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除妖小说[礼夏]在线试读-古代架空-阅文林语

非典型除妖小说[礼夏]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众人:“……”田中仔细地看了一下,随即确信道:“没错,就是这个案子。”田中似乎知道他想说什么了,有些急切地大声嚷道:“有什么奇怪的!?”搜索了一下?还有这种操作??众人齐齐看向管家,管家笑着解释道:“这里的确没有断网。”林向原走到田中面前,把手机递给他让确认。“这……”田中磕磕绊绊道,“也许她根本就不知道杀她的人是谁,便把怒气发泄在我的头上——”说到这儿,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打住了话头。田中没有接话,脸上却已经开始冒冷汗了。

非典型除妖小说章节试读

《非典型除妖》作者:礼夏【完结+番外】

文案

林向原最近得了一个找不出原因的怪病,他本以为问题不大,可偏偏就有高人告诉他,你被妖怪附身,活不长了。

林向原:……我不想死,我还想回国建设社会主义

高人:为我做苦力可解

高人神通广大,驱魔降妖无所不能。

——却偏偏连饭都吃不饱。

高人神秘莫测,设局运筹帷幄之间。

——却偏偏懒到无可救药。

·

于是,打扫庭院,一日三餐,冬天帮暖脚,夏天帮扇风……直到把市野连的一切都承包了以后——

·

林向原:我觉得我不是在看病,而是给自己找了个男朋友:-D

·

温柔佛系老干部攻x好吃懒做小恶魔受,肯定he啦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异国奇缘 情有独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向原,市野连 ┃ 配角:妖怪,神灵,恶鬼,吃瓜群众 ┃ 其它:

☆、百物语(一)

“这位先生,您没事吧?这位先生!……”

林向原缓缓睁开眼,模糊的视野里有一人正焦急地叫着自己。他渐渐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正在电车上,刚才叫着自己的人是车内的乘务员。

那乘务员此时正半跪在他面前,见他醒来,用礼貌又不失关切的语气问道:“您目前感觉如何?是否需要帮您联系医院?”

“……”林向原一时还有些恍惚,“谢谢,我没事了。请问这是哪儿?”

“现在已经到了本趟电车的终点站,刚有其他乘客说您似乎在座位上晕倒了……”

听到这儿林向原已经明白了,自己那个奇怪的病——又复发了。

他不想解释过多,便只跟乘务员说自己是累过了头,下了电车。

林向原揉了揉额头,看来这一次,他真的不得不为这个怪病烦恼烦恼了。

他记得很清楚,自己第一次犯这病,是在开春之后。

4月初正是刚开学的时候,他那会抱了许多书去图书馆,想给手头的论文寻个方向,看着看着书,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在图书馆睡着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本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然而问题就在于,林向原本人对于这场睡眠没有任何意识。

当时他睁眼后去看表,内心疑惑不已——自己不过是闭了一下眼,怎么一下子竟过去了好几个小时?

