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重启之极海听雷小说[南派三叔]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我们把那个传达室里的所有东西,全部都运回了铺子里,包括那具尸体。王盟都惊了,“老板你不从良了么?这是什么墓里出来的,怎么看上去比咱们买的货还不值钱。”录音带数量远比我想的多,而且有正反两面,几乎都是各种戏曲和儿歌,能看出他是用别人用过的废带子翻录。应该生活比较困难。由此我也大概猜出来,三叔和他之间的关系后面应该是疏远的,因为三叔富的很早,一定会接济。第五章 杨大广胖子把尸体和椅子一起打包,包了一辆搬家公司的车,一路咣当咣当连夜开回杭州。我把我的里屋东西整箱整箱的全部堆到前屋里,塞在

盗墓笔记重启之极海听雷小说章节试读

[恐怖灵异] 《盗墓笔记重启之极海听雷》作者:南派三叔【完结】

内容简介

如果一个人身上背负的谎言太多,那么就算想澄清,可能都无从澄清起。

第一章 南京储物柜

盗墓笔记重启《南京篇》的时间线是接在2016贺岁篇《钓王》之后,2017贺岁篇《盲塚》之前

先说一件有趣的事情。

田有金是一个做冬虫夏草生意的药商,和我的上一辈来往密切,属于“小时候抱过我”这个类别的叔叔。

上世纪70年代末,田有金在内蒙山区有过一段插队的经历,他最津津乐道的是自己和大牧队走散,在草原上徘徊了两个月,带着羊群躲过山狼最终得救的故事。

每次和战友重聚他喝多了都要拿出来说,已然成为了他人设的一部分。在他的叙述中,那段时间是内蒙少见的大雨季,深山内暴雨倾盆,闪电布满整个天空,是他见过的最美也是最让人恐惧的景色。

田有金在2013年因为常年酗酒开始肝脏衰竭,继而导致全身脏器衰竭,弥留之际,战友们过来看他,惋惜安慰之余,他第一次说出了这段经历的第二个版本。

在以往的版本中,他是孤身一人经历了这所有的一切,而在他去世之前最后一次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故事中多了一个人。几十年来,他从来没有提到这个人的存在。

田有金是在进入草原深处第二个月头遇到这个人的,那一天下着暴雨,他在山谷中抬头仰望,看到那个人站在无人区的山脊上,盯着整个天穹的闪电。

暴雨下无法看清那个人的样子,他只看到远远的那个人给他指明了正确的方向,之后就消失在森林里。身后即没有马队,也没有牧民,只有一个人。

按照田有金的说法,这是一个无比神奇的时刻,那个地方离最近的聚集区有将近一个月的路程,没有马,没有补给的情况下,是绝对不可能有人能在老林子里走那么远。

这种地方忽然出现一个人,十分的可疑,他几乎觉得对方也是走失的情况。但是那个人没有向他求助。

他也觉得,对方可能是从蒙古入境的特务,在这里勘探地形,或者是自己遇到山鬼了,长久以来,他一直不敢说出来。病重之后,脑中的影像越来越清晰,才最终讲了出来。

我是在我爷爷的笔记中,看到这一段描述的,我爷爷问田有金买虫草的碎皮,不知道从谁那里听说了这个故事,我爷爷的评价很简单,他认为,田有金在深山里看到的那个人,是一个盗墓贼。

在徐珂的《清稗类钞·盗贼类》写过广州巨盗焦四的故事,焦四常于白云山旁近,以盗墓为业。其徒数十人,有听雨、听风、听雷、现草色、泥痕等术,百不一失。一日,出北郊,时方卓午,雷电交作,焦嘱众人分投四方以察之,谓虽疾雷电,暴风雨,不得稍却,有所闻见,默记以告。焦乃屹立于岭巅雷雨之中。少顷,雨霁,东方一人归,谓大雷时,隐隐觉脚下浮动,似闻地下有声相应者。焦喜曰:‘得之矣’。……

