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鬼之结衣人间小说[伊人睽睽]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他心神被什么瞬间一击,脑中短暂空白,不知为何。只勉强笑,“姑娘何解?慕清自是慕清,何来改变一说?”当是,苏韵似乎有点儿察觉结衣的反常了。忙上前拉住结衣,对他二叔介绍,“这位是父亲大人提起的长休道长,还有他的徒弟, 沭阳。旁边的姑娘叫结衣,是……”他左右为难,不知该怎么介绍。苏韵点点头,继续编着谎言,“我在鬼宅遇难,幸得他们几位相助,想请他们去家里坐坐……二叔,可以吧?”袖中手颤抖,他却说不出,这不对劲,到底是怎么回事。☆、慕清苏韵赔笑,几人跟在苏慕清身后,往那府上走去。这才知道,原来苏家家业大,苏韵被京中

艳鬼之结衣人间小说章节试读

《艳鬼之结衣人间》作者:伊人睽睽【完结】

【文案】

这是一只鬼游戏人间、和腹黑道士斗智斗勇,努力想爬上道士床榻的故事:

深夜跳河的苏家夫人,从城楼一跃而下的倾国名妓,一步一血印的少年公子——

他带着她走了许多路,见了许多人,大千世界,海阔天空。

后来,百年之身,却是她独自归来,北雁南归,不见双飞。

谁在耳边轻语,“艳鬼,放弃吧。”

她捂着嘴,一步步后退——

丫的!你可以再难搞一点么?!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幻想空间 前世今生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艳鬼(卿结衣)、洛浦 ┃ 配角:苏韵,苏慕清,夏之湄,洛衍 ┃ 其它:日更

☆、艳鬼

仲夏长夜,星光阑珊。古金陵城外十里左右,白雾漫天中,一提着灯笼的红衣纤纤走来。

长发飞舞,长眸如画,眉心似血,一身飘渺飞扬的轻纱红衣襟,赤着双足在夜里沾了水般,淹没,又拂起。周围荧光点点,却又不 靠近,衬得她美艳十分。

秦淮水边歌声寥寥,她慢慢地走过去。夜深花照水,莺歌燕语渐渐远去,两三个醉倒在水边的白面书生垂着头哼哼,手在水里搅动 ,突而便看到灯笼黄晕下,步步行来的红衣。

艳红的颜色,滴着血般惑人,在风中飘扬。

不醒事的书生迷了眼睛,向红衣伸出手,酒嗝过后还呵呵傻笑,“风露楼啥时候有了这么漂亮的美人儿……陪公子玩一场……”

“公子姓什么?”女人招眼媚笑,手指点着红唇。

“……姓、姓……苏……”书生痴呆,已分不清今夕何夕。

灯笼落地,红衣倾身扶住他肩膀,媚眼如丝,手指从肩上一寸寸滑落,唇儿娇艳欲滴,以勾人的弧度吻上去,在灯火浆影中。书生 呆住,任女人诱导着他,衣袍一掀便落……周围几人起哄的声音远去,他只看得女人眉心的朱砂血一般的颜色,灼了体肤。

“公子,和奴家走吧。”灯影下,两人喘息未平,便听得女人声调悠转,又透出丝丝凄凉之色。

二人相携而去,转眼间便消了踪迹。楼上一处,有一位面孔清俊的小公子,呆呆望着那方向,心中升起古怪之感……

身后有相熟的人拍着他肩膀笑,“苏公子是羡慕那人的运气吧?有那么好的美人儿……”

苏家小公子苏韵漆黑的眼珠星曜般,好像看到那远去的女子回头望了一眼,容貌半掩半露,风情华耀。

隔日,人们才在城外十里左右的荒废古宅里,寻到那书生的尸骨,满目疮痍,肤色发黑,暴突的眼睛映着惊骇之色,呆呆地望着空 阔天穹……

=============================分隔线=============================

夜晚三更时分,“阜新楼”里传来说书声,音调平淡寡凉,催眠一般。

自无名尸案的第七夜,入夜时就下了小雨。滴答滴答的水声淅淅沥沥,不少行人进来躲雨,看到那随意落座的说书先生,白云黑水 般悠远的容貌,一把折扇在手,说的故事,却艰涩的很。

苏韵坐在二层楼,百无聊赖地托着下巴,眼睛转来转去,却定住。他看到楼下门边,进来一抹红衣,赤足银链,全身往下淌着水, 竟像滴血般。她抬眼往上看来,对上苏韵的眼睛,眸子冰凉,弯唇艳笑。

