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间扎纸店小说[流浪的大官人]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可是今天不一样,王爻在看到柳安然拿出那个保温杯的时候,心里自然有些落寞,在心中自嘲了几句,但接近着王爻便发现了不对,柳安然的脸色不是难看,是太难看了。就在这时候,柳安然突然向王爻看了过来,就在柳安然转过头来的这一下,王爻突然看到一团黑气钻入了柳安然的口鼻之中。王爻突然的动作吓了周围的人一跳,几声抱怨之声响起:“有病啊……”王爻并不总是这样盯着柳安然,尤其是在那件事后,王爻平时都不敢多看柳安然一眼,生怕再起误会。并不是说变丑了,而是柳安然的整个额头有些发暗

我有一间扎纸店小说章节试读

[恐怖灵异] 《我有一间扎纸店》作者:流浪的大官人【完结】

文案

门外高跟鞋的嗒嗒声,

时而传来的婴儿啼哭,

床下偶尔伸出的苍白血手,

王爻坐在冰冷的沙发上轻轻说道:

“呦,这么热闹?”

第0001章 噩梦

初秋刚至,旧叶已黄。

秋风吹动着教室的窗帘,王爻猛然惊醒。揉了揉眼睛之后,发现教室中早已空无一人,王爻想着准是上课的时候自己又睡着了,可是下课了都没人叫自己,果然自己人缘很差啊……

王爻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看着窗外的太阳已经落下,却还流露着微光,只不过光芒实在太弱,让一切都变得灰蒙蒙的。

“糟了,食堂要关门了。”王爻猛然响起什么,站起身来便向外跑去。

王爻的教室在走廊的最深处,所以走到楼梯有一段不短的距离,王爻一边跑着,一边摸索着手机,想要看看时间,身上的两个口袋被掏了一遍之后,发现手机并不在身上。

“一定是落在教室了,真是倒霉。”王爻懊恼一声,转过身准备去找电话,猛然回头发现身后的走廊漆黑无比,看不到尽头,深处的黑暗仿佛想要将自己吞噬。

跑出这么远了吗?王爻有些奇怪,不过依旧向走廊的尽头走去,路过一间间教室,王爻随意的瞄了几眼,每一间教室都是空荡荡的,只有窗帘被风吹的浮在空中,呼呼作响。

整个楼层,只有王爻的呼吸声和风吹动窗帘的呼呼声,王爻突然觉得有些紧张,因为周围的一切不知何时变得漆黑无比,王爻摸索了半天也没找到灯的开关。

王爻抬头看去,发现前面依旧漆黑无比,走廊尽头处依旧离得很远,可是王爻已经走了很久,为什么还没有走到。

王爻冷汗开始流了下来,这时,一间教室的窗帘竟然脱落下来,被风一刮,直接向王爻包裹而来。

黑暗之中的王爻突然看见一张巨大的黑暗从头顶落下,好像一张大嘴想要吞噬自己,王爻妈呀一声跌坐在地面之上,窗帘被风吹到一边,落在王爻的脚下。

“别自己吓自己,村里的夜路比这黑多了,我都不怕,这有什么可怕的。”王爻轻声安慰着自己,站起身来继续向走廊的深处走去,可是没走出几步王爻停了下来,王爻感觉到头发炸起,头皮发麻。

这是生物对恐惧的本能信号,王爻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可自己就是突然变得异常害怕,看着走廊深处依旧是无尽的黑暗,王爻再次转身,向着楼梯的方向全力奔跑。

“手机明天再来找吧,先出去,先出去……”王爻感觉到嘴唇有些发干,那种恐惧感迟迟没有消退。

奔跑着的王爻,感觉到背后有一阵阵冷风袭来,好像身后的黑暗不想让自己离开。

王爻拼命的跑着,突然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跟着自己,那是一个白色的身影,就漂浮在自己身后的一米处,王爻没有回头,他不知道自己怎么知道背后有一个身影,但就是知道。

王爻好像拥有了上帝视角一般,他没有去看自己的身后,却无比清晰的感觉到身后有一个白色的身影跟着自己。

那是什么东西?是什么?

