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商小说[上元灯火]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回公公话,小子是地地道道的福州人,家住杨桥巷,名冯虞,还未及冠不曾取字。先父行商,天南海北的客人也都遇到过,小子便胡乱学了些个。”“小子家中原本做些日杂生意,家父前些日子染病身故,原先的生意也已是做不下去。如今家中只有老母、管家和……和养媳。”冯虞还是脸皮薄了些。“坐吃山空不是长久之策,老母、养媳不好抛头露面,家中生计只有小子一力承当了。今日本就想着出来琢磨些营生,到了山门口不自觉就进来了。”什么叫天上掉

大明官商小说章节试读

[架空历史] 《大明官商》作者:上元灯火【完结】

文案:

类别:两宋元明

官越做越大,钱越赚越多,集高官巨贾于一身。横行天朝万里海疆,纵览大明世情民风。这,就是穿越人士冯虞的别样人生。

正文

第一章 穿越天天有 今天到我家

觥筹交错,茵茵的绿草地、霓虹闪烁、翻转的车窗……一幅幅记忆的碎片在冯宇的脑海中交织冲撞,搅作一团……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冯宇悠悠醒转过来,太阳穴一阵一阵疼得厉害。眼皮象灌了铅,说什么也撑不开。隐约听着有人在边上低声抽泣,还有个人一会儿一会儿就使劲掐自个儿的人中,真疼呢。想发声喊停,嘴巴舌头同样不听使唤。

就这么昏昏沉沉地熬了一会儿,脑子里虽然还是一片浆糊,好歹不象先前疼得那么厉害了。冯宇勉强积攒了些气力,撑开眼皮。圆木房梁、椽子、扒梁、青砖墙、隔扇、槛窗……这是哪儿?冯宇是越看越糊涂,难不成这儿是个庙?还想再四下多看看,只是脖颈依然酸得厉害,怎么也动弹不得。

忽然听着边上有个年轻的女声惊呼了一声:“依妈,依虞在动弹呢!”这女子一口福州话,脆生生的,倒是挺好听,就是口音生分得很。

冯宇正奇怪呢,这女孩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眼帘中突然挤进三张脸庞,一个是三十来岁的中年妇人,眉目和顺,梳着圆髻,鬓角簪一朵白花,两眼泛红,神色惶急。一个是十多岁结着中空双鬟的清丽少女,满面泪痕,同样带着孝。边上还有个四十开外的清瘦男子,带皂纱四方平定巾,须发已经有些花白了,也是一副急切的模样。

这几个怎么扮作古人模样?莫非是拍戏不成?那把我拉来做什么?“你们……我……”一口气上不来,冯宇又晕了。

……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这回冯宇觉着舒服多了,咂咂嘴,有些苦,不知道先前给灌了什么药,看来还管用。定了定神,冯宇总算可以扭头打量这间不知已经呆了多久的屋子,这一看几乎让他再一次晕过去。

只见这间看上去像是厅堂的房间挂满了白色幡帛,正面墙上挂着一幅白色幔帐,上头斗大的一个“奠”字,房屋正中搁着香炉、烛台、蒲团等物件,再往前看,一具黑漆平放的木柜,不对,不是木柜,那不就是传说中的……棺材!我怎么呆在人家灵堂里头?!

冯宇只觉着一股凉气顺着脊梁骨直冲头顶,心里渗得荒。咬着牙,冯宇撑着床沿勉强支起身子。

大概是听着厅堂有动静,内堂门帘一挑,出来个哆哆嗦嗦的白衣少女,手中攥着把剪子,正是先前那个女孩,只是看着似乎憔悴了许多。见是冯宇勉强起身,女孩赶紧随手搁了剪刀,几步赶过来扶住冯宇:“依虞,还没好怎么就爬起来了。来,躺好,里面正煎药,过一会捧来你喝下,明日就会好了。”

看女孩如此体贴,冯宇不好再说什么,乖乖躺倒,早知如此刚才费那么大劲儿干嘛?只是冯宇始终想不明白,这女孩似乎与他非亲非故,如何知道他的名字?为什么对他如此体贴?思来想去,忍不住也用福州话问了一句:“依妹,谢谢你咯,你怎会晓我名字?这边是谁人的家?”

