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雌虫穿成乡村哥儿小说[日进斗金]在线试读-古代架空-阅文林语

星际雌虫穿成乡村哥儿小说[日进斗金]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河水静静流淌,没有一丝涟漪,月亮高悬天空,在河里投下圆圆的倒影。高高的鼻梁,大大的眼睛,麦色的皮肤和因为瘦削显得过于棱角分明脸颊,眉心还有一颗红痣。除了太瘦了一些,自己这模样可比那个阴柔的白禾要顺眼多了啊!白术惊喜的一蹦三尺高,仰天长笑三声。白术一路小跑,来到河边。他跪在河边,看河水里印出自己的倒影。只要他抓紧锻炼,再打拼出一片家业。以他的能力,绝对有信心可以赢得那雄性的心,给他提供最好的生活!她们摇了摇头,有些同情的议论道:“你看看那边的哥儿,好像是白老大家那个,天天干活糙的和个男人一样,现在都有些疯了

星际雌虫穿成乡村哥儿小说章节试读

《星际雌虫穿成乡村哥儿》作者:日进斗金【完结+番外】

文案:白术是星际虫族里最厉害的战神,作为一只雌虫,为了能保护好稀有的雄虫,他二十八般武艺样样俱全。

一觉醒来,他穿到了古代世界,穿成了一个叫做白黍的哥儿。

怀孕?没有关系,雌虫原本就是要下蛋的。

只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这个世界的雌性这么弱?这样怎么养得起心爱的雄性?

别的哥儿在学琴,下棋,化妆……不,画画的时候。

白术在习武、种田、打猎、做买卖……

有一天,白术拖着一整头熊来到谢家庄,用虫族最真诚的求爱方式喊道:“谢槐钰,我想替你生蛋!”

谢槐钰:“……”

【甜甜甜,爽爽爽,无脑剧情不接受考据!】

受:白术 攻:谢槐钰

虫族背景是虫族文里雌虫强壮雄虫柔弱。哥儿世界哥儿可以生子,生子不涉及主要剧情。

内容标签: 强强 生子 种田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术 ┃ 配角:谢槐钰 ┃ 其它:种田,生子,哥儿,穿越,打脸

作品简评:星际雌虫白术穿到古代世界,变成了个被退婚的小哥儿。饿晕在路边的白术,被伯爵之子谢槐钰所救,因两个包子结缘。为了能成为匹配得上谢槐钰的男人,白术运用雌虫的武力和智慧,买地、种田、发家致富,顺带再教训几个极品亲戚。谢槐钰将一切看在眼中,被白术的真诚和能力感动,从欣赏,到喜爱,再到互相扶持携手一生……本文行文流畅,人物细节塑造生动,轻松的描写中偶有几点引人深思之处。两位主角之间的感情甜蜜简单,真挚感人。几个配角性格也很有特色,看着他们在时代的限制中或努力奋进,或随波逐流,最终走上了截然不同的生命轨迹,让人感叹。

第1章

白塘村是府城东面的一个小村子。

因着背靠山林,又有河流从村子旁经过。这里的村民除了种田外,还能打打猎,摸摸鱼,日子过得还挺滋润的。

紧挨着北面的山林下,就有几户人家。其中最破的一间,是村里富户白家的杂物间。

白家虽然是富户,但这杂物间却年久失修,棚顶的稻草稀稀拉拉,还不如自家柴房。

此时,这间破房子的地面上,却躺了个人,正是已经亡故的白家老大的独子白黍。

白术醒来的时候,浑身像被碾压过一般,又酸又痛,一点力气也没有。

今天早上,他才刚刚从虫星的舰队里退伍。

然而不到中午,就在和雄虫相亲的路途上遇到了叛军奇袭。

为了保护附近的幼虫,白术用肉身抵挡住光子枪的攻击。他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竟然活了下来。

只是他现在身处的环境,并不像是在干净明亮的医院。白术仔细打量了一下四周……

他躺在一堆枯草上面,头顶是泥巴和枯草制成的顶棚,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死气沉沉的霉味。

他不明白虫星怎么会有这样的地方,简直就像未开化的原始部落。

白术抬起一只手,想要支撑着坐起来。却惊讶的发现这只手并不是自己熟悉的模样。

他健壮有力的肱二头肌消失不见,变成了粗细只有之前一半的瘦弱胳膊。

虽然每个手指都遍布着一层薄茧,但对比之前的自己却还是太纤细了。

自己怎么变成了这副弱鸡身材!白术感到十分的愤怒!

