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塔系列06苏珊娜之歌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我们可能还有一个问题,”杰克提出。“我知道,但是……如果刚刚的地震堵住了洞口怎么办?或者……”杰克犹豫了一下,接着非常不情愿地说出他最害怕的情况。“或者把山洞整个压垮了怎么办?”这时镇子上传来人声,乡亲们大概都聚集到了大街上。罗兰猜。他又接着想到今天——包括今晚——会在卡拉·布林·斯特吉斯这儿传颂一千年

黑暗塔系列06苏珊娜之歌小说章节试读

《黑暗塔之六:苏珊娜之歌》作者:[美]斯蒂芬·金

《Song of Susannah(苏珊娜之歌)》

苏珊娜的身体被“魔鬼母亲”米亚劫持,米亚的目的是由邪恶的“血腥国王”的手下接生她的孩子,这个孩子将会毁灭整个世界。时间紧迫,卡拉汉神甫、杰克和奥乙追踪苏珊娜和米亚的踪迹来到曼哈顿,而罗兰和艾迪则来到1977年的缅因州找寻书店老板凯尔文·陶沃尔,而作者本人也出现在书中。

去吧。在这个世界之外还有其他的世界。

——约翰·“杰克”·钱伯斯

我是永远哀伤的少女

每日被烦恼忧思所愁

注定漂游在这世上

却没有朋友

可以诉说衷肠……

——民歌

上帝的意旨都是正确的。

——雷夫·英格尔《平安似河流》

相关推荐:

《黑暗塔系列01枪侠_[美]斯蒂芬·金》

《黑暗塔系列02三张牌_[美]斯蒂芬·金》

《黑暗塔系列03荒原_[美]斯蒂芬·金》

《黑暗塔系列04巫师与玻璃球_[美]斯蒂芬·金》

《黑暗塔系列05苏珊娜之歌_[美]斯蒂芬·金》

《黑暗塔系列06苏珊娜之歌_[美]斯蒂芬·金》

《黑暗塔系列07黑暗之塔_[美]斯蒂芬·金》大结局

第一章 光震

1

“魔力能持续多久?”

罗兰看没人回答他的问题,就又问了一遍。这回他的视线扫向并排坐在神父住所客厅另一头的曼尼①族长韩契克与坎泰伯。韩契克孙女众多,坎泰伯娶了其中一个,两人依照曼尼人的旧俗手拉手并肩坐着。年长的那位当天刚刚失去一个孙女,可即使他内心悲恸,那张石刻般冷静的脸却没有泄露出丝毫这样的情感。

埃蒂·迪恩面色惨白,一言不发地坐在罗兰身边。再过去,杰克·钱伯斯盘膝坐在地板上,他把奥伊拉了过来放在腿上。罗兰从没见过这头貉獭如此温顺,所以几乎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埃蒂和杰克两人身上都血迹斑斑,杰克身上的是他的朋友本尼·斯莱特曼的血,而埃蒂身上的血迹则属于玛格丽特·艾森哈特。赤径的玛格丽特,年老族长刚刚失去的孙女。埃蒂与杰克看上去与罗兰一样筋疲力尽,但他相当肯定,今晚他们也没时间休息。远处从小镇广场传来阵阵烟花爆竹声,那里人们正载歌载舞地欢庆胜利。

而这里没有任何庆祝。本尼和玛格丽特都死了,苏珊娜失踪了。

“韩契克,求求你,告诉我:魔力将会持续多久?”

老人心不在焉地捋捋长须。“枪侠——罗兰——我不能说。门口洞穴魔力强大,正如你所知,我都不知道。”

“那么只要说你怎么想的,就你知道的那些。”

埃蒂颤悠悠地抬起沾满泥垢的双手,指甲下还藏了些血迹。“快说,韩契克,”他卑微、困惑地请求道,罗兰从没听见过他这样的语气。“快说,我求你了。”

卡拉汉神父的女仆罗莎丽塔托着盘子走进屋,盘子上放了几只杯子和一卡拉夫瓶腾腾冒着热气的咖啡。看起来她至少抽了个空当脱下沾满血迹污垢的裤子、衬衫,换了身干净的居家服。不过她的眼神仍然显得心有余悸,好像一只受惊的小动物趴在窝边向外瞅。她一言不发地往杯子里倒上咖啡,传给大家。罗兰接过杯子时发现她并没擦干净所有血迹,右手手背上还留着一道血痕。是玛格丽特的还是本尼的?不得而知,他也不关心。狼群已被击败,他们还会不会再次攻击卡拉·布林·斯特吉斯是卡要关心的问题,而他们要关心的是苏珊娜·迪恩,她在战斗结束之后,就连同黑十三一道失踪了。

韩契克说:“你是问卡文?”

