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塔系列07黑暗之塔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向你致敬,罗兰!”他说完,并知道他的话被听到了。“向你致敬,枪侠!”“愿你找到你的塔,罗兰,冲进去,也愿你爬到塔顶!”卡拉汉,曾经是耶路撒冷地小镇的卡拉汉神父,将枪口掉转,对准他自己。他没有时间了,不能再浪费分秒去探索黑洞洞的枪管里孕育的无限或永恒,他将它深深抵在下巴上。(波浪,托起的波浪)第二章 升起在波浪上埃蒂和罗兰行驶在土路上,他们曾沿着这条路到达作者的家所在的布里奇屯,他们遇到一辆橘黄色的卡车,车停靠在路边,车厢侧面用油漆写

黑暗塔系列07黑暗之塔小说章节试读

《黑暗塔之七:黑暗之塔》

作者:斯蒂芬·金

《Dark Tower(黑暗之塔)》

罗兰和他的同伴越来越接近目标,而他们所面临的敌人也越来越邪恶:喽啰、变态人、各种妖魔鬼怪、米亚的儿子摩尔德里德,最后是恐怖的“深红王”本人……

无倾听之耳,叙述无异于沉默。

因此,我将《黑暗塔》的终结篇献给你们,追随至此的读者们。

祝天长,夜爽。

没听见吗?声音已无处不在!如响铃

钟声递强。传到我耳里的名字

所有那些迷失的探险者,我的同族——

如此强壮、如此大胆,

如此幸运的人啊,个个苍老

迷失,迷失!丧钟瞬间敲响数年悲哀。

他们站在那里,沿着山坡排开,相逢

目睹弥留的我,为这幅生之画卷

添一页吧!在火舌中的纸面

我看到了他们也都认得他们。但

无畏的话语脱口而出,

喊道。“去黑暗塔的罗兰少爷来了。”

——罗伯特·布朗宁《去黑暗塔的罗兰少爷来了》

我出生时

六响左轮手枪在手里,

有一把枪开路

我将做最后的抵抗。

——坏伙伴乐队①

『注:坏伙伴乐队,是一支流行于欧美的现代摇滚乐队。上文为该乐队题为《坏伙伴》的歌词摘录。』

我已变成了什么?

我最可爱的朋友

每一个我认识的人

最后都将离去

你原本可以拥有一切

我的尘土帝国

我将令人失望

我将令你受伤

——川特·雷诺②

『注:川特·雷诺,摇滚乐队“九寸钉”的灵魂人物。』

相关推荐:

《黑暗塔系列01枪侠_[美]斯蒂芬·金》

《黑暗塔系列02三张牌_[美]斯蒂芬·金》

《黑暗塔系列03荒原_[美]斯蒂芬·金》

《黑暗塔系列04巫师与玻璃球_[美]斯蒂芬·金》

《黑暗塔系列05苏珊娜之歌_[美]斯蒂芬·金》

《黑暗塔系列06苏珊娜之歌_[美]斯蒂芬·金》

《黑暗塔系列07黑暗之塔_[美]斯蒂芬·金》大结局

第一部 红色小国王婴神丹-特特

第一章 卡拉汉和吸血鬼

1

神父唐·卡拉汉曾是一个小镇上的天主教牧师,那个名为耶路撒冷地的小镇早已匿迹于任何一张地图。他并不太在乎。诸如现实这样的概念对他早就不重要了。

这个昔日的牧师现在正手握一件异教徒的信物:象牙雕刻的龟。龟嘴上有一道裂痕,龟背上还有一道问号形状的刮痕,但不管怎么说,这东西很漂亮。

漂亮并且强大。他可以感受到手中的能量像电流一般。

“它多可爱啊,”他悄声对身旁站着的男孩说道,“这是乌龟马图林吗?就是它,是不是?”

