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乐小尸妹小说[龙不相]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牙齿正朝着我的动脉咬过来,如果被这么尖锐的牙齿给咬了,那我还能活的了?我没办法,值得抽出了一条腿,还好我腿上力气大,一下子抵在了雪媚娘的小肚上,我用力的踩了一下,正好乘着她身体一抖,我自知机会来了,拔开双腿就朝着自己房间里去,而雪媚娘似乎不肯放过我,竟然穷追不舍,一个猛扑,抓住了我的一条腿,让我摔了个狗吃屎,一只手不偏不倚撞在了桌子的脚上。她面色出现了一阵潮红,随即舌头从我的伤口竟然舔到了舌头,我惊恐的看着这一切,但很快雪媚娘双眼中的黑色就褪去了,出现了原来那清澈的红色眸子,她看到了我手上的伤口,顿时惊呼

极乐小尸妹小说章节试读

[恐怖灵异] 《极乐小尸妹》作者:龙不相【完结】

这是一个人与妖魔鬼怪共存时代,但妖总是比人低一等,为奴为婢,甚至于有些妖怪晚上还会侍奉主人以取悦主人。

而我们的主人公却意外的遇到了一个被百般折磨的小尸妹,他会继续摧残她,还是会好好的爱护她呢?

南洋魔窑,九龙尸塔,尸王仙宫等等奇迹般的冒险正在开始……

第一卷 尸妹养成日记

第1章 地窖里的女人

如果我没有经历那件事情,我估计我的人生就想老一辈的一样,没什么太大的波澜普普通通的当一个小市民,然而在一个星期三的中午,某件事已经悄无声息的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那一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街道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人们都在为了生活奔波,偶尔遇到熟人停下来歇歇脚,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而我也是其中的一个人。

这天我早早的回到了家,因为最近小区要拆迁了,大家整理着大小的事物,准备搬入安置房里面。

我住的小区是一个老式的小区,翻新过好几次,听说这里有些老建筑都是在民国年间建造的,后来修修补补,不断的粉上新墙壁,一直坚持到了现在,但前段日子下了暴风雨,车库塌了很多件,上面的人过来便要我拆迁,当然这一时半会拆迁是不可能的,老小区里面也住了很多人,都是在这里土生土长的人。

我家的这个房子也算是老宅了,听我爷爷说是从我曾祖父手里传下来的,历史很悠久,他老人家活了七十多岁,喜欢收集老物件,曾祖父很擅长扎纸人,就是烧给死人用的之人,而我爷爷也继承了手艺,可是到了我父亲这一代,我父亲崇尚新青年的精神,一成年就在工厂上班,这手艺也就失传了。

而我家四代单传,本来我爷爷打算让我继承一下,这扎纸人虽然不怎么光彩,但终究也是一份祖业,收入也很靠谱,可惜那时候的我选择了我的学业,知道了我的决定后,我爷爷彻底绝望了,后来生了场大病,一病不起,就走了,我对我爷爷很愧疚,当初扎纸人的活儿我也学了一些,小时候就当是玩具一样,只是我母亲嫌弃晦气不让我学。

此时我来到了家里头的仓库里面,仓库已经很久没清理了,周围积存着厚厚的一层灰尘,就要搬家了,我打算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值得纪念的东西就流下来,不然全部卖作废品就太可惜了。

父亲和母亲都是工人在同一个厂里面工作,住在职工宿舍,而这郊区的房子就是我一个人住,偶尔也会去找我父母蹭顿饭什么的,但最近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和我父母见面了,偶尔我母亲会回来帮我打扫一下家里的卫生,随着我长大,找到工作之后,次数也就少了。

我翻开了一个木头柜子,上面刷的漆都已经掉光了,打开一看,都是一些书本,大致上就是旧社会的书籍,然而这些书虫蛀的很厉害,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我就将这个箱子搬到了外面。

因为灰尘太大,我便带了个口罩,只是当我将这里的东西晴空了一部分的时候,发现了脚下竟然是一条地毯,这地毯已经很有岁数了,上面的泥灰都将地毯给染成了一色,灰蒙蒙的,我心道这地毯洗一洗也许还能用,但我将地毯揭开的时候,意外的发现,在地毯的下面,竟然是一块青石板,我全身一震,心道这石板方方正正,难不成下面还有一个地下室?

