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冥妻小说[秦受吃白菜]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你……你就是鬼!你还我儿子!”这时候胖墩他妈鼓起勇气在后面大喊了一声。诗蕊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我也赶紧跑到了诗蕊的身边,生怕她被这帮人给伤到。“你们找我有事么?”诗蕊面带微笑,声音空灵道。我赶紧跑到了诗蕊的身边,对她说道:“姐姐你先回去,这边我能应付。”“你给我滚到一边去!”这时候有个村民一脚把我给踹开,接着挥着镐把子就向诗蕊冲了过去!“给老子放开!”那个村民扭过头来狠狠的用他的胳膊顶在了我的后背上,他一动手,全村的人顿时都向着诗蕊冲了过去。

一夜冥妻小说章节试读

《一夜冥妻》作者:秦受吃白菜【完结】

内容简介

小时候爷爷是村长,他满足我所有的要求,唯独那个房子不让进,后来发现房子里竟然有……

第1章 被囚禁的女孩

小时候我爷爷是村里的村长,印象中他是一个和善的老头,只要我想要得到的,他都会尽量去满足我,我不管是想要树上的鸟还是水里的鱼,他都会笑眯眯的给我去弄回来。可是唯独有一间破房子,他死活不让我进去,只要我提到那个破房子,他就会变得特别严厉,脸色难看,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不停地警告我,让我不准靠近那个破房子。

那个破房子,不仅仅是我不能靠近,全村的人都不能靠近。因为我家是在一个山脚底下,所以我爷爷的话几乎可以说就是圣旨,没人敢不听从,因此,一直以来,那个房子一直都没有人靠近。

随着年纪慢慢长大,我的好奇心也越来越重,在我二十岁的那年,我偷偷地去了那个破房子,在那个破房子里,我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我的命运甚至说,我家的命运都因此而改变。

那一天我爷爷去邻村开会不在家,我叫上了小时候的小伙伴胖墩,我们两个人偷偷地摸到了那个房子,两个人一合计,便用石头把门给砸烂了。

房子很久没人居住,一打开便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尘土味,我和胖墩忍不住捂着鼻子咳嗽了起来。正在这时候,我和胖墩忽然听见了一声微弱的抽泣声,这声音让我们两个人顿时不寒而栗。

“你……你听见了吗?”胖墩颤抖着身子问我。

我有些僵硬的转过头来看了胖墩一眼,点了点头。

这个房子里漆黑一片,除了眼前的一丁点光亮,我们什么都看不到。而此时的我们,竟然连打开手电筒的勇气都没有了,生怕看到不该看到的。

“哼哼……”

正在这时候,又是一声啜泣的声音,这次的声音比上次要清晰的多!

“有人来了吗?”我们两个人还没来得及害怕,便听见一个女孩的声音从房子的角落传了出来。

“怎……怎么办?”胖墩害怕的问我道。

我骂了句草,说道:“还能怎么办?打开手电筒啊!”

胖墩听到我的话后,哆嗦着手打开了手电筒,照向了那个角落。

角落里顿时一片光亮。

一个赤身的长发女孩正坐在那里,手遮半面,哭哭啼啼。

虽然她身上有些许脏乱,但是依然掩饰不住她姣好的面容和傲人的身姿,那一刻,我竟然可耻的有了反应。

我有些脸红的走到了她的身边,头故意扭到一边,斜着眼睛看着她诱人的身姿问道:“那个……姐姐,你为什么在这里?还有你为什么不穿衣服?”

这女孩听到我的话后,哭的更厉害了,她慢慢地挪开手,露出了她满面泪痕的美目,抽泣道:“十几年前有个男人把我从城里带到了这里,她把我关在了这个房子里不让我出去,还……还让我当他的奴隶,逼我跟他干那种事,我不同意她就打我,呜呜……”

听到这话,我顿时没由来的愤恨,我们那个山村有大半的女人都是被骗来的,但是绑来当成那种奴隶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姐姐你别害怕,你告诉我是谁做的这种事,我爷爷是村长,我让我爷爷……”说到这里,我身子忽然一僵,那个人难道是……难道是我爷爷?