听了这话,那少女身子突然一僵,两只眼睛一下瞪得溜圆:“依虞,起先你说什么?你叫我什么?”一看这种反应,冯宇隐隐觉得不妙,吞吞吐吐重复一句:“依……妹。”

“你……你头烧昏了?你……你出什么事了?”少女原本有点苍白的面孔涨得通红,嘴唇微微有些发抖,突然扭头跑向内屋,边跑边喊:“依妈,快来看看依虞,快来看看依虞。”冯宇也给吓了一跳,我招她了?

门帘猛地撩开,冯宇先前见过的那位中年妇人抢步出来,几乎和那少女撞个满怀。“我儿怎样了?出什么事情了?”

“他……他不认我了!”那少女拖着哭腔搀着妇人的手,回头快步走来。那冯宇听妇人唤他“囡”,心头就是一哆嗦,为什么会有这种事发生?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抬手掐了自己一把,疼!不是做梦!老天啊,不是她们疯了,就是我疯了。

两位女子这时已来到他身旁。一人抓住他一只胳膊,盯着他瞅了好一会儿。那妇人开口问道:“儿啊,你怎会不认媳妇?是眼睛花了还是头晕?”

听了这话,冯宇几乎为之气绝、我媳妇?!这不是未成年少女吗?没等他回过味来,那妇人继续说道:“你爹过世后,你太过伤心都晕过去了,这两日好好休息,今夜就不要守灵了。这几日,万事有你依舅打点,还有我跟你依妍,道场已经做过。交割了店面、地契、积蓄,亏空业已都填了。官府那边往日打点,也不至深究,里正那边已报了病故销籍文书。你也勿要担心。药吃了,歇两日,头七还要忙。”

听到这里,冯宇已经是瞠目结舌,彻底无语了。如果这确实不是梦,那么只能断定——自己穿越了。想到这儿,他恨不得立马找个无人的角落痛苦一场。

对某些落魄人士来说,穿越之后,说不定就此翻开人生的崭新一页。可冯宇大学中文系毕业后打拼十年,因缘际会开了家庆典公司,靠着几位师兄牵线搭桥,搞定了几个省厅,一年十来个大单,如今好歹也算是五子登科了。

这不,前两天冯虞刚刚拿下“6.18”福建项目成果交易会的场馆布展,第二天就要签约了,晚上一时性起和几个兄弟喝了点小酒,而后独自开车上了西二环……唉,酒后驾车害死人哪。

事到如今,也只好正视现实了。十年职场加商场经验,倒是培养出了冯宇宠辱不惊临阵不乱的心理素质。别看他这会儿目光呆滞,心思却是转得飞快,片刻之间敲定了一个无数穿越人士屡试不爽、现下唯一可行的对策:装失忆。

于是,冯宇用很是茫然无辜的眼神看向那妇人:“我,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是头昏。”

虽说是老套到极致,可惜冯宇眼前这两位与网络年代相距实在太过遥远,自然也无从知晓这个狗血桥段已经反复上演了千百回,当下立时中招。两人抱住冯宇放声大哭。哭是要哭,哭过了办法还得自己想。于是,两人很快揩干泪水,你一言我一语,开始了对冯宇的穿越扫盲教育……

第二章 为什么不托生个好人家

说来冯宇穿越的这户人家也算是商贾富户,先祖源自郑大夫冯简子,世居河南。靖康之变,金兵南侵,冯氏一枝从龙南下定居浙江绍兴,元末明初避战乱移居福建省福州府。

冯氏原本以诗书传家,到了成化年间,冯宇这个世界的祖父冯经屡试不第,只得弃文从商做米行生意,这买卖利不厚,难得的却是不愁销路。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因此上虽然没能成功跻身暴发户行列,至少也是吃穿不愁。

生意交到下一代冯道,也就是棺材中那位,却是如同吃了红牛般蒸蒸日上。此公长袖善舞,上交好官府,下结交九流,生意自然越做越开,十几年间盘下鼓楼边上黄金地段的几间店铺,柴米油盐酱醋茶什么都卖,手头钱多了又在福州城外南台岛上买下不少山地良田,在福州商界也算是个人物了。

