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尸踪小说[厌笔川]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二爷,你快带些人,去救救我爷爷,晚了可就没命了!”“爷爷掉到井里去了,山梁掉下来的大石头把井封住了,你快带人去救救他!”“你说的是真的?”李红旗那双看透了沧桑世事的眼睛早已经浑浊不堪,但是在这会儿,我却看到了一种盎然的明亮。鬼娃子是我的外号,但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喊我,对此也是极为反感,不过这会儿我却不敢计较,毕竟有求于人。“你爷,你爷咋啦?”李红旗顿时惊了一下。“好!”看

鬼谷尸踪小说章节试读

[恐怖灵异] 《鬼谷尸踪》作者:厌笔川【完结】

内容简介

恐怖源自真实!

荒诞不经的传闻背后,隐藏更深的是匪夷所思的真相。

我的出生,就是一个谜,活了将近二十岁村里人却叫我“鬼娃子”!

爷爷的死,也是一个谜,为村民守护了二十年大山却被称为奸诈恶徒之辈!

山是有灵的,人是有魂的,不管你信不信!

史上最真实守山人,为你讲述隐藏在大山深处的那些,乡村恐怖经历!

一书一世界,打开这本书,就注定你要同我开始一段凶险莫测,离奇诡异的旅程,八蟒拉棺、百鬼驮船、尸山古道、婴眼血泉、人骨乌发祭祀的神庙,你不知道的还有很多很多……

第一卷 山村遗孤

第一章 乡村诡事

我叫周祖山,今年十八岁,家住河北一个叫八龙郡的小山村。因为村子闭塞偏僻,所以即便是到了现在,这里依旧是贫穷和落后的。

自古以来,山村就盛传鬼怪之事,我们这里也是一样,流传着各种各样的离奇传说,村子里随便拽个人出来,都能说上一箩筐。

当然,传说终归是传说,那东西杜撰的成分太大,所以基本没有什么可信性,不过有两件事却是真的,村子里很多人都曾亲眼目睹过。

第一件事情发生在七六年,当时为了改善山区看天吃饭的状况,很多地方都大兴水利,炸山开渠,以达到灌溉农田的目的。

这对于八龙郡来说当然是好事儿,所以村民们个个都兴高采烈的,开工那天全村老少都聚集到了南山,唯独我爷爷没有去。

原因是他死活都不同意炸南山,说南山炸不得,如果炸了整个村子都要倒霉,当时爷爷的这番话,让很多村民心里都着了慌慌。

因为我家祖上就是给人看风水的,尤其是我太爷爷,观风断水,点穴扎坟灵验的很,村子里的人家,几乎都蒙受过他的恩泽。

虽然太爷爷最终没有熬过旧时的那场大劫,被游街批斗死了,但当时可有不少村民为他求情来着,甚至在他下葬以后,还经常有人去偷摸的祭拜他。

爷爷那会儿才二十出头,不过从小就受太爷爷的熏陶,在十里八乡已经是颇有名气了,所以他说的话,还是有一定的分量的,这也让很多人踌躇不决。

可当时的村长吴老幺却不以为然,狠狠呵斥了爷爷一顿,最后给爷爷扣上阻碍社会主义发展建设的帽子,把他绑在了村口的大槐树上。

没有了爷爷的阻挠,南山八道山梁顺利埋上了炸药,随着一声炮响,山就被炸开一个大口子,但同时也炸出了不该炸的东西。

一条水桶粗的蟒蛇,被那一炮直接炸烂了,碎肉和鲜血就像下雨一样,当时很多人都惊了,要知道在山村里蛇可是有灵性的,这么大一条蛇绝对是成了精了。

吴老幺当时也吓了一跳,但并没有就此收手,一来是炸山开渠关系到八龙郡的民生问题,二来如果他不炸了,岂不是在我爷爷面前栽了面子。

随着他一声令下,剩下的七道山梁同时响了炮,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在每一道山梁上都炸出了一条大蟒蛇,据村里的老人讲,当时血把山梁子都染红了。

吴老幺这会儿心里也毛了,冷汗刷刷的直流,很多人都劝他别炸了,再炸村子就真的要倒霉了,赶紧去请周天河看看咋办吧?