这样的事之后也连续发生了好几次,没有发困的前兆,也没有睡眠的实感,只在突然之间失去意识一样,任别人怎么叫都叫不醒,但到了一定时间后却又会自己醒来。

林向原刚开始并不太在意这事,因为不论怎么检查,他的一切体征都和常人无异,连医生也说可能只是疲劳过度。

但近期这病却发作地越来越频繁了,动不动就失去意识晕倒,这让他的日常生活几乎无以为继。

下车后,林向原花了两分钟才搞清楚他究竟在哪儿。自己坐的那趟电车似乎在中途就换成了别的路线一路疾行,终点站又设在十分偏远的地方,如今早已出了东京了。

更糟糕的是,刚刚那躺车,是终班电车。

现在已近凌晨一点,而首班车要等到四点多才会来。林向原叹了口气,眼下似乎只能去候车室一直等了。

他循着候车室的方向而去,眼睛却无意间在对面月台捕捉到了一个人影。

那人周身都透出一股淡淡的光亮,似乎披了一身的月光,双手微抬,像是在感知着什么。因为角度的原因,林向原看不到他的正面,只隐约看出对方是个年纪不大、外表清丽的少年。

少年穿了一身庄重的黑色和服,外披长羽织,气质雅正,让人一下子就想到了古时的大家公子,跟现代化的车站有些格格不入。

大半夜忽然看到这么一个人影,林向原的心里顿时有股说不上来的感觉。他不知道自己是害怕还是好奇,就这么一直盯着对方不动。

过了半晌他才下定决心,从通道走到了对面月台,试图跟对方打个招呼,却发现他不见了。

车站里显然只有林向原一个人,冷清地不似人间。

寒风“簌簌”而过,他看着空旷的车站,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不断发冷。

·

“真惨……你在候车室等了一晚上?”

第二天,林向原去研究室向事务员提出想要休假几天去看病的时候,碰到了同学校的一个姑娘。

这姑娘名叫肖静,因为也是从中国来的留学生,平时跟他的关系还算不错。

肖静在旁边听完林向原的话,十分同情地问他打算怎么办。

“换家医院重新检查吧。”

肖静想了一下道:“我倒觉得你这不像是病,更像是中了什么邪,想说你要不回国请个神婆什么的——”

说到这儿,她又想到一点:“啊不过,你要是在这里中的邪,恐怕要请当地的巫师才行吧,那叫什么来着……阴阳师?”

林向原不知道为何她会突然提起这茬:“现在已经没有阴阳师了吧?”

“官方没有了,民间也许还有高人嘛。或者,你找寺庙也可以的吧?”

林向原眼见话题越扯越远,赶紧拉了回来:“我还是先去医院看看吧。”

之后肖静仍是各种嘱咐“要是治不好一定要去找个人驱驱魔”,活像占卜屋门口的推销店员。

林向原隐约记起了肖静的研究似乎属于民俗学领域,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她的兴致那么大。

林向原对她的热情无所适从,敷衍了几句后就结束了两人的对话。

第二天,林向原换了家综合医院,在被折腾了大半天之后,检查结果仍和之前一样——身体没有任何异常。

接诊的医生脸上也越来越凝重——他看着面前活蹦乱跳的林向原口口声声说自己有病,甚至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有精神上的障碍导致了幻觉。

但这话他却不敢直说,考虑了半天后,他让林向原去接待室稍等一下,自己要和同事们开个小型商讨会。

“好。”林向原走向接待室,心里却明白今天恐怕也得不到什么有用的结果了。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过了不到一会,就有护士来告诉他有了新进展。

精神科的一位医生不久前正好见过类似症状的病人,虽然病人在这家医院没有改善病情,但听说后来是治好了。如果他愿意的话,医院可以帮忙联系一下那位病人问问。

林向原想到目前也没别的办法,便同意了。

于是在医生尽心尽力地帮忙联系后,林向原拿到了一个私人医生的地址和电话。

“这位医生前阵子似乎还在东京巡诊,但现在已经回到老家了。虽然有点远,但建议您去试试。”那医生冲他解释,“我们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林向原道谢后,看着那个地址却有一点小小的发愁。

长野县啊——如果没记错的话,那里似乎是相当有名的度假胜地,四季美景如云,名吃百汇,连东京的有钱人都喜欢在那一带建别墅。

但美是美矣,距离东京却确实有一段距离,而且交通不便,居住在那里的人大都是以车代步。然而……

“不能开车去。”那医生嘱咐他道,“据说主人家不喜车鸣声打扰。还有,记得要穿黑色的衣服。”

