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鬼之结衣人间小说[伊人睽睽]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他心神被什么瞬间一击,脑中短暂空白,不知为何。只勉强笑,“姑娘何解?慕清自是慕清,何来改变一说?”当是,苏韵似乎有点儿察觉结衣的反常了。忙上前拉住结衣,对他二叔介绍,“这位是父亲大人提起的长休道长,还有他的徒弟, 沭阳。旁边的姑娘叫结衣,是……”他左右为难,不知该怎么介绍。苏韵点点头,继续编着谎言,“我在鬼宅遇难,幸得他们几位相助,想请他们去家里坐坐……二叔,可以吧?”袖中手颤抖,他却说不出,这不对劲,到底是怎么回事。☆、慕清苏韵赔笑,几人跟在苏慕清身后,往那府上走去。这才知道,原来苏家家业大,苏韵被京中

艳鬼之结衣人间小说章节试读

《艳鬼之结衣人间》作者:伊人睽睽【完结】

【文案】

这是一只鬼游戏人间、和腹黑道士斗智斗勇,努力想爬上道士床榻的故事:

深夜跳河的苏家夫人,从城楼一跃而下的倾国名妓,一步一血印的少年公子——

他带着她走了许多路,见了许多人,大千世界,海阔天空。

后来,百年之身,却是她独自归来,北雁南归,不见双飞。

谁在耳边轻语,“艳鬼,放弃吧。”

她捂着嘴,一步步后退——

丫的!你可以再难搞一点么?!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幻想空间 前世今生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艳鬼(卿结衣)、洛浦 ┃ 配角:苏韵,苏慕清,夏之湄,洛衍 ┃ 其它:日更

☆、艳鬼

仲夏长夜,星光阑珊。古金陵城外十里左右,白雾漫天中,一提着灯笼的红衣纤纤走来。

长发飞舞,长眸如画,眉心似血,一身飘渺飞扬的轻纱红衣襟,赤着双足在夜里沾了水般,淹没,又拂起。周围荧光点点,却又不 靠近,衬得她美艳十分。

秦淮水边歌声寥寥,她慢慢地走过去。夜深花照水,莺歌燕语渐渐远去,两三个醉倒在水边的白面书生垂着头哼哼,手在水里搅动 ,突而便看到灯笼黄晕下,步步行来的红衣。

艳红的颜色,滴着血般惑人,在风中飘扬。

不醒事的书生迷了眼睛,向红衣伸出手,酒嗝过后还呵呵傻笑,“风露楼啥时候有了这么漂亮的美人儿……陪公子玩一场……”

“公子姓什么?”女人招眼媚笑,手指点着红唇。

“……姓、姓……苏……”书生痴呆,已分不清今夕何夕。

灯笼落地,红衣倾身扶住他肩膀,媚眼如丝,手指从肩上一寸寸滑落,唇儿娇艳欲滴,以勾人的弧度吻上去,在灯火浆影中。书生 呆住,任女人诱导着他,衣袍一掀便落……周围几人起哄的声音远去,他只看得女人眉心的朱砂血一般的颜色,灼了体肤。

“公子,和奴家走吧。”灯影下,两人喘息未平,便听得女人声调悠转,又透出丝丝凄凉之色。

二人相携而去,转眼间便消了踪迹。楼上一处,有一位面孔清俊的小公子,呆呆望着那方向,心中升起古怪之感……

身后有相熟的人拍着他肩膀笑,“苏公子是羡慕那人的运气吧?有那么好的美人儿……”

苏家小公子苏韵漆黑的眼珠星曜般,好像看到那远去的女子回头望了一眼,容貌半掩半露,风情华耀。

隔日,人们才在城外十里左右的荒废古宅里,寻到那书生的尸骨,满目疮痍,肤色发黑,暴突的眼睛映着惊骇之色,呆呆地望着空 阔天穹……

=============================分隔线=============================

夜晚三更时分,“阜新楼”里传来说书声,音调平淡寡凉,催眠一般。

自无名尸案的第七夜,入夜时就下了小雨。滴答滴答的水声淅淅沥沥,不少行人进来躲雨,看到那随意落座的说书先生,白云黑水 般悠远的容貌,一把折扇在手,说的故事,却艰涩的很。

