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成灾小说[深湖]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马奇捂着鼻子也在叫唤:“好像是个人,真有人跳楼了。”我却急急地问着他们:“你们身上有没有打火机?”马奇问道:“你要打火机干啥,难道你想去点一把火吗?”简桐终于大声问出来,“卧糟,真是有人跳下来吗?”简桐又问着我:“黎小睦,你看到的是男的女的?”简桐却明确表示反对,“我们完全不必要验证,还是快点走我们的吧。”“当然,我们快点出去,然后去向保安报告吧,就说

女鬼成灾小说章节试读

[恐怖灵异] 《女鬼成灾》作者:深湖【完结】

内容简介

其实,这并非鬼迷人的简单故事!

一次吓人的夜归,我和三位同室经历几幕异常的恐怖,随之我却发现,三位同室都发生暗黑的逆转,他们,前前后后地拥有了鬼灵女友。而我竟也无处逃遁,甚至成了这一现象的中心人物,在身边有了心仪女生时,女鬼照样将我视为追求目标要来傍我……

是浪漫的福利,还是催死的灾殃?

我因此是会陷入一个能随心所欲猎情的漩涡,还是跟心仪女生一起抵抗这些女鬼的侵扰?…

第一章 下错车 遇怪事

所有的怪事,开始于一天深夜。

那天夜里我们上了13路公交车。

这是午夜最后一班车了,车内除了我们三个从市中心赶回校园的大学生,没有其他乘客。司机也想早点下班,所以把车开得比白天快。

在汽车的轰鸣声中,我们三个都东倒西歪,因喝过夜酒而昏昏欲睡。

突然间,坐在我前排的马奇惊叫起来:“王三娜,王三娜……”

我被这惨兮兮的叫声惊得一颤,睁开眼睛,只见马奇正趴在车窗上,朝窗外拼命摇手。

坐在他身边的简桐也从瞌睡状中惊醒,生气地问道:“马奇,你发什么神经啊?谁在外边?”

“是王三娜……”

“王三娜是谁呀?”

“我们村里的,一位美眉,漂亮的美眉……”

一听是位漂亮美眉,我和简桐顿时精神一振,正要进一步打听详情,马奇却呼地站起来,冲着司机喊道:“叔叔,请停一停车。”

由于我们多次结伴乘这路车,司机对我们是面熟的,他头也不回地说:“你们不是到大学站点下吗?还没有到呢。”

“不,我要下车,马上。”马奇显得急不可待。

司机只好靠边停车,打开车门。马奇根本不向我和简桐作任何解释,像只轻巧的猴子般窜下车去了。

我和简桐面面相觑,都是一头雾水。难道是这路车经过这里,马奇正好瞧见他们村的王三娜出现在车外?这里离他们村有几百里,三更半夜的怎么会这么巧?

简桐看着我问道:“黎小睦,我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当然也得下去噜。”我有点无奈地摊摊手。

我们三个既是同班也是同室,是天然的死党,马奇可以扔下我们去见美眉,但我们不能扔下他自顾乘车回校。

我以为马奇此刻在匆匆向后跑,因为从他宣称见到车外的王三娜到车子停下,至少过了半里路了,他当然会向发现王三娜的地方返回去。

可是我和简桐下了车,却见马奇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马奇,你又怎么啦?”简桐在马奇背后捅了一下,“你不是发现你们村的王三娜美眉吗,你不去追她,呆在这里等她跑过来?”

可是简桐一脸的惊诧茫然。他转过头问着我和简桐:“这是什么地方?你们能辨别出来吗?”

我睁睁有点酒意朦胧的眼睛,环顾四周,不由得大吃一惊。

确实,这是什么地方呀?

我们是从13路车跳下来的,公交车还刚刚开走,但这条路明显不对,它不是13路线的宽阔车道,完全是一条狭隘的村级小公路。

小公路的两边没有一盏路灯,只有路的一侧有块不大的灯箱广告牌,勉强向我们所站的那块地方投下一抹有限的亮光。

而除了这个灯箱广告牌,两边似乎没有任何景物,没有建筑,没有树,也失去边界,总之就是空茫茫一片。

抬头看灯箱广告,上面除了灯光没有任何内容,甚至连“广告招租”字样都没有。

我们跳下车却落在了一个无法作出任何辨识的奇怪地方,搞不清是到了哪里。

一时间我们都不知所措了。简桐不由得迁怒于马奇,训斥着他:“你不是说看到什么王三娜了吗?那她在哪里?是你逗比把打盹产生的幻觉当真了吧?”

