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诈死后再遇殉情未遂的魔尊小说[梦里长安躲雨人]在线试读

点击阅读

边说边给白蟾宫递眼色,又是飞眼刀又是威胁,白蟾宫不情不愿的解释了一通,赌咒发誓真不是自己干的。一行人边说边行,醒林使尽浑身解数万种本领,终于哄得这位不贰师妹化怒气为淡淡微笑。醒林和郭不贰并肩走在最前方,他凑近身旁的郭不贰说了些什么,郭不贰笑了一下,又立刻绷住脸,要笑不笑别别扭扭的转过头。忽而,她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我们教中人都是一样的红云衣,朱果钗,你是怎么认出是我的?”他向比他还小的郭不贰深深作揖,道:“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郭不贰既没人证又没物证,被白蟾宫一通辩白,醒林一通温柔款款的赔小心,自

我诈死后再遇殉情未遂的魔尊小说章节试读

《我诈死后再遇殉情未遂的魔尊》作者:梦里长安躲雨人【完结】

文案:

诈死的白月光再遇殉情未遂的魔尊,怎么办?救命啊!

江湖传言,魔尊和白月光情深似海,白月光为人所害,魔尊自屠魔窟,为他复仇后随之身亡。

多么感天动地赚人眼泪的一段情。

然而,白月光是仙门的卧底,一个屁本事没有的废柴纨绔,他没死,诈魔尊的。

庸庸碌碌过了多年后,仙门忽然诡事横生,白月光再次遇着满世界为他复仇的魔尊。

……要死了!这可怎么整!

一无是处但能渣死魔尊的废柴受vs天下无敌但被活活渣死的魔尊攻

第一章

东海边上有一座小小的秋水镇,镇上有一乐坊名叫逢霁楼。

这乐坊湖边建楼,楼中设湖,轻幔飘纱之下,一只素手伸出,捻了一点鱼食撒入碧水中,湖中红鲤争来抢食,那人倚在栏杆上,碧衫玉冠,微微一笑。

他身后,两个乐坊女子围着小桌,正在讨论市面上热门的话本,那话本讲的是几年前令人闻风丧胆的一位大魔头的密事。

早年弦望海晦朔山的魔窟里出了一位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他始一修炼便得器重,及至成年,横扫正邪两派,未逢敌手,不但正派仙门人人惧怕,连他自己师傅也忌惮不已,然他那时本领已极高,众人也无可奈何,仙门中人眼见这魔头功力愈来愈强,恐怕日后再也弹压不住魔窟,不但仙门要遭殃,恐怕黎民百姓也难逃大难,故此日夜忧心忡忡,各家各门暗地里不分昼夜地操练小辈,扩招外门弟子,加编护卫队……

正在此时,那魔窟里传来消息,魔头师父竟然害死了他的情人儿,那魔头对情人儿痴情的紧,他发了疯,痛下杀手,杀师灭祖,血洗魔窟,几乎将晦朔山铲成平地!而自己也因消耗巨大,重伤之下半死不活的拖了三天,竟是耗死了。

魔窟自相残杀,消息传来,日日提心吊胆的仙门立时沸腾了。该烧香的烧香,该还愿的还愿,该谢谢祖宗保佑的谢谢祖宗保佑。

一人身死,全天下喜乐无限。

仙门第一时间冲上山,收服了魔窟余下的残兵败将,将他们镇压到不远处的小鬼岭,设下重重符咒阵法镇压晦朔山残余的微弱邪气,一时间,整个仙门迎来上千年来最太平和乐的时期。

仙门的年轻弟子不再担心出远门遇到太难缠的邪祟,功力最弱的女弟子门也敢独自走南闯北,百姓们数年来平安无难。

一切正是最好的时候。

以前魔窟本是一处令人闻风丧胆的地方,百姓噤若寒蝉,至他覆灭后,众人才渐渐开始议论那地方。

近几年来这风气更甚,市面上甚至出了那魔头的话本子,话本内容也越来越猎奇,这两个乐坊女子围在一起叽叽喳喳讨论的便是其中一本——忘月窟密事。

一女子把书卷一合,揪着手帕捂着心口,“没想到这魔头是个如此深情之人,这书看的我心里堵得慌,真佩服姐姐竟然毫无反应。”

另一女子咔嚓咔嚓嗑着瓜子,呸的一口吐出残渣,深沉的说:“我早看过,一晚上哭废我三条手帕子。”

