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头军师小说[虎牢]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他见打不到叶风,摘下头盔用力向他砸去。叶风轻轻闪身躲了过去。只见那人一头火红的长发如瀑布般泄下,衬在那人通红的脸旁越加娇艳妩媚。环顾周围的那些战士,他们骑在高头大马之上,上半身都包裹在铠甲当中,叶风苦笑一下,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是男是女。叶风不由鄙视地看了那个正暴跳如雷的女人一眼,带得这是什么兵,没有一点荣誉感,要是他的手下,早就蹦出来跟对方单挑了——当然他们是一轰而上,一群单挑一个。那人指着叶风大骂道:“无耻、卑鄙、下流……。”声音

狗头军师小说章节试读

[架空历史] 《狗头军师》作者:虎牢【完结】

第一部 西尼亚攻略 第一章 - 我是打酱油的(修)

许多年以后,当欧拉在皇宫前戴上象征着权力的皇冠、接受万众欢呼的时候,他依然不能忘记当初在旅途中那个清晨所发生的的事情。

××××

由于昨天夜里刚刚下过一场暴雨,森林中弥漫着一层淡淡的白雾一直到中午也不曾散去。太阳也躲在了厚厚的云层后面,整个天空显得有些阴暗而忧郁。

一只觅食的乌鸦像是被什么给惊扰了,扑打着翅膀从地上飞起来,发出愤怒而尖利的叫声,那声音在静谧的森林当中回荡,久久不绝。

片刻之后,一只小鹿从树丛后面探出头来,它的鼻翼翕张,小心翼翼地嗅着空气中的气味。

叶风躲在一棵树后,轻轻地举起手中的弩弓。他屏住呼吸,准星牢牢地套住那只漂亮的猎物。轻轻一扣扳机,尖利的三棱弩箭轻易地撕破了那只小鹿皮肤,射穿了它的血管,制造出一个恐怖的伤口,但它还是惊慌地逃走了。

叶枫暗骂一声,急忙追了出去。做为一个肉食主义者的他已经啃了好几天的水果,并不希望继续啃下去。他迫切需要一身耐穿的衣服和鞋子,他现在所穿的由树叶树皮制成的衣服实在是太烂了,而且也不保暖。

在爬过一个山坡之后,他突然愣住了。眼前出现了一条宽敞的大道。在大道之上,大约二十几个蒙面的黑衣人正在全力围攻一辆华丽的马车。在他们对面,十几个身着古代铠甲的士兵背靠马车,围成一圈奋力抵抗。

怒骂声、兵器交击声、惨叫声,哀嚎声响成一片。尸体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

看情形对那些士兵相当不利,再有一盏茶的工夫就会被杀个一干二净。他们好像也已经明白了这个事实,纷纷放弃了无谓的防守,瞪着血红的眼睛,开始以一命换一命的疯狂方式,展开亡命的搏杀。

叶风出现在了大道之上的时候,这场战斗已经快要接近尾声了。他惊鄂地看着眼前血肉横飞的一幕,转过头四下张望,试图找到隐藏的摄影机的位置。这场景太真实了,不管放在什么地方,拍出来绝对是超越《晚饭》、称霸票房的史诗级电影。

当那名最后一名抵抗战士的脑袋被黑衣人一刀砍下,西瓜大小的人头飞上了半空,骨碌碌地滚了过来,一直滚到了他的脚边。看到洒了一路的鲜血,还有那冒着热气的肌肉组织,他这才如梦初醒,这是真的,而不是在拍电影。

黑衣人们举起手中还沾着鲜血的武器,爆发出欢呼一声。车门‘砰’的一声从里面打开。一个手握匕首的少女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身穿一件白色长袍,腰间的绣着金线的束带刻画出优美的曲线,让人感觉到她那盈盈不堪一握的纤细的腰身,和丰满高耸的胸部。

叶风向她的脸上望去,顿时有一种惊艳的感觉,那少女皮肤像晶莹的雪一样洁白无瑕。那双如一泓秋水的眼睛里散发着奇异的光泽,金色的长发在微风中轻轻拂动。

她的眉宇之间流露出高傲的、凌然不可侵犯神采。纵然是强敌环绕的情况之下,依然毫不畏惧,只是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黑衣人们在她的逼视之下,气势一弱,不约而同地后退了一步。