在天雷炸现的瞬间,大山中中空的洞穴和墓室会产生共鸣,适合在巨大的区域内找到墓葬的位置。

内蒙遇到如此巨大的雨季,几十年罕见,能够在这种时候出现在现场,必然是几十年两代人的耐心等待和准备,这座山里忽然出现那样孤身一人的人,目的不会简单,应该是大山底下深处的一个大墓。

然而事情的发展并没有那么简单。这个故事的发展和我以往的经验完全不同。

这一切要从我三叔的短信说起。

我和三叔之间的故事,之前已经说了很多很多,他在塔里木失踪后,虽然表面上我一直坚信他已经不在了,但是内心中,我总觉得他没有那么容易死。今年过年的时候,我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里面有一个奇怪的信息。

南京鼓楼东,北极阁气象博物馆221号储物柜,新年快乐。

我单纯是从这种欲言又止,毫无提示的短信风格中,发觉不对劲的。在我之前十几年的时光里,这种风格时刻伴随着我,三叔发给我的所有东西,都很好看懂,又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那些年里,我一直期待着三叔把心中的秘密说给我的一天,我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让他怎么样都要骗我,后来发现他可能不是我真正的三叔时,我忽然理解了什么。如果一个人身上背负的谎言太多,那么就算想澄清,可能都无从澄清起。

我在那个时候放下的执念,因为我害怕他真正欺骗我的,不能告诉我的,是我自己的身份问题,也许我不是我,我生下来是蛤蟆精,或者我是什么三千年石婴之类的东西,虽然很有自信我从出生开始就是一个普通人,但万一呢,万一还真是这样毫无意义的显赫出身,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

但是我没有立即去南京,我先去了一趟北京,把北京的事情大体压了一压,才和胖子启程前往南京。高铁上我一直在看那条短信,我没有像以前一样,第一时间尝试拨回去,我已经懂得了,先把自己藏起来,才是占得先机最好的方式。

胖子问我想怎么弄。我心里一直在盘算,首先储物柜这种东西,每天晚上都会有人清理,如果储物柜里放了什么东西,是过不了当晚的,这是很要命的事情。所以我并不觉得我能在那个储物柜里看到什么,就算真有人放了东西,也肯定被收到失物招领处了。但这样的做法,可以保证东西留下之后不被人拿走。

另外的可能性是,信息或者东西可能贴在储物柜的隐蔽处,或者干脆用黑光笔写在里面。

但这些我觉得都不可能,按照我对我三叔的了解,一定是储物柜本身做过了手脚。

北极阁历史非常悠久,南朝刘宋始建司天台后一直很有名,明初的时候,这里建造了规模巨大的钦天台,不知道汪藏海当时是不是参与其中。

所以此地也不是空穴来风。

一路没有太多的障碍,我们找到了馆员,报了储物柜的号码,一路跟着。

221号没有人使用,正好打开着,我往里面看了看,里面果然是空的。胖子帮我挡住别人的视线,我在柜子里摸了一下,确定没有任何的夹层,问了失物招领也都没有。

胖子看着我:“傻了吧,是不是就是个垃圾短信。”

我摇头,想了想,转头看了看221号储物柜对面的墙上,那面墙上,挂着一墙的留言簿,是开馆到现在写满的簿子,供人翻阅。我拿手比划着221号储物柜的位置,一边比对着走过去,来到了一本留言簿面前,它的位置正好对着221号储物柜。

簿子用线钉死在墙壁上木条,我翻开来开始翻阅,翻了几页,在一页上,我看到上面写了一段话:

转让申明

兹将小松山常平路甲一段87号地块,无偿转让于吴邪。

转让人:吴三省

受让人:_________

此文件签署即完成权利移交,不需其它约定。

上面还有一个手印,我愣了一下,胖子问:“怎么了?”