苏韵坐在二层楼,百无聊赖地托着下巴,眼睛转来转去,却定住。他看到楼下门边,进来一抹红衣,赤足银链,全身往下淌着水, 竟像滴血般。她抬眼往上看来,对上苏韵的眼睛,眸子冰凉,弯唇艳笑。

年轻的小公子心里被锤子重重一击,整个面孔刷的变红。

秀丽的说书先生抬起眼皮子往红衣的方向看一眼,声音稍顿,故事蓦然便变了——

“古来有艳鬼一说,不愿投胎的女子怨气留恋人间,勾引定力不成的年轻男子,获得元气修炼,极为阴损……”

听着外面的雨声,楼内众人昏昏欲睡。红衣女子似笑非笑地抿抿唇,步态婀娜地走向苏韵,媚波流转,“苏公子,奴家与公子投缘 ,泡了壶好茶,邀公子一品……”她声调娇软,听得人骨头都酥了半边。

苏韵心神似被不知名的某物勾住,傻呆呆地站起来,眼睛不受控制地望向女子眉间如血,张张嘴,嘴却不是自己的了,干巴巴地开 口,“……好……”

红衣女子抿唇,牵起他的衣袖,眼波回转,带着他一步步下楼。最后一层楼梯,说书先生的声音还在懒洋洋地继续,“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看到美人,想到的就应该是白骨,才能不被骗……”手里扇子一转,向一个方向打去。

楼中乱哄哄的,没有几人听进去。那红衣却一顿,嗔笑一声。她回过头,却看到那扇子在空中一旋,以笨拙的姿势打在苏韵后脑勺 。

苏韵眨眨眼,茫然地回了神。

她和苏小公子对望,第一次发了愣……

金陵城外古宅荒荒,窗外阴风阵阵,诡异尖笑时有时无,烟雾漂浮。

“杀了他!杀了他!”

“姓苏的男人都该死!”

屋内一张巨大的樟木锦床,苏小公子被红衣女子压在身下,无骨纤指在他身上拂过,一层层衣袍便脱落。唇与唇缠绵,灵舌卷进去 ,喘息不断。恍惚中听得一些阴狠之话,苏韵睁开眼,看到身上的女子脸上笑容僵寒,眉心朱砂往下淌着血,一滴滴落在他脸上……

“啊!”苏韵从香艳的梦里醒来,大汗淋淋,心跳快得没有节奏。几乎能感觉到鲜血滴在脸上的冰冷腥味,那样的真实……这场梦 ,自从那晚从“阜新楼”回来,便没有间断过。

即使醒过来,他好像还能看到那女子妖娆的眉眼,如血的红衣,周身湿淋淋。

“哎,”长叹一声重新倒回床上,望着头顶的流苏,喃喃,“……金陵城外十里荒宅……”为何心中有剧痛之感?

苏韵被心魔折磨,当夜便带着两名小厮,去往那古宅去。快近处时,丛林窜出几只乌鸦飞上天,吓得小厮们脸色如纸。无奈,他只 好留下二人在原地,独自前往。

鬼火迷离中,红衣在风中招摇,像是等待的姿势。看到他行来的影子,便飘然而来,柔弱无骨的身子缠上他,叹息般的香气拂上他 颈后肌肤,“奴家早知,苏公子会来的……”

苏韵眼睛缓缓迷茫空洞,只来得及问一句,“敢问姑娘芳名?”

女子轻吻着他灼烫僵硬的肩胛骨,阖上勾人美眸,轻轻笑得凄苦,“……一度欲离别,千回结衣襟……奴家名叫‘结衣’,公子已 经不记得了吗……”

她拉着他,漫长裙裾散开,飘过荒草凄凄,向薄雾笼罩着的屋中而去。她浑不在意,只是本能地诱惑他,肢体缠着他。

却听恍恍惚惚中,苏韵喃喃一声,“……结衣……”

红衣大震,记忆出现许多年前的光景。韶华飞溅,阳光铺满整个园林,清俊少年长倚修竹,眉间荡着温柔的春晖,也是柔声喊自己 ,“结衣。”

一口气憋在喉咙里,酸痛的感觉蔓延全身,逼得眼睛也模糊了。

她唇瓣微颤,眼中凝起怨色,带着苏韵的手按向肩头欲脱未脱的大红织花云锦,凄然道,“你说你娶我,为了前程又抛弃我……我 追了你上千里,被人糟蹋……慕郎,你好狠的心……”

