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尔文的阴谋小说[[美]约翰·丹顿]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无数贤教明师向他饥渴的大脑输灌有关大自然的知识和理论以及——情感。那就是为什么塞奇威克的话如此具有启迪性。他很有浪漫气质——他曾讲起和朋友威廉·华兹华斯在湖区山间漫步的故事——而且使破解大自然之谜的研究变得那么充满激情。在威尔士时,他热衷于探询地质构造。他曾怀着极大的兴趣搜集石块,把它们塞进黑色长外套鼓胀的口袋里,然后举起双臂指着高高的树冠开玩笑说,他需要这样的重量“以使我站立在这美不胜收的大地上&rdquo

达尔文的阴谋小说章节试读

[恐怖灵异] 《达尔文的阴谋》作者:[美]约翰·丹顿【完结】

《达尔文的阴谋》第一部分

她俯身在休脸上吻了一下,悲伤地笑了笑。他拥抱了她一下,然后帮她把设备沿着小路搬下去。在迎客门毡,他和奈杰尔握手告别。似乎几分钟的工夫,他们就消失了,连头也不曾回……

《达尔文的阴谋》第1章(1)

船在天际还只是个小点时,休就发现了。他看着它向小岛驶来,波浪形成一道巨大的白色弧线。早晨的太阳穿透薄雾照射在海面,在水面形成刺眼的粼粼波纹。尽管他把手罩在眼睛上方,却仍不得不眯缝起双眼。

成百上千只早上觅食的海鸟在他周围聒噪飞腾,有尖叫的燕尾鸥、黑燕鸥和嘴里叼着鱼归来的鲣鸟。一只军舰鸟在一只海鸥身后盘旋,它把尾部的羽毛猛地往后一拉,伸展开咽喉,然后一个螺旋俯冲扑向猎物。像这样杂技般迅烈的表演,他早已是看惯不惊了。

船身看上去已经像一把大砍刀大了。但也怪了,运送物资的船应该还有好几天才到啊。休盯着驾船人黑色的侧影。从驾船人一只手臂返身搭在油门杆上迎风站立的姿势来看,有点像是拉乌尔。

休把帆布工具包放在捕鸟网近旁,往山崖下走去。鸟粪在黑色的岩石上形成灰白相间的条纹,在沉静的空气中散发出刺鼻的臭味。满是鸟粪的熔岩很滑,不过他对岩石上每个踩脚的坑都已经非常熟悉了。热辣辣的太阳从头顶照射在他身上。

当他到达崖脚时,拉乌尔已经到了。他让船在距离码头几英尺外的水面上晃荡着。码头是一块狭窄的岩礁,每几秒钟就有齐踝深的波浪冲刷上来。

“朋友!”拉乌尔叫道。他戴着墨镜,满面笑容。

“嗨,牛仔!”休应道。他咳了咳,清了一下嗓子——好长一段时间都没和人说话了。

拉乌尔身穿一条熨烫平整的短裤,一顶扬基帽歪戴在头发浓密油黑的头上。他上身是一件深蓝色的运动罩衫,左胸口袋上有一个加拉帕戈斯国家公园的标志。

“只是顺路来看看”,他说。“有什么新发现?”

“没啥。”

“我原以为你这会儿会将完全给憋疯了。”他的英语几乎是很地道的了,但有时一个不恰当的语词也会让他露了马脚。

“没,还没完全疯,不过已开始让我够受了。”

“那个遁逃者怎样了?”

“那个什么?”

“遁逃者。”拉乌尔重复了一遍。“你怎么叫?”

“隐士。”

拉乌尔点了点头,然后紧盯着他。“你过得怎样?”