一名执巨斧,首领模样的人上前一步,说道:“妮娅小姐,我们老板请你们姐弟到他那里做家,请合作一点儿。否则,我手下这些粗鲁的家伙,可不懂什么叫做怜香惜玉。”

叶风一愣,他们说得话虽然有些怪异,但对于曾经学过拉丁语的他来说,还是可以勉强听懂的。

那被称为妮娅的少女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恨恨地说道:“大名鼎鼎的黑风巨盗什么时候也成为奸相阿塔拉斯的走狗?”

那首领脸色一变,眼中寒光一闪。扯下蒙在脸上的面巾,森然说道:“请你说话干净一点儿,对我们来说,阿塔拉斯那条老狗算得了什么。只要你和你的弟弟跟我们走,就自然会明白。”

那少女坚定地摇了摇头,说道:“我们是不会跟你们走的,尤里乌斯家族的人过去不会、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向他的敌人屈服的。”

“对,我们永远是不会向敌人屈服的。”一个大约十三四岁、留着一头栗色短发少年手中拿着一把短剑,也从马车上跳了出来,站在少女的身边,昂然说道。

黑衣首领晒然道:“那我们就试试看了。”右手一挥,几名黑衣人就向他们走去。

“等一下。”少女将匕首在自己的胸前一横,凛然说道:“你们要是再上前一步,我对卓斯神起誓,将和你们拼力一战,不死无归。”

那名少年手中的短剑一挥,下巴高傲地一抬,说道:“贵族的尊严岂容你们这些……”

他的目光越过了那些黑衣人,看到了了站在不远处、一身绿色套装的叶风,已经准备好的话一个字也说不出口了。

那几个黑衣人也止住了脚步,有些犹豫地回头望去。众人纷纷转头看去。只见距他们不远的大道之上,站着一个全身上下用树叶遮体、头发散乱,胡须丛生的男子。

叶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着,伸手提了提那条遮住下身的树藤。尽量挤出一丝笑容,对着他们挥了挥手,干笑着说道:“嗨,大家好。你们继续。我只是打酱油路过……”

黑衣首领一指他,扬声说道:“干掉他,不能留下任何活口。”

立刻有两名黑衣人操起刀,狞笑着扑了过来。

叶风不假思索地抽出弩箭,搭在弦上,并不拉满,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地连射两次。那两人顿时仰面栽倒。每人的心脏的位置上各插着一支弩箭。

那黑衣首领吃了一惊,要知道他们在黑衣下面可是披了铠甲的,一般的弓箭是很难射穿的。

不容他再次发话,一支弩箭已经飞了过来,准确地射进了他的喉咙。他难以置信地用手捂住伤口,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然后像泥团一样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老大,老大。”

“老大,你怎么了?”

“头领死了。”几个黑衣人惊慌地叫道。

“慌什么,冲过去干掉……”另一个黑衣人大声叫道,但不等他说完,一只弩箭已经钉在了他的额头之上。

余下十几个人看到这里,居然没有逃走,而是怒吼一声,挥舞手中的长剑,一起向他扑来。叶风见状,急忙抽出几支弩箭,扣在弦上连连扳动。弓弦响处,又有几名黑衣人倒在地上。

然而几十步的距离,转瞬即至。剩下的七八个人已经扑到了他的跟前。叶风来不及放箭,只得将手中的弩弓对准其中一人用力砸了过去,那人躲闪不及,顿时砸得他满脸血花,捂着脸,哀嚎着倒在地上。

叶风身体一转,脚尖轻轻一挑,地上一根粗大的树枝已经跳到了他的手中。双手将树枝一举,挡住了迎头砍下的凌厉一刀,然后右脚发力,准确地踢中了那人的档部。

一声如鸡蛋破裂的脆声响起,那人两眼一翻,嘴里流出了一缕白沫,昏死了过去。

此刻耳边风声响动,叶风听风辨位,立刻知道左右有人夹攻。

两把大刀带着尖锐的风声闪电般地砍下,他不慌不忙地一侧身,躲过大刀,将手中的树枝反手一抡,正中其中一人的后脑。

紧接着,他将手中的树枝向空中一抛,另一名黑衣人立时一愣,不由自主地抬起头看向那树枝。叶风借着这个机会,伸出左手,扣住了他手中的长剑,一引一拉,那把剑改变了方向,将一名已经扑上来的黑衣人捅了个对穿。