话音转变,指尖蓦然修长尖锐,刺进苏韵皮肤。她逼着他,血红长纱紧紧裹住他不得挣扎的身体,极享受地望着他脸色慢慢转青, 瞪大眼惊骇地盯着她。

与梦里千万遍的景象一模一样,因怨气结成的女鬼裹住他,衣襟湿淋淋的,眉心朱砂渗出血,往下滴落,沾在他脸上、胸前。一瞬 间,心头升起许多悲怆惨烈之感,冰凉的碰触让他簌簌发抖。

呼吸困苦,他苦苦挣扎,嘴角翕动两下,“我、我不是……不是你的……慕郎……”

女鬼结衣凄厉的神情蓦然温柔,手指还在一寸寸往肌肤里扎去,语调那样柔和,如同对着情人耳语,“别怕,我知道你不是他…… 但是你姓苏,说不定是他的转世呢……慕郎,奴家寻你千万年,你莫要抛弃我……”

似看到那年大雪飘落,她凤冠霞帔站在雪地中,追上他要迎亲的骏马,大喊,“你说过你娶我的!你说过的!”

心心念念的情人低着头不敢与她眼睛碰触,骑在高头大马上,飘远的怎么也碰不到,低喃一声,“对不住。”

他手一抬,十里红妆离她而去,唢呐吹起的欢喜曲子不是为她。她痴傻地转身,看到后面追出一群男女,惊恐地瞪着她,“不是说 要看着大小姐么?怎么让她逃出来了……”

……花谢了三春近也,月缺了中秋到也,人去了何日来也……这韶华飞溅,有情人从不回头,赚的韶光贱。

在艳色迫人中无法呼吸的苏公子,察觉到女鬼一只手从他胸前伸出,指甲上满是鲜血,轻柔地抚摸他的眉眼,低叹,“你说你要娶 我的,你怎么不娶我呢……慕郎,你怎么不娶我呢……”

她骑着千里良驹,大红嫁衣裹身,一追便追了上千里。她站在山头,看着他,手里还握着他送给她的结心司南佩。鹅毛大雪遮了天 地,狂风猎猎,她只是从来没有过的寒冷,冷了这么多年,还是觉得冷。

苏韵张大嘴,想呼吸更多的空气。血腥味弥漫,他眼里的女子,明明身上滴着血,却一点儿也不恐怖。她偏着头轻问的模样,让他 心头乱糟糟,又涌上暖色。

浑浑噩噩,月明彻底被云层遮住,天地黯然无光。树叶沙沙轻响,屋外鬼屋阵阵,远远的,两道白影从烟雾中走出,飘然而来。

结衣还沉浸在回忆里,神情变得更为怨怼,嘴里却只重复着一句话,“……你怎么不娶我呢……”

☆、道士

送她结心司南佩时,他说,“永结同心,不离不弃。如若相弃,绝非所愿。”

那么她信他,追了那么长的距离。他在山脚和众人生火度夜,她在林子里,被一群毫无人道的贼人强……那夜星光昏暗,黑暗里许 多肮脏的手摸上她的身体,带着决裂和欣喜。她手里紧紧抓着结心司南佩,到死都不肯松开……

“……你为什么不娶我……”天地无色,死前,她唯一的执念。

如果你娶了我,我便不会死了。

苏韵趁着她陷入回忆的时候挣脱了开,落在旁边大口喘气。回过头时,却心中凄凉一片,手抚摸上她的肩头,轻声,“……我娶你 吧……”

结衣晃神,呆愣地盯着他。

眼前却倏然闪过一道金光,身子被什么灼烧,撕心裂肺的疼痛。低头,身子被一圈金色绳索缚住,越锁越紧。

破屋子外,走进来白云黑水般秀丽的白衣公子,是先前的那个说书人,如今却穿着一身道袍,神色飘忽,“……艳鬼啊……你已经 死了,就不要问那么多为什么了……”

他身后,还跟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小道童,墨玉般的眼睛,向这里扫了扫。

结衣回头,冲着没反应过来的苏韵笑,眼睛里掠起绝望之色,猖狂娟笑,“……你也说娶我……你也要我消失……”

她果然该死吗?

