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墓诡影小说[东方卜白]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面对我的软硬兼施,陆飞终于鼓起勇气,扶了扶眼镜,忐忑地对我说道:“小骗子,你可要看好我,万一碰上什么不该碰到的东西,你可不能不管我啊?”陆飞战战兢兢地走了几步,马上又怂了,无奈之下又把我推到最前面。我摇摇头,劳有意味地说道:“没办法,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我把手靠到门缝上,明显感觉到一丝丝寒意从手心传到身上,大概风就是从这里吹出来的。再回头看了其他三人,最后一次征求他们的意见,“怎么样,是进去还是不进去?”一想到在深更半夜去闯太平间,陆飞和胖妞已经吓得快尿裤子了,一个劲地劝我和王雨晴不要再去了。我

血墓诡影小说章节试读

《血墓诡影》作者:东方卜白【完结】

内容简介

神秘莫测的闽越国王妃之墓,成吉思汗陵,花木兰之墓,春秋三王墓,金国完颜宗旺之墓,盗墓之王温韬墓,西夏李元昊之墓,曹操陵,以及秦始皇陵!

每一座古墓都是一个传奇,每一个传奇都有一把名剑,谁又能想到这一切都是一个迷局,而迷局的背后更是隐藏着一个沉睡上千年的惊天阴谋!

第一章 墓生

“该死。”我心里愤恨地骂了一句,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下世界里,我的感知原本颇为灵敏,可是现在几乎降为零,唯一能感觉到的恐怕只有自己沉重的呼吸声。究竟是什么原因,我自己一时也说不上来,可是我知道,如果我们停下来,墓室里的那只尸王一定会扑上来把我们撕碎的。不知道我们跑了多久,也不知道我们要跑去哪里,在这个完全无光的通道里,只能手脚并用,摸索着向前跑去。

四周静得可怕,静到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配合着我们慌乱的脚步声共同演奏着一首逃生惊魂曲。而在我们身后不远处,邪恶的气息弥漫着整个通道,若即若离,貌似遥远,却始终紧粘着我们,仿佛就在我们的背后。

“阿升,我我我跑不动了!”身后传来一个极其疲惫而又微弱的声音,我急忙回头想说点什么,只感觉手里一空,原本和我紧握的小手突然凭空消失了。

我心里一凉,顿时慌乱起来,不顾一切地大喊:“晴儿,晴儿,你在哪,你在哪?”我毫无目的地瞎摸着,可是却没有听到我想听到的动静。不知摸了多久,慌乱中,我终于还是摸到了一只手,惊喜地问道:“晴儿,是你吗,我知道一定是你!”可是眼前除了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

为什么晴儿不回答我,而且她的手如此冰凉,我居然感觉不到一点点人体该有的温度?

我的心头冒出一种不祥的预感,“光,光,我需要光?”从匆忙间我翻遍了所有的口袋,终于让我找到了一个打火机。我想点燃打火机,可是颤抖着手却不听使唤,越是紧张越是点不着,急得我满头大汗。“咔嚓!”一声,打火机终于还是点亮了,此时微弱的光芒却显得异常的珍贵!

“晴儿,没事了,没事了!”我兴奋地把打火机的光亮移向晴儿,想要看看她是否无恙,可是下一秒钟,我的魂几乎从天灵盖直接跳出来。这哪是晴儿,分明是一个怪物,一张没有脸的脸,正咧着血红色的嘴对着我笑,怪异的笑声如同魔音般刺激着我原本就脆弱的神经。

“啊!”我本能地往墙角一躲,却发现后面空无一物,整个人不受控制地仰后倒去,怎么也没想到后面居然是断崖!可是身体并不是垂直的坠落,而是像是一张纸片一样,被一股无形的气流托着,漫无目的地做着无规则运动。可是无论过程如何,有一点我敢肯定,最终我一定会摔成一摊肉酱的。

此时我感觉到死亡居然离我如此之近,却又不是很可怕。混沌飘渺中,晴儿,死胖子,书呆子,还有十大名剑,过往的一幕幕就像是幻灯片一样,一帧一帧地浮现在我的眼前……二十年前,在中国山东省,河南省和安徽省交界的虞城县境内,有一个偏僻却很美丽的小村庄。这里民风淳朴,青山绿水,风景如画,几乎保留着最原始的生态,是一片难得的桃源之地。

