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山河小说[浅书清都 ]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虽说他穿越过来也有些年头的,该适应的地方也都差不多适应了,但还是时不时就会想些有的没的。虽说事业有所小成,房子车子都有了,但再怎么样也比不过这里啊。他那不过是个三层小别墅,现在住的这可是依山傍水风景区!胡樾立刻又觉得十分心塞。胡樾趴在窗边吹风,有些蔫蔫的。其实自从到了这里鸠占鹊巢之后,胡樾的生活改善了不知一点两点。他没穿越之前的日子过得像老黄牛一样,每天忙得恨不得上天。唯一不同的是老黄牛每顿吃的是草,而他一旦忙起来了连草都来不及吃……胡樾在心里给这俩小人各加了一分,暂时维持平局的战况。胡樾坐在桌边,指着桌

定山河小说章节试读

《定山河》作者:浅书清都 【完结+番外】

文案

夜色深重,万籁俱寂。

他看见硝烟战火绵延千里,寒铁卷刃山河狼藉。

花樊挣扎从梦中惊醒,鼻尖仍似萦绕着血腥味。

与此同时——

胡樾倏然睁眼,满眼惊惧的环顾四周。

这是哪?!

他悄悄拉开车帘。

月色隐约,只见路边巨石上书着三个大字:

归云山。

彼时正值永安二十年,海清河晏四海升平。

说书人惊堂木响,个色人物登场。

故事开始。

内容标签: 强强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胡樾,花樊 ┃ 配角:友好的本家胡氏,美腻的亲家花氏,打酱油的皇家众人,等等 ┃ 其它:

下山

仲夏之夜,星河低垂,微风拂面。

回廊尽头的假山旁缩着两团黑影。此时一朵厚云将将移走,月光向下一撒,将蹲在地上的两个少年照得朦朦胧胧。

“你确定他吃了?”胡樾怕人听见,揪着弗墨的衣领,凑上去对着他耳朵小声嘀咕。

“少爷,痒!”弗墨往后缩了缩,用手一揉耳朵,而后坚定的点头,“我亲眼看着他吃下去的,错不了。”

胡樾盯着黑洞洞的走廊皱眉:“那就怪了,怎的到现在都没动静?难不成是那巴豆有问题?”

“不会吧,”弗墨安慰道,“许是发作慢,要不少爷你先回去睡,我在这里看着,明儿个告诉你。”

“那不成!”胡樾很讲义气,“哪有留你一人在这儿的道理。”他说着又抓了抓膝盖,用指甲在包上掐了个十字。夏天蚊虫多,他们怕被人发现,没敢带驱蚊虫的香包,此时往树丛假山里一钻,满身的蚊子包。

“我们倒是给这些蚊子送了顿饱餐。”胡樾一个不注意,手上用力太大抓破一层皮,又痒又疼,不过两相一抵消,倒是好受了不少。

他喃喃道:“要是有蚊香就好了。”

“蚊什么?”弗墨没听清,刚想问就听到耳边一阵嗡嗡,用手一抓,徒手便捏死了一只蚊子,糊了满手血,也不知道刚刚吸了谁的。

他不在意的往石头上蹭了蹭,邀功似的将手往胡樾眼前凑:“少爷,你看我抓住只蚊子——啧,恁大一只,怪道咬的包又大又痒!”

“嗯,牛逼。”胡樾拍了下弗墨的肩以示嘉奖,眯眼道,“我们再呆一个时辰,要是这龟孙还不出来,我们就不等了,回去。”

“回去多可惜啊。”

“不可惜。”胡樾冷笑一声,“就麻雀那脑子,若再犯我手里,我有的是法子教他兜着走。”

弗墨显然十分相信胡樾,听他这么说,便只安心蹲在一边用手替他赶蚊子,不出声了。

第二天一早,弗墨去敲胡樾的门。

“怎的起这么早?”胡樾眯缝着眼,哈欠连天。

昨晚到底是没蹲到人出来,胡樾这身体毕竟才十四岁,纵使平时也习些武,到底是孩子。蹲了好几个时辰又熬了大半宿,此时很不得黏在床上。

“我方才去那头院子里打探了一番,”弗墨兴奋道,“怪道我们没蹲到人,原是阙少爷亥时便去了茅厕,一晚没回,我们子时才去守,自然守不到人。”

“一晚没回?”胡樾立刻醒了,赶紧披上外衫,问,“当真一晚没回?”