带着疑问,我用撬棍撬开了石板,一股恶臭也随之扑面而来,我看到一条锈迹斑斑,但是直接通往下面的楼梯,我便拿了个手电筒,下去一看究竟。

这个是一个颇为宽敞的地下室,面积大概在一个半卧室左右,我找到了在楼梯边上的一个电灯开关,打开了这个老式的木制开关,我发现在地下室里面,竟然安装着一个老式的电灯,虽然光线很亮,但是一闪一闪,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掉。

首先引入眼帘的是周围墙壁上挂着的条幅,上面并不是术法,而是一些我从未见过的图案,有点像是鬼画符的味道,而且清一色的都是黄布红字,那红字应该是用狗血搀和着朱砂写出来的,味道很难闻,旁边也有几张黑狗皮,然而在墙边却放了很多架子,那些架子上也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物品,有些工具我也是前所未见。

我壮着胆子走过去,因为周围的空气很阴冷,墙壁上竟然凝结了一层层的雪霜,让我打了个哆嗦,此时我看到了在两个货架的中间,竟然有一个神龛,这神龛像是一个全封闭的大水缸,足足能装进一个火人,而且在神龛上面还贴满了一些黄纸。

黄纸依然写着各种鬼画符,仿佛就是一些小说中封印怪物的封条一样,但这毕竟是现实,也许我爷爷在里面酿了什么美酒也说不定,爷爷在小区里面是出了名的嗜酒,在我记忆中,我爷爷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喝三两酒,然后才吃饭。

但我走过去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周围的空气也冰冷了好几个点,仿佛一下子降到了零度,这就很奇怪了,难不成在神龛里面还放着冰块。

我越想越不对劲,神龛这东西在古代都是存放尸体的,而酿酒一般都用酒缸,如果酿酒是用神龛酿的,那多半都是在祭祖的时候,给死人喝的,活人不能喝,据说一喝就会被鬼上身,尽管我是新时代的青年,但对这样的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爷爷也是个非常讲究的人,他应该不会做这样违背常理的事情。

可是我回头一想,神龛躺在地下室都那么多年了,我就算打开也未尝不可以,而且就算里面放了酒,我最多将其倒掉就是了,怕什么。

于是我索性将封条撕开,但在我撕开最后一张封条的时候,只听得一声闷响,神龛上方的盖子突然炸开了,那力量很巨大,将我弹出了老远,摔得我七荤八素,差点没晕过去。

我以为是里面的酒气爆炸,然而当我走过去的时候,却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在里面,竟然是一个身不着寸屡的女子,这女子蜷缩在神龛里面,抱着膝盖,紫金色的头发如同瀑布一样,皮肤更是白皙如雪,让人以为这是一个家人,可就在我细细观察的时候,那女子突然就抬起了头,她正在看我,一双血红色的眼眸看的我惊心动魄。

恰恰这时候,我醒悟了过来,这地下室少说也有六年没有打开了,这神龛里面装这个女人,那绝对不是活人,难不成是鬼?

但我爷爷生前说过,一般人是看不见鬼的,我认为我就是一般人,那这女人就不是鬼,我试图问道:“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结果话音刚落,那女人惊叫一声,竟然将头埋在了膝盖里,怯生生的看着我,而我也看到了在女人的肩膀上,有很多纵横交错的伤疤,本来应该如同凝脂一样的肌肤,徒添了这几道伤疤就好像白玉上的瑕疵一样,让人心生惋惜。

我说话她不答,于是我试着伸出手,想去触碰那女人,却不料那女人竟然红着眼睛,都快哭出来了:“别折磨我,我没有伤害人类,别拿我炼丹,我可以做家务,求求你……”

我听了那女人的话感到很震惊,她难不成受过非常残忍的对待么?或者她是被人故意关在这里,可是仔细一看这周围的一切都落满了灰尘,不想是有人过来过,等等,她说什么炼丹?!

