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富贵门户小说[木三观]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景重回到家中,景太太已经睡下了。小保姆给景重换了睡衣,才笑说:“身上这么香的?”景重才想起挂在腰间的那个金香囊,那是凤将军的香气。他又看见小保姆笑得暧昧,就想:小保姆肯定以为我和什么姑娘沾了香气了,该怎么解释呢?说是凤将军的也不妥当。 小保姆只是笑笑,也不知信了没有,转身走了。见小保姆走了后,景重才爬起来,打开了个箱子,拿出一个鎏金梅花八角盒子,揭开后里面放着个足金长命锁,是小时候戴的。他把长命锁放到另一个盒子里,才将金香囊摆进这个盒子里,珍重关上,放回柜子里。 班上的同学都和和气气的,但其实谁没分个三五

一流富贵门户小说章节试读

《一流富贵门户》作者:木三观【完结】

文案

慢热派,红楼腔,架空,专言贵族的生活琐事、迎来送往、待人接物,各方势力暗流涌动故事。

CP:凤X景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重 ┃ 配角:凤艳凰,蓝仪

第1章

小保姆说:“前不久巴黎时装周不是才收了一件礼服?”

景太太问:“哪一件?”

小保姆说:“还不记得,好歹花了一万多美金的呢!”

“哦……”景太太含糊地应了一声,其实她仍不太记得。

“不如包了那件送去给蓝小姐?”

景太太笑说:“不要了,送了,他们又得笑我们是暴发户不知道礼数。他们这样的人家,只穿相熟老裁缝做的衣服。再说了,他们也不认时装品牌,过的是比我们老二十年的日子。”

小保姆愣住,一时不说话了。

景太太又是一笑,说:“你也真是的。少爷去蓝家是去看蓝少爷的,你费什么心给蓝小姐准备礼物呢?”

小保姆愣了愣,笑说:“那个……那我先去烫西装给少爷穿起?”

景太太说:“也免了,他们总说西服是工薪阶层和崇洋媚外的才穿的。”

小保姆呶呶嘴,说:“之前去白家,也不见那么厉害!”

“蓝家是比别家更讲究一些,而白家呢,却是老贵族里最随和的。白家还和新富通婚呢!那当然不一样。”

小保姆心里嘀咕:白家这样才对嘛!蓝家是个什么东西?都什么年代了,还端着这些老派架子?

可她还是笑着问:“那让小少爷穿什么去?总不能穿睡衣去吧?”

景太太说:“穿校服吧。如果他们问起,就让少爷只说是有事刚从学校过来了。”

景太太既然这么说了,小保姆也就这么准备了,把校服递给景重了。

近几十年来,国内涌现了不少靠经商发展起来的新富,按家底说,并不比老贵族差,有些还比已经破落了的贵族更富贵不少,可却仍被上流贵族圈排挤。

长乐城寸土寸金,郊外的高级住宅鳞次栉比。新富们住的别墅、洋房一座一座的,都说是有庭有院有天有地,却仍然有种拥挤的感觉。

洪老爷站在楼台上,看的却都是别人家的屋顶、院子,莫不遗憾地说:“唉,真羡慕在离岛的新富们,他们就能住半山别墅。我们这儿是古都,山上的古宅都给老贵族占了。”

景老爷笑说:“也不是,先前不是有个老贵族撑不下去了,把祖宅都卖了么?你仔细盯着,还会有这样的好事的。”

洪老爷哈哈笑了,说:“你这人话不多,却句句都是毒。”

长乐城是古都,要在这儿建山顶别墅很不容易,方圆百里只有一座山。那山还不高,充其量只能说是丘陵,名叫“榆山”,这名字的由来是有个故事的。

说是古代有个君王,在那儿狩猎时射中了一只狐,那狐妖怀恨在心,设法让皇帝中了蛊。皇帝却是天命所归,命不该绝,有道士来献灵药。皇帝吃了灵药后,便呕吐了,他呕吐过的地方,长出了一株榆木。此地由此就叫“榆山”了。

蓝家大宅在榆山的山腰上,临水而筑,是很风雅的。人人都知蓝家有个爱出风头的娇美千金,闺名叫蓝仙。蓝仙有个兄长,叫蓝仪,长相风度什么的都是有口皆碑的。

洪家的少爷却总是不屑地说:“无论是长成怎么样的,只要是姓蓝、白、青、紫,都被会吹成天神下凡!”