可惜有句话叫“过满则溢”,前年不知听了谁的忽悠,说是海外贸易获利极重,冯老爷怦然心动,去年参股试水一回,果然大赚一笔。前些日子又筹资备下大批瓷器茶叶,包船运往南洋巴达维亚。结果船只出港不远,刚到平潭岛外海,遇着大风浪倾覆,船沉了不说,亲自押船出海的冯道把自个儿的性命也一道陪上了。

冯道这一死,却惹下了两个大麻烦。第一,冯道经商素来是敢冲敢闯,这一船货可以说是搭上老本,家中现金不足,还借了一大笔。船一沉鸡飞蛋打,家中产业就此全部改姓,只剩下眼前这一座两进的老宅和当初沿街的米铺,转了一圈又回到了。

这也就罢了,更大的麻烦在于,明太祖下旨禁海,民间私下进行海外贸易,说白了就是走私。要是蒙混过关也就罢了,人这一死,总得找官府报备核销人口,万一人家严格查究起来,内查外调一番,不难发现真相,那可就是抄家的重罪了。

幸好冯道夫人冯陈氏的哥哥,也就是前头露过一面的中年男子,好歹是个举人,在官面上也还有些门路,报了个暴病而亡总算是糊弄过去了。如今家中只剩了夫人冯陈氏,十四岁的独子冯虞,十三岁的童养媳薛采妍,还有就是老管家冯忠,出事之后忙里忙外心力交瘁也已经累倒,在偏房躺着呢。

至于冯宇夺舍的这位冯虞,倒是个老实巴交的孝顺孩子,身子骨也结实,打小没灾没病的,可惜除了这两个优点之外,啥都不会了,念书没天分,经商么,十位以上的加减乘除就没算对过。要是冯道生意场上一帆风顺,这冯虞一辈子或许真能衣食无虞。可是如今出了这档子事,家道中落已经是眼见的事了。

落户到这么个人家,冯宇也只能仰天长叹流年不利了。你看看人家穿越的,不是曹操李世民这等雄主,至少也弄个袁世凯、李鸿章什么的,名声臭点儿好歹吃穿不愁不是。现在也没别的想头了,既来之则安之吧(不安也得安,反正没得挑,除非是再死一回碰碰运气)。冯宇,也就是冯虞,只能打定主意立下决心白手起家奋发图强了。想到这儿,冯宇心中长叹一声,从今天起,这世上只有冯虞,再没有冯宇这号人了。

现代人节奏就是快,刚定下心神,冯虞就开始规划他的第二次创业计划了。从商业运作能力来说,穿越男冯虞还是颇有自信的,前生虽然逢人便说“我才刚上路”,毕竟也还算是个成功人士,虽然半路出家没有什么太多的理论积淀,实战经验那是绝对不缺的。问题是,在这个陌生的年代怎么赚到第一桶金。

想到这儿,冯虞突然一愣神,今年到底是哪个年头?方才只听了成化、弘治这几个年号,上下好几十年呢。想到这儿,他望向身边已经唠叨了半响口干舌燥的冯陈氏,这个世界的母亲:“依妈,今年是什么年号?今日是哪一日?”

“啊?哦,今日是弘治十八年九月初八嘛,听说老皇上五月时候崩了,新皇上登基,明年要改年号了。”

弘治死了,新皇帝,那不就是正德吗!明季二百七十六年,冯虞最爱看的就是正德兄的精彩人生了。从玩闹叛逆的角度来说,此君绝对称得上是千古一帝。调戏老虎、假扮富商、逛妓院、下江南、勾搭有夫之妇……最牛的事迹就是脱岗潜逃偷渡出关打鞑子,自封“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朱寿”,实在是没有想不到,更无做不到,极有个性极有型的活宝一个!算起来,这正德还跟冯虞同岁呢。

印象中,整个明朝社会在正德年间从开国时期的拘谨制欲走向纵情纵欲,士大夫阶层奢靡之风日甚。这么来看,前途是光明的,经商之路还是大有希望的。

接下来两天,冯虞已经渐渐恢复,可以下地逛上几圈。不过娘亲担心他的身体,死活不让出大门。虽然家中余财所剩无几,薛采妍还是上街割了点肉,又到药房抓了些当归、川芎加入,文火慢炖,每日亲手端来让冯虞吃上一些,据说有镇静强心之效。

