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这样暴躁可不好小说[一粒粟]在线试读-古代架空-阅文林语

美人这样暴躁可不好小说[一粒粟]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冰凉的茶水入肚,腹中饥饿感更甚。想着那个面瘫脸,楚怜玉手中用力,杯子在手中捏成了渣渣,想着以后武功大成之后痛扁楚天的情景。外边响起一声咳嗽,听声音像楚天那个混蛋三哥,楚怜玉手中一抖,掌中的杯子残骸烫手一般,被他刷地扔进花丛中毁尸灭迹。楚怜玉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该死的楚天。好饿。不知道包子学到什么地步了。

美人这样暴躁可不好小说章节试读

《美人这样暴躁可不好》作者:一粒粟【完结】

文案

走江湖你会遇见什么?

——好基友和好朋友。

当然还有大美人~

本文主受,类型多样——

冰山系

炸毛系

吊儿郎当混混型

……

应有尽有~

喜欢哪一款,欢迎带回家!~O(∩_∩)O~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歌楚怜玉 ┃ 配角:白朗白寒

第1章 有匪怜玉(一)

烈日炎炎,大地蒸腾着热气,偶尔有一丝风打着卷吹来,都带着灼人的温度。留仙山上,往日聒噪的蝉有气无力地嘶叫着,惹人心烦。

后山空荡荡的练武场中,赤着胳膊的少年挥汗如雨地操练着,一招一式极其认真,每一拳皆带着雷霆之势,虎虎生风。汗水划过古铜色背部,随着少年的动作,沿着肌肉纹理,慢慢滑入腰窝,消失不见。

练至兴起,少年双脚斜跨,右手出拳,势如疾风,重若千钧。这一招可谓刚硬至极,完美地把自创招式演练出来,与心中所想分毫不差。

片刻,他保持着出拳的姿势,微微低头,看看阳光下自己威武的影子,满意地点点头。

倏地,少年大喝一声,收腿收拳,站姿笔直如松,又如刚出鞘的利剑。

再瞄一眼在正午的阳光下几乎缩成一团,但仍然看出相当笔挺的影子,少年舒出一口气,得意地甩甩头。汗水在阳光下四溅开来,满满地皆是阳刚之气。

“喵——”前方传来一声凄厉的猫叫。

有情况!

少年剑眉倒竖,整个人紧绷起来。

顾不得地上的衣服,他朝赤着上身,如离弦之箭,朝着声音传来之地跑去,眨眼就看不见身影。

猫叫声越来越凄惨,宛如生命垂危之际绝望地呐喊。

少年加快脚步,转了个弯——

一件摊在地上的黑衣映入眼帘。

这是他刚刚落在练武场中的衣服。

看着堆在地上的上衣,少年满脸烦躁之色。四周都是低矮的树木,怎么看都一样。

默立片刻,他不服输地重新起跑,向着前方,前进!

然而,一盏茶之后——

又是练武场。

少年重重地跺脚,一脸暴躁,“包子!给我出来!”

未几,一个两腮鼓鼓的,一嚼一嚼的少年跑了过来,双手背在后边,一脸了然地问,“怜玉,又迷路了?”

“不准叫我名字!”少年一拳挥去。

吃东西的少年迅速匍匐在地,一只手撑着地,另一只手举起,连声道,“不叫了不叫了。”

楚怜玉冷哼一声,收回拳,鄙夷地看着地上的少年高举的包子,“又在吃,你是猪吗?”

包子站起身,三两口解决了吃了一半的包子,摇摇头,“天下之事,唯美食不可辜负。你这种人是不会懂的。”

“少废话。”楚怜玉穿好衣服,指着前面,“带我去那里。”

包子一脸疑惑,“去那里做什么?热死了。”

楚怜玉一挑眉,正想着是不是再揍一顿自己这个爱顶嘴的跟班时,又一声猫叫传来。

“不好!”楚怜玉疾走,刚走两步,忽觉不对,扭头一看,大胆的包子还站着,不禁回头怒视。

“走走走。”包子一溜烟地跑过来,朝着猫叫的地方赶去。

后山下山的路上,幼小的树苗中间,一棵碗口粗的歪脖子树迎着微风颤抖。风一吹,便又猫叫传来。树下,梳着小辫子的小女孩正在抹眼泪。

“花妹,什么情况?”楚怜玉侧身站着,威严地看着女孩。

小女孩看见他,瑟缩了一下,被楚怜玉瞪了一眼,眼泪更汹涌,抖着小嗓子道,“小黑在树上,下不来了。”

楚怜玉点点头,沉稳地看着卡在树枝里的肥猫,沉吟片刻,后退一步,出拳。

包子一看他那架势,连忙大喊,“不要砸树!”

