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龙得了面瘫小说[叶陈年]在线试读-古代架空-阅文林语

这只龙得了面瘫小说[叶陈年]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带领李鲤的小虾米低声向殿门外一老者汇报,那老者笑看李鲤一眼,朝殿内喊道:“西海龙宫二太子李鲤携礼来贺!”一抹朱红的身影格外醒目。起初脑子想的都是西海哪里来的二太子,再一看见李鲤,顿时轰然大笑,有的甚至直言不讳:“化龙?西海龙宫二太子居然是一条化龙,当真是贻笑大方。”进了大殿,宽广高阔,一眼望不到尽头,但仍处处饰以翡翠、玛瑙、珍珠等人间极品,廊柱更是纯玉打造,雕梁奇秀,画栋如虹,穷尽瑰丽,难以名状身姿曼妙、面容姣好的众多侍女衣袂飘香,端着琉璃盘、金银樽,将天上地下的珍物美酒尽数献于宾客面前。殿内本在寒暄谈笑

这只龙得了面瘫小说章节试读

《这只龙得了面瘫》作者:叶陈年【完结】

文案:

身为一条励志的鲤鱼,李鲤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成功跃上龙门,化身成龙,但用力过猛,不小心脸撞龙门,害上面瘫……

李鲤:脸上mmp,心里笑嘻嘻。

因为面瘫,被认为不礼貌,得罪龙门管理员,发配到最穷的西海。

因为面瘫,被认为在嘲讽,得罪东海最尊贵的龙太子,被傲娇不服气的龙太子缠上,非要你真心夸他,自此不得安生。

李鲤:我觉得你真的很棒!

龙太子:你的表情没有任何说服力。

这面瘫得治!

什么,要真龙龙涎才能治好?那不就是口水吗!

东海最尊贵的龙太子敖宗秀:来求我啊,求我我就亲你一口。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甜文 爽文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鲤,敖宗秀 ┃ 配角:各种龙王,龙太子,龙公主 ┃ 其它:东海,南海,西海,北海

第1章化龙

“李鲤,你要沿着这条河逆流而上,不要害怕,不要彷徨,更不要回头,你一定会看见一扇悬挂在云端的金色大门,那就是龙门,勇敢地跳过去吧。”

“只要勇敢就够了吗?乐水。”

一条朱红的鲤鱼自水面探出头来口吐人言。

“够了。”

坐在岸边的男人微笑着点头,两条长腿伸在初春乍暖还寒的河水里,水草摆动间,似乎又变成了巨大的墨蓝色鱼尾。

“我知道了。”朱红鲤鱼吐出一个泡泡。

乐水自怀里拿出一枚圆润乳白的珍珠,塞进了鲤鱼的嘴里,“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你哭出来的吗?”鲤鱼含着珍珠,说话不清不楚。

乐水笑了:“鲛人哭出来的珍珠只是凡品,我要送你作化龙贺礼的话,岂不是要被你笑上几百年的小气。”

他还是没说那枚一看就不是凡品的珍珠是哪儿来的。

李鲤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艳红的尾巴一摆,就朝着河流的上游游去。

乐水笑意隽永,目送那一点红在水浪中时隐时现,直到彻底远去。

春水夹杂着碎冰倾泻往东,李鲤逆着河流向西,任由冰块摩擦着鱼鳞,它的红色好像愈来愈纯粹明亮。

两岸杨柳依依,草木逐渐繁茂,桃花开了,又谢了,花瓣纷纷落在河面,李鲤还来不及嗅上一次,就眼见花瓣被流水匆匆裹挟。

时而有渔人撒下网,更有瀑布湍急暗流汹涌,但要说最可怕的还是那不知何时才能抵达的终点。

起初还有一些鲤鱼和李鲤奔向同一个方向,但中途因阻碍重重而体力不支,陆续消失。

形单影只的李鲤只顾咬着珍珠,埋头向前。

直到桃树开始结果,成熟,蒂落,李鲤顶着一颗大红桃钻出水面时,看到了云端之上的龙门——宏伟而高大,彩云缭绕,金光耀眼,巍巍然镇压一方山河,几乎可以与天空另一边的太阳媲美。

李鲤不由得心中嘀咕,这么高,他怎么可能跳过去。

但与此同时,李鲤也感受到了来自龙门的致命吸引力,好似有一股拉扯的力量拽着他,让他忍不住地跃跃欲试。与此又同时,李鲤想到这么大的门头,先前一点轮廓都见不到,直到近前才蓦然看清,不愧是能让凡鱼脱胎换骨的龙门。

