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蛇传奇小说[涂沐]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她,羞愧万分。她起初还怀疑是乔月明事先教他那么说的,把乔月明一顿骂。可后“现在不是,两年后就不就是了嘛!”乔月明说道:“你小文弟弟要比你小四岁,他刚出生的时候就得了病,发烧感她也并没有想过自己将来会再嫁给乔月明。此言一出,全家闹了个大红脸,尤其是来知道并不是那样,乔家人问那个四岁的小孩为什么那么叫,他竟然不耐烦地说:来越厉害,眼看就要病死了,你月兰姑姑没有办法,只有含着眼泪把他抱回了家。不哭……看着他那个样子,真的是让我们全家都心疼得难受。可

天蛇传奇小说章节试读

[恐怖灵异] 《天蛇传奇》作者:涂沐【完结】

第一章 往生之花

接连十几天的大雨,这沿江城的江水终于暴涨了起来;只要西江的堤坝一没,

这四面维谷的小县城就会有一场灭顶之灾。全城的男女老少和驻地官兵没白天没黑

夜地守在江坝上,对着浑浊的滚滚浪花哭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沿江县不通火车,

而那通往外界的几条盘山路不是被泥石流冲垮了,就是被汹涌的江水切断了桥梁。

谁也没有想到这长白山腹地一向风调雨顺的林区,竟然赶上了这百年不遇的山洪!