那黑衣人见到自己的长剑误伤了战友,不由大吃一惊。

趁了他正愣神的工夫,叶风一个凶狠的肘击正中那人的肋骨,那骨头清脆的碎裂声音传来,让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其余人吓得立刻止住脚步,眼中露出恐惧的目光,纷纷后退。

叶风伸手接住了空中落下的树枝,挽了一个棍花,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他伸出食指在面前晃了晃,高声怒斥道:“奶奶的,你们真不和谐,我都说了我是打酱油路过的,还不相信?这下相信了吧。”

那些黑衣人看到叶风如此厉害,举手投足之间,自己这边的人已经死去了大半,顿时胆气一丧,大喊一声,纷纷转身而逃。窜入森林当中,消失不见了。

那少女带着少年有些畏惧地走了过来,在距他五六米远的地方谨慎地停了下来。少年看了看地上倒着的尸体,又看了看他穿着用树叶粗制烂造成的衣服,冒冒失失地问道:“你是人还是妖怪?”

“欧拉。不许胡说。”少女拉了他一下,看到叶风那如星辰般的眼睛扫来,心中一跳,想道:他的眼睛可真黑啊。

她优雅地一鞠躬,远远地说道:“多谢阁下援手。尤里乌斯家族将铭感五内,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叶风双腿一并,右手举到眉间,行了一个军礼,说道:“华国海军陆战一师少校参谋叶风。”

啪的一声,那根被他系在腰间的细藤再也吃不住拉力,断开了。面对强敌却毫无惧色的少女发出一声响亮的尖叫,急忙背过身去。那名少年瞪大了双眼,拉了拉她的衣服,低声说道:“你看清楚没有,那是什么东西?好大啊。”

少女向后退了一步挡在他的身前,低声怒道:“不许看。”

“为什么?”少年不解地问道。

“等你长大了就自会明白,现在别乱问了。”少女扳着他乱晃的脑袋,厉声说道。

“又是这一套。”少年耷拉下脑袋,踢着脚边的石子,不满地嘟囔道。

这一边,叶风手忙脚乱地从地上一名黑衣人身上扒下一件衣服套在了自己身上。他尴尬地干笑了两声,大声说道:“好了,现在可以转身了。”

两人转头看去,此时的叶风扔掉了那些树皮树叶、穿上了衣服,将长长的头发束在脑后,虽然还是满脸的胡茬,但看上去已经不那么吓人了。

那少年跑了过来,捡起他扔在地上的弩弓,拿在手中把玩了几下,递还给他。说道:“华国?没听说过。少校参谋是什么官?”

叶风一哑,说道:“那是东方的一个国家。少校嘛,官不大,也就管个几百号人吧。”

那两人对望了一眼,感到他是在吹牛,管几百号人的官还不大吗?就算是他们的父亲手下最多时也不过有五百名士兵。

叶风看着他们的衣服,觉得有些奇怪,问道:“对了,今天是几号?”

“二月二十八号。”

“二月二十八号?”叶风一愣,立刻追问了一句:“哪一年?”

“哪一年?你问哪一年?”少女问道。

“是的,我问哪一年。”

“光明历618年。”那少年抢先说道。

“光……光明历618……”叶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哎,我说你住在哪里啊?居然连这都不知道。”那少年围着他转了一圈,问道。

叶风没说话,垂头丧气地指了指身后那高耸入云的大山。

“那是禁地,”少女抬头看了一眼,惊讶地说道,“传说山中有远古众神的洞窟。在古代的法律就已经规定,任何人都不得到那里去。”

第一部 西尼亚攻略 第二章 - 众神之地?我住的地方

“那是禁地,”少女抬头看了一眼,惊讶地说道,“传说山中有远古众神的洞窟。很久以前就传说凡是进去的人都再也没有出来”

