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轮小说[陌白]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殷夏放下筷子,脸色有些难看地看着陆祯,顿了一下才说道:“我感觉有些……没有安全感。”可殷夏立刻摇头:“不是,这是一种很多年前的感觉了,这么多年都没有过了,就在我回来那天又出现了。”殷夏抬头盯着陆祯,眼神里闪过一丝恐惧:“应该错不了的,就在我回来遇到你的那天,我进楼道前都感觉有人从后面盯着我,跟我上学的时候一模一样。”第5章 殷夏的恐惧来源“可能是你失恋的关系吧。”陆祯说着,心里没有太

时轮小说章节试读

书名:时轮(三部曲之二)

作者:陌白

内容介绍

时间这个词是人创造出来的,但掌控不了。时间是一直向前的,你确定真的能回到过去吗?当你真的能回到过去,你会当你一个旁观者,还是同陆祯一样去改变不满意的地方?

上卷 正轮

第1章 时移世异

唔——

周围空气像是瞬间凝固了一样,一股窒息感立刻就涌了上来,就像是快要溺毙的人,急需要新鲜的氧气。

这让陆祯一下子就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不断大口喘着粗气,他知道自己的哮喘病又发作了,习惯性地从床头拿过来喷剂,猛吸了一口,这才感觉被堵住的喉咙疏通开了。

陆祯大口且贪婪地呼吸着空气,每一次都觉得,能再次呼吸到空气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哮喘是陆祯出生就遗传的,而且是罕见的隔代遗传,这几乎在医学病史上不存在,可却真真实实发生在了陆祯身上。

小时候陆祯就羡慕其他小孩子可以自由自在的奔跑。可他,却只能做着缓慢的运动,不能追逐打闹,不然哮喘发作的感觉就好像死神扼住了喉咙,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陆祯从记忆中抽离出来,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几乎每次哮喘都会让他咳出血。

陆祯从床头拿了抽纸,擦掉手上和嘴角的血,嘴里腥甜的味道让他不禁瞄了一眼放在床头柜的诊断单。

这是陆祯昨天刚检查完的,上面还写着‘咳嗽变异型哮喘’,这就是从出生一直折磨陆祯到现在的,死不了或者又难受的哮喘病。

要不是这该死的病,陆祯就能去读高中,然后上大学,选一门物理类的专业研读,一定大有作为,可现在……

真想回到那个时候啊,想着,陆祯苦笑了一声。

咳咳——

陆祯咳嗽了几下,把嗓子里堆积的血咳出来吐到纸上,胸闷的感觉这才好了很多,但也因此睡意全无。

伸了一个懒腰,陆祯站起来,破旧的床垫子随之发出嘎吱的声音。

陆祯弯着腰从低矮的卧室走了出来,关上了破烂的木门,挺直了腰板,伸开手臂,看着微弱的阳光正从卷帘门地下渗透进来。

又是凌晨四点半,几乎每次哮喘都会在这个时候发作,也是陆祯熟睡的时间段,真不知道哪次就会要了自己的命,陆祯这么想着。

陆祯弯腰向上拉起卷帘门,阳光照过来,陆祯用手挡在眼前才勉强睁开眼睛。

有了阳光的进入,原本昏暗的小超市亮堂多了,虽然破旧了一些,可一排排货架和货品摆放整齐,都是陆祯亲手一个个摆上去的。

刚才陆祯睡觉的地方就是库房,放了一个旧床垫子,陆祯为了看店每天就睡在那里,这样也省去了租房子的费用。

陆祯看着初升的太阳叹了口气,这总能让他想起自己的出生。

可怜又悲惨,这是陆祯这些年的感受。

酸涩的感觉涌上心头,冲刷在陆祯坚定的心墙上,还是丝毫动摇不了他的任何念头。如果没有太大变故的话,他想。

从凌晨四点半开店到了将近中午,陆祯就一直守着柜台,不少人路过却很少有人进来买东西,也只有以前的同学路过打个招呼。

几乎每天都重复着差不多的事情,陆祯已经不耐烦了,可为了生存下去,却无能为力。

好在这个超市是父亲去世前留给他的,不用缴纳房租,每个月钱不多,但省着点花总能存下来一些,而且治疗哮喘的喷剂也是一笔开销。

如果不能维持这笔开销的话,那无异于给陆祯判了死刑。

“一瓶矿泉水。”