只是知道了采妍的童养媳身份之后,冯虞每回遇着她总觉着有些怪怪的。说起来,采妍确实是个好姑娘,遭逢大变,不离不弃,对母亲、对冯虞的态度可以说是一如既往,无微不至。

可是对于任何一个取向正常的现代人来说,如果有人把一个十三岁的小丫头推到面前,说这位今后就是你老婆了,能不尴尬吗?冯虞私底下思来想去,也只能先拿她当妹妹看了,将来事将来再说,反正得守孝三年嘛。

终于等到头七,将没见过一面的亡父下葬,将哭得如泪人一般的母亲、采妍搀回家中,身体也已经渐渐康复的管家忠叔找到冯虞,一脸苦相地说道:“少爷,家里钱袋都快见底了。”

听到这话,生理年龄只有十四岁的冯虞知道,从这一刻起,他得挑起养家的重担了。

第三章 发家何其难

“忠叔,实话实说,家中还有多少底子?”

“不瞒少爷,家中散碎银两、制钱,合起来也就是五两银不到。”

五两银什么概念?冯虞记得之前看过明人笔记,据说这年月就算是下层平民过生活,一年也要花个一两半银子。五两银,家中四口人要想吃穿尽够,也就是再撑个半年不到。

想到这儿,冯虞是真急了:“忠叔,我们家中还有什么进项没有?”

“唉,我的少爷,如今家业陪了,生意也关张了,哪来什么进项?也就是前街那个铺面,要么自己开店,要不租给别人,一年还有个四五两店租钱。”

冯虞听了这话,心中紧着盘算,一年四五两,还是不够吃用。看来唯一的出路,就是拿现下这五两银做本钱捣腾点小生意,看能不能慢慢做起来。只是如今家中本小,再经不起风浪,有什么稳当点的生意没有?

琢磨了半天,冯虞还是没号着门道,只是记起以前看过明人写的一篇小说,里头提过一个卖油郎,挑担卖油还得三两银子的本钱,街头辛苦一年,卖得好了多少也能赚个十几两银子。

只是冯虞想想自个儿挑着个担子扇着斗笠沿街叫卖的光辉形象,不禁就是一哆嗦,实在是拉不下这个面子。再说了,十多两银子,也就够养活一家老小,几乎剩不得多少余财,离冯虞的期望值未免相去甚远。

再问过忠叔,三五两银子也就够这等小买卖,不贩油,摆个什么杂货摊卖点儿针头线脑什么的也没多大差别。

就这么着虚耗了三五日,冯虞忽然间灵机一动,摆个字画摊不知道有没有出息。印象里头文人落魄时多半便干这个,貌似收益不低,至少养家糊口之外,还能时不时到酒肆醉上一场。

冯虞越琢磨越觉着靠谱。要知道,冯虞前生打小在少年宫学字,由“永字八法”入楷,先学柳公权,再学赵孟頫,之后学黄庭坚行草,大学之后细心揣摩“毛体书法”,对毛氏章法、结体和枯笔的运用很有些心得。哪怕是从商之后百事缠身,对书法的追求一直没有撂下,还在福州市书法家协会挂了个副秘书长的职。

至于画么,什么写意工笔冯虞确实上不得台面,不过素描、漫画这些个倒是得心应手。别的不说,大一的那场初恋便是源自冯虞晚自修时的一次信手涂鸦。想来这独辟蹊径的画风也能糊弄不少人吧。和忠叔一提这事儿,老头子一脸苦笑:“字画摊啊,南门外茶亭街上怕不有二三十家了……”

不只冯虞一个着急上火,晚饭时,一家子都各出奇谋。冯母说要和采妍做些女红养家,只是不知道该往何处接活儿。又说要央舅父帮着在公门寻个差事,第二天人家回话,冯虞年纪太小做不得衙役,只能当个文书墨吏,一年拿二十两银子。别的要求没有,就是精通律例熟稔公文。