从来没有准备的几万口子人一下子就傻了眼,而且因为江水涨的太快,从省城调来

的救援的一个师团根本进不来,远远地驻扎在几十公里外的镇子里;沿江县的老百

姓盼得望眼欲穿,可也只等来了几架在灰蒙蒙的天空下盘旋了几圈接走了县委书记

和几个县长几家子人的直升机。

县城虽然还在,但县城周围地势较低的村落和人家却是在劫难逃,大水活吞了

近一百多户人家,站在江堤上的人亲眼看见漂在水浪中的房梁、家具、牲口的尸体,

还有一个洗衣用的大木盆卡在大树上,远远从里面传来小孩的啼哭,整整两天两夜

才没了声息。

张老师一家放假到乡下来探亲,他带着自己结婚五年却一直没有生育的妻子到

沿江县郊区的搓草山顶看他八十六岁的姥姥。一家子人唠到天黑回不去了,就在这

山顶的小土房里的大炕上过夜。天黑后惊雷阵阵,一觉醒来山脚下目光所及之处,

已是浊浪排空,前无可投,后无退路。这山顶为数不多的几家人都聚集在一起。心

惊胆寒地见那江水一分一毫地往上涨,每个人心里都在盯着那一阶阶的石板路,只

要水面漫过一个台阶,那边心头的肉就被揪一下子。男人们蹲在房檐下抽闷烟,女

人们抱着小孩脸发绿。

张老师这次回来不仅仅是探亲,他和自己的两个大舅哥不甘心一辈子在学校里

当穷教员,想回到乡下搞药用植物的开发。还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主修生物学的张

老师就一直偷偷搞着自己的研究,他深知,蕴藏在长白山大森林里无穷的动植物资

源有着无可限量的经济价值,随着四人帮的倒台和国家政策的变革,张老师以他特

有的敏感的预知力感到科学的春天要再次来临到这片古老的土地。他和自己妻子的

两个弟弟筹借了一笔钱,要在老家里搞一个人参深加工的基地,这在刚刚踏入八十

年代的中国知识份子中是及罕见的大胆与远博的行为。可是正当一切都已经办妥当,

正打算看望一下亲戚就打道回府的时候……一场天灾却来玩弄他的生死。

张老师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只坚持了一上午就没电了,他讲一些无关紧要的话

和轻松的事情想让大家放松,可是除了他自己的妻子这群农民谁也听不懂他的幽默,

他感到很无助。吃了一点午饭之后,他也不说话了。张老师的妻子乔月兰在哄着邻

居家的小孩,而上了年纪的姥姥却很镇静地在炕头上打磕睡。中午之后雨没有再大,

可也没有变小;张老师无聊地站在门口望着西南方水雾中黑蒙蒙的山峰发呆,他忽

然想起姥姥在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讲的故事,也是一个在沿江县广为流传家喻户晓

的传说。

说在江的对面的深山里,有一个大石砬子叫“鬼脖子山”,那里面有一条修练

千年的老蛇精,在沿江县还是旗人的村落的时候就出来害人,每年都要吃一对童男

童女,不给就让江里发大水,后来老百姓被逼的没有办法,就派人到船厂(注A)请

回来一个倒腾参的老客,那个老客是张天师的后人,懂得一些驱邪斩妖的法术。喝

了兑了黑狗血的酒后,老客领着一群年青力壮的小伙子带着灯笼火把连夜爬上了鬼

脖子山,找到了草窠子里的蛇洞,放火点着了一大堆烟叶子把那千年老蛇熏了出来。

一番血战后老客却没打过道行高深的蛇精,反而被蛇缠住了腰,眼看就要被蛇吞到

肚子里的时候,那老客身子一抖,藏在他身上的一棵龙颅头参掉了下来。,那是他

花了三千两银子从一老参把式(注B)那里收来的,真真正正的百年宝贝六品叶(

注C),传说吃了以后可以脱胎换骨,坐地升仙;那大蛇一见龙参立即甩身把老客

撇出去几丈远,叼了龙参回洞去了。大家从烂泥塘子里拖出来摔得半死的老客,吓

得匆忙回了村子。那老客丢了宝贝,又被大蛇一吓,急火攻心半夜里吐了几口血,

大病三个月;那蛇精虽然没有再出来,村子里的人却吓的大白天都不敢出门。没想

到那老客一天晚上突然发梦,见到一个清瘦的年轻公子对他说:我本来是天池里修

炼一千九百年的天蛇,本来还要再要一百道行才可以成仙,但是因为吃了你的龙参,

免了一百年的天雷地火冰霜雨雪之苦,从今以后我不但不再下山骚扰村民要童男童

女,而且那天的烧房毁屋之仇也都不算了,而且三百年之后我有一劫要到人间走一

趟,到时候我会托生到你家为你添丁旺族延香续火,报答你的恩情,为了立下凭据

我在江头上载了一棵松树,宿世因缘,天雷为数,辰时三刻,树倒人来,说完转身

出门。老客醒来出了一身热汗,病也好了。这时候他听见外面的村民惊叫,赶出去

一看。只见半空里红光一闪,一条丈许的模糊不清的物事飞到了云彩里,一个炸雷

之后就不见了。

从此那蛇精果然不再作乱,这村子依山傍水,年年风调雨顺。老客再也没离开

那里,活到九十岁病终的时候,江边石砬子上的一棵青松已经遮天避日。后来这附

近的村民都传说那蛇精成了仙,被天上派来守这江的水脉,好让老百姓安居乐业。

老百姓把蛇精的事迹越传越神,后来也不叫蛇精了,改名叫蛇仙。那蛇洞附近的山

地也被当成神迹保护起来,逢年过节初一十五还有人来烧香许愿,据说灵验无比。

张老师想着想着这些儿时就总听大人讲起的传说,不禁陷入了连篇的遐想中,

暂时忘却了脚下的大水与被困的焦急与烦恼,脸上竟然浮现出一丝笑意。他的妻子

见了,不由得吃惊,走过来拉了他一下,问道:“你怎么了?不是吓傻了吧?”

张老师回头笑了一下,问她:“月兰,你小时候有没有听过咱们这里蛇仙的故

事啊?”

月兰一愣,也笑了,“怎么没有啊,你知道杨靖宇在组织抗联的时候,还被蛇

仙救过一命呢。”