胖墩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看了我一眼,脸色有些难看。

“姐姐,你能描述一下那个男人的样子吗?”我声音有些打颤的问道。

这女孩听到我的话后先是抽泣了一声,接着开始跟我描述他的样子:身高一米七,高鼻梁,小眼睛,嘴边有一颗痣。

听到这话我彻底崩溃了,他说的这个人不就是我爷爷吗?难道这就是我爷爷一直以来不让我进这个房子的原因吗?

我咬了咬牙,胸口一股怒气。我强忍着愤怒,低声说道:“姐姐你赶紧跑吧。”

那美女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缓缓地点了点头,小声说道:“大恩大德永生难忘,如果不嫌弃的话,我愿意用自己的身体来报答你……”

我有些脸红的看了她一眼:倾城的容貌,修长的大腿,胸前饱满,腰肢细腻,尽管身体有些污渍,但依然阻挡不了她身上诱人的魅力。我承认,那一刻我无耻的有反应了,但是我的理智战胜了欲望,我咬了咬牙,跟她说道:“姐姐,我救你不是为了被你报答,你不用这样,你走吧。”

她忽然媚笑着对我点了点头,然后从地上缓缓地站了起来。我脱下来了自己的衣服给了她,让她穿着离开。

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回过头来对我轻笑一声,说道:“我叫诗蕊,有机会还会再见面的。”

说完她便迅速的消失在了门口。

她走了之后,我愤愤的走出了房间。胖墩跟在我后面不停地问东问西,我转过头来盯着他说道:“胖墩,今天的事情,你不要跟任何人提起。”

胖墩哆嗦着跟我点了点头。之后我和胖墩便分开了,他回了家,而我则是愤怒的去找我爷爷。

到了我爷爷的房间里,我一把推开门,走进去对他大吼道:“你为什么要干这种事?”

“小文,你干什么,怎么和你爷爷说话呢?”我爸在一旁骂了我一句,我爷爷摆了摆手,问我道:“怎么了?”

我指着我爷爷的鼻子骂道:“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我把你当做我的榜样,可你竟然在那个房子里圈养美女?你还是人吗!”

我爷爷听到这话后脸色顿时大变,他猛的从炕上坐了起来,红着眼睛问我道:“你……你去那个房间了?”

我说对,我去了,我看到了你做的不齿之事!怪不得你一直不让我去那个房间呢,原来你……

“啪!”我话还没说完,我爷爷忽然扇了我一巴掌,怒瞪着我喊道:“我不是说过不准去那个房间吗!她根本就不是人!你被她的外表给蒙蔽了!”

说完,我爷爷就往门外跑去,然而他还没有跑到门口,便被村民给堵了回来。

领头的是胖墩他爹大胖墩,胖墩站在大胖墩的身边畏缩着,一句话不说。看到这幅场景,我就知道坏事了,胖墩肯定跟他爹说了。

全村的人把我家给堵了起来,指着我爷爷骂,说我爷爷是个衣冠禽兽,不配当这个村长,还要我爷爷给个说法,不然他们就要打死我爷爷。

我爷爷一脸的焦急,但是他没有做任何的解释,片刻后,他忽然唉了一声,身子就像被抽空了一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脸悲戚道:“罢了罢了,这都是命啊!”

