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鬼尸新娘小说[潜心梦徒]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咳咳咳,咳咳咳。”这女人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了,看起来至少八十多岁,我微微皱着眉头,因为我的父亲如果还活着也才四十岁而已,这乡下都很早结婚生子,如果这人是我奶奶她岂非四十多岁才生下我的父亲么?我想,我至少要拿出那一封书信跟老夫人证明一下我就是他的孙子,可不等我拿出书信老夫人便用力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不该回来,不该啊。”浓浓的茶香飘来,我们几个也确实口干舌燥,端起茶杯便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感觉整个人都爽快了不少。一杯茶下肚,内堂里便传来了咳嗽声,紧接

我的鬼尸新娘小说章节试读

[恐怖灵异] 《我的鬼尸新娘》作者:潜心梦徒【完结】

内容简介

我的太奶奶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有标准的三寸金莲,而太爷爷当年爱上的是一个卑贱的戏子,太奶奶派人把对方给杀了,挖去双眼割其舌头,从此可怕的阴霾便笼罩在家族之上……

我叫铭扬二十岁,是南屿大学艺术系大一的学生,在父亲死后孤独无依,二十岁生日当天铭扬打开了一封古老的信。

死亡的气息如瘟疫一般蔓延,早知道会这样,便不该贪图那一笔财产,把自己的一生都改变了。

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在恐惧中我冷静下来试图将谜团打开……

第一卷 身世之谜

第一章 违背遗愿

我叫铭扬今年二十岁,是南屿大学艺术系大一的学生,今天是我二十岁的生日,也是我的父亲死去一周年的忌日。

我不知道他是有多么的恨我才会选择在我生日的那天跳楼自杀,让我原本就压抑的生活变得更加凝重。

手中的相册被我用力的摔在了地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相册里却滑落出了一封信,泛黄的信封尤为扎眼。

我微微蹙眉捡起地上的信封,上面的寄信地址是“冥河村一百四十四号铭宅”收信人是铭老夫人。

我知道所谓的铭老夫人就是我的奶奶,我自小跟父亲来到城里,对奶奶和冥河村没有一点印象。

陪伴着我长大的除了父亲就是那些父亲带回来的乱七八糟的女人,我的童年除了孤独便再无其他。

现在父亲死了我便成了孤儿,他留给我的几万块钱也被我挥霍光了,现在的我全身就只剩下六百多块钱。

我眯着眼睛看着信封,想要打开脑海中却想起了老头子自杀前喃喃自语说的话,他说千万别回去,还让我快跑,说那个人还是找来了。

我不知道他说的人是谁,只当他是喝多了。

这信封一看就是有些年头的,我拆开上面的日期居然是十五年前的日期,看来是爸爸带着我刚刚来城里的时候和奶奶的通信。

我打开信封里面没有信纸,却出现了一撮头发,那是女人的长发,我吓的双手一颤立刻将信封丢在了地上。

“啪”的一声,电灯暗了,房里瞬间陷入了漆黑,一撮头发从我的脸颊拂过,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

不会吧?难道老头子口口声声说的那个人是鬼?我后退了一大步心中又马上想到,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呢?

我是一个无神论者,所以根本就不相信。

“格格格!”

“谁?”

我的手微微颤抖,一个红色的影子从我的面前飘过,我咬了咬牙难道这世上真的有鬼?不,不可能。

“哒哒哒”

是高跟鞋的声音,清脆而悠扬,我皱着眉头顺手拿起了桌上的水果刀便朝着公寓大门的方向走去。

那个影子消失了,我正要松一口气,门铃却响了起来。

我的心紧紧的绷着,父亲去世之后这里再也没有外人来过,会是谁?我从猫眼往外看,却看到了一只红色的瞳孔。

“啊啊啊啊!”我整个人都往后一倒,便摔在了地上。

“咔嚓”一声,门被打开了,我拼命的往后退,手中还不忘拿着水果刀拼命的挥舞着,而紧接着传入我耳中的却是生日快乐歌。

“亲爱的,祝你生日快乐。”

我的女朋友孙菲菲手中捧着蛋糕出现在我的公寓门前,我看着那蛋糕的烛光就好似看到了鬼火一般。

我的好哥么孙志茂和张健楠看到我瘫坐在地上一脸的惊恐便露出了贱笑:“哈哈哈,快拍下来,快拍下来,瞧给他吓的,马上发微博啊。”

“该死的孙子。”我不悦的起身拍了拍衣服,人吓人吓死人,这些人今天都说没空我早该猜到他们是要给我一个惊喜了。

“别总是孙子孙子的叫。”孙子很是不满,不过这么多年我已经叫习惯了,我让他们把电闸打开,便把大家请到家里来了。

孙菲菲依偎在我的怀里,那凹凸有致的身体紧紧的贴着我的后背,还时不时冲着我娇笑。她这样的笑容,想必没有任何男人可以拒绝。

心中的火气顿时消散了一大半,孙子捡起了地上的信封,问我这是什么东西,并且还扬了扬手中的信。

我瞬间瞪大了眼眸,刚刚我打开的时候分明就没有信啊?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一把夺过信封仔细看了起来。

里面写的是我的生辰八字,还有一个血手印,这是什么意思?

