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道士的苟活岁月小说[沧海一小生]在线试读-古代架空-阅文林语

天坑道士的苟活岁月小说[沧海一小生]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直到,大胡子和忘忧看到了整个故事的全貌,才明白,这个场景是三个人,人生的转折点。天青很好劝说,夫子很是欣慰。唯一接受不了的是天青的娘。夫子几次登门拜访。天青的娘一开始觉得夫子是整个水乡最有学问的人,热情招待。可是后来得知,夫子的目的,是要让天青离开自己的身边。便气的将夫子赶出了自己家门。记的那个时候,‘阿莲娘亲’想要直接回家的时候。天青爹爹堵在门口,质问:“你凭什么证明自己是阿莲?”第4章 第一个故事得知天青学业有所突破,小小的水乡已经容不下天青的时候。天青的夫子十分怜惜他的才能。便劝说天青离开水乡,去更

天坑道士的苟活岁月小说章节试读

《天坑道士的苟活岁月》作者:沧海一小生【完结+番外】

文案

从前有座鬼气缭绕的山,名字真的叫“有座山”。

山上有座庙,庙里‘苟活’着师徒三人,一个大胡子道士师父,和两个和尚徒弟。

师徒三人,互相坑害,又相依为命。

忘忧:“为什么我和师弟是和尚?师父你当道士?”

大胡子:“因为你们有头发更帅啊,为师站在你们身边,一点存在感都没有。”

食用指南:单元系列小故事。

避雷针:有古穿今、古穿古、今穿古支线成分出现~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奇谭

搜索关键字:主角:大胡子,忘尘,忘忧 ┃ 配角:很多 ┃ 其它:鬼怪灵异

第1章 第一个故事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不大不小的庙。庙里有一个大胡子道士,和他的两个徒弟,一只俊美狐妖和尚、一个双目失明的十三岁小和尚。

大胡子道士一般在山下除妖赚钱,俊美狐妖和尚则带着自己的小师弟,在山上管理寺庙赚钱。

明明一眼就能看穿的骗子寺庙,香火却从来没有断过。因为来往的祈福的少女,都被俊美狐妖和尚忘忧迷得鬼迷心窍,心甘情愿将香火钱递上。

不过貌美如花的忘忧,有一个致命的缺点,懒,非常懒。比如:他可以将足衣正面穿完,穿反面,临幸所有的足衣一轮之后,没有足衣可穿,继续捡旧足衣来穿。

当然以上这种情况,有一个人是不会让它发生的,这个人就是忘忧的师弟——忘尘。与忘忧的懒形成强烈的反差,忘尘除了双目失明,生活起居比正常人略微有些难。倒是非常勤快,烧饭、洗衣服、打扫庭院都是由他一个人完成。他也愿意一个人边胡思乱想,边做这些事情。

忘尘的眼睛,并不是先天失明。而是因为六年前,一场诡异的大雨。那场来势汹汹、充满哀怨的大雨,足足下了半个月。

六年前,阳光明媚的一个早上,七岁的忘尘早早就被忘忧送下山,蹲在河边洗衣服。他才七岁,力气不够大,龇牙咧嘴的努力洗着衣服,希望可以把衣服洗的干净一点。不过,好在佛家弟子,不吃油腻之物。衣服上没有杂渍,洗起来倒也不是那么麻烦。

可是今天忘忧师兄的衣服上,莫名出现了一大块油渍,这一方面让他心生疑惑,一方面又不得不为这块油渍苦恼。搓了好久,油渍没有祛除,却总算变淡了一些。

他舒了口气,自言自语道:“终于洗完了!”不过,他并不着急把衣服装好回山上,而是将洗好的衣服,又拿了出来,一件一件在河里又漂了一遍。

正当他漂到一半时.......

忽然,头顶的天暗了下来。忘尘抬头看向天空,原本明朗的天气,竟突兀的生出一块乌云。那片乌云和以前看到的有点不一样,它好像受到了某种力量的召唤,有着自己的想法和行动。从山顶处越扩越大,直至将有座山全部笼罩在阴霾之下。

“要下雨了。”忘尘奶声奶气的喃喃道。天气变得太快,师兄肯定来不及下山接自己。还是趁着没下大,自己走回庙里,忘尘盘算着,将洗完的衣服,收拾到木盆里。收拾好了,便疾步准备离开。

离开之际,他余光瞥见,原本没人的桥上,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执伞的少女。黑云压山,狂风大作,掀起地上无数杂尘,忘尘的眼睛被风吹的只能半眯着眼睛。隐约看到,少女穿着碎青花衣衫。她举的那把伞,破败的只剩下伞骨。两根麻花辫,上面有绿色的饰品点缀。

“女施主,要下雨了。赶快回家吧。”距离有些远,忘尘扯着嗓子,好心提醒道。

少女听到忘尘的声音,一直低头看着水面的脑袋,缓缓向他的方向扭动。“天青,没有骗我。他会回来娶我的,对吗?”