我爷爷最终没能从家里走出去,村民把家里围了个水泄不通,我爷爷也因此名声大坏。

第二天,我爷爷就走了,我和我爸妈满村找我爷爷也没有找到,最后我妈在家里找到了一张纸条,是我爷爷留下的,他说他走了,以后可能会回来,也可能不会再回来。末了他还叮嘱了一句话:不要找我,该回来的时候我自然会回来。无论村子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要我们参与。

我爷爷走了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连续两年过去了,我们渐渐地也把这件事情忘记了,只是我们一直没有弄清楚,爷爷说的那句“她不是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本来以为一切就此结束了,直到那一天那个美女姐姐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

村里的同龄人,该成亲的都成亲了,连胖墩都开始筹备婚礼,我爸妈也开始着急着整天给我张罗着媳妇,但是因为我爷爷的那件事情,我们全家在村子里的名声就臭了,别人只要听到是我们周家,二话不说就把我们往外撵。我爸妈天天为我的婚事唉声叹气。

“不行咱们就搬家吧,去邻村……”最终我妈提议道。

我爸叹了口气,说道:“实在没办法……只能这样了。”

于是,我们全家做好了第二天离家的准备。

第二天的上午,我爸妈收拾好了东西,把仅有的些许家当拿好,准备离开村子,这时候我家门口忽然出现了一个女人,这女人身材高挑,玲珑有型,脸蛋白皙如雪,站在门口犹如仙女一般。

我一愣,这不是当初被我爷爷囚禁的那个美女姐姐吗?穿上衣服的她,果然更美……

她看到我之后,款款向我走来,我身子有些发紧,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她走到我身边后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她把身子弯下,然后轻轻的在我的额头亲了一下,说道:“你要去哪?”

“我……我……”我半天没缓过神来,幸好我爸妈机灵,他们笑意盈盈的看着美女姐姐,问道:“这是谁家的闺女啊,长得真俊!”

美女姐姐说道:“叔叔阿姨好,我是周远的女朋友,我叫诗蕊。”

我爸妈对视了一眼,一脸的兴奋之意,如果我有了女朋友,他们也不用搬家了,毕竟我们世世代代都住在这个山村,谁都不想离开。

“闺女,快进来坐!”我爸妈兴奋的招呼道。我爸把行李从我妈的手里接过来回到了屋子里,我妈则是拉着诗蕊的手往屋子里走,之后我一个人待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我爸妈并没有见到过美女姐姐,所以他们并不知道,这个女孩就是当初被我爷爷囚禁的那个女孩子。

我在门外站着,一直没有回去,过了一会儿,我爸走了出来,他笑嘻嘻的走到我身边拉着我的手问道:“小远,你告诉爸爸,你啥时候找到的城里闺女啊?”

我尴尬的看着我爸,不知道说什么好。

“臭小子,跟你爸都藏着掖着,你早说我和你妈也不用着急这么多天!”我爸有些激动地说道。

我跟我爸回到了屋子里,我妈让我跟诗蕊出去转转,我没敢去,因为我怕会碰见胖墩,虽说我这样的有美女姐姐倒贴那简直就是烧高香了,但是要是让全村的人都知道美女姐姐就是那个被我爷爷“囚禁”的女人,那我怕我真没有勇气跟美女姐姐在一起。

就这么在家里呆了一整天,到了晚上后,美女姐姐也没有要走的意思,我爸妈对视了一眼,便说有些累,早早地回屋子里睡觉了。

我尴尬的看着美女姐姐,问道:“姐姐,你今晚住哪?”

美女姐姐媚笑着看了我一眼,说道:“我是你女朋友,当然要和你一起住了!”

说完,她凑到我的耳前,小声说道:“你忘记当初我说的话了么?只要你不嫌弃,我愿意用身体报答你……”

她的话让我脸红到了耳根,我长这么大还没有碰过女孩子,更何况这么漂亮的女人。只是她被我爷爷当做奴隶圈养,我和她在一起,总感觉怪怪的。

美女姐姐拉着我的手回到了我的屋子后,便把灯给关上了。借着月光,我看到她正在宽衣解带,完美无瑕的身子一览无余,胸前的饱满让我不禁脸红。

“快来啊~”美女姐姐抚摸着自己的身体,轻声对我说道。

我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其他,坐在床上一动未动。

“小远,你是不是嫌弃我……”美女姐姐见我依然不动,有些自卑的小声抽泣道。

我急忙辩解道:“不是不是,我……我……”