虫族雌多雄少,雄虫和雌虫东西数量大约是1:10的差距。

在这样极端的数量差下,雄虫的地位极高,而雌虫则承担了整个社会里的大部分工作。

也因此导致在虫族社会的审美里,一个优秀的雌虫不仅要拥有健壮身材,还要有极强的个人能力。

至少要能够负担起养家重任,给自己的雄虫一个优渥的生活条件。

作为虫星的将军,一个对自己要求极高的成年雌虫,白术拥有让人羡慕的健美身材。

他认为这是作为一只雌虫和战士的基本修养,只有这样的身材,才能够保护自己心爱的雄虫,赢得对方的青睐,而不是和现在这样瘦弱不堪。

只有那些自暴自弃的底层雌虫,才会这样不注重自己的形象。

白术费力的起身,仔细观察起自己现在的身体。

他引以为傲的八块腹肌不见了,肚子深深的凹陷进去。形状完美的胸肌也变成了一排难看的肋骨。

如果只是这样到也就算了,白术想要展开背后的羽翅时,才发现他那对金色的,半透明的美丽翅膀也消失无踪。

他立刻反手摸向自己后背,却没有感受到肩胛骨附近熟悉的裂隙。手心下光滑一片,白术要哭了!

这不是他的身体!自己变成怪物了!

白术正思考着自己在哪里,变成了怪物该怎么办,他参军时留下的千万积分还能不能找回这些问题时,房间的木门砰的的一声被人踢开。

白术一愣,就看到个眉心长着一颗红痣的虫族走了进来。

这虫族看起来像个雄虫,面上带着丝嘲讽,外貌甚至比之前看过的所有雄虫都要柔软。他穿着件即像长衫又像连衣裙的花哨衣服,长长的头发在脑后挽了个髻。

在虫星里,有一些雄虫也爱做这样的装扮,他们甚至会化妆,让自己看起来和粗糙的雌虫区别更大,更加引人注目。

白术一向不太喜欢这种类型的雄虫,他更喜欢雄虫干干净净,天然不雕琢的样子。

不过再怎么样,面前的这个也是个雄虫,白术本着雌虫的风度,忽略了对方脸上让他不舒服的嘲讽,朝着他微微颔首。

“呵,睡了一天才醒。你是猪啊!”雄虫开口,声音有些尖锐刺耳,让白术微微皱眉,胸口本能的升起一股厌恶情绪。

他知道有些雄虫自视甚高,对雌虫很不礼貌。但是像这样性格恶劣到让他忍不下去的还是第一个。

“请问……你是?”白术开口问道。

“你神经病啊!”听白术说完,对方流露出厌恶的表情。

他跺跺脚,恶狠狠地道:“装什么装!以为这样就可以不干活啊?就你这个的外貌,哥儿不像个哥儿,以李家三郎的条件怎么会看上你?”

“人家可是秀才老爷,以后是要中举当官的,你就死了这条心,以后老老实实的找个山村野夫嫁了吧!”

什么哥儿……什么秀才?

白术听的一头雾水,胸口却猛地激起一股激愤的情绪,让他的表情控制不住的狰狞起来。身体向前,就要扑到面前的雄虫身上。

“你想干什么!”对方惊慌的后退几步,从房间角落里随手抓起一根木棍,重重打在白术身上。

白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生生挨了一棍,当下就头晕目眩的倒了下去。

以他之前的身体,这一棍根本不算什么,然而他现在极为虚弱,对方这一棍就让他好生难受,半响也爬不起来。

“哼,别以为装晕就能躲得过去,天天在我家白吃白喝,要不要脸。”对方说着,还由嫌不够的补充道:“你也别怪我抢你的亲事,是三郎自己不要你的。”

“他之前对我说了,一想到和你定亲就觉得恶心,巴不得我早点嫁给他。”那人说完,把手中的木棍往地上一扔,扬长而去。

嫁人?白术躺在地上,脑子晕晕乎乎的,有些反应不过来……

刚才打他的这个,竟然是个雌虫?就他那副比雄虫还要娇弱的模样,还抢了自己的亲事?

