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蛇传奇小说[涂沐]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她,羞愧万分。她起初还怀疑是乔月明事先教他那么说的,把乔月明一顿骂。可后“现在不是,两年后就不就是了嘛!”乔月明说道:“你小文弟弟要比你小四岁,他刚出生的时候就得了病,发烧感她也并没有想过自己将来会再嫁给乔月明。此言一出,全家闹了个大红脸,尤其是来知道并不是那样,乔家人问那个四岁的小孩为什么那么叫,他竟然不耐烦地说:来越厉害,眼看就要病死了,你月兰姑姑没有办法,只有含着眼泪把他抱回了家。不哭……看着他那个样子,真的是让我们全家都心疼得难受。可

天蛇传奇小说章节试读

[恐怖灵异] 《天蛇传奇》作者:涂沐【完结】

第一章 往生之花

接连十几天的大雨,这沿江城的江水终于暴涨了起来;只要西江的堤坝一没,

这四面维谷的小县城就会有一场灭顶之灾。全城的男女老少和驻地官兵没白天没黑

夜地守在江坝上,对着浑浊的滚滚浪花哭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沿江县不通火车,

而那通往外界的几条盘山路不是被泥石流冲垮了,就是被汹涌的江水切断了桥梁。

谁也没有想到这长白山腹地一向风调雨顺的林区,竟然赶上了这百年不遇的山洪!