年轻的小公子心里被锤子重重一击,整个面孔刷的变红。

秀丽的说书先生抬起眼皮子往红衣的方向看一眼,声音稍顿,故事蓦然便变了——

“古来有艳鬼一说,不愿投胎的女子怨气留恋人间,勾引定力不成的年轻男子,获得元气修炼,极为阴损……”

听着外面的雨声,楼内众人昏昏欲睡。红衣女子似笑非笑地抿抿唇,步态婀娜地走向苏韵,媚波流转,“苏公子,奴家与公子投缘 ,泡了壶好茶,邀公子一品……”她声调娇软,听得人骨头都酥了半边。

苏韵心神似被不知名的某物勾住,傻呆呆地站起来,眼睛不受控制地望向女子眉间如血,张张嘴,嘴却不是自己的了,干巴巴地开 口,“……好……”

红衣女子抿唇,牵起他的衣袖,眼波回转,带着他一步步下楼。最后一层楼梯,说书先生的声音还在懒洋洋地继续,“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看到美人,想到的就应该是白骨,才能不被骗……”手里扇子一转,向一个方向打去。

楼中乱哄哄的,没有几人听进去。那红衣却一顿,嗔笑一声。她回过头,却看到那扇子在空中一旋,以笨拙的姿势打在苏韵后脑勺 。

苏韵眨眨眼,茫然地回了神。

她和苏小公子对望,第一次发了愣……

金陵城外古宅荒荒,窗外阴风阵阵,诡异尖笑时有时无,烟雾漂浮。

“杀了他!杀了他!”

“姓苏的男人都该死!”

屋内一张巨大的樟木锦床,苏小公子被红衣女子压在身下,无骨纤指在他身上拂过,一层层衣袍便脱落。唇与唇缠绵,灵舌卷进去 ,喘息不断。恍惚中听得一些阴狠之话,苏韵睁开眼,看到身上的女子脸上笑容僵寒,眉心朱砂往下淌着血,一滴滴落在他脸上……

“啊!”苏韵从香艳的梦里醒来,大汗淋淋,心跳快得没有节奏。几乎能感觉到鲜血滴在脸上的冰冷腥味,那样的真实……这场梦 ,自从那晚从“阜新楼”回来,便没有间断过。

即使醒过来,他好像还能看到那女子妖娆的眉眼,如血的红衣,周身湿淋淋。

“哎,”长叹一声重新倒回床上,望着头顶的流苏,喃喃,“……金陵城外十里荒宅……”为何心中有剧痛之感?

苏韵被心魔折磨,当夜便带着两名小厮,去往那古宅去。快近处时,丛林窜出几只乌鸦飞上天,吓得小厮们脸色如纸。无奈,他只 好留下二人在原地,独自前往。

鬼火迷离中,红衣在风中招摇,像是等待的姿势。看到他行来的影子,便飘然而来,柔弱无骨的身子缠上他,叹息般的香气拂上他 颈后肌肤,“奴家早知,苏公子会来的……”

苏韵眼睛缓缓迷茫空洞,只来得及问一句,“敢问姑娘芳名?”

女子轻吻着他灼烫僵硬的肩胛骨,阖上勾人美眸,轻轻笑得凄苦,“……一度欲离别,千回结衣襟……奴家名叫‘结衣’,公子已 经不记得了吗……”

她拉着他,漫长裙裾散开,飘过荒草凄凄,向薄雾笼罩着的屋中而去。她浑不在意,只是本能地诱惑他,肢体缠着他。

却听恍恍惚惚中,苏韵喃喃一声,“……结衣……”

红衣大震,记忆出现许多年前的光景。韶华飞溅,阳光铺满整个园林,清俊少年长倚修竹,眉间荡着温柔的春晖,也是柔声喊自己 ,“结衣。”

一口气憋在喉咙里,酸痛的感觉蔓延全身,逼得眼睛也模糊了。

她唇瓣微颤,眼中凝起怨色,带着苏韵的手按向肩头欲脱未脱的大红织花云锦,凄然道,“你说你娶我,为了前程又抛弃我……我 追了你上千里,被人糟蹋……慕郎,你好狠的心……”