马奇却断然否定是幻觉,他说他确实看到王三娜就站在路旁,还向车里的他招手呢。

简桐更生气了,“这里有个鬼啊,你特么下车是想见鬼吧。”

马奇本就有点郁闷,被简桐一批顿时不开心了,当即还了一句:“你特么才想见鬼呢……”

“你中途突然下车,想见鬼还见不着呢。”简桐进一步讥讽。

别看他俩唇枪舌剑,平时这么斗嘴惯了,不会真的吵起来,但他们的话让我听得身上发凉,不得不发出警告:

“靠,你们还是少说鬼不鬼的,当心引来什么不测呀。”

我的警告并非戏言,在上车时我就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这一趟回校的路上会出点什么事了……

我的话音刚落,马奇忽然兴奋起来:“瞧,王三娜,她不就在那里吗?”

我朝他所指的方向打量,黑幽幽的前方没见一个人影。

马奇热烈地向前跑去,但猛然又像看到了什么,一下子刹止脚步。

然后他折返回来,声音一下子转为惊恐,“怎么回事,前面来了那么多女人……”

我瞪大眼仔细观察,前面一片混混沌沌,哪里来什么那么多女人?

马奇却一把拽住我的胳膊,浑身竟然发起抖来,“黎小睦,你看到了吗,这些女人怎么一个个都是受伤的?有的缺鼻子,有的没眼珠,有的下巴都掉了……”

可是我根本没看到什么受伤的女人。

马奇这家伙平时爱讲鬼故事,他是否因为喝了夜酒难以抑制酒劲的冲动,故意玩恶作剧吓一吓我和简桐来取乐?

我用膝盖在他后腿上顶了一下,警告他再要胡言乱语,小心嚼烂了舌头根。

可这时简桐的反应也变了,一改刚才对马奇的痛批,反而失声叫道:“是啊是啊,我也看到了,这么多女的,有好几百个吧?她们没有一个是正常的,全都皮开肉绽,缺胳膊少腿……”

马奇见简桐支持他,更来劲了:“简桐,你说那都是些什么人啊?”

简桐忽然用手一指:“咦,最右边那个,不是古大琴吗?她就是我们村的。”

马奇惊问道:“你是说右边那个穿黄衣服的?她怎么浑身是血?”

简桐似乎又有些疑惑了,自言自语说道,“对呀,古大琴不是早已经死掉了吗?她怎么会在这里?”

马奇一听也失声叫道,“我们村那个王三娜,也是早就死了的呀……”

他们都有点愣愣的,两人面面相觑。

简桐问道:“你们村的王三娜是怎么死的?”

马奇说是割腕自杀的。又问简桐,“你们村的古大琴呢?又是怎么死的?”

简桐则说他们村里曾出过一起大车祸,死了好几个女人,古大琴就是其中之一……

我简直有点受不住了,不得不提醒他们:“半夜三更的,你们能换个话题吗?”

但马奇却反而问我:“黎小睦,我和简桐都看到自己村里的女人了,你认认,有没有你们村的?”

简桐和马奇一向臭味相投,都爱读各种鬼故事,还喜欢在睡觉前大侃大聊也不怕半夜做恶梦。

我用目光进一步搜视,面前总是灰茫茫的,根本见不到一个影子。我无法确定他们是有意在捉弄我,还是真的见到各自村里的女人,而且还是死掉了的女人。

我怀疑他们一唱一和,蓄意营造恐怖场面来惊吓我,只好哀求般劝道:“拜托,现在不要说这些了好不好?还是考虑考虑,咱们怎么才能尽快回宿舍吧。”

经我这么一说,他们似乎清醒过来,两人停止讨论转而都打量起周围来。

“黎小睦,我们这是在什么地方?”马奇茫然地问着我。“我们不是在大路下的车吗?怎么跑到这条小路上来了?”

我指了指他:“我本来还要问你呢,是你先下车的。”

马奇和简桐都陷入迷茫,他们都挠起头皮来。

而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就是我的三婶。

我三婶是一个“凡呻”,就是能召唤鬼灵,与鬼灵进行交流的“巫婆”。

三婶曾明确地告诉过我,如果你走夜路时遇上虚惊怪异的事,比如鬼打墙,不是你真的被一堵墙给挡住,也许只是一种假象,只要你抽支烟或撒泡尿,就有可能破解面前的阻挡。

但这往往是一种先兆,预示着你可能要遇到真正不吉的事情了。这种不吉之事有可能发生在你自己身上,也有可能你只是个旁观者,将要听到或看到发生在别人身上,而这个别人,往往是跟你有关系的人,至少是熟人。

我们现在落到这个非常诡异的场地里,会不会如同遇上鬼打墙,被封在一个虚幻的圈圈里了?

