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之翼小说[有心栽柳]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他很清楚,自己将来成为一个真正的能拿手术刀、能看病的医生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父母就他和哥哥两个儿子,母亲的那一大滩子事以后肯定还得靠他和哥哥打理。这个责任他是不想承担也得承担的。事实上,黎杰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还很不成熟,他的思想也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清高。对于一个还不到20岁的青年人,我们对他当然也不能要求太高。所以他所有的想法,无论好的还是坏的,成熟的还是幼稚的,我们都应该理解。就像他这次因为不成熟的感情问题而犯下这样的低级错误,看起来似乎太过幼稚,但不管是谁,他首先是一个有血有肉有个性的人,是人就有自己的情

死神之翼小说章节试读

[架空历史] 《死神之翼》作者:有心栽柳【完结】

第一章 死亡阴影(1)

时近中午,黎杰静静地躺在C市医科大学附一院血液科的病床上,表面上很平静,心里却一直翻江倒海的。死亡的阴影象一张巨大的网,把他整个人罩住,让他喘不过气来。

旁边的床已经空了。今天早上还有人在,可是现在却空了,因为床上的人已经死了。那人患的是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早已病入膏肓,并发了全身多处感染及出血。经过了不长不短一个多月的住院治疗,最终还是没有摆脱死神的魔掌,终于在痛苦与绝望中悄然逝去,他才32岁。

一个小时前,那时他的女朋友王丽已经离开了。邻床的病友突然病情加重,一堆医生和护士忙忙碌碌地抢救了好长时间,结果是回天乏术,只好宣布死亡,然后在家属的哭哭啼啼中,尸体很快就运去太平间了,只留下了一张寂静的床。病友的死给了他极其沉重的打击,他当时就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从病友的身上,他仿佛看到了自己不久之后的命运。“人的生命有时候太脆弱了。”他这么想。

黎杰是医科大学三年级的学生,他是一周多以前住院的,住院的原因是高热。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医生是什么药物都用上了,什么手段都使上了,可他的病情就是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始终是高热不退。

今天早上,主治医师带了一大帮下级医生、实习医生前来查房,他一点也不顾及患者和陪护的感受。当着黎杰和女朋友王丽的面,他对着那帮似懂非懂的跟随者侃侃而谈,分析着黎杰的病情。别的什么黎杰都记不住了,但有一点他记得很清楚。主治医师当时说,对于这种长期发热的病人,应高度怀疑白血病,并且列举了一大堆的支持点,好像还说目前已有了最说明问题的一个指标,那就是血液中粒细胞数明显高于正常。

主治医生查完房、交代完下一步治疗方案后,就前呼后拥地走了。留下了目瞪口呆的黎杰和王丽。

接着就有经治医生前来做骨穿,黎杰知道,骨穿是诊断白血病的金标准。经治医生是个刚毕业不久的小伙子。一看到他,黎杰脑海里就会浮现出一个成语:乳臭未干。一张稚气未脱的娃娃脸,假装熟练的操作动作,故作高深的语言。这简直让黎杰都为能想出这么贴切词语而佩服自己。太切题了,简直是给这个医生定身量做的专有名词!

王丽因为回避出了病房。黎杰就这么安静地看着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医生褪下自己的裤子,抖抖索索地在右侧髂后上嵴位置消了毒,打了局麻药,然后拿出一根粗壮的针头,摸索着一把扎了进去。

黎杰只觉得针扎部位火辣辣的极度不爽,但他并没有感到明显的疼痛。仿佛那粗针扎的不是自己,而是一块从菜市场买来的看起来不爽的别的动物肉。

小医生咬牙切齿地把针搅了几下就拔了出来,然后把针尖在带液体的小瓶子里拔拉了两下,一块绿豆大小的豆腐渣样的东东就漂在液体上了。

小医生在他伤口贴上敷贴,然后拿起那个小瓶子在黎杰面前晃了几下,指着那颗宝贝似的“绿豆”很有成就感地说:“你看,这是骨穿出来的东西,马上送病理科检查,三天后出结果。”

