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千秋小说[邢风风风风]在线试读-古代架空-阅文林语

一世千秋小说[邢风风风风]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那你记住,他们一族的人多多少少会有一些‘白化’的迹象,尤其是在这头发上,有那么些白色的发丝,可以确定是长坷族无误了。”“如果放任他们不管,迟早会波及到整个师门,你这些日子就别轻易下山了,在这好好背书。”任老头起身,带着他的两位师兄出了门 “小黑狗你可看好了,若是出现什么意外,格杀勿论。”“小黑,你说小流氓被师兄他们抓着了会怎么办。”“他带着面具,包得严严实实的,想看都看不见。”“看见他们要把他们赶出去吗?”秦琅睿脱了外衫滚上床去,看着自己没有一点伤口的双手:“他很强,你知道法印是我们施术的关键,他能够一

一世千秋小说章节试读

《一世千秋》作者:邢风风风风【完结】

文案

秦琅睿最怕三件事,一怕鬼,二怕流氓,三怕师父

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然捡了个小流氓一起对付师父一起捉鬼?

上一世,他功成名就却痛失挚爱

这一世,千秋百转,就由我来护你一世平安

我眼中只有他一人,哪怕他的唯一不是我,我的唯一就是他

注:转世有,副CP出现较后,大体上还是个沙雕打怪谈恋爱的故事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青梅竹马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琅睿,云崇裕 ┃ 配角:谢潇,白时琛,齐轲,任垣等 ┃ 其它:前世虐心,今生就要好好甜一把

☆、第一章

十岁的孩童望着星河灿烂的天空,表情仿佛看痴了一般,久久没能找回思绪。

“看什么呢,这么入神。”玄衣老者走到孩童身边,饱经风霜的手轻轻拂过孩子的额头。

孩童答道:“爹娘是不是就在这九天之上等着我?”

老者迟疑,正想开口回答着孩童的痴语,只见孩子从地上翻身而起,用系在手腕上的发带束起碎发,径直从老者身边走过。

“该回去了,师父。”

秦琅睿今年十二岁,是霁山门最小的十五师弟。小十五本是霁山门大师兄的独子,但可怜的孩子出生之前亲父就死于他人刀下,而生母也因忧郁过度香消玉碎,最终孩子被师父收留,年龄到了便正式成为门派弟子。

可惜这小十五资质虽好,这性子却难以在这妖魔横行的世道生存下来。说好听些就是不愿滥杀无辜,说直白点就是———

“小十五,你怎么回事,见鬼怂还没克服吗?”

秦琅睿本来好好在院子里看着捡来的书,突然师父从后面悄无声息地抽走了他的闲书。

其他十四位师兄早就学有所成,只有他这个新晋小生因为见到妖魔就害怕,半天什么都学不来,这可是让扬名在外的师父操碎了心,老头子一把年纪了,这架势仿佛要和他破釜沉舟。

“师父!!你看看我昨天还被咬了呢———”秦琅睿心想这个时候再不卖乖,一会师父又要遣他下山跑腿除妖了。

任老头抓着小子白白嫩嫩的小胳膊端详了一下,一脸厌恶 “胡说,这明明是小黑狗啃的,今天你必须给我下山去把作祟的恶灵除了,不然饭别吃,觉也别睡。”

小哭包立刻呜呜咽咽撒起娇来 “师父我怕嘛……”

任老头算是狠了心,白了他一眼拎着小子的后颈丢出去师门。

霁山门大门关上的一瞬间,任老头还不忘喊了一句 “别想着让你十二师兄给你开门了,今天没有我的命令谁都别想动。”

十二月的天,大雪纷飞,穿着小裘袄的霁山派十五师弟秦琅睿,抱着他唯一的朋友小黑狗抽抽嗒嗒不情不愿地下了山。

其实秦琅睿这次不愿意下山还真的不是因为不想去除妖,而是前一日下山帮十师兄抓药,人还没走到药材铺,钱和衣服先被街角蜷缩的一个小流氓给抢了,他又打不过人家,只能空着手默默回到山上。免不了被师父和师兄们一顿臭骂。

想到那个黑漆漆的小流氓,秦琅睿真的是吓得鸡皮疙瘩起了一声,若是说他这辈子最怕什么,一怕鬼,二怕流氓,三怕师父。但是要去除妖必须要经过山下的镇子,这就说明他或许会遇见那个小流氓。想到这,小家伙悄悄撸了一把小黑的狗毛,靠近小黑狗严肃地说道 :“小黑,今天要是看见那个小流氓,上去给我狠狠的咬他!”