这天,村子里热闹异常,整齐的号子声喊得震天响,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一群光着膀子的汉子,在炎炎烈日之下,喊着响亮的号子,迈着整齐的步伐,齐心协力抬着一根粗大的梁木,正为新房搭上最后一根主梁。

为首的一个精壮的汉子,虽然个子不高,但是很壮实,一脸的憨厚相,典型的中国男人。在他不远处,一个穿着宽松的碎花衫,一副大腹便便模样的村妇,手里挽着一个精致的竹篮,里面装着一个当地出产的陶水罐,满脸笑容地走向那个汉子。

“当家的,渴了吧,先歇歇。”温柔娴淑的村妇,给汉子倒上一碗凉水,又从怀里掏出贴身的微微带着体香和体温的手绢,为汉子轻轻地擦拭额头上的汗水。

“不累,”汉子豪气的一仰头,一口饮尽碗里的凉水,丝丝凉意直达心头,爽朗的笑笑,“媳妇儿,你看,很快,等房子盖好,你和俺们的娃就有新房住了!”

“嗯!”村妇的脸上也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突然轻哼一下,“哎呦!”一脸痛苦,双手轻轻地捂住高高隆起的肚子上。

汉子脸色大变,手上的瓷碗也夸嚓一声,掉到地上摔个四分五裂,双手赶紧扶住村妇,“媳妇儿,你这是怎么了,你可别吓俺!”

村妇咬了咬牙,慢慢地收起痛苦之色,笑意重新爬回脸上,“没事,是俺们的娃在踢俺!”

汉子长舒一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就在这时不知谁大喊一声,“倒了,梁倒了!”在场所有人心头一紧,“嘎嘎嘎”,刚刚搭上去的主梁不知怎么没放稳,瞬间滑落,速度之快,让所有人始料不及。

就听“轰”的一声,一阵烟尘扬起,紧接着就听到汉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媳妇儿!”那根主梁不偏不倚正好砸在村妇的头上,殷红的鲜血噗噗的往外冒。所有人惊呆了,汉子更是惊恐不已,双手沾满了村妇的鲜血,盲目地想用双手捂住村妇伤口止血,可是血像喷涌的泉水,还是不断地从汉子的指缝涌出。

“啊!媳妇儿!”汉子凄厉的哀嚎回荡在这小山村。

村妇很快就没有了生命体征,对于汉子来讲,这是一个难以承受的打击,媳妇儿没了,孩子也没了,一尸两命,人间最大的悲剧也不过如此。但是汉子却始终抱着村妇渐渐发凉的身体,轻轻的摇着,久久不肯放手。

三伏天里,毒辣的日头可以直接晒死人,一整天滴水未进的汉子,目光呆滞,不理会任何上前搭理他的人,就这样一直轻轻地摇晃着村妇,干裂的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不管旁人如何劝说,汉子就是不放手。在烈日和心理打击的双重作用下,体壮如牛的汉子最终还是坚持不住,晕倒在村妇的身边。

大热天里人死了身体很快就会发臭,村长不忍汉子这样沉沦下去,长痛不如短痛,便私自做主,叫人把汉子抬回旧房休息。在当地有一个不成文的风俗,如果某家办喜事的时候,要是主人家有人突发死亡,则会被视为不祥之兆,死者必须尽快入土,否则会祸及整个家族。所以村长不等汉子醒来,就连夜张罗着把村妇的尸身草草地葬到祖坟里。于是乎,那个还在母亲肚子里的没有出生的小生命,也就这样莫名其妙被埋进了坟堆里。

伤心欲绝的汉子在梦里苦苦追寻的媳妇的身影,明明近在咫尺,却始终够不着,仿佛隔着一道透明的气墙。梦里村妇哽咽着哭诉着:“当家的,俺要走了,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俺为你留了一个儿子,你一定要把他拉扯大!”说完村妇的影子越来越淡,渐渐消失在汉子的视野中,任凭汉子如何嘶喊,也无法阻止媳妇的远去。

“媳妇儿!”从梦中惊醒的汉子,大汗淋漓,惊奇地发现自己在自家的旧房里。身旁围着村长和一些近亲。还没等村长开口,汉子就大喊道:“媳妇儿,俺的媳妇儿呢,她说替俺生了一个儿子!”