少女的声音明明不大,却清楚地传入忘尘的耳朵中。

“轰隆隆~”天空发出闷且大的雷声,看样子下雨还不小。伴随着雷声,一道闪电将阴沉的大地,提亮了不少。原本远处看不清的少女脸,映着惨白的光,放大在忘尘面前。

脸颊没有一丝血色,嘴唇都是被冻很久,白中带着点紫的颜色。斑驳的绿藻之类的东西,在少女的脸上生长着。眼睛也是死气沉沉,没有一点活人该有的光。

“啊!”忘尘没有站稳,被吓得掉入河中。

河水原本不是很深,只是他的年纪太小,个子不高,水刚好没过他的头顶。

湍急的河流,顺着突如其来的狂风,流向桥那里。忘尘在河中扑腾着,小脑袋一有机会,就浮出水面,向桥上的少女求救。“救救我。”

谁知那少女就像失了魂一样,只是默默地盯着他看,自顾自的说道:“天青,会回来娶我吧?”

忘尘被冲到桥下面,终于看清了少女的面貌。这一看不要紧,倒是又把他吓得丢掉了一魂儿。这真的不是活人!

远处看去,少女身上的绿色装饰,全是海草、青苔之类!天还没下雨,少女的破伞上滴落着水,在一瞥少女身上,也全都是水。好像刚从河里捞上来,泡了很久,保存很好的尸体。

忘尘小小的身子随着湍急的河流,冲过了桥底。

小孩子的好奇心驱使,他虽然很害怕,但还是忍不住看向桥上的女人。

明明到了桥的这一面,忘尘再次瞥向女人的时候,又一次猝不及防,对上了女人的死人眼。那双眼睛,好像滑落下一滴眼泪。“天青没有骗我,他会回来娶我的对吗?”

什么都还不懂的年纪,忘尘看见水女鬼泣泪的场景,竟然在无限恐惧中,生出一种悲伤,夹杂着怜悯。

“啪嗒”天空砸下巨大的雨点,在湍急的河流中,竟然也激起不大不小的水花。雨点慢慢密集起来,砸的忘尘生疼,他原本就没什么力气了,这样的大雨,真是雪上加霜,把他推向溺水而亡的边缘。

这还不是最惨的,忘尘被雨水砸入河底,隐隐约约看见无数白骨手向自己涌来。抓住他的四肢,把他拉向不算很深的河底。

他害怕极了,浑身软绵绵的,再也抽不出一点点可以用来挣扎的力气。忘尘看着湖面,明明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只要回到湖面之上,就可以和疼爱他的师父和师兄继续生活。可是,师兄、师父,忘尘对不起你们的养育之恩了。忘尘真的累了.......

他疲乏闭上眼睛,看着河面的光渐渐模糊,如果真的有来世,希望自己还能被师兄、师父捡到,和他们一起生活在有座山。想到这里,明明倦乏到极点的身子,竟然抽出来一丝气力,将微笑挂在了濒死的脸上。

“天青~”

不断涌进身子里面的河水,夹杂着一个小女孩稚嫩的声音。

“天青~”

小女孩的声音,越发的清晰,靠近。

束缚着忘尘的四肢,也轻松了下来,那些白骨手,应该是走了。

一双瘦小的手,抱着忘尘向着“上面”的方向游去。

他,应该是得救了吧。忘尘心里想。

“傻天青,不会游泳,还跑到河边来玩!”那个女孩将他推到了能够呼吸的地方。手边有些扎手的东西,应该是草,他回到了岸边。尽管忘尘没有睁开眼睛,但是他能感觉到,女孩没有上岸,她应该是双手扶在岸边,身体泡在水里,盯着他看。说完这句话,女孩还刮了一下忘尘的鼻子。如果他没有被冻坏,那么女孩用的这个力度,会让他鼻子痒一下。