叶风耸耸肩,说道:“我在那里已经住了十多天了,洞窟倒是有,但从来没发现什么远古的众神。”

他站起身,跺了跺脚,那从死人脚上扒下来的小牛皮制成的靴子有些不太合脚。四处打量了一下,透过树丛看到那只鹿倒在距道边不远的地方,不禁大喜。他急忙走了过去,将那只死鹿抗了出来。

“你们还不走吗?”看到那姐弟两人还站在路上,他感到有些奇怪,指了指灰暗阴沉的天空,说道,“以我的经验来看,好像又快要下雨了。”

那两人为难地互相看了看,几匹拉车的马早已经死去多时了,而且呆在那里的话很可能再遇到黑衣人。

叶风明白了过来,沉吟了一下,说道:“好吧。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来。不过我要提醒你们的是那里可是你们所说的禁区。”

说着,他分开树丛走进了森林。那两人看到一地的死尸,听到密林中传来的各种奇异恐怖的声音,对视了一眼,急忙跟了上去。

叶风带着他们在森林中走了几里地,拐过一道山坡之后,眼前出现了一道深深的峡谷。在峡谷顶端,有道高高耸立的大门。

他们来到了大门前,姐弟两人敬畏地发现那金属制成门异常巨大,好像是为传说中的巨龙而设的,他们站在门前,只有高高仰起脖子才能看到大门的顶端。门上面还刻有字或者花纹,但因为锈蚀的很厉害,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

妮娅伸手敲了敲大门,厚实的大门发出一声低沉的声响。她心中不禁怀疑这么大的大门用多大的力量才能打开。

叶风向旁边一拐,这时他们才发现原来旁边竟还有一道小门,只是那门被一块山岩挡住了,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来。

叶风吃力地推开大门,一种令人牙酸的巨大的声音响起。把两人吓了一跳。过了一会儿,他们才发现那声音正是从生锈的门轴处传来的。

叶风一马当先走了进去。那姐弟两人不敢进去,先是探头探脑地向里面张望了一下。借着外面的光线,他们发现里面居然有一个广阔的空间。天花板距地面足有数十米高,巨大的广场一眼看不到边,延伸到无尽的黑暗当中。

一股略带灰尘的气息迎面扑来,不禁让人感到白云苍狗、岁月悠悠的历史的厚重与苍凉。

两人心中一阵发寒。欧拉轻轻推了推还在发愣的妮娅。她回过神来,看到叶风正在一旁盯着自己,勉强在脸上挤出一个笑容,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

叶风将他们带到一个距大门不远的房间里面。房间的中央一堆没有烧尽的火堆正发着暗红色的光芒,旁边还放有一些捡来的枯枝干柴。

他把鹿扔在地上,然后捡了几块木材扔进火里,鼓起腮帮吹了几下,红色火头立刻跳了出来。明亮的火焰瞬间将他们身上的寒冷与湿气驱赶了出去。欧拉再也撑不住了,一下子坐在了地上,用手捶着发酸的双腿。这一路把他累得够戗。

叶风转身对两人说道:“好了,这就是我住的地方。两位可以随意,就当是自己家一样。”然后,他把鹿拖到了另一个房间里面。

欧拉看了看关上的房门,听到里面传来的水声。神秘地探过头去,低声说道:“你说他会不会是童话里的巫师。喜欢把女人变成癞蛤蟆,然后扔进锅里煮一锅土豆蛤蟆汤。”

妮娅吓了一跳,伸手在他头上用力敲了一下,面无人色地说道:“别胡说。”她嘴上这样说,但还是活动了一下身子,以便可以在第一时间里拔出匕首。

这时,叶风手捧着几块带着血的鲜肉走了回来。用细棍穿了,放在火上烧烤。篝火毕剥作响,肉上的油脂滴入火中,发出嗤嗤声响。

不一会儿的功夫,鹿肉的香气四溢,引得两人食指大动。防范叶风的想法也已经飞到了九霄云外。一个吃烤肉的人肯定是不会喜欢吃癞蛤蟆的。

叶风见肉烤得差不多了,于是分了两块给他们。欧拉走了半天,也是真的饿了,接过之后,也不多说,吃得是满嘴流油,一边吃,还一边不怀好意地瞄着火上正烤着的鹿肉。而妮娅则礼貌地向他道谢之后,文雅地拿起烤肉,小口吃了起来。