冯虞一听,这事儿又黄了。这才穿越几天呐,《大明律》自个儿翻都没翻过,离熟稔差个十万八千里呢。

接下来这几天,眼见得坐吃山空,家中伙食水准已经开始下降,连着两天没开荤了。冯虞有力使不上,每日里是坐卧不宁,四处乱转。其他几个看在眼里,心中都不是滋味。你说,一个十五岁的半大孩子,还没行冠礼呢,眼见着就要为家计愁白少年头,谁见了不得心酸。尤其是采妍,不时躲到没人的地方偷偷抹泪。

实在是没招了,眼见得就这么熬了快半个月,冯虞一想,在家中看来是憋不出什么正经主意了。“忠叔,带我到市面上去转一转吧。”

福州府城始建于晋太康年间,在这之后,随着城市的繁荣,福州城不断扩大。本朝洪武四年,朱元璋命令驸马都尉王恭扩建福州城,把屏山、乌山、于山三山环在城内,从此福州府别名“三山”。

府城中的中心街区称作“三坊七巷”,“三坊”指的是衣锦坊、文儒坊、光禄坊,“七巷”包括杨桥巷、郎官巷、塔巷、黄巷、安民巷、宫巷、吉庇巷,历代官宦豪绅多数聚居在这一片,这里自然也成为店肆林立的繁华地段。冯虞的老宅和店面就在杨桥巷。

完结军事历史小说作者上元灯火《大明官商》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真实可信,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人在屋檐下小说[暮小西]在线试读

“嗯,”向晨曦点点头,指着自己,“我,向晨曦。”向晨曦嘴角略有牵动:“还在上大学呢?”“念哪个大学的?”晴格看着拿杯递到自己面前的水,听到向晨曦的近乎于关心的问候有点受宠若惊,赶紧接过了水,微笑着回答:“没有啦,东西不是很多。本来在学校里的时候就没有买什么。啊对了,我叫赵晴格,以后喊我晴格就行啦。”“向晨曦?名字真好听。”晴格笑起来,眼睛眯成弯弯的两条线。可以解释...

2019-07-24 10:15:48

哦,基本操作[电竞]小说[吃芒果不吐皮]在线试读

一片垂涎声中,唯有骆知简翘着二郎腿,看也不看难得贤惠的舒迦:“别投降得太早,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公主做出来的东西,你们觉得能咽下去?”几人颤抖着放进嘴里。“金主大人!你简直就是上天赐给Lux的瑰宝!”奶哥:“与其说助理,不如说是金主?”说着,第一盘烤肉上桌了。前一天吃了金主大人烤肉的阿越心怀罪恶感,第二天一大早就出门谈活动,扬言要Lux卖身把烤肉钱赚回来。经过BBQ,舒迦意外地发现自己身上的目光开始有所变化。...

2019-07-24 10:15:48

英雄联盟之余烬重燃小说[余烬]在线试读

……此时此刻,全场鸦雀无声,即便是一根针掉在地上都清晰可闻!“卧槽,我奶奶都不扶,老子就服你!”…………“我天,我快要笑断气了,你个小毛孩子怎么这能装逼呢?逼王之王,逼王在世啊!”“小子,你玩我?”若不是在场,还有这么多人拦着,恐怕他杀人的心都有了。...

2019-07-24 10:15:48

动画世界大冒险小说[穷四]在线试读

好吧,他来到这里本身就不科学,或许这个世界真的有什么神奇的地方。“那个师兄啊,你喊我师弟就好。”相比于师弟,邱明更讨厌戒色这个法号。闷着头走了不到十分钟,邱明就累了,他这身体在同龄人之中绝对算是好的,但是今天悲哀的发现,他竟然不如这个看起来跟小学生似的戒痴。邱明瞪大眼睛,这么轻松?这个小身板真有这么大力气?这不科学啊!让戒痴赶紧先放下,他帮着捡了一捆枯枝,用草绳扎好,戒痴轻松的背在背上:“戒色,我们走吧。”“我在心中默念经文,关照自身,不为世间万物所动,自然就得到解脱无碍。”念佛经,就能变成超人了?坟头烧...