我顿时想到了我爷爷给我讲的故事,妖怪可以炼丹,吃了能延年益寿,莫非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妖怪,但真的是妖怪的话,这个女人不应该那么怕我,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夹心饼干,我拆开来拿了一片伸过去说道:“我叫冯浩然,我不会伤害你……”

女人怯生生的望着我,嘴巴努了一下,伸出了手又放了回去,她说道:“你下药了?”

我顿时哭笑不得,我将手里的饼干放入嘴巴里一阵咀嚼,然后再掏出一片说道:“这下你相信了么?”

女人这才鼓起勇气,从我手中接过饼干,咬了一口,突然笑了一下,虽然这笑容稍纵即逝,但我看到了,却被那曼妙的笑容给震慑了一下,那笑容天真无邪,宛如纯白的炼奶一样。

第2章 养成开始

她依然很害怕我:“你不会伤害我?”

我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丢了过去:“别着凉。”

这时候她已经对我稍微放松了警惕心,虽然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披在了身上,我站了起来,伸出了手,但是女人这时候颤抖了一下,疑惑又害怕的看着我。

我笑道:“走,我带你上楼,给你吃好吃的!”

她显得很忐忑,但终究还是抓住了我的手,我突然感觉到她的手很冰冷,没有一点温度,就好像是一块寒冰一样,不过我想应该是因为现在是冬天的缘故,才让她手那么冰凉吧。

我带着这个美女上了楼,她显得很胆小,一直在观察四周围的情况,仿佛是一只被领养带回家的小猫一样,我搬出了凳子,示意她坐下,可是她却干脆坐在了地上,这让我大惊,我忙道:“地上多脏,都还没拖地,你坐地上干吗?”

“以前那道长跟我说,说我只是一个药材,只配坐地上。”女孩说道。

“那你身上的伤痕呢?”我皱眉看着她。

女孩继续胆小地说道:“都是那位道长鞭挞的,他说我活着价值只有成为他的实验对象而已……”

“实验对象?”

“道长很厉害,他会很多法术,然后会用我的身体,实验那些法术,有些法术会喷出火焰,有些法术则会吹出大风……我很害怕,你……会不会那样?”少女希夷的看着我,在那双清澈的眸子里,我找不到任何一点温暖的火焰,这让我心底颤抖了起来,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会如此折磨这么一个女孩子。

我再次伸出了手,放在她的头上,没想到她却闭上了眼睛,仿佛很害怕似得,双手也抱住了肩膀,而我除了摸头没有做其他动作,在片刻之后,少女才睁开双眼看着我:“你是在做什么?这有什么含义吗?我……我不太明白呢。”

“以后你就住在这里,我来保护你。”不知道是男人天生的保护欲,还是怜惜,我说出了这番话,但我却是由衷的说出来的。

女孩子双目望着我,比刚才稍微好了一些,她说道:“你想要做我的主人么?”

我诧异的看着她,而女孩子说道:“以前那位道长就自称是我的主人。”

“我是你的朋友。”我说道。

“朋友,朋友是什么?”女孩子双眼不停的闪烁。

我也不知道如何解释,心道,暂时是改变不了这个女孩的思想了,不如先不强求她去改变,来日方长,慢慢让她适应就好了。

我没回答她,而是从电饭锅里盛了饭,然后浇上了放在微波炉里面的咖喱土豆,女孩子看着桌子上的两盆咖喱饭说道:“主人,今天是有客人过来吗?要不要我躲起来,我担心吓到您的客人……”

我诧异的看着她:“没有啊,怎么那么说呢?这一份是给你的。”

女孩子捂着小嘴:“以前的主人,只给我一些剩饭剩菜,我从没吃过这么好的饭菜。”

我内心一阵抽搐:“那以后不是了,以后我吃什么,你就吃什么。”

女孩子点了点头,仿佛怕我反悔一样,非常笨拙的开始吃饭了,动作很僵硬,完全不像是在吃饭,更像是在畏惧我,应付任务一样。

片刻之后,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女孩子说道,以前的主人就叫我:“小狗。”

我看了一下窗外正好下起了小雪,我心中一动,便说道:“我给你取个名字,就叫做雪媚娘吧?”