小黑狗流着哈喇子看着他: “汪!”

秦琅睿感动得直接把鼻涕眼泪一把糊小黑狗身上: “还是小黑你对我好啊呜呜。”

天色渐晚,一阵妖风袭过秦琅睿的耳边。向来傍晚太阳开始落下,夜幕降临,正是这个时候妖魔开始不避嫌到处行动捕食。秦琅睿的目标正是现在祸乱山下牲口的妖怪阴犬,这种狼形妖怪生于怨气,只要饱食到了一定程度,他们的捕食目标就会从牲口转向人类。

秦琅睿右手抚着胸给自己念了个咒,俯下身把挂在自己手上的铃铛解下系在小黑狗脖子上。邪祟之气与妖风冻得他一哆嗦,小黑狗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冲着秦琅睿一叫,飞快向前冲去。

秦琅睿心想真是条靠谱的狗,拔腿追着狗在街上跑了起来。

小黑狗跑着跑着停在了路边的肉铺,眼巴巴地望着肉铺老板,甚至还两脚站起给人家老板拜了两拜。

秦琅睿:“..........”

“哎呀,我还说这是谁家的小狗,这不是琅睿吗?”肉铺老板探出个头,笑吟吟地看着一旁气喘吁吁的秦琅睿 “怎么,今儿你师父又叫你下来捉妖?”

秦琅睿恨不得钻到地底下去,他默默把衣领拽高了些把脸捂住,免得让人看了他这幅窘迫的样子 “唔......师父让我来抓阴犬.....就是那个经常逮着人家鸡咬的那玩意。”

“那个不是黄鼠狼吗?”肉铺老板讷讷道。

“是狗!会抓着人咬的那种!人家黄鼠狼咬鸡至少还能留个残骸,那狗咬东西只会化成一团灰,是吧小黑?”

小黑狗:“汪!”

肉铺老板摇摇头,他是不太懂这些修士的行道,只好丢给小黑狗一块剩下的肉骨头 “听说前一阵子卖扇子那家的狗莫名其妙地没了,找了好半天就发现狗笼子边上一团灰,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那玩意。”

“啊那应该就是那玩意!嘻嘻谢谢老板,走了小黑,抓完我们回去吃饭。”秦琅睿眼睛一亮,立马给了小黑狗一脚,小黑狗就差没反嘴一口咬上去。

“早点回去呀!大晚上的一个小孩子别在外面乱跑,小心被‘鬼夫人’带走了!”

“明白了!下次再来找你玩呀老板!”

秦琅睿在这小镇上还是蛮有人缘的,他年纪小没了爹妈,一直以来都是一只小狗陪着他,有时候跟着师兄们屁股后面跑,愣是让人喜欢得紧。只是这小孩不能老老实实除妖这件事他们还不清楚,不然以后能不能在这小镇上混下去都是个问题。

小黑狗老马识途窜了几条巷子,扇子屋家在小镇的边缘,他们渐渐远离小镇的中心,路边的光线也越来越暗。这时候秦琅睿的手心隐隐约约有了虚汗,心跳也有些紊乱。

他真的是生来怕鬼,小路上也就他们一个人一条狗,越是这样他越容易想多。指不定一会后面就会冒出来个什么玩意......用冰凉的爪子死死抓住他的肩膀.......然后再用什么凶器抵住他的喉咙......

嗯?凶器?

鬼不是不用凶器的嘛?

秦琅睿小心翼翼侧头一看,只见一个比他高出一截的黑色身影眼睛发出绿光,仿佛要告诉他什么似的慢慢俯下身来。

年仅十二岁的新人除妖师,已经被吓到动都动不了了,他想喊人,可是喉头甚至蹦不出来一个字。

是什么?怨灵吗?还是浮游鬼??还是会吃人的妖怪???

小小的除妖师虽然身体动不了,这时候脑子转的可快了,他把能想的人性妖魔从怨灵到妖怪魔物都略过了一遍,答案是他对着玩意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师父啊,师兄啊,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会好好听讲的.......