话音转变,指尖蓦然修长尖锐,刺进苏韵皮肤。她逼着他,血红长纱紧紧裹住他不得挣扎的身体,极享受地望着他脸色慢慢转青, 瞪大眼惊骇地盯着她。

与梦里千万遍的景象一模一样,因怨气结成的女鬼裹住他,衣襟湿淋淋的,眉心朱砂渗出血,往下滴落,沾在他脸上、胸前。一瞬 间,心头升起许多悲怆惨烈之感,冰凉的碰触让他簌簌发抖。

呼吸困苦,他苦苦挣扎,嘴角翕动两下,“我、我不是……不是你的……慕郎……”

女鬼结衣凄厉的神情蓦然温柔,手指还在一寸寸往肌肤里扎去,语调那样柔和,如同对着情人耳语,“别怕,我知道你不是他…… 但是你姓苏,说不定是他的转世呢……慕郎,奴家寻你千万年,你莫要抛弃我……”

似看到那年大雪飘落,她凤冠霞帔站在雪地中,追上他要迎亲的骏马,大喊,“你说过你娶我的!你说过的!”

心心念念的情人低着头不敢与她眼睛碰触,骑在高头大马上,飘远的怎么也碰不到,低喃一声,“对不住。”

他手一抬,十里红妆离她而去,唢呐吹起的欢喜曲子不是为她。她痴傻地转身,看到后面追出一群男女,惊恐地瞪着她,“不是说 要看着大小姐么?怎么让她逃出来了……”

……花谢了三春近也,月缺了中秋到也,人去了何日来也……这韶华飞溅,有情人从不回头,赚的韶光贱。

在艳色迫人中无法呼吸的苏公子,察觉到女鬼一只手从他胸前伸出,指甲上满是鲜血,轻柔地抚摸他的眉眼,低叹,“你说你要娶 我的,你怎么不娶我呢……慕郎,你怎么不娶我呢……”

她骑着千里良驹,大红嫁衣裹身,一追便追了上千里。她站在山头,看着他,手里还握着他送给她的结心司南佩。鹅毛大雪遮了天 地,狂风猎猎,她只是从来没有过的寒冷,冷了这么多年,还是觉得冷。

苏韵张大嘴,想呼吸更多的空气。血腥味弥漫,他眼里的女子,明明身上滴着血,却一点儿也不恐怖。她偏着头轻问的模样,让他 心头乱糟糟,又涌上暖色。

浑浑噩噩,月明彻底被云层遮住,天地黯然无光。树叶沙沙轻响,屋外鬼屋阵阵,远远的,两道白影从烟雾中走出,飘然而来。

结衣还沉浸在回忆里,神情变得更为怨怼,嘴里却只重复着一句话,“……你怎么不娶我呢……”

☆、道士

送她结心司南佩时,他说,“永结同心,不离不弃。如若相弃,绝非所愿。”

那么她信他,追了那么长的距离。他在山脚和众人生火度夜,她在林子里,被一群毫无人道的贼人强……那夜星光昏暗,黑暗里许 多肮脏的手摸上她的身体,带着决裂和欣喜。她手里紧紧抓着结心司南佩,到死都不肯松开……

“……你为什么不娶我……”天地无色,死前,她唯一的执念。

如果你娶了我,我便不会死了。

苏韵趁着她陷入回忆的时候挣脱了开,落在旁边大口喘气。回过头时,却心中凄凉一片,手抚摸上她的肩头,轻声,“……我娶你 吧……”

结衣晃神,呆愣地盯着他。

眼前却倏然闪过一道金光,身子被什么灼烧,撕心裂肺的疼痛。低头,身子被一圈金色绳索缚住,越锁越紧。

破屋子外,走进来白云黑水般秀丽的白衣公子,是先前的那个说书人,如今却穿着一身道袍,神色飘忽,“……艳鬼啊……你已经 死了,就不要问那么多为什么了……”

他身后,还跟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小道童,墨玉般的眼睛,向这里扫了扫。

结衣回头,冲着没反应过来的苏韵笑,眼睛里掠起绝望之色,猖狂娟笑,“……你也说娶我……你也要我消失……”

她果然该死吗?