然而为时已晚,伴随着包子的喊叫声,歪脖子树抖了两抖,哗啦一声倒在地上,中间夹杂着肥猫的凄厉到破音的叫声。

小女孩微张着嘴看着倒下的树,吓傻了。

楚怜玉满意地拍拍手,拿脚轻轻地踢了小女孩一下,“去捡猫啊,傻站着干什么。”

肥猫从倒下的树里露了头,死命地挣扎,好不容易窜了出来,往前一跳,正好跳在楚怜玉脚边,浑身的黑毛顿时炸开,尖叫一声,迅猛地拐了个弯,如流星般消失不见。

“小黑!”花妹刚止住的眼泪顿时又飚了出来,哭着冲楚怜玉大喊,“都怪你!”迈着小脚去追小黑。

楚怜玉一脸黑色,看着哭着跑远的小身影,甩袖道,“不识好歹。”

包子哭丧着脸站在楚怜玉背后,哀声恳求道,“少寨主,你能不能不要再砸树了?整个后山都秃了啊。”烈日之下,他看着光秃秃都是小树苗的后山,悲从中来。

楚怜玉满脸都是压抑的怒色,“你,说什么?”

包子肩膀一缩,狗腿道,“没什么没什么,树可以再种,救猫要紧。”

楚怜玉扫了他一眼,转身,往回走。

包子吐了吐舌头,看着刚倒地的歪脖子树,对着那笔挺的背影翻了个白眼。

前面的楚怜玉站住。

包子心中一沉,不是吧,这都能知道?

沉默片刻,楚怜玉动了动,侧身斜眼缩着头如鹌鹑的跟班,不耐道,“带路。”

“是。”包子轻吐一口气,看看头顶的烈日,认命上前,汗如雨下地带路。

刚到前院,正遇到李老头在提水。

李老头是寨中的老人了,如今年纪大了,不适合出去做生意,便做些轻松的活,留仙山上的花草树木现在都归他管。

楚怜玉看着李老头颤颤巍巍提着两桶水过来,微微动了恻隐之心,他站住,看着不远处的李老头。

“嘶,嘶,”包子站在楚怜玉身边,冲着李老头发出怪音,吸引他注意。

李老头放下水,抬头,先看见包子,再看见楚怜玉,他脸色微变,低着头强挤出个笑容,“少寨主,练武回来啦。”

“嗯。”楚怜玉稳重地点点头,“这水……”

李老头上前一步,挡住楚怜玉的目光,连声道,“不劳少寨主操心,我还提得动。”

楚怜玉看看李老头佝偻的老腰,又看看蜿蜒一路,洒水的痕迹,沉默不语。

等了少许,阳光下的李老头汗湿了单衣,脏兮兮带着泥土的模样,更显苍老狼狈。

楚怜玉心中一动,举步向前,微微弯腰,手指轻轻一勾,两桶水轻松提起。

李老头亦步亦趋地跟着他,想要把水夺过来,奈何一手的泥,不好出手,一个不留神的功夫,楚怜玉已经提着水走到一棵新栽的树苗前,哗啦一声,干净利落地把两桶水倒在了树坑里。

他把桶放在李老头脚边,难得地和颜悦色道,“以后不要自己提水了,若要用水……”他环顾一周,天热,周围没人,只有包子满脸同情地看着李老头,于是便指着包子,对着一脸菜色的李老头道,“就让包子帮你提吧。”言罢,便往自己的院子里走去,他已经看到院子里招摇的红旗了。

外边,李老头看着空荡荡一滴水不剩的木桶,欲哭无泪,“我只不过是想洗个澡啊,”他握住包子的手,哭诉道,“洗个澡怎么就这么难?”

包子使劲地抽出手,两手的泥印子,他拍拍李老头的肩膀,留下两个巴掌印,安慰道,“没事没事,你可以在井边洗,不用提回来。”

井边?