黎杰没有搭话,他的思绪早已不在这里,他的脸已经转向了窗外。时值初冬,窗外的银杏树叶有黄有绿,斑斑驳驳,好像一张时近终年的老人的脸,生涩而落寞。

看到黎杰没有说话,小医生知道他的心情不好,也就无趣地收拾好东西出去了,留下了神情呆滞的黎杰。

过了一会儿,王丽回了病房,她的两眼都是肿的,显然是刚刚哭过。显然,她刚才是跟出去询问主治医生有关自己的病情了,主治医生显然也对她预测了自己病情的最坏结果。

王丽回来后没有再哭,就静静地坐着他的病床边,怔怔地看着他,脸色苍白。她的嘴唇蠕动着,好像想说什么,但是每次都欲言又止。她的手伸出来又收回去,收回去又伸出来。反复了几次之后,她终于下决心似的站了起来,对他说了声:“我先回趟学校。”就匆匆的走了。

王丽的整个动作黎杰都看在眼里,他的心里登时有一种透凉透凉的感觉。王丽的行为明显地向他透露出一个信息,就是在她的眼里,黎杰已经成了一个半死人,半死人是不能期望爱情的,也不可能守住爱情,王丽的这一走,也许永远不会回来。

对于王丽,他真是太了解了。

王丽是财经大学经贸学院三年级的学生,他们俩是在入学后不久的一次舞会上认识的,黎杰长得高大帅气,王丽长得俏丽脱俗,他们俩成了那天晚上舞会上的金童玉女,经过几轮舞曲后,两人就很熟了,然后就有了往来,然后就发现相互间有很多共同语言,然后就在一年前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恋上爱后,两人感情一直很好。王丽的家庭非常富有,从小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的,但她在黎杰面前从不耍大小姐的脾气,她对黎杰温柔有加,贤惠得不得了,黎杰对她也爱到了极点。

王丽的胆子非常的小。黎杰曾带她去医科大学人体解剖教室看了一次人体标本,结果她回去后一天一夜没吃任何东西,一看到肉就想吐。后来她发誓不再进入解剖楼二十米以内的范围,她说她闻到福尔马林的味道就想起那尸体的可怕和恶心。作为一个文弱的女孩,这点似乎也可以理解。从此以后,王丽来医科大学时黎杰都不带她往解剖楼那个方向去。

对于非医学人士来说,白血病也许就代表着死亡。现在自己就成了个行将就木的白血病患者,真是因为这一点,王丽心里肯定接受不了他,她多半从现在起就已经把自己联想成了死亡后的尸体标本,上午时说不定她还没有出医院门就已经吐了。

黎杰唯一还存在的一丝希望是看在以往两人感情好的基础上,王丽不会这么轻易就离他而去。但他很快就自我否定了,毕竟他们的爱情还并不成熟,他们以前的所谓爱情也许还停留在感官的享受和朦胧的梦境中,似乎根本没有什么生离死别,没有什么忠贞不渝。而且王丽以前的生活太过一帆风顺,突然要面对这么严峻的现实危机,她能受得起这个挫折?你能苛求她毫不犹豫、舍生取义、一往无前地战胜它?她毕竟还只是个19岁的小女孩啊。

这个上午黎杰就一直这么想着,这些事那些事在他的脑海里不断地翻腾,心里没有一丝的平静。黎杰现在明白了,为什么医生很少对癌症晚期病人直接说明病情,是因为死亡的阴影太可怕了,它足以摧毁任何的意志和心理防线,从而进入崩溃状态,这种状态的直接后果是使病人放弃了任何生的希望,直接进入死亡。

在黎杰的思考中,中午很快就到了。

往常这个时候,王丽早就来了,还会带来他最喜欢吃的饭菜和水果,然后就会坐在病床边喃喃不断地讲着她认为很精彩的故事,要不就用她那樱桃小嘴不停地往他额头上吹气,说是给他退烧。可今天中午王丽却还没有现身,而且连电话也没有一个,难道自己的预感和猜想成了现实?