我似乎豁然开朗,决定使出我三婶所教的那个方法,来作一番尝试。

“喂,你们有没有尿?”我招呼着他们。“咱们一起来撒尿吧,破一破这个场景。”

一听说撒尿,他俩都霎时叫起来,似乎这才发现他们已到了都快憋不住的程度了。

他们问我怎么尿,具体有讲究吗?

我介绍道:“你们不是看到前面有那些女人吗?那干脆,就直接朝着她们撒吧。”

马奇有点惊讶,低声问道:“那都是些女人啊,其中有咱们村的王三娜,还有简桐他们村里的古大琴呢,咱们是大学生,总要讲一点素质吧?怎么能直接露出来朝她们尿?”

“去你的狗屁素质吧,你不想离开这个鬼地方吗,难道还想跟她们共度下半夜美好时光?”我骂骂咧咧解开皮带,刷一下扯下自己的牛仔裤,又将小三角一捋,第一个摆好了姿势。

简桐也响应着,学着我第二个摆好姿势。有点忸怩的马奇虽然迟疑,也只好效仿着,暴露出他自认为最宝贵的隐私。

“准备好了吗?预备——撒——”我一声令下,三把枪像三匹小水泵起动了。

其实我也早就憋足了尿,只是刚才因为紧张而忘了尿意,现在一撒,顿觉爽极。

可是我正觉得舒服,猛然听到一声尖叫响起,吓得竟然一下刹住了这畅快的宣泄。

那一声尖叫实在太瘆人了。

是一个女人的尖叫。

在我收住尿尿时,马奇和简桐同样紧急刹了车。

那声尖叫像无形的刀子划破漆黑的夜空,直接扎进了我们的耳廓,刺痛我们的耳膜。

第二章 大学鬼楼

“哪里来的叫声?”马奇惊问道。

我们都停止放水,分别抬头向四周张望,努力搜寻这声惨叫的来源方向。

但由于这声尖叫响起时我们正全神贯注撒尿,并没有刻意留神,而等到要专门作出判断时又找不准具体方位。

“难道是那些女人吗?”简桐朝前张望着。

但我觉得不像是来自前面。

马奇也在朝前打量, 他忽然发出了一声欢呼:“咦,你们看到没有,那些女的好像都跑了。”

简桐也连声表示赞同:“是的是的,我也没看见那些女的了,她们全部都不见了。”

难道我三婶教过我的这个方法真的管用?可我自己没能亲眼见到那些所谓女人,就无法自我验证。

我仍然当马奇和简桐在演戏,只能装模作样陪他们玩。

但刚才那一声骇人的尖叫,到底出自哪里?真是那些女人中发出来的吗?

我没看到那些所谓女人,但我听到了尖叫,那像是垂死者在即将堕入地狱的那一刻所发出的绝望嚎叫,令人在汗毛直竖的情况下,眼前立马浮现种种恐怖至极的画面。

依照我的感觉,那声尖叫并非来自当面,好像是在侧面的,并且还从高于地面的地方传来的。

我见马奇和简桐都在发愣,连忙提醒道:“既然你们说那些女人不见了,说明咱们的方法对路,我们接着尿完吧。”

他们这才跟我一样,继续完成被强行中止的放水行动。

等我们尿完后,情况又起了新的变化。

又是简桐率先发现的,他惊叫道:“咦,这里是哪里?好像有点认得嘛。”

我抬头环视,面前原本混混沌沌的环境有了改变,四周不再那么空朦苍茫,而是显出一些景物征迹来,视觉正在改善。

简桐似乎更进一步有发现,他指着右边说道:“那不是中兴驾校吗?”

中兴驾校不就在我们大学对面吗,与我们大学隔着一条小马路。

马奇也叫道:“没错没错,那就是中兴驾校的围墙。难道这里是小北路?”