不让开车还能理解,为什么要穿黑色的衣服?林向原没明白,不过还是答应了下来。

·

半个月后。

在路上攀行了近一个小时的林向原,终于感到了深深的后悔。

虽说不让开车,但他原本以为出了新干线的车站就会有公交车,现在看来自己真是太乐观了。

地图上显示地清清楚楚——从车站到那医生的家要走整整三个小时,而现在连一半路程都没走到。

不过远归远,这一路走的还是比较享受的。他今天出发早,此时离约定的时间还有数小时,因此也就不着急赶路。

这一路虽不平坦,风景却好似人间仙境。林向原此时走在森林里,金黄映着赤红,古木的墨绿点缀其间,枫叶像朱色的雪一般铺满了石阶。

他拾阶而上,越往上走,原本隐在古木后面的路就越宽阔,仿佛树木们在给林向原让路似的。

许是美景怡人,使人忘了时间,过了不多时,他便看到了主人家那漂亮的和式宅邸。

宅邸隐在一片葱郁古意之中,长长的围墙圈起一个工整的四边形,内里院落繁多,颇有几分古时武家屋敷的味道。

林向原的研究与建筑学沾边,看到这一栋宅子,不禁有些吃惊。

这真是治病的地方吗?

正要往里走的他突然意识到——这宅邸,安静地有些过分了。

而且,自己过来的这一路上似乎也没有见到什么人……不对,这一带真的还有其他人吗?

林向原的心头渐渐浮上不安,他回头看了看那绚丽非常的秋景,许久后才觉得心里稍稍安定了些,小心翼翼地跨进了大门。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点开这篇文的小可爱们,新人第一次写文请多包涵

有什么问题都欢迎在评论提出~

顺便说一下这章小受已经出来了,虽然只有一个影子x他正式出场在第五章结尾

☆、百物语(二)

让林向原诧异的是,墙外寂静无声,进来后却能不断听到各种人声,仿佛这宅邸各处都挤满了人。

从正门到主屋尚有一段距离,路上,他看到一个穿着斗篷的人正在前面缓慢走着。

这人的斗篷极长,几乎盖到了脚裸,不知是不是腿脚不好,他走的很是不稳,姿势也有些扭曲,每走一步都要顿一下,待站直了再走下一步。

林向原想找他问问情况,走到他后面,正想开口,忽然听到前面的人一声怒吼:“你这个笨蛋左右不分吗?我让你出右脚,你伸左脚干什么?”这声音极尖,语气和小孩子一般。

紧接着又听到另外一个声音没好气地说:“有本事你站下面啊!还不是怪你吃的太胖?压的我都没心情看路了。”

前一个声音尖叫道:“你竟然说我胖?”

于是两股声音吵了起来,他们语速很快,林向原听的不太清楚,只觉得好像中途又有第三个声音插了进去,导致架吵的更厉害了。与此同时,前面的那个“人”的外轮廓也开始变得扭曲。

林向原看着这一幕,迟疑了一下还是出声问道:“打扰下,我想问——”

话音未落,那“人”就突然停止了争吵声,扭头看向林向原。

这下林向原看清楚了,斗篷之下,三只穿着青色和服的狸猫像叠罗汉那样站着。

林向原浑身一僵,就这么愣在了当场。

三只狸猫也不说话了,他们盯着林向原看了半天后,忽然像看到了鬼一般惊叫了起来:“啊啊啊是人类!?”

还不待林向原反应过来,他们就像旋风一样不见了。

林向原:“……”这什么情况??!

在狸猫们逃走后不久,之前周围能听到的人声也全都消失了。

林向原站在原地惊疑不定,忽然听到了一阵歌声,他扭头一看,发现一个穿着红色和服的小女孩正哼着歌谣经过。

小女孩外表普通,林向原看到她觉得放心了些,于是跟对方搭话道:

“等一等,我想问一下——”

然而他话刚出口,小女孩就像扎破了的气球一样扁了下去,转眼间只剩下身上的和服还瘫在原地。

“!!?”

林向原吓了一大跳,直到过去很久都没再发生什么,他才渐渐地冷静了下来,往门外走去。连续两次遇上这么诡异的事,眼下他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走出大门,一股强烈的冲击感就突然包裹了他的全身,模糊了他的意识。

意识朦胧间,林向原感到他已经不再受自己控制了,他不仅没有掉头走人,反而继续往宅邸深处走了下去,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玄关台。

玄关台的左边有一条长的望不到尾的走廊,窗台敞亮,从外照射进来的日光竟如盛夏般灿烂,让整个走廊都仿佛融在了白光里。

那光不知有什么魔力,让林向原一阵恍惚,引得他就要往那边走。

“不能往那边去。”忽然有人出声叫住了他。

林向原回过神来,发现面前站了一位穿着黑色无袖羽织的中年男性。

中年人朝他道:“请问是来看病的客人吗?”