小黑......你狗呢……怎么这时候都不汪一声了……

阿爹,阿娘,孩儿不孝,马上就来找你们了。

他现在只想后面那家伙给他个痛快,他真的紧张到心都要跳到喉咙外面,可能继续被这个不知身份的妖怪抓一会,他的心就停跳了。

“打劫......”后面的妖怪手上的劲更大了些,秦琅睿脑子一片空白,终于还是没忍住嚎叫出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天雷滚滚,魂灵俱灭啊啊啊啊啊啊!!”

毫无反应。

那鬼清了清嗓子:“我是来打劫的……”

“天雷滚滚!魂!灵!俱!灭!”秦琅睿这一声比刚才更大声了,他觉得是老天没听见自己说了什么。

偌大的林子里,秦琅睿这一声简直荡气回肠,但是依然什么都没出现。

“唔?天雷........呜呜呜呜??”秦琅睿正准备试第三次,那人终于忍不住丢了匕首,上手就捂住他的嘴,冰凉的触感让秦琅睿一哆嗦,脸色苍白,彻底没了声。

“你现在有兴趣听我说话了吧?”那鬼在他耳边轻声道 “你再这样叫下去引来人,我会做出什么可是我不能控制的。”

秦琅睿点点头,欲哭无泪。

“我不是鬼,是个四肢健全的人,天雷罚术自然对我没有用。”

说罢他放开秦琅睿,小除妖师一个趔趄摔在地上,转过头望着他。透过月光他勉强看清了这个人的轮廓,他似乎还是个少年,全身包裹着黑色的袍子,半张脸也被烧得没了个形状,只有一双碧蓝色的眸子散发着冷冽的气息。

“别想走,既然听完了话,作为学费————把你身上值钱的玩意留下来。”那人从身后扯出来一根竹棍,直直指着秦琅睿的鼻尖,让他想逃也逃不掉。

秦琅睿发现他是个人以后,突然整个人找回了理智,这个人他绝对有印象,就是昨天抢他钱那个流氓。

“我说啊……”秦琅睿黑着脸道。

“不听,快点把钱交出来。”那人把竹棍移到他白白嫩嫩的脸颊上怼了怼。

秦琅睿打开竹棍,暴跳而起:“你这人怎么回事!昨天抢了我今天还抢!”

小流氓瞪了他一眼:“你大半夜一个人走这种歪路我不抢你我抢谁?”

秦琅睿心想流氓不愧是流氓,想法都是这么流氓:“我走这条路又不是我想的!”

秦琅睿往后一退,邪笑一声手心亮出一个红色印的小法阵,四四方方,边缘镌刻着上古铭文 “别以为第二次你还想能打劫我了!炎火借道——”

法阵中心窜起一个小火苗,冲着小流氓化为一条小火蛇,直奔他的脸扑了过去。秦琅睿左手在空中随便化了几笔,小流氓的阴影中伸出几根锁链,悄无声息地锁住他的四肢。

小流氓伸手抓住火蛇往锁链上一摁,那几条看似严实的锁链就像尘土一样碎裂,一块一块掉在地上。

怎么可能?居然徒手抓住我的术式了?

秦琅睿下意识想跑,小流氓却比他快一步,骨节分明的手穿过法阵扼住他的喉咙,把他整个人摁在地上。

“所以我最讨厌你们这群修士了,每天就知道糟蹋空气。”他的语气带了一丝不屑,甚至是有些咬牙切齿,还没等秦琅睿挣脱他的束缚,一只手就伸进他的衣服里翻找起来。

这个人是怪力吗.....怎么力气这么大.....

小流氓翻找了一会只掏出来一个小荷包,其他值钱的东西近乎没有,他翻了个白眼啧了一声 “就这么点破钱还折腾这么久,得不偿失。”

秦琅睿气到指甲都陷入小流氓的皮肉里,他仿佛这时候才发现地上这小小的除妖师还在反抗,轻笑一声放开他 :“小穷鬼,下次出门看看黄历。”

小流氓把他拉起来,秦琅睿在师门虽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哭包,在外人面前还是十分倔强的,眼泪都在眼眶打转,他死死咬着牙不哭出来。

“这就要哭了?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别在这丢人现眼……”

