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徒小说[方想]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海纳·梵森特所在的那个时代,是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在那一百年间,无数卡片被许多天才制卡师发明,海纳梵森特作为和罗森博格齐名的大制卡师,由他主导发明的卡片多达九十七种。在那期间,涌现出许多后世闻名的大制卡师,如罗齐、切莫西赫等等。而天攸联邦的卡片理论随着摩哈迪域和百渊府正常建交而传入两域,两域杰出之辈迅速吸纳,并根据他们本域的特色,发展出适合他们两域的独特卡片理论。于是卡片理论体系进一步被补充扩大,而新卡片更是层出不穷。那是一个辉煌灿烂的时代,是一个令无数人为之深深向往的时代。不过,想要知道一张卡片到底是有什

卡徒小说章节试读

《卡徒》作者:方想【完结】

内容介绍:

《卡徒》描写了一个以卡片为核心的流派林立、利益纷争的联邦社会。在这个社会里,和谐只不过是彼此力量的均衡暂时没被打破而已,一旦均衡被打破,大规模的冲突就在所难免。陈暮,一个以求生为目的的小小制卡者,本来是没有想法、也没有能力打破这种均衡的,但当他与一张神秘卡片的偶然交集后,他的命运不仅因此发生了彻底的改变,联邦的历史也最终因他而改写。

号称联邦卡影史上的最强组合--“木雷”横空出世,令学院派精英也无法破解的制卡结构,丛林通讯技术,力量强横的数字卡片系列等等,每一个事件都能牵动联邦的神经,都能够令最大牌的制卡师和卡修抓狂,更能引发利益集团之间的明争暗斗,而这些事件的背后都有着陈暮的身影。他虽然不是联邦爆发动荡的始作俑者,但绝对是动荡不断升级的原因之一。他以超人的智慧和韧性,演绎了一个从弱小到强大、从孤独求生到兄弟合作再到团队运营的传奇故事。当千奇百怪的卡片源源不断从陈暮的手中流出的同时,其自身的战斗力也急剧上升,名誉、财富、美女、危险亦从四面八方向他的身边云集,最终成就了一个勤者无敌的励志典范。

小说虽然立足于幻想的世界,但展现的却又是现实的人生。抛开作者虚拟的背景,我们看到了同样的商场、战场和情场,同样真切地感受到了青春热血、兄弟情谊、红粉佳人所带来的冲击和愉悦,只不过和很多网络小说不同的是,这里的商场诡异但不奸诈,战场惨烈但不血腥,情场香艳但不低俗。这或许是作者的高明之处,无疑也是读者和中国原创文学之幸,正因为如此,成就了一部近年来可以称得上经典的新幻想小说,让我们值得像收藏金庸、梁羽生、古龙的武侠小说一样把它摆到我们的书架上去。

第一集 东商卫城 第一节 以卡为生

刀片一般的笔尖轻轻地在一

张青灰色的卡片上滑过。蓝色的纤细线条流畅地从笔尖下延伸。巴掌大的卡片上面淡蓝色的线条不断增多,渐渐,一个繁复玄奥的图案随着笔尖的滑动而不断变得更加完美。

陈暮的眼神专注地盯着这张卡片,呼吸轻缓,仿佛生怕惊动了什么。仔细看的话就可以发现,他右手手臂自始至终都完全没有挪动分毫,动的只有他的手腕。他的右腕灵活得就像蛇一般,柔若无骨。笔尖轻轻一转,一个优雅的弧线出现在卡片上。突然笔尖重重一顿,一改刚才的轻灵,紧接着猛地一个锋侧钩,笔钩如刀锋!卡片上的图案骤然一亮,随即迅速黯淡下去,恢复如常。

陈暮随手把它放到桌上一旁堆放的一堆卡片之中。他的动作娴熟自然,看不出有丝毫滞碍之处。完成这张卡片他的脸上依然专注如故,他现在才完成十五张,离今天的任务还有十张的差额。他现在正在制作的是一星级的能量卡,作为最低级的能量卡,它是目前使用范围最广,也是消耗量最大的卡片之一。正在这时,房间突然一片黑暗。