于此再同时,李鲤不无得意地想,他的小鲤鱼脑袋能同时转这么多心思,可见乐水说他活得懵懵懂懂、浪费了四百年光阴并没有多少道理。

心思百转间,李鲤摆了摆尾巴,一跃而起,身姿甩出一道漂亮的弧线水流后啪嗒一声落回了河里。

只有九丈高。

而龙门足足有七七四十九丈。

李鲤不免愀然,刚刚那一跃虽只是随意尝试,但可以预见,即使他用尽全力也至多不过二三十丈。

但乐水却说他一定会跳过去的,只要勇敢就够了。

李鲤放松身体,随水流往后飘了些许,忽然一鼓作气,尾巴剧动,朝前助游一段后,自水面弹射而出。

一道微红的弧光彩虹似地横跨半空,最高点大约有三十三丈。

落回水里的李鲤仰头看着,鱼唇翕动,只觉得鱼鳞还在微微燥热。

他感觉得到,在接近龙门时,有股火焰般炙热的力量冲了过来,拉扯着他的身体,掀动着他的鳞片,仿佛要将他回炉重造。

这就是乐水所说的化龙关,撑得过去便脱胎换骨成为尊贵无匹的龙,撑不过去要是及早退却还能保住性命,还要强行去闯更是灰飞烟灭了。

这些念头在李鲤的小脑袋中转瞬飞过,他再次随波往后,尾巴摆动得缓慢而有节奏。自他身上透出来微红的光,如一层薄雾将他轻轻笼罩。在光芒越来越炙时,李鲤决起直上!

恰似鹰出深涧、烽火冲天,须臾间,李鲤已离水面三十多丈。眼看着距离龙门不到十丈,李鲤周遭的红光却黯然颤抖,似乎已无力为继。

空气压在身上重逾千金,李鲤每进寸都感到万分的煎熬,鱼鳞片片剥落,有什么要从里往外地生长,却迟迟得不到一声春雷好破土而出。

又勉强坚持了片刻,李鲤颓然掉落,狼狈得像条未熟的烤鱼。

但李鲤只是疼得嘶叫了几声,就立即冥想休整,再次图跃龙门。

这一次有经验了,比上一回多跳了四五丈,距离龙门只差五丈。

但就是这看上去不起眼的五丈成了难以逾越的天堑,李鲤一连跳跃三次始终不得寸进。

这似乎就是他的极限了。

此时的李鲤已经闻到了自己身上烤鱼的香味,路上拽把花椒就能开吃。

“算了。”李鲤心想,他终究不是化龙的料,乐水那么说只是安慰他吧,趁还有一气赶紧回去。

李鲤转身往回游去,微凉的春水流过遍体鳞伤的身体,居然有种清爽的感觉。

李鲤叹气,回头,仰望巍峨的龙门云雾渐多,遮住了大半的龙门,乐水说,等云雾全部遮住龙门后,就是龙门关闭之时。

“还是再试最后一次吧。”李鲤有些不甘心地低声说。

此时有西南风,波涛兴起,大好时机!

鲤鱼的灵魂躁动,渴望化龙的本能扶摇而上九万里。

李鲤借波涌涛叠之势,乘风而起,红光大炽,气势如虹,一跃直上四十五丈!

李鲤在空中摆尾,鱼尾便尽毁,又进二丈。最后二丈却是无论如何跳不过去了。

尽管无奈,李鲤却也只得认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垂落,离龙门越来越远。

忽然,李鲤含在嘴里几乎忘记的珍珠兀自融化,一股温暖的力量快速流遍全身,又迅速合为一点,将他弹射向龙门。

李鲤方诧异间,恍惚间听得到一声龙啸,正如迟等不来的春雷降下,李鲤身上饱受化龙关折磨的伤口像春天的大地,体内的生机倏忽间簌簌生长,龙筋抽芽,龙鳞蔓延。

红光耀眼,冠绝一方。

光芒正中,小小的鲤鱼陡然抽身成长而粗壮的朱红色龙,头生二角,足生五趾,正腾云驾雾。

这一切来得如此突然且快速,李鲤尚未反应过来就已经变换了物种。

等他回神,呀地一声惊叫,高大的龙门赫然就在眼前,收势不及,轰然撞向门楣。

龙门内,一满嘴胡须、脸蛋滚圆的海鲶鱼精正趴在桌案上打瞌睡,被这一震天动地的声响吓得猛地抽直身体,大惊失色道:“何事!”