从来没有准备的几万口子人一下子就傻了眼,而且因为江水涨的太快,从省城调来

的救援的一个师团根本进不来,远远地驻扎在几十公里外的镇子里;沿江县的老百

姓盼得望眼欲穿,可也只等来了几架在灰蒙蒙的天空下盘旋了几圈接走了县委书记

和几个县长几家子人的直升机。

县城虽然还在,但县城周围地势较低的村落和人家却是在劫难逃,大水活吞了

近一百多户人家,站在江堤上的人亲眼看见漂在水浪中的房梁、家具、牲口的尸体,

还有一个洗衣用的大木盆卡在大树上,远远从里面传来小孩的啼哭,整整两天两夜

才没了声息。

张老师一家放假到乡下来探亲,他带着自己结婚五年却一直没有生育的妻子到

沿江县郊区的搓草山顶看他八十六岁的姥姥。一家子人唠到天黑回不去了,就在这

山顶的小土房里的大炕上过夜。天黑后惊雷阵阵,一觉醒来山脚下目光所及之处,

已是浊浪排空,前无可投,后无退路。这山顶为数不多的几家人都聚集在一起。心

惊胆寒地见那江水一分一毫地往上涨,每个人心里都在盯着那一阶阶的石板路,只

要水面漫过一个台阶,那边心头的肉就被揪一下子。男人们蹲在房檐下抽闷烟,女

人们抱着小孩脸发绿。

张老师这次回来不仅仅是探亲,他和自己的两个大舅哥不甘心一辈子在学校里

当穷教员,想回到乡下搞药用植物的开发。还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主修生物学的张

老师就一直偷偷搞着自己的研究,他深知,蕴藏在长白山大森林里无穷的动植物资

源有着无可限量的经济价值,随着四人帮的倒台和国家政策的变革,张老师以他特

有的敏感的预知力感到科学的春天要再次来临到这片古老的土地。他和自己妻子的

两个弟弟筹借了一笔钱,要在老家里搞一个人参深加工的基地,这在刚刚踏入八十

年代的中国知识份子中是及罕见的大胆与远博的行为。可是正当一切都已经办妥当,

正打算看望一下亲戚就打道回府的时候……一场天灾却来玩弄他的生死。

张老师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只坚持了一上午就没电了,他讲一些无关紧要的话

和轻松的事情想让大家放松,可是除了他自己的妻子这群农民谁也听不懂他的幽默,

他感到很无助。吃了一点午饭之后,他也不说话了。张老师的妻子乔月兰在哄着邻

居家的小孩,而上了年纪的姥姥却很镇静地在炕头上打磕睡。中午之后雨没有再大,

可也没有变小;张老师无聊地站在门口望着西南方水雾中黑蒙蒙的山峰发呆,他忽

然想起姥姥在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讲的故事,也是一个在沿江县广为流传家喻户晓

的传说。

说在江的对面的深山里,有一个大石砬子叫“鬼脖子山”,那里面有一条修练

千年的老蛇精,在沿江县还是旗人的村落的时候就出来害人,每年都要吃一对童男

童女,不给就让江里发大水,后来老百姓被逼的没有办法,就派人到船厂(注A)请

回来一个倒腾参的老客,那个老客是张天师的后人,懂得一些驱邪斩妖的法术。喝

了兑了黑狗血的酒后,老客领着一群年青力壮的小伙子带着灯笼火把连夜爬上了鬼

脖子山,找到了草窠子里的蛇洞,放火点着了一大堆烟叶子把那千年老蛇熏了出来。

一番血战后老客却没打过道行高深的蛇精,反而被蛇缠住了腰,眼看就要被蛇吞到

肚子里的时候,那老客身子一抖,藏在他身上的一棵龙颅头参掉了下来。,那是他

花了三千两银子从一老参把式(注B)那里收来的,真真正正的百年宝贝六品叶(

注C),传说吃了以后可以脱胎换骨,坐地升仙;那大蛇一见龙参立即甩身把老客

撇出去几丈远,叼了龙参回洞去了。大家从烂泥塘子里拖出来摔得半死的老客,吓

得匆忙回了村子。那老客丢了宝贝,又被大蛇一吓,急火攻心半夜里吐了几口血,

大病三个月;那蛇精虽然没有再出来,村子里的人却吓的大白天都不敢出门。没想

到那老客一天晚上突然发梦,见到一个清瘦的年轻公子对他说:我本来是天池里修

炼一千九百年的天蛇,本来还要再要一百道行才可以成仙,但是因为吃了你的龙参,

免了一百年的天雷地火冰霜雨雪之苦,从今以后我不但不再下山骚扰村民要童男童

女,而且那天的烧房毁屋之仇也都不算了,而且三百年之后我有一劫要到人间走一

趟,到时候我会托生到你家为你添丁旺族延香续火,报答你的恩情,为了立下凭据

我在江头上载了一棵松树,宿世因缘,天雷为数,辰时三刻,树倒人来,说完转身

出门。老客醒来出了一身热汗,病也好了。这时候他听见外面的村民惊叫,赶出去

一看。只见半空里红光一闪,一条丈许的模糊不清的物事飞到了云彩里,一个炸雷

之后就不见了。

从此那蛇精果然不再作乱,这村子依山傍水,年年风调雨顺。老客再也没离开

那里,活到九十岁病终的时候,江边石砬子上的一棵青松已经遮天避日。后来这附

近的村民都传说那蛇精成了仙,被天上派来守这江的水脉,好让老百姓安居乐业。

老百姓把蛇精的事迹越传越神,后来也不叫蛇精了,改名叫蛇仙。那蛇洞附近的山

地也被当成神迹保护起来,逢年过节初一十五还有人来烧香许愿,据说灵验无比。

张老师想着想着这些儿时就总听大人讲起的传说,不禁陷入了连篇的遐想中,

暂时忘却了脚下的大水与被困的焦急与烦恼,脸上竟然浮现出一丝笑意。他的妻子

见了,不由得吃惊,走过来拉了他一下,问道:“你怎么了?不是吓傻了吧?”

张老师回头笑了一下,问她:“月兰,你小时候有没有听过咱们这里蛇仙的故

事啊?”