男孩便是杰克·钱伯斯,他走了很长的路,就为了回到曼哈顿,几乎等于回到他跋涉的起点。“我不知道,”他说。“她把它叫做斯杲葩达①『注:斯杲葩达(Skoldpadda),是一种护身符,详情参见“黑暗塔之六”《苏珊娜之歌》。』,它也许能帮我们,但它不能杀死在那里等我们的恶棍。”他朝迪克西匹格饭店点点头,思忖着他所说的“她”究竟指的是苏珊娜还是米阿。也许他以前会说这无关紧要,因为这两个女人曾紧紧纠结在一起。但是,现在,他想这个问题很要紧,或是很快将变得很要紧。

“你会吗?”杰克问神父,言下之意是你会顽抗吗?你会苦战吗?你会杀吗?

“哦,是的。”卡拉汉沉静地说。他把象牙龟放进胸前的口袋里,连同它圆睁的双眼、背壳的花纹,和备用子弹放在一起,接着轻轻拍了拍胸脯,确保这个雕工精妙的小东西会安全地跟随他。“我会开枪,直到把子弹都打光,如果在他们杀了我之前我弹尽粮绝,我会痛打他们……就用枪柄。”

言语中的停顿是那样微小,杰克根本没有留意到。但是,就在那个停顿中,白界②『注:白界,本书中象征和平和光明的力量。』对卡拉汉神父说了话。那是他所知的古老力量,甚至在他少年时代就很清楚,尽管这几年来邪恶的信仰一路跟随,他对那古老的自然力的领悟一开始只是变得模糊,随后则彻底遗失。但那些时日已去,白界的力量又回到他这里,为此他对上帝说谢啦。

杰克正点着脑袋,说了什么,卡拉汉几乎什么也没听进去。其实杰克说什么并不要紧。另一个声音所言才至关重要——某种声音

(乾神)③『注:Gan,译作乾神,全世界和黑暗塔所有塔层的主神,即宇宙的创造力量。』。

也许伟大得不能用上帝来称呼。

那个声音对他说:男孩必须走下去。不管这里会发生什么,不管局面如何,男孩必须继续。你在这个故事里的角色差不多已经完成了。他却还没有。

他们走过一块铬合金标牌(写着:私人用途,暂停营业),杰克的特殊朋友奥伊在两人中间跟着,一路小跑,它抬起脑袋,像平常一样龇牙咧嘴地笑着,鼻子皱成一团。走上台阶最顶层时,杰克伸手探进苏珊娜-米阿从卡拉·布林·斯特吉斯那儿带出来的编织袋,一把抓出两个圆盘——欧丽莎。他把它们拍拢在一起,听到沉闷的撞击声后轻轻点点头,说:“让我们瞧瞧你们的威力。”

卡拉汉举起鲁格手枪,杰克从卡拉纽约把它带出来,现在又带了回来;生命就是个轮回,而我们都得说谢啦。有那么一小会儿,神父手握鲁格,枪管贴近右脸颊,像个决斗者。然后,他又摸了摸胸前的口袋,鼓鼓囊囊装满了子弹,以及那只龟。斯杲葩达。

杰克点点头。“一旦我们进去了,我们就并肩作战。始终在一起,奥伊在我们中间。我们三个。一旦我们开始,就决不停止。”

“决不停止。”

“正是。你准备好了吗?”

“是的。上帝爱你,孩子。”

“也保佑你,神父。一……二……三。”杰克推开了大门,他们并肩走入昏暗的光线以及甜香刺鼻的烤肉味中。

2

抱着必死决心的杰克想起了两句话,是罗兰·德鄯,他真正的父亲曾说的。五分钟的战斗能成就千年传说。以及,时日已尽之时,你不必死得高高兴兴,但却必须死而无憾,因为你已经从头至尾地活过了你的生命,一切为卡服务。