眉心的朱砂,往下滴着血,流在她雪白的面颊,向下而去。被金色绳索束缚,流转着赤金柔光,一圈圈绕着红衣。方才伸长的指尖 缩了回去,变得乌黑。

年轻秀丽的道士绕过面色苍白的苏韵,走到女鬼前,蹲□,挑起她下巴细细打量,微笑的弧度有着隽永优雅,“不错,脸蛋很端正 。”

绳索圈进她骨肉里,辛辣的疼痛。她却抬着头,对这黑山白水般的道士,魅惑一笑,“那便放了我……我让你体会人间至乐。”暧 昧地对他挑着黛眉杏眼。

道士无反应,眉眼还有着微微笑的柔和弧度。几绺发散在脸颊旁,因风而动。他勾着她下巴的手指,修长干净,骨肉匀称。细长蜿 蜒的眉下,是微垂半敛的凤眼,笔直挺立的高鼻,微翘含笑的朱唇。

他生得极为秀丽,却有着青山绿水般淡然的气质。走在人群里,永远不会很显著,却也不容忽视。

无人动,结衣身子微微抬起,试探地靠向道士,香气喷向他,手指一根根搭在他肩上,挑起他耳边的发,对着耳朵,吐息若兰。

她不自觉地发挥着周身的魅力,道士却还是一动不动,反而笑得有点儿失望,将这个不识好歹的艳鬼看一眼,“你就这点儿本事么 ?”

结衣几乎倚向他怀里的身子停下,怔住,抬头愣愣地望着他,喃喃道,“你真的是道士?”

“贫道长休,俗名洛浦。”还是那副要笑不笑的嘴脸。

“你还有俗名?!”女鬼声音拔高,反而不觉得周身被绳索捆得多疼了,不可置信的眼睛瞪着他。

“游戏人间,怎么能没有俗名?难道贫道要见人便说‘我是道士’吗?”他还很犹豫的样子,“这样不好吧。”

“原来是长休道长!”苏韵反应过来了,站起身对自称“洛浦”的道士躬身作揖,态度恭谨崇敬,“听闻长休道长云游在外,家父 让苏某扫榻相迎。可惜苏某在金陵寻了几日,不见道长踪迹……如今终于和道长相见,道长可愿到府上休息一两日?”

结衣奇怪地望着二人,不明白他们在做什么。不过她要怎么做,却很清楚。垂眉凄笑,“小女子在山间做个孤魂野鬼,却惹上不该 惹的人,是小女子倒霉……”她蹲跪着向苏韵,黑青手指攒住他衣尾,求道,“苏公子风流才俊,还望饶了小女子,给、给……那个道 长求个命,小女子绝不再踏入金陵城半步!”

她这样放低姿势,让苏小公子不知所措。

看似乎有松动的迹象,她再接再厉,眼底垂下清泪,声音愈发苦涩,“我不是有意要害小相公……是小女子前世被人所误,心底怨 恨……时至今日,遇见道长,小女子才知道自己做错了许多事……请给小女子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那般娇柔楚楚,发丝沾在面上,红衣太艳反让人觉得可怜。苏小公子心软了大半,向好整以暇的长休道长拱手,“道长劳累多日, 便请回府休息一二日……至于这女鬼,她也是可怜人,一时想岔了做坏事也是有的……道长修为弥高,就放了她,回山野修行去吧。”

洛浦长的白面书生样,细长的眉眼却勾起,似笑非笑道,“哦,我听到了。”他手指一抬,捆着结衣的金色绳索发光更甚,结衣还 未欢喜完,便觉那身上绳索捆得更加紧,往皮肉里割去,不由疼得面如土色,瘫在地上。

“道长!”苏韵急了,蹲□去扶被折腾得奄奄一息的女鬼。夜雾清寒,她的一双含情目盈盈滴泪,让他更觉心痛。

洛浦漫不经心地弯唇,“苏家在金陵有商行,也是有头有面的,经过金陵城的都会卖给苏家一个面子……只是,苏公子凭什么以为 ,你一句话,我便要遵从呢?去不去你们苏府落脚,我很在乎吗?”