白术浑身都疼,腰上被对方敲到的地方不是最疼的,胸口更是一阵又一阵莫名锥心的痛,不知什么时候,他脸上的泪水流到地上。

迷迷糊糊间,耳边响起两个人嘀嘀咕咕的说话声,似乎就在离自己不远的院子里。一个是刚才那雌虫的,还有一个则更为尖锐。

“禾儿,白黍那混账东西还没起来?”

“娘,他在那儿装晕呢,我看他这次是反了天了,刚才还想打我!”

“什么?岂有此理!可没伤着你哪儿吧!”

“我怎么可能被那个废物伤到,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我跟李家三郎好了,他怕不是妒嫉的发疯。”

“那也得注意些,你毕竟是个哥儿,容貌还是挺重要的,万一被他伤了脸可就糟了。”

“娘说的是,那就让爹爹把他赶走!”

“这可不成,我们毕竟是他唯一的亲戚,你爹爹也是当着村长的面答应要照顾到他出嫁的。就这样赶出去,我们家在村里也没有面子。”

“那就随便找个人把他嫁了吧,就怕他这副模样,没人看得上他。”

“不急,过几天,我去找村头的那个王鳏夫打听下。”

“哈哈哈哈,那个带着三个儿子的穷鳏夫?和他倒是挺配的……”

后面的话,白术就再也听不见了,他发起了高烧,开始做起梦来。

第2章

梦里的世界,和他现在身处的这个一模一样。

没有虫星,雄虫和雌虫,只有一种叫做人类的生物,分成三种性别,男人、女人和哥儿。

男人身材高大魁梧,负责养家,女人负责生儿育女。

哥儿间于两者之间,长着男人的模样,眉心却有一颗孕痣,可以怀孕生子。但由于生育率没有女人高,所以地位不如女人。只有长得娇弱,貌美如女子的哥儿才受欢迎。

不过在这个世界,科技十分落后,一切都还在农耕时代,许多人吃饱饭都不易,更娶不起女人。

所以许多没钱的穷人家,也会娶一个长得不好看的哥儿做男妻。

他成了一个叫做白黍的哥儿,是白家老大的独子,也是从小捧在手心里长大的。

白老大分家后,在白塘村也还是有些家底的。

他又只得了白黍一个哥儿,便把他送去村学,让他读书习字。

白黍天生聪明,生的又白净清秀。不到十二岁的时候,就有村西的李秀才家过来提亲,想让家里的三郎长大后娶了白黍。

白老大见李家三郎也在村学里读书,长得也干净利落,只考虑了半日便答应了。

和李家口头上约定好了,等着白黍十八岁以后,就来下聘。

白老大已经想好了,等白黍出嫁的时候,就拿出十亩田产给他陪嫁过去。

有了这些田产傍身,原本白黍后半辈子也能过着不愁吃穿的生活。

只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一场瘟疫来袭,原本好好的白老大和媳妇纷纷染病。

白老大的田地卖了一大半,全都用来买药吃了。一幅幅的好药吃下去,上百两银子花光,白老大和他媳妇还是没能挺过去。

最终丢下一个白黍和老母亲撒手人寰。

白老大死后,原本好多年不来往的白老三借着奉养老母的名义上了门。

当着村长的面,他们拿了白老大剩下的几亩田产,又占了白家的房子,承诺会奉养老母,养到白黍出嫁。

从此以后,白黍就过起了寄人篱下的日子。村学是早就不去了,每天还要下地做农活。

不到半年,一个清秀的小哥儿,变得粗手大脚,糙的快赶上村里的汉子了。

等自己老娘一死,白老三更是变本加厉,直接把白黍赶出了原本的屋子,让他住在旁边的杂物间里,不干活就不给饭吃。

要不是想着自己十八岁后就能嫁给李三郎,离开白家这个豺虎窝,白黍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只是白黍这最后的希望,也因为李三郎考上了秀才而破灭了。