黎杰的心在慢慢地沉下去,心里闪过一丝绝望,他的心情简直坏到了极点。

现在,王丽的行为无疑于火山浇油,让他的心有种烧灼的感觉。“我死了王丽会哭吗?肯定会的,她的情感是那么的丰富,她以前是多么地爱我。但是,她会趴在我的身旁、吻着我的脸颊、牵着我的手哭吗?她也许就远远地躲在一个角落,远远地看着我,流着眼泪祝福我早上天堂,她决不会靠近我的,因为她害怕死人,因为她害怕全身溃烂的我身上的肮脏和龌龊。”黎杰这么想着。

他很多次拿起手机来想拨通王丽的号码,但每次都忍住了。他知道王丽如果作出了自己的决定,自己就无法挽回了,这样做反而会破坏心中那份回忆的美好,而且他心中隐隐约约还存有一丝希望,他希望自己的猜想是错的,王丽真的是临时有什么急事,没有来得及赶过来,等会还会来的。两人以往感情这么好,她不会这么绝情地说走就走了,至少也要给个说法,有个过渡吧。

黎杰在焦灼和胡思乱想中度日如年。这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黎杰的心里顿时充满紧张和希冀,是不是王丽来了?他情不自禁地坐了起来,两眼定定地望着门口。

病房的门轻轻地打开了,门后露出一张熟悉的脸,可惜是一张男人的脸。

黎杰心里一阵失望,但随即又升腾起一丝喜悦。

来的人是程平,是他最要好的朋友。他们俩是大学同班同学,又都是校足球队的队友,一个中场,一个前锋。两人兴趣相同口味相投,这还在其次,最让黎杰看重的是他的人品,程平的家庭条件非常的优越,但他很少带有纨绔子弟的恶习,虽然有时嘴有点贫,但是待人接物谦虚勤恳,对朋友很有义气,学习积极上进。在这种孤独落寞的时刻,黎杰非常高兴能见到他。

“嗨,哥们,你没睡觉啊,害得我这么蹑手蹑脚的像个小偷,早知这样我就大马金刀地进来了。”程平笑嘻嘻地一边说着,一边把一个装饭的保温瓶放在床头柜上。

“你今天好点没有啊,刚才王丽给我打电话,说她中午临时有点事来不了,她让我给你送中餐,你饿了吗?我给你买了你最喜欢吃的萝卜丝鲫鱼汤,来来来,快趁热吃了,我好羡慕你哦,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真是幸福透顶了。”程平嘴巴里不停地说着。

“等会,我现在还不想吃,先放在那里吧。”黎杰有点有气无力地说。

“哎呀,不会吧,老哥你什么时候面对美食能这么谦虚?是不是病情又加重了?”程平一边嚷着,一边用手搭在他的额头上试体温。“嗯,是还在发烧,可你再烧也得吃点东西啊,说不定我这汤胜过灵丹妙药,一喝下去,病就好了。”

黎杰没有理会程平的话,他想了想,对程平说:“你帮我打下王丽的电话,就用你的手机。”

“怎么啦,你干吗不用自己的手机打?想蹭我电话费啊,我可丑话说在前头啊,我这个月的话费可是要在你的爱情经费里报销的啊。”程平一边笑着说,一边拿出手机拨打王丽的电话。

“嗯,王丽的手机关机了,是不是她在忙什么事,不宜开机?”

“哼,她是国家主席还是国务院总理?能有什么天大的事?她在躲着我呗。”黎杰苦笑着说。

程平安静了下来,看了看他,说:“怎么啦?两口子吵架了?”

“要是有吵架那么简单就好了,看来,她是真的被我吓跑了。”黎杰的语气中充满了悲哀。他把今天上午发生的事简单地对程平说了,包括主治医生的查房意见,以及王丽之后的表现,再联系到今天中午不再露面这件事,一个典型的现代女“陈世美”就在他口中这么诞生了。

听了黎杰的话,程平沉默了一阵子,然后他握住黎杰的手,表情有点严肃地说:“黎杰,你现在不要想得太多,第一,你的病还没有确诊,这只是医生的猜测,退一万步讲,就是真的是白血病,依现在的医疗水平,也还有治的;第二,王丽的事你也许是误会,或许她真的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去了,我会给你去打听的;第三,如果王丽万一变了心,你也应该感到庆幸才是,你想,如果真是这样,这样的女人能做你老婆,陪你一辈子吗?”