李老头想着那在寨子中间,人来人往的一口大井,老脸羞红,“不好吧,都是人啊。”

包子挥挥手,又在李老头身上拍拍,语重心长道,“您要相信您老的身材,”他伸出一只大拇指,“就算是老了,也很有看头。”

李老头摸摸腰上松垮的老皮,有看头?

留下还在琢磨自己身材的李老头,包子一溜烟地跑回楚怜玉的院子,他是楚怜玉的跟班,就住在偏房。

刚打了水洗好手,就看到楚怜玉扛着大旗准备出门。

那面丑不拉几的大旗!

他吓了一跳,一步窜到楚怜玉面前,“怜……”在楚怜玉怒视下,他急忙改口,“少寨主,您扛着大旗要去哪里啊?”

楚怜玉手一挥,旗面呼啦一声张扬开,上面歪歪斜斜三个大字,勉强认出是“留仙寨”三个大字。

“把它送给山下做生意的兄弟们,”他朗声道,“这可是我们留仙寨的颜面。”

拿着这面旗出去打劫,怕是一亮出来,留仙寨的颜面就随风飘走了吧。

包子盯着那面大旗,绞尽脑汁地劝阻,“他们已经有旗了,好几面呢,这面这么好,不如,就放在寨中供兄弟们瞻仰。”

楚怜玉沉着脸,看看旗,又看看包子。

包子一脸的真诚,道,“上回我看到大少寨主扛了好几面旗回来,都是找顶尖的绣娘绣出来的,虽然也算漂亮,拿出去也不丢人,但绝比不上您这个精致威风,那种拿出去唬唬人就行了,您这面,最好还是放在寨中,兄弟们看着就热血沸腾,鼓舞人心,多好。”

楚怜玉面色微缓,有些犹豫。

包子看他动摇,连忙再加一把火,道,“再说,四少寨主他最喜捉弄您,万一发现这面大旗是您亲手所制……”

楚怜玉眼光一厉,喝到,“住嘴!”

包子顺从地闭嘴,指指旗子,“那这面旗……”

楚怜玉递给他,“放回去。”

包子接过旗,屁颠屁颠地放回去,“其实,放在这里,全寨子的人都看得到,而且,少寨主你看见旗子,就知道回来的路在哪里了……”话音未落,眼前一黑,有东西擦着他的鼻子过去了。

包子一惊,一只靴子刚好落在脚边。

楚怜玉一只脚赤着,金鸡独立地站着,冷着脸道,“捡回来。”

包子敢怒不敢言,暗自抱怨,明明就是不认得路嘛,还不让人说!

混蛋一个!

包子咬着牙,把靴子送到楚怜玉脚下,看着他提鞋穿好,甩衣袖,出门。

“还不过来。”

门外,是楚怜玉冷冰冰的声音。

包子对着大门拌了个鬼脸,又从荷包里掏出一粒杏仁吃了,才鼓着腮帮子跑了过去。

楚怜玉一看他嚼动的两腮,就知道他在干什么,鄙夷道,“一天到晚得吃。”

包子被他说得次数多了,懒得生气,又捏了一个放在嘴里,“我还在长个子呢。”

楚怜玉斜眤了一眼矮了他一头的包子,淡淡道,“那倒是。”

啊!混蛋!

被一个路痴嘲笑的包子心中呐喊。

“哟,小玉玉这是去哪里啊?”

刚走两步,一个戏谑的声音响在耳边。

楚怜玉目光一冷,回身出拳,冲着身后紧贴着自己的人砸去。

“哎哟,小玉玉这个气势,是要杀我啊。”那人惊叫一声,脚下一滑,躲开楚怜玉的拳头,忙乱中还不忘浮夸地大喊大叫。

“打的就是你!”楚怜玉大怒。

来人腾出一只手接楚怜玉的拳头,被震得倒退一步,眼看楚怜玉又是一拳打来,连忙弯腰闪开,脚尖一动,便是三丈之外,远远地看着如小牛般冲过来的楚怜玉,笑道,“小玉玉真生气了,”他闪身躲避,口中却说个不停,“四哥错了,小玉玉别气了。”

楚怜玉怒发冲冠,被他一口一个小玉玉喊得火爆三丈,“楚惊!你再叫我一声小玉玉试试!”

