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灵异

人骨手镯小说[苏京]在线试读

赵叔摇下车窗,回头冲李全柱得意的笑了笑,脸上闪过一些诡异的神情,张梦菲瞥见了,心里又是一阵发毛。5、天气极度寒冷,有点办法的都窝在家里打打麻将,整点吃的。林苦娃一边骂娘一边从家里提出一壶热水拎到车上。没这壶热水车都发动不起来。这种天气,裹层棉被出门都能冻透。可是转过年,自己十岁的儿子上学的学费还没着落,不得不挣一点是一点。老婆嫌自己穷,跟一个来收山货的小老板跑了,扔下父子俩,日子过得要多糟有多糟。要不是看着儿子可怜,林苦娃有时觉得能混一日是一日,不想挣扎了。林苦娃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四人住宿的房子,敲了...

2019-06-25

怪村小说[黑月BlackMoon]在线试读

“我是冬月,住在这附近,这事儿说来话长,不过这完全是个意外,我不是故意跟踪你的。” 接着是一阵尴尬的沉默。“你不会刚好有个姐姐妹妹什么的吧?”这人说的这样坦然,反而让冬月心生惭愧,心中涌动出一种近似心虚的感觉。总不能说是因为你长得像我前女友,我跟踪你到这儿来的吧。“这样啊,真的吗?”那人根本不相信,没准早就发现他在跟踪了。“不是,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想搭讪,可是,你和我前女友真的长得很像。”“你这话说得,那你不是搭讪的话,又是想干嘛?”怀袖带着点戏谑的意味看着他。...

2019-06-25

在恐怖游戏里被鬼撩小说[和洪司起]在线试读

天已经昏暗了,林也感觉周围好像隔着一层薄纱,看不怎么真切,就连脚下水泥路的边缘都模糊了。“…………刚刚……谢谢你………”毕竟只是顺便转移了一下话题而已。“好的,谢谢村长了,刚好我们也有一些事情要问问村长,那就叨唠了。”李中国既然开了口,林也不想去也得去,不然就是不把李中国看在眼里,林也显然不想体会这样做的后果,慢吞吞的起身,慢悠悠的走在最后面。林也没走一会,就发现走在前面的白绪秋停了下来,和自己并肩走着,相对于别的玩家,林也并不怎么讨厌这个叫白绪秋的胆小的青年,所以默认白绪秋走在自己旁边,还时不时的停下来...

2019-06-25

黑巫秘闻小说[奔放的程序员]在线试读

我们又找了一个小时,确实找不到,满眼都是绿油油的树丛杂草,看哪都似是而非。整个小树林我们几乎都找过了,确实没有木头橛子。我看看他,一脸郁闷。我看看这片小树林,心里给自己宽慰,我真是尽力了,确实找不到,那也不赖我。我看他那样,确实是不知道,赶紧道歉。我累得一身臭汗,顶着大太阳有点眼晕。张宏气喘吁吁说:“算了吧强子,这或许就是雷帅的命,他就该活这么大,阎王爷只不过借你的手收他。”几天下来我吃喝不宁,睡觉都不踏实,私下里我又去小树林找过一次,没有找到木头橛子,彻底死心了。我随口说:&ld...

2019-06-25

新惊魂六计:每家都有灵异地小说[庄秦]在线试读

我放掉了鱼缸内的大部分药水,将彬彬轻轻地放了进去。他的身体斜靠在一侧的缸壁上,头部以下仍浸在药水里,他的鳃已经缝合了,这样才不至于让他窒息。无论如何,我得上去看看。看看彬彬,那孩子仍斜靠在缸壁上安静地睡着——不是他。那么是哪里来的声音?看来彬彬体内往生鱼的毒素还没有完全清除,他还并不适应长时间地停留在空气里。做完这一切,我突然想起楼上杜秋的房间里还有个胖律师,这么久了他大概早就等急了。还有杜秋,他究竟跑到哪儿去了?我看到的是那条几乎被我忘记的往生鱼。此时,它竟然在那个黑色的大水箱里支起了身体,蒙在箱体的白...

2019-06-25

敛生小说[噤若寒蟬]在线试读

面具里的鬼怪不知道被封印多少年了,能被它认为是宝物的东西,一定不普通,宝物的年龄肯定不下一千年,他要是能挖出来这件宝物,肯定赚得腰缠万贯!宝物对他的诱惑力太大,如同饥饿的人捡到一块香喷喷的面包,明知面包有毒,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吃下去。五张符咒被高玦藏在衣服里,贴在心口前。高玦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心口,感觉到五张符咒的厚实的触感,他长舒一口气。只有这样做,才能使一颗动荡不安的心平静下来,获得勇气去做危险的事情。高玦带上自己平日考古用到的工具箱,工具箱内工具一应俱全,高玦不需要耗费时间去寻其他工具,出门前的再三犹豫...