程平的话让黎杰心里稍稍平静了些,但是他仍然觉得胸臆间充满着酸楚与恐惧。这不只是对绝症的恐惧,还有对人性的恐惧。如果男人与女人的感情能在一个上午的时间内就这么土崩瓦解,那么世界上就不会有什么真的爱情了,什么责任、善良、诚信、承诺都成了一堆泡沫,这个世界就真的太可怕了。

因为下午重要的课要上,程平陪了他一会,安慰了他一阵就走了。

下午依然没有看到王丽的影子,晚饭是程平和同班女同学汪蓉一起送过来的,因为有汪蓉在,黎杰什么也没说,也没什么异样的表情。但程平能从他的眼神里读出一丝忧郁,程平当然能感觉到,这丝忧郁完全是因为王丽。

黎杰没有打王丽的电话,王丽也没有打电话过来,两人好像在同时保持着某种默契,只是这种默契对黎杰来说,显得有点残酷。

第二章 死亡阴影(2)

第二天,全班所有同学都来看他了,只是人虽多,气氛却有点沉闷。平时在一起玩闹惯了的同学们,此时却一个个显得庄重而凝重,有几个女同学还哭了,给黎杰的感觉是有点象殡仪馆的遗体告别仪式。每个人走时,都无一例外地重重握着他的手,然后是千篇一律的安慰:“好好保重,祝你早日康复。”这种气氛给黎杰的感觉是自己真的要死了,同学们都在与自己进行最后的话别呢。

程平是最后一个走的,关于王丽的事他没有再说什么,黎杰也没有问他。程平给他带来了一大堆有关白血病的资料,都是从网上下载打印出来的,所有资料都装订在一起,还加了一个红色的封皮,上面印着一句话:“祝好朋友黎杰平安健康!”

黎杰从心里感激程平和这些同学们,他们是真心关爱自己的。这让他想起了远在北京的父母亲以及哥哥。自己一直不敢把自己生病的事告诉他们,害怕他们担心。

父亲和哥哥都是军人,要是他真的有什么意外,他们的承受力还强些,母亲就不同了,她有多年的高血压病了,心脏功能也不大好,还要经营一家规模庞大的公司,一天到晚累得不行不行的,一激动,说不准就会出什么事。在正式结果出来之前,黎杰还不愿意让他们知道他住院了。

第三天一早,黎杰依然是高热不退。主治医生又来查房了。今天是骨穿病理检查出结果的日子,想到自己马上就能知道病情,黎杰心里紧张得不行不行的,同时也有一种重刑犯等待判决的感觉。是死刑还是无罪释放?答案就要在主治医生那张看起来很不爽的血盆大口里迸出来了。

主治医生却并不急,他慢条斯理地听着住院医师的病史汇报,慢条斯理地翻看着病历本,慢条斯理地询问着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黎杰着急地看着他的嘴,真想用力撕开那玩意儿,把里面的东东尽快地掏出来。

那张嘴终于问到了黎杰最关心的问题:“骨穿报告出来没有?”

“还没有,病理科刚才打来电话,说最后结果还需会诊后才能最后认定,估计要等下个星期去了。”那个给黎杰做骨穿的“乳臭未干”毕恭毕敬地回答道。

“天哪,这是什么世道。”黎杰忍不住想怒吼,想骂娘,想杀人。但他只能把这些憋在心里。如果没死,自己再过两年就要下临床实习了,这些人都将是他的老师,你说他还敢调皮吗?

黎杰实在不想再忍受这种等待的煎熬,这种煎熬真是对人类心理负担极限的挑战啊。他现在真的可以理解电影、小说里面有些人为什么会把能快点死去看成一种奢望、一种恩惠了。在某些情况下,能快点死也是一种幸福、一件快事啊。他现在最想得到的是一个确切的答案。哪怕是宣布他马上就死的答案他也认了。

主治医生以后说的什么他就统统听不进去了,他只知道他们在病床前逗留了好一会才走。什么抗生素调整啦,什么物理降温啦一大堆东东,这些话在黎杰听来都成了老尼姑的裹脚布——又长又臭。

