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重临人间小说[连山易子]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此时,一名二十多岁的汉子路过,看到封青岩在清理土地庙,不禁惊讶说道:“青岩,你大清晨就在收拾土地庙?”路过的汉子身材魁梧,面容坚毅,留着板寸平头,在那古铜色皮肤的衬托下,显得他十分结实,壮如牛犊。此时他背着一个药篓,正欲入山。不是点一炷香插入香炉,就会有香火愿力。第005章 户籍录的警示封青岩笑了笑,然后瞥了一眼已经焕然一新的土地庙说道:“这土地庙太破旧了,积了一地的烂叶,平时都没有人来清理一下,闲来无事就收拾收拾。”现在的关系虽然还不错,但少了儿时的那种亲切。

地府重临人间小说章节试读

《地府重临人间》作者:连山易子【完结】

内容简介

他为一方土地,佑一方水土的平安;

他为一地城隍,掌管生人亡灵的福禄寿;

他为一州判官,赏善罚恶管人生死,权冠古今;

他为一府阎罗,谁该死谁又不该死,只在须臾之间;

他为一阴天子,册封六案功曹,四大判官,十大阎罗;

一幅神秘的青面獠牙刺青,让封青岩亲手开启了一个鬼神时代。

卷一:一方土地

第001章 青面獠牙刺青

大青山巍峨郁葱,莽莽数百里,虽然算不上什么名山大川,但也山清水秀、风景秀丽,在当地是一个不错的风景名山,平时游客络绎不绝。

在大青山中有一个名为青山村的村子,虽然村子的环境不错,空气也十分清新,但是随着社会的高速发展,以及地理位置过于偏僻,大部分的村民都已经搬离此地。

清晨,大青山中云雾弥漫,雾气萦绕。

此时,一个优雅的琴声从那深山老林中飘了出来,犹如那淙淙铮铮幽间之寒流,清清冷冷松根之细流。

旋律时隐时现,犹见高山之巅,云雾缭绕,飘忽无定……

在山林间的一座破旧石亭里,一名二十三四岁的清瘦年轻人正在专心抚琴。

他神态自若,动作优雅。

这名清瘦年轻人名为封青岩,今年二十三岁。

一曲《高山流水》还没有弹完,封青岩就突兀停止弹奏,此时他的脸色十分痛苦,面目也随之变得狰狞起来。在他那张俊朗、略显苍白的脸上,迅速渗透出一层密密麻麻的细小汗珠。

他紧紧咬着牙,双手攥成拳头,身子在微微颤动着,显得十分痛苦。

这痛苦来自他背后,似乎有什么恐怖的东西要从皮肉里钻出来般,每次都会痛得死去活来,无比难受。

而且,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痛苦一次。

特别是近两三年来,这种痛苦一次比一次严重,病发时间也一次比一次短,痛得他难以忍受,身子也渐渐变得虚弱起来。

在大学毕业后,不得不回到老家里休养。

“啊——”

此时,封青岩再也忍不住,低吼了一声,有些歇斯底里。

他感觉到背后的那一层皮肉,似乎被一股强劲的力量粗暴地撕开了般,有什么恐怖的东西从里面钻了出来。

他忍不住伸手往背后抓了抓,却是抓到了一手血。

“这是怎么回事?”

封青岩痛得面目扭曲,有些惊骇地看着自己那涂满鲜血的手,接着又抓了一下,发现有东西真的从自己背后钻了出来。

当痛苦大到极致的时候,可以令人晕厥过去。

所以,封青岩痛苦得晕厥了过去,差不多一个小时过去他才慢慢清醒了过来。

此时,他显得十分虚弱,也十分疲惫,感觉浑身无力。

“这莫名的痛苦,何时才是尽头?”

封青岩叹了一口气,有气无力地说道,看着远方山间还没有完全散去的云雾,神情有些落寞和无奈。

这种如剥皮般的痛苦,真的很难忍耐,每次都痛得死去活来。

“难道刚才看到的是错觉?”