“是的,族长,”罗兰附和道。“魔力会持续多久?”

卡拉汉神父拿了杯咖啡,点点头,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但并没开口道谢。自从大家从山洞回来以后他就很少开口。他的腿上放着一本名为《撒冷之地》②的小说,作者从没听说过。虽说这本小说号称是虚构的,可他,唐纳德·卡拉汉,却身在其中。他曾经就住在小说中描述的小镇,而且亲身经历了小说中描述的怪事。他翻阅过小说的封三和封底,想看看作者照片,甚至有一种诡异的预感,觉得找到的会是他自己的照片(可能就是他一九七五年时的模样,一系列的怪事就是在那时相继发生的),不过却什么照片也没找到,只有寥寥几字的作者简介。家住缅因州,已婚,之前写过一本小说,看起来得到的评论尚可,要是你相信书封底引用的评论的话。

“魔力越大持续的时间就越长,”坎泰伯说完,询问地瞥了韩契克一眼。

“哎,”韩契克说。“魔力与魔法,两者合而为一,都从过去展开。”他顿了一下。“从过去,你明白吗?”

“这扇门通向我的朋友来的那个世界,只不过每次开门的空间、时间都不尽相同,”罗兰说。“我想再次打开它,可只要上两次开启的时空就行。最近的两次。可以吗?”

韩契克与坎泰伯在考虑,众人屏息等待在一旁。曼尼人是伟大的旅行者。如果有人能理解、能完成罗兰的心愿——他们所有人的心愿——那肯定非曼尼人莫属。

坎泰伯毕恭毕敬地向卡拉·赤径的族长韩契克倾过身子,耳语了几句,韩契克面无表情地听完后伸出一只骨节突出的老手扳过坎泰伯的头,低声答了几句。

埃蒂挪了挪身子,罗兰感到他即将失控,或许会大叫起来,连忙伸手压了压埃蒂的肩膀。埃蒂退了回来。至少是暂时忍了下去。

韩契克与坎泰伯低声商量了大概五分钟,其他人全在一旁等候。远处传来的欢庆喧闹让罗兰都觉得难以接受;上帝才知道这一切会让埃蒂有什么感觉。

终于,韩契克拍了拍坎泰伯的面颊,然后朝罗兰转过身。

“我们认为可以,”他说。

“感谢上帝,”埃蒂喃喃地说,接着他提高声音:“感谢上帝!还等什么,我们可以在东路汇合——”

两位长髯老者齐齐摇头,韩契克一脸肃穆、悲伤,而坎泰伯的神情则近乎惶恐。

“我们不会在天黑以后去声音洞的,”韩契克说。

“我们必须去!”埃蒂忍不住爆发。“你们不明白!现在根本不是魔力能持续多久的问题,而是门的另一边时间过去多久的问题!那头时间流逝得更快,而且不能倒转!上帝啊,苏珊娜都可能已经快生了,而如果那个食人族——”

“听我说,年轻人,”韩契克打断他,“我请你仔细听我说。天色很快就要暗下来。”

没错。罗兰从没经历过像今天一样的日子,时间如此匆匆地从手指缝里溜走。他们和狼群的恶战在天蒙蒙亮时开始,紧接着人们就在路边庆祝胜利,哀悼伤亡的同伴(最后发现伤亡人数实际上少得惊人)。之后他们发现苏珊娜失踪,连忙追回山洞,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等他们回到东路上的战场时,天色已过晌午。镇上大多数人都已经各自带着逃脱魔爪的孩子凯旋而归。韩契克当时确实同意与他们好好聊聊,但当他们回到神父住所时太阳已经挂在西边等着落山了。