我道:“我三叔给我留了一块地。”

第二章 废弃的气象站

我把整本留言簿卷起来,用力一扯把线扯断,往兜里一揣,就出了博物馆。胖子跟着我出来,他还没听明白,我们找了个角落蹲下,仔细看了好几遍这页转让函。前前后后又翻了好几遍。发现其它的留言都很正常。就只有这一页有问题。

“这,这东西能生效么?”胖子问我。

我虽然懂的不多,但三叔如果真的想把东西留给我,其它文件肯定全部都准备好了。于是点头。

胖子立即回去,说要去翻那面墙上其他留言簿,说说不定还有贴错的其它地块。

我坐在台阶上等他,发呆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用手机查资料,这个小松山常平路甲一段87号地块,似乎是在南京冶山一带,面积还不小,之前是一个气象站,气象站拆迁之后,整块地被三叔买了下来。这也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的地价非常低。如今那个区块虽然不是非常昂贵,比起当时,也算是一比巨款了。

买地三叔不算是先例,之前他自己住的那一片也几乎给他买的差不多了,但是他肯定不是为了搞投资。我的第一反应是,这块地下有什么?

不过到了这个时代,墓里的东西拿出来往往没有墓占的土地贵,已经是事实。有这块地在,地下有什么似乎不太重要了。

胖子出来的时候虽然没有再找到什么,但是腰板已然直了,我们上车去到冶山镇,胖子在车上开窗拿出烟来点上摇头:“天真啊,你叔其实挺够义气的,胖爷我咋就没这样的叔呢?我看,咱们下半生的事业已经找到了,老天要你三更富,谁能让你穷五更。总经理应该是胖爷我的吧?”

我没空和他贫,看着手里简陋的地契和上面的手印,心中这才开始翻腾。

三叔真的可能没死。

一方面,我心中的一块悬而未决的石头终于开始偏向让我心安的方向,如果他没死,那他在外面怎么浪,都不关我的事。另一方面,他没死却不出现,让我心生恐惧。

难道,事情还没有结束么?

吴家暗中斡旋了三代人,我已经竭尽了全力,现在不仅是我的心态,连我的心魔都老的走不动了,难道还没有结束?

我不敢细想。

专车司机一路问人,问那个气象站,冶山是一片矿山,那地方一片平原一片丘陵,除了镇外,就是各种野山坡和各种地质保护区域。我按例查了县志,知道这个镇的矿山地下全是历代的矿道,最早发现的矿道是西周时期的,深入地下几百米深的地方。不知道三叔买下这里,和那些矿道有没有关系。

我们从马路拐进路边的村子前,说是气象站在村子的后山上,下车进到村里,村子是个老村,长条形的非常局促,木头的老房子和新的水泥房子挤在一起,中间的道路都不能并排走三人以上,里面很多文革时期的标语都还在,在城市郊区这里的植被算是保护的好的,树木参天,虽然往外看不到几步就是村道,但是往山里走走还是有一些阴森的感觉。

出村子就进到村后的荒山山道上,上了后山胖子开始愁眉不展,骂道:“这地段只能修坟地啊,刚才进来那块地多好,咋你三叔给你留的东西,都在犄角旮旯。”

“阴宅房地产也是房地产,干一行爱一行。”我嘲笑他。气象站就得在环境干扰相对少的地方,方向是没错的。到山顶就看到了封住的老铁门和气象站已经腐朽的老挂牌,两边是黄水泥的围墙,不少地方已经坍塌,没有坍塌的地方,墙头上怒放着杂草,墙面怒爬着青苔和蜈蚣藤,那种长势简直要把墙给整个吞没。往铁门里看去,看到了有一栋气象站的老建筑还立在那儿,外墙完全霉变斑驳,长满了青苔和藤蔓,地下的落叶烂了好几茬,估计走进去能没到脚踝。

空气中弥漫着山上泥土青草和腐烂落叶的潮霉味,夹着铁门的锈味,闻到的喉咙发紧。胖子眼睛都直了。“狗日的,没拆干净啊?咱们得自己拆啊?这路也不行啊,这他妈亏本买卖。”

我看着这个加大号的格尔木疗养院,第一反应是扭头就走,你麻痹肯定有事,我都能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力从那腐烂的废墟建筑中透出来,这他妈又是三叔给我的巨大的潘多拉盒子,不能打开,不能打开。