林向原犹豫了一下,还是应了句是。中年人自我介绍说自己是管家,又说主人现在不在家,所以先带林向原去里间休息一下。

说完这些后,中年人也不再多言,只带着他一路往前。

片刻后,他跟着对方来到了一间小巧精致的和式套间。

套间里已经有了四个人,从他们穿着和样子来看,都是和林向原差不多的客人。大部分人神色如常,看不出有什么特别,只有一位体型高大的男子怒气冲冲,一脸要跟人吵架的样子。

众人都呆在自己的座位上不动,看到林向原进来也没什么反应。林向原有些局促,只好默默地找了个角落坐下,跟所有人都保持了距离。

就这样又过了一段时间,那怒气滔天的男子仿佛再也忍不住了,他站起来一脚把屋内的小木桌踢倒在地,把坐在桌子边的两人吓了一跳。

那其中一人是一个脸色白的有些不正常的少年,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大,五官算得上端正却满脸病气,畏手畏脚地缩在旁边人的怀里。

旁边的人看样子像是少年的母亲,一边抱着儿子一边瞪着那踢倒桌子的人道:“你做什么?!”

那男子也怒目圆瞪:“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又没踢你!”

女人听了这话还想回嘴,却不知想到了什么,忍了忍没有再出声。

那男子嘴上还在不停地骂骂咧咧,林向原听了听,知道他是等得不耐烦了。

随着那男子的骂声越来越大,浓郁的焦躁气氛渐渐地蔓延开来。

剩下的一人忽然出声打圆场:“不知大家今天到这儿来,都想看什么病?”说话的人是一个上班族,唯唯诺诺的样子似乎让人可以想到他整天被上司痛骂的情景。

那带着孩子的母亲先开了口:“我儿子好像是被什么吓到了,成了这个样子,现如今连话都不跟我说了。”

几人都看向她儿子,发现那少年气若游丝,仿佛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那还真是遗憾。”上班族叹息道。

刚刚发火的男子听了这话,似乎也有些于心不忍,语气温和了不少,也说起了自己的病:“我是遇到了妖怪……有朋友跟我介绍了这家主人,说是个神通广大的驱魔师。”

林向原听出了不对劲:“驱魔?”

那人看了他一眼:“是啊,你不知道吗?那你是为什么来这儿呢?”

虽然经历了刚才那一番,林向原已经知道这个地方肯定不简单,但却没想到主人是驱魔师。

林向原回道:“我是经医院的医生介绍,来看病的。”

那暴躁男惊讶不已:“医生怎么会介绍你来这儿?这儿可不是一般的诊所啊。”

林向原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情。

那暴躁男子又把目光转向了上班族:“那你呢?”

“我……”上班族怯懦地说,“老是做噩梦……”

做噩梦?这也能值得这么大费周折跑到这儿来?暴躁男更惊讶了,不过看他一副胆小如鼠的样子,似乎明白了他为什么会做噩梦。

屋内安静了下来,大家仍挨在原地干等着,谁也不打算走。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时间到了。”领众人进屋后就彻底不见踪影的管家却突然走了进来,“仪式已经准备好了,请各位挪步。”

“仪式?”上班族一愣,“什么仪式啊?”