众人一听汉子的胡言乱语,都以为汉子疯了。村长拍拍汉子的肩膀,安慰道:“长根呀,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想开一点吧!”

原来这个汉子叫做长根。长根感觉不对,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一把扯住村长的衣领,“俺媳妇儿呢,告诉俺,俺媳妇儿呢?”怒瞪双眼的长根,完全是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这情景吓得村长冷汗直流,结结巴巴地说道:“你听俺说……”

长根是个急性子,抡起斗大得拳头,咬着牙恶狠狠地再次问道:“俺媳妇儿呢?”

村长知道如果不说实话,下一秒这拳头铁定要落在自己的脸上,心虚地答道:“埋,埋了!”

“埋了?”长根的脑袋轰的一声,整个人就像是泄气的皮球一般瘫坐在床头。就在众人以为长根终于冷静下来的时候,长根又突然暴起,一把推开众人,顺手从自家门背后,抓起一把铲子,夺门而去。

众人都被长根的行为吓了一跳,“长根他这是要干啥?”不知谁无脑地问了一句。

“他总不会是要去挖坟吧?”又不知谁答了一句,人群里一下子炸开了锅,“死者已矣,那还能再挖出来,大家赶紧拦住他,别让他做傻事!”村长带头一呼,其他人呼啦啦的都追了出去。

这个小山村里的人几乎都是一个宗族的,以花为主姓,所以不管谁家死了人都是葬进同一个祖坟里。这一点长根自然清楚,所以很快长根就跑到花家的祖坟里,四下望望,焦急的寻找着。一座崭新的坟头就在不远处,未燃尽的香火还在冒着青烟,满地的纸钱也为长根指明了目标。

长根二话不说,抡起铲子就开挖,一铲接一铲,长年的体力劳动早就长根熟练的劳动技能,没等身后追赶而来的乡邻赶到,坟包已经挖开一大半。

村长年纪大了,跑得气喘呼呼,眼见长根挖得起劲,大老远就扯开嗓子大喊:“住手!长根,不能挖呀,你想你媳妇儿死都不得安宁吗?这不合规矩,会有报应的!”

长根仿佛没听见,仍旧自顾自地埋头苦干,速度不减,反而更快了。见长根不听劝告,几个胆大的村民在村长的授意下,就想上前夺下长根手中的铲子。哪知道长根突然发飙,紧握铲子,通红的双眼盯得众人不敢上前,咆哮道:“谁敢拦俺,俺就和他拼命!”

村长一看硬的不行,搞不好这混小子真会六亲不认,只能再来软的,便苦口婆心地劝道:“长根呀,你这是何苦呢,你媳妇已经死了,俺们这的风俗你又不是不知道,何必作践自己呢?”

长根稍稍地愣了一下,手里的铲子猛地指着黑漆漆的夜空,大声地吼道:“村长,你知道俺心里多痛吗?俺家盖新房,俺媳妇就要生了,这是多好的事儿?可是俺到底做错了什么,这老天是不是不长眼,为什么要这样对俺?”

村长一听长根连老天都骂上了,吓得脸色一变,“长根,你心里苦,俺们都知道,可是你不能骂老天,会遭雷劈的!”

“俺就要骂,贼老天,有本事劈死俺,”长根双腿一软,跪在坟头,大哭道:“俺情愿死的人是俺,俺媳妇就要生了,这是为啥呀?”

长根的哭声刺痛了在场所有人的心,每个人的眼眶都是红红的,不少泪点低的人早就哭出声来。试问谁遇到这样的事能够坦然面对,谁能够冷静下来,可是事情已经发生,又能做什么呢?

“不行,俺还要继续挖,”回过神来的长根,再一次发疯似的挖坟,嘴里不停地叨叨,“俺媳妇儿刚才托梦给俺,说她给俺生了一个儿子,俺一定要挖开看看!”

