气来。

旁边的床已经空了。今天早上还有人在,可是现在却空了,因为床上的人已经死了。那人患的是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早已病入膏肓,并发了全身多处感染及出血。经过了不长不短一个多月的住院治疗,最终还是没有摆脱死神的魔掌,终于在痛苦与绝望中悄然逝去,他才32岁。

一个小时前,那时他的女朋友王丽已经离开了。邻床的病友突然病情加重,一堆医生和护士忙忙碌碌地抢救了好长时间,结果是回天乏术,只好宣布死亡,然后在家属的哭哭啼啼中,尸体很快就运去太平间了,只留下了一张寂静的床。病友的死给了他极其沉重的打击,他当时就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从病友的身上,他仿佛看到了自己不久之后的命运。“人的生命有时候太脆弱了。”他这么想。

黎杰是医科大学三年级的学生,他是一周多以前住院的,住院的原因是高热。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医生是什么药物都用上了,什么手段都使上了,可他的病情就是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始终是高热不退。

今天早上,主治医师带了一大帮下级医生、实习医生前来查房,他一点也不顾及患者和陪护的感受。当着黎杰和女朋友王丽的面,他对着那帮似懂非懂的跟随者侃侃而谈,分析着黎杰的病情。别的什么黎杰都记不住了,但有一点他记得很清楚。主治医师当时说,对于这种长期发热的病人,应高度怀疑白血病,并且列举了一大堆的支持点,好像还说目前已有了最说明问题的一个指标,那就是血液中粒细胞数明显高于正常。

主治医生查完房、交代完下一步治疗方案后,就前呼后拥地走了。留下了目瞪口呆的黎杰和王丽。

接着就有经治医生前来做骨穿,黎杰知道,骨穿是诊断白血病的金标准。经治医生是个刚毕业不久的小伙子。一看到他,黎杰脑海里就会浮现出一个成语:乳臭未干。一张稚气未脱的娃娃脸,假装熟练的操作动作,故作高深的语言。这简直让黎杰都为能想出这么贴切词语而佩服自己。太切题了,简直是给这个医生定身量做的专有名词!

王丽因为回避出了病房。黎杰就这么安静地看着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医生褪下自己的裤子,抖抖索索地在右侧髂后上嵴位置消了毒,打了局麻药,然后拿出一根粗壮的针头,摸索着一把扎了进去。

黎杰只觉得针扎部位火辣辣的极度不爽,但他并没有感到明显的疼痛。仿佛那粗针扎的不是自己,而是一块从菜市场买来的看起来不爽的别的动物肉。

小医生咬牙切齿地把针搅了几下就拔了出来,然后把针尖在带液体的小瓶子里拔拉了两下,一块绿豆大小的豆腐渣样的东东就漂在液体上了。

小医生在他伤口贴上敷贴,然后拿起那个小瓶子在黎杰面前晃了几下,指着那颗宝贝似的“绿豆”很有成就感地说:“你看,这是骨穿出来的东西,马上送病理科检查,三天后出结果。”

黎杰没有搭话,他的思绪早已不在这里,他的脸已经转向了窗外。时值初冬,窗外的银杏树叶有黄有绿,斑斑驳驳,好像一张时近终年的老人的脸,生涩而落寞。

看到黎杰没有说话,小医生知道他的心情不好,也就无趣地收拾好东西出去了,留下了神情呆滞的黎杰。

过了一会儿,王丽回了病房,她的两眼都是肿的,显然是刚刚哭过。显然,她刚才是跟出去询问主治医生有关自己的病情了,主治医生显然也对她预测了自己病情的最坏结果。

王丽回来后没有再哭,就静静地坐着他的病床边,怔怔地看着他,脸色苍白。她的嘴唇蠕动着,好像想说什么,但是每次都欲言又止。她的手伸出来又收回去,收回去又伸出来。反复了几次之后,她终于下决心似的站了起来,对他说了声:“我先回趟学校。”就匆匆的走了。