“啊?连它也知道抗日?”张老师笑了,又下意识地朝那片深山望去。

“可不是,听我妈妈讲,有一年秋天,杨司令为了躲鬼子追击,带着一个小分

队藏在了咱们县里附近的一个小村子里。可是半夜里不知道是谁走露了风声,鬼子

得了信儿,结果就派出来几百号伪军开始搜山。杨司令领着部下躲进了鬼脖子山,

天快亮的时候鬼子就把山给围上了,想要放火烧死抗联的战士。鬼子的小队长用汽

油浇透山下那一片树林子,刚一点火就烈焰冲天。杨司令和战士们被熏得没有地方

躲了,正在焦急的时候,突然天就阴了,几片云彩把山砬子给围上了,还没等鬼子

们反应过来,天就下了一场大雹子了,豆大的冰坨子那叫一个急,火一下子就被砸

熄了;鬼子放眼四周,天都是晴的,就自己人头上那一块有云彩下着雹子。小队长

气急了,他不信邪,就带了机枪和狼狗和不少人往山上撵杨司令。鬼脖子山很小,

这要是一遭遇杨司令肯定是打不过鬼子和手下的几百伪军的。大正准备和敌人拼死

一搏的时候,就听到半山腰传来鬼子的惨叫,真的是鬼哭狼号,惨绝人寰。抗联战

士亲眼见到从树上,石头缝里钻出成千上万的溜子(注D),大的小的,长的短的,

青的花的要多少有多少,吐着信子把鬼子咬的屁滚尿流。可是那些蛇就从抗联战士

的脚上爬过去的时候连看都不看一眼,可是见到鬼子就往死地咬,伪军和鬼子顷刻

间死的死伤的伤,哭爹喊娘地往山下跑,那鬼子小队长跑的最快,可是到了山脚下

却吓得没了魂,他见到前方正中间盘了一条挂了鳞甲的有二层楼那么高的大蛇挡住

去路,见了它好象笑了似的,没等鬼子小队长回过神来,一下子就张开大口整个把

他吞了下去,咋吧咋吧嘴卷起一阵腥风,飞砂走石间见了鬼子就吃。那大蛇领着无

数小蛇收拾了鬼子后,在东山头喷出一口大风,硬是把一片树林子给刮倒了,开出

一条小路来。杨靖宇带着手下的弟躲开了鬼子的大部队,沿着这条小路连夜撤回了

龙湾……”

月兰讲起故事来就象自己亲身经历般,听得他老公瞪大了眼睛说:“真的假的

啊?这是瞎编的吧!”

“你不信就拉倒。不过这个故事很多抗联的老战士都知道的,而且我小时候的

邻居老林叔跟过杨司令,他可是亲眼看见过的。”

“哼……”张老师心想,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最喜欢神话自己年青时候的经历

了,这样的故事未必可信。不过,这神秘的富饶的长白山大森林里,这样神奇的传

说就好象天上的星星,是数也数不清,说也说不尽的。他一直都深深地为自己能生

长这片古老的土地上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啊,雨又大了!”月兰从故事中把他拉回现实。这时候山头上的人都注意到

天空更加阴沉,云也更加密集。刚才的雨丝已经变成了雨线,再这样下去,对面的

江堤不用明天就会被淹没的。到时候沿江县的一半都要泡在水里了。

“下大了,咱们回屋子里去吧。”张老师轻轻地说。

“蛇仙啊蛇仙,你要是真那么灵,你就快来救救这几万老百姓吧。”月兰也望

向鬼脖子山,眼前是无休无止的雨水飞扬,只有半山头上的一棵老松树,默默无闻

地对望这脚下的滔滔江水,展示百年沧桑带给它的临变不惊。

回到屋子里姥姥已经醒了,她坐在炕上喃喃自语,大家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半

夜里张老师睡不着,听着窗外哗哗的雨声,忽然他的耳多里传来了一种奇异的声响,

好象是什么东西在水面上滑行,又象是火花在灯油里爆裂,他推了一下身旁的妻子,

小声说:“月兰,你听见了吗?”

“嗯,是不是有船来接咱们了?”月兰也没睡。

“不可能,要来早来了,也不会等到现在。”

“说不定外面的救援来了呢?咱们出去看看吧。”

“也好……”张老师想反正现在也睡觉不着,不如出去看看,那声音的确很象

船。

“你躺着吧,我自己出去就可以了。”张老师起身披上衣服。可是月兰没听他

的,也跟着起来。二人找出手电,打着伞出了们,刚一出们,天上“哄隆”一声炸

雷,紫色的光芒在黑漆漆的天幕上一闪,月兰吓的“啊”一声,躲进了张老师的怀

里。

两人怎么说也都是受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不会为自然现象所吓倒,在手电的

微弱光线里,而人相互扶持着一步步沿着青石台阶往江边走。月兰困惑地说:“今

晚上是怎么了,这几天都没见打雷啊,可是现在却打起来没完,一个接一个。”

张老师看向天空,只见雷声隐隐,此起彼伏。不时间有红色的黄色甚至青紫的

闪电划破天宇,使天空更加狰狞诡异。那炸雷声教人心一跳一跳的,不知道什么时

候就会来响一下。张老师夫妇而人好不容易来到了水边,手电照向远方,哪里有什

么船啊。除了奔流汹涌的水之外,什么也没有。可是耳边那种古怪的声响却是越来

越清楚,突然月兰说:“你闻没闻到什么味道,好香啊?”