“还不错。”休撒了个谎。

拉乌尔转过头去。

“我带了两个塑料桶。”他用下巴示意了一下绑在船中排座位上的两个水桶。“帮我把它们搬上来。”

休跳上船,解开一个桶,把它举在右肩上。桶太沉,他失去了平衡,像喝醉了酒的水手,差一点掉进水里。

“不是那样的”,拉乌尔说。“把它们放到水里,推到门毡上,然后到岸上提。”

门毡,即“迎客门毡”的简称,是研究者们给那块岩礁起的雅号。拉乌尔和他们在一起呆的时间很长,不时帮他们做这做那,而且还因为很敬慕他们的工作,所以也就学起他们的行话来。

休终于把两个桶搬上岸,吃力地提到小路的路口。他再回来时,已是汗流浃背。

“上岸坐会儿吗?”休问道。这样的邀请只是顺口说说而已。水太深了,有垂直80英尺,船没法下锚。如果船靠在岸边,波浪会把它撞到岩石上。

“我没时间,只想跟你打个招呼。你那些鸟怎样了——渴了,没有了吗?”

“太热了,它们受不了,有的快死了。”

拉乌尔摇了摇头。“有多少天没下雨了?”他问道。

“到今天差不多两百多天了。我想有225天了。”

拉乌尔打了声口哨,又摇了摇头,一副天命难逆的样子。他点起一支烟。

他们聊了一会儿研究的事。拉乌尔总是热切地想了解研究的进展情况。有一次他说,如果下辈子再来到这个世界上,那将是他的梦想——在外野营并研究鸟类。休觉得拉乌尔并不真正了解这项工作——孤独、疲乏、无聊和冷热两个极端的无尽期的重复——白天酷热,到了晚上,气温陡降华氏40度,睡在睡袋里都冻得直哆嗦,即使是累得精疲力竭,也难以入眠。凡事在没着手干之前,听起来往往都会很迷人。

“哦”,拉乌尔轻声说道。“我听说你将有伴儿了。还有两个人就要来了。”

“是吧——他们给我讲了。”

拉乌尔一副揶揄的神情。

“卫电”,休解释说。“前天我接到一个卫星电话。电话铃突然一响,吓得我屁滚尿流的。”

“你认识他们吗?”

“不,我想我不认识。研究项目里的人我一个也不认识,真的。”

“他们叫什么?”

“不知道。”

“你没问?”

“没有。”

拉乌尔沉默了一下,又仔细地打量着他。“老兄,你没事儿吧?看上去你气色不太好呢。”

“没什么,我很好。”他顿了一下。“谢谢。”

“肤色还那样红润。”

这是句玩笑的话。经常在太阳下曝晒,休的皮肤已经变成皮革的棕色。尽管有防裂膏,他的嘴唇仍变得肿大干裂。他的眉毛也被晒成淡黄色。

“你觉得自己准备好与其他人共享这片乐园了吗?”

“那当然。”休说,但他的声音听起来却有些犹疑。

拉乌尔转头朝海面望去。远处,一艘侧影暗黑的船正飞快地行驶,一大群海鸥在船的四周盘旋。

《达尔文的阴谋》第1章(2)

“海神号,”他说。“去迷魂岛的游客越来越多了。”

“无论是谁想到这主意,都该发一枚奖章。”休说。拉乌尔的脸上掠过一丝阴影。看得出来,这话让他很不高兴。厄瓜多尔人加拉帕戈斯群岛是南美厄瓜多尔的一部分。——译者的民族主义总让他惊讶。他装着开玩笑的样子,笑了笑。

“我的事情越来越多了。”拉乌尔耸了耸肩。“好了,我得走了。”他把烟头弹到远处的水里,手在腰际轻轻挥了一下。“再见。”

“再见。谢谢你给我送的水。”

“可别现在喝光了。”拉乌尔笑着说,一面调转船头,加大油门,飞一般地开了出去。船头像冲浪板一样翘了起来。休一直看着他,直到船消失在岛屿的后边。

他一次一桶提着水爬上火山南面蜿蜒曲折的长长小路,然后经过宿营地,到火山口底。从理论上说,这里的温度要低一两度——但只是理论上。天热的时候,即便是在这里,他也看见鲣鸟的两只蹼脚在滚烫的岩石上换来换去。