苏韵默然,他是经常听父亲提起这位道长的。法力高强,因圣上信鬼神之说,对其格外尊崇,便被圣上聘为国师,却常年游走在外 。朝中明争暗斗,以丞相大人常以休为首,和以太师洛衍为首,斗得天昏地暗。而恰恰,这两方势力都想拉拢洛浦。

离京的时候,苏家族长曾语重心长地说过,“洛衍为官奸昏,怨声载道,不可让他先博得洛浦好感。你一定顺着洛浦,为天下黎民 百姓着想。”

于是此时,想起这些事,又瞅着结衣被缚的痛苦,他心中挣扎,隐隐有颓然之色。

洛浦慢悠悠地道,“沭阳。”

“是,师父。”这才注意到洛浦身后的小道童,自始至终冷静旁观,一声不吭。他上前,递上一道符纸。

结衣心头大骇,对洛浦破口大骂:既然要收我,何苦之前做那百般姿态?!他也忒无耻!

洛浦捻指做个诀,蹲下到结衣面前,掀起她衣袖,把符纸往她皓白的手臂上一贴,“这样,你跟着我和苏公子去人家家里做客吧。 ”

“……你不收我?”结衣惊讶,不能相信他还有这等好心。

苏韵自然也是不解。

洛浦拍拍衣袖上的灰尘,站起望着远方黑沉沉的天色,压得人喘不过气。

他的神情却自始至终的轻松,“我不收你,自然是有事要你做。”那话说的语气古怪,几乎就差指着结衣额头大笑“你不要自作多 情”了。

结衣方觉身上绳索的痕迹淡去,看不出被捆的样子。可她还是觉得肌肤被扎的痛感,想着这臭道士肯定又做了什么手脚。不过她不 在意,总会想到办法逃走的。这时,解决了生死难事,便又能勾眼笑睨他了,“你让我做什么,我便要做什么?”

完结恐怖灵异小说作者伊人睽睽《艳鬼之结衣人间》点评: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艳鬼之结衣人间小说[伊人睽睽]在线试读

他心神被什么瞬间一击,脑中短暂空白,不知为何。只勉强笑,“姑娘何解?慕清自是慕清,何来改变一说?”当是,苏韵似乎有点儿察觉结衣的反常了。忙上前拉住结衣,对他二叔介绍,“这位是父亲大人提起的长休道长,还有他的徒弟, 沭阳。旁边的姑娘叫结衣,是……”他左右为难,不知该怎么介绍。苏韵点点头,继续编着谎言,“我在鬼宅遇难,幸得他们几位相助,想请他们去家里坐坐……二叔,可以吧?”袖中手颤抖,他却说不出,这不对劲,到底是怎么回事。☆、慕清苏韵赔笑,几人跟在苏慕清身后,往那府上走去。这才知道,原来苏家家业大,苏韵被京中...

2019-09-03 07:14:06

黑暗塔系列05苏珊娜之歌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她看着他,泪水从脸上哗哗流下。“怎么能呢?”她低声说。“以神的名义我们怎么能呢?”她走过来,又转过头看了看在后院的五个孩子最后一眼——好像要确认他们都还在那里,还没有狼群把他们带走——然后穿过客厅。祖父坐在熄灭的炉火旁一个角落的椅子里,垂着头,打着盹,无牙紧闭的嘴巴还滴着口水。“狼群最小连三岁的都抓过,你知道的,”逖安说。他的双手张开又握上,张开又握上。他体内的感觉继续变得强烈&mdas...

2019-09-03 07:14:06

极乐小尸妹小说[龙不相]在线试读

牙齿正朝着我的动脉咬过来,如果被这么尖锐的牙齿给咬了,那我还能活的了?我没办法,值得抽出了一条腿,还好我腿上力气大,一下子抵在了雪媚娘的小肚上,我用力的踩了一下,正好乘着她身体一抖,我自知机会来了,拔开双腿就朝着自己房间里去,而雪媚娘似乎不肯放过我,竟然穷追不舍,一个猛扑,抓住了我的一条腿,让我摔了个狗吃屎,一只手不偏不倚撞在了桌子的脚上。她面色出现了一阵潮红,随即舌头从我的伤口竟然舔到了舌头,我惊恐的看着这一切,但很快雪媚娘双眼中的黑色就褪去了,出现了原来那清澈的红色眸子,她看到了我手上的伤口,顿时惊呼...