孙子将信从我的手中夺过丢在了一边,便让健楠将准备的酒拿了出来,我们四个人开始豪饮。

孙子看着我的公寓便问我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这公寓下个月就要拆迁了,我一时间还真的就没有地方去了。

索性这房子拆了我也能得到一笔钱,我喝了一大口酒,说走一步看一步。

“亲爱的,你之前不是说你们铭家在乡下是大户人家吗?你爸爸去世了,你又是你们铭家唯一的孙子,那铭家的财产?”菲菲那粉嫩的小脸贴在我的手臂上,轻轻的磨蹭着。

我一怔,便摇了摇头,告诉菲菲老头子不让我回去,再说了乡下的大户能有多有钱?

“铭扬这就是你见识浅薄了,你没看电视啊,现在乡下不比城里差,说不定你一去就成了衣食无忧的大少爷了。”孙子吞了一大口酒,笑嘻嘻的对我说。

我承认,这一刻我是对金钱动心了,这一年来我把老头子剩下的钱全部都花在了菲菲的身上早就已经手头紧了。

如果真的能和孙子他们说的一样,那还真的不妨试一试,如果只是一个破落户最多我们再回来好了。

再说了,我父亲的死讯我还是要告诉我奶奶的。

犹豫再三我便点了点头,那一夜我们彻夜狂欢,一直到凌晨我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在睡梦中,我隐隐约约听到两个人的对话。

“这是最后一次,要是他没钱我立刻就跟他分,要是有我就拿上钱跟你远走高飞。”

这声音真耳熟,只可惜我的眼皮沉重的很,根本就睁不开也看不清到底说话的人是谁。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我和孙子躺在沙发上,菲菲和张健楠已经不见了。说实话,我不怎么愿意菲菲和张健楠在一起,张健楠虽然是我的哥么,但是太花心了,看到漂亮女孩他就会毫不犹豫的下手。

之前孙子的女人就被他撬走过,不过兄弟打一场最后还是合好了。

但是菲菲对我而言却很不一样,我的父亲死了,她现在就是我唯一的亲人。

“铭扬你醒啦?我和健楠去准备了行李,我们今天晚上就出发吧,我查过了晚上五点有一班火车是去冥河村的。”菲菲的脸上洋溢着笑容。

她那长长的卷发披在肩膀上,那笑容在阳光下显得那般的灿烂,我原本酒醒了便想对菲菲说还是不去了。

毕竟我父亲之前对我说过,这辈子我都不要回铭家。

我虽然跟他不合但是他毕竟是我的父亲,我的心里多多少少还是不愿意违背他的意思。

“铭扬,走吧。”菲菲朝我跨了一步,身上那淡淡的香水味好闻极了。

看着菲菲如此有兴致,我便起身随随便便收拾了行李,带上信封大家便向着火车站出发。

一路上,我都一声不吭,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沉甸甸的很是难受,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一般。

孙子靠在车座边上闭着眼睛,想必是昨晚喝多了,张健楠正殷勤的给菲菲把一瓶饮料打开。

不知道的人一定会以为他才是菲菲的男朋友,我憋着气将目光看向了窗外,窗外阴沉沉的好像马上就要下雨了。

我们大家到火车站就已经是中午四点,急急忙忙买了火车票大家便坐在候车厅里等候着火车。

我看着晦暗的候车厅便皱起了眉头,偌大的候车厅居然就只有我们四个人,我坐在椅子上看着外面的暴雨,便开口对菲菲说还是不要去了。

菲菲一听立马就跟我急了:“铭扬,你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既然已经决定了就不要再反反复复的改变主意。”

我不再说话,菲菲便冲着我讨好的笑了笑,小心翼翼的拉着我的手:“铭扬,我是你的女朋友,我这跟你回去也算是见家长吧?”