王爻在心中对自己疯狂的发问,脚下的步伐却没有停下,王爻跑了很久,跑的整个人已经快要虚脱,却一直没有看到楼梯,眼前和身后都是无尽的黑暗,还有一个白色的身影。

一个人怕到极致便是愤怒,所以王爻现在无比的愤怒,王爻不知道自己如何想的,猛然回过头去,歇斯底里的大喊:“你是谁!!!”

可是身后空无一人,只有无尽的黑暗……

王爻的最后一丝勇气,在这一声大吼之后全然消失,剩下的只有恐惧,无穷无尽的恐惧。

王爻狼狈的再次跑了起来,向着记忆中楼梯的方向跑去,拼了命的跑了起来……

不知跑了多久,王爻突然看见一缕微光,那是楼梯口处的灯光,尽管微弱,但在着无比的黑暗之中,那缕灯光是那么的美妙。

王爻还看见灯光下,站着两个人,王爻欣喜若狂,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跑到了微弱的灯光之下,灯光下站在两个人,一男一女,一位可爱的萝莉,一位没有表情的男子。

王爻大口喘着粗气,虚弱的说道:“快跑,快跑,有鬼啊……”

两个人没有一丝表情,也没有觉得王爻奇怪,只是冷冷的看着王爻。

“你们愣着干什么,快跟我一起跑啊。”

铃铃铃……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那音乐有些熟悉,王爻感觉到口袋里有什么东西在微微震动,王爻下意识的摸了过去,自己遗失的电话不知何时重新出现在自己的口袋之中。

王爻有些不敢相信的掏出了电话,一个电话号码出现在手机屏幕之上,王爻看着这串电话号码突然觉得有些熟悉,仔细看去,电话屏幕上显示出的电话号码竟然是自己的电话号码。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王爻觉得自己要疯了,但铃声一直响着,王爻咽了一口口水,缓缓滑动屏幕,接起了这个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歇斯底里的大吼:“他(她)是鬼!!!”

……

王爻猛然惊醒,周围的一切有些熟悉,这是自己的寝室,这是自己的床。

呼,原来是个梦吗?

王爻摸了一把脸,发现自己整个人都湿透了,王爻重重的喘着粗气,消散着梦中的恐惧。

一卷手纸突然从下铺递了上来,下铺传来不冷不热却透露着厌恶的声音:“下次这种事情自己去厕所解决……”

两声嗤笑的声音响起:“小安,别这么说嘛,谁还没点生理需求了,何况他可是王爻啊。”

“王爻,有好资源也分享一下嘛,别一个人享受啊,哈哈哈。”

王爻这时反应过来,自己在梦中因为恐惧的抖动和喘着粗气让他们误会了什么,王爻急忙解释道:“我只是做了个噩梦,你们误会了。”

王爻的解释显得有些苍白,也没有人回答。小安只是把手纸丢到了王爻的床上便没有了声音。

王爻叹了一口气,也没有再次解释,撕下小安丢上来的手纸擦了擦汗,暗骂一声倒霉。

从入学以来,王爻便一直如此倒霉,遭人误会。

如果不是那场误会,自己也不会成为整个年级唾弃的对象……

第0002章 噩梦重现

清晨醒来,王爻早早的赶到食堂,在王爻眼里,这个学校唯一让自己喜欢的地方就是食堂了,每一顿饭只要几块钱,并且在不浪费的情况下,吃多少都可以。

这也是王爻从入学以来一直在食堂吃饭的原因,因为王爻很穷,非常穷,为了能够上学,王爻在那个偏僻且黑暗的村庄,几乎是拼了命,谁知道来到了学校,又是这样一副场景。

“盛,再盛点,阿姨你手别抖啊……”王爻站在打饭口,对着阿姨不停的比划着。

“呦,色狼兄,胃口不错嘛。”一个调笑的声音响起。王爻转过头去,看到一个一头金毛,打着耳钉的小子,此人叫做崔小伟,一位不良少年,跟自己一样,在学校里不怎么受欢迎。

王爻没有理会对方,端着满满的餐盘走开,谁知道声音再次响起:“色狼兄,小心再次摔倒啊……”