杰克·钱伯斯带着死而无憾的心,四顾勘视迪克西匹格。

3

同样,也带着水晶般的透彻。他的感官是被激亮了,因而他闻得出这里不仅有烧烤鲜肉的味道,还有磨成齑粉的迷迭香;他还听得出不仅有他呼吸的沉静韵律,还有潮汐般的血脉暗涌,从脖颈的一边涌向大脑,又从另一边涌向心脏。

他也记起罗兰曾说,从第一发射出的子弹到最后一具尸首倒下,哪怕最短暂的战斗,对于身处其境的人来说也感觉很漫长。时间变得很有弹性;能拉伸一切灰飞烟灭的瞬间。杰克曾边听边点头,就好像他听懂了似的,其实当时他并不能懂。

现在他懂了。

他的第一个念头便是:他们太多了——实在实在是太多了。他估计敌人的数量接近一百,显然,其中大多数都像是卡拉汉神父曾提到过的“低等人”。(还有一些低等女人,但杰克毫不怀疑,无论男女,辨认他们的标准是一样的。)分散在低等人中间的是比低等乡民更死气沉沉的生物,有一些纤细得像长矛,他们面色死灰,身躯被幽暗昏蓝的光晕笼罩着,他们显然是吸血鬼。

奥伊站在杰克的脚后跟旁,狐狸般的小脸孔上一副严峻表情,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嘶吼声。

空气中弥漫的烧烤味,并不是猪肉。

4

神父,只要我们能够保持十英尺的距离,我们之间就要保持十英尺——杰克在门外的人行道上曾这样说过,甚至就在他们靠近餐厅所在的大平台时,卡拉汉仍远远走在杰克的右手边,他们之间的距离正如杰克所要求的那样。

杰克也告诉他,要尽可能地大声喊叫、尽可能喊得长久,卡拉汉正打算张大嘴巴照做时,白界的言语又在他身体内响起。只有一个词,却足够了。

那声音说,斯杲葩达。

卡拉汉仍然举着鲁格手枪,贴近右脸颊。现在他的左手探入胸前的口袋。面对眼前的场景,他并不如身旁的少年那样兴奋警觉,但他的确看到了很多:支在墙上的电子烛台放射出赤橙色的火焰,每张桌上都有好多支蜡烛,嵌插在玻璃烛台中,万圣节般的橙色,桌布在光影中摇曳。餐室的左侧有一幅挂毯,编织出骑士和他们的贵妇人们坐在长条型餐桌旁的盛宴。这里有一种微妙的气氛——卡拉汉不是很确定这感觉是被什么激起的,各种迹象或暗示都太过隐晦——但似乎这些人刚刚从一种极度兴奋状态中平息下来:比方说,厨房里刚有过一次不大不小的火灾,或是大街上偶发的一起交通事故。

要不就是一个女士刚刚生了孩子,卡拉汉想着,把左手合拢在龟身上。开胃小菜和主菜之间有点间歇,总是好的。

“蓟犁的傻瓜卡到啦!蓟犁的傻瓜卡!”一声兴奋而紧张的大喊突然响起。不是人类的喊声,卡拉汉几乎能肯定这一点。这嗡嗡的声音对人类来说太过低沉了。他看到了,那是一种鸟和人的杂交兽,这怪物远远地站在房间另一端的尽头。他穿着直筒牛仔裤和普通的白衬衫,但从衬衫领口伸出来的头却布满光溜溜的暗黄色羽毛。鸟头上的双眼就仿佛滴下的柏油。

“抓住他们!”那既可怕又可笑的生物大声喊道,一把扯下一张桌上的盖布,露出掩藏在下面的像是武器的东西。卡拉汉猜想,那该是枪,但看起来是你在《星际旅行》中看到的那种枪。他们管它叫什么来着?相位器?击昏器?