封青岩看了看自己的手,手上并没有血,很干净。接着,伸手摸了摸背后,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东西,这让他微微奇怪。

在那种痛苦下,出现幻觉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休息了一会儿,那种痛苦的后劲也慢慢退去,然后抱起古琴走出石亭。

从石亭到青山村大概有半个小时的路程,只是封青岩怀里抱着一张古琴,加上此时的身体十分虚弱,走得也不快。

走了大概三十多分钟,才走到山下的那一处山坳。

在山坳上,有着一株已经数百年的老榕树,只是老榕树生长得并不是很好,有大半的树干已经枯萎,似乎就要寿终正寝。

而在老榕树下,则有着一座破旧的土地庙。

土地庙不大,只有区区的一丈,乃由青砖黑瓦所砌,由于长时间的不修整显得十分破旧。在两侧的青砖墙柱上,挂着一副有些年代的繁体字对联,字迹已经很模糊,但依稀可辨认。

上联:土能生万物

下联:地可发千祥

这是一幅很普通,也很常见的土地庙对联。

但是,由于长时间没有香火,使土地庙显得更加破旧和落魄了。

青山村虽然人不多,但是地方挺大的,剩下的村民零星分布在村子的各处。而在土地庙数百米外的另一个山坳前,有着一座面积不小、颇具民国风情的高墙大院落。

大院落青砖白墙大黑瓦,已经有将近百年的历史,在现在显而是有些过时,但是经过一翻装修后,也另有一翻的民国风情。

封青岩打开那朱红大门,入眼就是一个栽满经过精心修剪过花草的院子,院子很大,中有亭台、假山、鱼池,穿过院子后就是一个没有前墙的大厅。

大厅过后,又是一个不小的院子,然后三面都是房间。

而封青岩走上大厅暂时把古琴放好后,转身左走,去了大厅右侧数米外的卫生间。走进了卫生间,立即把上衣脱了下来,把背部对着镜子。

此时,他从镜子里看到了一副恐怖的画面。

在他的背上,有着一幅大大的刺青,那一幅刺青几乎覆盖了他的整个背部。

“青面獠牙?”

封青岩虽然脸色平静,但他的内心并不平静。

这一幅青面獠牙刺青面目狰狞,十分吓人,显得很恐怖,但是这幅刺青并不是他刺上去的。在今天之前,他的背部还是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但现在,却多了一幅恐怖的青面獠牙刺青。

“这是怎么回事?”

封青岩静静地凝视着镜子里的那一幅青面獠牙刺青,他感觉这事十分诡异。而且,他还发现,这青面獠牙刺青并不是刺上去的,而是从皮肉下生出来的。

“难道我遇到了灵异事件了?”

封青岩细心地研究起来,最终确认那刺青真的是从皮肉下生出来的,难道这就是我一直以来那莫名痛苦的根源?

莫名痛苦,就是莫名其妙的痛苦,即使是大医院也查不出来。

此时,他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很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的背上怎么会突兀地出现一幅青面獠牙刺青。

但是,这一切都无解。

一会儿后,叹了口气也没有再想,干脆洗了一个冷水澡。

洗完冷水澡后整个人都舒服和精神了不少,封青岩再看向镜子,那一幅恐怖的青面獠牙刺青依然在他的背上。

栩栩如生!

“难道这个世界还有鬼神不行?”

封青岩蓦然笑了笑,他虽然不相信鬼神,但是他会选择尊重。

出了卫生间后看了看时间,发现都已经差不多十点钟了,于是走出了屋,到屋后的那一片菜园中摘了一把青菜。

毕业了一年,封青岩也在老家里住了一年。

在这一年里,他除了看看书、习习字、弹弹琴、写写小说外,还养了一些花草,种一些蔬菜。还有,他在屋前的那一条小河边挖了一个鱼塘,养了些鱼,平时闲得无事的时候,还会到鱼塘前钓钓鱼。

日子过得十分悠闲自在。

在很多人看来,也十分的枯燥乏味。

吃完全是素的饭菜后,封青岩泡上了一杯茶,坐在院子的亭子中看书。看了大概一个小时后,在大厅的那长藤椅上微微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到了书房习字。