在医生们的喋喋不休中,黎杰却在考虑接下来几天该怎么过。要不是因为自己发烧、全身无力,黎杰这时真想冲到街上去痛痛快快地逛一圈、痛痛快快地吃一顿,然后随便找个人痛痛快快地打一架。

医生们都走了,接着护士们浩浩荡荡地也来查完房走了。病房里只剩下黎杰一个人躺在那里。这时手机突然响了。

一看号码,是王丽打来的,黎杰赶紧按下了接听键。

“你还好吗?很抱歉这几天没来陪你,我实在是有事走不开,以后再向你解释吧,今天检查结果出来了没有?情况还可以吗?”电话里王丽的声音有点软而无力,似乎精神不大好。

“我现在还好呢,检查结果还没出来,估计还要等几天。”他平静地回答。

完结军事历史小说作者有心栽柳《死神之翼》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死神之翼小说[有心栽柳]在线试读

他很清楚,自己将来成为一个真正的能拿手术刀、能看病的医生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父母就他和哥哥两个儿子,母亲的那一大滩子事以后肯定还得靠他和哥哥打理。这个责任他是不想承担也得承担的。事实上,黎杰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还很不成熟,他的思想也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清高。对于一个还不到20岁的青年人,我们对他当然也不能要求太高。所以他所有的想法,无论好的还是坏的,成熟的还是幼稚的,我们都应该理解。就像他这次因为不成熟的感情问题而犯下这样的低级错误,看起来似乎太过幼稚,但不管是谁,他首先是一个有血有肉有个性的人,是人就有自己的情...

2019-07-25 10:10:19

狗头军师小说[虎牢]在线试读

他见打不到叶风,摘下头盔用力向他砸去。叶风轻轻闪身躲了过去。只见那人一头火红的长发如瀑布般泄下,衬在那人通红的脸旁越加娇艳妩媚。环顾周围的那些战士,他们骑在高头大马之上,上半身都包裹在铠甲当中,叶风苦笑一下,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是男是女。叶风不由鄙视地看了那个正暴跳如雷的女人一眼,带得这是什么兵,没有一点荣誉感,要是他的手下,早就蹦出来跟对方单挑了——当然他们是一轰而上,一群单挑一个。那人指着叶风大骂道:“无耻、卑鄙、下流……。”声音...

2019-07-25 10:10:19

戏天宝小说[随逸]在线试读

出了小楼,外面是一大片田野。赵志其实早就计划好了,吃饱喝足,赵志就要发挥他最引以为傲的特长,跑步甩开这墨镜男,想当年,他百米速度可是十二秒三零啊。赵志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指着小楼边一片金黄的水稻,对墨镜男说:“呀,小墨,这是你家大公司的水稻吗?北京这地上也种水稻?”赵志慢慢的走到水田边,眼见水田里地面干裂,心下一喜,猛的拔腿就顺着田埂跑走。墨镜男一见这家伙果然要跑,急忙甩开膀子猛追了过去。忽然耳后听见墨镜男狂笑:“老子练一万米的,你来跟我比比看?”墨镜男被他...

2019-07-25 10:10:19

铁血硬汉小说[独特香味]在线试读

索性直到黑鹰降落在金沙将军的营地也没有出现什么危险,这也证实了莫一说的话,那个矿场的士兵确实是私人武装,要不然柬埔寨政府不可能对于这种直接藐视当地政府的行动不闻不问的。“最棒的战士们,欢迎你们的归来!”“在想什么?你应该高兴,你将得到一大笔酬劳了,而且你也将重新得到自由,金沙将军已经答应放了你,到时候你可以找个地方,找一群的美女好好放松一下,你应该开心,你应该笑,嗨,咧开嘴笑,懂么?”饿狼突然出现在莫一的身后,拍着他的肩膀笑着,手里还捧着个巨大的椰子。黑鹰的...

2019-07-25 10:10:19

指南车小说[Steven]在线试读

经历过方才的混战,张搴觉得有必要重新省视这趟任务。张搴没有回话,心想全中国让他绝对信的过的人,只有一个。不过,听说他回了苏北老家。船只顺着长江,经过三峡,直下宜昌。一路顺流而下,经武汉、长沙、九江、南京,而后抵达上海。「安排好了?放心…那方才发生的那些……是不是也是安排好的?」「非常抱歉,博士。我为刚才的意外再度向您道歉。现在是战时,尽管是大后方,可不比纽约…许多时候是敌我难分…要不是刚才开火,我们也不知道,您已经叫人给盯上。不过戴先生...