“别的新富少爷都算安分,就是那个姓洪的,很是可恶。”蓝仙咬着银牙说,“他那天在舞会上竟然说什么‘穿奶奶留下来的衣服,是想招灵吗’。哪有这样的人!我们的奶奶可是当年的一品诰命!她的衣服首饰,现在凭他家里多有钱都求不来呢!”

蓝仪微微一笑,说:“人人都知他是个疯子,你理他呢?”

蓝仙吃了一口茶,皱起眉头说:“自从家里的茶园机器化后,茶就越发不好喝了!我看还是手工的好。我们这样的人家,有什么好省钱的?”

蓝仪微笑说:“以前也就算了,我也喝不出什么区别,但听你抱怨了,特意把炒茶师傅、采茶女请回来,又他们亲自按照以前的样子采茶、炒茶,空运回来,给你泡了这么一壶。看吧,你根本吃不出什么区别。只是听说是机器的,就抱怨不好吃了。”

“哥……”蓝仙的脸一时涨成了猪肝色,又扭头对母亲说,“妈,你看吧!哥这不是欺负我么?”

蓝母说道:“那是你自己舌头不好,倒是我,觉得今天的茶是格外的好,以为是泉水不一样了,想不到是茶叶的问题。依我看,以后都让茶园特意留一点这样的茶叶来,专给我们家吃吧。”

他们母子三人便默然吃茶了。蓝老爷病死了后,蓝仪当了家,做主将茶园盘给商人去做。茶园以前都是要什么空山新雨后才采茶,又要高价请的清秀灵巧的少女做采茶女,炒茶前又要请老师傅做什么仪式,祭天焚香的,规矩多多。商人当然看不惯,便主张机器化、商业化。蓝仪没有反对,就这么做了起来。这茶园本来是赔钱的,经过商人承包后,不但不赔了,还有不错的收益。只是蓝母和蓝仙都很有怨言。

过了一会儿,老妈妈便来说:“景少爷来了。”

“哪里来的景少爷?”蓝母略顿了顿,又问, “景家是干什么?”

蓝仙答:“卖杂货的呗!”

蓝仪干咳两声,说:“景家是做百货商店起家的。”

“哦。”蓝母轻轻应了一声。

过了半晌,就见一个景重走进来,笑眯眯地向各人问好。蓝仙只冷哼一声,没有理他。蓝母见景重是个清秀孩子,又看到他穿的校服,就说:“你也在天聪学院读书?”

景重笑着说:“是的,今年读二年级。”

蓝母说:“这是家好学校。”

景重本来已经准备好了说辞,解释自己为什么周末还穿着校服。只是蓝母竟然没有问起,他寻思一下就明白了,蓝母这样的人,脑子里是没有周末和工作日的概念的。

第2章

蓝仙却说:“现在天聪学院也不成了,什么人都能进去读。”

景重微微一笑,说:“是的,所以我很幸运,也很感恩。说起来,伯母也是学院里家长会的成员?”

说起这个,让蓝母有点儿骄傲,蓝母便笑笑,说:“就是小仪在里面读书的时候我当过几年,没什么好提的。”

景重又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会儿马屁,让蓝母很是受用。说了一会儿的笑后,蓝母才问起:“你今天是做什么来的?”

“是问仪大哥借书看的。”

蓝母点头说:“那去吧。”

蓝仪就带了景重到书房去。书房是在后院单辟的独栋二层阁楼,在楼下有个小厅子,进去后,佣人给景重递了白色的衣服裤子换上,穿上特别准备的拖鞋,戴上薄得快透明的手套。景重知道蓝仪爱书,所以讲究,也就都照做了,只是把自己装备得跟要去做手术似的。

景重问:“你家的书都放在这儿吗?”蓝仪说:“另有一个藏书馆。这儿的书都是我平常特别宝贝的,从不外借。连你也不例外,只能在这儿阅读,不能带走。”

景重微笑道:“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蓝仪说:“但凡是我有的书,你都可以随意翻看,只是名人手稿,请你不要碰触,它们都很脆弱。”

景重忙点头。佣人笑道:“我们爷是个书痴,这阁楼平常还不让人进呢!我们还是头一回看见客人能到这儿来的。”