管家并不回答他,只示意众人跟来。

几人鱼贯而出,跟着管家来到走廊另一边的房间。这间同样是个套房,位于走廊的尽头,朝向里边,正好和刚才的房间形成一个“L”型。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小说作者礼夏《非典型除妖》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重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美人这样暴躁可不好小说[一粒粟]在线试读

冰凉的茶水入肚,腹中饥饿感更甚。想着那个面瘫脸,楚怜玉手中用力,杯子在手中捏成了渣渣,想着以后武功大成之后痛扁楚天的情景。外边响起一声咳嗽,听声音像楚天那个混蛋三哥,楚怜玉手中一抖,掌中的杯子残骸烫手一般,被他刷地扔进花丛中毁尸灭迹。楚怜玉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该死的楚天。好饿。不知道包子学到什么地步了。...

2019-09-03 07:35:51

天坑道士的苟活岁月小说[沧海一小生]在线试读

直到,大胡子和忘忧看到了整个故事的全貌,才明白,这个场景是三个人,人生的转折点。天青很好劝说,夫子很是欣慰。唯一接受不了的是天青的娘。夫子几次登门拜访。天青的娘一开始觉得夫子是整个水乡最有学问的人,热情招待。可是后来得知,夫子的目的,是要让天青离开自己的身边。便气的将夫子赶出了自己家门。记的那个时候,‘阿莲娘亲’想要直接回家的时候。天青爹爹堵在门口,质问:“你凭什么证明自己是阿莲?”第4章 第一个故事得知天青学业有所突破,小小的水乡已经容不下天青的时候。天青的夫子十分怜惜他的才能。便劝说天青离开水乡,去更...

2019-09-03 07:35:51

识字的就是文豪[星际]小说[简卷]在线试读

他一面纠结剧情,一面赶紧给文明发了签约消息。这种苗子虽然路数清奇,但是一看,潜力就够能发动潜水艇的了,不抢的话以后指不定看着哪个同事的大把奖金眼红心热呢!与此同时,在流量很大的云途小说阅读网上,看见这本《屠龙术》的当然不止有编辑塔塔一个人。起文字数也是不能太少的,打脸流快节奏爽文往往篇幅较长格局较大,读者只看到一两章的话,完全还处于摸不清设定的阶段。所以桑温选择一次性把写完的五章都发了出去,正好给全文的故事以及人物做了个开头。编辑塔塔,第一次感受到了,桑温大大的“断得一手好章”技能。急着给桑温发签约信息的...

2019-09-03 07:35:51

我,靠中奖发家[星际]小说[冬冬酒]在线试读

杰斯一手推开凑过来的小个子一步之远,“武器有,你买这些真当自己有个小行星似的,嗤~”他就不信邪了,就算这个小子是个富户,能够富有到拥有小行星?戴个面具傻不拉几的,这些人都以为自己是中了福利星星球三大奖的幸运儿!作者有话要说:宇宙有多大,感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象力和所喜欢的世界设定。蠢作者脑海里的星际,不是一味的文明发展,它是多个星系的组成,有黑洞,有偶然事件,有发达星球,也有落后星球,有科技,也有土著和各种不同的人种。第四章 乐之给他转账后,又问道,“我还需要买些武器,防护小行星的那种,如果S城这里有一应...

2019-09-03 07:35:51

这只龙得了面瘫小说[叶陈年]在线试读

带领李鲤的小虾米低声向殿门外一老者汇报,那老者笑看李鲤一眼,朝殿内喊道:“西海龙宫二太子李鲤携礼来贺!”一抹朱红的身影格外醒目。起初脑子想的都是西海哪里来的二太子,再一看见李鲤,顿时轰然大笑,有的甚至直言不讳:“化龙?西海龙宫二太子居然是一条化龙,当真是贻笑大方。”进了大殿,宽广高阔,一眼望不到尽头,但仍处处饰以翡翠、玛瑙、珍珠等人间极品,廊柱更是纯玉打造,雕梁奇秀,画栋如虹,穷尽瑰丽,难以名状身姿曼妙、面容姣好的众多侍女衣袂飘香,端着琉璃盘、金银樽,将天上地下的珍物美酒尽数献于宾客面前。殿内本在寒暄谈笑...