先前那女子道:“这书把他和他那情人儿的你侬我侬甜情蜜意写绝了,最后那情人儿又横死他怀,那魔头虽死有余辜,倒令人不禁怜惜他。”

嗑瓜子的女子说:“这书不光把浓情蜜意写的好,且又香又艳,□□都写的……”

此话忽被打断,那本来倚在栏杆上喂金鱼的碧衫年轻人蓦然回首,轻轻一笑道:“红桥姐姐,小渔姐姐,可否把那话本借我瞧一瞧。”

这年轻人看着是个勋贵公子的模样,与老板往来甚密,颇有才华,涉猎又广,他们这逢霁楼便是这公子筹划设计的,其中楼阁曲水,仙幔飘飘,排布的相当高超精妙,只是放在这不出三四里地的小镇上打眼了些。

红桥二人却知道,他绝不是凡人,只瞧那身附近某仙门才能穿的衣衫便知道,只是老板训斥过,她们也不敢问。幸而这位公子人是极好的,与她们也早就相熟。

虽是常见,那小渔依然红了脸,将那书递了过去。

那公子白而素长的手指轻轻一撩,随意打开话本的某一页。

那话本正写到:“这魔头从未败过,只败在他那情人儿的两腿间。”

那公子一怔,“唰”的一声将那话本合上。

红桥二人是风尘老江湖,原不觉得这书有什么,见公子这反应,顿觉得自己冒昧了。

小渔更年轻,讪讪的打岔,“这书都是市井里的粗话浑话,也就是博个噱头……卖瓜的王婆说这魔头的情人儿是那魔窟的什么守灯人,听说那劳什子守灯人是要无欲无求的童子之身才可……”

红桥也尴尬的打岔:“是,传什么的都有,还有人说那情人儿是个男子呢,都是混编的粗话,不值得一看,呵呵呵……”

红桥想起这公子的身份,试探着道:“或许公子听闻过这魔头和他情人儿的事吗。”

那公子将讲话本缓缓放下,淡淡地道:“不曾。”

此时,亭外,一女子喊道:“虞公子,你家人来寻你。”

话音刚落,两个着碧衫的年轻人快步进来,为首那人沉稳中带着三分焦急,见了他却不敢忘了礼仪,飘然拱手道:“醒林师兄,师尊请您快快回去。”

那公子和歌女们尚且言笑晏晏,对他却只轻轻一点头,撂下一个清清淡淡的脸色,不热烈也不冷漠,问道:“何事找我。”

那为首的碧衫青年,虽仍恭敬,语气中却不免泄露了一丝焦急,“醒林师兄且先移步,容我路上慢慢道来。”

那公子——虞醒林略带一丝诧异,看了他这师弟一眼,他这荀未殊荀师弟是东山派有名的从容不迫好修养,倒是难得见他焦躁。

虞醒林心里度量着,信步下了台阶,往街上走去。

荀未殊和跟随的白蟾宫自发侍立两侧,在后跟随。

此时黄昏时分,小镇临水,街上卖炊饼的、卖炸鱼的、卖莲藕的、卖那珍珠贝壳杂间的小饰物的摆摊挑担满街林立,热气升腾油烟飘香吆喝叫卖中,红轮欲坠,秋水粼粼。

三个人举步向前,醒林速度不慢,却天生一副散漫悠游步伐。

若有高手细心留意,便可得知,三人中数虞醒林脚步最虚浮,内功根底最薄弱。但是他坦然走在前方,坦然受着后两位高手的喊他师兄,比本门修为最高的荀未殊还倨傲三分,比本门最偷懒却依然名列前茅的白蟾宫还优哉游哉。

五年了,他身后的白蟾宫对他这幅态度依然暗暗乍舌。

只是因为是师尊的亲儿子吗……

白蟾宫悄悄看向旁边低首敛眉的荀未殊,可是荀师兄也是师傅的……

他不敢再想,只听荀师兄轻声向醒林师兄道来,“半个时辰前,师尊本在闭关钻研第九层心法,忽听得静室内三声爆响。”

“哦?”荀未殊的第一句话便让醒林回过头来。

他轻轻凝眉,需要一番思索,“是……有人发了仙门令吗?”

原先魔窟妖魔横行大陆,仙门百家守望相助,不得不制了仙门令,以防某一家忽遭魔手,一家之力抵御不及,便发出仙门令,可在令上写字传讯,瞬间传仙门相来援助,自魔窟覆灭后,名门大派自不必再发,小门小派若遇上些纷争或小打小闹也不好意思发,醒林仔细回忆,算来……似乎已有五年未曾听闻有仙门发令了。

想来,这是哪个羸弱的小门派遇上了什么着实棘手的事。

湖风吹起醒林额边的一缕鬓发,他顿住,侧首问道:“是哪家发的令?”