雪媚娘欢喜的看着我:“是真的么,太好了,我有名字了!”

但这欢喜稍纵即逝,她很快就为难的将视线在四周游离:“那个……主人,这么好吃的饭菜我是第一次吃到,而且吃饱我也是第一次,非常……感谢。”

我看得出,她虽然不想说在说谎,但内心似乎相当的疑心和不安,好像是因为遇到了从未遇到过的体验而感到困惑。

我看了下时间说道:“快晚上了,你先去休息吧,我还要整理下资料,等这个寒假过后还得去上学呢。”

我还是一个大二的学生,所以在家里的日子也是暂时的。

“那个……主人,我晚上睡哪?”雪媚娘怯生生的看着我。

我这才想起来,还没有给她安置好睡得地方,我看了看家中的格局我说道:“谁客房吧,你先去洗澡,我那几件我妈的衣服给你穿。”

雪媚娘机械性的点了点头,但双眼中对我的提防依然是那么警惕,我不禁想问她,为什么会对人那么警惕,但心想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她还没有相信我,恐怕平白无故问她,只会让她困扰吧。

所以我只是将衣服拿到了浴室的门口就走了,我先是去了一趟地下室,想找找看,折磨雪媚娘的人到底是谁,难不成是我爷爷?不过旋即我想到,像我爷爷这样的人,平时杀一只鸡都会念道经为其超度的,何况是折磨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呢。

所以我去地下室,开始翻阅我爷爷流下来的资料,虽然弄得一身灰尘,但我找到了一本牛皮纸装的笔记,我翻到了最后一页,但最后一页写的,却让我全身一震,随即拳头也不禁捏紧了起来。

我爷爷竟然隶属于一个叫做道盟的地方,而我爷爷的死也不是那么蹊跷,日记上说,是和一个邪魔外道战斗的时候,意外受伤,后来就将妖龛放在地下室,本打算过段日子将里面的事物放生,却没想到旧伤复发而去世了,可怜我父母一直以为我爷爷是因病去世!

我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也许是因为愤怒,也许是因为激动,反正我的内心是久久无法平息,我呆着笔记回到了楼上,此时我看到了雪媚娘刚从浴室里面出来,周围散发出来的热气恍如云彩一样,将她笼罩在其中。

而她穿着我母亲的旧衣服,显得旧衣服非常宽松,也许是她身材苗条吧,不过我的视线落到了她手臂内侧的一颗粉痣上面,我不由得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守宫砂。”雪媚娘似乎难以启齿,但还是直接回答了我。

我感到自己问了人家妹子的私密,忙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那竟然是守宫砂。”

“没事主人,既然你收留了我,那我就是你的东西。”雪媚娘低着头看着我,显然双目透露着害怕。

我知道多说无益,便道:“去休息吧,有些事情,明天再说。”

雪媚娘应了声就去了我给他安排好的客房里面了,而我躺在自己的房间里转辗反侧,我想起这些年,我爷爷不止一次的暗示过让我学他的本领,可是我都拒绝了,此时我的内心已经涌上了一层浓浓的悔意,我感觉对不起我爷爷。

总有一天,我会去寻找伤了我爷爷的人做个了结,还有去寻找那道盟到底是什么地方。

翌日,我一早醒来就问道了鸡蛋的味道,我走到客厅里,发现雪媚娘竟然将本来乱糟糟的房间打扫的十分感觉,此时正在洗我堆积如山的臭衣服,并且桌子上还放了鸡蛋饼和白开水。

雪媚娘看到我出来就说道:“主人,早饭做好了希望能合你的胃口。”