2019-06-25

与鬼成双小说[棠呜]在线试读

那天之后,我整整一个月都没跟他说话,我参加帮派的试炼,被师叔罚抄文书,对他视而不见。我捏了捏眉心,终于抄完最后一遍了。阳光归来,春暖花开,我觉得……我不爱看书,但我想知道,为什么我的契约和其他人的不一样,我要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用了符文和咒法,他又没对我动手,单方面的揍殴,他自然伤的不轻。他照样天天不见人影,好歹没学会夜不归宿,也不知道该不该表扬一下子了,只是每次回来都一股子血腥味,也不知道天天都在捣鼓什么歪门邪道,我无法定位他,也得不到他的任何信息。我查阅了许多和御鬼,契约,法则有关的书,当我合上最后...

2019-06-25

黄泉杂货铺小说[巫门老九]在线试读

睡了不到两个小时,我就简单的吃了两口,然后就去杂货铺了。“什么都别问,什么都别说,我罩着你不会有事,在这里好好干下去吧。”“我想知道,为什么来这里买东西的人都那么奇怪,而且他们穿的衣服为什么都是死人穿的那种。”听到这里,我也没有多说什么。我来到杂货铺的时候,罗非正好也在。看着杂货铺里面的这些商品,以前是没有注意,现在看来这里面的大部分东西都是给死人用的。就在我准备去收起赵博风铃的时候,一道人影走了进来,然后站在门口呆呆的看着我,而且这个人还是满身鲜血的看着我...

2019-06-25

5小说[神永学]在线试读

「真是这样吗?」我究竟适不适合教师这份工作呢——正当晴香陷入沉思之时,学生们已经把桌子面对面排好,并且将装满菜肴的拖盘和餐具拿进来,开始进行发配午餐。驹井笑容满面地出言鼓励着低头致歉的晴香。晴香一直认为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站在台上面对人群,更何况对象还是小孩子。两个小女孩上前拉着晴香,她们的名字分别是麻衣子和绘里。「啊,好呀。」...

2019-06-25

东北野仙录小说[]在线试读

奶奶似乎被父亲转的有些烦了,她笑骂的说道:行了别转了,亏你还是当官的,就这么沉不住气?而且白仙不是说了么,一个时辰左右孩子就生了,你着啥急?父亲摸着头灿笑的说道:娘我知道,可是这心咋也静不下来,我也没办法啊。奶奶摇了摇头说:应该会来,虽然我没听说过这无常命,可仅仅是免地狱之苦,就足以让那些孤魂怨鬼,铤而走险了。父亲的心一沉对奶奶说:娘不行咱们走吧,去军营,你不是说军人百邪不侵的么。父亲为了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只好安静的望着窗外,父亲发现窗外的风雨似乎停了,就在这个时候,哇的一声,婴儿的啼哭声传了过来,父...

2019-06-25

龙穴小说[庄秦]在线试读

他的下巴一收回去,就对我怒目相视,嘴里不干不净地骂了起来。这次他说的话我听懂了,说的语言竟是广东白话。而此刻这个小孩,竟高声叫出了广东白话,看来他一定是祖籍广东。然后,我又对着这光头老者说道:“刚才你用力想把他的下巴托回去,但是你用的力度实在太大,若稍有偏斜,他的下巴就算是废掉了,拿一辈子去医吧。”我冷笑了一声,走了过去,只伸出了一只手,放在小孩的下巴上,略微一抬,他的下巴就放回了原处。我知道,一个人不管在异地呆了再过漫长的年月,一旦到了情急的时候,总会说出自己出身地的语言。我有一个认识了近十年的朋友,我...

2019-06-25

我十八岁的那个夏天小说[庄秦]在线试读

“HI!阳光,你好!” 他沉默了一会,说:“我可能知道她们为什么会昏迷。” 他回答:“过半个小时,还在那间咖啡馆,不见不散。”他下了线。 这个时候,天空的头像变成彩色了。闪动了一下,我的消息栏里来了他的消息。 我回了一句:“好什么好,我最好的朋友昏迷了。” 我登上了开往市立医院的130路公共汽车。咦?怎么还是那辆车?还是那个干瘦的售票员?还是没有其他的乘客呢? “小姐,您到站啦!”那个干瘦的售票员对我说。我下了车。...