“他娘的,我还偏不信这个邪!”

那吴老幺也是个倔脾气,别人越是劝,他反而越来劲,支使不动别人以后,自己填上雷管炸药,就要继续朝着山梁子招呼。

但就在这会儿,他媳妇慌慌张张跑了过来,看见吴老幺以后哇的就哭了出来:“老幺啊,你别炸了,快回家看看吧,咱家可出大事儿了。”

原来从炸出来第一条蟒蛇开始,他媳妇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偷摸跑回去找爷爷了,给爷爷松绑之后,求他赶紧去南山看看。

爷爷没答应她,说你先回家看看吧,把看到的那些告诉你家那口子,让他来求我。哦,对了,你还得把我绑在树上,他绑的我,就得他给我松开。

村民们听说这事儿以后,顿时就炸了锅了,吴老幺这会儿也不敢逞强了,跟着媳妇就跑了回去,到家一看差点儿没给吓死。

家里面全是蛇,屋子里、院子里、甚至墙头房梁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跟开了锅一样。说起来也奇怪,除了他家以外,别处一条蛇都没有。

吴老幺当时腿肚子都转筋了,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了,撒丫子就跑到了村口大槐树那,二话没说直接就给爷爷跪下了,求爷爷救救他。

爷爷虽然生气吴老幺的所作所为,但也知道这会儿不是怄气的时候,所以就提了四个条件,说你完全能做到的话,我就帮你。

这会儿别说是四个条件,就是四百个,吴老幺也绝对连个嗝都不会打,说只要你能想办法弄走那些蛇,保证它们以后不再来,我以后喊你爹都行。

爷爷撇撇嘴说:“你别折我阳寿,你这岁数当我爹还差不多,我还想多活几年呢。你要是想活命就先上报乡里,把八蛇岭改成八龙郡,这些蛇早有灵性了,无缘无故的枉死了,肯定有怨气,所以首先给它们一个名分。”

“第二就是你要去八道山梁前磕头烧香,三年之内每天都要去,别说是刮风下雨了,就算是天上下刀子你都不能耽误了。”

“第三,这八道山梁你以村委会的名义承包给我,我在上面干什么你不要管,从今天起更不准村民们去南山,总之我不会害你们就是了。”

“你给钱吗?”

前两个条件吴老幺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但听到第三个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吐噜了一嘴,气的我爷爷鼻子都歪了,说:“你他娘的要命吗?”

爷爷说完之后就再也没张嘴,这可把吴老幺急坏了,说村里一分钱不要,你就是把八道山梁给搬走我也不管,你赶紧说说第四个条件。

看着他急得抓头挠腚的,爷爷也没有再卖关子,说第四个条件是关于我个人的,我家穷,房子和地的又都被收走了,你得给我分田盖房,还要把你家二妮嫁给我。

吴老幺当时就急了,指着爷爷鼻子就开骂了:“周天河你无耻,你他妈这叫趁火打劫,我给你分个屁的田,给你盖个茅房还差不多,至于我家二妮,你想都不要想。”

爷爷说没事,我凭着一张嘴,绝对饿不死,打一辈子光棍也憋不死。倒是你,不按照我说的办,那就等死吧,到时候别来求我就成!

对于爷爷这种无赖式的讹诈,吴老幺是绝对不想妥协的,但架不住他媳妇哭天喊地的折腾,没办法只能愁眉苦脸的答应了。

看吴老幺都答应了,爷爷也就没再抻着,直接去了他家,啥也不说抄起麻袋就开始抓蛇,足足抓了十几麻袋,然后就去了南山。他去南山干了什么,没有人知道,因为村民们对于这些事情是很忌讳的,躲都躲不及,更别说主动凑上去了。