“千真万确,我听他那跟班儿亲口说的,他们少爷蹲一晚茅厕,腿都软了,最后还是他扶着回的卧房。”

“这么猛!”胡樾想到阕之杉在茅厕扎了一晚马步,腿脚酸软被小厮扶回去,心里立刻舒坦了。

辰时还有早课,胡樾慢悠悠起床收拾完,和弗墨溜溜达达晃到西院。

阕之杉果然没来,早课不来说明至少有半天不用看见他那张脸,胡樾只觉通体舒畅,就连上课都比平时认真了些。

和其他门派不同,归云山以文为主,武只是辅助,说白了还是文化课挤压体育课。

早课向来是用来抽查的,但问的无非是些记诵的内容。胡樾说什么也是经历过高考的人,背书的方法技巧都是经历过实战检验的,拿来对付这些绰绰有余。

今天来的是掌门。一屋子孩子原本还在小声说话,一看见掌门立刻便熄了火。

掌门扫视了一圈,没问阕之杉是什么情况,只是到胡樾时视线多停了几秒,似有深意。

胡樾不敢和掌门对视,低着头假装认真看书。

后面的弗墨拿笔杆戳了戳他后背,胡樾不敢动,弗墨却挺顽强,见他不回应,又戳了戳。

“……”胡樾往后靠了些,咬着牙问,“什么事?”

“书,”弗墨小声提醒,“书倒了。”

“……”

胡樾瞥了眼掌门,而后故作镇定的将书正过来,装模作样的翻了几页。

掌门的视线终于从他身上移走,胡樾松了口气。也不知掌门是不是知道麻雀拉了一晚是他的手笔,胡樾看着书上的字想,但掌门看起来似乎没有想要追究。

他正这么想着,就听掌门声音响起:“来,胡樾,从《归云图解》第一章开始,背到六章结束,错一字罚抄一遍。”

胡樾:“……”

-

得亏他平时也算用功,上午总算有惊无险的过去。

下午去校场习武,中间有两个时辰空闲,胡樾算着时间回院子里睡了一觉,而后神清气爽的去了校场。

和他神清气爽对比明显的是阕之杉的苍白。阕之杉正在和别人说话,见他到了立刻便住了口,恶狠狠的瞪过去。

“胡樾!”阕之杉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揍他一顿,“你有种!”

“我当然有,难不成你没?”胡樾嘴角一勾,一副你能耐我何的模样,十足欠扁。只是他长得实在好看,做这一副无赖样都好看的紧,让人难以生厌。

胡樾说着还故意瞥他的腿:“怎么?腿养好了?”

“你小子别嚣张,”阕之杉冷笑,“咱们走着瞧。”

“瞧什么?”胡樾气死人不偿命,“瞧谁丑?那我可比不上你,比不上比不上。”

说实话,阕之杉长得也不差,十五岁的年纪,剑眉星目,五官端正,但和胡樾比还是差了些。

阕之杉气的发抖,还想再与他争辩一二,胡樾却懒得搭理他,转身便走,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

按理说胡樾毕竟也是二十好几的人了,纵使穿到孩子身上,也总不至于真同孩子一样和这群豆丁认真计较。

只是他虽不想主动招惹,阕之杉却实在是欺人太甚,泥人还有三分血性,更何况胡樾脾气也算不得好,一来二去,两人这梁子便算是彻底结下了。

于是他穿到这里五年,在这山上呆了五年,和阕之杉掐架也掐了五年。

“少爷,他这次怕是气的不轻。”弗墨是跟着胡樾上山的,自然知道阕之杉和自家少爷不对付,“您最近可得小心,千万别中了他的道。”

“我知道。”胡樾磨了磨牙,“他若是还不老实,我就再教他做做人。”

下午的任务说来也不轻松,但胡樾纯当健身,倒也自得其乐。

长老刚走,胡樾擦了擦汗准备回去洗个澡,就见掌门进了校场,径直走到他面前:“你跟我来。”