2019-06-25

爱比死更冷小说[庄秦]在线试读

[庄秦]爱比死更冷(1) 小舞我慢慢推开了这间平房的墨绿色窗户玻璃,看见了小舞,她正沉静地坐在李子树的树荫中荡着秋千,悠闲地看着一本书。虽然离得远远的,我还是从封面依稀认出,她看...

2019-06-25

那绝色的伤口小说[庄秦]在线试读

请美女吃饭一向都是我的强项啊,呵呵。我欣然地点了点头,然后叫了两份黑椒牛扒。老树的黑椒牛扒做得的确是美味,我也想来一份的。“秦哥,你以前是医生吧?还是外科的那种?”看着我的动作,阿CAT问我。我考虑了几秒种,说:“不是!我以前在肉联厂上过一个月的班。”“秦哥,我还没吃晚饭呢,你可不可以再请我吃一份这里的黑胡椒牛扒呀?”阿CAT问。我拿着刀熟练地在四成熟的肉块上划着,随着我的手起刀落,牛扒在几秒种内就被我分成若干块,香浓的带着血水的肉汁从肉块里渗了出来,流在了白色的瓷盘上。我知道今天晚上一定有戏了,趁着上厕...

2019-06-25

有间纸扎铺小说[公子喝茶不]在线试读

“勉勉强强吧。”林洛说着,大手一挥,就将那把匕首收了起来,从内室的柜子里面取出一小袋茶叶,大概有五两重。“不是我说,你这也太小气了吧,我好歹给了你一宝贝,你就给这么点茶叶,说不过去吧。”陆小六原本还想偷偷留点的,这下好了,不仅留不住,说不定自己的还要搭进去。“别呀,我只是说它少。也没说不要啊,下次我拿好东西来,你多给点呗。”陆小六嘿嘿一笑,把茶叶放置在自己胸口的位置。刀身锋利无比,见血封喉,是一把难得的好匕首。小心翼翼的送到陆小六的手...

2019-06-25

人骨拼图小说[[美]杰佛瑞·迪弗]在线试读

“不要打开窗子,”他命令说:“还有,告诉我到底是谁来了?”“你会吓到鸟的。你可以把冷气关掉。我来关好了。”莱姆又问了一遍:“谁来了?”“这里好冷。”汤玛士抱怨说,同时伸手去打开窗户。年轻的典型表现。莱姆想。“真冷。”“莱昂?”汤玛士来回打量着房间。“这地方真够乱的。”...

2019-06-25

索眼校园小说[唐明亮]在线试读

搞怪二姐弟(3)黄易思一反往日地单打独斗,徒手把恶人的刀从脖子上推开,往后退了两步。恶人也没有什么举动,很明显他已经方寸大乱。“怎么,你的莎拉波娃的比赛结束啦,跑来干这种事?”见到黄易思从容不迫且一动不动,恶人恶狠狠地喝道:“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拿给我?”“别急,能不能先让我先说两句,善良的强盗先生?”黄易思问道。见她一点儿也不惊慌的样子,那恶人倒有点心乱了,说话也结巴起来:“说……说吧。&rdq...

2019-06-25

但丁俱乐部小说[[美]马修·珀尔]在线试读

库尔茨局长用他的铅头手杖戳了戳兰登·皮斯利胸前的钻石纽扣,说:“不要惹我发火,皮斯利!”大家哄堂大笑,几个侦探也是忍俊不禁。库尔茨当然不会让兰登·皮斯利忘乎所以,更何况是在今天。“上个礼拜天商业街有一连串的保险箱失窃,你肯定插手了。”库尔茨说,“我现在就可以违反安息日法的罪名逮捕你,把你和其他小混混关进地牢!”“那么好吧,敬爱的局长,我可以透露一二。”皮斯利说,夸张地提高了嗓音,好让...

2019-06-25

医生杜明小说[小汗]在线试读

师姐重复着我的话,她的嘴角露出了笑容。师姐听完我的话,便故意把头重重地抵在了我的肩上。我抬起头看着蓝天,那时的天空上没有一片云朵。我听见了师姐的呢喃。面对女孩子的哭,我总是手足无措。我轻轻拍着王瑶的背,过了好一会王瑶肩膀抽动的幅度才慢慢变小。我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她的头发和师姐的头发很像,一样的光滑。其实王瑶身上还有很多地方与师姐相似,这也是我为什么喜欢接近她的原因。王瑶从我的身上爬起来看着我。一边微笑一边被麻醉了……喂,师姐,麻醉药已经起效,你现在应该晕倒了。杜明你怎么不问我...