从南山回来之后,爷爷说媳妇我也不能白娶,这十几麻袋的东西,就当做是聘礼了,说完拉着二妮就回了家,差点儿没把吴老幺给气死。

好说歹说,吴老幺总算找了几个胆子大的同意帮他把这些蛇弄走,但是抬起来的时候才发现麻袋轻飘飘的,壮着胆子打开之后,顿时都傻眼了。

麻袋里面哪有蛇啊,全是干巴巴的玉米叶子,这下他真的慌神了,拎着两瓶子酒就追爷爷去了。至于他们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但据说吴老幺回来的时候,喝的红光满面醉醺醺的。

那件事儿之后的三年,村民们每天都能看到吴老幺去南山烧香,真的是风雨无阻,冬夏不歇,而他家也真的没有再闹过蛇。

经过这件事儿以后,村民对我爷爷简直奉若神明,对他的话更是深信不疑,原本有些眼红爷爷一分钱没花就包下南山的人,也不敢再有任何意见了。

就这样,八龙郡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第二年家里添了我爹,又过了二十年我也出生了。听说,奶奶就是在我出生那年去世的。

不过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爹娘,爷爷告诉我说,我出生就短一口气,看病花了很多的钱,爹娘为了还债,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出去打工了,每年都会邮寄一些钱和信回来。

虽然我跟着爷爷长大的,却并没有吃多少苦,相反和其他短粮的人家相比,我算是享福的了,因为南山没有人去,所以那里野禽很多。

爷爷每逢初一十五就会去南山一趟,说是巡山看看有没有人偷他种的东西,每次回来手里不是挂着两只野鸡,就是拎着一只兔子,看的很多村民都流口水。

到了我八岁那年,八龙郡又闹了一场旱灾,大多数人家都是食不果腹,而随着八龙郡的一直平静,有的人心思开始活泛了起来,把主意打到了南山。

我家隔壁的二蛋就是其中一个,那天他扛着猎枪走进村子,红光满面的走着,别人问他干啥去了,他说去南山打了只兔子,今晚回去好好打打牙祭。

问他话的人是村里的一个瘸子,听完之后朝他背后看了一眼,顿时就吓得叫了妈,撒丫子就跑,仿佛多年的瘸脚都是装的一样。

二蛋不明所以,但他发现只要有人看他后背一眼,就会像见了鬼一样的跑掉,这让他不由的也心虚了起来,鬼使神差的去找了爷爷。

爷爷当时没多说啥,走到大黄牛旁边摸了一把牛泪糊在了二蛋的眼睛上,说:“你自己看看这是啥?”

二蛋本来被弄的有些迷糊,可转身一看顿时就打了一个激灵,吓得直接就尿了裤子,地上的哪儿是什么兔子,分明就是一个已经腐烂的死孩子。

那件事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去南山了,同时我发现爷爷似乎也有些变了,没事儿的时候总是发呆,显得心事重重的,最明显的就是他不再间隔半月去巡山,而是每天都去。

到今天,已经持续了整整十年!

就像现在一样,爷爷站起来穿上皮袄,拿上鞭子,我就知道他又要出去巡山了。

看着他已经有了些佝偻的身子,我心里不由的颤了一下,原来不知不觉中,爷爷已经老了,于是就也穿上了皮袄,说跟他一起去。

但是我没有想到,这一去爷爷就再也没有回来,而且是我亲手活埋了他……

第二章 活尸

“山子,那东西戴了吧?”

临出门之前,爷爷突然问了我一句,虽然他没有明说,但我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于是就甩了甩脖子上戴的油灯样式的铜挂件儿。

挂件儿是我八岁生日时爷爷送的,说我从小就身子骨虚,这东西能辟邪壮魂,带着它能旺阳火,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不敢欺负我。

至于是不是真的我不在乎,我知道这是爷爷的一份心思就够了,更何况戴上这东西之后,我的确感觉不像以前那么容易发冷了。

爷爷如往常一样,手里拿着一个黑红相间的鞭子,这鞭子叫赶山鞭,鞭骨用的是百年桃木,鞭梢是用黄牛尾巴和雄鸡毛浸泡狗血之后编出来的,据说能打鬼驱邪。

山里面精怪多,所以经常有人遇到诸如鬼打墙之类的事情,但无论是那些“鬼东西”,还是黄皮子狐大仙,只要这鞭子一抽,那就只有逃跑的份儿。

啪啪啪……

进山喽……

走到南山口的时候,爷爷甩了三个鞭花,清脆的声响伴随着他悠长的号子,回荡在这逶迤苍莽的山野里,有种说不出的苍凉韵感。

爷爷抽的这三鞭子,并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有讲究的,第一是拜山神,第二是驱邪物,至于第三,就是警告山里干着见不得光勾当的人。

山前甩三鞭,各自不相干,说的就是这个!