小黑狗不知道从哪钻了出来,冲着空无一人的森林犬吠了好几声,呲牙咧嘴守在秦琅睿身前。

“我才没有......唔.....”秦琅睿刚想起来反驳,小流氓捂住他的嘴把他拽到身后。

“别出声。”小流氓紧紧盯着森林里面。

小黑狗兀地跳到林子里和什么玩意撕咬起来,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扑面而来,里面还夹着一丝妖气的臭味。秦琅睿闻到这股妖气整个人镇住没了声,小流氓捡起落在地上的竹棍,仿佛箭在弦上,随时可以杀过去。

“那玩意可....可不是人.....”秦琅睿颤抖地抬起手,慌张起来眼里几乎找不到神,眼前的景色也开始出现重影。

“我知道,阴犬,而且还是只成犬。”

“也就是说.......”这只阴犬的目标是我们....?

小黑狗撒腿往他们的反方向跑,它的身上被咬的全是伤,鲜血还不断往外冒。秦琅睿看到它的伤算是明白了,这狗本是想让他们把阴犬解决掉,然而秦琅睿自身难保,它只好自己把这阴犬引到远处,好让秦琅睿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小黑!!不要!快回来!”

小黑狗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往远处跑去,成年的阴犬不同于幼犬,脚力更快妖力也越强,一个健步扑上去就咬住小黑的脖子。

小黑狗汪呜一声摔在地上,痉挛着身子打颤,努力仰起头一口咬在阴犬的尾巴上。

小流氓就趁着这个时机一棍子甩出去砸在阴犬的头上,阴犬吃痛,凶着脸死死盯着小流氓,只见他吸了一口气向阴犬伸出手,从空中拽出一把刀。

阴犬向他扑来,他向阴犬刺去。此时月光正盛,反印在刀刃上,秦琅睿隐约看见小流氓的双眼变得血红,甚至里面带了一分古怪的笑意,与其说是笑意,不如说是杀意。

刀刃落下,阴犬身体一分为二,黑雾喷涌而出。小流氓护住脸大吼道:“小穷鬼,快点净化掉它!”

秦琅睿从震惊中回神,手腕上法印变化,三层法印包围着他的双手:“天地魂灵,归于初心。”

阴犬身上出现三层蓝色法印,黑雾被吸入法印之中,化为光粒落在地面。黑雾完全消失,法印也一层一层合上,地面上哪还有什么阴犬的尸身,只有一摊如同尘灰的光粒。

秦琅睿当机的脑子回归正常,他像是疯了一样跑到小黑狗身边,小黑狗脖子源源不断流着黑色的血液,这小家伙还吊着一口气,见秦琅睿来了,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指尖。

秦琅睿没忍住,鼻子立刻就酸了,他趴在小黑狗身上嚎啕大哭起来,肝肠寸断。

小流氓在一旁看着他哭,挠挠脑袋:“这狗能活到现在也没几年了……节哀吧。”

秦琅睿一听哭得更大声了,一边吸着鼻涕一边哭道:“你不知道......小黑他......我只有小黑了……”

寂静的夜里,只有小小的少年一人的哭声,小流氓知道他心里不好受,可是他也没安慰过别人,这可让他犯了难。

小除妖师哭了一会不哭了,红着眼睛想要把狗抱起来带回去。小黑狗脖子上的小铃铛被他这么一折腾发出玲玲的响声,小流氓终于还是没忍住,跳进去他刚才准备打劫时躲着的树丛,从里面扒拉出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丢在秦琅睿脚下。

“把狗放着。”

“.....干.....干嘛,你连狗都要抢吗……”秦琅睿死死抱着小黑狗,血把他一身白衣染红,就连那苍白的小脸也沾了一丝血。

“你还想不想救你的狗,想救放地上。”小流氓用下巴撇了撇地面。

秦琅睿心想这家伙还是有点本事的,半信半疑地把小黑狗放在那团黑雾边上。小流氓把他推到一边,半跪着去解那小黑狗的铃铛,没好气道:“今天的事你要是敢说出去半个字,我会杀掉你。”

“不会说的......”秦琅睿擦干净眼泪,站到他身边 “我有什么能帮你的吗?”