“是啊。”张老师无意见将手电望地下一照,顿时惊呆,那山腰间竟然开了漫

山遍野的紫菀(注E),这本应该在深秋才绽放的花朵竟然提前一个多月在八月里

就盛开了;而且花数之盛,品种之全令人乍舌,张老师在上山来的时候没有发现到

这里会有那么多紫菀,此时此刻这连天的花朵仿佛凭空飞来一般,白色的,淡黄色

的,深紫色的,暗红色的,交织群簇,迎风摇曳;在不停闪烁的雷光电火下忽明忽

暗的山野里,更显得缤纷妖艳,匪夷所思。阵阵花香沁人心脾,氤氲聚散,仿佛间

此起彼伏,寻来处若有若无,张老师夫妇简直如置身如幻梦之中……

“天啊……这是怎么了……”良久二人才说出话来。

这时候天上的云层里发出了不安的轰鸣声,似乎在酝酿着一个巨大的惊雷。“

别看了,我们回去吧,我心里慌慌的,总觉得要出什么事情。”月兰拉着张老师的

胳膊说。

“好……”好字还没有说完,他们就听见江西北出的石砬子那里震天般暴了一

个雷。不自觉回头望去,但见那石砬上的百年老松头上闪出光芒来,一道蓝色的闪

电有如云中飞出的巨剑,瞬间把老树横里劈倒,火花四射中可怜的老树载进了江水

中,“扑通”一声溅出一道巨浪。

张老师夫妻吓呆了,今天亲眼见到的大自然力量的神奇与可怕,让他们此后一

生都历历在目。

“你看啊……”月兰颤抖着手拉拉张老师的袖子。让他往江里看去。张老师把

手电朝着妻子目光所投的方向指去……

狂暴的水流安静了下来,水上好象飘浮着一根大的树枝;可是理论上讲不通,

那么强的水应该把它冲走才对,可是那个黑黑的东西却缓缓地朝自己的方向漂来。

张老师等它靠近了一些,把手电的望那里一照,他和月兰都看见水下有两个电灯泡

大小的东西闪着精光,过了一小会儿,那东西动了,水花翻滚飕地钻出的半天高的

一个怪物,水泥管子般粗细,长满了青色的琉璃瓦一样的鳞片,它现在直立在水里,

半个身子耸在张老师二人的头顶,那先前看见的电灯泡分明是它的两只眼睛,学了

十几年生物的张老师也分不清它到底是龙是蛇,早已吓得筛糠般动弹不得,下巴挂

在了大腿上,哑了。

接下来张老师和那怪物的脸相对,他清楚地看见它的表情,如果蛇也会笑的话,

那一定就是这样了。

它长开了嘴,白森森的牙里交缠着血红色的信子……

再接下来张老师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他听见自己的脑袋摔在草地上的声音、昏

暗中水流的声音、山风穿梭在树林的声音,还有,一个小孩娇气的无理的在叫爸爸

的声音,他听出来,那是一个男孩子。

“起来了,起来了!!外面水退了啊!!”月兰的声音,张老师被她推醒,发

现自己躺在被窝里,衣服也没有穿。

完结恐怖灵异小说作者涂沐《天蛇传奇》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真实可信,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重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天蛇传奇小说[涂沐]在线试读

她,羞愧万分。她起初还怀疑是乔月明事先教他那么说的,把乔月明一顿骂。可后“现在不是,两年后就不就是了嘛!”乔月明说道:“你小文弟弟要比你小四岁,他刚出生的时候就得了病,发烧感她也并没有想过自己将来会再嫁给乔月明。此言一出,全家闹了个大红脸,尤其是来知道并不是那样,乔家人问那个四岁的小孩为什么那么叫,他竟然不耐烦地说:来越厉害,眼看就要病死了,你月兰姑姑没有办法,只有含着眼泪把他抱回了家。不哭……看着他那个样子,真的是让我们全家都心疼得难受。可...

2019-06-29 17:00:15

旧楼幽魂小说[qiuxinxin]在线试读

我刚想回答,走廊尽头突然传来“嘻嘻”的轻笑,笑声轻柔娇俏,不过这时衬着这阴森可怖的旧楼,格外令人心寒。“是谁啊?谁在那?”齐震一边问一边大步走过去,我和常青也只好跟过去。储藏室本来就在走廊末端,走了几步就已经是尽头了。眼前是一堵厚厚的水泥墙,连窗户也没有,空荡荡的,哪里有什么人?“咦?没人!那刚才是谁在笑?”齐震蹭了蹭鼻子,疑惑地走近墙壁,伸出手想去敲敲它。“别动!”常青突然一把拉住他,语气很紧张。站在常青身后...

2019-06-29 17:00:15

青川夜物语小说[菡萏]在线试读

“你放我回去好不好?”大着胆子再要求一次。这就是妖怪的逻辑吧。更多精彩图书尽在---逐浪原创文学 (http://www.zhulang.com)萦若摇摇头,说不怕是假的,毕竟他对自己做过那么过分的事情,但是试着不怕他或许并不很难。“那你留下来好不好?”“不行,”晴雾不悦的欺身拉过她来,“我要和朱吞说把你留下来,你就是我的了。”青川府的妖怪,一入夜便喧闹了起来,萦若忙着给他们张罗吃的,一众妖怪都围着她,一边吃东...