“该死,能量又用完了!”陈暮嘟囔几句,左手随手从卡片堆里抽出一张能量卡,随即在右腕上轻轻一按,右手腕佩带的度仪射出一束明亮的光束。在光束的帮助下,陈暮小心翼翼走到墙角,房间里实在太杂乱,他可不想碰翻什么东西。房间角落的墙壁上有一处方形仪表,仪表下有一处插槽,陈暮把手上的能量卡插入仪表的插槽中。

能量卡刚一插入卡槽,房间便恢复光明。仪表上显示出数字一百。没想到能量就用完了,看来今天的任务又要多加一张了。回到桌前的陈暮迅速投入到工作之中,他的所有生活来源都依靠这种最纸级的卡片。从三年前他学会了制作这种能量卡之后,每天二十五张的工作量他从未有一天中断过。

陈暮的房间很小,只有不到四十平米,里面摆放着一张半旧工作桌。除了工作桌上还比较干净以外,房间其他地方到处堆放着堆积如山的杂物。这些杂物也是五花八门,成堆的旧书,散放的各种原料。

在这个简陋的地方,陈暮整整住了三年。这里是联邦政府专门提供的救济房,像这样的一个小房间,每个月只需要交纳一百五十欧迪便可以入住。对于像陈暮这样的穷人来说,实在没有比这里更便宜的地方了。更何况在他看来,自己这样已经算得比较不错了,他甚至见过全家四口挤在同样大小的房间里。

下午五点,陈暮终于完成了今天一天的工作——二十五张能量卡。仔细地数了数卡片的数量,连着数了两遍,确定数目没有错误他才小心地把能量卡装入衣服里的卡包之中。

走上街道,夜色已经渐渐浓重起来。斑斓的灯光在夜色中令人流连,天空上不时飞过的梭车尾部喷出的焰火拖曳出一道又一道一晃而逝的艳丽轨迹。陈暮略略收紧外衣,仰脸看了看天。寒气渐重,看来冬天快来了吧。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感慨时间流逝,只是冬天取暖又要多一笔消耗了,陈暮在心中盘算着。

从东卫学府的后门前经过,这条路陈暮已经走过三年,但是每次看到那些结伴进进出出的学员,他的心里还是忍不住会升起一种莫名的情绪。整了整心绪,陈暮朝学府旁的一间小店快步走去。小店名叫“东卫杂货店”——在东卫学府周围,同样名字的类似小店,起码有不下二十家。这家小店三年里,陈暮每天都会光顾,风雨无阻,从未间断过。只不过他到这里并不是买东西,相反,他是来卖东西的。

他一进门,店主便注意到,招呼着:“阿暮来了啊!”

“嗯,华叔。”他朝店主回答了一声。店主华叔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老人,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无法掩饰的痕迹。细密的皱纹,半白的花发,架着一副老花镜。

“这是今天的货。”陈暮小心地从怀里取出卡包,抽出那一叠能量卡,递到店主面前:“二十五张。”

华叔接过陈暮手上的卡片,看也没看随手放到货架上,笑着说:“幸亏有阿暮你天天送卡来,要不我这里货源都要短缺了。”

陈暮微微一笑,却没有接腔,他知道华叔这话大抵是玩笑的意味。一星能量卡是最廉价的能量卡,但也是消耗量最大的卡片之一,更何况这里位于东卫学府附近,一天哪里可能只卖二十五张能量卡?

华叔也知道陈暮的脾气,也不废话,直接问:“阿暮是需要现金还是转账?”“转账。”陈暮干脆地回答,说完便把早已经准备好的一张淡绿色迪卡递到华叔面前。结算完的陈暮朝华叔道别之后便欲转身离开。

华叔突然叫住陈暮:“阿暮等一下。”

陈暮停下脚步,转身略带惊讶地看着华叔:“还有事吗?华叔。”

华叔从抽屉中取出一张鹅黄色的纸笺,笑咪咪地看着陈暮:“差点有件事忘了。这是一张制卡师培训班的听课证,是昨天进货时经销商附送的。放在我这里也是废纸一张,阿暮你拿去吧。”