月兰一愣,也笑了,“怎么没有啊,你知道杨靖宇在组织抗联的时候,还被蛇

仙救过一命呢。”

“啊?连它也知道抗日?”张老师笑了,又下意识地朝那片深山望去。

“可不是,听我妈妈讲,有一年秋天,杨司令为了躲鬼子追击,带着一个小分

队藏在了咱们县里附近的一个小村子里。可是半夜里不知道是谁走露了风声,鬼子

得了信儿,结果就派出来几百号伪军开始搜山。杨司令领着部下躲进了鬼脖子山,

天快亮的时候鬼子就把山给围上了,想要放火烧死抗联的战士。鬼子的小队长用汽

油浇透山下那一片树林子,刚一点火就烈焰冲天。杨司令和战士们被熏得没有地方

躲了,正在焦急的时候,突然天就阴了,几片云彩把山砬子给围上了,还没等鬼子

们反应过来,天就下了一场大雹子了,豆大的冰坨子那叫一个急,火一下子就被砸

熄了;鬼子放眼四周,天都是晴的,就自己人头上那一块有云彩下着雹子。小队长

气急了,他不信邪,就带了机枪和狼狗和不少人往山上撵杨司令。鬼脖子山很小,

这要是一遭遇杨司令肯定是打不过鬼子和手下的几百伪军的。大正准备和敌人拼死

一搏的时候,就听到半山腰传来鬼子的惨叫,真的是鬼哭狼号,惨绝人寰。抗联战

士亲眼见到从树上,石头缝里钻出成千上万的溜子(注D),大的小的,长的短的,

青的花的要多少有多少,吐着信子把鬼子咬的屁滚尿流。可是那些蛇就从抗联战士

的脚上爬过去的时候连看都不看一眼,可是见到鬼子就往死地咬,伪军和鬼子顷刻

间死的死伤的伤,哭爹喊娘地往山下跑,那鬼子小队长跑的最快,可是到了山脚下

却吓得没了魂,他见到前方正中间盘了一条挂了鳞甲的有二层楼那么高的大蛇挡住

去路,见了它好象笑了似的,没等鬼子小队长回过神来,一下子就张开大口整个把

他吞了下去,咋吧咋吧嘴卷起一阵腥风,飞砂走石间见了鬼子就吃。那大蛇领着无

数小蛇收拾了鬼子后,在东山头喷出一口大风,硬是把一片树林子给刮倒了,开出

一条小路来。杨靖宇带着手下的弟躲开了鬼子的大部队,沿着这条小路连夜撤回了

龙湾……”

月兰讲起故事来就象自己亲身经历般,听得他老公瞪大了眼睛说:“真的假的

啊?这是瞎编的吧!”

“你不信就拉倒。不过这个故事很多抗联的老战士都知道的,而且我小时候的

邻居老林叔跟过杨司令,他可是亲眼看见过的。”

“哼……”张老师心想,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最喜欢神话自己年青时候的经历

了,这样的故事未必可信。不过,这神秘的富饶的长白山大森林里,这样神奇的传

说就好象天上的星星,是数也数不清,说也说不尽的。他一直都深深地为自己能生

长这片古老的土地上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啊,雨又大了!”月兰从故事中把他拉回现实。这时候山头上的人都注意到

天空更加阴沉,云也更加密集。刚才的雨丝已经变成了雨线,再这样下去,对面的

江堤不用明天就会被淹没的。到时候沿江县的一半都要泡在水里了。

“下大了,咱们回屋子里去吧。”张老师轻轻地说。

“蛇仙啊蛇仙,你要是真那么灵,你就快来救救这几万老百姓吧。”月兰也望

向鬼脖子山,眼前是无休无止的雨水飞扬,只有半山头上的一棵老松树,默默无闻

地对望这脚下的滔滔江水,展示百年沧桑带给它的临变不惊。

回到屋子里姥姥已经醒了,她坐在炕上喃喃自语,大家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半

夜里张老师睡不着,听着窗外哗哗的雨声,忽然他的耳多里传来了一种奇异的声响,

好象是什么东西在水面上滑行,又象是火花在灯油里爆裂,他推了一下身旁的妻子,

小声说:“月兰,你听见了吗?”