但我没回头,想着三叔如果现在在哪个野外被野人绑着弹鸡鸡,能去救他的人只能是我,我要是转头走了,内心不会安宁。胖子失望归失望,他已经从边上的破口爬了进去。我跟着,两个人趟着杂草往里一脚深一脚浅的走。走近那桩水泥楼,我看到门口的外墙上,用涂鸦喷漆方方正正的喷了一行数字。

1773xxx5034

是个手机号码。

我拿出手机,调出那个短信,这个号码就是发给我祝福短信的号码。当时手机软件无法识别是垃圾短信还是骚扰。

我和胖子对视了一眼,从背包里拔出大白狗刀横在腰间,胖子在边上找了一块板砖,刚想往气象站废墟里走去,忽然就听到废墟里面有人说话,胖子一把抓住我躲进一边灌木丛里,就看到从废墟里走出来两三个人,其中一个人道:“我吴三省的名声,从来是说一不二的,老马你现在要是要了这块地,不出三年,这儿地价还得再翻。我和村里都商量好了,路的钱,我和村里一人一半,你只要给个名目就行。”

回答他的人用的是南京话,听不懂,但似乎并不满意。但是最开始说话说自己是吴三省的那人,声音非常的熟悉。

虽然熟悉吧,但绝对不是我三叔。我心中纳闷?

我们在灌木丛抬头一看,就看到一个熟人往外走,不是别人,竟然是金万堂老同志。他带人去到门口,指了指山下的村子,“这是状元村,从明代开始出了十六个了,我吴三省看的风水,没跑,你找人问问爷的风水造诣,地你拿下来,办个学校最好。不信你问问我侄子,他高考前我就让他来这个村呆着,他非不信我,就呆了半个月,结果本来可以上麻省的,上了浙大。”

边上金万堂的助理点头:“我就是一时糊涂。我叔这方面不会错。”

“这不是金大瓢把子么?怎么来这儿了。”胖子轻声道:“哥们干嘛呢?满嘴喷沫的。”

我皱起眉头听了一会儿,忽然明白了这么回事,这哥们冒充我和我三叔,在卖这块地呢。

这时候废墟里传来一阵敲砸的声音,里面看似还有人在干活,我看了胖子一眼,胖子问:“很尴尬,你准备怎么弄。”

“干丫的。”我站了起来,大吼:“金万堂!”

金万堂刚把人送走,回头一下看到我,第一下完全没有意识到我会出现,愣住了,接着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哇呀”一声撒腿就跑。我和胖子两路包抄,金万堂手下过来拦,胖子提溜起来直接按地上,两脚下去就不敢爬起来了,胖子继续追。

三个人冲进村里,老头年纪大了跑不动,几下在村里的老祠堂口被我一脚踹进人家院子里,上去我就骂:“你她妈的找死。”掏出手机指着那短信:“是不是你在整我?你把我骗过来?”

金万堂看了看我手机,没反应过来,只能指着我:“小三爷,好歹我是长辈,就算我做错事你也不能动粗。”

我冷笑:“倚老卖老是吧,你再说一句你是长辈,我电话扣小哥过来,揍不死你丫的。”

“我真没整你,你三叔之前托我把块地交给你,我寻思你要地也没用,不如我帮你先卖了,现金分给你。我这是服务到位。”金万堂认真的看着我。

“你在帮我卖地?你是想吞了吧。”

“我吞这荒山野岭的地有意思么,小三爷,这块地那么古怪,您难道没看出来?”金万堂神秘的说道:“而且,你知道当年你三叔为什么要买下这块地么?你就知道了,就明白我这么干是为你好了。”

第三章 三叔的尸体

胖子追过来找到我们,我们仨坐在人家院子的花坛上,我脱掉了金万堂的鞋,鞋带系在一起,挂在我的脖子上,这老小子脚底板薄,光脚就不至于逃跑。他哀怨的抠着脚,对我说:“小三爷,这至于么?咱们多少年交情了,可谓交情深重金相似,诗韵铿锵玉不如……”

“滚蛋,我这人眼浊,白眼狼当哈士奇也不是第一次了,你解释解释。”我把在博物馆拿到的地契给金万堂扫了一眼:“你为什么冒充我三叔的名义在卖我的地?”