王爻转头盯着崔小伟,一字一句说道:“那天是一个意外。”

“可是,谁信呢?”崔小伟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王爻立刻变成了霜打的茄子,是啊,并没有人信……

入学的第一天,王爻便来到这诱人的食堂,准备开始大口饕餮。当满脸欣喜的王爻打完饭后,王爻看到了一位姑娘,一位让当时的王爻瞬间连孩子名字都想好了的姑娘,沉鱼落雁、落落大方,这些在上学到的词,简直就是为这位姑娘创造的一样。

她叫柳安然,对于刚刚走出山村的王爻,这样一位姑娘的魅力实在太过耀眼。可是接下来就是悲剧的发生,端着餐盘愣愣走过去的王爻,突然脚下一滑,手中的食物和自己同时扑向了对方。

场面突然变得异常安静,王爻压在柳安然的身上,一只手按在了柳安然的胸脯之上,食物洒满了柳安然一身。看着一地自己心爱的食物和如此近距离看着心爱的姑娘,王爻忘记了任何动作,一时间愣在了当场。

啊……

一身刺耳的尖叫打破了沉寂,王爻慌忙的想要站起身来,可是地下的湿滑,让站起一半的王爻重新摔倒,再次将姑娘压入了身下。

之后……没有之后了,作为一个入学第一天,当众蓄意耍流氓调戏预选校花,让预选校花出丑的王爻,受到了全校男同学的敌视,当事件不断发酵,王爻成了出了名的色狼、人渣、败类……

王爻甚至都没有解释的机会,尽管事后王爻前去道歉,可是看到对方害怕的眼神和随时准备报警的动作,王爻只能留下了一句抱歉……

人生就是这样,倒霉和更加倒霉周而复始。

王爻不再理会让自己回忆起糟糕记忆的崔小伟,独自找了一张桌子坐下,一位和王爻还隔着两人位置的姑娘,默默的站起身,端着食物换了一个位置。

王爻自嘲的笑了笑,突然一个餐盘放到了王爻的面前,不良少年崔小伟坐了下来,作为那件事后第一次有人跟自己同桌吃饭,王爻并不觉得有多么开心。

“别多想,只是我爱吃的蛋黄包被你全都拿走了而已。”说着崔小伟从王爻的盘子里拿出几个蛋黄包,默默的吃了起来。

一顿饭,两人并未有过交流,之后便各自散去。来到班级,王爻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阳光洒落在王爻的身上,听着那枯燥乏味的课程,王爻昏昏欲睡……

王爻猛然惊醒,教室已然空无一人,夜幕不知何时已经到来,自己竟然从早上一直睡到了夜晚?王爻突然察觉到什么,这熟悉的场景,熟悉的黑暗,好像在哪里见过……

王爻摸了摸身上,找到了自己那只山寨手机,然后拔腿就往外跑。

只是意外吧,只是恰好和梦中的场景有些相像吧。一边跑着的王爻,一边安慰着自己。可是看着眼前的黑暗,王爻的牙齿上下开始打架,漆黑、阴冷、恐惧再次席卷而来……

跑……

王爻的此时的心中,只有这一个字。

王爻不敢去看那些漆黑的教室,不敢去想此时的身后是否有一个白色的身影,这一次的王爻没有胆量回头大叫,如果自己回头真的看到了那个白色的身影,看到她那张已然破碎不堪,鲜血淋漓的脸……王爻不敢想象。

王爻在黑暗中寻找着那抹灯光,可是却迟迟没有出现,身后的黑暗似乎有人在轻轻呼唤着自己的名字。

“王爻,王爻……”