楚惊轻飘飘地落在树枝上,看着树下衣襟一挽就要爬树的楚怜玉,忍俊不禁道,“小玉……好了,小弟,我不喊了。”

楚怜玉抱着树干笨拙地爬树,试了两下都没成功,心中一急,复又开砸,大树轰隆隆地倒下,楚惊连忙跳开,站到另一棵树上。

包子看着倒地的大树,又看看晒的人发晕的日头,欲哭无泪。

打架就打架,不要砸树啊混蛋!再这样,前院很快也会光秃秃的只剩杂草般的小树苗了啊。

眼看着楚怜玉又开始砸第二棵树,包子心都在滴血。

“少寨主手下留情!”他大喊。

“住手。”与他同时出声的还有另外一个声音。

包子看着大步走来的楚石,心中一喜,前院的树终于暂时保住了。

楚石只是比楚惊慢了半刻过来,前院便变成了这幅模样,他眉头一跳,沉稳忠厚的面上也显出恼怒之色,“你们两个,闹够了没有?”

楚怜玉手中一顿,哼了一声,仰脸看天。

楚惊从树上飘下来,嘿嘿傻笑。

楚石头疼地看着这两个一见面不是吵架就是动手的两个弟弟,“楚惊,你没事不要总是逗小玉。”

“噗。”楚惊喷笑,捂住嘴点头,“是,大哥。”

楚怜玉猛地回头,怒视楚石,“谁是小玉!”

楚石无奈,走过去,拍拍楚怜玉的脑袋,楚怜玉恼怒之中,闪开他的大手,仰着脸又问一遍,楚石只好道歉,“抱歉,小弟。”楚怜玉撇开脸,算是接受大哥道歉。

楚石揉揉他的脑袋,看楚怜玉面色好转,才道,“名字什么的根本不重要,你不要太过在意,男子汉大丈夫……”

不提还好,一提楚惊便又喷笑,楚怜玉脸涨得通红,对着他大哥吼道,“男子汉大丈夫,你叫楚怜玉个试试!”

“嗯,是我也不叫。”楚石插话,一脸惋惜,“咱们小玉玉这么阳刚威猛,怎么能叫如此娘里娘气的名字。”

“楚惊!”楚石咬牙,拳头一扬,又要干架。

“老四闭嘴。”楚石没好气地喝住楚惊,又拦住想要冲上去揍人的楚怜玉,叹气道,“大夫说是女孩,父亲母亲才取这个名字的,谁也没想到你是男孩。”

提起这个,楚怜玉就一肚子气,此刻刚被楚惊戏弄,故而又带了点委屈,“那怎么不改个名字?”

想起离家远游的父母,楚石也无奈,他怎么能告诉小弟说是,这是想要个女儿的母亲的恶趣味,打算将错就错,把楚怜玉当做女孩养呢。

“你说呀!”楚怜玉逼问。

长兄如父,父母又常年不在寨中,他其实很依赖这个性格温和的大哥。

“额。”楚石不好回答。

楚惊唯恐不乱,再次插话,“那是因为,母亲想把你当做女孩养啊,你不知道,你小时候还穿过裙子……”

“啊啊!”楚怜玉彻底疯了,闪身躲开要抱住他的大哥,捏着小拳头就要找楚惊拼命,“楚惊,你个混蛋!”

包子嚼着杏仁,站在树荫下看着再次打成一团的两兄弟,以及拉住这个拉不住那个,忙得一头大汗的楚石,再想想幸好此刻不在的二少寨主楚破和三少寨主楚天,摇头叹息,真热闹啊真热闹。

作为一个跟班,他还是安安静静地吃东西看热闹吧。

唔,下次摘个瓜过来吃。

围观群众包子嚼着干巴巴的杏仁沉思。

第2章 有匪怜玉(二)

对于四少寨主与少寨主每日一闹,三日一打习惯,包子和留仙寨众人都十分习惯,所以看到大少寨主楚石青筋直冒地给了两位弟弟头上敲出一个大包,拎回去各自反省的结果,也只是了然地点点头。

嗯,可以,这很留仙寨。

楚怜玉意气风发地出门,头上顶着包的回来,心中十分恼火。

这种恼火在听到背后一直有声音咔呲咔呲个不停时,如浇了油般不可控制,拿到手中的茶壶被他手一挥,漂亮地甩了个弧线扔了出去,目标,那个正在不怕死嗑瓜子的跟班包子。

“我的天爷!”