金万堂眼珠转了转,刚想说话,胖子在边上道:“老金,你这人是个王八蛋我们早就知道了,你王八蛋归王八蛋吧,但是大事小事分的清楚,这点我很欣赏,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上,骗钱是小,事没说清楚,耽误了咱们天真的正事,那就是大事。怎么说你想好了,这么多年朋友,我也不想把你屎打出来。”

金万堂假笑点头:“胖爷你提点的是,我有数我有数。”从兜里掏出烟,递给胖子和我。

我看他表情,一看就知道他脑子里飞快在过胖子说的话,烟给我们点上的时候,我看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他抬头望天,悠悠说道:“这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完结恐怖灵异小说作者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之极海听雷》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真实可信,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盗墓笔记重启之极海听雷小说[南派三叔]在线试读

我们把那个传达室里的所有东西,全部都运回了铺子里,包括那具尸体。王盟都惊了,“老板你不从良了么?这是什么墓里出来的,怎么看上去比咱们买的货还不值钱。”录音带数量远比我想的多,而且有正反两面,几乎都是各种戏曲和儿歌,能看出他是用别人用过的废带子翻录。应该生活比较困难。由此我也大概猜出来,三叔和他之间的关系后面应该是疏远的,因为三叔富的很早,一定会接济。第五章 杨大广胖子把尸体和椅子一起打包,包了一辆搬家公司的车,一路咣当咣当连夜开回杭州。我把我的里屋东西整箱整箱的全部堆到前屋里,塞在...

2019-09-03 07:15:07

卡徒小说[方想]在线试读

海纳·梵森特所在的那个时代,是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在那一百年间,无数卡片被许多天才制卡师发明,海纳梵森特作为和罗森博格齐名的大制卡师,由他主导发明的卡片多达九十七种。在那期间,涌现出许多后世闻名的大制卡师,如罗齐、切莫西赫等等。而天攸联邦的卡片理论随着摩哈迪域和百渊府正常建交而传入两域,两域杰出之辈迅速吸纳,并根据他们本域的特色,发展出适合他们两域的独特卡片理论。于是卡片理论体系进一步被补充扩大,而新卡片更是层出不穷。那是一个辉煌灿烂的时代,是一个令无数人为之深深向往的时代。不过,想要知道一张卡片到底是有什...

2019-09-03 07:15:07

黑暗塔系列03荒原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埃蒂!”她尖声叫出这两个字。“不管那是什么,它离埃蒂很近!”她的双手飞快地放在了轮子上,开始费力地转轮椅。“奥黛塔!”他叫道,在关键时刻叫出了他们最初相见时她的名字。“千万别把枪弄掉了!看在你父亲的分上!”一英里,她想,跑一英里要多久?他这样全速飞奔要多久?不用很久,如果他能在这些滑溜的松针上不摔倒的话……但是也可能很久了。他千万别有事儿,上帝——让我亲爱的...

2019-09-03 07:15:07

黑暗塔系列04巫师与玻璃球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一只浑身肿胀的瞎眼老鼠挣扎着从看门机器人的脚面爬过去,身后拖着个像腐烂的胎盘似的囊,里面是它的肠子。看门机器人毫无知觉,只是一个劲儿地把它的钢头往墙壁上撞。“出示证件,哥们!镇子的东部和南部可能有高强度辐射,看在上天分上!”它身后的饭店酒吧里,大灾难之前来此饮最后一杯酒的人们已死去多时,头骨咧嘴笑着,就好像他们临死之前也是这副表情。也许其中有些人是的。随后,从镇子上方掠过的光影消失了,了无来时的痕迹。坎得尔顿又回到了死气沉沉的状态,两个半世纪以来这里都被剥夺了生机…&...