听到说话声,陆祯利索地放下手里的《物理百科》,抬起头笑着应了一声,然后从身侧的箱子里熟练地拿出了一瓶矿泉水。

“两块。”陆祯抬头看着柜台前的这个女人。

攸宁看着陆祯,正要付钱,却愣了一下。

见眼前这个女人如此表情,陆祯也是愣了一下,这才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有些熟悉。不太确定地试探道:“攸宁?”

“陆祯!”攸宁也回想起来了,笃定地说道。

陆祯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站起来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不可思议地看着阔别近十年的女同学,从前的短发已经变成了黑长直发,淡淡的妆容显得成熟了许多,唯一不变的就是眉梢上的痣。

这让陆祯的记忆一下子又回到了七八年前,那个天真烂漫的时候。

可能每一个男孩的童年都有保护过一个女孩,陆祯就是这样,可当时也受到了女孩的保护,这个女孩就是攸宁。

“听说你出国了呀,怎么回来了?”陆祯有些不好意思去直视攸宁,刚才那一眼过后就低着头。

毕竟现在不是小时候了,很多东西都变了,人和人之间自然而然就会产生对比。

攸宁抿嘴一笑,点了点头,黑长直发随着点头如同水帘一样晃动:“是啊,这不是想爸妈了嘛,就回国来看看他们,没想到你在这里开了一家店。”

“什么店啊,就是个小卖铺。”陆祯还是不好意思,想不到这么多年后,人和人的差距变得这么大,就连生活圈子都不同了。

一个还在不算三线的小城里,另一个已经定居国外了。

“给。”攸宁从兜里拿出钱,好在回国第一时间就换了人民币,心想不然在老同学面前就太尴尬了。

陆祯也不是小气的人,拒绝了。

攸宁为了不让陆祯尴尬,也没有推拒,直接就收下了矿泉水,拧开盖子就喝了一大口,而后两人相视笑了一下。

“对了,过两天同学聚会,你一定要来啊。”

这话是攸宁临走时候说的,陆祯一直在脑子里琢磨,因为这些年也举办过不少次聚会,但陆祯一次都没有参加过。

就在陆祯犹豫的时候,手机震动了两下,打开短信一看是攸宁发过来的:说不定你暗恋的殷夏也会去呢。

殷夏,曾经多么熟悉的名字,几年未见真的有些陌生了。

“破烂儿卖钱……”门口突然想起了收废品的吆喝声。

还没看到人,陆祯就对着外面扯脖子喊道:“李叔,等会儿,我这会儿有不少东西,等我收拾收拾!”

“好嘞。”李叔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把三路车停在了小卖铺门口,依靠在那里瞅着自己卷的烟卷儿。

陆祯回到自己的卧室,这里堆积了不少以前的旧书本子。

这是……

陆祯看着布满尘土的笔记本,不少纸张已经浸水发黄,翻开就发出僵硬地嘎嘎声,笔迹也模糊不清了。

这是殷夏的笔记本,当时借过来忘记还了,陆祯清楚记得。

正翻着,陆祯看到其中一页上竟然有一行清晰的字迹,跟自己的笔迹一模一样,但自己不可能会在殷夏的笔记本上乱写,绝对不会!

第2章 回到一个星期前

陆祯奇怪地看着这行字迹,从旁边拿起笔,又把这行字在另一张白纸上写了一遍。

一模一样的字迹!

陆祯惊讶地对比这两边的字迹,不论细节还是大小,两边的字迹就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没有丝毫误差。

如此一来,陆祯又写了好几遍,之后的几次虽然有些变化,可总体还是能看出这上面的字迹肯定出自同一个人。

“我在什么时候写过这句话?”陆祯心里直犯嘀咕。

抛开字迹不谈,陆祯又开始琢磨就算这是自己写的,但为什么要写这句话呢?