当他从书房出来后已经是下午五点。

看了看天色,他走出屋子到菜园里摘了一把青菜和一条瓜,吃完同样是素的晚饭已经六点多,天色也渐渐黑了下来。

此时,在他屋外慢慢散步,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那一株老榕树下,静静地看着那一座破旧的土地庙。

第002章 开启鬼时代

夜色降临,月上中天。

青山村的夜很静,只有虫鸣和沙沙山风。

在高墙院落的某一个房间里,已经睡着了的封青岩突兀地睁开眼睛,一股剧痛从他的背上传来,他感觉有什么东西要从他的背上钻了出来。

此时,他的面目狰狞无比,渗透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细小汗珠,显得无比痛苦。

啊——

封青岩忍不住低喝了一声,双手紧紧地攥成拳头,一条条的青筋如同小蛇般暴起。

这剥皮般的痛苦,让他苦不堪言,痛得难以忍受。

他不知道他还能承受几次,因为这痛苦越来越恐怖了,让他生不如死,特别是今天这两次,几乎要了他半条命。

爬出来了……

爬出来了,有东西从背后的皮肉下爬了出来。

封青岩双眼惊恐,心中虽然痛苦万分,但也惊骇万分,他此时的意志无比的清醒。他感觉到一双锋利的爪子,粗暴地撕开了他的皮肉,从皮肉下钻了出来。

难道是那只青面獠牙恶鬼要爬出了?

啊——

封青岩想大吼一声,但吼出来的全是沙哑,身上的汗珠如同雨水般流下,只是片刻间就已经全身湿透。

而且,在背上流下来的并不是汗水,而是鲜艳的血。

他猛然冲进了卫生间,同时把身上的睡衣撕得粉碎,然后把背对着镜子。他看到一只血淋淋的青面獠牙恶鬼,从皮血内挣扎着出来,狰狞而恐怖……

这是怎么回事?

封青岩惊骇地瞪着双眼,心中惊惧。

这时的痛苦已经让他麻木,他只是死死地盯着那只血淋淋的恶鬼。恶鬼不断挣扎着,一点点地从皮肉下钻出来,大概半个小时后,那只恶鬼终于完全挣扎出来了。

它手中捧着一个神秘的水晶球,静静走到了封青岩的面前。

封青岩惊恐地退了一步,双眼死死地盯着对方,生怕它扑过来。但是,它只是静静地站在前面,并把手中的水晶球递过来。

水晶球不大,直径大概有十厘米左右,萦绕着淡淡的蓝色荧光。

在此时,封青岩从那恶鬼的身上,居然感受到了一股亲切感,似乎那只恶鬼就是他自己。

这种感觉很荒唐,但他心中就是这种感觉。

看到恶鬼并没有其他动作,只是想把水晶球给自己,封青岩也渐渐冷下来,脑子在飞速思索着这一切。

十几年来,背上一直传来莫名的痛苦,然后背上出现了一幅青面獠牙刺青,接着青面獠牙恶鬼从背上爬出来,它送自己一个神秘水晶球……

这有什么因果关系吗?

或者,这预示着什么?

封青岩并没有贸然伸手去接,静静看着青面獠牙恶鬼,只是片刻后,那只青面獠牙恶鬼慢慢消失了。接着,他看到自己的背上,又出现了一幅青面獠牙的刺青。

刺青栩栩如生!

而让人感到神奇的是,那个水晶球一直静静悬浮在半空中。

“这是超自然力量,还是神话?”

封青岩一动不动地看着那个水晶球。

啪!

封青岩打卫生间里的灯关掉了。

水晶球静静悬浮在半空,散发着淡淡的蓝色荧光,在黑暗中显得神秘无比。思索了好久一会儿,封青岩终于把手伸出去轻轻碰了一下,片刻后又把水晶球拿起来。

“果然如此。”

当封青岩把手放开时,那水晶球并没有掉下来,依然静静悬浮在半空。

“它送个水晶球是什么意思?而它又是什么形式的存在?”封青岩围着水晶球细细打量着,接着微微惊讶起来,因为在水晶球里,他看到了一座土地庙。

土地庙很精致,如同真实的一样。

让他奇怪的是,那土地庙里的神像并没有五官。在土地庙后,他还看到了一株已经枯萎的老树。

“它这是什么意思?”