胡樾愣了愣才跟上,余光瞥见阕之杉的冷笑,心里一咯噔,不会是这小子又去告状了吧。

掌门看着十分严肃,胡樾不敢有什么小动作,老老实实的跟在他后面。

一路穿门过廊,走了好一会才到。这里是归云派处理事务的地方,胡樾只在外头远远望过,还真没进过这里。

院子种着 几棵大树,树冠极大参天蔽日,胡樾抬头看了看,认不出是什么品种。

进了厅堂,几把太师椅对着放在正中,上首两把椅子中间一张紫檀木桌,上头摆着香炉,缕缕香气散出来,清净悠远十分提神。

掌门脚步不停,掀了帘子往里走。这帘子由珠子串成,那珠子大小一致,泛着水蓝,晶莹剔透。胡樾拿手搓了搓,圆润光滑,竟是翡翠。

“掌门。”

左长老跪坐在矮桌边,见他们过来,起身向掌门行礼。

“左长老好。”胡樾行弟子礼,左长老微微点头,就见掌门坐到方才左长老的位置,而后说:“来,坐下。”

胡樾一头雾水坐到对面,左长老从一旁博古架上拿来一块黝黑的石头,那石头巴掌大小,上头刻满金色小字。

“来,伸手。”胡樾乖乖照做,掌门接过石头,轻轻放到他手心。

“哇,好冰!”胡樾没想到这块石头竟然这么凉,冰块似的,差点扔了出去。

掌门面色沉静,胡樾看了看面前这两人,真是一个赛一个的严肃,只好百无聊赖的捧着个石头发呆。

几息过后,胡樾眉头皱了起来。

“掌门……”

“怎么?”

“这……这石头,”胡樾眨巴着眼睛,“这石头变烫了。”

“继续。”掌门似是早料到,“忍不了了再放下。”

“……是。”胡樾看着这块石头,心想这又是什么鬼?石头还能自动加热?这不是反人类吗?

手中的石头越来越烫手,胡樾咬着牙忍了会儿,还是很快就放下,放开的时候手心已经完全红了。

“太烫了!”他搓着手看向掌门,“这是什么啊?”

那石头原本还是凉的刺骨,现在却又烫得烙铁一般,就连上头的金字都亮了许多,像是在发光。

掌门没有回答胡樾的话,只是复杂的看着他,然后说:“你下山吧。”

“啊?”胡樾蒙了,“下山?去哪?”

“自是回你本家。”

“我……不是,怎的突然要赶我回家?”胡樾从穿过来到现在,一共五年时间,全都是在山上过的,现在突然要他回家和家人朝夕相处,胡樾立刻便想拒绝,“我不想回去。”

“归云山你不必再待。”掌门意有所指,“车到山前必有路,你怎知是困境而不是机缘?去吧,你与归云缘分已尽,不该被困在此。”

初见

“少爷,怎么回事?”胡樾一出院子,在小路边上藏着的弗墨就迎了上去,“麻雀少爷告状了?”

胡樾没精打采的往前走,听到弗墨的话,不屑撇嘴,“就他?他还没这么大本事。”

“那少爷脸色怎这样?”弗墨有些担忧,“掌门训斥了?”

“唉。”胡樾叹了口气,“掌门把我们扫地出门了。”

“啊?”弗墨懵了,“这,这……”

“他叫我收拾物件,明儿就派人送我下山。”胡樾越想越气,“叫我走也罢,偏连个由头都不告诉!”

“也不一定是掌门不留少爷,许是家里头有事让少爷回去。再者您都五年没下山了,老爷夫人得多惦记啊,正好回去陪陪尽孝,全了他们的思念之情对不对?”

弗墨说的有理,按理说十多岁少年在外头五年,现在好不容易能回家了,不说欣喜若狂,也该是高兴的,无论怎样都不可能愁眉苦脸。胡樾也只好笑笑假装宽心,不让弗墨看出异常。

一说回家,弗墨比他激动多了:“我与阿姐也五年没见了。当初走时我还与她打了赌,赌我回时能不能高过她,赌注是她那块岁寒三友的玉佩。现在我是赢定了,就看可有机会把这玉送给执书。”

胡樾啧了一声,“你阿姐……”

“少爷不记得了?我阿姐名弗霜,就夫人跟前的那个大丫头。”

“想起来了。”胡樾暗暗记下,“那那个执书……”

“也是夫人院子里的。”

“这样啊……”胡樾话题一转,“你小子可是中意人家姑娘?”