他看了一眼手表。妈的,快7点了。他把捕鸟网给忘了——他敢肯定自己看到有一只鸟被网住了,说不定还是两只。他得赶快把它们放出来,免得被早上急剧升高的气温热死了。几个月前有一次,没等他把例行的数据记完,一只鸟就那样死了。如果处理得当,它们的生命力会异常顽强;但如果出点差错,比如把它们困在网里太久,它们往往脆若柔枝。当时他还老老实实地在日志中记录了这事儿,不过没作解释,只是杜撰了一个词语:“禽杀”“ornithocide”,为英文“禽类”和“死亡”的合成词。——译者。

岛顶气温更高。他抓起包,一看网里:一点不差,两只鸟,像两个又黑又小的茧。他摸了摸,它们还在轻轻挣扎。他伸手抓出一只捧在胸前,熟练地取下缚在它身上的线。网线非常细,连飞鸟也能捕捉住。当他把鸟的羽毛从网眼里取出时,他突然记起孩提时候的情景:在长夏的傍晚打羽毛球,当塑料的鸟儿扎进球网时,他也得是小心翼翼地把它拔下来。

他这才看清这只地雀(finch)的颜色——黑色中夹杂着灰白,是一只以仙人掌为食的仙人掌雀(ACactusfinch),很普通,没什么希奇。他左手牢牢抓住它,举起来观察:它的眼睛是深棕色的,往后看。他能感觉到它小小的心脏在他手心搏动。他又查看了它腿上系的带子——一条绿黑双色的带子系在左腿上,另一条蓝色的系在右边——并根据登记号认出它的身份:ACU-906。前一位研究者草草地给它写上了一个别号:亲吻,是女孩的圆润笔迹,美国字体。

尽管过了这么久,根据它们的别号,休还是识别不了多少住在他的宿营地周围的地雀。他猜想,对于研究者来说,能认出鸟儿的名字该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情。听他们讲,随便坐在周围石头上,他们就能飞快地记下三四十只鸟的名字来。送别时,该领域的传奇人物彼得·西蒙斯鼓励他说,不用多久你就会认识它们的。只需伸出手臂去,它们就会落在上面。至少这一点没错。来的第一周,当他在测量一只小地雀时,另一只就飞过来落在他的光膝盖上盯着他,头还偏来偏去的。他感到很是惊讶。有的时候,它们似乎很好奇,也很聪明。但也有些时候——比如他忘了盖咖啡壶,一只鸟差点栽进去淹死了——你真难相信它们会那么笨。

那是在维克托离去之前的事了。开始的时候,独处岛上让休舒了一口气——离群索居正是他之所求,也是他忏悔的一部分——然而,集周成月,那种他曾寻求的独处的孤独让他几乎难以忍受。后来,雨季迟迟不来,这座远距大陆的熔岩岛成了一个海上的黑色煎锅。有时他真的怀疑自己是否能坚持下去。不过他当然是坚持下来了。他也知道自己行——至少从生理的角度来讲,他还是够强壮的。脆弱的是他的心理。

他掏出一把卡尺来测量鸟的翅膀,然后在笔记本上记下来。经过多年使用,笔记本已经破烂了。虽然它的封面是防水的,但雨水的浸泡仍使本子厚了许多。测量喙长的时候,鸟一动不动。鸟的喙是最重要的——它的长度、宽度和厚度。自打1973年西蒙斯和他妻子阿加莎第一次来到这里,已有一拨又一拨的研究生勇敢地踏上过这个条件恶劣的岛屿,并对数以万计的鸟喙作了测量,以探询其细微变化中所蕴涵的重要意义。

休放开小鸟。它飞了几码远,落在一棵仙人掌上,抖动着身上的羽毛。他作完第二只鸟的记录,又去查看北端的捕鸟网。只需看一眼,他就知道没有一个网闭合。他回到营地,开始做早餐:多汁的蛋粉炒蛋和磨过的咖啡豆做成的淡咖啡。早餐后,他又到岛顶上去休息,眺望碧绿的海水。凶险的激浪在海面形成滚滚波涛。他坐在那个已被晒烫的熟悉的位置——石头形成一个天然宝座,刚好合他的臀部——能看到数英里远。