叶风看到这里,心中不禁有些好奇。她的气质高雅,举止落落大方,就是吃饭的时候也是从容不迫,文文雅雅地翘着兰花指,显然受过良好的教育,他们的身份非富则贵。而且那个小孩说什么贵族。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贵族?

完结军事历史小说作者虎牢《狗头军师》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重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狗头军师小说[虎牢]在线试读

他见打不到叶风,摘下头盔用力向他砸去。叶风轻轻闪身躲了过去。只见那人一头火红的长发如瀑布般泄下,衬在那人通红的脸旁越加娇艳妩媚。环顾周围的那些战士,他们骑在高头大马之上,上半身都包裹在铠甲当中,叶风苦笑一下,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是男是女。叶风不由鄙视地看了那个正暴跳如雷的女人一眼,带得这是什么兵,没有一点荣誉感,要是他的手下,早就蹦出来跟对方单挑了——当然他们是一轰而上,一群单挑一个。那人指着叶风大骂道:“无耻、卑鄙、下流……。”声音...

2019-07-25 10:10:13

戏天宝小说[随逸]在线试读

出了小楼,外面是一大片田野。赵志其实早就计划好了,吃饱喝足,赵志就要发挥他最引以为傲的特长,跑步甩开这墨镜男,想当年,他百米速度可是十二秒三零啊。赵志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指着小楼边一片金黄的水稻,对墨镜男说:“呀,小墨,这是你家大公司的水稻吗?北京这地上也种水稻?”赵志慢慢的走到水田边,眼见水田里地面干裂,心下一喜,猛的拔腿就顺着田埂跑走。墨镜男一见这家伙果然要跑,急忙甩开膀子猛追了过去。忽然耳后听见墨镜男狂笑:“老子练一万米的,你来跟我比比看?”墨镜男被他...

2019-07-25 10:10:13

铁血硬汉小说[独特香味]在线试读

索性直到黑鹰降落在金沙将军的营地也没有出现什么危险,这也证实了莫一说的话,那个矿场的士兵确实是私人武装,要不然柬埔寨政府不可能对于这种直接藐视当地政府的行动不闻不问的。“最棒的战士们,欢迎你们的归来!”“在想什么?你应该高兴,你将得到一大笔酬劳了,而且你也将重新得到自由,金沙将军已经答应放了你,到时候你可以找个地方,找一群的美女好好放松一下,你应该开心,你应该笑,嗨,咧开嘴笑,懂么?”饿狼突然出现在莫一的身后,拍着他的肩膀笑着,手里还捧着个巨大的椰子。黑鹰的...

2019-07-25 10:10:13

指南车小说[Steven]在线试读

经历过方才的混战,张搴觉得有必要重新省视这趟任务。张搴没有回话,心想全中国让他绝对信的过的人,只有一个。不过,听说他回了苏北老家。船只顺着长江,经过三峡,直下宜昌。一路顺流而下,经武汉、长沙、九江、南京,而后抵达上海。「安排好了?放心…那方才发生的那些……是不是也是安排好的?」「非常抱歉,博士。我为刚才的意外再度向您道歉。现在是战时,尽管是大后方,可不比纽约…许多时候是敌我难分…要不是刚才开火,我们也不知道,您已经叫人给盯上。不过戴先生...

2019-07-25 10:10:13

抗日军魂之浴血突击小说[陈千]在线试读

原来邱毅虽然枪法好,个子却比较矮小,27连的弟兄都喜欢叫他“矮精怪”。邱毅恼火了,提起拳头,就向王顺和冲去---高洪波将背上的大刀抽了抽,然后提着冲锋枪一挥,大声嚷道:“快,日军进攻了,伤员留下,其他的跟我上!”山坡下,日本军足足有300多人,放着炮,打着枪,叫嚷着冲了上来。王顺和大怒,指着邱毅嚷嚷起来:“ 矮精怪,就你这个样子还想弄趴我?”正在这时,一个国军大声报告道:“连长,敌军轰炸结束了!”高洪波命令着,...