看着一脸慈详的华叔,陈暮心中不禁一阵感动。他知道眼前的这位老人这些年来对自己的帮助有多大,如果不是他,陈暮相信,眼下的生活对他来说也同样是遥不可及。

三年前,他刚学会制作能量卡,到处去兜售,却鲜有人问津,没有商家愿意收购。一星级能量卡所需的量非常大,商家们更愿意一次大批量进货。而陈暮一天最多才能做三十张,对于商家来说,这只是一个连零头都算不上的小数目。

幸运的是,他遇到了华叔。华叔同意收购他的能量卡,但是每张卡的收购价是一百零三欧迪,比起市场上能量卡的批发价要低两欧迪。尽管如此,陈暮依然对华叔感激无比。

四年前,陈暮还是一个居无定所的流浪儿。有一次,他遇到了一位制卡师,一位已经奄奄一息的制卡师。他用自己积累了五个月的存粮来换取这位制卡师的寿命,延长七天的寿命。在这七天里,他学会了一项技能,那就是一星能量卡的制作。制卡师死后没有给他留下任何遗物,陈暮把他埋在荒郊。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位制卡师叫什么名字,不过他的命运也从此开始发生了变化。

他花了一年的时间尽最大努力做短工,这期间他做了六种不同的短工,这一年,他十二岁。也在这一年里,他终于有了一笔小小的积蓄,一千欧迪。这一千欧迪,他全部买了制作能量卡所需的原料。那位制卡师曾经告诉过他,一张一星级能量卡在市面的批发价是一百零五欧迪,统一零售价是一百一十欧迪,而它的成本仅需要九十八欧迪。

一星级能量卡每一位制卡师都会制作,然而这其中的差价知道的人却并不多,而且就算知道,也几乎没人会打这方面的主意。一星级能量卡是最简单的卡片之一,它已经完全能实现工业生产。而就算是一位大师级的制卡师,一天也最多不过能做二三十张能量卡,产量实在小得可怜。况且对于制卡师来说,通过差额赚的这点钱,掉在地上他们都懒得去捡。但是对于陈暮来说,这些钱,足以使他吃饱饭。

他第一次成功制成了八张,几乎亏本了两百欧迪,然而这却让他看到希望。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在推销能量卡的时候,却受到阻碍。商家们对于他手上少得可怜的几张能量卡完全没有一点兴趣。他跑了整整一天,没有吃饭,在晚上八点的时候他踏进了华叔的店。进店的时候他的双腿都有些发抖,整天滴米未进的他几乎都快到了昏迷的边缘。

一百零三欧迪的价格虽然比一百零五的批发价要低,但是陈暮却觉得自己被巨大的喜悦包围。卖掉了手上所有的能量卡,买了最便宜的食物,其余的钱全部买了能量卡的原料。

从那以后,陈暮的生活终于稳定下来。

每天二十五张能量卡,他没有一天中断。

这一过,就是三年。这三年里,他只做一种卡——一星级能量卡。在第二年,他已经能把成本控制在九十七欧迪。虽然只是一欧迪的差别,但是对他来说,却是极大的鼓励。在制作能量卡之余,他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研究如何降低成本上。

终于在第三年,能量卡的成本被他控制在九十五欧迪,每张能量卡他能赢利八欧迪,他每天的收入稳定在两百欧迪,这在三年前,是他完全不敢想像的数字。每个月六千欧迪的收入已经让他可以过上普通的生活,但是他还是一如既往地住在每个月只需要一百五十欧迪的救济房内。

回过神来的陈暮朝华叔笑笑:“谢谢华叔!”接过那张听课证,小心地把它放入怀中的卡包内。

培训班,特别是制卡师的培训班,是在当下最泛滥的几种培训班之一。它们往往打着无比华丽的广告,比如这张听课证上就说什么“东卫学府承认学历”“东卫学府资深高级制卡师权威亲讲”云云,其实里面究竟是什么里子陈暮一清二楚。承办这期培训班的机构和东卫学府仅有那么一点关系便是这个机构每次都要给东卫学府交上一笔费用,来作为他们维持这种名义上“联合举办”的代价。

陈暮还是打算去听听培训班里究竟讲些什么。制卡是最艰深的学问之一,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没有放弃自学,然而收效甚微。直到去年的时候,他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基础实在太差,十多年的流浪生活,他没有接受过任何文化教育。