“走吧!”

鞭子的声响还在回旋着,爷爷已经一头扎进了密林里面,我进去之前抬头看了看天,灰沉沉的,似乎在酝酿着一场大的风雪。

没少跟爷爷来南山,对这里的一切我都很熟悉,但进去之后,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今天的林子太安静了,安静的有些可怕。

“爷,咋回事?”

南山鲜有人来,所以这里的野禽特别的多,以往的时候我进来,老远就能听到一阵阵扑腾的声音,但是现在连个鸟屁声都听不到。

“山子,跟紧了我!”爷爷似乎也察觉到了些异样,皱了皱眉又看了看天,吧嗒了两口烟锅子,就闷声向着前面走去。

“爷,你来看看,这是脚印吗?”刚追出两步,我就感觉脚被崴了一下,低头看见地上有一行三寸左右的深坑,像什么东西踩出来的。

“糟了……”

仅仅是看了一眼,爷爷就抽了口冷气:“山子,看样子有点儿不对劲儿啊,咱们从进来到现在,一只活物都没看到,该不会是闹山魈子了吧……”

话刚说到一半,他便否定了自己:“不对啊,山魈子是食魂而生的,如果真是那玩意儿作乱,应该有动物尸体才对,该不会是……”

说到此,爷爷的脸刷一下就白了,盯着那脚印离去的方向看了好一会儿,才甩了甩手里的鞭子说:“山子,我们去别的山梁看看,多加点儿小心!”

就算爷爷不说,这会儿我也绝对会打起来十二分精神来,如果真的是山魈子,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一个不慎小命可能就交代了。

虽然爷爷也不能确定是不是山魈子,但我都要小心提防些,因为今天的南山太诡异了,四周一点儿声音都没有,静的让人心里发慌。

“咦,这棵松树咋枯了?”走过一棵大树的时候,一根干树枝掉下来吓了我一跳,抬头我才发现这棵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枯了。

“枯了?”

爷爷回头看了看,显得有些讶然:“不应该啊,昨天我来的时候留意过,这棵树还好好的呢,怎么一晚上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爷,这,这有个血手印?”

爷爷说话的当口,我围着树转了一圈,发现在靠近脚印的那面,有一块尚未干涸的血迹,就像婴儿的手掌沾上血按在了上面一样,无比的诡异。

当爷爷看到这个血手印的瞬间,身子猛然的一震,同时眼底浮现出一股强烈的恐慌:“山子,赶紧打锣,我们去水井那儿!”

我不知道爷爷看见血手印为什么会如此的紧张,但这会儿我也不敢多问,从腰间摘下他巡山用了十几年的铜锣,咣咣的敲了两声。

锣声还没落下,我就听到远处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仿佛有什么东西逃窜了一样,而那个方向,正是爷爷说的水井那边儿。

山里面行走,最怕的就是有动物无声无息的扑出来,所以经常进山的人,都会带着一面铜锣,主要是壮声势。但被黑狗血长时间浸泡过的铜锣却不一样,那是镇邪驱鬼的,这东西一响,一般的小鬼精怪都能给吓跑,山村很多人家都有这个。

我一面敲着铜锣,一面跟随着爷爷的脚步往山梁头那里跑,或许是心里着急的原因,爷爷这会儿老态全无,健步如飞,居然把我甩了老远。

当我终于气喘吁吁的追上爷爷时,发现他正木讷的站在水井前面,在他的身上,弥漫着一股极为浓烈的颓丧之气,嘴里更是不断的重复着三个字:“作孽啊,作孽啊……”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赶紧跑了过去,当我往井里看了一眼之后,顿时感觉全身的毛孔都炸了,腿一软,差点儿没瘫倒在地上。