我打量着雪媚娘,心道要寻找我爷爷的仇家,恐怕就得靠雪媚娘了,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得慢慢让雪媚娘相信我,不然就算我强迫她去寻找以前的主人,恐怕雪媚娘反而会怨恨我。

天知道雪媚娘到底是什么来历,而这一些,我都不能太着急,得循环渐进。

第3章 亲哥哥

我一边吃着鸡蛋饼,一边朝着雪媚娘的背影看过去,心道雪媚娘的背影确实是十分苗条,按照人类的外貌来看,雪媚娘绝对是一个美女,虽然脖子上有勒痕,但只要用一个围巾遮住就看不出来,而前面虐待她的道士竟然手下留情,没有守下那守宫砂也让人十分惊奇。

完结恐怖灵异小说作者龙不相《极乐小尸妹》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极乐小尸妹小说[龙不相]在线试读

牙齿正朝着我的动脉咬过来,如果被这么尖锐的牙齿给咬了,那我还能活的了?我没办法,值得抽出了一条腿,还好我腿上力气大,一下子抵在了雪媚娘的小肚上,我用力的踩了一下,正好乘着她身体一抖,我自知机会来了,拔开双腿就朝着自己房间里去,而雪媚娘似乎不肯放过我,竟然穷追不舍,一个猛扑,抓住了我的一条腿,让我摔了个狗吃屎,一只手不偏不倚撞在了桌子的脚上。她面色出现了一阵潮红,随即舌头从我的伤口竟然舔到了舌头,我惊恐的看着这一切,但很快雪媚娘双眼中的黑色就褪去了,出现了原来那清澈的红色眸子,她看到了我手上的伤口,顿时惊呼...

2019-07-15 10:05:03

地狱灵猫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地狱灵猫》作者:[美]斯蒂芬·金【完结】一九七七年美国最佳奇幻故事哈斯顿心想这坐在轮椅上的老头,面容憔悴、一副病痒痒的样子,是快要死了。对生死这样的事他很有经验。死亡...

2019-07-15 10:05:03

黑暗塔系列01枪侠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枪侠衬衣的颜色已经显现不出雨水或尘土的痕迹,衣服在领口敞开,一条牛皮绳穿过手工打制的扣眼,松松地打了个结。他的帽子丢了,一直带在身边的号角也不知丢在了哪里。这只号角是一个伙伴临死前留下的,而他已永远失去了两者。枪侠的猎物烧的是鬼草,当然这也是此地惟一能点着的东西。烧鬼草就像燃烧油脂那样,烧时火光低平,而且燃烧过程缓慢。住在沙漠边界的居民曾告诉他鬼草的火焰中就住着魔鬼。他们也烧鬼草,但从不会朝火光里看。他们说,若你朝火光里瞧了一眼,这些魔鬼就会将你催眠,伸手向你召唤,最后把你整个人都吸进去。而下一个傻子若还...

2019-07-15 10:05:03

黑暗塔系列02三张牌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向北。向北。4该往何处去?他从东边过来,可是现在不能继续向西跋涉,因为他再也没有圣徒或是救赎者的力量了。那就只剩下南北两个方向。这是他内心的提示。一个没有疑问的答案。他估摸这三小时里自己大概挣扎着走了四英里。这会儿太阳已经非常耀眼,晒得地上越来越热了,但不管怎么说还不至于热到脑袋像挨了重击似的难受,也不至于使脸上汗如泉涌;从海面吹过来的微风,更不至于让他寒意丝丝地哆嗦个不停,身上直起鸡皮疙瘩,牙齿也直打颤。感染的红丝现在更明显了。从右腕一直延伸到半个小臂。...

2019-07-15 10:05:03

黑暗塔系列03荒原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埃蒂!”她尖声叫出这两个字。“不管那是什么,它离埃蒂很近!”她的双手飞快地放在了轮子上,开始费力地转轮椅。“奥黛塔!”他叫道,在关键时刻叫出了他们最初相见时她的名字。“千万别把枪弄掉了!看在你父亲的分上!”一英里,她想,跑一英里要多久?他这样全速飞奔要多久?不用很久,如果他能在这些滑溜的松针上不摔倒的话……但是也可能很久了。他千万别有事儿,上帝——让我亲爱的...