“不是那就快来啊!”美女姐姐忽然转过头来对我说道。这一刻我再也忍不住了,饿狼般向着美女姐姐扑了过去。

然而我还没有碰到她,便看到了一张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的脸,那张脸上一滴又一滴的鲜血往床上滴着,而美女姐姐正狞笑着看着我。

“啊!”我大喊了一声,一屁股坐了起来,额头上的汗水一滴滴的落在了脸上。

我看向了窗外,月光正好。

“原来是个梦……”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庆幸道。

美女姐姐正躺在我的身边酣睡,我有些害怕的看了一眼她的脸,还是那张倾国倾城的脸。

原来一切都只是一个梦。我松了口气,躺下慢慢地入睡了。

第二天的上午,我刚睁开眼便看见美女姐姐端着一碗热乎乎的面坐在那里,见我醒了,她便对我笑了笑,问道:“醒了?”

我有些尴尬的摸着后脑勺,如果没有我爷爷的那个事,我和美女姐姐得多幸福啊……

“姐姐,我爸妈呢?”我环绕四周,问她道。

美女姐姐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我透过窗子往外一看,发现窗外有不少村民行色匆匆,不知往哪去。

我接过美女姐姐手里的面大口吃掉,然后跟美女姐姐说道:“姐姐你先在家里,我出去一趟马上回来。”

“你去哪里,我能和你一起么?”美女姐姐问我道。

我想了想,摇头道:“还是不要了……你在家等我吧,我马上回来。”

说完,我便从家里走了出来。村子不大,从村东头一眼能望到村西头,我一出门便看到不远处胖墩家门口聚着不少人,不知道再说些什么。我快步的走了过去,拨开人群,发现地上躺着两具尸体,一男一女,这两人我都认识,一个是村西头王老头的女儿,而另一个,竟然是胖墩!

按照日子,胖墩昨天大婚,所以他们两个人身上还穿着西服、婚纱,看起来有些讽刺。这两个人的死相都极为恐怖,尤其胖墩,他的鼻子、眼睛里面都是血,身子瘫在地上就像没了骨头一样。

我顿时感觉到一股恐惧,连忙往后倒退了两步,头也没回的就往家跑。

回家之后我喘着粗气,胖墩的那副死相在我的脑海里萦绕,让我感觉到不寒而栗。

村子里的人并没有选择报警,而是匆匆的把胖墩和他老婆给埋了,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第二天又有一对刚大婚不久的新人横尸街头!

有一对新人去世,村里人或许并不会有多诧异,但是接连死了两对新人,村里人顿时就紧张了起来。

本来村子就比较落后,思想都封建,一遇上这种事,想到的不是谋杀,而是报应。

真正情绪的爆发,是在第三天,因为这天晚上,村子里又死了一对年龄不大的新人,死相和前两个对极其相似。那天村里人把这两具尸体围了个水泄不通,而当我出现在人群当中之后,顿时引起了民愤。

有的人说是村里招惹了鬼怪,有个人说是村里有人做了伤天害理的事,上天给我们的惩罚,想让我们村子绝后,然而,所有人最终的矛头都指向了我。

“一定是你爷爷做了那种伤天害理的事,上天来报应了!”

“你以为你爷爷走了,一切就结束了吗?你爷爷没有偿还的,都由你来补偿!”

我面色通红,支支吾吾地喊道:“你……你们放屁!”

“我去你妈的!”村子里叫石头的年轻人率先一拳头打在了我的脸上,他一动手,全村的人都挥拳向我打了过来!