荀未殊也转过身,与他对视,粼粼波光在他二人之间。

他略有些严肃地说:“玉房宫,千英百绛令。”

醒林似是未听清,怔了一下,脱口问道:“什么?”

荀未殊十分沉静,他早料到诸人反应,说:“千英百绛令。”

玉房宫,仙门百家中门徒最多,掌门修为最高,弟子届届收割千英百绛榜榜首,镇守帝都城外,以守护天下为己任的全仙门第一大教派。

他居然……如先前妖魔横行的年代时一样发令求救?

醒林轻轻挑起一侧眉尾,“哦?千英百绛令上写了什么?”

“玉房宫外山妖小鬼成海,恐危及帝都,门下弟子不支,请吾友东山派支援。”

醒林“哦”了一声,倒是微笑了:“听这口气,倒还不着急。”

对玉房宫来说,“山妖小鬼”四个字还算不值一提,醒林想,或许难点在“成海”两个字,割麦子割多了还会腰疼呢。

他还是有些疑惑:“玉房宫的龟蒙真人修为极高,一人顶万人,门众何至于求救?”

那荀未殊似是也料到他的这一问,回他一个微微的苦笑:“因为一个时辰前,镇九门还发了斩浪巾。”

斩浪巾,那是东南之地镇九门的仙门令,镇九门自魔窟被剿灭后,自愿移教到魔窟所在地弦望海晦朔山的边上,世代镇压魔窟残余。

而如今它也发令求救了。

他接着说:“咱们收到了斩浪巾,玉房宫的掌门也收到了,镇九门要当年为魔窟设阵的十二位掌门‘速来支援!’”

醒林袖中的手倏忽握紧,秀气的手背上现出青白的筋络,他听见自己的声音不稳:“……那魔窟的阵……破了吗?”

荀未殊摇头:“师尊并未感知阵法被破。”

醒林脑中充血,如今血液回落,方才觉出脑中麻痹的感觉。

荀未殊道:“斩浪巾上也并未细说,师尊准备马上动身,想必玉房宫掌门也已去了,而宫外的难题却让剩下的教众疲于应付,故此才发了千英百绛令,请各派遣精锐弟子支援。”

醒林:“唔……”

荀未殊看他一眼,“师兄……”

醒林:“嗯?怎么了。”

荀未殊指着脚下,“……船泊岸了。”

他们师门设在红尘深处,紧邻闹世渔村,为不过分露出痕迹,皆不御剑。他们离镇上船,边行边说,如今船已停了一会了。站在船前的醒林却未发觉。

他刚才仿佛在神游天外,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悄悄敛去那复杂的怔然之色,在荀未殊的注视下,抚了抚身上的名贵玉佩,一弹衣裾,昂起下颌,悠然提身登岸。

在俗世红尘,他是悠游富贵的公子哥,离开俗世,登上这东山派枕霞岛,他是本门首席大弟子,也是掌门的长子,还是上一代掌门的外孙,占嫡占长,但是修为却……

白蟾宫跟在二人身后,眼光不禁又往下瞟到二人一虚一实相差迥异的脚步。

仙门百家每三年举办一次修为比试,只允许各家年轻弟子参赛,叙出优劣,呈以榜单,注上门派师尊,近几次比试都在玉房宫,故这几榜称千英百绛榜。

每榜各路名家出色的新秀均会上榜,实力最强的玉房宫,嫡系大弟子占了头魁。西南的紫极观掌门的独子兼大弟子常年霸占榜眼一位。雄踞弦望海崖,自称“人间正道,嫉恶如仇”的镇九门,掌门长子兼大弟子占了第三。再往下数就是东山派了,掌门虞上清的修为之高睥睨一方,人说虎父无犬子,可是占第四的却是他的排行最末入门最晚的弟子,荀未殊。在荀未殊未入门前,整个东山派在榜上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至于虞掌门的亲生子兼首席大弟子,第一次参试时好像是排了……九十九位?