2019-07-15 10:05:03

黑暗塔系列04巫师与玻璃球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一只浑身肿胀的瞎眼老鼠挣扎着从看门机器人的脚面爬过去,身后拖着个像腐烂的胎盘似的囊,里面是它的肠子。看门机器人毫无知觉,只是一个劲儿地把它的钢头往墙壁上撞。“出示证件,哥们!镇子的东部和南部可能有高强度辐射,看在上天分上!”它身后的饭店酒吧里,大灾难之前来此饮最后一杯酒的人们已死去多时,头骨咧嘴笑着,就好像他们临死之前也是这副表情。也许其中有些人是的。随后,从镇子上方掠过的光影消失了,了无来时的痕迹。坎得尔顿又回到了死气沉沉的状态,两个半世纪以来这里都被剥夺了生机…&...

2019-07-15 10:05:03

黑暗塔系列05苏珊娜之歌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她看着他,泪水从脸上哗哗流下。“怎么能呢?”她低声说。“以神的名义我们怎么能呢?”她走过来,又转过头看了看在后院的五个孩子最后一眼——好像要确认他们都还在那里,还没有狼群把他们带走——然后穿过客厅。祖父坐在熄灭的炉火旁一个角落的椅子里,垂着头,打着盹,无牙紧闭的嘴巴还滴着口水。“狼群最小连三岁的都抓过,你知道的,”逖安说。他的双手张开又握上,张开又握上。他体内的感觉继续变得强烈&mdas...

2019-07-15 10:05:03

黑暗塔系列06苏珊娜之歌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我们可能还有一个问题,”杰克提出。“我知道,但是……如果刚刚的地震堵住了洞口怎么办?或者……”杰克犹豫了一下,接着非常不情愿地说出他最害怕的情况。“或者把山洞整个压垮了怎么办?”这时镇子上传来人声,乡亲们大概都聚集到了大街上。罗兰猜。他又接着想到今天——包括今晚——会在卡拉·布林·斯特吉斯这儿传颂一千年...

2019-07-15 10:05:03

黑暗塔系列07黑暗之塔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向你致敬,罗兰!”他说完,并知道他的话被听到了。“向你致敬,枪侠!”“愿你找到你的塔,罗兰,冲进去,也愿你爬到塔顶!”卡拉汉,曾经是耶路撒冷地小镇的卡拉汉神父,将枪口掉转,对准他自己。他没有时间了,不能再浪费分秒去探索黑洞洞的枪管里孕育的无限或永恒,他将它深深抵在下巴上。(波浪,托起的波浪)第二章 升起在波浪上埃蒂和罗兰行驶在土路上,他们曾沿着这条路到达作者的家所在的布里奇屯,他们遇到一辆橘黄色的卡车,车停靠在路边,车厢侧面用油漆写...

2019-07-15 10:05:03

艳鬼之结衣人间小说[伊人睽睽]在线试读

他心神被什么瞬间一击,脑中短暂空白,不知为何。只勉强笑,“姑娘何解?慕清自是慕清,何来改变一说?”当是,苏韵似乎有点儿察觉结衣的反常了。忙上前拉住结衣,对他二叔介绍,“这位是父亲大人提起的长休道长,还有他的徒弟, 沭阳。旁边的姑娘叫结衣,是……”他左右为难,不知该怎么介绍。苏韵点点头,继续编着谎言,“我在鬼宅遇难,幸得他们几位相助,想请他们去家里坐坐……二叔,可以吧?”袖中手颤抖,他却说不出,这不对劲,到底是怎么回事。☆、慕清苏韵赔笑,几人跟在苏慕清身后,往那府上走去。这才知道,原来苏家家业大,苏韵被京中...

2019-07-15 10: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