“不要对过去负责。”陆祯慢慢念出了这行字。

在念的时候陆祯就觉得拗口,有些晦涩难懂,反复读了即便才发现正是因为跟现在完全相反。

陆祯明白,现在的人都是活好当下,为了自己的未来负责,还是从来没听说过为过去负责的说法。

只有一种可能才能够让人去为了过去负责,那就是回到过去。

回到过去,这是多么熟悉又新鲜的字眼儿,在电视和小说上,陆祯看过了无数种类似的剧情,而且以陆祯的物理见识,这是不可能的。

陆祯喜欢物理,自然就看过不少这方面的书籍,偶尔也会在网上搜索资料来看,其中让他一项最深的就是科学家霍金做的一个实验。

霍金在2009年的时候做过一个实验,他布置了一个宴会厅,却在宴会结束的时候才发出请帖。

请贴上写着:“诚挚邀请你参加时间旅行者的宴会。宴会由斯蒂芬霍金教授举办。”

在请贴上注明了举办地点和经纬度,因为霍金认为,如果未来人真的能够时光旅行,那么必定会有人来参加这次的宴会。

最终,霍金空等一场。

在现实中,时间不可逆,陆祯最明白不过了。

可笔记本上的字迹又是怎么回事,陆祯清楚记得不可能是自己写上去的,就因为这是殷夏的本子,仅此而已。

陆祯不会去弄坏弄花这个本子,这是他尘封的青春记忆。

“陆祯,你人呢?!”门口的李叔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这大热天儿在外面站一会儿就会汗流浃背的。

听到李叔的喊声,陆祯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抱着不要的废品出去。

陆祯嘿嘿笑了一声:“不好意思李叔,都在这儿了。”

李叔清点了一下,瞄了一眼破旧的小卖铺,给陆祯多算了一点钱。当然,这点陆祯心里清楚,感谢地笑了笑。

回到库房,陆祯清理出来了一大块地方,找出了好久没穿过的衣服,这是陆祯唯一干净的衣服了。

回想起攸宁的短信,陆祯还真对同学聚会充满期待了。

会见到殷夏吗?

翌日清晨,陆祯一大早就起来,不是为了开店,而是因为同学聚会就这么仓促的定在了今天中午,是攸宁发短信告诉他的。

跟往常一样拉开卷帘门,陆祯在门口发现了一封信。

咦?陆祯心里好奇,弯腰捡起信的时候,发现背面沾了不少血迹,就连地上都有巴掌大那么一大块的血迹。

谁会写了这样一封信放在门口?

陆祯心里纳闷儿,本能就对血产生恐惧,让他哆嗦着收不敢拆开,可好奇心促使下,又让陆祯内心矛盾起来。

信封没有寄件人地址姓名,只有‘陆祯’两个字,看来还很乱,感觉像是仓促间写下来的一样。

陆祯看了看周围,没有人,应该放在这里有会儿了吧。

回到店里,陆祯拆开了信封,这才发现这信封跟自己店里卖的一样,可在陆祯记忆中这些天并没有人来买过信封才对啊。

或许是从别家买的吧,信封这东西太常见了,陆祯没有多想。

“不要追究为什么。”信封里面就这一句话,后半句还被血给浸泡了,但勉强能看清楚。

陆祯把信摊开在柜台上,低头看着,心想这两天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先是一直妥善保存的殷夏的笔记本被人写了字迹,今天又有这么一封莫名其妙的信。

这信不会是谁弄得恶作剧吧。

以前的同学有几个知道陆祯在这里开了小卖铺,而且昨天攸宁回来了,以前两个人总是开玩笑,该不会是她……

不应该啊,攸宁是知道陆祯怕血的,而且这么多年应该成熟了,不会弄出这么无聊的事情来吧。

晌午的时候攸宁亲自来接陆祯,陆祯犹豫了,最后还是没有提及带血的信。

在聚会上陆祯又看到了那班初中同学,这么多年过去,有的人变化显而易见,可众人对陆祯的评价却是没怎么变。

到了晚上,陆祯才迷迷糊糊被攸宁送了回来。

陆祯带着酒气吐字不清地说道:“你回去吧,我自己能行。”