“嗯,是不是有船来接咱们了?”月兰也没睡。

“不可能,要来早来了,也不会等到现在。”

“说不定外面的救援来了呢?咱们出去看看吧。”

“也好……”张老师想反正现在也睡觉不着,不如出去看看,那声音的确很象

船。

“你躺着吧,我自己出去就可以了。”张老师起身披上衣服。可是月兰没听他

的,也跟着起来。二人找出手电,打着伞出了们,刚一出们,天上“哄隆”一声炸

雷,紫色的光芒在黑漆漆的天幕上一闪,月兰吓的“啊”一声,躲进了张老师的怀

里。

两人怎么说也都是受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不会为自然现象所吓倒,在手电的

微弱光线里,而人相互扶持着一步步沿着青石台阶往江边走。月兰困惑地说:“今

晚上是怎么了,这几天都没见打雷啊,可是现在却打起来没完,一个接一个。”

张老师看向天空,只见雷声隐隐,此起彼伏。不时间有红色的黄色甚至青紫的

闪电划破天宇,使天空更加狰狞诡异。那炸雷声教人心一跳一跳的,不知道什么时

候就会来响一下。张老师夫妇而人好不容易来到了水边,手电照向远方,哪里有什

么船啊。除了奔流汹涌的水之外,什么也没有。可是耳边那种古怪的声响却是越来

越清楚,突然月兰说:“你闻没闻到什么味道,好香啊?”