王丽的整个动作黎杰都看在眼里,他的心里登时有一种透凉透凉的感觉。王丽的行为明显地向他透露出一个信息,就是在她的眼里,黎杰已经成了一个半死人,半死人是不能期望爱情的,也不可能守住爱情,王丽的这一走,也许永远不会回来。

对于王丽,他真是太了解了。

王丽是财经大学经贸学院三年级的学生,他们俩是在入学后不久的一次舞会上认识的,黎杰长得高大帅气,王丽长得俏丽脱俗,他们俩成了那天晚上舞会上的金童玉女,经过几轮舞曲后,两人就很熟了,然后就有了往来,然后就发现相互间有很多共同语言,然后就在一年前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恋上爱后,两人感情一直很好。王丽的家庭非常富有,从小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的,但她在黎杰面前从不耍大小姐的脾气,她对黎杰温柔有加,贤惠得不得了,黎杰对她也爱到了极点。

王丽的胆子非常的小。黎杰曾带她去医科大学人体解剖教室看了一次人体标本,结果她回去后一天一夜没吃任何东西,一看到肉就想吐。后来她发誓不再进入解剖楼二十米以内的范围,她说她闻到福尔马林的味道就想起那尸体的可怕和恶心。作为一个文弱的女孩,这点似乎也可以理解。从此以后,王丽来医科大学时黎杰都不带她往解剖楼那个方向去。

对于非医学人士来说,白血病也许就代表着死亡。现在自己就成了个行将就木的白血病患者,真是因为这一点,王丽心里肯定接受不了他,她多半从现在起就已经把自己联想成了死亡后的尸体标本,上午时说不定她还没有出医院门就已经吐了。

黎杰唯一还存在的一丝希望是看在以往两人感情好的基础上,王丽不会这么轻易就离他而去。但他很快就自我否定了,毕竟他们的爱情还并不成熟,他们以前的所谓爱情也许还停留在感官的享受和朦胧的梦境中,似乎根本没有什么生离死别,没有什么忠贞不渝。而且王丽以前的生活太过一帆风顺,突然要面对这么严峻的现实危机,她能受得起这个挫折?你能苛求她毫不犹豫、舍生取义、一往无前地战胜它?她毕竟还只是个19岁的小女孩啊。

这个上午黎杰就一直这么想着,这些事那些事在他的脑海里不断地翻腾,心里没有一丝的平静。黎杰现在明白了,为什么医生很少对癌症晚期病人直接说明病情,是因为死亡的阴影太可怕了,它足以摧毁任何的意志和心理防线,从而进入崩溃状态,这种状态的直接后果是使病人放弃了任何生的希望,直接进入死亡。

在黎杰的思考中,中午很快就到了。

往常这个时候,王丽早就来了,还会带来他最喜欢吃的饭菜和水果,然后就会坐在病床边喃喃不断地讲着她认为很精彩的故事,要不就用她那樱桃小嘴不停地往他额头上吹气,说是给他退烧。可今天中午王丽却还没有现身,而且连电话也没有一个,难道自己的预感和猜想成了现实?

黎杰的心在慢慢地沉下去,心里闪过一丝绝望,他的心情简直坏到了极点。

现在,王丽的行为无疑于火山浇油,让他的心有种烧灼的感觉。“我死了王丽会哭吗?肯定会的,她的情感是那么的丰富,她以前是多么地爱我。但是,她会趴在我的身旁、吻着我的脸颊、牵着我的手哭吗?她也许就远远地躲在一个角落,远远地看着我,流着眼泪祝福我早上天堂,她决不会靠近我的,因为她害怕死人,因为她害怕全身溃烂的我身上的肮脏和龌龊。”黎杰这么想着。