小北路正是我们大学与中兴驾校相隔的那条小马路。

很快我也辨出那个灯箱广告上是有字的,正是中兴驾校的广告。并且不是仅仅一个而是一侧沿路立有一排溜。

刚才一切如同隐没在强雾中,现在周围的景致都变得可辨了,甚至抬头能望到夜空密集的星星。

而小北路的另一侧,就是我们大学的围墙。

一看到围墙我不由得心头一紧。

我们的大学总共开有三个大门,除了朝南的正大门,还有朝东和朝西各有一个侧大门。早先朝北也是有门的,但后来却将北门给拆掉了,使北面的围墙连成一体,中间不再给出口。

为什么要这么改造?原因据说是校区靠北面是一片阴地,风水不佳,出现了几幢鬼楼。

我刚来报到时听到的第一个传闻就是鬼楼。

鬼楼是届届相传的一大话题,那些学哥学姐在新学弟学妹到来之际,最乐意将这个恐怖的传说宣扬一番,除了好心的提醒,还蕴含着每一届学子对鬼楼巨大的恐惧。

有人说靠北这些楼都是鬼楼,但也有人认为真正的鬼楼只有一幢,就是靠西北的那幢废弃的实验楼。

现在,我们处在北面围墙的外边,正是在西北角方位,我抬头立刻能认出,围墙里面那幢楼,正是令学生们谈虎色变的鬼楼。

这幢实验楼年年要出事,本来朝北的围墙大门就在这幢楼旁边,由于学生们害怕经过这里,那个门几年无人进出,变得多余,校方也可能发现此门开着对学生心理很不利,才决意将其封堵。

此刻路一侧的灯箱广告照着小北路,也映着对面我们大学的围墙。围墙的里面那幢鬼楼,在不明不暗的视线里,笼罩着一股阴冷的气息。

简桐也认出来了,嘴里失声叫道:“卧槽,这不是咱们那座鬼楼吗?”

马奇当即开骂:“你胡说什么,什么叫咱们那座鬼楼?这是特么咱们的吗?”

“额,我说错了,应该是咱们学校的鬼楼。”简桐连忙更正道。

“别提什么鬼楼,现在半夜里呢,你不害怕,老子还心慌呢。”马奇批评着简桐。

我突然想到,刚才那声尖叫,是不是就出自鬼楼?

“喂,黎小睦,你说,我们怎么会在这里?”简桐的询问打断了我的暗忖。

确实,这就是一个古怪的问题。

13路车并不经过小北路,而是行驶于南大门外的双线路,大学站点就在南大门外的路边。

我们虽然没到大学站点就下车,原本总应该在双线路,但跳下车竟然出现在小北路,等于隔了整整一座大学校区。

真是奇怪至极了。

此时马奇想到一个问题,向我和简桐问道:“有没有这种可能,我们是乘错了车?我们以为是乘的13路,实际上乘上了其他路,只有这个可能性能解释,我们为什么到了这里。”

简桐立刻表示赞同,“我想起来了,我曾经乘过113路,正是经过小北路的,我们会不会昏头昏脑上了113路,然后被扔在这里了?”

完结恐怖灵异小说作者深湖《女鬼成灾》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猛鬼公司小说[倔强的草履虫]在线试读

李择咬咬牙,拿起自己的任务手机,虽然害怕,还是点开了微信。周天和萧凡也点开自己的微信,里面也是一样只有“鬼”这个好友。李择的微信上,显示好友“鬼”有一个未读信息。看着周天也没有好脸色给自己,李择这才意识到,这几个在公司里看着还算和气的人,其实并不那么友善,想要活命还得靠自己。微信中只有一个好友,网名就叫做“鬼”,而鬼的头像,正是一个穿着校服,长发披肩,坐在教室里的背影,和那个监控屏幕上所显示的正好一样。“亲爱的阿明,最近还...

2019-09-03 07:15:31

地狱灵猫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地狱灵猫》作者:[美]斯蒂芬·金【完结】一九七七年美国最佳奇幻故事哈斯顿心想这坐在轮椅上的老头,面容憔悴、一副病痒痒的样子,是快要死了。对生死这样的事他很有经验。死亡...

2019-09-03 07:15:31

窥天神测小说[桃花渡]在线试读

果然是大姑娘的!我赶紧辩解:“我也不知道这个东西是怎么来的!”我赶忙撵上去:“上哪儿?”我记得很清楚,济爷让我千万不能拿她的东西,难道就是因为那条项链不知什么时候掉在了我身上,才破了忌讳,捅出篓子来了?济爷没等我反应过来,劈手将那条项链抢过去,显然认出来历了,脸色阴晴不定:“好小子,你他妈的嫌自己活得长,她棺材的东西,你也敢拿!”“你死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死的!”济爷攥住了项链,顺手从李国庆家门后面抄起了个铁锨就往外走:“跟我过来!”“济爷,”我赶忙问道:“真要是她的东西,会咋样?”我想起了项链上那俩蚊子脚字...

2019-09-03 07:15:31

女鬼成灾小说[深湖]在线试读

马奇捂着鼻子也在叫唤:“好像是个人,真有人跳楼了。”我却急急地问着他们:“你们身上有没有打火机?”马奇问道:“你要打火机干啥,难道你想去点一把火吗?”简桐终于大声问出来,“卧糟,真是有人跳下来吗?”简桐又问着我:“黎小睦,你看到的是男的女的?”简桐却明确表示反对,“我们完全不必要验证,还是快点走我们的吧。”“当然,我们快点出去,然后去向保安报告吧,就说...