我叹了一口气,话都说道这份上了,我还能说什么。

五点十分,我们上了绿皮火车,菲菲显得非常的兴奋,而我却惴惴不安。

一向都非常活跃的孙子也郁郁寡欢,张健楠给大家买了泡面,笑嘻嘻的给菲菲泡好殷勤的给菲菲递了过去。

把我这个男朋友该做的事情都抢光了,我只能是坐在一边干看着,就好像我才是一个外人。

我扭过头,孙子掏出了事先准备好的扑克牌开始跟我打牌打发时间。

这期间菲菲和张健楠一起看着平板电脑,嘻嘻哈哈有说有笑的,我努力的想要无视,但是最后还是忍不住对张健楠说让他跟我换一个位置。

从上车开始他便坐在菲菲的身边,是不是的还拍拍菲菲的手背,如果他不是我为数不多的哥么我早就挥拳头揍他了。

为了这几年的兄弟情意,我已经是一忍再忍,他如果还不懂得适可而止的话,那我便真的要不客气了,张健楠冲我笑了笑便乖乖的跟我换了位置。

此刻,窗外天色已经漆黑,我们各怀心事,大家都不知道,我们这是踏上了死亡之旅,从这一刻开始我们所有人的命运都将被改写。

第二章 红衣新娘

火车一夜的颠簸,我这个人睡觉本就不安稳,听着隆隆声我压根就睡不着觉。

“哒哒哒”

这是什么声音?我皱起了眉头,看了看身边这几个早就已经熟睡的人,心中便有些疑惑,难道车上还有比的乘客吗?

我起身看了看四周,并没有看到任何人,便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结果刚刚才坐下便看到孙子的身边居然坐着一个红衣的女人,她低着头长长的乌发挡住了她的脸,我的心跳的飞快。

心中莫名的有一种感觉,这个女人变是我在公寓时看到的那个女人。

我的手已经握成了一个拳头,我很想叫出声来,但是我却吓的一声都不敢吭。

忽然从那女人的口中传出一句可怕的怪腔:“情郎何处来,妾等数余载,独醒空对月。”

这和电视里的京剧很像,我正愣神,那女人“嚯”的抬起头来,我的天哪我真切的看到了她的那张脸。

我吓的差点昏厥,她那惨白的脸上居然没有眼睛,两个大大的黑色窟窿在流血,嘴角却还带着诡异的笑容。

“呼呼呼。”我的呼吸变得无比的急促,她的脸迅速的向我逼近,那长长的指甲从我的脸颊划过。

“桦叶,你为何现在才回来?为何现在才回来?我一直在等你,一直在等你!”她一边说着,一边加重了手中的力道,那长长的指甲嵌入了我的肉里,冰冷刺骨。

“不要,不要!”我大声的叫喊着。

“啪啪啪。”

我的脸上被人用力的拍打着,我睁开眼迷迷糊糊的便看到了一束光,紧接着便看到孙子他们用惊诧的目光看着我,问我怎么了。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原来又是噩梦。

不过火车已经停了,而且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两点多,没有想到我居然还这么嗜睡。

我们大家已经到了离冥河村最近的十里镇了,我们今晚就在十里镇休息一个晚上,第二天再出发。

这十里镇虽然古色古香,不过我早就已经没有了兴致了,我找了一家小旅店便住下了。

这店里的老板看到我们是外地来的,还特地送给我们一人一个平安符,孙子一看便推到了男老板的面前。

“老板,我们不要。”现在很多黑店都做什么捆绑销售,谁知道这一个平安符要多少钱啊?

到时候说不定就会被人狠狠的坑一顿,那老板抬起头冲着我们笑了笑说:“年轻人放心不要钱的,拿去吧保平安的。”

说完他便低下头继续忙活着他的事情,我们大家面面相觑,这还真的是稀奇了,这还是第一次遇到住旅店送平安符的。

算了,不要钱的就暂时收下,孙子说了一句谢谢便将平安符放在了包里,老板看了一个劲的叮嘱我们要快点戴上。

孙子敷衍的点了点头我们便朝着楼上走去,我和菲菲一个房间,孙子和张健楠一个房间。

一把房门关上,我便将菲菲给抱在了怀中,这段时间菲菲和我已经单独相处了,现在好不容找到机会自然是要好好的燃烧一把。

而菲菲却一反常态的将我推开,口中娇嗔的说她今天不方便,我一听心中顿时凉了半截。怎么会这么巧这个时候不舒服啊?

我伸出手试探性的想要继续,以为菲菲是欲拒还迎,可菲菲却警惕性的往后退了一步很肯定的跟我说不行。

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便郁闷的坐在了床沿上,菲菲讨好一般的朝着我靠近,娇滴滴的靠在我的肩膀上。

我拍了拍菲菲的香肩便让菲菲早点休息,我们明天就要做客车去冥河村了,还不知道即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子的场景。

菲菲乖乖的睡着了,而我躺在一边辗转反侧却怎么也无法入眠。

“情郎何处来,妾等数余载……”

这京剧的唱腔让我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脑海中立刻浮现出那可怕的女人面孔,难道那不是梦?