“一会不管你有多怕,一定要自己收服这玩意,不然我会杀了它。”小流氓一手放在小黑狗的身上,一手放在那团黑雾上,闭上双眼轻声念到:“神树,你若能听到我的声音,请回应我。”

小铃铛发出清脆的铃声,小流氓像是松了一口气继续道 :“愿以吾之身为媒介,愿换此物以死物为生物。”

小流氓的手臂上浮现出金色的铭文,铭文像是游走的蛇一样遍布他的全身,他的掌心之下发出金色的光芒,黑雾渐渐成型,那是一条灵犬的模样,待他身上的铭文消失,小流氓起身,他的步伐有些不稳,咳嗽一声:“这东西是食梦魔,任意化型的,去吧。”

秦琅睿迟疑着迈出脚步唤了一声小黑的名字,食梦魔伸出头静静看着他,相对无言。

“小黑.......?”秦琅睿不敢再往前走了,窒息感和呕吐感袭上心头,他强压着再唤了一声 “小黑,我是琅睿呀……”

食梦魔叹气:“别哭了,你以前都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哭的。”

完结古代架空小说作者邢风风风风《一世千秋》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十里人间小说[老草吃嫩牛]在线试读

既然老祖宗赏饭吃,那么就集体动起来吧。五百年摇摇欲坠的老屋,换漂漂亮亮的现代化房屋,能住到更好的地方去,谁愿意守着满身是补丁的老屋子呆着呢?四太太一张一张的抿着毛票的边角,抿好,又用皮筋仔细的按照面额扎起来。常青山石窟一出,举世震惊,没多久,那里就成了世界级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跟籍道太祖陵社会地位也差不离了。一时间,政府衙门动起来了,财阀也动起来了,世界级的,国家级的文物单位也来了,郡里规划局也做了旅游城市的初步规划。想到这里,江鸽子抬起头对段四太太说了句:“嫂子,我要是您,我就不换!”四太太闻言,数钞票...

2019-09-03 07:36:24

我诈死后再遇殉情未遂的魔尊小说[梦里长安躲雨人]在线试读

边说边给白蟾宫递眼色,又是飞眼刀又是威胁,白蟾宫不情不愿的解释了一通,赌咒发誓真不是自己干的。一行人边说边行,醒林使尽浑身解数万种本领,终于哄得这位不贰师妹化怒气为淡淡微笑。醒林和郭不贰并肩走在最前方,他凑近身旁的郭不贰说了些什么,郭不贰笑了一下,又立刻绷住脸,要笑不笑别别扭扭的转过头。忽而,她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我们教中人都是一样的红云衣,朱果钗,你是怎么认出是我的?”他向比他还小的郭不贰深深作揖,道:“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郭不贰既没人证又没物证,被白蟾宫一通辩白,醒林一通温柔款款的赔小心,自...

2019-09-03 07:36:24

一流富贵门户小说[木三观]在线试读

景重回到家中,景太太已经睡下了。小保姆给景重换了睡衣,才笑说:“身上这么香的?”景重才想起挂在腰间的那个金香囊,那是凤将军的香气。他又看见小保姆笑得暧昧,就想:小保姆肯定以为我和什么姑娘沾了香气了,该怎么解释呢?说是凤将军的也不妥当。 小保姆只是笑笑,也不知信了没有,转身走了。见小保姆走了后,景重才爬起来,打开了个箱子,拿出一个鎏金梅花八角盒子,揭开后里面放着个足金长命锁,是小时候戴的。他把长命锁放到另一个盒子里,才将金香囊摆进这个盒子里,珍重关上,放回柜子里。 班上的同学都和和气气的,但其实谁没分个三五...

2019-09-03 07:36:24

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小说[律意]在线试读

以前在星北府时,长光倒是经常跪他,那孩子最喜欢靠着他膝盖,看他做事。肃湖卿见星北流身体有些晃,伸手扶住他。长光站在对面看着两人,眼睛里忽然有些不高兴。他生而尊贵,几乎从未向谁跪过。这样的经历,两人都还是第一次。肃湖卿愣了一下,讪讪笑着,松开手。这熟悉的语气,长光差点忘记自己身处何时何处,还以为是曾经,在星北府中,和星北流一起的日子。...