他很多次拿起手机来想拨通王丽的号码,但每次都忍住了。他知道王丽如果作出了自己的决定,自己就无法挽回了,这样做反而会破坏心中那份回忆的美好,而且他心中隐隐约约还存有一丝希望,他希望自己的猜想是错的,王丽真的是临时有什么急事,没有来得及赶过来,等会还会来的。两人以往感情这么好,她不会这么绝情地说走就走了,至少也要给个说法,有个过渡吧。

黎杰在焦灼和胡思乱想中度日如年。这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黎杰的心里顿时充满紧张和希冀,是不是王丽来了?他情不自禁地坐了起来,两眼定定地望着门口。

病房的门轻轻地打开了,门后露出一张熟悉的脸,可惜是一张男人的脸。

黎杰心里一阵失望,但随即又升腾起一丝喜悦。

来的人是程平,是他最要好的朋友。他们俩是大学同班同学,又都是校足球队的队友,一个中场,一个前锋。两人兴趣相同口味相投,这还在其次,最让黎杰看重的是他的人品,程平的家庭条件非常的优越,但他很少带有纨绔子弟的恶习,虽然有时嘴有点贫,但是待人接物谦虚勤恳,对朋友很有义气,学习积极上进。在这种孤独落寞的时刻,黎杰非常高兴能见到他。

“嗨,哥们,你没睡觉啊,害得我这么蹑手蹑脚的像个小偷,早知这样我就大马金刀地进来了。”程平笑嘻嘻地一边说着,一边把一个装饭的保温瓶放在床头柜上。

“你今天好点没有啊,刚才王丽给我打电话,说她中午临时有点事来不了,她让我给你送中餐,你饿了吗?我给你买了你最喜欢吃的萝卜丝鲫鱼汤,来来来,快趁热吃了,我好羡慕你哦,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真是幸福透顶了。”程平嘴巴里不停地说着。

“等会,我现在还不想吃,先放在那里吧。”黎杰有点有气无力地说。

“哎呀,不会吧,老哥你什么时候面对美食能这么谦虚?是不是病情又加重了?”程平一边嚷着,一边用手搭在他的额头上试体温。“嗯,是还在发烧,可你再烧也得吃点东西啊,说不定我这汤胜过灵丹妙药,一喝下去,病就好了。”

黎杰没有理会程平的话,他想了想,对程平说:“你帮我打下王丽的电话,就用你的手机。”

“怎么啦,你干吗不用自己的手机打?想蹭我电话费啊,我可丑话说在前头啊,我这个月的话费可是要在你的爱情经费里报销的啊。”程平一边笑着说,一边拿出手机拨打王丽的电话。

“嗯,王丽的手机关机了,是不是她在忙什么事,不宜开机?”

“哼,她是国家主席还是国务院总理?能有什么天大的事?她在躲着我呗。”黎杰苦笑着说。

程平安静了下来,看了看他,说:“怎么啦?两口子吵架了?”

“要是有吵架那么简单就好了,看来,她是真的被我吓跑了。”黎杰的语气中充满了悲哀。他把今天上午发生的事简单地对程平说了,包括主治医生的查房意见,以及王丽之后的表现,再联系到今天中午不再露面这件事,一个典型的现代女“陈世美”就在他口中这么诞生了。

听了黎杰的话,程平沉默了一阵子,然后他握住黎杰的手,表情有点严肃地说:“黎杰,你现在不要想得太多,第一,你的病还没有确诊,这只是医生的猜测,退一万步讲,就是真的是白血病,依现在的医疗水平,也还有治的;第二,王丽的事你也许是误会,或许她真的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去了,我会给你去打听的;第三,如果王丽万一变了心,你也应该感到庆幸才是,你想,如果真是这样,这样的女人能做你老婆,陪你一辈子吗?”