包子到嘴的瓜子顾不得咽下,连忙熟练地扑到在地,堪堪在茶壶砸到脑袋的前一瞬躲过去。

“少寨主!砸到了会很疼的!”包子趴在地上,瘪着嘴抱怨。

楚怜玉看见他那模样,瞪眼,“那你还敢惹我生气?”

包子翻白眼,捏了个瓜子扔进嘴里,上下牙齿一碰,又是咔呲一声,“那是四少寨主惹你好不好?”

完结古代架空小说作者一粒粟《美人这样暴躁可不好》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推荐力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天坑道士的苟活岁月小说[沧海一小生]在线试读

直到,大胡子和忘忧看到了整个故事的全貌,才明白,这个场景是三个人,人生的转折点。天青很好劝说,夫子很是欣慰。唯一接受不了的是天青的娘。夫子几次登门拜访。天青的娘一开始觉得夫子是整个水乡最有学问的人,热情招待。可是后来得知,夫子的目的,是要让天青离开自己的身边。便气的将夫子赶出了自己家门。记的那个时候,‘阿莲娘亲’想要直接回家的时候。天青爹爹堵在门口,质问:“你凭什么证明自己是阿莲?”第4章 第一个故事得知天青学业有所突破,小小的水乡已经容不下天青的时候。天青的夫子十分怜惜他的才能。便劝说天青离开水乡,去更...

2019-09-03 07:35:45

识字的就是文豪[星际]小说[简卷]在线试读

他一面纠结剧情,一面赶紧给文明发了签约消息。这种苗子虽然路数清奇,但是一看,潜力就够能发动潜水艇的了,不抢的话以后指不定看着哪个同事的大把奖金眼红心热呢!与此同时,在流量很大的云途小说阅读网上,看见这本《屠龙术》的当然不止有编辑塔塔一个人。起文字数也是不能太少的,打脸流快节奏爽文往往篇幅较长格局较大,读者只看到一两章的话,完全还处于摸不清设定的阶段。所以桑温选择一次性把写完的五章都发了出去,正好给全文的故事以及人物做了个开头。编辑塔塔,第一次感受到了,桑温大大的“断得一手好章”技能。急着给桑温发签约信息的...

2019-09-03 07:35:45

我,靠中奖发家[星际]小说[冬冬酒]在线试读

杰斯一手推开凑过来的小个子一步之远,“武器有,你买这些真当自己有个小行星似的,嗤~”他就不信邪了,就算这个小子是个富户,能够富有到拥有小行星?戴个面具傻不拉几的,这些人都以为自己是中了福利星星球三大奖的幸运儿!作者有话要说:宇宙有多大,感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象力和所喜欢的世界设定。蠢作者脑海里的星际,不是一味的文明发展,它是多个星系的组成,有黑洞,有偶然事件,有发达星球,也有落后星球,有科技,也有土著和各种不同的人种。第四章 乐之给他转账后,又问道,“我还需要买些武器,防护小行星的那种,如果S城这里有一应...

2019-09-03 07:35:45

这只龙得了面瘫小说[叶陈年]在线试读

带领李鲤的小虾米低声向殿门外一老者汇报,那老者笑看李鲤一眼,朝殿内喊道:“西海龙宫二太子李鲤携礼来贺!”一抹朱红的身影格外醒目。起初脑子想的都是西海哪里来的二太子,再一看见李鲤,顿时轰然大笑,有的甚至直言不讳:“化龙?西海龙宫二太子居然是一条化龙,当真是贻笑大方。”进了大殿,宽广高阔,一眼望不到尽头,但仍处处饰以翡翠、玛瑙、珍珠等人间极品,廊柱更是纯玉打造,雕梁奇秀,画栋如虹,穷尽瑰丽,难以名状身姿曼妙、面容姣好的众多侍女衣袂飘香,端着琉璃盘、金银樽,将天上地下的珍物美酒尽数献于宾客面前。殿内本在寒暄谈笑...

2019-09-03 07:35:45

盲眼鬼师小说[蒙梦]在线试读

陆雨这个情况,在普通人堆里容易出事。五弊三缺,他占了无后,他想着自己注定不会有孩子,留下陆雨,也算是有个孩子给自己养老送终。看着陆雨磕磕碰碰的长大,虽然学全了自己的本事,身上的伤却从来没断过,张辰山既欣慰又心疼,想着自己应该能照顾这孩子大半辈子。陆雨的命太硬,也可以说是福太厚,一般人承受不住。张辰山不止一次说过,让他离普通人远一些。作为当地有名的鬼师,张辰山的本事很大,正是壮年气盛的时候,陆雨的情况虽然特殊,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张辰山死的时候,陆雨闹的动静有点大,最后怎么收场的,几乎没有人知道。一般情况...