2019-09-03 07:35:51

盲眼鬼师小说[蒙梦]在线试读

陆雨这个情况,在普通人堆里容易出事。五弊三缺,他占了无后,他想着自己注定不会有孩子,留下陆雨,也算是有个孩子给自己养老送终。看着陆雨磕磕碰碰的长大,虽然学全了自己的本事,身上的伤却从来没断过,张辰山既欣慰又心疼,想着自己应该能照顾这孩子大半辈子。陆雨的命太硬,也可以说是福太厚,一般人承受不住。张辰山不止一次说过,让他离普通人远一些。作为当地有名的鬼师,张辰山的本事很大,正是壮年气盛的时候,陆雨的情况虽然特殊,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张辰山死的时候,陆雨闹的动静有点大,最后怎么收场的,几乎没有人知道。一般情况...

2019-09-03 07:35:51

道君宠崽日记小说[流云一叹 ]在线试读

不过,就算帝都百姓再如何厌弃傅清歌,与傅清歌血脉相连的傅老元帅,却不会就这么放下他不管。死,也要下葬在傅家的祖坟!他站在那里,就仿佛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抵挡住千军万马。时至今日,早已少有人还记得当初那个风华绝代的天之骄子。取而代之的,则是现在这个天怒人怨、狗嫌猫厌的废柴恶霸。就算傅清歌当真愚不可及,受人暗害,那也是他傅家的儿郎!一个身经百战,从尸山血海中拼杀出来的铁血悍将!“元帅!找到了!找到了!”...

2019-09-03 07:35:51

族长夫人国色天香[星际]小说[公子寻欢]在线试读

说完丹祺钻进了车里,独独留下错愕的东方祎在原地一肚子火气却发不出来的样子。因为丹祺真的戳到了他的痛脚,东方大陆穷,那是真穷啊!三个军事基建拖拖拉拉小十年了还没建好,就是因为资金跟不上。如果不是兽世武力值还算在线,靠着人力硬刚,他们的国防都有可能出现漏洞。怼过东方祎后,丹祺的心情还不错。他虽然战斗力不强,论打嘴炮,他还是有一点点小小的经验的。因为之前神将就说他,小嘴巴还挺会说。飞船的空间比他想象的要大一些,为他送嫁的人仍是那个黄衣服的小姑娘。除他之外,还有两名护送人员。船舱内有三个独立的小房间,丹祺所住的那...

2019-09-03 07:35:51

烈山小说[越鸟巢南]在线试读

“闭嘴吧你就。”正处于纠结之中的楚殣盯着手上的图纸和资料,懒得理他。“不然呢?”毛线立刻气势汹汹地瞪回去,“像你们一样犯罪偷文物?”“闭嘴。”一直保持高冷状的淮远打断孔昭,“你话多的毛病改不掉吗。”“什么鬼地方这是,”毛线嘀咕了一声,抬头望了望岔路口的四条路,“小四你说的好玩的地方就是这种下水道都不如的地方吗?”孔昭摸了摸下巴上下打量了两人一会:“你们来这儿是为了好玩?”“你们两个话唠,自己一边聊天去。”楚殣烦不胜烦地晃了晃手电,继续和迷宫一样地图纸作斗争。“有病吧你?”毛线嫌弃地后退了几步。...

2019-09-03 07:35:51

我家夫郎很全能小说[淡若清风过]在线试读

林深这话说的有些小心翼翼的,毕竟以前林宇安和林远碰面都不是那么愉快,要是林宇安不愿意,林深真的会有些左右为难,林深的顾虑其实不是多余的,如果是原来的林宇安,那估计真的会让林深很为难,不过,现在嘛,自然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林远来了,我当然要见。”只是林深不知道的是,早些时候就算他挖空心思,林宇安都不可能会变成现在这样,因为芯子不同了。这样匪夷所思的事,别说林深跟以前的林宇安没怎么接触,只怕换了熟悉的人也不可能会往那方面想。“对了,阿远和他夫郎林锦还在外面呢,你,要不要见见他们。”第4章 林宇安点了点头,...

2019-09-03 07:3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