王爻的全身被冷汗打湿,虽然跑了这么久,可是王爻依旧觉得从头到脚都要被冻僵了。

扑通。

王爻脚下一绊摔倒在地面之上,绊倒王爻的正是那副窗帘……

呃……短暂的疼痛被恐惧替代,王爻再次连滚带爬的站了起来,当再一次站起来,王爻看到了一抹灯光,那微弱的灯光如同救命的稻草,让王爻重新产生了希望,身体之中也迸发出了最后一丝力气,让王爻跑到了灯光之处。

依旧是那两个人,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和一个可爱的萝莉。

“你没事吧,瞧你满头大汗的。”萝莉突然绽放出一个无比可爱的笑容,在这种环境下,王爻看到这个充满善意的可爱笑容差点哭了出来。

“没……没事。”恐惧到极致的心里似乎被女孩的一个笑容平息了下去,王爻竟然在这一刻想起了男人的尊严,不让自己表现的太过狼狈。

“你的样子不太对哦,我陪你去医务室看看吧。”说着女孩一把拉起了王爻的手,拽着王爻向楼下走去。

感受着女孩柔软的小手,王爻下意识的跟着女孩迈步,可是王爻突然想起了什么,梦中的那个电话没有响起……

突然一股恐惧感莫名来袭,王爻记得那个梦中电话里说的是,他(她)是鬼,而不是他们是鬼,而且那个中年男人和这个女孩明明站在一起,女孩却像完全没有看到对方一样,这太奇怪了。

王爻的双腿僵硬了起来,女孩察觉王爻停了下来,带着好奇之色转过头来。

可那可爱的相貌怎么也和鬼联想不到一起,毕竟那只是一个梦,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吧,王爻安慰着自己,刚要再次迈步,突然一个淡淡的声音从王爻的身后响起:

“你真的要跟她走吗?”

第0003章 劫后余生

“大叔,你在跟我说话吗?”王爻转过头去,看着那个面无表情的男人。

可是那个男人只是看着王爻,没有回答。

“王爻,你在跟谁说话?”

悦耳的声音再次响起,可是这句话却让王爻的身体再次僵硬起来,王爻举起颤抖的手指向男人的位置:“你……你……看不到他吗?”

“坏蛋,你别吓我,哪里有人啊……”女孩竟然流露出害羞之色,可爱又娇羞的样子,放在平时,会让王爻的心都化了。

可是现在王爻却感觉手脚冰冷,因为自己的面前的的确确站了一个男人啊!

他是鬼?可是他为什么只是冷冷的看着自己?

她是鬼?她那么可爱,怎么可能是鬼!

忽然,王爻看向女孩,轻轻的问道:“姑娘,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是你隔壁班的同学啊,时常碰到的,可能你没注意过人家吧……”女孩有些娇羞的说道。

王爻猛然甩开了女孩的手,慌忙退后。

“呀,你怎么了?”女孩一惊,向着王爻走去。

“你别过来。”王爻立刻远远的躲开。

王爻是一个整天幻想着会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对自己投怀送抱的有为青年,可是王爻同样有着自知之明,尤其是在那件事之后,学校里根本没有一个女性跟自己说话,除了食堂阿姨……

她认识自己,又怎么会不知道那件事情呢,自己作为一个拥有‘盛誉’的人渣败类,她怎么会对自己露出那么可爱的笑容,怎么会没有一丝犹豫的牵起自己的手呢。

事出反常是为妖,这一幕实在太过奇怪,在这个环境下,奇怪的事情,往往透露着诡异……

“看来我的提醒起到了作用,虽然胆子小,但是脑子转的还算快。”那个面无表情的男子突然再次说话了。

滋啦滋啦……

头道:“今天早晨你们学校的人发现你昏倒在教学楼的走廊,就给你送过来了,医生检查了一遍也没发现问题,只是说你精神不太稳定,就让你在病房休息,你不会真是个神经病吧。”

“怎么会呢,我就是学习压力太大了,哈哈哈……”王爻挠着头尴尬的笑道。

“行了,没事回病房吧,明天办理出院,这大晚上查房,竟然碰到傻子,真是倒霉。”女护士不在理会王爻,继续进行查房。

王爻撇了撇嘴回到了病房,重新躺了下来,脑中回忆着昨天的事情,那到底是不是梦?如果不是梦,那么那个女孩还有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王爻越想越害怕,就在这时候,一个黑影突然从门外闪过……