井里面的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干了,此时堆满了动物的尸体,兔子、野鸡、甚至还有一头野猪,被啃噬的难辨其形。

一个浑身是血的婴儿,正趴在那头野猪的身上大肆咀嚼着,乍然看去,就像是小猪在吃奶一样,只不过她嘴巴的每次撕咬,都会带下来一块血淋淋的皮肉。

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目光,那婴儿抬起了头,看清楚他样子的时候,我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恐惧,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完结恐怖灵异小说作者厌笔川《鬼谷尸踪》点评: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真实可信,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鬼谷尸踪小说[厌笔川]在线试读

“二爷,你快带些人,去救救我爷爷,晚了可就没命了!”“爷爷掉到井里去了,山梁掉下来的大石头把井封住了,你快带人去救救他!”“你说的是真的?”李红旗那双看透了沧桑世事的眼睛早已经浑浊不堪,但是在这会儿,我却看到了一种盎然的明亮。鬼娃子是我的外号,但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喊我,对此也是极为反感,不过这会儿我却不敢计较,毕竟有求于人。“你爷,你爷咋啦?”李红旗顿时惊了一下。“好!”看...

2019-09-03 07:14:27

我有一间扎纸店小说[流浪的大官人]在线试读

可是今天不一样,王爻在看到柳安然拿出那个保温杯的时候,心里自然有些落寞,在心中自嘲了几句,但接近着王爻便发现了不对,柳安然的脸色不是难看,是太难看了。就在这时候,柳安然突然向王爻看了过来,就在柳安然转过头来的这一下,王爻突然看到一团黑气钻入了柳安然的口鼻之中。王爻突然的动作吓了周围的人一跳,几声抱怨之声响起:“有病啊……”王爻并不总是这样盯着柳安然,尤其是在那件事后,王爻平时都不敢多看柳安然一眼,生怕再起误会。并不是说变丑了,而是柳安然的整个额头有些发暗...

2019-09-03 07:14:27

一夜冥妻小说[秦受吃白菜]在线试读

“你……你就是鬼!你还我儿子!”这时候胖墩他妈鼓起勇气在后面大喊了一声。诗蕊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我也赶紧跑到了诗蕊的身边,生怕她被这帮人给伤到。“你们找我有事么?”诗蕊面带微笑,声音空灵道。我赶紧跑到了诗蕊的身边,对她说道:“姐姐你先回去,这边我能应付。”“你给我滚到一边去!”这时候有个村民一脚把我给踹开,接着挥着镐把子就向诗蕊冲了过去!“给老子放开!”那个村民扭过头来狠狠的用他的胳膊顶在了我的后背上,他一动手,全村的人顿时都向着诗蕊冲了过去。...

2019-09-03 07:14:27

我的鬼尸新娘小说[潜心梦徒]在线试读

“咳咳咳,咳咳咳。”这女人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了,看起来至少八十多岁,我微微皱着眉头,因为我的父亲如果还活着也才四十岁而已,这乡下都很早结婚生子,如果这人是我奶奶她岂非四十多岁才生下我的父亲么?我想,我至少要拿出那一封书信跟老夫人证明一下我就是他的孙子,可不等我拿出书信老夫人便用力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不该回来,不该啊。”浓浓的茶香飘来,我们几个也确实口干舌燥,端起茶杯便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感觉整个人都爽快了不少。一杯茶下肚,内堂里便传来了咳嗽声,紧接...

2019-09-03 07:14:27

艳鬼之结衣人间小说[伊人睽睽]在线试读

他心神被什么瞬间一击,脑中短暂空白,不知为何。只勉强笑,“姑娘何解?慕清自是慕清,何来改变一说?”当是,苏韵似乎有点儿察觉结衣的反常了。忙上前拉住结衣,对他二叔介绍,“这位是父亲大人提起的长休道长,还有他的徒弟, 沭阳。旁边的姑娘叫结衣,是……”他左右为难,不知该怎么介绍。苏韵点点头,继续编着谎言,“我在鬼宅遇难,幸得他们几位相助,想请他们去家里坐坐……二叔,可以吧?”袖中手颤抖,他却说不出,这不对劲,到底是怎么回事。☆、慕清苏韵赔笑,几人跟在苏慕清身后,往那府上走去。这才知道,原来苏家家业大,苏韵被京中...