叫什么都没关系。卡拉汉拥有厉害得多的武器,他想确保敌人们都能看到它。他用胳膊扫去邻近一张餐桌上的餐具和玻璃烛台,又拽下桌布,好像一个魔术师正准备变一套大戏法。他最不想看到的莫过于在残酷厮杀的当口被一块亚麻桌布绊倒。接着,他踏上一把椅子,再一步踏上了桌子,一周前的他根本无法相信自己有如此敏捷的身手。刚在桌上站定,他就高高举起斯杲葩达,手指托在龟身平坦的腹部,以便让所有人都能好好地看到神龟。

卡拉汉心想,我可以嘟囔些什么词儿,说不定可以背背“月光变为你”或是“我把我的心留在了旧金山”。

此时,他们进入迪克西匹格刚好三十四秒钟。

5

面对自修室里或是集会日讲座班上的一大群学生,中学老师会这样告诉你:青春期少年总是散发着浓郁的荷尔蒙气息,甚至在他们刚冲完澡打扮一新的时候也一样,那正是他们的身体忙于大批量生产的东西。而身处巨大压力下的一群人也会散发出同样的臭气,而杰克,感官已调到最高灵敏度,现在也闻到了这种强烈的体味。当他们走过餐室入口的前台(勒索中心,他父亲喜欢这样称呼这类小岗哨)时,迪克西匹格里的晚宴气味便淡化了,骚动过后,生物群体的气味又恢复了常态。但是,当远处角落里那个鸟人怪兽大喊时,杰克已经闻出顾客们的气味变得更浓烈了。那是一种金属味的芳香,酷似足以煽动他的脾气和情绪的鲜血。是的,他看到了那只翠儿鸟①『注:翠儿鸟(Tweety Bird),迪斯尼动画中的著名小鸟形象。作者用这个称呼嘲讽鸟人怪兽。』掀翻了身旁桌上的盖布;是的,他也看到了那下面的武器;是的,他明白,要击中卡拉汉——此时正高高地站在桌子上——是多么轻而易举的事情。对杰克来说,与其去关心那杆彪悍待发的武器,不如去瞄准翠儿鸟的小嘴。当卡拉汉高高举起神龟的时候,杰克的右臂在向后滑动,想甩出十九枚圆盘中的第一发,命中那张嘴所在的脑袋,把它飞快地切下来。

那没用的,至少在这里是不会有用的。杰克想,但这念头甚至还来不及清晰地在他脑子里成形,他就立刻明白了,它是有用的。是气味让他明白了。攻击力从龟身上盛气凌人地发散出来。那些刚从桌边站起来的家伙——低等人的前额上那些红色小洞眼正要大大裂开,吸血鬼们的蓝色妖光似乎正要增强,并欲升腾而起——突然又坐了回去,重重地坐下去,仿佛他们的肌肉都瞬间失去了指令。

“抓住他们,他们就是赛尔说的……”突然,翠儿鸟不往下说了。他的左手——如果你愿意把这么一只丑陋的爪子叫做手的话——刚刚碰到那杆高科技武器的枪柄,此时突然垂下了。他眼中的光亮似乎已经离去。“他们就是赛尔……赛、赛赛尔……”又来了一次停顿。接着,这个鸟状的生物说:“哦,先生,你拿着的漂亮玩意儿是什么?”

“你知道这是什么,”卡拉汉回答。杰克正在向前走,卡拉汉当然记得少年枪侠在门外叮嘱他的事情——要保证每次我往右边看,都能看到你的脸——他从桌子上跳下来,跟上杰克的步调,手里的龟仍然举得高高的。他几乎能品味到这间屋子里静谧的滋味,但是——

但是这里还有另一间屋子。粗野的笑声、嘶哑而放荡的尖声呼喊——从声音来判断,另一场寻欢作乐的派对就在附近。在左边。就在绘着骑士和他们的贵妇人在享用晚宴的挂毯之后。卡拉汉心想,那后面正闹着什么事儿,反正不太会是救济麋鹿慈善纸牌晚会。