第0004章 恐怖婴孩

“护士小姐?”贺凉轻轻的问道,却没有传来回应,此时已经深夜,难道是自己看错了?王爻不由自主的将被子向上拉了拉。

空荡荡的病房当中只有仪器的滴答声,王爻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没有下床前去查看,安安静静的缩在被子下面,想让自己快点睡着。

可是王爻晕厥了这么久,食水未进,很快饿意便袭来,怎么也睡不着。无奈之下,王爻只好下了床,打开灯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

完结恐怖灵异小说作者流浪的大官人《我有一间扎纸店》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我有一间扎纸店小说[流浪的大官人]在线试读

可是今天不一样,王爻在看到柳安然拿出那个保温杯的时候,心里自然有些落寞,在心中自嘲了几句,但接近着王爻便发现了不对,柳安然的脸色不是难看,是太难看了。就在这时候,柳安然突然向王爻看了过来,就在柳安然转过头来的这一下,王爻突然看到一团黑气钻入了柳安然的口鼻之中。王爻突然的动作吓了周围的人一跳,几声抱怨之声响起:“有病啊……”王爻并不总是这样盯着柳安然,尤其是在那件事后,王爻平时都不敢多看柳安然一眼,生怕再起误会。并不是说变丑了,而是柳安然的整个额头有些发暗...

2019-09-03 07:14:22

一夜冥妻小说[秦受吃白菜]在线试读

“你……你就是鬼!你还我儿子!”这时候胖墩他妈鼓起勇气在后面大喊了一声。诗蕊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我也赶紧跑到了诗蕊的身边,生怕她被这帮人给伤到。“你们找我有事么?”诗蕊面带微笑,声音空灵道。我赶紧跑到了诗蕊的身边,对她说道:“姐姐你先回去,这边我能应付。”“你给我滚到一边去!”这时候有个村民一脚把我给踹开,接着挥着镐把子就向诗蕊冲了过去!“给老子放开!”那个村民扭过头来狠狠的用他的胳膊顶在了我的后背上,他一动手,全村的人顿时都向着诗蕊冲了过去。...

2019-09-03 07:14:22

我的鬼尸新娘小说[潜心梦徒]在线试读

“咳咳咳,咳咳咳。”这女人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了,看起来至少八十多岁,我微微皱着眉头,因为我的父亲如果还活着也才四十岁而已,这乡下都很早结婚生子,如果这人是我奶奶她岂非四十多岁才生下我的父亲么?我想,我至少要拿出那一封书信跟老夫人证明一下我就是他的孙子,可不等我拿出书信老夫人便用力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不该回来,不该啊。”浓浓的茶香飘来,我们几个也确实口干舌燥,端起茶杯便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感觉整个人都爽快了不少。一杯茶下肚,内堂里便传来了咳嗽声,紧接...

2019-09-03 07:14:22

艳鬼之结衣人间小说[伊人睽睽]在线试读

他心神被什么瞬间一击,脑中短暂空白,不知为何。只勉强笑,“姑娘何解?慕清自是慕清,何来改变一说?”当是,苏韵似乎有点儿察觉结衣的反常了。忙上前拉住结衣,对他二叔介绍,“这位是父亲大人提起的长休道长,还有他的徒弟, 沭阳。旁边的姑娘叫结衣,是……”他左右为难,不知该怎么介绍。苏韵点点头,继续编着谎言,“我在鬼宅遇难,幸得他们几位相助,想请他们去家里坐坐……二叔,可以吧?”袖中手颤抖,他却说不出,这不对劲,到底是怎么回事。☆、慕清苏韵赔笑,几人跟在苏慕清身后,往那府上走去。这才知道,原来苏家家业大,苏韵被京中...