“那好,我先回去了。”攸宁上了车,坐在副驾驶。

陆祯扶着墙,目送着攸宁被她老公载着离开,直到看不见车灯了,这才掏出钥匙打开了卷帘门,进去就先找厕所大吐特吐。

而后陆祯躺在床上,不顾卷帘门关没关,也没那个信息,满心都是聚会上殷夏的影子。

当时陆祯在攸宁的怂恿下,才鼓足勇气走过去,大方地打了招呼,一番聊天之后才知道殷夏跟自己一样,还是单身。可殷夏回答时候的苦笑,说明她心里已经有一个不可能的人了。

“陆祯啊陆祯,你也不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你配不上!”陆祯浑浊着酒气喊了出来,然后就是大口喘气,酒精让他的呼吸一直都很快。

呼呼——

陆祯开始大口喘气,感觉嗓子眼就好像吸进了一团棉花,越是呼吸咳嗽,这团棉花就越是向着喉咙深处去。

忽然陆祯意识到,自己的哮喘病发作了,跪在地上,脸色涨红,只渴望有一丝空气能够进入到肺里,氧气瞬间变成了奢侈品。

糟了,陆祯摸着口袋,心里暗叫不妙。

“我的喷剂用完了。”陆祯这才意识到,后背瞬间凉了半截,如果没有喷剂的话,自己根本没办法挺过去。

陆祯爬到了床头,胡乱用手摸索着,东西全部掉在地上,可就是没有治疗哮喘的喷剂。

哗啦——

一个药瓶滚落到陆祯面前,陆祯看见上面完全不认识的英文,可白色标签上却写有治疗哮喘的字样。

不管那么多了,陆祯立刻哆哆嗦嗦地拧开瓶盖,放了一粒药吞了下去。

陆祯闭着眼睛,感觉空气慢慢又可以进入到肺里,他这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睁开眼睛却发现天已经亮了。

陆祯挣扎着坐了起来,余光一扫看到了床头柜的电子时钟,忽然一愣。也顾不得倒水喝了,拿起时钟一阵拍打。

但上面显示的依旧是29号,一星期前!

第3章 被改变的现实

这闹钟怎么回事儿?陆祯拿着闹钟,反复看了个遍,都没瞧出哪里坏了。

这个闹钟摆在那里有一段时间了,不可能是没电了啊,早晨还好好的,如果没电了应该在停了这天就会发现才对。

陆祯的注意力离开闹钟,这才发现自己周围的地上干干净净,刚才因为哮喘发作而划拉掉地上的东西,都好好摆在床头柜上。

仔细地看着床头柜上的每一件东西,陆祯发现一样都没少,唯独少了自己刚刚吃的那瓶哮喘药。

陆祯摸了一下口袋,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瓶药竟然在自己口袋里,可能是下意识吃完就装进来的吧。

陆祯又奇怪地看了一眼时钟,走到店铺门口,发现店铺是开着门的。

奇怪,门怎么开着的?陆祯心里纳闷。

正巧这个时候李叔骑着三轮车从门口路过,陆祯打了招呼,李叔像往常一样点了点打算骑过去,却被陆祯给叫住了。

李叔拉了一下三轮车的手闸,停下来坐在上面:“怎么了?”