封青岩猜测不出它的意思,而且这事太过诡异了,放在谁的身上不被吓得半死已经算好了,哪里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

出了一身汗,封青岩洗了一个澡。

那个水晶球依然悬浮在半空。

此时,他拿着水晶球走到院子里,手一放,水晶球依然悬浮着。

“你是什么意思呢?”

封青岩问着背后的恶鬼,但恶鬼并没有回答他,此时它只是一幅刺青。

“恶鬼,水晶球,土地庙,没有五官的土地神像……”封青岩开始把这些东西串联起来分析,希望从中找到答案。

月光下,封青岩在庭院里踱来踱去,不时扭头看一眼那悬浮着的水晶球。

不知在何时,封青岩突然想起了村尾的土地庙。

“难道它们有什么联系……”

封青岩不禁怔了一下,一个全新的思路出现在他眼前,然后捧着水晶球朝山坳的土地庙走去,走到土地庙前停了下来。

他看了看土地庙,又看了看水晶球。

“希望我没有猜错,但是这样一来,整个世界会出现翻天覆地的巨变,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封青岩考虑良久,然后把水晶球往土地庙上狠狠砸去。

砰!

水晶球破碎。

眨眼间,他看到一座小小的土地庙从水晶球中出来,然后在他的眼前一点点地变大。

而且在此时,天空上风云变幻,出现滚滚乌云。

乌云遮天蔽月。

轰隆隆——

雷霆震怒,出现了一道道狰狞莽蛇雷电。

封青岩看到这恐怖的天象,就知道自己的猜测基本错不了了,不禁有些不安说道:“果然是天变了……”

那土地庙在不断地变大,然后和原来的土地庙重叠在一起,发出了轰隆隆巨响。在此时,不仅是青山村沉睡的村民,被那恐怖的雷电惊醒过来,就连方圆百里居民,也被那恐怖的雷电震醒过来。

这恐怖的雷电千年难得一见,无数人被惊醒。

一个个醒来的人,看到天空上那滚滚乌云和恐怖的雷电,都感到头皮发麻,感觉是世界末日到来了。

特别是青山村,一时间鸡飞狗跳,房子一座座亮起来。

轰隆隆——

雷霆不断,电光如蛇交织于夜空,让黑夜变白昼。

“这才是真正的土地庙么?”封青岩看着那重叠在一起的土地庙静静说着,然后走了进去。

他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被自己亲手开启了。

第003章 成为土地神

青山村的土地庙十分破旧,平时几乎没有人来祭拜,只有在过年过节的时候才会有一些零星的香火,显得落魄无比。

此时的雷霆不断,电光如蛇交织于夜空,让黑夜变成了白昼。

封青岩怀着无比好奇走上去,一步一步朝土地庙靠近。如果此时有人在这里,就可以看到封青岩的身影在一步一步中变淡,然后凭空消失于土地庙前。

封青岩只是走了几步,就走进了那一座神秘的土地庙中。

土地庙中虽然有些昏暗,但可以清晰地看清一切,而且在这里散发着一股诡异而神秘的气息。但是这股诡异而神秘的气息,却让他感觉到一种很奇特的温暖,让他有点舍不得离开,似乎就像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在没有五官的土地神像前的神案上,他看到了一块黑色的令牌以及一本有些泛黄的线装旧书。此时,他好奇地拿起了那本旧书,只见上面书着三个汉隶:户籍录。

“咦,这是什么东西?”

封青岩微微好奇,难道是传说中土地神掌管的户籍录?

此时不由好奇地打开。

打不开?