景重进了阁楼后,仔细留心名人手稿在哪儿,免得不小心碰坏了。他好难得才能交上蓝仪这个朋友,当然不想破坏交情。他特意留心后,才松一口气,原来手稿都不放在书架里,而是在二楼的玻璃柜里,一页页的摊着,要看还得找锁匙开玻璃柜呢。如果不是特别要去看,是摸都摸不到的,景重这才放心些。

景重是故意要接近蓝仪的。

他本来也都只是听说过蓝仪的名字,没有见过他本人。蓝仪虽然自命不凡,但却不会抛头露面,要在报章杂志看到他的相片,那是不可能的。他尽管有涉足商业,但却不会像企业家那样活跃于公众中,他尽管有涉猎文学艺术,却不会到学府里开什么演讲。一般公众甚至不知道有蓝仪这么一个人物。

洪家的少爷洪决说:“我看蓝仪可能长得很丑,所以不敢露面!”

景重说:“怎么可能?蓝家自古出美人。”

洪决不以为然地说:“对那些恨不得给老贵族舔脚趾的人而言,就是阿猫阿狗,只要姓蓝,都是好的。”

景重笑笑,说:“我们说也无益,今晚就能见上了。”

那是洪决和景重参加的头一个“真正的晚宴”。景太太说:“贵族主办的才是真正的晚宴。那时候,你才知道什么叫‘排场’。”

那是为白家老太太设的寿宴,老人家喜欢热闹,因此整夜烟火漫天,看不见月亮的光了。然而,景重却看不见烟火,只看见了一个人的光。蓝仪带着微笑走了进来,身上穿着老式的月白色的锦缎褂子。他看别人穿这个都显老,唯独是蓝仪,穿着这个,跟一棵玉树缀着丝绸带子般的,挺拔中带着一份飘逸,一身都是旁人要学都学不来的精致优雅。

蓝仪身旁还跟着一个大美女,旁的男子都看着穿云缎裙子的蓝仙,就他在看蓝仪。

蓝仪转过眼来,目光碰到了景重,嘴角翘着,似笑非笑的。景重一下子心提到嗓子眼——他在对我笑!

然而,他的目光犹如波流一样,涓涓的来了,又涓涓的去,没有什么痕迹。景重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自作多情了!蓝仪并没有看着他笑,蓝仪只是随意地环顾一下宴会现场,只是他顾盼生情,不拘看哪里一眼,都似含情远眺,白白地勾人的魂魄。

白老太太穿一件大红牡丹缂丝的裙褂,笑眯眯地接受各人的祝拜。蓝仪和蓝仙都上前,围着她说笑。蓝仙更是像她亲孙女一样,撒娇调笑,白老太太亲热地搂着她,赞不绝口。景重远远地看着他们,天上的烟火热烈地响着,宴会中的各人也嬉笑玩闹,只是这份热闹,仿佛都不属于他,他存在于一个静默的真空里,他隔着一群群的人,一簇簇的烟火,静静地看着蓝仪。

第3章

洪决猛拍景重一下,吓得他惊醒。洪决笑说:“又发什么呆!”

“没有!只是无聊。”景重又说,“你去哪儿了呢?”

洪决沮丧地说:“刚刚看到几个女人,很漂亮,想要勾搭,结果一个两个都是别人的情妇!”

景重笑道:“你要找漂亮的女人,就去夜总会。来这儿做什么?能来这儿的,不是金屋情妇,就是已婚妇人,再不然就是目高于顶的千金小姐,都不适合你。”

洪决觉得没意思,闷头吃酒,吃得有些发昏了,双眼发直,有了醉态。景重扶他上车,正要离开,却被他拉着。景重好笑地说:“怎么了?”

洪决也有些大舌头,说:“别……别回……回去了……”

景重好笑地问:“不回去,要去那儿?”

洪决说:“凭……凭是哪儿都好!里面……里面是热闹……却不是你的……热闹……”说着,洪决就呼呼睡了。司机无奈地笑道:“我们的少爷,醒时已经是呆呆的了,醉后更爱说胡话!”