对于一个没有丝毫基础的少年来说,想要自学以艰深晦涩而著称的制卡学,自然难上加难。然而他对自己的智商却没有丝毫怀疑,能在一个星期之内只凭记忆力便能学会制作一星级能量卡,当年那位制卡师就曾盛赞他的天份。

从那以后,他便放下这个对他来说暂时过高的目标,而开始转向最基础的理论学习。每天不管工作有多累,他都会抽出时间来学习这些枯燥的知识。

告别华叔后,陈暮沿着一个小巷朝南走。今天是周六,他还有一项工作。

穿过两条街,走了大约二十分钟,他来到一处二手废旧卡片收购站。

“嘿,伙计,来了!”和他打招呼的是一个长得黑瘦黑瘦的光头,他叫小黑。他也是这家收购站的主人。每到周六周日晚上,陈暮都会到这里打三个小时的短工。

陈暮朝小黑微微点头,只是脸上依稀还有几分木然。

对陈暮这副嘴脸,小黑早已经习以为常。当初陈暮来这里要求打短工的时候,小黑本来是拒绝的。这家收购站从他父亲开始,就一直是一个人打理,到了他手上,也同样一直是他自己打理。

雇人?小黑可付不起那工钱。

不过当陈暮说他不要工钱后,小黑终于还是答应了。当然,陈暮还是有报酬的,一般陈暮都会选几张废旧卡片带走,作为他的工钱。有时陈暮还会从这些废物堆里挑出几张没有用完的能量卡,小黑算了一笔帐,每个月,他在这上面节省的费用就是一大笔。只是对于沉默寡言的陈暮,他不免生出几分好奇,这家伙怎么知道这些卡里还有剩余能量呢?

不过自那以后,他每次见到陈暮都是眉开眼笑。

陈暮蹲下,开始对堆放的废旧卡片进行分类。卡片的种类有许多,有能量卡,有物品卡,有拟物卡,甚至有些还有一些比较少见的植物卡动物卡。不过这里的卡片无一例外全都是没用的,陈暮所要做的便是把这些卡片分门别类。

工作进行得很快,看得出来,他对这项工作非常熟悉。

陈暮手腕一翻,朝小黑抛过去一张卡:“喏,这张卡还能用一阵子。”这张二星级的能量卡里面起码还有一半的能量,陈暮都想不明白这张卡原来的主人为什么会这么浪费。二星级能量卡的容量是一千,也就是说,里面还有差不多五百的能量。

“嘿嘿,多谢小陈哥!”小黑看着手上的二星能量卡,眉眼都笑开了。屁颠屁颠跑到测能仪前,把卡片插了进去,当看到上面亮起的“523”数字时,小黑笑得五官都差不多挤成一团了。

陈暮没有理会,他一心一意地进行着翻拣。虽然这里面也会出现一些废旧的中级卡片,比如三星四星的卡片,出现的概率还是颇高的。但是对他来说,却没有什么价值。他现在唯一感兴趣的便是一星级能量卡。

三年的制作生涯,让他对这种最普通最低级的卡片有自己的理解。一星能量卡的制作方法并不只有一种,陈暮就已经从这种收集了十二种不同结构的一星能量卡。这些结构各异的一星能量卡给陈暮的启发颇大,正因为他借鉴了这些卡片的一些技巧,才成功把制作一星能量卡的成本降低到九十五欧迪。不过这样的好运可不会每天都有,到现在为止,他也只不过收集到十二张而已。

不过今天的运气似乎不错。

看了手上这张一星能量卡,从表面的构纹来看,他是一种陈暮从未遇到过另一种新结构的一星能量卡。

他把这张能量卡放在一边,继续埋头进行翻拣。一星能量卡的数量实在太多,但陈暮不厌其烦地一张张检查。他的速度极快,几乎只要手从这些一星能量卡上轻轻抚过便可以知道是不是自己想要的。

这一切,都来源于他对一星能量卡的熟悉。这种熟悉是三年来不间断地制作而留下来的,他不用看,单凭手感便可以判断这张卡片到底是不是一星能量卡,是不是自己所见过的结构。他对它们实在太熟悉,以至于它们的每个细节。