他听见奥伊喘着粗气,那张似乎永远咧着嘴的笑脸下面,气息急速而低沉,像一台完美运转的小马达。不仅如此。一阵刺耳的咔嗒咔嗒声从脚下传来,像是快速低哑的敲打声。这两种声响瞬间混合在一起,卡拉汉不禁浑身冰凉。桌子下面藏着什么东西。

奥伊第一个看到涌出的昆虫,它按兵不动,这反应和貉獭的身份非常匹配,一只前爪抬起,短鼻子冲前探去。有那么片刻,它周身上下只有黑如天鹅绒的鼻翼在颤动,先是猛抽回去,露出铁钳般的利齿,再松一下,牙齿看不到了,接着,再抽搐着露出牙齿。

虫子们继续向前爬行。不管它们到了哪里,神父手中高举的马图林神龟似乎都对它们毫无影响力。一个胖家伙穿着格子花呢翻领夜礼服,有气无力地开口说话,几乎毋庸置疑地对鸟形怪兽说:“他们走到这儿就算到头了,梅曼,也不会离开了。我们得到的吩咐是……”

奥伊猛地前冲,咬牙切齿间窜出一声咆哮。这绝对不是奥伊该有的声音,卡拉汉不禁觉得应该在奥伊头像旁边用连环漫画书中的气球标出:啊啊啊啊!

“不!”杰克大声地发出警告,“不行,奥伊!”

随着男孩这声大吼,挂毯背后的狂笑高喊戛然停止了,仿佛挂毯后的乡亲们猛然意识到:前屋里已经发生了某种剧变。

奥伊并没有留意杰克的警告。它以飞快的速度踩碎了三只虫子,昆虫的脆壳发出噼啪的破裂声,在这番新的绝对静谧中听来极其可怖。奥伊并不打算吃掉它们,只是拨弄这些尸体,每一只都像老鼠般大小,然后,它把死虫甩到空中,一口咬断脖子,下巴一松,咧嘴一笑。

其余的虫子都撤回去,躲在桌子下面。

卡拉汉心想,它天生就该干这事儿,也许很久很久以前所有貉獭都是这把好手。有一些梗狗就继承了这方面的优势——

“类人!”一声嘶哑的喊叫突然从挂毯后面爆发出来,打断了卡拉汉的念头。紧接着,又来了第二声喊叫:“类人!”

卡拉汉有一种不可遏制的、荒唐透顶的冲动,想大叫一声:祝你健康百岁!

在他喊出这个词、或是别的任何字词之前,罗兰的声音猛然充满了他的头脑。

6

“杰克,走!”

少年转向卡拉汉神父,一脸困惑。他正交叉着双臂,往前走去,拉开架势准备瞄准第一个动弹一下的低等男人、或是低等女人掷出欧丽莎。奥伊已经回到了他的脚边,但还是不停地来回转动脑袋,双眼熠熠有光,追索着更多猎物。

“我们得一起走!”杰克说,“他们已经被镇住了,神父!我们已经离目的地很近了呀!他们带着她来过这里……这个房间……还穿过了厨房——”

卡拉汉没有任何反应。仍然高高举着神龟(就像是身陷深穴的人高举灯笼),他转过身,面对着挂毯。和先前的喧哗狂热的浪笑声相比,挂毯背后现在的沉寂更可怖。就像上了膛、瞄准人的武器般沉寂。这时,少年也停下了脚步。

“能走时你就走。”卡拉汉说,竭力想表现出镇定。“只要你可以脱身,就去追她。这是首领对你的指令。这也是白界的意愿。”

“可是你不能——”

“快走!杰克!”

不管有没有被斯杲葩达的魔力镇住,迪克西匹格餐馆中的低等男人和低等女人在听到这声大吼后全都开始不安地低语,即便之前没被镇住,现在也可能被威慑了,因为——从卡拉汉口中爆发出的声音竟不是卡拉汉本人的。

“你眼前有这样一个机会,你就必须抓牢它!去把她找回来!我以首领的名义命令你!”