2019-09-03 07:14:06

小世界其乐无穷小说[听日]在线试读

“他?他去小便了,我就先回……”不等杀手说完,服务员就退后两步,大喊:“你不是丹尼斯,丹尼斯的声音不是这样的——这里有可疑人员!”这一次,任索依然选择干掉一个尻晕一个,但没有走到大厦正门,而是让杀手步伐一变,绕到大厦旁边,趁着风高雨急,一拳砸破了某扇窗户,钻进大厦一楼。“刚才遇到个疯子,弄得我全身都脏了。”杀手耸耸肩,脸色泥迹在白光下显得越加肮脏,“我要上去换衣服。”杀手直接往大厦走去,服务员看见他后问道:“特里人呢?”门口瞬间陷入混乱,然后刚才持枪的黑衣人又出现了,然后画面就失去了色彩……“哈!”任索握...

2019-09-03 07:14:06

阴阳鬼术小说[巫九]在线试读

“啊!”第5章 魂飞魄散一阵风吹过,肖丽丽的三魂七魄浑浑噩噩,竟然被风给吹走了。随后,他一掌就打在了女煞的后背上。女煞口中响起一声尖叫,这声音异常刺耳,听得林晓峰耳朵发疼。不过此时也顾不得肖丽丽的魂魄,又是一掌朝着女煞的额头拍去。不过她依然抬起手,鲜红的手指朝着林晓峰的胸口抓去。...

2019-09-03 07:14:06

终末之城小说[西贝猫]在线试读

“没有这个必要。”“虽然我接受了委托,但是并没有收取报酬,而且,我也没有打算收取报酬。那么,我们就此别过。”“哎,等一下,你……!!”而一个拥有五级以上权限的强者,是他们绝对无法得罪的存在。但是,面对队长的挽留,费伦却是伸出手去,打断了他的说话。“队长,为什么拦着我?而且,你为什么不把他留下?他的实力你也看见了啊,如果能够让这个人留在我们的小镇,那么我们的小镇不是更有保障了吗?”而面对她的询问,队长却是摇了摇头。...

2019-09-03 07:14:06

直死无限小说[如倾如诉]在线试读

只可惜,这种生活感,方里一点都无法体会到。会这样,原因只有一个。被一条条如同裂纹一般,宛如小孩子的涂鸦一样的线。煤坑徐徐的燃烧着火焰,上方则吊着一个铁锅,锅里煮着沸水,满满的都是江户时代的生活感。不是方里对生活方面同样有什么感知缺陷。地面上有。连那燃烧着的煤坑与盛放着沸腾的热水的铁锅上都有。...

2019-09-03 07:14:06

无限轮回小说[陌白]在线试读

“啊?”我刚才只是听见她对我说话,并不知道她说了什么。我尴尬地笑了笑,对服务员说道:“一份西冷,一份澳洲,全熟。”“就要这些,去做吧。”服务员这个态度让我有些不爽,口气强硬了三分。我回过神儿来的时候薇薇正在点东西,服务员招牌式地笑着,正陪薇薇一起看着菜单。薇薇赌气地皱着眉,把头扭向旁边看着外面:“看看看,有什么好看的。”我看着服务员离开的背影,心里直犯嘀咕,这个服务员太奇怪了,怎么…&hellip...

2019-09-03 07:14:06

末日刁民小说[十阶浮屠]在线试读

“祖宗哎!我求求你了,我明天给你换宝马机油还不行嘛……”“哇吼~”“我靠!丁莉……”第5章 落难记满脸发绿的陈光大拼命的哀求,连汽车钥匙都差点给他拧断了,而他这九手的破汽车终于在这时狠狠一抖,发动机立马发出一阵难听的咆哮声,和他一个尿性的破车瞬间就启动了。“救命!救命啊……”“不……不管我事,我……我又不是滥好人,跟我没关系的……”...

2019-09-03 07:14:06

黑暗塔系列01枪侠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枪侠衬衣的颜色已经显现不出雨水或尘土的痕迹,衣服在领口敞开,一条牛皮绳穿过手工打制的扣眼,松松地打了个结。他的帽子丢了,一直带在身边的号角也不知丢在了哪里。这只号角是一个伙伴临死前留下的,而他已永远失去了两者。枪侠的猎物烧的是鬼草,当然这也是此地惟一能点着的东西。烧鬼草就像燃烧油脂那样,烧时火光低平,而且燃烧过程缓慢。住在沙漠边界的居民曾告诉他鬼草的火焰中就住着魔鬼。他们也烧鬼草,但从不会朝火光里看。他们说,若你朝火光里瞧了一眼,这些魔鬼就会将你催眠,伸手向你召唤,最后把你整个人都吸进去。而下一个傻子若还...

2019-09-03 07:1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