考上了秀才的李三郎,早就看不上白黍这个一穷二白的未婚夫了。

李家还是和白家提了亲,只是提亲的对象变成了白老三的儿子白禾。

白禾也是个哥儿,长得眉目清秀,又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平日里没少得父母的宠爱。

知道自己被白禾抢了亲事,白黍气的浑身发抖,就要找白老三理论个清楚。

只是他是个老实的,平日里重话都不敢说几句。

去闹了一通,就“你无耻”、“你可恶”、“你过分”这三板斧,毫无杀伤力。反而还被白老三一家走下三路的脏话气的快吐血。直接病倒在那破屋子里,再也没有爬起来。

白术从梦中醒来,摸了摸自己的脸,果然在额头正中摸到了一颗孕痣。

他被光子枪击中,竟然在白黍的身体上醒来。看来刚才自己做的那个梦,就是属于白黍的记忆。

之前脸上的泪痕已干,白术知道,这不是属于自己的感情,而是属于白黍的。

刚才他昏倒以后,属于他身体里的白黍已经完全消失了。

白术心情有些沉重,想起刚才梦到的一切,对白黍有些同情。

只是以他虫族的视角看来,归根到底还是白黍本人太弱了。

白老三虐待他,也不知道反抗,反而等着别人来拯救。

他自己也不见得多喜欢那李三郎,却又指望着依靠李三郎来脱离苦海。

还不如让自己强大起来,干出一番事业,主动追求自己喜欢的男人。

咕噜噜,白术的肚子发出饥饿的长鸣声。

他实在是太饿了,撑着从地上爬到门边。无论如何,他都要赶紧找到一些食物,不然他刚刚得到了白黍的身体,就要被活活饿死了。

白术晕了好几个时辰,爬出院子的时候,日头已经偏西,是当天下午了。

院子里静悄悄的,一个人也不在。白术走进厨房,却连一颗米也没有找到。

凭着一丝记忆,白术意识到,是白老三的老婆白邹氏怕他偷吃,把食物全藏起来了。

我操!他忍不住骂了一句,拖着虚弱的步伐走出院子。

白塘村也没有商户,白术又身无分文,也不知道上哪儿才有一口吃的。

他虽然很会捕猎,但是白黍的身子已经饿过了头,现在是一点力气也没有。

白术走了一会儿,来到了村里的官道上。

他头昏眼花,被太阳晒得满头大汗,连远处的马车都看成了重影。

啪嗒一声,白术倒在了地上,尘土飞扬。

马车渐渐接近,在他的身前停下,他听见一个很好听的男声道:“小树,你去看看,地上的是什么人。”

“是,少爷。”一个少年的声音响起。

白术想抬头看看,却发现自己连这点力气都没有了。

脚步声接近,一双布鞋在自己面前停下。

白术被翻过身来,一个十四五岁的娃娃脸少年出现在眼前。

那少年看了他一眼,有些嫌弃的问道:“喂,你是什么人,怎么就躺在官道上?”

“饿……饿……”白术没了力气,只反反复复的挤出了这一个字。

那少年就回过头去对着马车的方向喊道:“少爷,是个哥儿,他好像饿晕了。”

白术听到马车帘掀开,脚步声渐渐逼近,不一会儿,一双皂靴停在他面前。

靴子的主子长身玉立,一身青色素衣。他鼻梁高挺,斜眉入鬓,肤色如玉般白皙,容貌极为帅气,比白术见过最帅的雄虫还帅,正是他最爱的那一款。

白术心情有些激动,只恨自己现在狼狈无力,在对方面前丢了脸。

如果他还在虫族世界,遇到这样的极品,肯定会立刻像对方求爱,让他答应自己的追求。

不过以他现在的形象,这样优秀的人,怕是看都不会多看他一眼吧!