杰克瞪大双眼,似乎要看透从卡拉汉嗓子眼里冲出来的这声音。他目瞪口呆,茫然四顾。

完结恐怖灵异小说作者[美]斯蒂芬·金《黑暗塔系列07黑暗之塔》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黑暗塔系列07黑暗之塔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向你致敬,罗兰!”他说完,并知道他的话被听到了。“向你致敬,枪侠!”“愿你找到你的塔,罗兰,冲进去,也愿你爬到塔顶!”卡拉汉,曾经是耶路撒冷地小镇的卡拉汉神父,将枪口掉转,对准他自己。他没有时间了,不能再浪费分秒去探索黑洞洞的枪管里孕育的无限或永恒,他将它深深抵在下巴上。(波浪,托起的波浪)第二章 升起在波浪上埃蒂和罗兰行驶在土路上,他们曾沿着这条路到达作者的家所在的布里奇屯,他们遇到一辆橘黄色的卡车,车停靠在路边,车厢侧面用油漆写...

2019-07-13 10:04:34

艳鬼之结衣人间小说[伊人睽睽]在线试读

他心神被什么瞬间一击,脑中短暂空白,不知为何。只勉强笑,“姑娘何解?慕清自是慕清,何来改变一说?”当是,苏韵似乎有点儿察觉结衣的反常了。忙上前拉住结衣,对他二叔介绍,“这位是父亲大人提起的长休道长,还有他的徒弟, 沭阳。旁边的姑娘叫结衣,是……”他左右为难,不知该怎么介绍。苏韵点点头,继续编着谎言,“我在鬼宅遇难,幸得他们几位相助,想请他们去家里坐坐……二叔,可以吧?”袖中手颤抖,他却说不出,这不对劲,到底是怎么回事。☆、慕清苏韵赔笑,几人跟在苏慕清身后,往那府上走去。这才知道,原来苏家家业大,苏韵被京中...

2019-07-13 10:04:34

卡徒小说[方想]在线试读

海纳·梵森特所在的那个时代,是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在那一百年间,无数卡片被许多天才制卡师发明,海纳梵森特作为和罗森博格齐名的大制卡师,由他主导发明的卡片多达九十七种。在那期间,涌现出许多后世闻名的大制卡师,如罗齐、切莫西赫等等。而天攸联邦的卡片理论随着摩哈迪域和百渊府正常建交而传入两域,两域杰出之辈迅速吸纳,并根据他们本域的特色,发展出适合他们两域的独特卡片理论。于是卡片理论体系进一步被补充扩大,而新卡片更是层出不穷。那是一个辉煌灿烂的时代,是一个令无数人为之深深向往的时代。不过,想要知道一张卡片到底是有什...

2019-07-13 10:04:34

猛鬼公司小说[倔强的草履虫]在线试读

李择咬咬牙,拿起自己的任务手机,虽然害怕,还是点开了微信。周天和萧凡也点开自己的微信,里面也是一样只有“鬼”这个好友。李择的微信上,显示好友“鬼”有一个未读信息。看着周天也没有好脸色给自己,李择这才意识到,这几个在公司里看着还算和气的人,其实并不那么友善,想要活命还得靠自己。微信中只有一个好友,网名就叫做“鬼”,而鬼的头像,正是一个穿着校服,长发披肩,坐在教室里的背影,和那个监控屏幕上所显示的正好一样。“亲爱的阿明,最近还...

2019-07-13 10:04:34

盗墓笔记重启之极海听雷小说[南派三叔]在线试读

我们把那个传达室里的所有东西,全部都运回了铺子里,包括那具尸体。王盟都惊了,“老板你不从良了么?这是什么墓里出来的,怎么看上去比咱们买的货还不值钱。”录音带数量远比我想的多,而且有正反两面,几乎都是各种戏曲和儿歌,能看出他是用别人用过的废带子翻录。应该生活比较困难。由此我也大概猜出来,三叔和他之间的关系后面应该是疏远的,因为三叔富的很早,一定会接济。第五章 杨大广胖子把尸体和椅子一起打包,包了一辆搬家公司的车,一路咣当咣当连夜开回杭州。我把我的里屋东西整箱整箱的全部堆到前屋里,塞在...