我吞了吞口水目光停留在了窗帘上,那窗帘在风中剧烈的摆动着,忽然我看到了一双红色的绣花鞋赫然出现在了窗帘布下。

那鞋子在黑暗的屋里也显得尤为的扎眼,我站起身,快步走了过去拿起地上的红色绣花鞋仔细的看了看这是一双小脚女人穿的鞋,上面绣的是鸳鸯戏水。

我一个大男人虽然不懂什么刺绣,不过也看的出来这绣工真的是一流的,鸳鸯绣的栩栩如生好像活的一样。

“桦叶,你说我好看吗?”这声音好像是从远处传来的,又好像是在我的耳边,一阵青烟起,朦朦胧胧间我看到一个古老的房间,这房里的家居全部都是木质的。

雕工细致讲究,我站在一张盖子红色喜补的桌子前,看到一个女人背对着站着。

她穿着一身正红色的绸缎,那样的鲜艳那样的动人,长长的黑发让人看了就忍不住要伸出手轻轻的抚摸一番。

我觉得这个女人我好像认识,她一出现,我的心就开始狂躁不安的跳动了起来。

“桦叶,你怎么不说话?我好看吗?”那女人转过身来,我看到她那清丽可人的面容,和纯美清澈的眼眸整个人瞬间就陶醉了。

这也太漂亮了吧,简直就是一个仙女啊。

而且就这样的书卷气一般的女人根本就不可能有,她冲着我抿嘴一笑,便朝着我走了过来。

伸出那白皙的手,小心翼翼的为我将身上的袍子给结下,我这才从对面的铜镜里看到自己居然是穿着一身古代的袍子,而且还留着八字胡,看起来非常的成熟。

我这一定是在做梦吧?不过要真的有这样的如花美眷,又有多少人愿意醒过来呢?我盯着眼前的女人,柔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的话一出口,那女人的手便僵住了,她的肩膀开始剧烈的抖动了起来,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她居然开始呜咽啜泣。

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美女,我心中自然是乱糟糟的,我吞了吞口水看着她,问她怎么了。

她听了之后便声音沙哑的低声道:“你就连我叫什么都忘记了?桦叶,难道真的如那毒妇说的,你从未爱过我?”

女人的哭声越来越大,她猛然抬起头来,那张绝美的面容变得狰狞可怕,原本白嫩嫩的手也变的枯竭。

完结恐怖灵异小说作者潜心梦徒《我的鬼尸新娘》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我的鬼尸新娘小说[潜心梦徒]在线试读

“咳咳咳,咳咳咳。”这女人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了,看起来至少八十多岁,我微微皱着眉头,因为我的父亲如果还活着也才四十岁而已,这乡下都很早结婚生子,如果这人是我奶奶她岂非四十多岁才生下我的父亲么?我想,我至少要拿出那一封书信跟老夫人证明一下我就是他的孙子,可不等我拿出书信老夫人便用力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不该回来,不该啊。”浓浓的茶香飘来,我们几个也确实口干舌燥,端起茶杯便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感觉整个人都爽快了不少。一杯茶下肚,内堂里便传来了咳嗽声,紧接...

2019-07-07 10:05:13

天蛇传奇小说[涂沐]在线试读

她,羞愧万分。她起初还怀疑是乔月明事先教他那么说的,把乔月明一顿骂。可后“现在不是,两年后就不就是了嘛!”乔月明说道:“你小文弟弟要比你小四岁,他刚出生的时候就得了病,发烧感她也并没有想过自己将来会再嫁给乔月明。此言一出,全家闹了个大红脸,尤其是来知道并不是那样,乔家人问那个四岁的小孩为什么那么叫,他竟然不耐烦地说:来越厉害,眼看就要病死了,你月兰姑姑没有办法,只有含着眼泪把他抱回了家。不哭……看着他那个样子,真的是让我们全家都心疼得难受。可...

2019-07-07 10:05:13

旧楼幽魂小说[qiuxinxin]在线试读

我刚想回答,走廊尽头突然传来“嘻嘻”的轻笑,笑声轻柔娇俏,不过这时衬着这阴森可怖的旧楼,格外令人心寒。“是谁啊?谁在那?”齐震一边问一边大步走过去,我和常青也只好跟过去。储藏室本来就在走廊末端,走了几步就已经是尽头了。眼前是一堵厚厚的水泥墙,连窗户也没有,空荡荡的,哪里有什么人?“咦?没人!那刚才是谁在笑?”齐震蹭了蹭鼻子,疑惑地走近墙壁,伸出手想去敲敲它。“别动!”常青突然一把拉住他,语气很紧张。站在常青身后...