2019-09-03 07:36:24

上将征婚指南[星际]小说[壬雪晓风]在线试读

“是,总经理。”比尔快速在电脑上将版面颜色调亮。“是,总经理。”伦特快速点击字体行距,将字体行距放大。经过艾布希反复让设计室的负责人修改,终于将这期的星际时报模板确定下来。艾布希和拉尔一起走出办公室,进入设计室中,忙活一天一夜的设计负责人慌忙站起来,而艾布希也开始井然有序的指挥起来,“比尔,这期星际时报版面颜色调亮一些。”“伦特,字体行距放大,确保申请人书写的信息更多一些。”秦勉一夜未睡终于等到拉尔发过的确定模板的第一时间,扫视一遍,确定没问题后就发送给了沈斯君。沈斯君刚想出征婚这一办法的时候,他很兴奋,...

2019-09-03 07:36:24

非典型除妖小说[礼夏]在线试读

众人:“……”田中仔细地看了一下,随即确信道:“没错,就是这个案子。”田中似乎知道他想说什么了,有些急切地大声嚷道:“有什么奇怪的!?”搜索了一下?还有这种操作??众人齐齐看向管家,管家笑着解释道:“这里的确没有断网。”林向原走到田中面前,把手机递给他让确认。“这……”田中磕磕绊绊道,“也许她根本就不知道杀她的人是谁,便把怒气发泄在我的头上——”说到这儿,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打住了话头。田中没有接话,脸上却已经开始冒冷汗了。...

2019-09-03 07:36:24

美人这样暴躁可不好小说[一粒粟]在线试读

冰凉的茶水入肚,腹中饥饿感更甚。想着那个面瘫脸,楚怜玉手中用力,杯子在手中捏成了渣渣,想着以后武功大成之后痛扁楚天的情景。外边响起一声咳嗽,听声音像楚天那个混蛋三哥,楚怜玉手中一抖,掌中的杯子残骸烫手一般,被他刷地扔进花丛中毁尸灭迹。楚怜玉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该死的楚天。好饿。不知道包子学到什么地步了。...

2019-09-03 07:36:24

天坑道士的苟活岁月小说[沧海一小生]在线试读

直到,大胡子和忘忧看到了整个故事的全貌,才明白,这个场景是三个人,人生的转折点。天青很好劝说,夫子很是欣慰。唯一接受不了的是天青的娘。夫子几次登门拜访。天青的娘一开始觉得夫子是整个水乡最有学问的人,热情招待。可是后来得知,夫子的目的,是要让天青离开自己的身边。便气的将夫子赶出了自己家门。记的那个时候,‘阿莲娘亲’想要直接回家的时候。天青爹爹堵在门口,质问:“你凭什么证明自己是阿莲?”第4章 第一个故事得知天青学业有所突破,小小的水乡已经容不下天青的时候。天青的夫子十分怜惜他的才能。便劝说天青离开水乡,去更...

2019-09-03 07:36:24

识字的就是文豪[星际]小说[简卷]在线试读

他一面纠结剧情,一面赶紧给文明发了签约消息。这种苗子虽然路数清奇,但是一看,潜力就够能发动潜水艇的了,不抢的话以后指不定看着哪个同事的大把奖金眼红心热呢!与此同时,在流量很大的云途小说阅读网上,看见这本《屠龙术》的当然不止有编辑塔塔一个人。起文字数也是不能太少的,打脸流快节奏爽文往往篇幅较长格局较大,读者只看到一两章的话,完全还处于摸不清设定的阶段。所以桑温选择一次性把写完的五章都发了出去,正好给全文的故事以及人物做了个开头。编辑塔塔,第一次感受到了,桑温大大的“断得一手好章”技能。急着给桑温发签约信息的...

2019-09-03 07:36:24

我,靠中奖发家[星际]小说[冬冬酒]在线试读

杰斯一手推开凑过来的小个子一步之远,“武器有,你买这些真当自己有个小行星似的,嗤~”他就不信邪了,就算这个小子是个富户,能够富有到拥有小行星?戴个面具傻不拉几的,这些人都以为自己是中了福利星星球三大奖的幸运儿!作者有话要说:宇宙有多大,感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象力和所喜欢的世界设定。蠢作者脑海里的星际,不是一味的文明发展,它是多个星系的组成,有黑洞,有偶然事件,有发达星球,也有落后星球,有科技,也有土著和各种不同的人种。第四章 乐之给他转账后,又问道,“我还需要买些武器,防护小行星的那种,如果S城这里有一应...

2019-09-03 07:3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