景重却被他这句醉话触了心神,一时恍惚。

看着洪决的车开走后,景重索性披着外袍,沿着街道一路独行。白郡王府外停满了一辆辆的轿车,把道路围得水泄不通。景重一路走着,一边看到车子里的司机或是抽烟、或是打瞌睡,也有几个蹲在一旁聊天赌牌的,都是懒散的……热闹都不是他们的。

景重一个人发着呆,迈着步子,越走越远,走到已经看不到有停着的车子了,但他一回头,仍能看到一朵朵的烟火在夜空中爆破。

他走着走着,忽见一个人,蹿了出来,唬他好大一跳。可这人却不是向他扑来的,而是往一辆疾驰而来的车子扑去。却见那车子狠狠急煞,发出尖锐的声响,勉强没伤到路人,而那路人却应声而倒,趴在地上要死要活,只要赔钱。

但那车主横竖是不出来,那司机也是隔着车窗冷冷的看着。

景重拢了拢坎肩,探着头看这热闹。

那路人大叫说:“你是多么有钱的主儿!现撞了人,反倒要仗势凌人!真真是为富不仁啊!”

他一边骂着,引了不少人围观,也有一个老婆婆从人群里走出来,满面泪痕的抱住那路人,只哭说:“可怜的儿啊!我的儿啊!我的肉啊!这天没眼啊!”那老婆婆身后也跟着一个妇女、一个孩子,想必是路人的妻儿,也围着哭,好不热闹。

场面眼看着越发闹得不可开交,那车子里便走出一个人来,景重抬眼看见,就惊得失色了。路人见了,也莫不称奇。景重本以为蓝仪已经是精致至极了,没有男子能这样了,见了这个人,才知道男子也能如此精致昳丽、花颜月貌。那男人长相艳丽,穿戴更加华贵,身上穿着一件大红蟒缎的立领改良直身长褂,盘扣从领口一直缠到修长的腰间,脚上一双黑色的漆皮靴子,腰间挂着各色的青玉佩、金香囊,一看就是富贵的人。

这男人说起来,已美得颇有几分女相了。

那人说道:“要我的赔钱,也不是不可以的,得要有真伤才是吧。”

他又一笑,笑得没的夺人魂魄,青葱一样的手指从靴子里抽出一条马鞭,兜面就往那人身上抽去。景重正站在近处,也没多想,只把那抱住路人的老太太拉开,唯恐伤着老人了。景重回头一看,却觉得自己是多事了,那美男子的鞭法是极好的,狠狠抽下去,也只抽那人的脸,不会伤到旁人。只可惜那人一下被抽伤了脸蛋,从额头道下巴一道淋淋的血痕,叫人心惊。疼得他满地打滚。这次老太太是真急了,大哭着抱住那男人。

那司机也已跑出来,猫着腰对那美男说:“何必呢?叫我来不可以?白白脏了这上好的马鞭,也玷污了您的身份。”

“就当我只是手痒了。”说着,那美男便抽出两张大钞,往地上轻飘飘的丢了,便要钻回车子里。只是他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打量了景重一眼,又走近来。景重闻得他身上一阵浓却不烈的香气,不知是怎么调弄的,又有些恍神了。

他说:“你与他不是一伙的?”

景重说:“我不认识他们。只是路过。”

他又说:“我看你是位公子哥。”

景重苦笑道:“算不上。”

他说:“小公子,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儿多的是为了一块钱能打破头的人,你怎么能在这儿闲逛呢?”

景重一时愣了,他确实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他也不知道世上有一块钱面值的货币。

景重环视四周,才发现周围确实都是些奇怪的人——奇怪,他说不上哪里奇怪,他们的衣着、谈吐,都不是他平常接触的人的样子。这条街道的各种事物是多么陌生,他从未在这样的地方逛过。他是一个学生,从小就在富人区长大,读书也是上贵族学校,偶尔会经过这些地方,都是窝在车子里。他突然产生了一种对陌生与未知的恐惧。

男人拉着景重的手,笑着说:“到我车上来吧,小公子。”

第4章

景重不自觉得跟了他上车,车子里很宽敞,弥漫着男人身上那种香气。景重歪着头问:“大哥哥,你平日有熏香吗?”

男人微笑着说:“有啊。”

景重说:“这个香很好闻,不知是怎么调出来的?”

“这是用四十多种香料调出来的,错了一分也没这个味。” 男人笑了笑,又凑到景重颈边,嗅了嗅,说,“你倒没熏香?”