过了不知道多久,女孩看向他的目光,那种感觉消失的同时,忘尘就好像被鬼上身一样,突然间睁开了眼睛,明明胸口涨的要死,知道那里屯了很多水。他还是麻利的站了起来,在河里洗了把手。走到之前洗衣服的位置,将师父和师兄的衣服装在木桶里。然后,向山上的寺庙走去。

此时的忘忧,看着窗外的大雨早就急疯了。但是他还是秉着优良的职业骗子和尚操守,将受了大雨惊吓的女施主们一一安顿好。

之后,便抄起门口的油纸伞,冲向寺庙外。

不过还没等他,冲出去,一个满是胭脂香的纤纤素手,扯住了他的袍子。死死拽住,害的忘忧差点栽了个跟头。

“芊芊,真的害怕极了。忘忧师父可不可以发发慈悲,陪陪人家。”

忘尘不耐烦地回身看向芊芊,昏暗环境中,圆杏眼里,依稀可见泪光点点。手持素帕,轻抚下巴。一副我见犹怜的,娇柔之姿。

“可是!大姐!你如果真的那么柔弱,干嘛拽我的时候,用这么大力气?!”要是平时,忘忧这种见钱眼开的性子,根本不会注意到女人小心思这种细节。可是,这个女人真不会挑时候!非要给她点~

“芊芊乖,佛祖会保佑像你一样美丽又善良的姑娘的。在这里好好等我,我一小小会儿就回来了。”忘忧吞下窜到嗓子眼的怒火,将因为生气,而皱巴起来的五官,瞬间舒展开。对着丞相府小姐眉开眼笑,轻柔道。

“要不是你因为是这里的常驻大香客!我至于这么忍气吞声,该怂就怂吗?”忘忧带着日常假笑,心里腹诽。

纤纤依旧不肯松开忘忧的袍子,力道却减少了不少。她撇着嘴,蹙着细眉,思考片刻,“一定要尽快回来哦,纤纤真的很怕。”

身后的众多女香客,也一一跟着芊芊的话点头。

忘忧使劲扒开芊芊的手,龇牙咧嘴说道:“我知道了!一定会尽快回来!”

说完抄起油纸伞准备重新出门,走到大门的时候。寺庙的大门突然开了.......

“师兄~”忘忧听道忘尘发白的嘴唇说出这两个字之后,忘尘小小的身体倒在了地上。手里洗衣服的木桶,砸在地上,洗好的衣服,散落了一地。

第2章 第一个故事

忘尘晕倒在地上,吓坏了忘忧。他急忙把忘尘包进屋子里。将给女香客准备的热水,提了两桶给忘尘洗澡。

洗完忘尘之后,忘忧用厚重的被子将他裹住。转身去柜子里面找忘尘衣服。一边找一边嘴里利落的絮絮叨叨:“还好我师弟聪明可爱,知道下雨回山上,不用师兄操心。要不然你要是出点事儿,做师兄的,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哎,我说忘尘,你平时收拾柜子,收拾的这么整齐干什么?找东西都不好找。还不如把衣服往房间一摊,找的快。”

“真是废了巴劲儿的,终于找到了!”

忘忧这个人,不,这只狐狸!极喜欢碎碎念。面对各种事情,他都能扩散自己的想法,整出一套又一套的说辞。

平时忘忧就是自顾自的说,忘尘在一旁点头,或者应付几句。所以忘忧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忘忘尘一句话也没说,甚至连一动也不动,像是一个丢失了灵魂的行尸走肉。

忘忧关好已经被翻得乱七八糟的衣柜,转过身去。却被身后□□裸站着的忘尘,吓了一跳。“哎呦,我滴个娘呀!师弟,你这是想干嘛?不裹着被子在凳子上好好呆着,非得露着你的小鸟,跑到师兄这儿来显摆。要显摆,好歹等你长大了,我们俩再比啊。”

要是大胡子在,听到忘忧这番话,肯定要把他痛扁一顿。数落他教坏忘尘,可是现在大胡子不在,忘忧在寺庙里称大王。

忘尘仍一动不动站在原地,身上有被冻紫的迹象。忘忧心大,只当他是闹小孩子脾气,适当劝慰道:“你是不是怪师兄没有下山接你呀?师兄也不是有意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山上寺庙里的香火全是靠着那些女人。而那些女人呀,喜欢师兄,就一直缠着师兄,师兄一时半会儿抽不开身呀。”

忘尘仍旧没有接话,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个师弟脾气一向好的很,从来没有发过脾气。今天虽然也没有发脾气,只是倔强的站着。但是忘忧心虚,觉得平时欺负忘尘过多,现在他终于爆发,要报复自己了!