我们终究还是要休息一个晚上,罗兰暗想,而他自己都不清楚此时是该额手称庆还是难过失望。他惟一清楚的是睡眠对他没什么坏处。

“我洗耳恭听,”埃蒂回答,但是罗兰的手并未从他肩膀上挪开,手掌下年轻人的身子还在轻颤。

“即使我们愿意去,我们也不一定能说服足够多的人和我们一道,”韩契克说。

“你是他们的首领啊——”

“哎,你可以这么说,我也不否认,尽管我们并不用这个称呼,你瞧。大多时候他们都听我的,他们也都明白今天的胜利是他们欠你们这个卡-泰特的,肯定也会用一切方式表达他们的感激之情。但是无论如何他们不会愿意在天黑以后踏上山路、回到那个闹鬼的地方去。”韩契克慢慢摇了摇头,坚定地又强调了一遍:“不会——他们绝对不会愿意的。

“听我说,年轻人。坎泰伯和我肯定能在天全黑之前赶回赤径,在那儿我们会招集所有人到谈琶厅,那里是我们所有兄弟聚会议事的大厅。”韩契克说完扫了卡拉汉一眼。“请原谅,神父,如果这个词冒犯了你。”

卡拉汉心不在焉地点点头,仍旧目不转睛地盯着手里的书。他把书在手里翻来转去。这本书封面上套了一层防护塑料皮,像是珍贵的第一版的样子。衬页上铅笔淡淡标出价钱,九百五十美元。估计是哪个年轻人的二手书。这本书怎么这么贵?他心里琢磨。如果他们能碰上这本书的主人,凯文·塔尔,一定得问个究竟,而且他的问题可远不止这一个。

“我们会解释你们想要他们做什么,看看有没有人志愿参加。我相信赤径的六十八个男人中,一定会有那么四五个愿意帮忙的——他们的力量聚集在一起会产生强大的楷覆。你们那儿是这么说的,对不?楷覆?分享的力量?”

“没错,”罗兰回答。“分享水的力量,我们说。”

“这点人你可没办法让他们堵住洞口啊,”杰克插口道。“即使让一半骑到另一半人的肩膀上也不成。”

“没必要,”韩契克回答。“我们只会把能力最强的人送进洞里——他们就是发送人。其他人待在洞外,手牵手、铅锤对铅锤沿山路排成一行。明天日上三竿之前他们就在那儿集合。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而且不管怎样,我们要备齐所有的磁石和铅锤也需要一整夜,”坎泰伯补充道。他略带歉意地瞥了埃蒂一眼,眼神里甚至夹着一丝恐惧。眼前这个年轻人明显正处在极度痛苦中。而且他是枪侠,是枪侠就会袭击,只要他出手,肯定弹无虚发。

“可能那时就来不及了,”埃蒂低声说,转向罗兰的栗色双眸里布满血丝,疲惫洗去了原有的光彩。“明天可能太迟了,即使那时魔力没有消失。”

罗兰刚开口,埃蒂抬起一只手指。

“不要说卡,罗兰。如果你再说一次这个词儿,我发誓我的脑袋不出一秒就会爆炸。”

罗兰闭上嘴。

埃蒂转身对着两个身着贵格教徒式黑色风衣的长髯老者说,“而且你们也不肯定魔力到底能持续多久,对不对?那扇门今天开启,也许明天就会对我们永远关闭。并不是曼尼人创造的所有磁石和铅锤都能打开它。”

“哎,”韩契克回答。“但是你的女人随身带走了魔法球。无论你心里怎么想,中世界与边界地带永远失去了这个魔法球。”

“我愿意出卖灵魂换回魔法球,亲手把它找回来,”埃蒂的话掷地有声。

话音刚落,所有人,甚至包括杰克,都愣在当场。刹那间,罗兰冲动地想阻止埃蒂,让他收回所说的话,取消刚刚的誓言,因为那股力量,黑暗的力量,太过强大,正试图阻挠他们追寻黑暗塔,而黑十三正是这种力量最明显的神器。魔法能被利用,同样也能被误用。巫师彩虹中的每一道都拥有夺目的光炫,而黑十三正是其中最为夺目的,甚至可能超过所有其他力量的总和。但即使他们能够重新获得黑十三,罗兰也会尽量不让它落入埃蒂·迪恩的手里。此刻他悲恸欲绝,根本没法集中精力,到时要么被魔法球毁灭,要么在几分钟内就会成为魔法球的奴隶。