2019-09-03 07:15:07

黑暗塔系列06苏珊娜之歌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我们可能还有一个问题,”杰克提出。“我知道,但是……如果刚刚的地震堵住了洞口怎么办?或者……”杰克犹豫了一下,接着非常不情愿地说出他最害怕的情况。“或者把山洞整个压垮了怎么办?”这时镇子上传来人声,乡亲们大概都聚集到了大街上。罗兰猜。他又接着想到今天——包括今晚——会在卡拉·布林·斯特吉斯这儿传颂一千年...

2019-09-03 07:15:07

阴阳先生之百鬼缠身小说[辉二]在线试读

陈思南却摇摇头说道:“事情可还没整利索呢,你们等我一下,我去把那恶灵超度了再说其他的!”此时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硕大的校园却冷清的可怕。一望枯井之中,黑漆漆的,如同一个无底洞一般的感觉。王主任便转头看着陈思南。说完,陈思南也不管几人,直接走出了办公室。黄符自己无风自燃了起来。念完这驱邪煞咒后,陈思南直接将黄符丢到那枯井之中。...

2019-09-03 07:15:07

地府重临人间小说[连山易子]在线试读

此时,一名二十多岁的汉子路过,看到封青岩在清理土地庙,不禁惊讶说道:“青岩,你大清晨就在收拾土地庙?”路过的汉子身材魁梧,面容坚毅,留着板寸平头,在那古铜色皮肤的衬托下,显得他十分结实,壮如牛犊。此时他背着一个药篓,正欲入山。不是点一炷香插入香炉,就会有香火愿力。第005章 户籍录的警示封青岩笑了笑,然后瞥了一眼已经焕然一新的土地庙说道:“这土地庙太破旧了,积了一地的烂叶,平时都没有人来清理一下,闲来无事就收拾收拾。”现在的关系虽然还不错,但少了儿时的那种亲切。...

2019-09-03 07:15:07

鬼谷尸踪小说[厌笔川]在线试读

“二爷,你快带些人,去救救我爷爷,晚了可就没命了!”“爷爷掉到井里去了,山梁掉下来的大石头把井封住了,你快带人去救救他!”“你说的是真的?”李红旗那双看透了沧桑世事的眼睛早已经浑浊不堪,但是在这会儿,我却看到了一种盎然的明亮。鬼娃子是我的外号,但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喊我,对此也是极为反感,不过这会儿我却不敢计较,毕竟有求于人。“你爷,你爷咋啦?”李红旗顿时惊了一下。“好!”看...

2019-09-03 07:15:07

我有一间扎纸店小说[流浪的大官人]在线试读

可是今天不一样,王爻在看到柳安然拿出那个保温杯的时候,心里自然有些落寞,在心中自嘲了几句,但接近着王爻便发现了不对,柳安然的脸色不是难看,是太难看了。就在这时候,柳安然突然向王爻看了过来,就在柳安然转过头来的这一下,王爻突然看到一团黑气钻入了柳安然的口鼻之中。王爻突然的动作吓了周围的人一跳,几声抱怨之声响起:“有病啊……”王爻并不总是这样盯着柳安然,尤其是在那件事后,王爻平时都不敢多看柳安然一眼,生怕再起误会。并不是说变丑了,而是柳安然的整个额头有些发暗...

2019-09-03 07:15:07

一夜冥妻小说[秦受吃白菜]在线试读

“你……你就是鬼!你还我儿子!”这时候胖墩他妈鼓起勇气在后面大喊了一声。诗蕊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我也赶紧跑到了诗蕊的身边,生怕她被这帮人给伤到。“你们找我有事么?”诗蕊面带微笑,声音空灵道。我赶紧跑到了诗蕊的身边,对她说道:“姐姐你先回去,这边我能应付。”“你给我滚到一边去!”这时候有个村民一脚把我给踹开,接着挥着镐把子就向诗蕊冲了过去!“给老子放开!”那个村民扭过头来狠狠的用他的胳膊顶在了我的后背上,他一动手,全村的人顿时都向着诗蕊冲了过去。...

2019-09-03 07:1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