“是啊。”张老师无意见将手电望地下一照,顿时惊呆,那山腰间竟然开了漫

山遍野的紫菀(注E),这本应该在深秋才绽放的花朵竟然提前一个多月在八月里

就盛开了;而且花数之盛,品种之全令人乍舌,张老师在上山来的时候没有发现到

这里会有那么多紫菀,此时此刻这连天的花朵仿佛凭空飞来一般,白色的,淡黄色

的,深紫色的,暗红色的,交织群簇,迎风摇曳;在不停闪烁的雷光电火下忽明忽

暗的山野里,更显得缤纷妖艳,匪夷所思。阵阵花香沁人心脾,氤氲聚散,仿佛间

此起彼伏,寻来处若有若无,张老师夫妇简直如置身如幻梦之中……

“天啊……这是怎么了……”良久二人才说出话来。

这时候天上的云层里发出了不安的轰鸣声,似乎在酝酿着一个巨大的惊雷。“

别看了,我们回去吧,我心里慌慌的,总觉得要出什么事情。”月兰拉着张老师的

胳膊说。

“好……”好字还没有说完,他们就听见江西北出的石砬子那里震天般暴了一

个雷。不自觉回头望去,但见那石砬上的百年老松头上闪出光芒来,一道蓝色的闪

电有如云中飞出的巨剑,瞬间把老树横里劈倒,火花四射中可怜的老树载进了江水

中,“扑通”一声溅出一道巨浪。

张老师夫妻吓呆了,今天亲眼见到的大自然力量的神奇与可怕,让他们此后一

生都历历在目。

“你看啊……”月兰颤抖着手拉拉张老师的袖子。让他往江里看去。张老师把

手电朝着妻子目光所投的方向指去……

狂暴的水流安静了下来,水上好象飘浮着一根大的树枝;可是理论上讲不通,

那么强的水应该把它冲走才对,可是那个黑黑的东西却缓缓地朝自己的方向漂来。

张老师等它靠近了一些,把手电的望那里一照,他和月兰都看见水下有两个电灯泡

大小的东西闪着精光,过了一小会儿,那东西动了,水花翻滚飕地钻出的半天高的

一个怪物,水泥管子般粗细,长满了青色的琉璃瓦一样的鳞片,它现在直立在水里,

半个身子耸在张老师二人的头顶,那先前看见的电灯泡分明是它的两只眼睛,学了

十几年生物的张老师也分不清它到底是龙是蛇,早已吓得筛糠般动弹不得,下巴挂

在了大腿上,哑了。

接下来张老师和那怪物的脸相对,他清楚地看见它的表情,如果蛇也会笑的话,

那一定就是这样了。

它长开了嘴,白森森的牙里交缠着血红色的信子……

再接下来张老师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他听见自己的脑袋摔在草地上的声音、昏

暗中水流的声音、山风穿梭在树林的声音,还有,一个小孩娇气的无理的在叫爸爸

的声音,他听出来,那是一个男孩子。

“起来了,起来了!!外面水退了啊!!”月兰的声音,张老师被她推醒,发

现自己躺在被窝里,衣服也没有穿。

完结恐怖灵异小说作者涂沐《天蛇传奇》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真实可信,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重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猛鬼公司小说[倔强的草履虫]在线试读

李择咬咬牙,拿起自己的任务手机,虽然害怕,还是点开了微信。周天和萧凡也点开自己的微信,里面也是一样只有“鬼”这个好友。李择的微信上,显示好友“鬼”有一个未读信息。看着周天也没有好脸色给自己,李择这才意识到,这几个在公司里看着还算和气的人,其实并不那么友善,想要活命还得靠自己。微信中只有一个好友,网名就叫做“鬼”,而鬼的头像,正是一个穿着校服,长发披肩,坐在教室里的背影,和那个监控屏幕上所显示的正好一样。“亲爱的阿明,最近还...

2019-06-29 17:00:15

地狱灵猫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地狱灵猫》作者:[美]斯蒂芬·金【完结】一九七七年美国最佳奇幻故事哈斯顿心想这坐在轮椅上的老头,面容憔悴、一副病痒痒的样子,是快要死了。对生死这样的事他很有经验。死亡...

2019-06-29 17:00:15

窥天神测小说[桃花渡]在线试读

果然是大姑娘的!我赶紧辩解:“我也不知道这个东西是怎么来的!”我赶忙撵上去:“上哪儿?”我记得很清楚,济爷让我千万不能拿她的东西,难道就是因为那条项链不知什么时候掉在了我身上,才破了忌讳,捅出篓子来了?济爷没等我反应过来,劈手将那条项链抢过去,显然认出来历了,脸色阴晴不定:“好小子,你他妈的嫌自己活得长,她棺材的东西,你也敢拿!”“你死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死的!”济爷攥住了项链,顺手从李国庆家门后面抄起了个铁锨就往外走:“跟我过来!”“济爷,”我赶忙问道:“真要是她的东西,会咋样?”我想起了项链上那俩蚊子脚字...

2019-06-29 17:00:15

女鬼成灾小说[深湖]在线试读

马奇捂着鼻子也在叫唤:“好像是个人,真有人跳楼了。”我却急急地问着他们:“你们身上有没有打火机?”马奇问道:“你要打火机干啥,难道你想去点一把火吗?”简桐终于大声问出来,“卧糟,真是有人跳下来吗?”简桐又问着我:“黎小睦,你看到的是男的女的?”简桐却明确表示反对,“我们完全不必要验证,还是快点走我们的吧。”“当然,我们快点出去,然后去向保安报告吧,就说...

2019-06-29 17:00:15

时轮小说[陌白]在线试读

殷夏放下筷子,脸色有些难看地看着陆祯,顿了一下才说道:“我感觉有些……没有安全感。”可殷夏立刻摇头:“不是,这是一种很多年前的感觉了,这么多年都没有过了,就在我回来那天又出现了。”殷夏抬头盯着陆祯,眼神里闪过一丝恐惧:“应该错不了的,就在我回来遇到你的那天,我进楼道前都感觉有人从后面盯着我,跟我上学的时候一模一样。”第5章 殷夏的恐惧来源“可能是你失恋的关系吧。”陆祯说着,心里没有太...