程平的话让黎杰心里稍稍平静了些,但是他仍然觉得胸臆间充满着酸楚与恐惧。这不只是对绝症的恐惧,还有对人性的恐惧。如果男人与女人的感情能在一个上午的时间内就这么土崩瓦解,那么世界上就不会有什么真的爱情了,什么责任、善良、诚信、承诺都成了一堆泡沫,这个世界就真的太可怕了。

因为下午重要的课要上,程平陪了他一会,安慰了他一阵就走了。

下午依然没有看到王丽的影子,晚饭是程平和同班女同学汪蓉一起送过来的,因为有汪蓉在,黎杰什么也没说,也没什么异样的表情。但程平能从他的眼神里读出一丝忧郁,程平当然能感觉到,这丝忧郁完全是因为王丽。

黎杰没有打王丽的电话,王丽也没有打电话过来,两人好像在同时保持着某种默契,只是这种默契对黎杰来说,显得有点残酷。

第二章 死亡阴影(2)

第二天,全班所有同学都来看他了,只是人虽多,气氛却有点沉闷。平时在一起玩闹惯了的同学们,此时却一个个显得庄重而凝重,有几个女同学还哭了,给黎杰的感觉是有点象殡仪馆的遗体告别仪式。每个人走时,都无一例外地重重握着他的手,然后是千篇一律的安慰:“好好保重,祝你早日康复。”这种气氛给黎杰的感觉是自己真的要死了,同学们都在与自己进行最后的话别呢。

程平是最后一个走的,关于王丽的事他没有再说什么,黎杰也没有问他。程平给他带来了一大堆有关白血病的资料,都是从网上下载打印出来的,所有资料都装订在一起,还加了一个红色的封皮,上面印着一句话:“祝好朋友黎杰平安健康!”

黎杰从心里感激程平和这些同学们,他们是真心关爱自己的。这让他想起了远在北京的父母亲以及哥哥。自己一直不敢把自己生病的事告诉他们,害怕他们担心。

父亲和哥哥都是军人,要是他真的有什么意外,他们的承受力还强些,母亲就不同了,她有多年的高血压病了,心脏功能也不大好,还要经营一家规模庞大的公司,一天到晚累得不行不行的,一激动,说不准就会出什么事。在正式结果出来之前,黎杰还不愿意让他们知道他住院了。

第三天一早,黎杰依然是高热不退。主治医生又来查房了。今天是骨穿病理检查出结果的日子,想到自己马上就能知道病情,黎杰心里紧张得不行不行的,同时也有一种重刑犯等待判决的感觉。是死刑还是无罪释放?答案就要在主治医生那张看起来很不爽的血盆大口里迸出来了。

主治医生却并不急,他慢条斯理地听着住院医师的病史汇报,慢条斯理地翻看着病历本,慢条斯理地询问着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黎杰着急地看着他的嘴,真想用力撕开那玩意儿,把里面的东东尽快地掏出来。

那张嘴终于问到了黎杰最关心的问题:“骨穿报告出来没有?”

“还没有,病理科刚才打来电话,说最后结果还需会诊后才能最后认定,估计要等下个星期去了。”那个给黎杰做骨穿的“乳臭未干”毕恭毕敬地回答道。

“天哪,这是什么世道。”黎杰忍不住想怒吼,想骂娘,想杀人。但他只能把这些憋在心里。如果没死,自己再过两年就要下临床实习了,这些人都将是他的老师,你说他还敢调皮吗?

黎杰实在不想再忍受这种等待的煎熬,这种煎熬真是对人类心理负担极限的挑战啊。他现在真的可以理解电影、小说里面有些人为什么会把能快点死去看成一种奢望、一种恩惠了。在某些情况下,能快点死也是一种幸福、一件快事啊。他现在最想得到的是一个确切的答案。哪怕是宣布他马上就死的答案他也认了。

主治医生以后说的什么他就统统听不进去了,他只知道他们在病床前逗留了好一会才走。什么抗生素调整啦,什么物理降温啦一大堆东东,这些话在黎杰听来都成了老尼姑的裹脚布——又长又臭。