“哎,少爷!”弗墨脸噌的红了起来,“你,你别乱说啊,我就是送她做,做生辰贺礼罢了,没别的意思。”

胡樾拍拍他肩,“我懂我懂,你和我还不老实?你放心,等回去了你大胆的去,我一定支持你,花用上不用担心,我给你报销。”

追姑娘还有人赞助?弗墨没想到还有这等好事,当即感动的眼泪汪汪,“少爷你待我这样好,我一定做牛做马报答你!”

“这就不必了,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胡樾语重心长,“倒时我再把我独门绝技传授给你,不愁佳人芳心不到手。”

-

回院子后,弗墨张罗着收拾细软,最后也不过收出了几件衣在物和银钱带着,其他一概原样留归云山。胡樾早从弗墨嘴里套过话,胡家是什么情况他大概明白,无非高门大户功勋权贵,想来将这一应器具古董丢在这儿也不心疼。

胡樾没管弗墨,自己拿了本书往躺椅上一歪,看几页眯一会儿,颇为惬意,和往常没什么不同。

但也只是看起来淡定。因为他——失眠了。

失眠的后果是第二天之能□□黑眼圈,胡樾心情不太好,偏生还专门有人来找茬。

阕之杉摇着扇子站在路中央等他,满面春风,志得意满,见到胡樾,折扇往手心一拍,啪的一下收起:“你……”

“好狗不挡道。”胡樾冷冷的说。

阕之杉被他的话一噎,喘了口粗气又说:“怎的走这么早,也不等同门来送送——还是你嫌被赶出去丢人,不敢告诉别人?”

胡樾嗤笑一声,伸出小指掏了掏耳朵:“方才哪只畜生在吠?”

“你也就会耍耍嘴皮子功夫了。”阕之杉一想到胡樾马上就要滚蛋,心情立马好了不少,“这么伶牙俐齿怎么不求着掌门把你留下来?”

“因为有你啊。”胡樾看着阕之杉,“天天看着你这张脸,我怕变丑,更怕眼瞎。”

“你!光会嘴上逞威风,你还有别的本事没有?绣花枕头一个!”

“麻雀师兄说的都是。”胡樾似笑非笑,“师弟我别的本事没有,就只有一个本事,气死人不偿命。再说别人不知,师兄您天天领教,还能不知?”

这一通话只将阕之杉气的心口疼,胡樾却懒得再和他争辩,伸手象征性的行了个礼:“师弟该走了,谢麻雀师兄前来相送。望师兄今后千万珍重,后会无期。”说完也不管阕之杉的脸色,径直从他面前走过去。

“少爷您太厉害了!”弗墨回头瞥了眼阕之杉,“几句话就将他气的嘴歪!”

胡樾摆摆手,谦虚道:“小意思。”

那头阕之杉身后跟班见他脸色难看,赶忙上前:“少爷……”

“无事。”阕之杉咬着牙,“便是他表哥、安国公世子江崇逍见到我还得恭恭敬敬喊一声少主,他胡樾又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仗着祖上荫蔽横行霸道的废物。”

他顿了顿,又道:“我上次让你去查的事情有消息了没?”

“回了。那头说三公子还是之前那般,没有恢复的迹象。”

“国师呢?没想法子去治?”

“找了,都无用。”

阕之杉狠狠的盯着正在下山的那个背影,“胡樾,这便是你干的好事。”

-

胡樾和弗墨下了山,就见山脚下停着一辆马车。马车很大,上头还有雕花,窗边纱幔垂坠。前头拴着两匹高头骏马,毛色一水白,鬃毛飘逸,煞是好看。

马边站着一人,见他们来,立刻迎上去,“属下奉老爷命来接小少爷回家。”

“行。”胡樾走到马车边,那人便要跪下来供胡樾踩着上马车。胡樾摆摆手示意不必,自己提了提衣摆一步跨了上去,掀了帘子往里钻。

钻到一半,胡樾又退了回来,回头问:“你叫什么?”