2019-09-03 07:14:27

黑暗塔系列05苏珊娜之歌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她看着他,泪水从脸上哗哗流下。“怎么能呢?”她低声说。“以神的名义我们怎么能呢?”她走过来,又转过头看了看在后院的五个孩子最后一眼——好像要确认他们都还在那里,还没有狼群把他们带走——然后穿过客厅。祖父坐在熄灭的炉火旁一个角落的椅子里,垂着头,打着盹,无牙紧闭的嘴巴还滴着口水。“狼群最小连三岁的都抓过,你知道的,”逖安说。他的双手张开又握上,张开又握上。他体内的感觉继续变得强烈&mdas...

2019-09-03 07:14:27

极乐小尸妹小说[龙不相]在线试读

牙齿正朝着我的动脉咬过来,如果被这么尖锐的牙齿给咬了,那我还能活的了?我没办法,值得抽出了一条腿,还好我腿上力气大,一下子抵在了雪媚娘的小肚上,我用力的踩了一下,正好乘着她身体一抖,我自知机会来了,拔开双腿就朝着自己房间里去,而雪媚娘似乎不肯放过我,竟然穷追不舍,一个猛扑,抓住了我的一条腿,让我摔了个狗吃屎,一只手不偏不倚撞在了桌子的脚上。她面色出现了一阵潮红,随即舌头从我的伤口竟然舔到了舌头,我惊恐的看着这一切,但很快雪媚娘双眼中的黑色就褪去了,出现了原来那清澈的红色眸子,她看到了我手上的伤口,顿时惊呼...

2019-09-03 07:14:27

小世界其乐无穷小说[听日]在线试读

“他?他去小便了,我就先回……”不等杀手说完,服务员就退后两步,大喊:“你不是丹尼斯,丹尼斯的声音不是这样的——这里有可疑人员!”这一次,任索依然选择干掉一个尻晕一个,但没有走到大厦正门,而是让杀手步伐一变,绕到大厦旁边,趁着风高雨急,一拳砸破了某扇窗户,钻进大厦一楼。“刚才遇到个疯子,弄得我全身都脏了。”杀手耸耸肩,脸色泥迹在白光下显得越加肮脏,“我要上去换衣服。”杀手直接往大厦走去,服务员看见他后问道:“特里人呢?”门口瞬间陷入混乱,然后刚才持枪的黑衣人又出现了,然后画面就失去了色彩……“哈!”任索握...

2019-09-03 07:14:27

阴阳鬼术小说[巫九]在线试读

“啊!”第5章 魂飞魄散一阵风吹过,肖丽丽的三魂七魄浑浑噩噩,竟然被风给吹走了。随后,他一掌就打在了女煞的后背上。女煞口中响起一声尖叫,这声音异常刺耳,听得林晓峰耳朵发疼。不过此时也顾不得肖丽丽的魂魄,又是一掌朝着女煞的额头拍去。不过她依然抬起手,鲜红的手指朝着林晓峰的胸口抓去。...

2019-09-03 07:14:27

终末之城小说[西贝猫]在线试读

“没有这个必要。”“虽然我接受了委托,但是并没有收取报酬,而且,我也没有打算收取报酬。那么,我们就此别过。”“哎,等一下,你……!!”而一个拥有五级以上权限的强者,是他们绝对无法得罪的存在。但是,面对队长的挽留,费伦却是伸出手去,打断了他的说话。“队长,为什么拦着我?而且,你为什么不把他留下?他的实力你也看见了啊,如果能够让这个人留在我们的小镇,那么我们的小镇不是更有保障了吗?”而面对她的询问,队长却是摇了摇头。...

2019-09-03 07:1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