2019-07-25 10:10:19

抗日军魂之浴血突击小说[陈千]在线试读

原来邱毅虽然枪法好,个子却比较矮小,27连的弟兄都喜欢叫他“矮精怪”。邱毅恼火了,提起拳头,就向王顺和冲去---高洪波将背上的大刀抽了抽,然后提着冲锋枪一挥,大声嚷道:“快,日军进攻了,伤员留下,其他的跟我上!”山坡下,日本军足足有300多人,放着炮,打着枪,叫嚷着冲了上来。王顺和大怒,指着邱毅嚷嚷起来:“ 矮精怪,就你这个样子还想弄趴我?”正在这时,一个国军大声报告道:“连长,敌军轰炸结束了!”高洪波命令着,...

2019-07-25 10:10:19

军统内幕小说[沈醉/康泽等]在线试读

这个班正式成立是在一九三八年二月,从长沙筹备处迁到临澧奎星楼县立中学,一同修整房屋,并用茅草竹架临时搭成一座可容一千余人的大礼堂。副主任余乐醒场所。特训班第一期,或简称特训班一期。正式开课是三月间,这时郑州和各地的学生才相继到达。未开课前,学生和教职员是他亲自决定的。从一九三八年三月到六月是人伍训练,实际上是进行思想考核和六月起开始分队训练。所谓"人伍训练",并不是和一般军事学校一样,它是在一...

2019-07-25 10:10:19

三国史小说[马植杰]在线试读

曹操进到荥阳(在今河南荥阳县东北)西南的汴水,遭遇卓将徐荣,双方交战,曹操部队多是招募的新兵,人数既少,又缺乏训练,自然不是久经战阵的涼州军的对手,所以吃了败仗,士兵伤亡甚多,操本人也被流矢射中,所乘马受伤,幸亏从弟曹洪把自己的马给操骑了,才得于夜色朦胧中逃回酸枣。曹操退到酸枣以后,关东诸军共十余万,天天置酒高会,不图进取,曹操责备他们,并再次献策说:“诸君听吾计,使勃海引河内之众临孟津,酸枣诸将守成皋(今河南荥阳汜水镇),据敖仓(今河南荥阳县北),塞轘辕(今河南巩县西南)、大谷(今河南登封县...

2019-07-25 10:10:19

最后一道长城小说[白山大郎]在线试读

老庙祝似乎有点恍惚,睁开眼睛看着德仔,口齿又清晰了一些:“阿公在白衣洞里呆了大半辈子,这洞子有个秘密,只告诉你一个人。白衣洞是仙洞,是神仙常来常往的地方,我们这里是第一层,上面还有两层,那里是仙人的地盘,只有贵人才能上去。记住了吗?”老庙祝吃力地欠起身子:“你把土司老爷送的酒菜每样夹一点,放在阿公床前,再点上三支香。剩下的那些,到村里叫你那些猪兄狗弟来一起吃吧,菜太多,你一个人吃不完……”后生们见了满满一桌油水,一个个眉笑眼开,围...

2019-07-25 10:10:19

兵锋时刻小说[南海十三郎]在线试读

那老管家见柳翠翠也不搭话,只管自己在那里似笑非笑地发呆,又说:“老板娘?程子强先生是我们家少爷,如果他住这里,能不能带我们去他的住处?”结果一推开门才看见,屋里早已经空空如也。苦力强早就走了。柳翠翠为这些人没找到苦力强儿高兴,也为苦力强的不辞而别郁闷,两下心情交织在一起,加上屋里又坐了两个只喝清茶不说话的瘟神,当下给弄了个心乱如麻,帐都算错了好几次。柳翠翠虽然这么想,却也因为苦力强已经有了老婆而失落,又忍不住看了一下少妇的腰身屁股,发现这女人不过是做了妇人打扮,明显的没经过男人。心...

2019-07-25 10: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