景重说道:“我父亲认为熏香是很无聊的事,女人就罢了,男人不该弄这个。”

“这不是性别歧视么!”男人说道,“男人也要精致美丽的过着啊。”

完结古代架空小说作者木三观《一流富贵门户》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拥有位面商铺的秋缘小说[浅墨残香]在线试读

“等我回来就知道你能不能做到,说的话是不是放屁,”秋河道,“把书房里的书都给我抄一遍,休想偷懒,”秋缘屋里的丫头翠儿,一个年约莫十五岁左右,梳着两个发髻,上头还带着廉价的绢花,端着碗要进来,轻声细语的唤道,“少爷,药来了,”“出去!”秋缘立即道,那感觉恨不得当场立誓一样,“做得到,绝对做得到,”说完,秋河就甩袖而去,秋缘哀叹了一声,将张脸埋进软软的棉枕头中,秋缘喝道,“出去!”第4章...

2019-09-03 07:36:08

实习灶王爷小说[岂无衣]在线试读

李元钦长久地看着眼前这页书,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微微拧着眉头,不能顺畅地读下去。“还有什么红豆团子,芝麻糖,白米糕,与我一同上天的同僚都吃的不爱吃了,兴许人家闻见味道都想吐了,可我连是什么味道的都没尝过呢。你说我惨不惨!”张清岚越说越觉得自己的凄惨人生简直人神共愤,于是哭得更大声了,仗着没人能听见,干脆一屁股坐在桌子上毫不顾忌形象的嚎啕大哭。张清岚哭着哭着又累了,整张脸上鼻涕眼泪混在一起,难看的很,不过好在无人看见,就随它邋遢着去了。他越说越委屈,蹲在李元钦的桌子上呜呜地哭了起来,“你这个人真的好过分,...

2019-09-03 07:36:08

皇太子的恋爱哲学小说[原恶哉]在线试读

甲男:「我认为天后对此已经有所戒备,她近年来不断扩充禁军的人马,而且也安排武艺高超的人随侍在侧,要发动流血政变使天后丧命退位是不可能的事。」——为何唐朝的中文如此高深莫测?甲男:「我认为扩大私军势在必行,前日我和郎君探讨暗中募集私军的方法,可先前受到来俊臣的影响,没多少人有意愿为皇室贵族做事。」乙男:「切莫小看太子妃的能耐,越是美艳的玫瑰越是有刺,那令人不寒而慄的剧毒眼眸,总能窥见他人毫无防备之刻,腐蚀全身。」乙男:「尊贵的皇室血脉因利欲薰心而互相侵蚀,此世恶道如地狱红莲绽放,真是杰作。」谢天谢地,乙男正...

2019-09-03 07:36:08

定山河小说[浅书清都 ]在线试读

虽说他穿越过来也有些年头的,该适应的地方也都差不多适应了,但还是时不时就会想些有的没的。虽说事业有所小成,房子车子都有了,但再怎么样也比不过这里啊。他那不过是个三层小别墅,现在住的这可是依山傍水风景区!胡樾立刻又觉得十分心塞。胡樾趴在窗边吹风,有些蔫蔫的。其实自从到了这里鸠占鹊巢之后,胡樾的生活改善了不知一点两点。他没穿越之前的日子过得像老黄牛一样,每天忙得恨不得上天。唯一不同的是老黄牛每顿吃的是草,而他一旦忙起来了连草都来不及吃……胡樾在心里给这俩小人各加了一分,暂时维持平局的战况。胡樾坐在桌边,指着桌...

2019-09-03 07:36:08

世界第一度假村小说[panther]在线试读

唐淮穿上鞋子,踩在刚才的黄土上,脚底板有些微凉,不过还在能在接受的范围内。等适应的差不多后,唐淮朝山谷顶端的方向走去。唐淮刚刚晒太阳的时候已经决定好,先看看岛上有没有游客。要是没有,他就想法设法在最高处堆个‘SOS’的求救信号,然后钻木取点火……希望有路过的船只和飞机看到吧。在爬上山谷的那一刻,唐淮再次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同。唐淮再次给自己点赞,在盛泽的时候,他也没发现自己的身体素质这么好啊。唐淮没有目的地,不过呆在这里是不可取的。唐淮感受了一下身体,不显疲惫。紧接着,唐淮又跺了一下脚,要不是脚下有凉意传来,...