正当白术觉得无地自容之时,那人从怀里拿出了个纸包的包子,递到他嘴边道:“给你吃,吃饱了就有力气了。”

白术有些呆了,就着那手狠狠的啃了两口,心脏怦怦直跳,觉着那人的后背都要生出光晕来。

包子又软又萱,虽然凉了,但里面的肉汁甘甜鲜美,充满白黍的口腔,让他饥饿的胃部得到了充盈。

那人把剩下的包子塞到白术手中,站起身道:“走吧,我们继续赶路,天马上黑了,一会儿还要把屋子收拾好呢。”

说完他就走上马车,不再给白术一个眼神。

叫做小树的少年把白术拖到路边,回身也坐到车前。

车夫赶着马车,从白术的身边经过。

白术大口吃掉了剩下的包子,呆呆的盯着马车离开。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小说作者日进斗金《星际雌虫穿成乡村哥儿》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真实可信,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我被反派拱上皇座[星际]小说[闻鲸歌]在线试读

“他根本就不在乎父亲!父亲还让我来看他……”迪欧蜷缩在巷子里,埋着头像只尽力竖起背毛的幼猫,无助地怒吼着,“那也是他的父亲、他的家族啊!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他理解什么!他要是真的理解,为什么没有一滴眼泪!为什么还要留着那个杀手!”迪欧怒目圆睁:“那现在呢!”“迪欧少爷,雷哲少爷并无恶意,他只是想你能尽快振作起来。”雷蒙德单膝跪在少年面前,柔声道。“迪欧少爷,你的悲伤和愤怒雷哲少爷并不是不能理解……”雷蒙德耐心地解释却并没有取得任何效果,世界观停留在非黑即白阶段的少年完全听不进去,情绪激烈地驳斥道...

2019-09-03 07:36:35

一世千秋小说[邢风风风风]在线试读

“那你记住,他们一族的人多多少少会有一些‘白化’的迹象,尤其是在这头发上,有那么些白色的发丝,可以确定是长坷族无误了。”“如果放任他们不管,迟早会波及到整个师门,你这些日子就别轻易下山了,在这好好背书。”任老头起身,带着他的两位师兄出了门 “小黑狗你可看好了,若是出现什么意外,格杀勿论。”“小黑,你说小流氓被师兄他们抓着了会怎么办。”“他带着面具,包得严严实实的,想看都看不见。”“看见他们要把他们赶出去吗?”秦琅睿脱了外衫滚上床去,看着自己没有一点伤口的双手:“他很强,你知道法印是我们施术的关键,他能够一...

2019-09-03 07:36:35

十里人间小说[老草吃嫩牛]在线试读

既然老祖宗赏饭吃,那么就集体动起来吧。五百年摇摇欲坠的老屋,换漂漂亮亮的现代化房屋,能住到更好的地方去,谁愿意守着满身是补丁的老屋子呆着呢?四太太一张一张的抿着毛票的边角,抿好,又用皮筋仔细的按照面额扎起来。常青山石窟一出,举世震惊,没多久,那里就成了世界级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跟籍道太祖陵社会地位也差不离了。一时间,政府衙门动起来了,财阀也动起来了,世界级的,国家级的文物单位也来了,郡里规划局也做了旅游城市的初步规划。想到这里,江鸽子抬起头对段四太太说了句:“嫂子,我要是您,我就不换!”四太太闻言,数钞票...

2019-09-03 07:36:35

我诈死后再遇殉情未遂的魔尊小说[梦里长安躲雨人]在线试读

边说边给白蟾宫递眼色,又是飞眼刀又是威胁,白蟾宫不情不愿的解释了一通,赌咒发誓真不是自己干的。一行人边说边行,醒林使尽浑身解数万种本领,终于哄得这位不贰师妹化怒气为淡淡微笑。醒林和郭不贰并肩走在最前方,他凑近身旁的郭不贰说了些什么,郭不贰笑了一下,又立刻绷住脸,要笑不笑别别扭扭的转过头。忽而,她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我们教中人都是一样的红云衣,朱果钗,你是怎么认出是我的?”他向比他还小的郭不贰深深作揖,道:“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郭不贰既没人证又没物证,被白蟾宫一通辩白,醒林一通温柔款款的赔小心,自...