从卡片边缘掠过的手指突然停了下来。

这张卡……

第一集 东商卫城 第二节 神秘卡片

陈暮心下一动,手指灵活地从其中抽出一张一星能量卡,把它放到自己面前仔细端详。

从表面的构纹来看,这张一星能量卡并无出奇之处,它使用的是现在使用最广泛的巴克斯结构,也是最普通的结构。然而,陈暮还是觉察出这张卡片的一丝异样。

重量——这张卡比一般一星能量要重上少许。制作了几万张一星能量卡,陈暮对一星能量卡的重量早就烂熟于胸。无论它采用的是何种结构,只要它是一星能量卡,它的卡重便不会超出某个特定的范围。

很显然,这张卡的重量并不在这个范围。

闭上眼,食指和拇指轻轻地在这张一星能量卡的卡面上摩挲着,陈暮仔细地感受着它表面微微凸起的构纹。

构纹过浅、虚浮无力,这种感觉……这种感觉……陈暮皱眉回忆着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完结恐怖灵异小说作者方想《卡徒》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卡徒小说[方想]在线试读

海纳·梵森特所在的那个时代,是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在那一百年间,无数卡片被许多天才制卡师发明,海纳梵森特作为和罗森博格齐名的大制卡师,由他主导发明的卡片多达九十七种。在那期间,涌现出许多后世闻名的大制卡师,如罗齐、切莫西赫等等。而天攸联邦的卡片理论随着摩哈迪域和百渊府正常建交而传入两域,两域杰出之辈迅速吸纳,并根据他们本域的特色,发展出适合他们两域的独特卡片理论。于是卡片理论体系进一步被补充扩大,而新卡片更是层出不穷。那是一个辉煌灿烂的时代,是一个令无数人为之深深向往的时代。不过,想要知道一张卡片到底是有什...

2019-07-09 10:04:57

猛鬼公司小说[倔强的草履虫]在线试读

李择咬咬牙,拿起自己的任务手机,虽然害怕,还是点开了微信。周天和萧凡也点开自己的微信,里面也是一样只有“鬼”这个好友。李择的微信上,显示好友“鬼”有一个未读信息。看着周天也没有好脸色给自己,李择这才意识到,这几个在公司里看着还算和气的人,其实并不那么友善,想要活命还得靠自己。微信中只有一个好友,网名就叫做“鬼”,而鬼的头像,正是一个穿着校服,长发披肩,坐在教室里的背影,和那个监控屏幕上所显示的正好一样。“亲爱的阿明,最近还...

2019-07-09 10:04:57

盗墓笔记重启之极海听雷小说[南派三叔]在线试读

我们把那个传达室里的所有东西,全部都运回了铺子里,包括那具尸体。王盟都惊了,“老板你不从良了么?这是什么墓里出来的,怎么看上去比咱们买的货还不值钱。”录音带数量远比我想的多,而且有正反两面,几乎都是各种戏曲和儿歌,能看出他是用别人用过的废带子翻录。应该生活比较困难。由此我也大概猜出来,三叔和他之间的关系后面应该是疏远的,因为三叔富的很早,一定会接济。第五章 杨大广胖子把尸体和椅子一起打包,包了一辆搬家公司的车,一路咣当咣当连夜开回杭州。我把我的里屋东西整箱整箱的全部堆到前屋里,塞在...

2019-07-09 10:04:57

我的鬼尸新娘小说[潜心梦徒]在线试读

“咳咳咳,咳咳咳。”这女人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了,看起来至少八十多岁,我微微皱着眉头,因为我的父亲如果还活着也才四十岁而已,这乡下都很早结婚生子,如果这人是我奶奶她岂非四十多岁才生下我的父亲么?我想,我至少要拿出那一封书信跟老夫人证明一下我就是他的孙子,可不等我拿出书信老夫人便用力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不该回来,不该啊。”浓浓的茶香飘来,我们几个也确实口干舌燥,端起茶杯便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感觉整个人都爽快了不少。一杯茶下肚,内堂里便传来了咳嗽声,紧接...