在医生们的喋喋不休中,黎杰却在考虑接下来几天该怎么过。要不是因为自己发烧、全身无力,黎杰这时真想冲到街上去痛痛快快地逛一圈、痛痛快快地吃一顿,然后随便找个人痛痛快快地打一架。

医生们都走了,接着护士们浩浩荡荡地也来查完房走了。病房里只剩下黎杰一个人躺在那里。这时手机突然响了。

一看号码,是王丽打来的,黎杰赶紧按下了接听键。

“你还好吗?很抱歉这几天没来陪你,我实在是有事走不开,以后再向你解释吧,今天检查结果出来了没有?情况还可以吗?”电话里王丽的声音有点软而无力,似乎精神不大好。

“我现在还好呢,检查结果还没出来,估计还要等几天。”他平静地回答。

完结军事历史小说作者有心栽柳《死神之翼》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人在屋檐下小说[暮小西]在线试读

“嗯,”向晨曦点点头,指着自己,“我,向晨曦。”向晨曦嘴角略有牵动:“还在上大学呢?”“念哪个大学的?”晴格看着拿杯递到自己面前的水,听到向晨曦的近乎于关心的问候有点受宠若惊,赶紧接过了水,微笑着回答:“没有啦,东西不是很多。本来在学校里的时候就没有买什么。啊对了,我叫赵晴格,以后喊我晴格就行啦。”“向晨曦?名字真好听。”晴格笑起来,眼睛眯成弯弯的两条线。可以解释...

2019-07-25 10:10:19

哦,基本操作[电竞]小说[吃芒果不吐皮]在线试读

一片垂涎声中,唯有骆知简翘着二郎腿,看也不看难得贤惠的舒迦:“别投降得太早,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公主做出来的东西,你们觉得能咽下去?”几人颤抖着放进嘴里。“金主大人!你简直就是上天赐给Lux的瑰宝!”奶哥:“与其说助理,不如说是金主?”说着,第一盘烤肉上桌了。前一天吃了金主大人烤肉的阿越心怀罪恶感,第二天一大早就出门谈活动,扬言要Lux卖身把烤肉钱赚回来。经过BBQ,舒迦意外地发现自己身上的目光开始有所变化。...

2019-07-25 10:10:19

英雄联盟之余烬重燃小说[余烬]在线试读

……此时此刻,全场鸦雀无声,即便是一根针掉在地上都清晰可闻!“卧槽,我奶奶都不扶,老子就服你!”…………“我天,我快要笑断气了,你个小毛孩子怎么这能装逼呢?逼王之王,逼王在世啊!”“小子,你玩我?”若不是在场,还有这么多人拦着,恐怕他杀人的心都有了。...

2019-07-25 10:10:19

动画世界大冒险小说[穷四]在线试读

好吧,他来到这里本身就不科学,或许这个世界真的有什么神奇的地方。“那个师兄啊,你喊我师弟就好。”相比于师弟,邱明更讨厌戒色这个法号。闷着头走了不到十分钟,邱明就累了,他这身体在同龄人之中绝对算是好的,但是今天悲哀的发现,他竟然不如这个看起来跟小学生似的戒痴。邱明瞪大眼睛,这么轻松?这个小身板真有这么大力气?这不科学啊!让戒痴赶紧先放下,他帮着捡了一捆枯枝,用草绳扎好,戒痴轻松的背在背上:“戒色,我们走吧。”“我在心中默念经文,关照自身,不为世间万物所动,自然就得到解脱无碍。”念佛经,就能变成超人了?坟头烧...

2019-07-25 10:10:19

穿越之极品唐僧小说[潇洒二代]在线试读

“什么?”“哈哈。。。。。。”三角兽大笑而去。却说孙悟空早就醒了,心中大骂这家伙的粪便怎么这么臭,正要去寻找妖怪却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心中一想便想起了土地。第四章 三角兽的来头“妖界劳模的简称。”“你怎么拿个甘蔗?”“你老年痴呆啊,你没来我怎么会知道你拿着甘蔗,我看见随便问问不行啊。”...