眉心的朱砂,往下滴着血,流在她雪白的面颊,向下而去。被金色绳索束缚,流转着赤金柔光,一圈圈绕着红衣。方才伸长的指尖 缩了回去,变得乌黑。

年轻秀丽的道士绕过面色苍白的苏韵,走到女鬼前,蹲□,挑起她下巴细细打量,微笑的弧度有着隽永优雅,“不错,脸蛋很端正 。”

绳索圈进她骨肉里,辛辣的疼痛。她却抬着头,对这黑山白水般的道士,魅惑一笑,“那便放了我……我让你体会人间至乐。”暧 昧地对他挑着黛眉杏眼。

道士无反应,眉眼还有着微微笑的柔和弧度。几绺发散在脸颊旁,因风而动。他勾着她下巴的手指,修长干净,骨肉匀称。细长蜿 蜒的眉下,是微垂半敛的凤眼,笔直挺立的高鼻,微翘含笑的朱唇。

他生得极为秀丽,却有着青山绿水般淡然的气质。走在人群里,永远不会很显著,却也不容忽视。

无人动,结衣身子微微抬起,试探地靠向道士,香气喷向他,手指一根根搭在他肩上,挑起他耳边的发,对着耳朵,吐息若兰。

她不自觉地发挥着周身的魅力,道士却还是一动不动,反而笑得有点儿失望,将这个不识好歹的艳鬼看一眼,“你就这点儿本事么 ?”

结衣几乎倚向他怀里的身子停下,怔住,抬头愣愣地望着他,喃喃道,“你真的是道士?”

“贫道长休,俗名洛浦。”还是那副要笑不笑的嘴脸。

“你还有俗名?!”女鬼声音拔高,反而不觉得周身被绳索捆得多疼了,不可置信的眼睛瞪着他。

“游戏人间,怎么能没有俗名?难道贫道要见人便说‘我是道士’吗?”他还很犹豫的样子,“这样不好吧。”

“原来是长休道长!”苏韵反应过来了,站起身对自称“洛浦”的道士躬身作揖,态度恭谨崇敬,“听闻长休道长云游在外,家父 让苏某扫榻相迎。可惜苏某在金陵寻了几日,不见道长踪迹……如今终于和道长相见,道长可愿到府上休息一两日?”

结衣奇怪地望着二人,不明白他们在做什么。不过她要怎么做,却很清楚。垂眉凄笑,“小女子在山间做个孤魂野鬼,却惹上不该 惹的人,是小女子倒霉……”她蹲跪着向苏韵,黑青手指攒住他衣尾,求道,“苏公子风流才俊,还望饶了小女子,给、给……那个道 长求个命,小女子绝不再踏入金陵城半步!”

她这样放低姿势,让苏小公子不知所措。

看似乎有松动的迹象,她再接再厉,眼底垂下清泪,声音愈发苦涩,“我不是有意要害小相公……是小女子前世被人所误,心底怨 恨……时至今日,遇见道长,小女子才知道自己做错了许多事……请给小女子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那般娇柔楚楚,发丝沾在面上,红衣太艳反让人觉得可怜。苏小公子心软了大半,向好整以暇的长休道长拱手,“道长劳累多日, 便请回府休息一二日……至于这女鬼,她也是可怜人,一时想岔了做坏事也是有的……道长修为弥高,就放了她,回山野修行去吧。”

洛浦长的白面书生样,细长的眉眼却勾起,似笑非笑道,“哦,我听到了。”他手指一抬,捆着结衣的金色绳索发光更甚,结衣还 未欢喜完,便觉那身上绳索捆得更加紧,往皮肉里割去,不由疼得面如土色,瘫在地上。

“道长!”苏韵急了,蹲□去扶被折腾得奄奄一息的女鬼。夜雾清寒,她的一双含情目盈盈滴泪,让他更觉心痛。

洛浦漫不经心地弯唇,“苏家在金陵有商行,也是有头有面的,经过金陵城的都会卖给苏家一个面子……只是,苏公子凭什么以为 ,你一句话,我便要遵从呢?去不去你们苏府落脚,我很在乎吗?”

苏韵默然,他是经常听父亲提起这位道长的。法力高强,因圣上信鬼神之说,对其格外尊崇,便被圣上聘为国师,却常年游走在外 。朝中明争暗斗,以丞相大人常以休为首,和以太师洛衍为首,斗得天昏地暗。而恰恰,这两方势力都想拉拢洛浦。

离京的时候,苏家族长曾语重心长地说过,“洛衍为官奸昏,怨声载道,不可让他先博得洛浦好感。你一定顺着洛浦,为天下黎民 百姓着想。”

于是此时,想起这些事,又瞅着结衣被缚的痛苦,他心中挣扎,隐隐有颓然之色。

洛浦慢悠悠地道,“沭阳。”

“是,师父。”这才注意到洛浦身后的小道童,自始至终冷静旁观,一声不吭。他上前,递上一道符纸。

结衣心头大骇,对洛浦破口大骂:既然要收我,何苦之前做那百般姿态?!他也忒无耻!