千英百绛录一共录前一百位。

玉房宫,紫极观,镇九门,东山派,这四家向来自诩仙门领袖,掌教人都是举世可数的大家,然到了第二代……不比不知道,一比没脸瞧……

尤其那虞上清是个极其要强的性子,他出身普通人家,祖上没仙缘,穷家破户没饭吃才投身玄门,做了某派的外门弟子,却凭借自身极高的心气,要强的个性,罕见的刻苦,几经挣扎到了如此的地位。

看了看其他三家的大弟子,据说虞掌门当场撂了脸。

直到荀未殊叙出成绩,虞掌门脸色才缓过来些。

荀未殊排了第四,成为榜单上一众掌门亲子或首徒中的异类。

白蟾宫咂嘴回忆起来,似乎不知从何时起,事情有些不对味了,醒林师兄与师尊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与荀师兄的关系也微妙,——当然自荀师兄来便如此,甚至与自己关系变得微妙,再甚至在整个东山派都有些微妙。

然而在这样的微妙中,他还能坚韧的保持住风流懒散,诗情画意,轻吟小唱,造园设景,观灯听渔,游花赏月的消遣岁月的态度。

这么废柴还这么坦荡。

白蟾宫摸摸下巴,由衷地感叹:“师兄也是个牛人啊。”

三人来到大殿,里面早已候着数十位师兄弟,见了三人来,立刻依次问候——当然先问候最尊贵的醒林师兄。

待下面问候完了,座上的师尊虞上清缓缓放下了手中的一方黄色三角丝巾。

他环视大殿,大殿立刻鸦雀无声,道:“想必大家听说了刚的事,一连收到两方仙门令,确实是近年罕见的异事,况且一个是仙门至尊的玉房宫,一个是仙门前三的镇九门……”

他手指在袖中轻轻捻着,玉房宫那里他倒还不太担心,倒是镇九门那里……

他看向第一排的醒林,那人肃立在侧,态度安静,只是半垂着头,目光被沉沉迷雾遮住,不知在想些什么。

虞上清轻抚鬓角,“醒林,未殊,蟾宫,小九……你们十二人即刻启程赴帝都城外玉房宫除妖,老规矩,在夕照湖行舟,出了夕照湖三十里便可御剑。镇九门……我自己去。”

荀未殊拱手道“我们十二人即刻准备,但……弟子认为在夕照湖行舟,出了夕照湖也行舟的好。玉房宫出了事也不仅仅急我们东山派一家。”

虞上清拧眉,没未来得及反应过来,便看荀未殊看了看西南方向,向他递了个眼神。

虞上清立刻明白了他的思虑,依旧锁着眉,缩着些陈年的闷气和不耐烦,道:“随便,随你们吧。”

只听,一道弱弱的声音传来,最前排琼枝玉树,风度翩翩,碧衫玉冠的醒林举起手,又不尴不尬的放下,摸了摸鼻子,“那个……我就不去了吧。”

他一笑,“我在家看家挺好……”

掌门首徒兼亲生子,毫无压力毫无担当轻轻巧巧撂下这么一句话,大殿里,师徒数十人齐齐静默,一时间,室内落针可闻,过了一会,似乎传来牙齿轻磨的声音,虞上清忍了又忍,手沉重的抬起,呼的往前一挥,那手势似乎在说“行吧”“随便”又似是“滚吧”。

醒林得了令,恭恭敬敬的一揖到底,顶着殿里数十道“惊诧”“佩服”“无奈”“鄙视”“惋惜”的目光,竟飘然出了门,一路穿花拂柳的沿着湖边赏秋水去了。

大殿里目瞪口呆之后,该怎么安排怎么安排,该怎么忙怎么忙,这就不是醒林操心的事了。

夕阳西下,暮色四合,湖水拍打着沿岸,他信步上了一艘小船,摇着双桨划了一会,便放开双桨,随意向后仰躺,翘起脚,望着天空悠然放空。

年幼时,他便常常自己偷跑到小舟上发呆,父亲与母亲吵架吵得很凶,他避无可避,只有湖水里最清净,湖水如母胎的羊水,随沉随浮,温柔,安全,爱他。

不知躺了多久,他起身,摇起了双桨,向不远处的祈福山驶去。

年幼不知事时,听人说这里有一棵千年老树,十里八乡的村民常赶来这里锁下一个小锁,上面缀一个红色条子,写着自己的愿望,什么去灾去病的,求姻缘求子嗣求功名的,琳琅满目,整整一棵树都被挂满了,离远了看,红彤彤的仿佛一簇烈火。