封青岩愣了愣,这的确是一本书,但是他真的打不开。

试了好几次,那一本书似乎被胶水紧紧地沾在一起般,无论他怎么打也打不开,显得奇怪无比。

封青岩的脸色越来越惊讶,然后放下了户籍录,拿起了那一枚黑色令牌。令牌半个巴掌大,入手有些沉,还有一股冰凉的气息,而且一入手,他立即收到了一股信息。

在那一枚令牌的正面有着几个汉隶:土地神令。

“土地神令……土地神的身份令牌?”

封青岩猜测着,接着把它翻转过来,在后面也看到了几行字。

完结恐怖灵异小说作者连山易子《地府重临人间》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地府重临人间小说[连山易子]在线试读

此时,一名二十多岁的汉子路过,看到封青岩在清理土地庙,不禁惊讶说道:“青岩,你大清晨就在收拾土地庙?”路过的汉子身材魁梧,面容坚毅,留着板寸平头,在那古铜色皮肤的衬托下,显得他十分结实,壮如牛犊。此时他背着一个药篓,正欲入山。不是点一炷香插入香炉,就会有香火愿力。第005章 户籍录的警示封青岩笑了笑,然后瞥了一眼已经焕然一新的土地庙说道:“这土地庙太破旧了,积了一地的烂叶,平时都没有人来清理一下,闲来无事就收拾收拾。”现在的关系虽然还不错,但少了儿时的那种亲切。...

2019-09-03 07:14:33

鬼谷尸踪小说[厌笔川]在线试读

“二爷,你快带些人,去救救我爷爷,晚了可就没命了!”“爷爷掉到井里去了,山梁掉下来的大石头把井封住了,你快带人去救救他!”“你说的是真的?”李红旗那双看透了沧桑世事的眼睛早已经浑浊不堪,但是在这会儿,我却看到了一种盎然的明亮。鬼娃子是我的外号,但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喊我,对此也是极为反感,不过这会儿我却不敢计较,毕竟有求于人。“你爷,你爷咋啦?”李红旗顿时惊了一下。“好!”看...

2019-09-03 07:14:33

我有一间扎纸店小说[流浪的大官人]在线试读

可是今天不一样,王爻在看到柳安然拿出那个保温杯的时候,心里自然有些落寞,在心中自嘲了几句,但接近着王爻便发现了不对,柳安然的脸色不是难看,是太难看了。就在这时候,柳安然突然向王爻看了过来,就在柳安然转过头来的这一下,王爻突然看到一团黑气钻入了柳安然的口鼻之中。王爻突然的动作吓了周围的人一跳,几声抱怨之声响起:“有病啊……”王爻并不总是这样盯着柳安然,尤其是在那件事后,王爻平时都不敢多看柳安然一眼,生怕再起误会。并不是说变丑了,而是柳安然的整个额头有些发暗...

2019-09-03 07:14:33

一夜冥妻小说[秦受吃白菜]在线试读

“你……你就是鬼!你还我儿子!”这时候胖墩他妈鼓起勇气在后面大喊了一声。诗蕊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我也赶紧跑到了诗蕊的身边,生怕她被这帮人给伤到。“你们找我有事么?”诗蕊面带微笑,声音空灵道。我赶紧跑到了诗蕊的身边,对她说道:“姐姐你先回去,这边我能应付。”“你给我滚到一边去!”这时候有个村民一脚把我给踹开,接着挥着镐把子就向诗蕊冲了过去!“给老子放开!”那个村民扭过头来狠狠的用他的胳膊顶在了我的后背上,他一动手,全村的人顿时都向着诗蕊冲了过去。...

2019-09-03 07:14:33

我的鬼尸新娘小说[潜心梦徒]在线试读

“咳咳咳,咳咳咳。”这女人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了,看起来至少八十多岁,我微微皱着眉头,因为我的父亲如果还活着也才四十岁而已,这乡下都很早结婚生子,如果这人是我奶奶她岂非四十多岁才生下我的父亲么?我想,我至少要拿出那一封书信跟老夫人证明一下我就是他的孙子,可不等我拿出书信老夫人便用力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不该回来,不该啊。”浓浓的茶香飘来,我们几个也确实口干舌燥,端起茶杯便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感觉整个人都爽快了不少。一杯茶下肚,内堂里便传来了咳嗽声,紧接...