2019-07-25 10:10:19

康熙国策顾问小说[布老虎吃人]在线试读

“这么说你们家离开中土已经近千年了?你说的这些话让本官何以相信呢?”果然,县官似乎选择性的相信了秦有福说的一部分话。……“算了、算了,你也不用跪着了,我看的出来,你不是个习惯下跪的人”县衙的厢房里,坐在主座上的县官漫不经心的撇了一眼别扭扭跪在地上的秦有福,下颚稍微摆了一下,示意秦有福站起来。这些说辞是秦有福一路上费尽心思想出来的。他本来还想说个欧洲或什么地方,但是一想,这个时候,欧洲已经有不少传教士来到中国了,万一真的找上那么一两...

2019-07-25 10:10:19

汉少帝小说[布衣小P]在线试读

“皇兄,董卓不问皇兄安危,也不问宦党之乱,只问臣弟这几日生的事情。语气之中多有不臣之意,对皇兄颇为不敬。”小刘协双手用力的捶了捶地,哭道。“什么,皇兄你知道?”刘协微微仰着头颅,不信的问道。他本以为自己的皇兄毫无察觉,可这……第五章 孝悌“嗯!”刘辨若有所思的沉吟了一声。“啊!这些我早就知道了。”刘辨仰着头颅,叹息道。自己怎会不知道董卓其人,这点事全天下的华人都知道,正是因为董贼,刘...

2019-07-25 10:10:19

大辽逆臣小说[羊羊鬼]在线试读

“请大郎儿到小舍坐会儿,韩某有事请教。”韩德胜拿出一搭子纸片片看着大郎儿:“大郎儿奇才啊,就这拼音念字法就绝了,某试了一试果然好用极了,孩子们认字就是快,还有算术,地理,尤其那记账的法子,绝了!就是先会儿回南京,韩家家主韩强还佩服半天,说是赶春儿天热点后来石门镇拜访你的。”“有事请大郎儿商量,某有几个孩子也想学,能不能请大郎给他们做先生,孝敬加倍,加几倍都成!”韩德胜一脸的希冀渴求样,差点都要跪地下祈求了。韩德胜嘛吃嘛吃头挠挠脸有点儿...

2019-07-25 10:10:19

特种兵传说之秘密战线小说[活络油]在线试读

通讯兵李静看到唐虎又停下来,靠上去问:“队长,什么情况。”李静道:“难道会有埋伏?个地方不适合啊!”唐虎指了指正在警戒的狙击手时平,打了个手语。果然,又进入丛林深处七八里处,唐虎压了压手,使后面的队员停下来,仔细上前面看看地上和周围,就肯定这是有人来过,想来乍仑的藏身之前离此地肯定不远的。于是唐虎示意放慢搜索速度,注意敌方的明暗哨。又搜索了一会,前面的树林突然稀薄了起来。前面有一座较为高耸人小山峰。唐虎道:“前面的山峰肯家有古怪。”一...

2019-07-25 10:10:19

重生美利坚小说[骑着王八砍鲨鱼]在线试读

咱们单说第二天早上,尹杭一张开眼睛,就能感觉的出来,自己已经完全恢复了状态。起身光着膀子,用木盆在外面的蓄水池中打了点清水,洗漱一番。之后回到房里,穿上自己的一身行头,最后带上那顶黑色的宽边牛仔帽,出了屋子。之后又做了几个俯卧撑之类的。最后把枪支从新装备在身上,绕着多诺万家的牧场,慢跑了一圈。柯尔特转轮手枪是世界级的,这一点不用怀疑。不过尹杭仍然小心翼翼的检查着,从枪锤到扳机,从准星到弹仓。都细细的查看了一番。确定没问题之后,把子弹从新装了上去,插在腿侧的枪套上。咱们闲言少叙,吃完饭后,这一整天,尹杭都没...

2019-07-25 10: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