2019-06-25

鬼怪小学小说[清山乔木]在线试读

“姬渊呢?”“也对,那就希望他不会被我们吓到。”苏萱萱说着,屁股后突然多出来的一根白色狐狸尾巴甩来甩去。苏萱萱脸颊鼓起来,狠狠摇了几下:“又不是你打扫!”郭颂话不多,只是道:“嗯,好。”被苏萱萱点了之后,姬渊才开口:“比上一个老师要好得多。”苏萱萱摇尾巴的动作一僵,火速收了尾巴,顺手理了理自己的裙子,又是一个懂事端庄的小可爱。秦钦狠狠地吸了一口:“啊……我上一次闻到饭菜味儿好像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了,果然还是人类的饭菜最好吃。”...

2019-06-25

我的沙雕老板小说[勺吃火龙果]在线试读

顾卿同那些情犊初开的小男生一样开始追求谢桥。他知道怎么样哄女孩子开心,也知道送什么样的礼物才会讨女孩子喜欢。没多久,两个人便在一起了。谢桥也清楚顾卿的小心思,她生气了,就会拧他的耳朵:“有话直说,不用这么转弯抹角的。”谢桥:“你的确不要脸。”他一见钟情的姑娘姓谢,单名一个桥字。后来,顾卿连他那辆拉风的小轿车也不开了,不知道从哪倒腾出辆自行车,蹬着带谢桥出去玩。他喜欢她靠在身后的感觉,有时候会故意往坑坑洼洼的路上骑,谢桥坐不稳就会伸手抱住他,他一路上都美滋滋的。“狡辩,我不理你了。”“整日瞎臭美。”...

2019-06-25

超级捉鬼公司小说[言大牛]在线试读

天行真人一路从五楼冲到楼下,当他看到姜超正在晒太阳的时候,气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骂吧。姜超将脑袋转到一边,根本不理他。没多久,一把用百鬼铸造而成的索命剑就完成了。“你个遭了瘟的畜生欺人太甚!”天行真人指着姜超怒骂道。可没等张建业开口,天行真人看向他怒道:“你这个同伙给我滚一边去!你的女儿今晚就会死!”这个阵法牛逼到能吓死人。...

2019-06-25

道门鬼差小说[迎风尿一鞋]在线试读

所有的人,面面相觑。对啊!今天可是传统节日里的鬼节,相传是鬼门关大开的日子。“多谢小兄弟出手……要不是你……恐怕林少爷,要死得不明不白啊……”“此话当真?”纵然李长生的说法,有一些骇人,不过村民们此时此刻,大多都是相信了。此时村民们,都纷纷感激起李长生。“那赶紧的……”...

2019-06-25

无法呼吸小说[庄秦]在线试读

老爸把沈晓叶当作了手心里的宝,千依百顺,就算她想要天上的星星,老爸也会搭上一截梯子试着去摘。沈晓叶实际上并不反对父亲续弦的,但是小阿姨只比自己大七岁,要晓叶管她叫声妈妈,她还真叫不出口。谢依雪并不是个坏后妈,可晓叶怎么也突破不了她的心理障碍,不愿意叫一声妈妈。最多,也就是叫声小阿姨。想起了妈妈,沈晓叶突然感到心里一阵悸动,心中最柔弱的那个地方像是被针狠狠刺了一下,没有出血,却留下了一阵剧痛。晓叶没见过自己的亲生妈妈,她是难产儿。生产她的时候,妈妈因为产后大出血,回天乏术,死在了手术台上。但是在晓叶十五岁那...

2019-06-25

蜕变小说[庄秦]在线试读

“得了吧,她们医院的年轻护士,都喜欢外科医生呢。动刀子的都有奖金红包拿,工作确定,哪像我这么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自由工作者?”我接过特快专递信封,趁着老妈发飙之前,赶紧关上了书房房门。好在几秒后,我就在抽屉里找到了周警官的名片,然后摸出手机拨出了名片上印着的手机号码。“没事,周警官和我住同间病房时,一到晚上就来精神,每天夜里不到两点根本睡不着觉,他说那是长期半夜蹲点办案,搞出来的职业病。他说过,他的手机二十四小时不关机,现在应该正精神着呢。”她老人家一脸阴沉扔给我一个特快专递信封,没好气地说:“这是今天下午送...

2019-06-25

    页次:1/1 每页25 总数25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