“石头有嘴就会喝水,”罗莎突然开口,把众人都吓了一跳。“埃蒂,别只一心想着魔法,还得想想通向山洞的那条土路。然后再想想那几十个人,每个都几乎像韩契克一样年纪一大把,其中一两个甚至瞎了眼,试想一下他们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爬山会是什么情景。”

“还有大石头,”杰克继续说道。“别忘了还有你不得不绕过的大石头,当时你还差点儿被绊倒。”

埃蒂犹豫地点点头。罗兰看出他正努力接受不能改变的事实,努力找回理智。

“苏珊娜·迪恩也已经是枪侠了,”罗兰说。“她也许还能自己照顾自己一段日子。”

“我可不认为苏珊娜还能控制,”埃蒂反驳,“你也不会这么想。那毕竟是米阿的孩子,她会掌握一切。直到那个孩子——那个小家伙——出生。”

一刹那,罗兰脑海中闪现出一种直觉,而且如同多年来他所有的直觉一样,现在这个与实际发生的一切也恰好吻合。“也许她们离开时的确是米阿控制苏珊娜,但她不一定能一直控制下去。”

最后,卡拉汉终于强迫自己把视线从那本令他无比诧异的书上移开,抬头问道:“为什么不一定呢?”

“因为那不是她的世界,”罗兰回答。“却是苏珊娜的。如果她俩找不到方式互相合作,那只有死路一条。”

※※※※

①曼尼人(the Manni),小说中虔诚的游牧部落,穿梭于世界之间。

②《撒冷之地》(Salem's Lot),又译作《午夜行尸》、《吸血鬼复活记》,是斯蒂芬·金一九七五年创作的恐怖小说,曾被改编为电影。

2

韩契克与坎泰伯回到曼尼·赤径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向齐聚一堂的曼尼长者(清一色的男性)通报一天取得的胜利,之后便告诉众人对方要求的报答。罗兰则与罗莎回到了山坡上的茅屋。这幢小屋外还有间小棚子,原先还挺整洁,不过如今早已废弃,里面也只剩下报信机器人安迪(还有许多其他功能)的一些残骸。罗莎丽塔温柔地为罗兰褪去衣服,直到他全身赤裸。然后她躺在了他身边,用一种特殊调配的精油按摩他的全身:用猫油为他减轻疼痛,用散发着淡淡芬芳的乳油涂在他最敏感的部位上,接着与他做爱。两人同时达到了高潮(无非是生理的巧合,愚人总喜欢将之称为命运)。远处卡拉高街上传来爆竹声和喧闹的欢呼声,听上去乡亲们都已经喝得烂醉。

“睡吧,”她说。“明天以后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不只我,艾森哈特、欧沃霍瑟,卡拉的每个人都再也见不到你了。”

“那么你是这么预感的了?”罗兰听起来很轻松,甚至带着一丝调侃,但即使他在她深热的体内冲刺的时候,苏珊娜的影子仍旧啃啮着他的心:他的卡-泰特的一员,失踪了。即使还没到最糟,也已经够了,他根本没法儿真正休息或放松。

“不是,”她回答,“但是我有时会有这种直觉,女人的直觉,尤其是当她的男人准备要上路离开的时候。”

“你的男人?你是这么看我的吗?”

她羞涩的眼神十分坚定。“你在这儿只能停留片刻,但是,哎,我、就是这么想的。我说错了吗,罗兰?”

他立刻摇摇头。再次成为一个女人的男人感觉很好,哪怕只有那么一小会儿。

她看出他很认真,脸色柔和起来,伸手摸了摸他瘦削的脸颊。“我们能彼此相遇真好,罗兰,是不是?在卡拉相遇。”

“是啊,女士。”

她碰了碰他残疾的右手,然后移到他的右臀。“现在还疼吗?”

他不会对她说谎。“极疼。”

她点点头,然后握住那只侥幸躲过大螯虾攻击的左手。“这儿呢?”

“还好,”他回答,不过他感到一股暗藏的疼痛正伺机发作。罗莎丽塔把它叫做灼拧痛。

“罗兰!”她轻呼。

“哎?”

她还抓着他的左手,边慢慢抚摸,边平静地盯着他。“尽快结束你的任务。”

“这就是你的建议?”