“啊,没事,李叔,我就是想问问今天几号,我这个闹钟好像坏了。”陆祯说着扬了一下手里的闹钟给李叔看。

“29。”李叔想都没想就说道。

一听到李叔说是29号,陆祯心里咯噔一下,就像是接受了某种宣判一样,整个人傻在那里了。

啪叽——

闹钟从陆祯手里脱落,掉在地上。

李叔急忙说道:“陆祯,你这小玩意赶紧捡起来,可别摔坏了。”

“啊,好,好。”陆祯回过神儿来,急忙弯腰拾起了闹钟。

李叔还有好几个小区要转悠,没时间跟陆祯闲聊,奇怪地看了一眼有些失魂的陆祯:“没事儿我就先走了啊,王大娘那边还有东西等着我拉呢。”

陆祯含含糊糊应了一声,就低头看着手里的闹钟,左上角已经摔出了一个小豁口,但还在继续工作。

陆祯随手把闹钟放在了柜台上,拉下卷帘门也顾不得锁上,就直接奔着对面小区跑了过去。

在会儿陆祯庆幸父亲给他留的小卖铺是小区门口商品房,倚着一个小区,对面和斜对面还有两个小区,这不仅让陆祯能够勉强支付得起检查费和药费,也离殷夏的小区只隔着一条马路。

完结恐怖灵异小说作者陌白《时轮》点评: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时轮小说[陌白]在线试读

殷夏放下筷子,脸色有些难看地看着陆祯,顿了一下才说道:“我感觉有些……没有安全感。”可殷夏立刻摇头:“不是,这是一种很多年前的感觉了,这么多年都没有过了,就在我回来那天又出现了。”殷夏抬头盯着陆祯,眼神里闪过一丝恐惧:“应该错不了的,就在我回来遇到你的那天,我进楼道前都感觉有人从后面盯着我,跟我上学的时候一模一样。”第5章 殷夏的恐惧来源“可能是你失恋的关系吧。”陆祯说着,心里没有太...

2019-09-03 07:15:25

血墓诡影小说[东方卜白]在线试读

面对我的软硬兼施,陆飞终于鼓起勇气,扶了扶眼镜,忐忑地对我说道:“小骗子,你可要看好我,万一碰上什么不该碰到的东西,你可不能不管我啊?”陆飞战战兢兢地走了几步,马上又怂了,无奈之下又把我推到最前面。我摇摇头,劳有意味地说道:“没办法,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我把手靠到门缝上,明显感觉到一丝丝寒意从手心传到身上,大概风就是从这里吹出来的。再回头看了其他三人,最后一次征求他们的意见,“怎么样,是进去还是不进去?”一想到在深更半夜去闯太平间,陆飞和胖妞已经吓得快尿裤子了,一个劲地劝我和王雨晴不要再去了。我...

2019-09-03 07:15:25

恶灵国度小说[弹指一笑间0]在线试读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在不远处等着他的张小顺。“你要干什么去?”“我哪里也不去啊……对了,你的身上为什么这么亮啊?”心中有了决定,夏天骐便打算直接一个加速越过走在前面的张小顺,可正当他打算这么做的时候,他原本被黑暗所占据的视线里,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此时的张小顺看上去有股子说不出的诡异,他手上明明没有任何灯光用作照亮,但是看上去却像是沐浴在月光中一样,周身散发着阴惨惨的气息。然而张小顺却根本不吃他这套,用手指指了指前方说:“换……换我走在前头?为……为什么?”...

2019-09-03 07:15:25

盗墓笔记重启之极海听雷小说[南派三叔]在线试读

我们把那个传达室里的所有东西,全部都运回了铺子里,包括那具尸体。王盟都惊了,“老板你不从良了么?这是什么墓里出来的,怎么看上去比咱们买的货还不值钱。”录音带数量远比我想的多,而且有正反两面,几乎都是各种戏曲和儿歌,能看出他是用别人用过的废带子翻录。应该生活比较困难。由此我也大概猜出来,三叔和他之间的关系后面应该是疏远的,因为三叔富的很早,一定会接济。第五章 杨大广胖子把尸体和椅子一起打包,包了一辆搬家公司的车,一路咣当咣当连夜开回杭州。我把我的里屋东西整箱整箱的全部堆到前屋里,塞在...