2019-09-03 07:36:08

星际雌虫穿成乡村哥儿小说[日进斗金]在线试读

河水静静流淌,没有一丝涟漪,月亮高悬天空,在河里投下圆圆的倒影。高高的鼻梁,大大的眼睛,麦色的皮肤和因为瘦削显得过于棱角分明脸颊,眉心还有一颗红痣。除了太瘦了一些,自己这模样可比那个阴柔的白禾要顺眼多了啊!白术惊喜的一蹦三尺高,仰天长笑三声。白术一路小跑,来到河边。他跪在河边,看河水里印出自己的倒影。只要他抓紧锻炼,再打拼出一片家业。以他的能力,绝对有信心可以赢得那雄性的心,给他提供最好的生活!她们摇了摇头,有些同情的议论道:“你看看那边的哥儿,好像是白老大家那个,天天干活糙的和个男人一样,现在都有些疯了...

2019-09-03 07:36:08

我被反派拱上皇座[星际]小说[闻鲸歌]在线试读

“他根本就不在乎父亲!父亲还让我来看他……”迪欧蜷缩在巷子里,埋着头像只尽力竖起背毛的幼猫,无助地怒吼着,“那也是他的父亲、他的家族啊!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他理解什么!他要是真的理解,为什么没有一滴眼泪!为什么还要留着那个杀手!”迪欧怒目圆睁:“那现在呢!”“迪欧少爷,雷哲少爷并无恶意,他只是想你能尽快振作起来。”雷蒙德单膝跪在少年面前,柔声道。“迪欧少爷,你的悲伤和愤怒雷哲少爷并不是不能理解……”雷蒙德耐心地解释却并没有取得任何效果,世界观停留在非黑即白阶段的少年完全听不进去,情绪激烈地驳斥道...

2019-09-03 07:36:08

一世千秋小说[邢风风风风]在线试读

“那你记住,他们一族的人多多少少会有一些‘白化’的迹象,尤其是在这头发上,有那么些白色的发丝,可以确定是长坷族无误了。”“如果放任他们不管,迟早会波及到整个师门,你这些日子就别轻易下山了,在这好好背书。”任老头起身,带着他的两位师兄出了门 “小黑狗你可看好了,若是出现什么意外,格杀勿论。”“小黑,你说小流氓被师兄他们抓着了会怎么办。”“他带着面具,包得严严实实的,想看都看不见。”“看见他们要把他们赶出去吗?”秦琅睿脱了外衫滚上床去,看着自己没有一点伤口的双手:“他很强,你知道法印是我们施术的关键,他能够一...

2019-09-03 07:36:08

十里人间小说[老草吃嫩牛]在线试读

既然老祖宗赏饭吃,那么就集体动起来吧。五百年摇摇欲坠的老屋,换漂漂亮亮的现代化房屋,能住到更好的地方去,谁愿意守着满身是补丁的老屋子呆着呢?四太太一张一张的抿着毛票的边角,抿好,又用皮筋仔细的按照面额扎起来。常青山石窟一出,举世震惊,没多久,那里就成了世界级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跟籍道太祖陵社会地位也差不离了。一时间,政府衙门动起来了,财阀也动起来了,世界级的,国家级的文物单位也来了,郡里规划局也做了旅游城市的初步规划。想到这里,江鸽子抬起头对段四太太说了句:“嫂子,我要是您,我就不换!”四太太闻言,数钞票...

2019-09-03 07:36:08

我诈死后再遇殉情未遂的魔尊小说[梦里长安躲雨人]在线试读

边说边给白蟾宫递眼色,又是飞眼刀又是威胁,白蟾宫不情不愿的解释了一通,赌咒发誓真不是自己干的。一行人边说边行,醒林使尽浑身解数万种本领,终于哄得这位不贰师妹化怒气为淡淡微笑。醒林和郭不贰并肩走在最前方,他凑近身旁的郭不贰说了些什么,郭不贰笑了一下,又立刻绷住脸,要笑不笑别别扭扭的转过头。忽而,她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我们教中人都是一样的红云衣,朱果钗,你是怎么认出是我的?”他向比他还小的郭不贰深深作揖,道:“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郭不贰既没人证又没物证,被白蟾宫一通辩白,醒林一通温柔款款的赔小心,自...

2019-09-03 07:3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