“哎,亲爱的。在你的任务结束你之前。”

3

埃蒂一个人坐在屋前的门廊边。午夜已经降临,被这儿的乡亲们称作东路战役的一天已经成为历史(再之后这天会成为传奇……当然前提是到那时整个世界尚未解体)。镇上传来的喧哗声越来越大,欢庆越来越狂热,埃蒂甚至怀疑他们是不是把整条街都给烧着了。可他又在乎什么?什么都不在乎了,甚至还要说谢谢你,不用谢。当罗兰、苏珊娜、杰克、埃蒂和三个女人——她们自称欧丽莎①三姐妹——站在前线对抗狼群时,其余的卡拉乡民要么缩在镇子里、要么藏身河岸的稻田中。然而十年以后——甚至五年以后!——他们就会开始互相吹嘘那年秋天他们如何与枪侠们并肩作战,大获全胜。

这么想并不公平,他也隐约意识到这一点,但他从没有像现在这么无助、迷惘,自然也就变得刻薄。他一直告诉自己别再想苏珊娜,别再想她人在哪里,那个恶魔之子有没有出生,可他就是无法克制。她去了纽约,这点他还能确定。但是什么年代?路上笃笃行驶的是那种用煤气灯照明的小马车,还是北方中央电子出产的机器人驾驶着喷气式出租车在空中游荡?

完结恐怖灵异小说作者[美]斯蒂芬·金《黑暗塔系列06苏珊娜之歌》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黑暗塔系列06苏珊娜之歌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我们可能还有一个问题,”杰克提出。“我知道,但是……如果刚刚的地震堵住了洞口怎么办?或者……”杰克犹豫了一下,接着非常不情愿地说出他最害怕的情况。“或者把山洞整个压垮了怎么办?”这时镇子上传来人声,乡亲们大概都聚集到了大街上。罗兰猜。他又接着想到今天——包括今晚——会在卡拉·布林·斯特吉斯这儿传颂一千年...

2019-09-03 07:14:45

阴阳先生之百鬼缠身小说[辉二]在线试读

陈思南却摇摇头说道:“事情可还没整利索呢,你们等我一下,我去把那恶灵超度了再说其他的!”此时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硕大的校园却冷清的可怕。一望枯井之中,黑漆漆的,如同一个无底洞一般的感觉。王主任便转头看着陈思南。说完,陈思南也不管几人,直接走出了办公室。黄符自己无风自燃了起来。念完这驱邪煞咒后,陈思南直接将黄符丢到那枯井之中。...

2019-09-03 07:14:45

地府重临人间小说[连山易子]在线试读

此时,一名二十多岁的汉子路过,看到封青岩在清理土地庙,不禁惊讶说道:“青岩,你大清晨就在收拾土地庙?”路过的汉子身材魁梧,面容坚毅,留着板寸平头,在那古铜色皮肤的衬托下,显得他十分结实,壮如牛犊。此时他背着一个药篓,正欲入山。不是点一炷香插入香炉,就会有香火愿力。第005章 户籍录的警示封青岩笑了笑,然后瞥了一眼已经焕然一新的土地庙说道:“这土地庙太破旧了,积了一地的烂叶,平时都没有人来清理一下,闲来无事就收拾收拾。”现在的关系虽然还不错,但少了儿时的那种亲切。...

2019-09-03 07:14:45

鬼谷尸踪小说[厌笔川]在线试读

“二爷,你快带些人,去救救我爷爷,晚了可就没命了!”“爷爷掉到井里去了,山梁掉下来的大石头把井封住了,你快带人去救救他!”“你说的是真的?”李红旗那双看透了沧桑世事的眼睛早已经浑浊不堪,但是在这会儿,我却看到了一种盎然的明亮。鬼娃子是我的外号,但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喊我,对此也是极为反感,不过这会儿我却不敢计较,毕竟有求于人。“你爷,你爷咋啦?”李红旗顿时惊了一下。“好!”看...

2019-09-03 07:14:45

我有一间扎纸店小说[流浪的大官人]在线试读

可是今天不一样,王爻在看到柳安然拿出那个保温杯的时候,心里自然有些落寞,在心中自嘲了几句,但接近着王爻便发现了不对,柳安然的脸色不是难看,是太难看了。就在这时候,柳安然突然向王爻看了过来,就在柳安然转过头来的这一下,王爻突然看到一团黑气钻入了柳安然的口鼻之中。王爻突然的动作吓了周围的人一跳,几声抱怨之声响起:“有病啊……”王爻并不总是这样盯着柳安然,尤其是在那件事后,王爻平时都不敢多看柳安然一眼,生怕再起误会。并不是说变丑了,而是柳安然的整个额头有些发暗...