洛浦捻指做个诀,蹲下到结衣面前,掀起她衣袖,把符纸往她皓白的手臂上一贴,“这样,你跟着我和苏公子去人家家里做客吧。 ”

“……你不收我?”结衣惊讶,不能相信他还有这等好心。

苏韵自然也是不解。

洛浦拍拍衣袖上的灰尘,站起望着远方黑沉沉的天色,压得人喘不过气。

他的神情却自始至终的轻松,“我不收你,自然是有事要你做。”那话说的语气古怪,几乎就差指着结衣额头大笑“你不要自作多 情”了。

结衣方觉身上绳索的痕迹淡去,看不出被捆的样子。可她还是觉得肌肤被扎的痛感,想着这臭道士肯定又做了什么手脚。不过她不 在意,总会想到办法逃走的。这时,解决了生死难事,便又能勾眼笑睨他了,“你让我做什么,我便要做什么?”

完结恐怖灵异小说作者伊人睽睽《艳鬼之结衣人间》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艳鬼之结衣人间小说[伊人睽睽]在线试读

他心神被什么瞬间一击,脑中短暂空白,不知为何。只勉强笑,“姑娘何解?慕清自是慕清,何来改变一说?”当是,苏韵似乎有点儿察觉结衣的反常了。忙上前拉住结衣,对他二叔介绍,“这位是父亲大人提起的长休道长,还有他的徒弟, 沭阳。旁边的姑娘叫结衣,是……”他左右为难,不知该怎么介绍。苏韵点点头,继续编着谎言,“我在鬼宅遇难,幸得他们几位相助,想请他们去家里坐坐……二叔,可以吧?”袖中手颤抖,他却说不出,这不对劲,到底是怎么回事。☆、慕清苏韵赔笑,几人跟在苏慕清身后,往那府上走去。这才知道,原来苏家家业大,苏韵被京中...

2019-07-12 10:02:52

卡徒小说[方想]在线试读

海纳·梵森特所在的那个时代,是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在那一百年间,无数卡片被许多天才制卡师发明,海纳梵森特作为和罗森博格齐名的大制卡师,由他主导发明的卡片多达九十七种。在那期间,涌现出许多后世闻名的大制卡师,如罗齐、切莫西赫等等。而天攸联邦的卡片理论随着摩哈迪域和百渊府正常建交而传入两域,两域杰出之辈迅速吸纳,并根据他们本域的特色,发展出适合他们两域的独特卡片理论。于是卡片理论体系进一步被补充扩大,而新卡片更是层出不穷。那是一个辉煌灿烂的时代,是一个令无数人为之深深向往的时代。不过,想要知道一张卡片到底是有什...

2019-07-12 10:02:52

猛鬼公司小说[倔强的草履虫]在线试读

李择咬咬牙,拿起自己的任务手机,虽然害怕,还是点开了微信。周天和萧凡也点开自己的微信,里面也是一样只有“鬼”这个好友。李择的微信上,显示好友“鬼”有一个未读信息。看着周天也没有好脸色给自己,李择这才意识到,这几个在公司里看着还算和气的人,其实并不那么友善,想要活命还得靠自己。微信中只有一个好友,网名就叫做“鬼”,而鬼的头像,正是一个穿着校服,长发披肩,坐在教室里的背影,和那个监控屏幕上所显示的正好一样。“亲爱的阿明,最近还...

2019-07-12 10:02:52

盗墓笔记重启之极海听雷小说[南派三叔]在线试读

我们把那个传达室里的所有东西,全部都运回了铺子里,包括那具尸体。王盟都惊了,“老板你不从良了么?这是什么墓里出来的,怎么看上去比咱们买的货还不值钱。”录音带数量远比我想的多,而且有正反两面,几乎都是各种戏曲和儿歌,能看出他是用别人用过的废带子翻录。应该生活比较困难。由此我也大概猜出来,三叔和他之间的关系后面应该是疏远的,因为三叔富的很早,一定会接济。第五章 杨大广胖子把尸体和椅子一起打包,包了一辆搬家公司的车,一路咣当咣当连夜开回杭州。我把我的里屋东西整箱整箱的全部堆到前屋里,塞在...