“不要生师兄的气了。下次下山师兄给你买糖吃。”忘忧说着,双手搭在忘尘的胳膊上安抚他。忘忧身子依旧没动,闭着的眼睛却突然睁开。

“我滴个娘啊!大......大......大胡子!忘尘成精了!”

忘忧看到忘尘的眼睛里面,少了黑眼珠,只剩下空洞洞的眼白。他吓得连连后退,将身后的衣柜撞得乱响。

忘忧已经忘记了原本是个狐妖的身份,腿软的很。他现在唯一的稻草就是他们的师父大胡子,可是大胡子他现在正在.......

他腿打着颤,双手挡在面前。希望忘尘不要靠近。忘尘竟然真的也没有靠近,只是睁开了眼睛,仍旧一动不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忘忧额头上的冷汗出了一层又一层,顺着瓜子脸流到了地上。他缓了缓神,终于在害怕中找到一丝理性。变回了本体,慌乱且灵巧的跑到了大胡子的房间。

天依旧下着大雨,乌云只有增加,没有递减的趋势,原本清明的大地,笼罩在昏暗的视线中。

大胡子的房间很偏,因为他这个人很怪。同样是喜欢碎碎念,大胡子的碎碎念要比忘忧的碎碎念令人讨厌的多,且让人听不懂。

忘忧也不是没有尝试过去了解一下大胡子,可是那些词,实在是晦涩难懂。他便放弃了。只是偶然间,听到忘尘对自己说,大胡子嘴里面念叨的是诗。念叨了很多年,却只有两首诗,那两首诗,都来自于他们吃粽子纪念的诗人。

当时,从来不关心历史,也不关心文学的忘忧,听到忘尘的话,只道:“那这个诗人一定也是个,像大胡子一样,有点令人讨厌的人。”

忘尘年幼,想要辩解些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便暗暗将忘忧的话记在心里,想着有一天长大了,知道的东西多了。便可以向忘忧解释,大胡子和这个诗人都是好人。

所谓的好人,便是不讨厌的人。

“大胡子!”大胡子的住所,纵然很偏,平时看来也不过几步距离。现在这几步距离的时间,竟然把忘忧淋成了落汤狐。

他用小脑袋撞开大胡子的门。大胡子没有点煤油灯。屋里暗的只能辨别清楚物体摆放的轮廓。

床上背对着门的大胡子,听到身后有声音,右手下意识抽刀,左手却藏在身前,像是保护着什么东西。看清楚门口,那只可怜弱小却炸毛的小兽是忘忧之后,他右手不着痕迹的放回去了刀,然后伸出左手,一只啃得乱七八糟的叫花鸡出现在了忘忧的视线中。

“忘忧啊,要不要来点?”大胡子说完吮吸了一下,好像是自己的左手大拇指?

惹得原本恐惧到炸毛的忘忧,毛炸的更厉害。他虽然允许自己脏,但是绝对不允许身边的人没有洁癖!

“别吃了!忘尘出事儿了!”忘忧后腿一蹬,精准跳到大胡子面前,同时踢掉了他手上的叫花鸡。

大胡子看着忘忧的反应,最喜欢的叫花鸡没有吃,那忘尘一定是出事儿了!“尘儿出啥事儿了?”

忘忧哽咽道:“他成精了。变成了和我一样的妖精~”

大胡子边穿鞋,边思考忘忧的话是什么意思?忘忧虽然机灵,可是很多词语总是乱用,骗骗那些小姑娘也就罢了。要是真到了该表达的时候,大胡子根本听不懂,他说的什么意思。“成精了?人怎么能成精?变成人精了,还是人妖?长得什么样了?还和以前一样乖巧可爱吗?”

忘忧抖了抖身上的毛,将身上的雨水甩的满屋子都是,“反正我是被吓到了,真的有点可怕。”

“我真是佩服死你了,自己是个妖精,还怕另外一个妖精。”大胡子伸出手,忘忧窜到大胡子怀里。还是大胡子让人踏实啊!