2019-09-03 07:14:22

黑暗塔系列05苏珊娜之歌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她看着他,泪水从脸上哗哗流下。“怎么能呢?”她低声说。“以神的名义我们怎么能呢?”她走过来,又转过头看了看在后院的五个孩子最后一眼——好像要确认他们都还在那里,还没有狼群把他们带走——然后穿过客厅。祖父坐在熄灭的炉火旁一个角落的椅子里,垂着头,打着盹,无牙紧闭的嘴巴还滴着口水。“狼群最小连三岁的都抓过,你知道的,”逖安说。他的双手张开又握上,张开又握上。他体内的感觉继续变得强烈&mdas...

2019-09-03 07:14:22

极乐小尸妹小说[龙不相]在线试读

牙齿正朝着我的动脉咬过来,如果被这么尖锐的牙齿给咬了,那我还能活的了?我没办法,值得抽出了一条腿,还好我腿上力气大,一下子抵在了雪媚娘的小肚上,我用力的踩了一下,正好乘着她身体一抖,我自知机会来了,拔开双腿就朝着自己房间里去,而雪媚娘似乎不肯放过我,竟然穷追不舍,一个猛扑,抓住了我的一条腿,让我摔了个狗吃屎,一只手不偏不倚撞在了桌子的脚上。她面色出现了一阵潮红,随即舌头从我的伤口竟然舔到了舌头,我惊恐的看着这一切,但很快雪媚娘双眼中的黑色就褪去了,出现了原来那清澈的红色眸子,她看到了我手上的伤口,顿时惊呼...

2019-09-03 07:14:22

小世界其乐无穷小说[听日]在线试读

“他?他去小便了,我就先回……”不等杀手说完,服务员就退后两步,大喊:“你不是丹尼斯,丹尼斯的声音不是这样的——这里有可疑人员!”这一次,任索依然选择干掉一个尻晕一个,但没有走到大厦正门,而是让杀手步伐一变,绕到大厦旁边,趁着风高雨急,一拳砸破了某扇窗户,钻进大厦一楼。“刚才遇到个疯子,弄得我全身都脏了。”杀手耸耸肩,脸色泥迹在白光下显得越加肮脏,“我要上去换衣服。”杀手直接往大厦走去,服务员看见他后问道:“特里人呢?”门口瞬间陷入混乱,然后刚才持枪的黑衣人又出现了,然后画面就失去了色彩……“哈!”任索握...

2019-09-03 07:14:22

阴阳鬼术小说[巫九]在线试读

“啊!”第5章 魂飞魄散一阵风吹过,肖丽丽的三魂七魄浑浑噩噩,竟然被风给吹走了。随后,他一掌就打在了女煞的后背上。女煞口中响起一声尖叫,这声音异常刺耳,听得林晓峰耳朵发疼。不过此时也顾不得肖丽丽的魂魄,又是一掌朝着女煞的额头拍去。不过她依然抬起手,鲜红的手指朝着林晓峰的胸口抓去。...

2019-09-03 07:14:22

终末之城小说[西贝猫]在线试读

“没有这个必要。”“虽然我接受了委托,但是并没有收取报酬,而且,我也没有打算收取报酬。那么,我们就此别过。”“哎,等一下,你……!!”而一个拥有五级以上权限的强者,是他们绝对无法得罪的存在。但是,面对队长的挽留,费伦却是伸出手去,打断了他的说话。“队长,为什么拦着我?而且,你为什么不把他留下?他的实力你也看见了啊,如果能够让这个人留在我们的小镇,那么我们的小镇不是更有保障了吗?”而面对她的询问,队长却是摇了摇头。...

2019-09-03 07:14:22

直死无限小说[如倾如诉]在线试读

只可惜,这种生活感,方里一点都无法体会到。会这样,原因只有一个。被一条条如同裂纹一般,宛如小孩子的涂鸦一样的线。煤坑徐徐的燃烧着火焰,上方则吊着一个铁锅,锅里煮着沸水,满满的都是江户时代的生活感。不是方里对生活方面同样有什么感知缺陷。地面上有。连那燃烧着的煤坑与盛放着沸腾的热水的铁锅上都有。...

2019-09-03 07:1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