2019-06-29 17:00:15

血墓诡影小说[东方卜白]在线试读

面对我的软硬兼施,陆飞终于鼓起勇气,扶了扶眼镜,忐忑地对我说道:“小骗子,你可要看好我,万一碰上什么不该碰到的东西,你可不能不管我啊?”陆飞战战兢兢地走了几步,马上又怂了,无奈之下又把我推到最前面。我摇摇头,劳有意味地说道:“没办法,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我把手靠到门缝上,明显感觉到一丝丝寒意从手心传到身上,大概风就是从这里吹出来的。再回头看了其他三人,最后一次征求他们的意见,“怎么样,是进去还是不进去?”一想到在深更半夜去闯太平间,陆飞和胖妞已经吓得快尿裤子了,一个劲地劝我和王雨晴不要再去了。我...

2019-06-29 17:00:15

恶灵国度小说[弹指一笑间0]在线试读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在不远处等着他的张小顺。“你要干什么去?”“我哪里也不去啊……对了,你的身上为什么这么亮啊?”心中有了决定,夏天骐便打算直接一个加速越过走在前面的张小顺,可正当他打算这么做的时候,他原本被黑暗所占据的视线里,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此时的张小顺看上去有股子说不出的诡异,他手上明明没有任何灯光用作照亮,但是看上去却像是沐浴在月光中一样,周身散发着阴惨惨的气息。然而张小顺却根本不吃他这套,用手指指了指前方说:“换……换我走在前头?为……为什么?”...

2019-06-29 17:00:15

盗墓笔记重启之极海听雷小说[南派三叔]在线试读

我们把那个传达室里的所有东西,全部都运回了铺子里,包括那具尸体。王盟都惊了,“老板你不从良了么?这是什么墓里出来的,怎么看上去比咱们买的货还不值钱。”录音带数量远比我想的多,而且有正反两面,几乎都是各种戏曲和儿歌,能看出他是用别人用过的废带子翻录。应该生活比较困难。由此我也大概猜出来,三叔和他之间的关系后面应该是疏远的,因为三叔富的很早,一定会接济。第五章 杨大广胖子把尸体和椅子一起打包,包了一辆搬家公司的车,一路咣当咣当连夜开回杭州。我把我的里屋东西整箱整箱的全部堆到前屋里,塞在...

2019-06-29 17:00:15

卡徒小说[方想]在线试读

海纳·梵森特所在的那个时代,是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在那一百年间,无数卡片被许多天才制卡师发明,海纳梵森特作为和罗森博格齐名的大制卡师,由他主导发明的卡片多达九十七种。在那期间,涌现出许多后世闻名的大制卡师,如罗齐、切莫西赫等等。而天攸联邦的卡片理论随着摩哈迪域和百渊府正常建交而传入两域,两域杰出之辈迅速吸纳,并根据他们本域的特色,发展出适合他们两域的独特卡片理论。于是卡片理论体系进一步被补充扩大,而新卡片更是层出不穷。那是一个辉煌灿烂的时代,是一个令无数人为之深深向往的时代。不过,想要知道一张卡片到底是有什...

2019-06-29 17:00:15

黑暗塔系列03荒原小说[[美]斯蒂芬·金]在线试读

“埃蒂!”她尖声叫出这两个字。“不管那是什么,它离埃蒂很近!”她的双手飞快地放在了轮子上,开始费力地转轮椅。“奥黛塔!”他叫道,在关键时刻叫出了他们最初相见时她的名字。“千万别把枪弄掉了!看在你父亲的分上!”一英里,她想,跑一英里要多久?他这样全速飞奔要多久?不用很久,如果他能在这些滑溜的松针上不摔倒的话……但是也可能很久了。他千万别有事儿,上帝——让我亲爱的...

2019-06-29 17: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