2019-09-03 07:36:35

一流富贵门户小说[木三观]在线试读

景重回到家中,景太太已经睡下了。小保姆给景重换了睡衣,才笑说:“身上这么香的?”景重才想起挂在腰间的那个金香囊,那是凤将军的香气。他又看见小保姆笑得暧昧,就想:小保姆肯定以为我和什么姑娘沾了香气了,该怎么解释呢?说是凤将军的也不妥当。 小保姆只是笑笑,也不知信了没有,转身走了。见小保姆走了后,景重才爬起来,打开了个箱子,拿出一个鎏金梅花八角盒子,揭开后里面放着个足金长命锁,是小时候戴的。他把长命锁放到另一个盒子里,才将金香囊摆进这个盒子里,珍重关上,放回柜子里。 班上的同学都和和气气的,但其实谁没分个三五...

2019-09-03 07:36:35

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小说[律意]在线试读

以前在星北府时,长光倒是经常跪他,那孩子最喜欢靠着他膝盖,看他做事。肃湖卿见星北流身体有些晃,伸手扶住他。长光站在对面看着两人,眼睛里忽然有些不高兴。他生而尊贵,几乎从未向谁跪过。这样的经历,两人都还是第一次。肃湖卿愣了一下,讪讪笑着,松开手。这熟悉的语气,长光差点忘记自己身处何时何处,还以为是曾经,在星北府中,和星北流一起的日子。...

2019-09-03 07:36:35

上将征婚指南[星际]小说[壬雪晓风]在线试读

“是,总经理。”比尔快速在电脑上将版面颜色调亮。“是,总经理。”伦特快速点击字体行距,将字体行距放大。经过艾布希反复让设计室的负责人修改,终于将这期的星际时报模板确定下来。艾布希和拉尔一起走出办公室,进入设计室中,忙活一天一夜的设计负责人慌忙站起来,而艾布希也开始井然有序的指挥起来,“比尔,这期星际时报版面颜色调亮一些。”“伦特,字体行距放大,确保申请人书写的信息更多一些。”秦勉一夜未睡终于等到拉尔发过的确定模板的第一时间,扫视一遍,确定没问题后就发送给了沈斯君。沈斯君刚想出征婚这一办法的时候,他很兴奋,...

2019-09-03 07:36:35

非典型除妖小说[礼夏]在线试读

众人:“……”田中仔细地看了一下,随即确信道:“没错,就是这个案子。”田中似乎知道他想说什么了,有些急切地大声嚷道:“有什么奇怪的!?”搜索了一下?还有这种操作??众人齐齐看向管家,管家笑着解释道:“这里的确没有断网。”林向原走到田中面前,把手机递给他让确认。“这……”田中磕磕绊绊道,“也许她根本就不知道杀她的人是谁,便把怒气发泄在我的头上——”说到这儿,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打住了话头。田中没有接话,脸上却已经开始冒冷汗了。...

2019-09-03 07:36:35

美人这样暴躁可不好小说[一粒粟]在线试读

冰凉的茶水入肚,腹中饥饿感更甚。想着那个面瘫脸,楚怜玉手中用力,杯子在手中捏成了渣渣,想着以后武功大成之后痛扁楚天的情景。外边响起一声咳嗽,听声音像楚天那个混蛋三哥,楚怜玉手中一抖,掌中的杯子残骸烫手一般,被他刷地扔进花丛中毁尸灭迹。楚怜玉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该死的楚天。好饿。不知道包子学到什么地步了。...

2019-09-03 07:36:35

天坑道士的苟活岁月小说[沧海一小生]在线试读

直到,大胡子和忘忧看到了整个故事的全貌,才明白,这个场景是三个人,人生的转折点。天青很好劝说,夫子很是欣慰。唯一接受不了的是天青的娘。夫子几次登门拜访。天青的娘一开始觉得夫子是整个水乡最有学问的人,热情招待。可是后来得知,夫子的目的,是要让天青离开自己的身边。便气的将夫子赶出了自己家门。记的那个时候,‘阿莲娘亲’想要直接回家的时候。天青爹爹堵在门口,质问:“你凭什么证明自己是阿莲?”第4章 第一个故事得知天青学业有所突破,小小的水乡已经容不下天青的时候。天青的夫子十分怜惜他的才能。便劝说天青离开水乡,去更...

2019-09-03 07:3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