2019-09-03 07:14:45

一夜冥妻小说[秦受吃白菜]在线试读

“你……你就是鬼!你还我儿子!”这时候胖墩他妈鼓起勇气在后面大喊了一声。诗蕊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我也赶紧跑到了诗蕊的身边,生怕她被这帮人给伤到。“你们找我有事么?”诗蕊面带微笑,声音空灵道。我赶紧跑到了诗蕊的身边,对她说道:“姐姐你先回去,这边我能应付。”“你给我滚到一边去!”这时候有个村民一脚把我给踹开,接着挥着镐把子就向诗蕊冲了过去!“给老子放开!”那个村民扭过头来狠狠的用他的胳膊顶在了我的后背上,他一动手,全村的人顿时都向着诗蕊冲了过去。...

2019-09-03 07:14:45

我的鬼尸新娘小说[潜心梦徒]在线试读

“咳咳咳,咳咳咳。”这女人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了,看起来至少八十多岁,我微微皱着眉头,因为我的父亲如果还活着也才四十岁而已,这乡下都很早结婚生子,如果这人是我奶奶她岂非四十多岁才生下我的父亲么?我想,我至少要拿出那一封书信跟老夫人证明一下我就是他的孙子,可不等我拿出书信老夫人便用力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不该回来,不该啊。”浓浓的茶香飘来,我们几个也确实口干舌燥,端起茶杯便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感觉整个人都爽快了不少。一杯茶下肚,内堂里便传来了咳嗽声,紧接...

2019-09-03 07:14:45

艳鬼之结衣人间小说[伊人睽睽]在线试读

他心神被什么瞬间一击,脑中短暂空白,不知为何。只勉强笑,“姑娘何解?慕清自是慕清,何来改变一说?”当是,苏韵似乎有点儿察觉结衣的反常了。忙上前拉住结衣,对他二叔介绍,“这位是父亲大人提起的长休道长,还有他的徒弟, 沭阳。旁边的姑娘叫结衣,是……”他左右为难,不知该怎么介绍。苏韵点点头,继续编着谎言,“我在鬼宅遇难,幸得他们几位相助,想请他们去家里坐坐……二叔,可以吧?”袖中手颤抖,他却说不出,这不对劲,到底是怎么回事。☆、慕清苏韵赔笑,几人跟在苏慕清身后,往那府上走去。这才知道,原来苏家家业大,苏韵被京中...

2019-09-03 07:14:45

黑暗塔系列05苏珊娜之歌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她看着他,泪水从脸上哗哗流下。“怎么能呢?”她低声说。“以神的名义我们怎么能呢?”她走过来,又转过头看了看在后院的五个孩子最后一眼——好像要确认他们都还在那里,还没有狼群把他们带走——然后穿过客厅。祖父坐在熄灭的炉火旁一个角落的椅子里,垂着头,打着盹,无牙紧闭的嘴巴还滴着口水。“狼群最小连三岁的都抓过,你知道的,”逖安说。他的双手张开又握上,张开又握上。他体内的感觉继续变得强烈&mdas...

2019-09-03 07:14:45

极乐小尸妹小说[龙不相]在线试读

牙齿正朝着我的动脉咬过来,如果被这么尖锐的牙齿给咬了,那我还能活的了?我没办法,值得抽出了一条腿,还好我腿上力气大,一下子抵在了雪媚娘的小肚上,我用力的踩了一下,正好乘着她身体一抖,我自知机会来了,拔开双腿就朝着自己房间里去,而雪媚娘似乎不肯放过我,竟然穷追不舍,一个猛扑,抓住了我的一条腿,让我摔了个狗吃屎,一只手不偏不倚撞在了桌子的脚上。她面色出现了一阵潮红,随即舌头从我的伤口竟然舔到了舌头,我惊恐的看着这一切,但很快雪媚娘双眼中的黑色就褪去了,出现了原来那清澈的红色眸子,她看到了我手上的伤口,顿时惊呼...

2019-09-03 07:1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