这怎么可能,没人听过死人还能生孩子的,可是众人刚才听到长根的哭泣声,心都软了,也没人再阻拦长根,这种事摊在谁身上,估计谁都会发狂。就这样,一大群人尴尬地围着长根,看着他一个人卖力的挖着,坟包的高度也不断地降低。可是长根一天没吃东西,身体很快进入虚脱状态,挖掘的速度渐渐慢下来,但是凭借着钢铁般的意志,长根仍旧支持着。

都是乡里乡亲的,谁看了不揪心,就连心肠最硬的村长都回过头,不忍再看下去,可是帮着挖吧,不大合适,不帮吧,好像也说不过去。就在这时,作为主角的婴儿,发出了人生中第一次啼哭,声音虽然不大,却让在场的人都真真地听到了。

长根大喜过望,脸上的表情夸张的出奇,“听到没,这就是俺娃的声音,俺媳妇儿没骗俺。”说完再次挥动铲子,原本渐慢的速度,再次变得飞快。

“这,这怎么可能?”村长的嘴里可以塞下还几个鸡蛋,可是那一声啼哭声确确实实是从坟堆里发出的,再看众人惊讶的眼神,应该都听到了。

“哇!”不死心的婴儿再次发出独特的哭声,让在场的人再次确认这绝不是幻听,声音实实在在是从坟堆里传出来的。

“娃,别怕,爹来救你了!”长根的一句话把所有人的思维从震惊中拉了回来。

“看什么看,还不动手帮忙,救人要紧!”村长也顾不得什么忌讳不忌讳,赶忙招呼人手帮忙。

众人拾柴火焰高,有了乡亲们的帮忙,坟堆很快被挖开了。由于一切从简,所以坑里只是一口薄皮棺材,长根迫不及待地用铲子撬开了棺材盖,与此同时,众人的背后也迎来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

棺材里除了长根死去的妻子外,还有一个不明物体正在长根媳妇儿的衣服下蠕动。长根赶紧扒开一看,果然里面藏着一个光溜溜婴儿。凌晨的风非常的凉,婴儿不由自主地的缩成一团,可是洪亮的嗓门却能响彻天际。长根愣了一下,赶紧脱下自己的外衣,把这个婴儿抱在怀里,望着孩子稚嫩的脸庞,一种难以言表的心情让他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人死后还能生孩子闻所未闻,一个出生在墓里的婴儿不但大难不死而且还好好地活下来了,那就是一个更加不可能的事,可是它又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不瞒大家,这个婴儿就是我!

第二章 白楼

时光折叠跳跃,在二十年后的一天晚上,福建岩城大学的一角,我和我的死党陆飞正鬼鬼祟祟地往一个叫做白楼的地方走去。

我不知道这白楼是什么东东,还以为早上那位美女对我有意思,才故意和我打赌,所以心里爽歪歪的。陆飞看到我那淫荡的表情,立马猜到我心里想什么,讽刺道:“小骗子,你别想歪了,你知道白楼是什么地方吗,那可是我们学校有名的鬼楼!”

“鬼楼,”我很纳闷,不禁抬头四处看了看,虽然晚上什么都看不清楚,但是白天我可是逛了好几圈,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啊?于是我反问道:“书呆子,你们学校怎么会有这样的楼,我看你们学校风水格局都不错,应该没有那些东西才是?其中有什么蹊跷吗?”

陆飞可是考古专业的高材生,这学校里的历史他当然是知根知底,所以,话匣子一打开,他就停不住了,“白楼算得上是我们学校里历史最悠久的一栋建筑,是民国初期建造的,当时应该是一座军用仓库,分地上地下两层。虽然有些老旧,不过结构却异常的坚固,所以就被学校利用起来,现在是历史考古院、生物工程院、医学院共用的实验室。白天人来人往的,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可是每到半夜,附近经过的人经常都会听到莫名其妙的鬼叫声,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离谱,慢慢地,这白楼就被大家称为鬼楼。我看那王雨晴约你去白楼,就是要你出洋相,好报你中午‘一抱之仇’。”

“哦,她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想吓我,哼哼!还不知道谁吓谁呢?”我心中满是憧憬,一想到王雨晴的身材和脸蛋,我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至于什么白楼鬼楼的,我压根就不放在心上,也不想想哥是什么出身,会怕那种东西吗?