2019-09-03 07:14:33

艳鬼之结衣人间小说[伊人睽睽]在线试读

他心神被什么瞬间一击,脑中短暂空白,不知为何。只勉强笑,“姑娘何解?慕清自是慕清,何来改变一说?”当是,苏韵似乎有点儿察觉结衣的反常了。忙上前拉住结衣,对他二叔介绍,“这位是父亲大人提起的长休道长,还有他的徒弟, 沭阳。旁边的姑娘叫结衣,是……”他左右为难,不知该怎么介绍。苏韵点点头,继续编着谎言,“我在鬼宅遇难,幸得他们几位相助,想请他们去家里坐坐……二叔,可以吧?”袖中手颤抖,他却说不出,这不对劲,到底是怎么回事。☆、慕清苏韵赔笑,几人跟在苏慕清身后,往那府上走去。这才知道,原来苏家家业大,苏韵被京中...

2019-09-03 07:14:33

黑暗塔系列05苏珊娜之歌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她看着他,泪水从脸上哗哗流下。“怎么能呢?”她低声说。“以神的名义我们怎么能呢?”她走过来,又转过头看了看在后院的五个孩子最后一眼——好像要确认他们都还在那里,还没有狼群把他们带走——然后穿过客厅。祖父坐在熄灭的炉火旁一个角落的椅子里,垂着头,打着盹,无牙紧闭的嘴巴还滴着口水。“狼群最小连三岁的都抓过,你知道的,”逖安说。他的双手张开又握上,张开又握上。他体内的感觉继续变得强烈&mdas...

2019-09-03 07:14:33

极乐小尸妹小说[龙不相]在线试读

牙齿正朝着我的动脉咬过来,如果被这么尖锐的牙齿给咬了,那我还能活的了?我没办法,值得抽出了一条腿,还好我腿上力气大,一下子抵在了雪媚娘的小肚上,我用力的踩了一下,正好乘着她身体一抖,我自知机会来了,拔开双腿就朝着自己房间里去,而雪媚娘似乎不肯放过我,竟然穷追不舍,一个猛扑,抓住了我的一条腿,让我摔了个狗吃屎,一只手不偏不倚撞在了桌子的脚上。她面色出现了一阵潮红,随即舌头从我的伤口竟然舔到了舌头,我惊恐的看着这一切,但很快雪媚娘双眼中的黑色就褪去了,出现了原来那清澈的红色眸子,她看到了我手上的伤口,顿时惊呼...

2019-09-03 07:14:33

小世界其乐无穷小说[听日]在线试读

“他?他去小便了,我就先回……”不等杀手说完,服务员就退后两步,大喊:“你不是丹尼斯,丹尼斯的声音不是这样的——这里有可疑人员!”这一次,任索依然选择干掉一个尻晕一个,但没有走到大厦正门,而是让杀手步伐一变,绕到大厦旁边,趁着风高雨急,一拳砸破了某扇窗户,钻进大厦一楼。“刚才遇到个疯子,弄得我全身都脏了。”杀手耸耸肩,脸色泥迹在白光下显得越加肮脏,“我要上去换衣服。”杀手直接往大厦走去,服务员看见他后问道:“特里人呢?”门口瞬间陷入混乱,然后刚才持枪的黑衣人又出现了,然后画面就失去了色彩……“哈!”任索握...

2019-09-03 07:14:33

阴阳鬼术小说[巫九]在线试读

“啊!”第5章 魂飞魄散一阵风吹过,肖丽丽的三魂七魄浑浑噩噩,竟然被风给吹走了。随后,他一掌就打在了女煞的后背上。女煞口中响起一声尖叫,这声音异常刺耳,听得林晓峰耳朵发疼。不过此时也顾不得肖丽丽的魂魄,又是一掌朝着女煞的额头拍去。不过她依然抬起手,鲜红的手指朝着林晓峰的胸口抓去。...

2019-09-03 07:1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