2019-07-12 10:02:52

我的鬼尸新娘小说[潜心梦徒]在线试读

“咳咳咳,咳咳咳。”这女人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了,看起来至少八十多岁,我微微皱着眉头,因为我的父亲如果还活着也才四十岁而已,这乡下都很早结婚生子,如果这人是我奶奶她岂非四十多岁才生下我的父亲么?我想,我至少要拿出那一封书信跟老夫人证明一下我就是他的孙子,可不等我拿出书信老夫人便用力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不该回来,不该啊。”浓浓的茶香飘来,我们几个也确实口干舌燥,端起茶杯便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感觉整个人都爽快了不少。一杯茶下肚,内堂里便传来了咳嗽声,紧接...

2019-07-12 10:02:52

天蛇传奇小说[涂沐]在线试读

她,羞愧万分。她起初还怀疑是乔月明事先教他那么说的,把乔月明一顿骂。可后“现在不是,两年后就不就是了嘛!”乔月明说道:“你小文弟弟要比你小四岁,他刚出生的时候就得了病,发烧感她也并没有想过自己将来会再嫁给乔月明。此言一出,全家闹了个大红脸,尤其是来知道并不是那样,乔家人问那个四岁的小孩为什么那么叫,他竟然不耐烦地说:来越厉害,眼看就要病死了,你月兰姑姑没有办法,只有含着眼泪把他抱回了家。不哭……看着他那个样子,真的是让我们全家都心疼得难受。可...

2019-07-12 10:02:52

旧楼幽魂小说[qiuxinxin]在线试读

我刚想回答,走廊尽头突然传来“嘻嘻”的轻笑,笑声轻柔娇俏,不过这时衬着这阴森可怖的旧楼,格外令人心寒。“是谁啊?谁在那?”齐震一边问一边大步走过去,我和常青也只好跟过去。储藏室本来就在走廊末端,走了几步就已经是尽头了。眼前是一堵厚厚的水泥墙,连窗户也没有,空荡荡的,哪里有什么人?“咦?没人!那刚才是谁在笑?”齐震蹭了蹭鼻子,疑惑地走近墙壁,伸出手想去敲敲它。“别动!”常青突然一把拉住他,语气很紧张。站在常青身后...

2019-07-12 10:02:52

青川夜物语小说[菡萏]在线试读

“你放我回去好不好?”大着胆子再要求一次。这就是妖怪的逻辑吧。更多精彩图书尽在---逐浪原创文学 (http://www.zhulang.com)萦若摇摇头,说不怕是假的,毕竟他对自己做过那么过分的事情,但是试着不怕他或许并不很难。“那你留下来好不好?”“不行,”晴雾不悦的欺身拉过她来,“我要和朱吞说把你留下来,你就是我的了。”青川府的妖怪,一入夜便喧闹了起来,萦若忙着给他们张罗吃的,一众妖怪都围着她,一边吃东...

2019-07-12 10:02:52

一本神经小说[茅十七]在线试读

牛郎如何失去织女的心俗话说时间和距离是爱情的杀手,织女独守空房,一年到头只和牛郎见一次面,时间一长感情肯定会变淡。织女本是天上地下有名的美人,《淮南子·俶真训》里有段话,相当于神仙版的《我有一个梦》,讲当上神仙后会非常之爽,到底有多爽呢?书里举的例子是:“使风雨,臣雷公,役夸父,妾宓妃,妻织女,天地之间何足以留其志!”织女要是当老婆的话,宓妃也只能当小妾,这宓妃可不是普通人,她就是那个“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的洛神,可见织女的魅力。这样一位单身美...

2019-07-12 10:02:52

鬼眼新娘小说[青鸟]在线试读

病房的门开了,有个穿白色大褂的姐姐进来:“李丽老师吗?”“我是!”老师站了起来。“你的电话,校长打来的。”老师跟着白褂子姐姐出去了。我发呆似的盯着天花板,我知道:一切都晚了!两天以后,老师带着我参加我们三(五)班的集体葬礼,她哭的很伤心,我的难过不亚于她,但是奇怪,那天我却一滴眼泪也哭不出来。背后有石子朝我扔过来,砸在身上很疼。我回头,是林月,我班上的学习委员。这场车祸的唯一幸存者。原来的她,很漂亮,也很骄傲,可是现在&mda...

2019-07-12 10:0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