2019-07-09 10:04:57

天蛇传奇小说[涂沐]在线试读

她,羞愧万分。她起初还怀疑是乔月明事先教他那么说的,把乔月明一顿骂。可后“现在不是,两年后就不就是了嘛!”乔月明说道:“你小文弟弟要比你小四岁,他刚出生的时候就得了病,发烧感她也并没有想过自己将来会再嫁给乔月明。此言一出,全家闹了个大红脸,尤其是来知道并不是那样,乔家人问那个四岁的小孩为什么那么叫,他竟然不耐烦地说:来越厉害,眼看就要病死了,你月兰姑姑没有办法,只有含着眼泪把他抱回了家。不哭……看着他那个样子,真的是让我们全家都心疼得难受。可...

2019-07-09 10:04:57

旧楼幽魂小说[qiuxinxin]在线试读

我刚想回答,走廊尽头突然传来“嘻嘻”的轻笑,笑声轻柔娇俏,不过这时衬着这阴森可怖的旧楼,格外令人心寒。“是谁啊?谁在那?”齐震一边问一边大步走过去,我和常青也只好跟过去。储藏室本来就在走廊末端,走了几步就已经是尽头了。眼前是一堵厚厚的水泥墙,连窗户也没有,空荡荡的,哪里有什么人?“咦?没人!那刚才是谁在笑?”齐震蹭了蹭鼻子,疑惑地走近墙壁,伸出手想去敲敲它。“别动!”常青突然一把拉住他,语气很紧张。站在常青身后...

2019-07-09 10:04:57

青川夜物语小说[菡萏]在线试读

“你放我回去好不好?”大着胆子再要求一次。这就是妖怪的逻辑吧。更多精彩图书尽在---逐浪原创文学 (http://www.zhulang.com)萦若摇摇头,说不怕是假的,毕竟他对自己做过那么过分的事情,但是试着不怕他或许并不很难。“那你留下来好不好?”“不行,”晴雾不悦的欺身拉过她来,“我要和朱吞说把你留下来,你就是我的了。”青川府的妖怪,一入夜便喧闹了起来,萦若忙着给他们张罗吃的,一众妖怪都围着她,一边吃东...

2019-07-09 10:04:57

一本神经小说[茅十七]在线试读

牛郎如何失去织女的心俗话说时间和距离是爱情的杀手,织女独守空房,一年到头只和牛郎见一次面,时间一长感情肯定会变淡。织女本是天上地下有名的美人,《淮南子·俶真训》里有段话,相当于神仙版的《我有一个梦》,讲当上神仙后会非常之爽,到底有多爽呢?书里举的例子是:“使风雨,臣雷公,役夸父,妾宓妃,妻织女,天地之间何足以留其志!”织女要是当老婆的话,宓妃也只能当小妾,这宓妃可不是普通人,她就是那个“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的洛神,可见织女的魅力。这样一位单身美...

2019-07-09 10:04:57

鬼眼新娘小说[青鸟]在线试读

病房的门开了,有个穿白色大褂的姐姐进来:“李丽老师吗?”“我是!”老师站了起来。“你的电话,校长打来的。”老师跟着白褂子姐姐出去了。我发呆似的盯着天花板,我知道:一切都晚了!两天以后,老师带着我参加我们三(五)班的集体葬礼,她哭的很伤心,我的难过不亚于她,但是奇怪,那天我却一滴眼泪也哭不出来。背后有石子朝我扔过来,砸在身上很疼。我回头,是林月,我班上的学习委员。这场车祸的唯一幸存者。原来的她,很漂亮,也很骄傲,可是现在&mda...

2019-07-09 10:04:57

达尔文的阴谋小说[[美]约翰·丹顿]在线试读

无数贤教明师向他饥渴的大脑输灌有关大自然的知识和理论以及——情感。那就是为什么塞奇威克的话如此具有启迪性。他很有浪漫气质——他曾讲起和朋友威廉·华兹华斯在湖区山间漫步的故事——而且使破解大自然之谜的研究变得那么充满激情。在威尔士时,他热衷于探询地质构造。他曾怀着极大的兴趣搜集石块,把它们塞进黑色长外套鼓胀的口袋里,然后举起双臂指着高高的树冠开玩笑说,他需要这样的重量“以使我站立在这美不胜收的大地上&rdquo...

2019-07-09 10:0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