达尔文还真不傻。他也不喜欢这里。

有时,休一个人自言自语。而更奇怪的是,有的时候他竟然不能辨别自己到底是心里在想一些话呢,还是大声说了出来。最近,他的自言自语变得很不连贯,尤其在火热的太阳下长达数小时的辛苦劳作时更是这样。支离破碎的念头在脑子里一闪而过,词语自个儿反复回放,还有自己对自己的告诫和品评——有时又是以第二人称在说,比如:朋友,如果你在寻找地狱,那你就找对地方了。

《达尔文的阴谋》第1章(3)

毫无疑问,他曾经是在寻找地狱。单是听见这岛名——辛农布雷——他就被吸引住了。

怎么样呢?他愿意与其他人分享这个地方——这片乐园吗?他自嘲道——也许是在高声地对自己说。

10天后,他们搭乘物资运送船来了。船上装载的食品和设备太沉,船的吃水线很深。由于阳光太强,休只能看见船上的三个人影。他感到自己的脉搏在加速,胃里也剧烈地翻腾着——见鬼,他急个什么?他用新的眼光打量着这个营地,打量着他的帐篷、塑料碟子、一包包的焦炭以及油布下的供给品。所有的一切都变得那么小了,在火辣辣的阳光下黯然无色。他一面往迎客门毡下面去等他们,一面想,让它们就这样子吧。

当船驶近时,一个男的双手罩在嘴边大叫:“喂——是鲁滨逊·克鲁索吗?”他有一口英国上层阶级的口音。休的脸上掠过一抹笑容,以示回答——这很难说是真诚的,但却已是他最好的回答了。

他看到一个女的坐在船头,手里拿着一圈绳子。他感到很吃惊。他可没有料到。她微笑着把绳子抛给他,他把绳系在钉在石头里的铁环上。驾船的人在船舷挂了两个轮胎用作护栏。休尽量把手伸过去,帮她从船上下来。

“伊丽莎白·达尔西默”,她说,接着又补充道,“贝丝。”

休与她握过手。

“我叫休。”他说。

“我知道,”她回答说。“休·凯勒姆。”

她转身去帮忙卸货。她身材苗条,下装是一条咔叽短裤,露出被太阳晒黑的修长双腿,脚上是一双旅游鞋,上身穿着一件白色T恤。随着她优雅自然的动作,她油黑柔软的秀发在她的背上飘洒着。一顶帽子挡住她脸上的太阳,帽子顶上的商标是佩利格罗,背后还有几个小字:“新奥尔良”。

那个英国人跳下船,使得船颠簸起来。

“奈杰尔。”他微笑着大声说。他个头高大结实,金黄的长发挂在红润的双颊上。他身穿一件瑟法里夹克衫,前面有4个口袋,脖子上挂着一个戴取方便的塑料放大镜。他抓着休的手使劲地晃动,休突然觉得像是小地雀被握在了粗大圆实的指间。

奈杰尔抬头望着悬崖,脸上露出一丝疑虑。

“我想大家得把这个设备搬上去”,他说。

可不是个好信号,休心想——他才到这里不到两分钟就开始发号施令了。他看着贝丝,贝丝又笑了笑。

搬设备上去很花了些时间。他们每人走了3趟。供给品分3堆,一份是他的,一份是她的,另一份放到厨房。等搬完时,他们已是汗如雨下,坐在宿营地旁直喘气。

“啊,就这儿了”,奈杰尔最后说道。他打量着宿营地,显得很是失望。“我原想会好一些。那一批批的学生,你知道。你以为他们会在这里建一点什么。我想除了鸟,他们脑子里就别无它物了——当然,鸟和性。很可能你还能嗅出一点味儿来。”他吸了一口气。“唷,的确有味道,不是吗?”