本来学校里是禁止外人留宿的,不过这学校这么大,想藏下我这么一个人还是很容易的,再说我的年龄外貌和一般的大学生也没有什么区别,生活老师也不可能每个学生都认识,所以我很容易地就留在校内,只盼着午夜早点到来。

十二点钟的大学早已经熄灯,除了几盏昏暗路灯外,到处是黑蒙蒙的一片。尽管如此,在一些草木茂盛人迹罕至的地方还是会有一些男男女女卿卿我我,偶尔还有有几声呻吟和娇喘。我和陆飞都是成年人,彼此心照不宣,君子有成人之美,遇到这种事还是不要打扰为好,不过心里还是不由得骂道,现在的大学生实在是太开放了。

虽说白天里白楼作为实验楼,人来人往热闹异常,可是晚上就是学生们的禁地,谁愿意大半夜的来这种传言有鬼的地方呢?本来陆飞死活不来,不过我随便找了一个不认识路借口,就把他硬拽来,两个人趁着夜色偷偷摸摸地来到白楼面前,左右张望,没有发现其他人,好像我们来早了,王雨晴她们还没到。

白楼是一幢独立的建筑,外形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白色面包,外面还有一圈的栅栏,不过不高,随便就可以爬过去。说是楼其实更像是仓库,只有一层,但是楼层接近5米,比起二层小楼也不遑多让。从远处看,这幢楼确实有点阴森森的,在朦胧的月光下,白楼显得更白,不过是死白的那种,让人看了浑身不舒服。我掏出随身携带的罗盘,左右转转,却没发现有什么异常,看来这里闹鬼也是危言耸听了。

完结恐怖灵异小说作者东方卜白《血墓诡影》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猛鬼公司小说[倔强的草履虫]在线试读

李择咬咬牙,拿起自己的任务手机,虽然害怕,还是点开了微信。周天和萧凡也点开自己的微信,里面也是一样只有“鬼”这个好友。李择的微信上,显示好友“鬼”有一个未读信息。看着周天也没有好脸色给自己,李择这才意识到,这几个在公司里看着还算和气的人,其实并不那么友善,想要活命还得靠自己。微信中只有一个好友,网名就叫做“鬼”,而鬼的头像,正是一个穿着校服,长发披肩,坐在教室里的背影,和那个监控屏幕上所显示的正好一样。“亲爱的阿明,最近还...

2019-09-03 07:15:19

地狱灵猫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地狱灵猫》作者:[美]斯蒂芬·金【完结】一九七七年美国最佳奇幻故事哈斯顿心想这坐在轮椅上的老头,面容憔悴、一副病痒痒的样子,是快要死了。对生死这样的事他很有经验。死亡...

2019-09-03 07:15:19

窥天神测小说[桃花渡]在线试读

果然是大姑娘的!我赶紧辩解:“我也不知道这个东西是怎么来的!”我赶忙撵上去:“上哪儿?”我记得很清楚,济爷让我千万不能拿她的东西,难道就是因为那条项链不知什么时候掉在了我身上,才破了忌讳,捅出篓子来了?济爷没等我反应过来,劈手将那条项链抢过去,显然认出来历了,脸色阴晴不定:“好小子,你他妈的嫌自己活得长,她棺材的东西,你也敢拿!”“你死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死的!”济爷攥住了项链,顺手从李国庆家门后面抄起了个铁锨就往外走:“跟我过来!”“济爷,”我赶忙问道:“真要是她的东西,会咋样?”我想起了项链上那俩蚊子脚字...

2019-09-03 07:15:19

女鬼成灾小说[深湖]在线试读

马奇捂着鼻子也在叫唤:“好像是个人,真有人跳楼了。”我却急急地问着他们:“你们身上有没有打火机?”马奇问道:“你要打火机干啥,难道你想去点一把火吗?”简桐终于大声问出来,“卧糟,真是有人跳下来吗?”简桐又问着我:“黎小睦,你看到的是男的女的?”简桐却明确表示反对,“我们完全不必要验证,还是快点走我们的吧。”“当然,我们快点出去,然后去向保安报告吧,就说...