第2章 道士

我从小娇生惯养惯了,怎么可能会是这帮人的对手,没一会儿我便被打的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你们全家没一个好东西!劝你们最好滚出这个村子,不然以后见你们一次,打你们一次!”石头指着我叫嚣道。

他们打完我,几个人便抬起来尸体,向着南山的方向去了。他们走了没一会儿,我爸妈便来把我给抬回了家。

回家后,诗蕊正在忙活着做饭,见到我这样,她迅速把手里的东西扔下一脸担忧的跑了过来。

“你这是怎么了?”诗蕊脸色难看的问我道。

我笑着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诗蕊紧接着看向了我爸妈,我爸妈叹了口气,拿着板凳去门口坐着抽起了闷烟。

诗蕊没有再继续多问,她转身回到了我的屋子里,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她才出来。

出来后她的脸色有些难看,甚至喘气都有些粗,胸前不停地起伏,但是她什么都没有再说,只是扭过头去,继续忙着做饭。

这几天一直和诗蕊生活在一起,我也慢慢地习惯了,晚上躺在她身边,我甚至动起了歪心思。经过这几天,我更加确定那天晚上我是在做梦了,因为我试探性的用手去碰她身子,她都会一把把我的手给打开。

第二天,村里面又死人了。而这次死的不是别人,正是石头。石头的死相和前几个人不同,他死的很安详,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口,打眼望去,就像是在睡觉一样,如果不是没有了心跳,任谁看了,都已经石头沉睡了过去。

完结恐怖灵异小说作者秦受吃白菜《一夜冥妻》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猛鬼公司小说[倔强的草履虫]在线试读

李择咬咬牙,拿起自己的任务手机,虽然害怕,还是点开了微信。周天和萧凡也点开自己的微信,里面也是一样只有“鬼”这个好友。李择的微信上,显示好友“鬼”有一个未读信息。看着周天也没有好脸色给自己,李择这才意识到,这几个在公司里看着还算和气的人,其实并不那么友善,想要活命还得靠自己。微信中只有一个好友,网名就叫做“鬼”,而鬼的头像,正是一个穿着校服,长发披肩,坐在教室里的背影,和那个监控屏幕上所显示的正好一样。“亲爱的阿明,最近还...

2019-09-03 07:14:17

地狱灵猫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地狱灵猫》作者:[美]斯蒂芬·金【完结】一九七七年美国最佳奇幻故事哈斯顿心想这坐在轮椅上的老头,面容憔悴、一副病痒痒的样子,是快要死了。对生死这样的事他很有经验。死亡...

2019-09-03 07:14:17

窥天神测小说[桃花渡]在线试读

果然是大姑娘的!我赶紧辩解:“我也不知道这个东西是怎么来的!”我赶忙撵上去:“上哪儿?”我记得很清楚,济爷让我千万不能拿她的东西,难道就是因为那条项链不知什么时候掉在了我身上,才破了忌讳,捅出篓子来了?济爷没等我反应过来,劈手将那条项链抢过去,显然认出来历了,脸色阴晴不定:“好小子,你他妈的嫌自己活得长,她棺材的东西,你也敢拿!”“你死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死的!”济爷攥住了项链,顺手从李国庆家门后面抄起了个铁锨就往外走:“跟我过来!”“济爷,”我赶忙问道:“真要是她的东西,会咋样?”我想起了项链上那俩蚊子脚字...

2019-09-03 07:14:17

女鬼成灾小说[深湖]在线试读

马奇捂着鼻子也在叫唤:“好像是个人,真有人跳楼了。”我却急急地问着他们:“你们身上有没有打火机?”马奇问道:“你要打火机干啥,难道你想去点一把火吗?”简桐终于大声问出来,“卧糟,真是有人跳下来吗?”简桐又问着我:“黎小睦,你看到的是男的女的?”简桐却明确表示反对,“我们完全不必要验证,还是快点走我们的吧。”“当然,我们快点出去,然后去向保安报告吧,就说...

2019-09-03 07:14:17

时轮小说[陌白]在线试读

殷夏放下筷子,脸色有些难看地看着陆祯,顿了一下才说道:“我感觉有些……没有安全感。”可殷夏立刻摇头:“不是,这是一种很多年前的感觉了,这么多年都没有过了,就在我回来那天又出现了。”殷夏抬头盯着陆祯,眼神里闪过一丝恐惧:“应该错不了的,就在我回来遇到你的那天,我进楼道前都感觉有人从后面盯着我,跟我上学的时候一模一样。”第5章 殷夏的恐惧来源“可能是你失恋的关系吧。”陆祯说着,心里没有太...