2019-07-25 10:10:13

军统内幕小说[沈醉/康泽等]在线试读

这个班正式成立是在一九三八年二月,从长沙筹备处迁到临澧奎星楼县立中学,一同修整房屋,并用茅草竹架临时搭成一座可容一千余人的大礼堂。副主任余乐醒场所。特训班第一期,或简称特训班一期。正式开课是三月间,这时郑州和各地的学生才相继到达。未开课前,学生和教职员是他亲自决定的。从一九三八年三月到六月是人伍训练,实际上是进行思想考核和六月起开始分队训练。所谓"人伍训练",并不是和一般军事学校一样,它是在一...

2019-07-25 10:10:13

三国史小说[马植杰]在线试读

曹操进到荥阳(在今河南荥阳县东北)西南的汴水,遭遇卓将徐荣,双方交战,曹操部队多是招募的新兵,人数既少,又缺乏训练,自然不是久经战阵的涼州军的对手,所以吃了败仗,士兵伤亡甚多,操本人也被流矢射中,所乘马受伤,幸亏从弟曹洪把自己的马给操骑了,才得于夜色朦胧中逃回酸枣。曹操退到酸枣以后,关东诸军共十余万,天天置酒高会,不图进取,曹操责备他们,并再次献策说:“诸君听吾计,使勃海引河内之众临孟津,酸枣诸将守成皋(今河南荥阳汜水镇),据敖仓(今河南荥阳县北),塞轘辕(今河南巩县西南)、大谷(今河南登封县...

2019-07-25 10:10:13

最后一道长城小说[白山大郎]在线试读

老庙祝似乎有点恍惚,睁开眼睛看着德仔,口齿又清晰了一些:“阿公在白衣洞里呆了大半辈子,这洞子有个秘密,只告诉你一个人。白衣洞是仙洞,是神仙常来常往的地方,我们这里是第一层,上面还有两层,那里是仙人的地盘,只有贵人才能上去。记住了吗?”老庙祝吃力地欠起身子:“你把土司老爷送的酒菜每样夹一点,放在阿公床前,再点上三支香。剩下的那些,到村里叫你那些猪兄狗弟来一起吃吧,菜太多,你一个人吃不完……”后生们见了满满一桌油水,一个个眉笑眼开,围...

2019-07-25 10:10:13

兵锋时刻小说[南海十三郎]在线试读

那老管家见柳翠翠也不搭话,只管自己在那里似笑非笑地发呆,又说:“老板娘?程子强先生是我们家少爷,如果他住这里,能不能带我们去他的住处?”结果一推开门才看见,屋里早已经空空如也。苦力强早就走了。柳翠翠为这些人没找到苦力强儿高兴,也为苦力强的不辞而别郁闷,两下心情交织在一起,加上屋里又坐了两个只喝清茶不说话的瘟神,当下给弄了个心乱如麻,帐都算错了好几次。柳翠翠虽然这么想,却也因为苦力强已经有了老婆而失落,又忍不住看了一下少妇的腰身屁股,发现这女人不过是做了妇人打扮,明显的没经过男人。心...

2019-07-25 10:10:13

兴明小说[我是羔羊]在线试读

朱震立刻笑着说道:“那就多谢几位好汉了,请你们一定要在龙大王面前替我美言几句,狗蛋,快快给几位好汉松绑。”第四章备战大家听朱震这么一说,都觉得很有道理,便又高兴起来,朱震见了,大声说道:“你们也不要高兴的太早了,那个龙大王手下还有一百五十多人呢,你们先把地上的尸体清理一下,再统计一下我们的伤亡情况和获得的战利品。大家都应声而去。那人傲慢的说道:“那当然,我家龙大王乃李闯王手下闯将刘芳亮的部下,埋伏在这小小的卢军山就是为了接应闯王大军,现在你知道厉害了吧,快点...

2019-07-25 10: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