2019-09-03 07:15:25

卡徒小说[方想]在线试读

海纳·梵森特所在的那个时代,是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在那一百年间,无数卡片被许多天才制卡师发明,海纳梵森特作为和罗森博格齐名的大制卡师,由他主导发明的卡片多达九十七种。在那期间,涌现出许多后世闻名的大制卡师,如罗齐、切莫西赫等等。而天攸联邦的卡片理论随着摩哈迪域和百渊府正常建交而传入两域,两域杰出之辈迅速吸纳,并根据他们本域的特色,发展出适合他们两域的独特卡片理论。于是卡片理论体系进一步被补充扩大,而新卡片更是层出不穷。那是一个辉煌灿烂的时代,是一个令无数人为之深深向往的时代。不过,想要知道一张卡片到底是有什...

2019-09-03 07:15:25

黑暗塔系列03荒原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埃蒂!”她尖声叫出这两个字。“不管那是什么,它离埃蒂很近!”她的双手飞快地放在了轮子上,开始费力地转轮椅。“奥黛塔!”他叫道,在关键时刻叫出了他们最初相见时她的名字。“千万别把枪弄掉了!看在你父亲的分上!”一英里,她想,跑一英里要多久?他这样全速飞奔要多久?不用很久,如果他能在这些滑溜的松针上不摔倒的话……但是也可能很久了。他千万别有事儿,上帝——让我亲爱的...

2019-09-03 07:15:25

黑暗塔系列04巫师与玻璃球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一只浑身肿胀的瞎眼老鼠挣扎着从看门机器人的脚面爬过去,身后拖着个像腐烂的胎盘似的囊,里面是它的肠子。看门机器人毫无知觉,只是一个劲儿地把它的钢头往墙壁上撞。“出示证件,哥们!镇子的东部和南部可能有高强度辐射,看在上天分上!”它身后的饭店酒吧里,大灾难之前来此饮最后一杯酒的人们已死去多时,头骨咧嘴笑着,就好像他们临死之前也是这副表情。也许其中有些人是的。随后,从镇子上方掠过的光影消失了,了无来时的痕迹。坎得尔顿又回到了死气沉沉的状态,两个半世纪以来这里都被剥夺了生机…&...

2019-09-03 07:15:25

黑暗塔系列06苏珊娜之歌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我们可能还有一个问题,”杰克提出。“我知道,但是……如果刚刚的地震堵住了洞口怎么办?或者……”杰克犹豫了一下,接着非常不情愿地说出他最害怕的情况。“或者把山洞整个压垮了怎么办?”这时镇子上传来人声,乡亲们大概都聚集到了大街上。罗兰猜。他又接着想到今天——包括今晚——会在卡拉·布林·斯特吉斯这儿传颂一千年...

2019-09-03 07:15:25

阴阳先生之百鬼缠身小说[辉二]在线试读

陈思南却摇摇头说道:“事情可还没整利索呢,你们等我一下,我去把那恶灵超度了再说其他的!”此时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硕大的校园却冷清的可怕。一望枯井之中,黑漆漆的,如同一个无底洞一般的感觉。王主任便转头看着陈思南。说完,陈思南也不管几人,直接走出了办公室。黄符自己无风自燃了起来。念完这驱邪煞咒后,陈思南直接将黄符丢到那枯井之中。...

2019-09-03 07:15:25

地府重临人间小说[连山易子]在线试读

此时,一名二十多岁的汉子路过,看到封青岩在清理土地庙,不禁惊讶说道:“青岩,你大清晨就在收拾土地庙?”路过的汉子身材魁梧,面容坚毅,留着板寸平头,在那古铜色皮肤的衬托下,显得他十分结实,壮如牛犊。此时他背着一个药篓,正欲入山。不是点一炷香插入香炉,就会有香火愿力。第005章 户籍录的警示封青岩笑了笑,然后瞥了一眼已经焕然一新的土地庙说道:“这土地庙太破旧了,积了一地的烂叶,平时都没有人来清理一下,闲来无事就收拾收拾。”现在的关系虽然还不错,但少了儿时的那种亲切。...

2019-09-03 07:1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