2019-09-03 07:35:45

道君宠崽日记小说[流云一叹 ]在线试读

不过,就算帝都百姓再如何厌弃傅清歌,与傅清歌血脉相连的傅老元帅,却不会就这么放下他不管。死,也要下葬在傅家的祖坟!他站在那里,就仿佛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抵挡住千军万马。时至今日,早已少有人还记得当初那个风华绝代的天之骄子。取而代之的,则是现在这个天怒人怨、狗嫌猫厌的废柴恶霸。就算傅清歌当真愚不可及,受人暗害,那也是他傅家的儿郎!一个身经百战,从尸山血海中拼杀出来的铁血悍将!“元帅!找到了!找到了!”...

2019-09-03 07:35:45

族长夫人国色天香[星际]小说[公子寻欢]在线试读

说完丹祺钻进了车里,独独留下错愕的东方祎在原地一肚子火气却发不出来的样子。因为丹祺真的戳到了他的痛脚,东方大陆穷,那是真穷啊!三个军事基建拖拖拉拉小十年了还没建好,就是因为资金跟不上。如果不是兽世武力值还算在线,靠着人力硬刚,他们的国防都有可能出现漏洞。怼过东方祎后,丹祺的心情还不错。他虽然战斗力不强,论打嘴炮,他还是有一点点小小的经验的。因为之前神将就说他,小嘴巴还挺会说。飞船的空间比他想象的要大一些,为他送嫁的人仍是那个黄衣服的小姑娘。除他之外,还有两名护送人员。船舱内有三个独立的小房间,丹祺所住的那...

2019-09-03 07:35:45

烈山小说[越鸟巢南]在线试读

“闭嘴吧你就。”正处于纠结之中的楚殣盯着手上的图纸和资料,懒得理他。“不然呢?”毛线立刻气势汹汹地瞪回去,“像你们一样犯罪偷文物?”“闭嘴。”一直保持高冷状的淮远打断孔昭,“你话多的毛病改不掉吗。”“什么鬼地方这是,”毛线嘀咕了一声,抬头望了望岔路口的四条路,“小四你说的好玩的地方就是这种下水道都不如的地方吗?”孔昭摸了摸下巴上下打量了两人一会:“你们来这儿是为了好玩?”“你们两个话唠,自己一边聊天去。”楚殣烦不胜烦地晃了晃手电,继续和迷宫一样地图纸作斗争。“有病吧你?”毛线嫌弃地后退了几步。...

2019-09-03 07:35:45

我家夫郎很全能小说[淡若清风过]在线试读

林深这话说的有些小心翼翼的,毕竟以前林宇安和林远碰面都不是那么愉快,要是林宇安不愿意,林深真的会有些左右为难,林深的顾虑其实不是多余的,如果是原来的林宇安,那估计真的会让林深很为难,不过,现在嘛,自然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林远来了,我当然要见。”只是林深不知道的是,早些时候就算他挖空心思,林宇安都不可能会变成现在这样,因为芯子不同了。这样匪夷所思的事,别说林深跟以前的林宇安没怎么接触,只怕换了熟悉的人也不可能会往那方面想。“对了,阿远和他夫郎林锦还在外面呢,你,要不要见见他们。”第4章 林宇安点了点头,...

2019-09-03 07:35:45

快住手!人和妖怪不能相恋小说[冷酷的中二病少女]在线试读

陈水一看他盯着自己手指的样子,莫名的就心中一紧,这次,用双手把他狠狠地抱住,轻声问,“你在想什么?”陈水一发现他身体实在是僵硬,看来真是自责到了极点,“没有!你没有伤害到我!山雀,不要胡思乱想,你没有任何的错。刚才你本就是为了救我,才导致手腕脱臼的,我是该谢谢你,山雀,真的,谢谢你。”陈水一低下头,冲他温和的笑,“当然没错。”以死谢罪都不足惜!山雀不敢动弹半点,大口的吸着气,“我,我伤害了您……”陈水一震住。山雀委屈的垂下头。...

2019-09-03 07:3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