待他定睛看去,只见一只朱红色的龙破布一样吊在龙门上,又缓缓地掉了下来,落在云端,化为人形。

“化龙?”海鲶惊疑不定,不怪他身为龙门守卫却睡了过去,实在是好多年都没有一条成功化龙的鲤鱼了。

海鲶清清嗓子,看那化为人形的少年正坐在地上茫然四顾,便走过去说:“恭喜公子得登龙门,自此以后脱胎换骨,长生不老了!”

李鲤循声扭过头,一张脸月眉星目、秀如霁空,更兼鼻如峦唇若花,骨肉走向流水般干净而顺畅,被一身朱红的衣袍映衬,端的是明艳动人、风姿俊秀只是这张精致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倒显得像打磨无数遍的工艺品。

李鲤的脸实在疼得厉害。又胀又麻,明明感觉没有知觉,却又疼得钻心。想必是刚刚撞上龙门的后遗症。

李鲤只好勉强问眼前人:“你就是龙门守卫吗?”

连声音都有些嘶哑,在外人听来却是漫不经心。

海鲶微一垂头,心中却不大痛快。这才过龙门,就看不起他这只鲶鱼精了吗?居然摆出高高在上的样子,连个笑意都懒得施舍给他。

海鲶不由得心中腹诽,神气什么啊,到了四海龙宫,区区一条化龙也只能在他们这些鱼精身上耀武扬威了,在尊贵的真龙面前,他们只不过都是一群小虾米。

念归念,海鲶还是按照流程,在桌案前翻找入宫凭证,嘴上问道:“你想去什么海?”

李鲤一怔,乐水倒没跟他说过去哪片海好一点,但乐水说过如有疑惑就可请教龙门守卫,李鲤便起身走近问:“你觉得呢?”

海鲶瞅了李鲤一眼,只觉得这人面无表情、目中无人,并且语带嘲讽,还你觉得?算个什么人物,还得普天都觉得你天下无双?

海鲶的手本已触到了东海的令牌,想了想,往左移了三格,取出一枚海螺递给李鲤:“驾云直往西海,在海边吹响海螺,西海龙宫就会派人接你。”

李鲤接过海螺,说了声谢谢。

海鲶心念微动,给他西海信物,居然还道谢,是在故作嘲讽,还是在暗中威胁?正胡思乱想间,抬头一看,已经不见了李鲤踪影。

李鲤化龙,如同一条红色闪电,一路穿云过雾,好不畅快,脸上的疼痛总算是缓解了些。

远远瞧见西海,李鲤按下云头,落在海边又化回人形,吹奏海螺,其声呜呜,力透海面。

李鲤等了许久,却不见什么人来接他,只好再次吹响海螺。

一连吹了三次,让他的脸又开始胀痛起来。

好在远处波涛翻涌得不正常,细看是一只巨大的乌龟,西海龙宫终于来人了。

乌龟游到近前,龟壳黯淡发挥,隐隐有开裂,是一只上了年纪的乌龟了。

乌龟的小眼珠先是往海螺那边转了转,接着凝在李鲤身上一错不错,仔细端详着。

李鲤被看得毛骨悚然,说道:“请问来者所属西海龙宫吗?”

乌龟点点头,说:“你到我的背上来吧,我托你去龙宫。”

李鲤却之不恭,才踏上宽大的龟壳,乌龟却像是怕他跑了一样,猛地往水里扎去,豁出老命地四肢剧摆,刹那间入海万里。

李鲤好险没摔倒,都来不及细细地看海底风光,就被老乌龟一路火花带闪电地冲向了深处。

很快,一联排巨大的黑影在水中显现,近了才看清那是些整块青岩搭成的宫殿建筑,高耸海底,占地千亩,宏伟大气,古朴厚重的气势迎面扑来。

李鲤堪堪瞧见宫殿正中悬着硕大牌匾,书着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西海龙宫。

只听得老乌龟忽然声嘶力竭地惊喜大喊:“龙王大人,大太子,快出来!咱们龙宫来新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这是一本很短很短的轻松沙雕文,欢迎入坑。