忘忧跑出去的时候,太仓皇。屋门被大风吹得“嘎吱”作响。不少的雨水,也进入屋内。忘尘光着的身子,就躺在地面上,泡在冰冷的雨水中。

大胡子看到,心疼万分。赶忙向忘尘跑去,忘忧则麻溜的从大胡子的怀了爬到了背上。“大胡子,你要小心,他不是咱们那个可爱的忘尘了,他成精了。”忘忧探出圆圆的眼睛,好心提醒道。

大胡子将忘尘抱到床上,才发现,他的身上异常滚烫,还有潮湿腐朽的鬼气。他翻开忘尘眼皮查看,背上的小爪子也紧了紧,忘忧这家伙,也就遇到外界危险的时候,才会表现的这么怂。平时对他和忘尘,简直就和大爷使唤丫鬟一样。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小说作者沧海一小生《天坑道士的苟活岁月》点评: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识字的就是文豪[星际]小说[简卷]在线试读

他一面纠结剧情,一面赶紧给文明发了签约消息。这种苗子虽然路数清奇,但是一看,潜力就够能发动潜水艇的了,不抢的话以后指不定看着哪个同事的大把奖金眼红心热呢!与此同时,在流量很大的云途小说阅读网上,看见这本《屠龙术》的当然不止有编辑塔塔一个人。起文字数也是不能太少的,打脸流快节奏爽文往往篇幅较长格局较大,读者只看到一两章的话,完全还处于摸不清设定的阶段。所以桑温选择一次性把写完的五章都发了出去,正好给全文的故事以及人物做了个开头。编辑塔塔,第一次感受到了,桑温大大的“断得一手好章”技能。急着给桑温发签约信息的...

2019-09-03 07:35:40

我,靠中奖发家[星际]小说[冬冬酒]在线试读

杰斯一手推开凑过来的小个子一步之远,“武器有,你买这些真当自己有个小行星似的,嗤~”他就不信邪了,就算这个小子是个富户,能够富有到拥有小行星?戴个面具傻不拉几的,这些人都以为自己是中了福利星星球三大奖的幸运儿!作者有话要说:宇宙有多大,感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象力和所喜欢的世界设定。蠢作者脑海里的星际,不是一味的文明发展,它是多个星系的组成,有黑洞,有偶然事件,有发达星球,也有落后星球,有科技,也有土著和各种不同的人种。第四章 乐之给他转账后,又问道,“我还需要买些武器,防护小行星的那种,如果S城这里有一应...

2019-09-03 07:35:40

这只龙得了面瘫小说[叶陈年]在线试读

带领李鲤的小虾米低声向殿门外一老者汇报,那老者笑看李鲤一眼,朝殿内喊道:“西海龙宫二太子李鲤携礼来贺!”一抹朱红的身影格外醒目。起初脑子想的都是西海哪里来的二太子,再一看见李鲤,顿时轰然大笑,有的甚至直言不讳:“化龙?西海龙宫二太子居然是一条化龙,当真是贻笑大方。”进了大殿,宽广高阔,一眼望不到尽头,但仍处处饰以翡翠、玛瑙、珍珠等人间极品,廊柱更是纯玉打造,雕梁奇秀,画栋如虹,穷尽瑰丽,难以名状身姿曼妙、面容姣好的众多侍女衣袂飘香,端着琉璃盘、金银樽,将天上地下的珍物美酒尽数献于宾客面前。殿内本在寒暄谈笑...

2019-09-03 07:35:40

盲眼鬼师小说[蒙梦]在线试读

陆雨这个情况,在普通人堆里容易出事。五弊三缺,他占了无后,他想着自己注定不会有孩子,留下陆雨,也算是有个孩子给自己养老送终。看着陆雨磕磕碰碰的长大,虽然学全了自己的本事,身上的伤却从来没断过,张辰山既欣慰又心疼,想着自己应该能照顾这孩子大半辈子。陆雨的命太硬,也可以说是福太厚,一般人承受不住。张辰山不止一次说过,让他离普通人远一些。作为当地有名的鬼师,张辰山的本事很大,正是壮年气盛的时候,陆雨的情况虽然特殊,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张辰山死的时候,陆雨闹的动静有点大,最后怎么收场的,几乎没有人知道。一般情况...

2019-09-03 07:35:40

道君宠崽日记小说[流云一叹 ]在线试读

不过,就算帝都百姓再如何厌弃傅清歌,与傅清歌血脉相连的傅老元帅,却不会就这么放下他不管。死,也要下葬在傅家的祖坟!他站在那里,就仿佛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抵挡住千军万马。时至今日,早已少有人还记得当初那个风华绝代的天之骄子。取而代之的,则是现在这个天怒人怨、狗嫌猫厌的废柴恶霸。就算傅清歌当真愚不可及,受人暗害,那也是他傅家的儿郎!一个身经百战,从尸山血海中拼杀出来的铁血悍将!“元帅!找到了!找到了!”...