2019-07-07 10:05:13

青川夜物语小说[菡萏]在线试读

“你放我回去好不好?”大着胆子再要求一次。这就是妖怪的逻辑吧。更多精彩图书尽在---逐浪原创文学 (http://www.zhulang.com)萦若摇摇头,说不怕是假的,毕竟他对自己做过那么过分的事情,但是试着不怕他或许并不很难。“那你留下来好不好?”“不行,”晴雾不悦的欺身拉过她来,“我要和朱吞说把你留下来,你就是我的了。”青川府的妖怪,一入夜便喧闹了起来,萦若忙着给他们张罗吃的,一众妖怪都围着她,一边吃东...

2019-07-07 10:05:13

一本神经小说[茅十七]在线试读

牛郎如何失去织女的心俗话说时间和距离是爱情的杀手,织女独守空房,一年到头只和牛郎见一次面,时间一长感情肯定会变淡。织女本是天上地下有名的美人,《淮南子·俶真训》里有段话,相当于神仙版的《我有一个梦》,讲当上神仙后会非常之爽,到底有多爽呢?书里举的例子是:“使风雨,臣雷公,役夸父,妾宓妃,妻织女,天地之间何足以留其志!”织女要是当老婆的话,宓妃也只能当小妾,这宓妃可不是普通人,她就是那个“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的洛神,可见织女的魅力。这样一位单身美...

2019-07-07 10:05:13

鬼眼新娘小说[青鸟]在线试读

病房的门开了,有个穿白色大褂的姐姐进来:“李丽老师吗?”“我是!”老师站了起来。“你的电话,校长打来的。”老师跟着白褂子姐姐出去了。我发呆似的盯着天花板,我知道:一切都晚了!两天以后,老师带着我参加我们三(五)班的集体葬礼,她哭的很伤心,我的难过不亚于她,但是奇怪,那天我却一滴眼泪也哭不出来。背后有石子朝我扔过来,砸在身上很疼。我回头,是林月,我班上的学习委员。这场车祸的唯一幸存者。原来的她,很漂亮,也很骄傲,可是现在&mda...

2019-07-07 10:05:13

达尔文的阴谋小说[[美]约翰·丹顿]在线试读

无数贤教明师向他饥渴的大脑输灌有关大自然的知识和理论以及——情感。那就是为什么塞奇威克的话如此具有启迪性。他很有浪漫气质——他曾讲起和朋友威廉·华兹华斯在湖区山间漫步的故事——而且使破解大自然之谜的研究变得那么充满激情。在威尔士时,他热衷于探询地质构造。他曾怀着极大的兴趣搜集石块,把它们塞进黑色长外套鼓胀的口袋里,然后举起双臂指着高高的树冠开玩笑说,他需要这样的重量“以使我站立在这美不胜收的大地上&rdquo...

2019-07-07 10:05:13

旗门之凤鸣山小说[天王90]在线试读

杨冰的失忆是在阴无极的阴魔力和她自己的心智愿力之下造成到处,有谢丽的照顾,卫飞也就放下心来,但谢丽身怀“水云间”心法一事,却使得旗门的历史,更加错综复杂和神秘莫测。灵宝门谢甘明所引发的“三龙大遁”,目前还不知道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但有一点可以想象的出,以灵宝门如此几乎算无遗策的手段,这一局是否就此结束了那?这是谁也不能肯定的。只是没想到刚一入湘西,便恰好卷入了凤凰派和蛊神门停战十年后,再起纠葛,孙溪私约庄圣。而凤凰派术法的神秘,即使是旗门中也少有记载,所以陈...

2019-07-07 10:05:13

鬼蛊邪术小说[子午石]在线试读

[恐怖灵异] 《鬼蛊邪术》作者:子午石【完结】 8月的南京热得出奇,我左手手臂上长了一大片皮癣,每逢天气一热,就奇痒无比,还好看上去基本上没什么异状,和普通皮肤差别不大,不会影响...

2019-07-07 10:05:13

碎便士小说[艾西恩]在线试读

“好像没有,她坐上了那位先生的车子。”……----------------------------------------------------“络丽那天开车了吗?”这话说完,屋里的空气霎时变得异常紧张,只有天真的玛拉小姐焦急地揉搓着衣服的前襟,“菲尔小姐她怎么了……沃勒先生,你倒是说话啊……”“我说不好。”“那是...

2019-07-07 10: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