“回少爷,属下赵武。”

“从这回家大概几个小……时辰?”胡樾顺嘴差点把小时说出来,赶紧又改了口。

“快马加鞭一天便可。”赵武想了想又说,“若是慢些也就三日时间。”

“嗯……那你自己看着办吧,想休息就休息,能走就走,不用管我们。”胡樾说完就进了马车,赵武愣了一下才回道:“是。”

马车里头垫着松软的棉褥,用丝绢包着,上头平铺着席垫,触手温润清凉,竟是用玉石编成的。他靠在枕上半躺着,面前矮几四周都有抽屉,里头放着各色茶和点心已经一应餐具,甚至还有几本供人解闷的书。桌上的壶里盛着热茶,边上熏着香,也不知是不是加了薄荷,闻起来格外清爽消暑。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小说作者浅书清都 《定山河》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真实可信,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重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拥有位面商铺的秋缘小说[浅墨残香]在线试读

“等我回来就知道你能不能做到,说的话是不是放屁,”秋河道,“把书房里的书都给我抄一遍,休想偷懒,”秋缘屋里的丫头翠儿,一个年约莫十五岁左右,梳着两个发髻,上头还带着廉价的绢花,端着碗要进来,轻声细语的唤道,“少爷,药来了,”“出去!”秋缘立即道,那感觉恨不得当场立誓一样,“做得到,绝对做得到,”说完,秋河就甩袖而去,秋缘哀叹了一声,将张脸埋进软软的棉枕头中,秋缘喝道,“出去!”第4章...

2019-09-03 07:36:46

实习灶王爷小说[岂无衣]在线试读

李元钦长久地看着眼前这页书,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微微拧着眉头,不能顺畅地读下去。“还有什么红豆团子,芝麻糖,白米糕,与我一同上天的同僚都吃的不爱吃了,兴许人家闻见味道都想吐了,可我连是什么味道的都没尝过呢。你说我惨不惨!”张清岚越说越觉得自己的凄惨人生简直人神共愤,于是哭得更大声了,仗着没人能听见,干脆一屁股坐在桌子上毫不顾忌形象的嚎啕大哭。张清岚哭着哭着又累了,整张脸上鼻涕眼泪混在一起,难看的很,不过好在无人看见,就随它邋遢着去了。他越说越委屈,蹲在李元钦的桌子上呜呜地哭了起来,“你这个人真的好过分,...

2019-09-03 07:36:46

皇太子的恋爱哲学小说[原恶哉]在线试读

甲男:「我认为天后对此已经有所戒备,她近年来不断扩充禁军的人马,而且也安排武艺高超的人随侍在侧,要发动流血政变使天后丧命退位是不可能的事。」——为何唐朝的中文如此高深莫测?甲男:「我认为扩大私军势在必行,前日我和郎君探讨暗中募集私军的方法,可先前受到来俊臣的影响,没多少人有意愿为皇室贵族做事。」乙男:「切莫小看太子妃的能耐,越是美艳的玫瑰越是有刺,那令人不寒而慄的剧毒眼眸,总能窥见他人毫无防备之刻,腐蚀全身。」乙男:「尊贵的皇室血脉因利欲薰心而互相侵蚀,此世恶道如地狱红莲绽放,真是杰作。」谢天谢地,乙男正...

2019-09-03 07:36:46

定山河小说[浅书清都 ]在线试读

虽说他穿越过来也有些年头的,该适应的地方也都差不多适应了,但还是时不时就会想些有的没的。虽说事业有所小成,房子车子都有了,但再怎么样也比不过这里啊。他那不过是个三层小别墅,现在住的这可是依山傍水风景区!胡樾立刻又觉得十分心塞。胡樾趴在窗边吹风,有些蔫蔫的。其实自从到了这里鸠占鹊巢之后,胡樾的生活改善了不知一点两点。他没穿越之前的日子过得像老黄牛一样,每天忙得恨不得上天。唯一不同的是老黄牛每顿吃的是草,而他一旦忙起来了连草都来不及吃……胡樾在心里给这俩小人各加了一分,暂时维持平局的战况。胡樾坐在桌边,指着桌...

2019-09-03 07:36:46

世界第一度假村小说[panther]在线试读

唐淮穿上鞋子,踩在刚才的黄土上,脚底板有些微凉,不过还在能在接受的范围内。等适应的差不多后,唐淮朝山谷顶端的方向走去。唐淮刚刚晒太阳的时候已经决定好,先看看岛上有没有游客。要是没有,他就想法设法在最高处堆个‘SOS’的求救信号,然后钻木取点火……希望有路过的船只和飞机看到吧。在爬上山谷的那一刻,唐淮再次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同。唐淮再次给自己点赞,在盛泽的时候,他也没发现自己的身体素质这么好啊。唐淮没有目的地,不过呆在这里是不可取的。唐淮感受了一下身体,不显疲惫。紧接着,唐淮又跺了一下脚,要不是脚下有凉意传来,...