“是鸟的粪便。”

“不是大便。”奈杰尔开了个玩笑,自个儿笑了一声。

“你会习惯的”,休说。“我几乎都闻不到那味儿了。”

奈杰尔看着他,只说了一句“老天”,就转头朝海上望去。

“至少在这里你可以欣赏世界一流的景色,”他说。“哎,那是什么岛?”

“圣地亚哥,最大的岛屿之一。”休指着其他的岛屿,一一进行了简单的描述。“不多时你就会熟悉这些岛屿的。”

“希望如此。”奈杰尔顿了一下。“那个曾和你在一起的维克托到底怎么了?他是病了吗?”

“是的。他被送走了,是得了什么胃病。”

“哦。自那以后你就一直是一个人吗?”

“是的。6个月,8个月,大概差不多吧。”

“嗯。不用担心,我们来救你了,骑兵部队的。”他把拳头放到嘴边,学了一声军号声,在休的背上一拍,把休给吓了一跳。接着,奈杰尔犹疑不定地在山石上转来转去,最后他选了一块最好的地方,把帐篷很快就搭建了起来。帐篷侧面有通风口,顶上有篷,比休的漂亮多了。贝丝在一旁也撑起了帐篷,是双人的,非常舒适。

完结恐怖灵异小说作者[美]约翰·丹顿《达尔文的阴谋》点评:文章文采盎然,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达尔文的阴谋小说[[美]约翰·丹顿]在线试读

无数贤教明师向他饥渴的大脑输灌有关大自然的知识和理论以及——情感。那就是为什么塞奇威克的话如此具有启迪性。他很有浪漫气质——他曾讲起和朋友威廉·华兹华斯在湖区山间漫步的故事——而且使破解大自然之谜的研究变得那么充满激情。在威尔士时,他热衷于探询地质构造。他曾怀着极大的兴趣搜集石块,把它们塞进黑色长外套鼓胀的口袋里,然后举起双臂指着高高的树冠开玩笑说,他需要这样的重量“以使我站立在这美不胜收的大地上&rdquo...

2019-06-29 16:59:47

旗门之凤鸣山小说[天王90]在线试读

杨冰的失忆是在阴无极的阴魔力和她自己的心智愿力之下造成到处,有谢丽的照顾,卫飞也就放下心来,但谢丽身怀“水云间”心法一事,却使得旗门的历史,更加错综复杂和神秘莫测。灵宝门谢甘明所引发的“三龙大遁”,目前还不知道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但有一点可以想象的出,以灵宝门如此几乎算无遗策的手段,这一局是否就此结束了那?这是谁也不能肯定的。只是没想到刚一入湘西,便恰好卷入了凤凰派和蛊神门停战十年后,再起纠葛,孙溪私约庄圣。而凤凰派术法的神秘,即使是旗门中也少有记载,所以陈...

2019-06-29 16:59:47

鬼蛊邪术小说[子午石]在线试读

[恐怖灵异] 《鬼蛊邪术》作者:子午石【完结】 8月的南京热得出奇,我左手手臂上长了一大片皮癣,每逢天气一热,就奇痒无比,还好看上去基本上没什么异状,和普通皮肤差别不大,不会影响...

2019-06-29 16:59:47

碎便士小说[艾西恩]在线试读

“好像没有,她坐上了那位先生的车子。”……----------------------------------------------------“络丽那天开车了吗?”这话说完,屋里的空气霎时变得异常紧张,只有天真的玛拉小姐焦急地揉搓着衣服的前襟,“菲尔小姐她怎么了……沃勒先生,你倒是说话啊……”“我说不好。”“那是...