首发两章,还有一章哦。

第2章西海

彼时,西海龙宫里不知为何惊涛大作,其内响声轰然,争吵不休,像是什么人在大打出手。

但听里面传出来的话语却是温温柔柔、相敬如客的。

“小崽子,你去吧,我见这次大宴会来不少佳丽,你也老大不小了,别为了西海误了终身大事。”

“老东西,还是你去吧。母亲离开已久,你再续弦,我决不会怪你的。”

“宝青啊,为父只盼望你早日成家,届时我会把西海传给你,你去吧。”

“还是不要了,父亲大人,你精神矍铄,掌管龙宫至归期绝不是问题,你去吧。”

“算一算,上次南海龙王大寿是我去的,这次该你了。”

“你算错了,上次是西海的八妹成亲,是我去的。”

“你西海八妹还才九十岁!”

“南海龙王大寿都过去八百年了!”

“龙王大人,大太子,快出来!咱们龙宫来新人了!”

老乌龟的声音甫一传入,龙宫内乍然静寂无声,先前翻涌的波涛瞬间消弭无踪。

李鲤尚自疑惑着,就见两道身影旋风般刮出龙宫,再定睛一看,神色惊喜的两人已到了他面前。

一个年轻些,峨冠博带、目光炯炯的俊秀男子盯着他道:“咦,一条化龙,可堪造就哇!”

一个年老些,戴着平天帝冠、穿着威严但面目慈善的老者笑眯了眼睛,不住赞叹:“果然是后生可畏!”

这两人不待李鲤说什么,就眼色交接、相视一笑,不知达成了什么默契。老乌龟还在那介绍:“这位是我们西海龙宫的龙王,这位是我们的大太子敖宝青......”

丰神俊朗、意气风发的大太子敖宝青谦虚一笑,拍着李鲤的肩膀说道:“以后你就是我们西海龙宫的二太子了!”

见李鲤面无表情、似无喜意,敖宝青和西海龙王心里都是一咯噔,生怕他反悔。

敖宝青不给李鲤说话的机会,忙不迭道:“三日后是东海九太子的百岁冠礼,你便代表我们西海龙宫去吧,届时俊彦云集,你多交几个好友,莫说我们不给你机会啊。”

龙王眯眼笑道:“不错不错,你要知一般的化龙也就被发配到河湖溪井里当当地方小龙王,西海看重你,你可要好好表现啊年轻人。”

敖宝青:“就这样说定了。那个,我和父王最近有要事相商,若非大事无须过问我们,你自行断夺。龟丞相,二太子事宜你尽心操办,务必按西海龙宫太子礼仪来,切不可怠慢了半分。”

龟丞相岂不知龙王和宝青太子心事,连忙应喏。

敖宝青和龙王转身就要走,火烧龙宫大概也就这么急了。

李鲤初初化龙,反应尚不敏捷,被眼前三人一通乱说,脑子里稀里糊涂的,这会儿才喊道:“等等!”

敖宝青心一紧,头也不敢回:“怎,怎么了?”

“我的脸好疼,请问这里有医师吗?”

其他三人齐齐舒一气,敖宝青道:“往龙宫左去一百里,有一位女巫医......”

话音已渺,人去无踪影。

李鲤感叹道:“看来他们真的很忙“是啊,是啊。”龟丞相干笑着附和,“二太子,我带你去寝宫看看?”

李鲤说:“我先去看病吧。”

龟丞相纳闷地看了眼李鲤的脸,俊美秀雅,宛若玉琢,除了略微生硬,挑不瑕疵来,不像受伤的样子啊。

李鲤却已等不及,往敖宝青说的地方踏水游去。

龟丞相在后喊道:“二太子,那我给你准备点用具!”

李鲤心想别人跑得快,他自己也不慢,转瞬间就将龟丞相抛在身后。

不出片刻,他便看到了不远海藻蔓生处有一枚巨大的海蚌壳,高达三丈,白净如玉,海草环绕,装饰得好像一处人家,也确实有人影在走动。

李鲤一喜,上前准备拜谒,却是先顿了一顿。

原来这女巫医与李鲤见过的人外貌大不相同,竟然是金黄而弯曲的长发,湛蓝的眼睛,眼窝较常人深邃得多,皮肤也白得赛雪,五官虽也就那么几个,却看着好生奇怪。

至于她身下拖着的长而漂亮的鱼尾,倒是司空见惯了。

美人鱼瞧见了李鲤,冲他微微一笑:“客从哪里来,似乎从未见过你?”