2019-09-03 07:35:40

族长夫人国色天香[星际]小说[公子寻欢]在线试读

说完丹祺钻进了车里,独独留下错愕的东方祎在原地一肚子火气却发不出来的样子。因为丹祺真的戳到了他的痛脚,东方大陆穷,那是真穷啊!三个军事基建拖拖拉拉小十年了还没建好,就是因为资金跟不上。如果不是兽世武力值还算在线,靠着人力硬刚,他们的国防都有可能出现漏洞。怼过东方祎后,丹祺的心情还不错。他虽然战斗力不强,论打嘴炮,他还是有一点点小小的经验的。因为之前神将就说他,小嘴巴还挺会说。飞船的空间比他想象的要大一些,为他送嫁的人仍是那个黄衣服的小姑娘。除他之外,还有两名护送人员。船舱内有三个独立的小房间,丹祺所住的那...

2019-09-03 07:35:40

烈山小说[越鸟巢南]在线试读

“闭嘴吧你就。”正处于纠结之中的楚殣盯着手上的图纸和资料,懒得理他。“不然呢?”毛线立刻气势汹汹地瞪回去,“像你们一样犯罪偷文物?”“闭嘴。”一直保持高冷状的淮远打断孔昭,“你话多的毛病改不掉吗。”“什么鬼地方这是,”毛线嘀咕了一声,抬头望了望岔路口的四条路,“小四你说的好玩的地方就是这种下水道都不如的地方吗?”孔昭摸了摸下巴上下打量了两人一会:“你们来这儿是为了好玩?”“你们两个话唠,自己一边聊天去。”楚殣烦不胜烦地晃了晃手电,继续和迷宫一样地图纸作斗争。“有病吧你?”毛线嫌弃地后退了几步。...

2019-09-03 07:35:40

我家夫郎很全能小说[淡若清风过]在线试读

林深这话说的有些小心翼翼的,毕竟以前林宇安和林远碰面都不是那么愉快,要是林宇安不愿意,林深真的会有些左右为难,林深的顾虑其实不是多余的,如果是原来的林宇安,那估计真的会让林深很为难,不过,现在嘛,自然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林远来了,我当然要见。”只是林深不知道的是,早些时候就算他挖空心思,林宇安都不可能会变成现在这样,因为芯子不同了。这样匪夷所思的事,别说林深跟以前的林宇安没怎么接触,只怕换了熟悉的人也不可能会往那方面想。“对了,阿远和他夫郎林锦还在外面呢,你,要不要见见他们。”第4章 林宇安点了点头,...

2019-09-03 07:35:40

快住手!人和妖怪不能相恋小说[冷酷的中二病少女]在线试读

陈水一看他盯着自己手指的样子,莫名的就心中一紧,这次,用双手把他狠狠地抱住,轻声问,“你在想什么?”陈水一发现他身体实在是僵硬,看来真是自责到了极点,“没有!你没有伤害到我!山雀,不要胡思乱想,你没有任何的错。刚才你本就是为了救我,才导致手腕脱臼的,我是该谢谢你,山雀,真的,谢谢你。”陈水一低下头,冲他温和的笑,“当然没错。”以死谢罪都不足惜!山雀不敢动弹半点,大口的吸着气,“我,我伤害了您……”陈水一震住。山雀委屈的垂下头。...

2019-09-03 07:35:40

娶个男人当媳妇小说[柳诺诺]在线试读

“这几日正在往回运料子,估计过个两三天就可以动工了。”纪柴道,“一共要盖五间房子,每天给四十文钱。我算了下能干一个多月呢。”纪柴摇头道:“不累不累,现在这时节地里也没什么活儿可干,我待着也是待着。这么一来,一个月就能挣一两银子,多好啊。再加上卖粮食的钱,到了年底欠了枝南嫂子的那二两银子就还上了。”“对了,赵财主家中午还供顿饭呢,”纪柴道,“那你中午也吃,别省那一顿饭。你一个人也吃不了多少。”穆彦道:“可是有了好事?”穆彦笑笑道:“如此可是不错,只是你要受累了。”接下来的日子,因还没到赵财主家盖房子的那日。...

2019-09-03 07:3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