2019-09-03 07:36:46

星际雌虫穿成乡村哥儿小说[日进斗金]在线试读

河水静静流淌,没有一丝涟漪,月亮高悬天空,在河里投下圆圆的倒影。高高的鼻梁,大大的眼睛,麦色的皮肤和因为瘦削显得过于棱角分明脸颊,眉心还有一颗红痣。除了太瘦了一些,自己这模样可比那个阴柔的白禾要顺眼多了啊!白术惊喜的一蹦三尺高,仰天长笑三声。白术一路小跑,来到河边。他跪在河边,看河水里印出自己的倒影。只要他抓紧锻炼,再打拼出一片家业。以他的能力,绝对有信心可以赢得那雄性的心,给他提供最好的生活!她们摇了摇头,有些同情的议论道:“你看看那边的哥儿,好像是白老大家那个,天天干活糙的和个男人一样,现在都有些疯了...

2019-09-03 07:36:46

我被反派拱上皇座[星际]小说[闻鲸歌]在线试读

“他根本就不在乎父亲!父亲还让我来看他……”迪欧蜷缩在巷子里,埋着头像只尽力竖起背毛的幼猫,无助地怒吼着,“那也是他的父亲、他的家族啊!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他理解什么!他要是真的理解,为什么没有一滴眼泪!为什么还要留着那个杀手!”迪欧怒目圆睁:“那现在呢!”“迪欧少爷,雷哲少爷并无恶意,他只是想你能尽快振作起来。”雷蒙德单膝跪在少年面前,柔声道。“迪欧少爷,你的悲伤和愤怒雷哲少爷并不是不能理解……”雷蒙德耐心地解释却并没有取得任何效果,世界观停留在非黑即白阶段的少年完全听不进去,情绪激烈地驳斥道...

2019-09-03 07:36:46

一世千秋小说[邢风风风风]在线试读

“那你记住,他们一族的人多多少少会有一些‘白化’的迹象,尤其是在这头发上,有那么些白色的发丝,可以确定是长坷族无误了。”“如果放任他们不管,迟早会波及到整个师门,你这些日子就别轻易下山了,在这好好背书。”任老头起身,带着他的两位师兄出了门 “小黑狗你可看好了,若是出现什么意外,格杀勿论。”“小黑,你说小流氓被师兄他们抓着了会怎么办。”“他带着面具,包得严严实实的,想看都看不见。”“看见他们要把他们赶出去吗?”秦琅睿脱了外衫滚上床去,看着自己没有一点伤口的双手:“他很强,你知道法印是我们施术的关键,他能够一...

2019-09-03 07:36:46

十里人间小说[老草吃嫩牛]在线试读

既然老祖宗赏饭吃,那么就集体动起来吧。五百年摇摇欲坠的老屋,换漂漂亮亮的现代化房屋,能住到更好的地方去,谁愿意守着满身是补丁的老屋子呆着呢?四太太一张一张的抿着毛票的边角,抿好,又用皮筋仔细的按照面额扎起来。常青山石窟一出,举世震惊,没多久,那里就成了世界级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跟籍道太祖陵社会地位也差不离了。一时间,政府衙门动起来了,财阀也动起来了,世界级的,国家级的文物单位也来了,郡里规划局也做了旅游城市的初步规划。想到这里,江鸽子抬起头对段四太太说了句:“嫂子,我要是您,我就不换!”四太太闻言,数钞票...

2019-09-03 07:36:46

我诈死后再遇殉情未遂的魔尊小说[梦里长安躲雨人]在线试读

边说边给白蟾宫递眼色,又是飞眼刀又是威胁,白蟾宫不情不愿的解释了一通,赌咒发誓真不是自己干的。一行人边说边行,醒林使尽浑身解数万种本领,终于哄得这位不贰师妹化怒气为淡淡微笑。醒林和郭不贰并肩走在最前方,他凑近身旁的郭不贰说了些什么,郭不贰笑了一下,又立刻绷住脸,要笑不笑别别扭扭的转过头。忽而,她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我们教中人都是一样的红云衣,朱果钗,你是怎么认出是我的?”他向比他还小的郭不贰深深作揖,道:“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郭不贰既没人证又没物证,被白蟾宫一通辩白,醒林一通温柔款款的赔小心,自...

2019-09-03 07:3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