善意又甜美的笑总是互通的,让李鲤稍感亲切,上前诉说来由。

美人鱼伸出纤细的指尖在李鲤脸庞上戳了一下,沉吟说道:“你这应该是强烈撞击导致的面部神经受损,从而导致表情肌群运动功能出现障碍,俗称面瘫。”

李鲤没听懂,只觉得似乎是什么了不得的伤,顿时如丧考妣。

虽然从他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来。美人鱼完全不知道李鲤的心潮起伏之跌宕,继续道:“说治愈倒也不难,只需龙涎三两。”

完结古代架空小说作者叶陈年《这只龙得了面瘫》点评: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较流畅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盲眼鬼师小说[蒙梦]在线试读

陆雨这个情况,在普通人堆里容易出事。五弊三缺,他占了无后,他想着自己注定不会有孩子,留下陆雨,也算是有个孩子给自己养老送终。看着陆雨磕磕碰碰的长大,虽然学全了自己的本事,身上的伤却从来没断过,张辰山既欣慰又心疼,想着自己应该能照顾这孩子大半辈子。陆雨的命太硬,也可以说是福太厚,一般人承受不住。张辰山不止一次说过,让他离普通人远一些。作为当地有名的鬼师,张辰山的本事很大,正是壮年气盛的时候,陆雨的情况虽然特殊,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张辰山死的时候,陆雨闹的动静有点大,最后怎么收场的,几乎没有人知道。一般情况...

2019-09-03 07:35:23

道君宠崽日记小说[流云一叹 ]在线试读

不过,就算帝都百姓再如何厌弃傅清歌,与傅清歌血脉相连的傅老元帅,却不会就这么放下他不管。死,也要下葬在傅家的祖坟!他站在那里,就仿佛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抵挡住千军万马。时至今日,早已少有人还记得当初那个风华绝代的天之骄子。取而代之的,则是现在这个天怒人怨、狗嫌猫厌的废柴恶霸。就算傅清歌当真愚不可及,受人暗害,那也是他傅家的儿郎!一个身经百战,从尸山血海中拼杀出来的铁血悍将!“元帅!找到了!找到了!”...

2019-09-03 07:35:23

族长夫人国色天香[星际]小说[公子寻欢]在线试读

说完丹祺钻进了车里,独独留下错愕的东方祎在原地一肚子火气却发不出来的样子。因为丹祺真的戳到了他的痛脚,东方大陆穷,那是真穷啊!三个军事基建拖拖拉拉小十年了还没建好,就是因为资金跟不上。如果不是兽世武力值还算在线,靠着人力硬刚,他们的国防都有可能出现漏洞。怼过东方祎后,丹祺的心情还不错。他虽然战斗力不强,论打嘴炮,他还是有一点点小小的经验的。因为之前神将就说他,小嘴巴还挺会说。飞船的空间比他想象的要大一些,为他送嫁的人仍是那个黄衣服的小姑娘。除他之外,还有两名护送人员。船舱内有三个独立的小房间,丹祺所住的那...

2019-09-03 07:35:23

烈山小说[越鸟巢南]在线试读

“闭嘴吧你就。”正处于纠结之中的楚殣盯着手上的图纸和资料,懒得理他。“不然呢?”毛线立刻气势汹汹地瞪回去,“像你们一样犯罪偷文物?”“闭嘴。”一直保持高冷状的淮远打断孔昭,“你话多的毛病改不掉吗。”“什么鬼地方这是,”毛线嘀咕了一声,抬头望了望岔路口的四条路,“小四你说的好玩的地方就是这种下水道都不如的地方吗?”孔昭摸了摸下巴上下打量了两人一会:“你们来这儿是为了好玩?”“你们两个话唠,自己一边聊天去。”楚殣烦不胜烦地晃了晃手电,继续和迷宫一样地图纸作斗争。“有病吧你?”毛线嫌弃地后退了几步。...

2019-09-03 07:35:23

我家夫郎很全能小说[淡若清风过]在线试读

林深这话说的有些小心翼翼的,毕竟以前林宇安和林远碰面都不是那么愉快,要是林宇安不愿意,林深真的会有些左右为难,林深的顾虑其实不是多余的,如果是原来的林宇安,那估计真的会让林深很为难,不过,现在嘛,自然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林远来了,我当然要见。”只是林深不知道的是,早些时候就算他挖空心思,林宇安都不可能会变成现在这样,因为芯子不同了。这样匪夷所思的事,别说林深跟以前的林宇安没怎么接触,只怕换了熟悉的人也不可能会往那方面想。“对了,阿远和他夫郎林锦还在外面呢,你,要不要见见他们。”第4章 林宇安点了点头,...