2019-07-24 10:15:48

穿越之极品唐僧小说[潇洒二代]在线试读

“什么?”“哈哈。。。。。。”三角兽大笑而去。却说孙悟空早就醒了,心中大骂这家伙的粪便怎么这么臭,正要去寻找妖怪却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心中一想便想起了土地。第四章 三角兽的来头“妖界劳模的简称。”“你怎么拿个甘蔗?”“你老年痴呆啊,你没来我怎么会知道你拿着甘蔗,我看见随便问问不行啊。”...

2019-07-24 10:15:48

康熙国策顾问小说[布老虎吃人]在线试读

“这么说你们家离开中土已经近千年了?你说的这些话让本官何以相信呢?”果然,县官似乎选择性的相信了秦有福说的一部分话。……“算了、算了,你也不用跪着了,我看的出来,你不是个习惯下跪的人”县衙的厢房里,坐在主座上的县官漫不经心的撇了一眼别扭扭跪在地上的秦有福,下颚稍微摆了一下,示意秦有福站起来。这些说辞是秦有福一路上费尽心思想出来的。他本来还想说个欧洲或什么地方,但是一想,这个时候,欧洲已经有不少传教士来到中国了,万一真的找上那么一两...

2019-07-24 10:15:48

汉少帝小说[布衣小P]在线试读

“皇兄,董卓不问皇兄安危,也不问宦党之乱,只问臣弟这几日生的事情。语气之中多有不臣之意,对皇兄颇为不敬。”小刘协双手用力的捶了捶地,哭道。“什么,皇兄你知道?”刘协微微仰着头颅,不信的问道。他本以为自己的皇兄毫无察觉,可这……第五章 孝悌“嗯!”刘辨若有所思的沉吟了一声。“啊!这些我早就知道了。”刘辨仰着头颅,叹息道。自己怎会不知道董卓其人,这点事全天下的华人都知道,正是因为董贼,刘...

2019-07-24 10:15:48

大辽逆臣小说[羊羊鬼]在线试读

“请大郎儿到小舍坐会儿,韩某有事请教。”韩德胜拿出一搭子纸片片看着大郎儿:“大郎儿奇才啊,就这拼音念字法就绝了,某试了一试果然好用极了,孩子们认字就是快,还有算术,地理,尤其那记账的法子,绝了!就是先会儿回南京,韩家家主韩强还佩服半天,说是赶春儿天热点后来石门镇拜访你的。”“有事请大郎儿商量,某有几个孩子也想学,能不能请大郎给他们做先生,孝敬加倍,加几倍都成!”韩德胜一脸的希冀渴求样,差点都要跪地下祈求了。韩德胜嘛吃嘛吃头挠挠脸有点儿...

2019-07-24 10:15:48

特种兵传说之秘密战线小说[活络油]在线试读

通讯兵李静看到唐虎又停下来,靠上去问:“队长,什么情况。”李静道:“难道会有埋伏?个地方不适合啊!”唐虎指了指正在警戒的狙击手时平,打了个手语。果然,又进入丛林深处七八里处,唐虎压了压手,使后面的队员停下来,仔细上前面看看地上和周围,就肯定这是有人来过,想来乍仑的藏身之前离此地肯定不远的。于是唐虎示意放慢搜索速度,注意敌方的明暗哨。又搜索了一会,前面的树林突然稀薄了起来。前面有一座较为高耸人小山峰。唐虎道:“前面的山峰肯家有古怪。”一...

2019-07-24 10:15:48

重生美利坚小说[骑着王八砍鲨鱼]在线试读

咱们单说第二天早上,尹杭一张开眼睛,就能感觉的出来,自己已经完全恢复了状态。起身光着膀子,用木盆在外面的蓄水池中打了点清水,洗漱一番。之后回到房里,穿上自己的一身行头,最后带上那顶黑色的宽边牛仔帽,出了屋子。之后又做了几个俯卧撑之类的。最后把枪支从新装备在身上,绕着多诺万家的牧场,慢跑了一圈。柯尔特转轮手枪是世界级的,这一点不用怀疑。不过尹杭仍然小心翼翼的检查着,从枪锤到扳机,从准星到弹仓。都细细的查看了一番。确定没问题之后,把子弹从新装了上去,插在腿侧的枪套上。咱们闲言少叙,吃完饭后,这一整天,尹杭都没...

2019-07-24 10:1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