村民们说这棵树领灵的很。

小醒林也曾偷偷在最低的树杈上锁上自己的小红条。

上面写着他的小秘密。

我长大以后,要找一个最喜爱的女道侣,对她好,天天对她好,对她特别好,永远不骂她,永远不吵架,

年幼的他趴在凉凉的大石头上,写得很认真,写完后仔细的挂起来,把很多很多的希望寄予大树,希望它保佑他。

他吭吭哧哧蹲在树下翻了一阵,轻易找到了他的那把小锁,大概因为常来翻看的缘故,锁在哪里记得很清楚。

完结古代架空小说作者梦里长安躲雨人《我诈死后再遇殉情未遂的魔尊》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拥有位面商铺的秋缘小说[浅墨残香]在线试读

“等我回来就知道你能不能做到,说的话是不是放屁,”秋河道,“把书房里的书都给我抄一遍,休想偷懒,”秋缘屋里的丫头翠儿,一个年约莫十五岁左右,梳着两个发髻,上头还带着廉价的绢花,端着碗要进来,轻声细语的唤道,“少爷,药来了,”“出去!”秋缘立即道,那感觉恨不得当场立誓一样,“做得到,绝对做得到,”说完,秋河就甩袖而去,秋缘哀叹了一声,将张脸埋进软软的棉枕头中,秋缘喝道,“出去!”第4章...

2019-09-03 07:36:14

实习灶王爷小说[岂无衣]在线试读

李元钦长久地看着眼前这页书,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微微拧着眉头,不能顺畅地读下去。“还有什么红豆团子,芝麻糖,白米糕,与我一同上天的同僚都吃的不爱吃了,兴许人家闻见味道都想吐了,可我连是什么味道的都没尝过呢。你说我惨不惨!”张清岚越说越觉得自己的凄惨人生简直人神共愤,于是哭得更大声了,仗着没人能听见,干脆一屁股坐在桌子上毫不顾忌形象的嚎啕大哭。张清岚哭着哭着又累了,整张脸上鼻涕眼泪混在一起,难看的很,不过好在无人看见,就随它邋遢着去了。他越说越委屈,蹲在李元钦的桌子上呜呜地哭了起来,“你这个人真的好过分,...

2019-09-03 07:36:14

皇太子的恋爱哲学小说[原恶哉]在线试读

甲男:「我认为天后对此已经有所戒备,她近年来不断扩充禁军的人马,而且也安排武艺高超的人随侍在侧,要发动流血政变使天后丧命退位是不可能的事。」——为何唐朝的中文如此高深莫测?甲男:「我认为扩大私军势在必行,前日我和郎君探讨暗中募集私军的方法,可先前受到来俊臣的影响,没多少人有意愿为皇室贵族做事。」乙男:「切莫小看太子妃的能耐,越是美艳的玫瑰越是有刺,那令人不寒而慄的剧毒眼眸,总能窥见他人毫无防备之刻,腐蚀全身。」乙男:「尊贵的皇室血脉因利欲薰心而互相侵蚀,此世恶道如地狱红莲绽放,真是杰作。」谢天谢地,乙男正...

2019-09-03 07:36:14

定山河小说[浅书清都 ]在线试读

虽说他穿越过来也有些年头的,该适应的地方也都差不多适应了,但还是时不时就会想些有的没的。虽说事业有所小成,房子车子都有了,但再怎么样也比不过这里啊。他那不过是个三层小别墅,现在住的这可是依山傍水风景区!胡樾立刻又觉得十分心塞。胡樾趴在窗边吹风,有些蔫蔫的。其实自从到了这里鸠占鹊巢之后,胡樾的生活改善了不知一点两点。他没穿越之前的日子过得像老黄牛一样,每天忙得恨不得上天。唯一不同的是老黄牛每顿吃的是草,而他一旦忙起来了连草都来不及吃……胡樾在心里给这俩小人各加了一分,暂时维持平局的战况。胡樾坐在桌边,指着桌...

2019-09-03 07:36:14

世界第一度假村小说[panther]在线试读

唐淮穿上鞋子,踩在刚才的黄土上,脚底板有些微凉,不过还在能在接受的范围内。等适应的差不多后,唐淮朝山谷顶端的方向走去。唐淮刚刚晒太阳的时候已经决定好,先看看岛上有没有游客。要是没有,他就想法设法在最高处堆个‘SOS’的求救信号,然后钻木取点火……希望有路过的船只和飞机看到吧。在爬上山谷的那一刻,唐淮再次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同。唐淮再次给自己点赞,在盛泽的时候,他也没发现自己的身体素质这么好啊。唐淮没有目的地,不过呆在这里是不可取的。唐淮感受了一下身体,不显疲惫。紧接着,唐淮又跺了一下脚,要不是脚下有凉意传来,...