2019-09-03 07:15:19

时轮小说[陌白]在线试读

殷夏放下筷子,脸色有些难看地看着陆祯,顿了一下才说道:“我感觉有些……没有安全感。”可殷夏立刻摇头:“不是,这是一种很多年前的感觉了,这么多年都没有过了,就在我回来那天又出现了。”殷夏抬头盯着陆祯,眼神里闪过一丝恐惧:“应该错不了的,就在我回来遇到你的那天,我进楼道前都感觉有人从后面盯着我,跟我上学的时候一模一样。”第5章 殷夏的恐惧来源“可能是你失恋的关系吧。”陆祯说着,心里没有太...

2019-09-03 07:15:19

血墓诡影小说[东方卜白]在线试读

面对我的软硬兼施,陆飞终于鼓起勇气,扶了扶眼镜,忐忑地对我说道:“小骗子,你可要看好我,万一碰上什么不该碰到的东西,你可不能不管我啊?”陆飞战战兢兢地走了几步,马上又怂了,无奈之下又把我推到最前面。我摇摇头,劳有意味地说道:“没办法,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我把手靠到门缝上,明显感觉到一丝丝寒意从手心传到身上,大概风就是从这里吹出来的。再回头看了其他三人,最后一次征求他们的意见,“怎么样,是进去还是不进去?”一想到在深更半夜去闯太平间,陆飞和胖妞已经吓得快尿裤子了,一个劲地劝我和王雨晴不要再去了。我...

2019-09-03 07:15:19

恶灵国度小说[弹指一笑间0]在线试读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在不远处等着他的张小顺。“你要干什么去?”“我哪里也不去啊……对了,你的身上为什么这么亮啊?”心中有了决定,夏天骐便打算直接一个加速越过走在前面的张小顺,可正当他打算这么做的时候,他原本被黑暗所占据的视线里,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此时的张小顺看上去有股子说不出的诡异,他手上明明没有任何灯光用作照亮,但是看上去却像是沐浴在月光中一样,周身散发着阴惨惨的气息。然而张小顺却根本不吃他这套,用手指指了指前方说:“换……换我走在前头?为……为什么?”...

2019-09-03 07:15:19

盗墓笔记重启之极海听雷小说[南派三叔]在线试读

我们把那个传达室里的所有东西,全部都运回了铺子里,包括那具尸体。王盟都惊了,“老板你不从良了么?这是什么墓里出来的,怎么看上去比咱们买的货还不值钱。”录音带数量远比我想的多,而且有正反两面,几乎都是各种戏曲和儿歌,能看出他是用别人用过的废带子翻录。应该生活比较困难。由此我也大概猜出来,三叔和他之间的关系后面应该是疏远的,因为三叔富的很早,一定会接济。第五章 杨大广胖子把尸体和椅子一起打包,包了一辆搬家公司的车,一路咣当咣当连夜开回杭州。我把我的里屋东西整箱整箱的全部堆到前屋里,塞在...

2019-09-03 07:15:19

卡徒小说[方想]在线试读

海纳·梵森特所在的那个时代,是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在那一百年间,无数卡片被许多天才制卡师发明,海纳梵森特作为和罗森博格齐名的大制卡师,由他主导发明的卡片多达九十七种。在那期间,涌现出许多后世闻名的大制卡师,如罗齐、切莫西赫等等。而天攸联邦的卡片理论随着摩哈迪域和百渊府正常建交而传入两域,两域杰出之辈迅速吸纳,并根据他们本域的特色,发展出适合他们两域的独特卡片理论。于是卡片理论体系进一步被补充扩大,而新卡片更是层出不穷。那是一个辉煌灿烂的时代,是一个令无数人为之深深向往的时代。不过,想要知道一张卡片到底是有什...

2019-09-03 07:15:19

黑暗塔系列03荒原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埃蒂!”她尖声叫出这两个字。“不管那是什么,它离埃蒂很近!”她的双手飞快地放在了轮子上,开始费力地转轮椅。“奥黛塔!”他叫道,在关键时刻叫出了他们最初相见时她的名字。“千万别把枪弄掉了!看在你父亲的分上!”一英里,她想,跑一英里要多久?他这样全速飞奔要多久?不用很久,如果他能在这些滑溜的松针上不摔倒的话……但是也可能很久了。他千万别有事儿,上帝——让我亲爱的...

2019-09-03 07:1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