2019-09-03 07:14:17

血墓诡影小说[东方卜白]在线试读

面对我的软硬兼施,陆飞终于鼓起勇气,扶了扶眼镜,忐忑地对我说道:“小骗子,你可要看好我,万一碰上什么不该碰到的东西,你可不能不管我啊?”陆飞战战兢兢地走了几步,马上又怂了,无奈之下又把我推到最前面。我摇摇头,劳有意味地说道:“没办法,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我把手靠到门缝上,明显感觉到一丝丝寒意从手心传到身上,大概风就是从这里吹出来的。再回头看了其他三人,最后一次征求他们的意见,“怎么样,是进去还是不进去?”一想到在深更半夜去闯太平间,陆飞和胖妞已经吓得快尿裤子了,一个劲地劝我和王雨晴不要再去了。我...

2019-09-03 07:14:17

恶灵国度小说[弹指一笑间0]在线试读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在不远处等着他的张小顺。“你要干什么去?”“我哪里也不去啊……对了,你的身上为什么这么亮啊?”心中有了决定,夏天骐便打算直接一个加速越过走在前面的张小顺,可正当他打算这么做的时候,他原本被黑暗所占据的视线里,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此时的张小顺看上去有股子说不出的诡异,他手上明明没有任何灯光用作照亮,但是看上去却像是沐浴在月光中一样,周身散发着阴惨惨的气息。然而张小顺却根本不吃他这套,用手指指了指前方说:“换……换我走在前头?为……为什么?”...

2019-09-03 07:14:17

盗墓笔记重启之极海听雷小说[南派三叔]在线试读

我们把那个传达室里的所有东西,全部都运回了铺子里,包括那具尸体。王盟都惊了,“老板你不从良了么?这是什么墓里出来的,怎么看上去比咱们买的货还不值钱。”录音带数量远比我想的多,而且有正反两面,几乎都是各种戏曲和儿歌,能看出他是用别人用过的废带子翻录。应该生活比较困难。由此我也大概猜出来,三叔和他之间的关系后面应该是疏远的,因为三叔富的很早,一定会接济。第五章 杨大广胖子把尸体和椅子一起打包,包了一辆搬家公司的车,一路咣当咣当连夜开回杭州。我把我的里屋东西整箱整箱的全部堆到前屋里,塞在...

2019-09-03 07:14:17

卡徒小说[方想]在线试读

海纳·梵森特所在的那个时代,是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在那一百年间,无数卡片被许多天才制卡师发明,海纳梵森特作为和罗森博格齐名的大制卡师,由他主导发明的卡片多达九十七种。在那期间,涌现出许多后世闻名的大制卡师,如罗齐、切莫西赫等等。而天攸联邦的卡片理论随着摩哈迪域和百渊府正常建交而传入两域,两域杰出之辈迅速吸纳,并根据他们本域的特色,发展出适合他们两域的独特卡片理论。于是卡片理论体系进一步被补充扩大,而新卡片更是层出不穷。那是一个辉煌灿烂的时代,是一个令无数人为之深深向往的时代。不过,想要知道一张卡片到底是有什...

2019-09-03 07:14:17

黑暗塔系列03荒原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埃蒂!”她尖声叫出这两个字。“不管那是什么,它离埃蒂很近!”她的双手飞快地放在了轮子上,开始费力地转轮椅。“奥黛塔!”他叫道,在关键时刻叫出了他们最初相见时她的名字。“千万别把枪弄掉了!看在你父亲的分上!”一英里,她想,跑一英里要多久?他这样全速飞奔要多久?不用很久,如果他能在这些滑溜的松针上不摔倒的话……但是也可能很久了。他千万别有事儿,上帝——让我亲爱的...

2019-09-03 07:1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