2019-09-03 07:36:14

星际雌虫穿成乡村哥儿小说[日进斗金]在线试读

河水静静流淌,没有一丝涟漪,月亮高悬天空,在河里投下圆圆的倒影。高高的鼻梁,大大的眼睛,麦色的皮肤和因为瘦削显得过于棱角分明脸颊,眉心还有一颗红痣。除了太瘦了一些,自己这模样可比那个阴柔的白禾要顺眼多了啊!白术惊喜的一蹦三尺高,仰天长笑三声。白术一路小跑,来到河边。他跪在河边,看河水里印出自己的倒影。只要他抓紧锻炼,再打拼出一片家业。以他的能力,绝对有信心可以赢得那雄性的心,给他提供最好的生活!她们摇了摇头,有些同情的议论道:“你看看那边的哥儿,好像是白老大家那个,天天干活糙的和个男人一样,现在都有些疯了...

2019-09-03 07:36:14

我被反派拱上皇座[星际]小说[闻鲸歌]在线试读

“他根本就不在乎父亲!父亲还让我来看他……”迪欧蜷缩在巷子里,埋着头像只尽力竖起背毛的幼猫,无助地怒吼着,“那也是他的父亲、他的家族啊!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他理解什么!他要是真的理解,为什么没有一滴眼泪!为什么还要留着那个杀手!”迪欧怒目圆睁:“那现在呢!”“迪欧少爷,雷哲少爷并无恶意,他只是想你能尽快振作起来。”雷蒙德单膝跪在少年面前,柔声道。“迪欧少爷,你的悲伤和愤怒雷哲少爷并不是不能理解……”雷蒙德耐心地解释却并没有取得任何效果,世界观停留在非黑即白阶段的少年完全听不进去,情绪激烈地驳斥道...

2019-09-03 07:36:14

一世千秋小说[邢风风风风]在线试读

“那你记住,他们一族的人多多少少会有一些‘白化’的迹象,尤其是在这头发上,有那么些白色的发丝,可以确定是长坷族无误了。”“如果放任他们不管,迟早会波及到整个师门,你这些日子就别轻易下山了,在这好好背书。”任老头起身,带着他的两位师兄出了门 “小黑狗你可看好了,若是出现什么意外,格杀勿论。”“小黑,你说小流氓被师兄他们抓着了会怎么办。”“他带着面具,包得严严实实的,想看都看不见。”“看见他们要把他们赶出去吗?”秦琅睿脱了外衫滚上床去,看着自己没有一点伤口的双手:“他很强,你知道法印是我们施术的关键,他能够一...

2019-09-03 07:36:14

十里人间小说[老草吃嫩牛]在线试读

既然老祖宗赏饭吃,那么就集体动起来吧。五百年摇摇欲坠的老屋,换漂漂亮亮的现代化房屋,能住到更好的地方去,谁愿意守着满身是补丁的老屋子呆着呢?四太太一张一张的抿着毛票的边角,抿好,又用皮筋仔细的按照面额扎起来。常青山石窟一出,举世震惊,没多久,那里就成了世界级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跟籍道太祖陵社会地位也差不离了。一时间,政府衙门动起来了,财阀也动起来了,世界级的,国家级的文物单位也来了,郡里规划局也做了旅游城市的初步规划。想到这里,江鸽子抬起头对段四太太说了句:“嫂子,我要是您,我就不换!”四太太闻言,数钞票...

2019-09-03 07:36:14

我诈死后再遇殉情未遂的魔尊小说[梦里长安躲雨人]在线试读

边说边给白蟾宫递眼色,又是飞眼刀又是威胁,白蟾宫不情不愿的解释了一通,赌咒发誓真不是自己干的。一行人边说边行,醒林使尽浑身解数万种本领,终于哄得这位不贰师妹化怒气为淡淡微笑。醒林和郭不贰并肩走在最前方,他凑近身旁的郭不贰说了些什么,郭不贰笑了一下,又立刻绷住脸,要笑不笑别别扭扭的转过头。忽而,她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我们教中人都是一样的红云衣,朱果钗,你是怎么认出是我的?”他向比他还小的郭不贰深深作揖,道:“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郭不贰既没人证又没物证,被白蟾宫一通辩白,醒林一通温柔款款的赔小心,自...

2019-09-03 07:3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