2019-09-03 07:15:31

时轮小说[陌白]在线试读

殷夏放下筷子,脸色有些难看地看着陆祯,顿了一下才说道:“我感觉有些……没有安全感。”可殷夏立刻摇头:“不是,这是一种很多年前的感觉了,这么多年都没有过了,就在我回来那天又出现了。”殷夏抬头盯着陆祯,眼神里闪过一丝恐惧:“应该错不了的,就在我回来遇到你的那天,我进楼道前都感觉有人从后面盯着我,跟我上学的时候一模一样。”第5章 殷夏的恐惧来源“可能是你失恋的关系吧。”陆祯说着,心里没有太...

2019-09-03 07:15:31

血墓诡影小说[东方卜白]在线试读

面对我的软硬兼施,陆飞终于鼓起勇气,扶了扶眼镜,忐忑地对我说道:“小骗子,你可要看好我,万一碰上什么不该碰到的东西,你可不能不管我啊?”陆飞战战兢兢地走了几步,马上又怂了,无奈之下又把我推到最前面。我摇摇头,劳有意味地说道:“没办法,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我把手靠到门缝上,明显感觉到一丝丝寒意从手心传到身上,大概风就是从这里吹出来的。再回头看了其他三人,最后一次征求他们的意见,“怎么样,是进去还是不进去?”一想到在深更半夜去闯太平间,陆飞和胖妞已经吓得快尿裤子了,一个劲地劝我和王雨晴不要再去了。我...

2019-09-03 07:15:31

恶灵国度小说[弹指一笑间0]在线试读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在不远处等着他的张小顺。“你要干什么去?”“我哪里也不去啊……对了,你的身上为什么这么亮啊?”心中有了决定,夏天骐便打算直接一个加速越过走在前面的张小顺,可正当他打算这么做的时候,他原本被黑暗所占据的视线里,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此时的张小顺看上去有股子说不出的诡异,他手上明明没有任何灯光用作照亮,但是看上去却像是沐浴在月光中一样,周身散发着阴惨惨的气息。然而张小顺却根本不吃他这套,用手指指了指前方说:“换……换我走在前头?为……为什么?”...

2019-09-03 07:15:31

盗墓笔记重启之极海听雷小说[南派三叔]在线试读

我们把那个传达室里的所有东西,全部都运回了铺子里,包括那具尸体。王盟都惊了,“老板你不从良了么?这是什么墓里出来的,怎么看上去比咱们买的货还不值钱。”录音带数量远比我想的多,而且有正反两面,几乎都是各种戏曲和儿歌,能看出他是用别人用过的废带子翻录。应该生活比较困难。由此我也大概猜出来,三叔和他之间的关系后面应该是疏远的,因为三叔富的很早,一定会接济。第五章 杨大广胖子把尸体和椅子一起打包,包了一辆搬家公司的车,一路咣当咣当连夜开回杭州。我把我的里屋东西整箱整箱的全部堆到前屋里,塞在...

2019-09-03 07:15:31

卡徒小说[方想]在线试读

海纳·梵森特所在的那个时代,是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在那一百年间,无数卡片被许多天才制卡师发明,海纳梵森特作为和罗森博格齐名的大制卡师,由他主导发明的卡片多达九十七种。在那期间,涌现出许多后世闻名的大制卡师,如罗齐、切莫西赫等等。而天攸联邦的卡片理论随着摩哈迪域和百渊府正常建交而传入两域,两域杰出之辈迅速吸纳,并根据他们本域的特色,发展出适合他们两域的独特卡片理论。于是卡片理论体系进一步被补充扩大,而新卡片更是层出不穷。那是一个辉煌灿烂的时代,是一个令无数人为之深深向往的时代。不过,想要知道一张卡片到底是有什...

2019-09-03 07:15:31

黑暗塔系列03荒原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埃蒂!”她尖声叫出这两个字。“不管那是什么,它离埃蒂很近!”她的双手飞快地放在了轮子上,开始费力地转轮椅。“奥黛塔!”他叫道,在关键时刻叫出了他们最初相见时她的名字。“千万别把枪弄掉了!看在你父亲的分上!”一英里,她想,跑一英里要多久?他这样全速飞奔要多久?不用很久,如果他能在这些滑溜的松针上不摔倒的话……但是也可能很久了。他千万别有事儿,上帝——让我亲爱的...

2019-09-03 07:1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