2019-06-29 17:00:15

一本神经小说[茅十七]在线试读

牛郎如何失去织女的心俗话说时间和距离是爱情的杀手,织女独守空房,一年到头只和牛郎见一次面,时间一长感情肯定会变淡。织女本是天上地下有名的美人,《淮南子·俶真训》里有段话,相当于神仙版的《我有一个梦》,讲当上神仙后会非常之爽,到底有多爽呢?书里举的例子是:“使风雨,臣雷公,役夸父,妾宓妃,妻织女,天地之间何足以留其志!”织女要是当老婆的话,宓妃也只能当小妾,这宓妃可不是普通人,她就是那个“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的洛神,可见织女的魅力。这样一位单身美...

2019-06-29 17:00:15

鬼眼新娘小说[青鸟]在线试读

病房的门开了,有个穿白色大褂的姐姐进来:“李丽老师吗?”“我是!”老师站了起来。“你的电话,校长打来的。”老师跟着白褂子姐姐出去了。我发呆似的盯着天花板,我知道:一切都晚了!两天以后,老师带着我参加我们三(五)班的集体葬礼,她哭的很伤心,我的难过不亚于她,但是奇怪,那天我却一滴眼泪也哭不出来。背后有石子朝我扔过来,砸在身上很疼。我回头,是林月,我班上的学习委员。这场车祸的唯一幸存者。原来的她,很漂亮,也很骄傲,可是现在&mda...

2019-06-29 17:00:15

达尔文的阴谋小说[[美]约翰·丹顿]在线试读

无数贤教明师向他饥渴的大脑输灌有关大自然的知识和理论以及——情感。那就是为什么塞奇威克的话如此具有启迪性。他很有浪漫气质——他曾讲起和朋友威廉·华兹华斯在湖区山间漫步的故事——而且使破解大自然之谜的研究变得那么充满激情。在威尔士时,他热衷于探询地质构造。他曾怀着极大的兴趣搜集石块,把它们塞进黑色长外套鼓胀的口袋里,然后举起双臂指着高高的树冠开玩笑说,他需要这样的重量“以使我站立在这美不胜收的大地上&rdquo...

2019-06-29 17:00:15

旗门之凤鸣山小说[天王90]在线试读

杨冰的失忆是在阴无极的阴魔力和她自己的心智愿力之下造成到处,有谢丽的照顾,卫飞也就放下心来,但谢丽身怀“水云间”心法一事,却使得旗门的历史,更加错综复杂和神秘莫测。灵宝门谢甘明所引发的“三龙大遁”,目前还不知道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但有一点可以想象的出,以灵宝门如此几乎算无遗策的手段,这一局是否就此结束了那?这是谁也不能肯定的。只是没想到刚一入湘西,便恰好卷入了凤凰派和蛊神门停战十年后,再起纠葛,孙溪私约庄圣。而凤凰派术法的神秘,即使是旗门中也少有记载,所以陈...

2019-06-29 17:00:15

鬼蛊邪术小说[子午石]在线试读

[恐怖灵异] 《鬼蛊邪术》作者:子午石【完结】 8月的南京热得出奇,我左手手臂上长了一大片皮癣,每逢天气一热,就奇痒无比,还好看上去基本上没什么异状,和普通皮肤差别不大,不会影响...

2019-06-29 17:00:15

碎便士小说[艾西恩]在线试读

“好像没有,她坐上了那位先生的车子。”……----------------------------------------------------“络丽那天开车了吗?”这话说完,屋里的空气霎时变得异常紧张,只有天真的玛拉小姐焦急地揉搓着衣服的前襟,“菲尔小姐她怎么了……沃勒先生,你倒是说话啊……”“我说不好。”“那是...

2019-06-29 17:00:15

怖秘书之一封家书小说[小僧]在线试读

来磊也是如此吧。出:那只猫是恶魔的化身。让我捉摸不定。即使偶有笑脸,也似乎是在为绝大多数时间中的冷淡做补偿。两人我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只是我觉得无法解释,或者答案太可怕了无法接受。想若是事情都发生在另一个与我毫不相干的人身上的话,我也许会将答案脱口而媛象没事人一样,依然成天嘻嘻哈哈;磊也看不出什么,只是抽烟比平时多了一倍。独相处的时候收起笑脸变成另一个人。我这才猛然想起似乎每次丽跟我强颜欢笑也...

2019-06-29 17: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