2019-07-13 10:04:34

我的鬼尸新娘小说[潜心梦徒]在线试读

“咳咳咳,咳咳咳。”这女人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了,看起来至少八十多岁,我微微皱着眉头,因为我的父亲如果还活着也才四十岁而已,这乡下都很早结婚生子,如果这人是我奶奶她岂非四十多岁才生下我的父亲么?我想,我至少要拿出那一封书信跟老夫人证明一下我就是他的孙子,可不等我拿出书信老夫人便用力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不该回来,不该啊。”浓浓的茶香飘来,我们几个也确实口干舌燥,端起茶杯便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感觉整个人都爽快了不少。一杯茶下肚,内堂里便传来了咳嗽声,紧接...

2019-07-13 10:04:34

天蛇传奇小说[涂沐]在线试读

她,羞愧万分。她起初还怀疑是乔月明事先教他那么说的,把乔月明一顿骂。可后“现在不是,两年后就不就是了嘛!”乔月明说道:“你小文弟弟要比你小四岁,他刚出生的时候就得了病,发烧感她也并没有想过自己将来会再嫁给乔月明。此言一出,全家闹了个大红脸,尤其是来知道并不是那样,乔家人问那个四岁的小孩为什么那么叫,他竟然不耐烦地说:来越厉害,眼看就要病死了,你月兰姑姑没有办法,只有含着眼泪把他抱回了家。不哭……看着他那个样子,真的是让我们全家都心疼得难受。可...

2019-07-13 10:04:34

旧楼幽魂小说[qiuxinxin]在线试读

我刚想回答,走廊尽头突然传来“嘻嘻”的轻笑,笑声轻柔娇俏,不过这时衬着这阴森可怖的旧楼,格外令人心寒。“是谁啊?谁在那?”齐震一边问一边大步走过去,我和常青也只好跟过去。储藏室本来就在走廊末端,走了几步就已经是尽头了。眼前是一堵厚厚的水泥墙,连窗户也没有,空荡荡的,哪里有什么人?“咦?没人!那刚才是谁在笑?”齐震蹭了蹭鼻子,疑惑地走近墙壁,伸出手想去敲敲它。“别动!”常青突然一把拉住他,语气很紧张。站在常青身后...

2019-07-13 10:04:34

青川夜物语小说[菡萏]在线试读

“你放我回去好不好?”大着胆子再要求一次。这就是妖怪的逻辑吧。更多精彩图书尽在---逐浪原创文学 (http://www.zhulang.com)萦若摇摇头,说不怕是假的,毕竟他对自己做过那么过分的事情,但是试着不怕他或许并不很难。“那你留下来好不好?”“不行,”晴雾不悦的欺身拉过她来,“我要和朱吞说把你留下来,你就是我的了。”青川府的妖怪,一入夜便喧闹了起来,萦若忙着给他们张罗吃的,一众妖怪都围着她,一边吃东...

2019-07-13 10:04:34

一本神经小说[茅十七]在线试读

牛郎如何失去织女的心俗话说时间和距离是爱情的杀手,织女独守空房,一年到头只和牛郎见一次面,时间一长感情肯定会变淡。织女本是天上地下有名的美人,《淮南子·俶真训》里有段话,相当于神仙版的《我有一个梦》,讲当上神仙后会非常之爽,到底有多爽呢?书里举的例子是:“使风雨,臣雷公,役夸父,妾宓妃,妻织女,天地之间何足以留其志!”织女要是当老婆的话,宓妃也只能当小妾,这宓妃可不是普通人,她就是那个“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的洛神,可见织女的魅力。这样一位单身美...

2019-07-13 10:0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