2019-06-29 16:59:47

怖秘书之一封家书小说[小僧]在线试读

来磊也是如此吧。出:那只猫是恶魔的化身。让我捉摸不定。即使偶有笑脸,也似乎是在为绝大多数时间中的冷淡做补偿。两人我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只是我觉得无法解释,或者答案太可怕了无法接受。想若是事情都发生在另一个与我毫不相干的人身上的话,我也许会将答案脱口而媛象没事人一样,依然成天嘻嘻哈哈;磊也看不出什么,只是抽烟比平时多了一倍。独相处的时候收起笑脸变成另一个人。我这才猛然想起似乎每次丽跟我强颜欢笑也...

2019-06-29 16:59:47

妖魔之血小说[Kuroro]在线试读

“谢了。”说完徐巍喝着啤酒,开车离去了。“超速驾驶,酒后驾车以及深夜扰民。”毛玲把一打儿罚单甩在庞奇脸上, “扣光你这个月的工资也不够!”看他这幅不知悔改的样子,要不是韩雪风拦着,毛玲真想揍他几拳。“这样。那我就不留你了。有什么用得上的跟我说一声。”第二天,毛玲和韩雪风把庞奇从新维市交通大队拘留所里接了出来。他所说的那个连续杀人魔被人称作地狱杰克,这个名字得自于他总会在犯罪现场留下 “来自地狱的杰克...

2019-06-29 16:59:47

我不是故意在吓你小说[嫣青]在线试读

“为什么?”林寒耸耸肩,看表面似乎显得比其他三人要镇定得多,“你问我问谁?”林寒冷冷瞥了李乐宇一眼:“不用找了,这地方根本就藏不住人。”“乐宇,会不会是我们都被她催眠了?现在我们说不定正处在她给我们设定的噩梦中。”叶畅挽着李乐宇的胳膊,惶惑得犹如一只陷入狼窝的兔子。环视一整圈,三人转回被恐惧占据的脸。叶畅抖抖地问:“为什么会这样?”“那个小妖精呢?”李乐宇满脸醋意...

2019-06-29 16:59:47

枪·血玫瑰·Necromancer小说[necroman]在线试读

洗澡间里面传来了忙乱的声音。瑞丝穿着浴衣跑了出来。※※※※※领到了三个月的裁员工资,现在瑞丝要好好考虑前途问题了。才21岁就要去领失业救济……一个月250元……天哪!没有人报销房间费了,旅馆今天也要退掉。陪伴自己的现在只有这辆红色的通用跑车(还没有供完呢),还有就是——那个不能离开的法师。门口传来了服务员的敲门声。“瑞丝。奎拉希亚小姐,在总服务台有您的电话。”两分钟之后,从总服务台处传来了惨叫声:什么?...

2019-06-29 16:59:47

探险惊魂小说[求道]在线试读

“哈哈,阿生,怎么,不会连我都不认识了吧?不过你小子可长的更壮实了。”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我大吃一惊,这小子居然是虎子!毕业后,由于部队规定不得带手机,等我回来后,他手机也换了,我们就再没联系上了,想不到今天在家门口遇上了,这可真是太巧了。“虎子,你小子榜上富婆了?一身暴发户打扮?”单薄的身子上挂着件花花公子,手腕上一块硕大的手表闪闪发光,梳得溜光的头发,再加上一对墨镜,怎么看都象个黑社会,不过,这家伙怎么那么脸熟呢?并不是说虎子家没钱,相反,他爷爷很有钱,但...

2019-06-29 16:59:47

家有诡女初长成小说[之上]在线试读

医生自嘲:“就她那身材,穿什么都一样,水桶相。”实习生哧哧的笑,完全不象我想像中的那般紧张。他们拿了大而粗的针管向我走来,我警觉起来,大声喊:“你们要干什么?”我象个受刑前的人,哭着哀求他们:“不要,不要,我什么都不要,我自己可以生出来的……”眼前晃动着美国变态恐怖电影,电影里的医生先将病人麻醉,然后碎尸万段。我受了刺激一样的乱抓乱踢起来,他们几个人按压着我,这种反抗很快就耗尽了我的力气,他们也终于妥协了。...

2019-06-29 16:5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