2019-09-03 07:35:23

快住手!人和妖怪不能相恋小说[冷酷的中二病少女]在线试读

陈水一看他盯着自己手指的样子,莫名的就心中一紧,这次,用双手把他狠狠地抱住,轻声问,“你在想什么?”陈水一发现他身体实在是僵硬,看来真是自责到了极点,“没有!你没有伤害到我!山雀,不要胡思乱想,你没有任何的错。刚才你本就是为了救我,才导致手腕脱臼的,我是该谢谢你,山雀,真的,谢谢你。”陈水一低下头,冲他温和的笑,“当然没错。”以死谢罪都不足惜!山雀不敢动弹半点,大口的吸着气,“我,我伤害了您……”陈水一震住。山雀委屈的垂下头。...

2019-09-03 07:35:23

娶个男人当媳妇小说[柳诺诺]在线试读

“这几日正在往回运料子,估计过个两三天就可以动工了。”纪柴道,“一共要盖五间房子,每天给四十文钱。我算了下能干一个多月呢。”纪柴摇头道:“不累不累,现在这时节地里也没什么活儿可干,我待着也是待着。这么一来,一个月就能挣一两银子,多好啊。再加上卖粮食的钱,到了年底欠了枝南嫂子的那二两银子就还上了。”“对了,赵财主家中午还供顿饭呢,”纪柴道,“那你中午也吃,别省那一顿饭。你一个人也吃不了多少。”穆彦道:“可是有了好事?”穆彦笑笑道:“如此可是不错,只是你要受累了。”接下来的日子,因还没到赵财主家盖房子的那日。...

2019-09-03 07:35:23

当豪门Omega娶了七个Alpha小说[雨落轻尘]在线试读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阴谋诡计皆不过是浮云。”艾伯特对此却是不屑一顾,轻轻讥嘲出了声:“ALPHA之间讲究的是实力,若轻而易举给另一个ALPHA给压了,倒不如割了腺体去当OMEGA……”所有的幕僚在艾伯特强横的精神力面前皆是齐齐噤了声。“我屮艸芔茻!我还以为是谣言,我帝卿那么高的精神力居然就配这么一个浪荡子,皇室的脑子是进水了吗?”老冯想起不知自己从哪里听来的流言,当即道:“听说,他的情人之一便是白鹭洲最为骁勇善战的将军,也是个大好ALPHA,不知被他用什么法子夺了,从此圈养在后院里,再是没了上战场的...

2019-09-03 07:35:23

月迷疏桐小说[月佩环]在线试读

寂桐正在埋头苦吃,忽然听到怀真说道:「你觉得,我是否应该收尘昕为徒?」「其实他虽然根骨不错,也有天分,但也只能算百里挑一,并不能算上上之选。而且我已经有二十年不习惯有人在身边了。」怀真有点像是自言自语,「但他的眼睛生得真像……莫非是因为这里是他师门的缘故?」「像一个故人。」怀真叹了一口气。「那我就不客气了。」和一个快要成仙的人实在没什么好客气的,何况这个人今日的成就至少有三分之一要归于自己。「真人早就有了想法,何必还要问我?」他连头都没有抬,慢条斯理地吃着,如果再有两条,他怀疑自己甚至能吃到天亮。「魂飞魄...

2019-09-03 07:35:23

南府志小说[越书]在线试读

陆今晨摸不透他突变的情绪,只能先默不作声。“你们其实早就猜到了,不是吗?”林岁末的话就像一块石头,重重地敲在陆今晨的脑海里,敲碎最后的幻想。“他就在这儿。”林岁末转身,在他的床下掏出了两个骨灰盒。他将其中一个交给了陆今晨,将另一个紧紧地抱在怀里。“你们,真的是南郡的人……”林岁末突然笑了起来,“我等了那么久,总算不是白等。”“你们要找的人确实在我这里,只是,他恐怕不是你们要的样子了。”听到林岁末的话,陆今晨的脑子里突然冒出很多种可能,但最可怕的那种,他不愿去想。“节哀。”不知为何,陆今晨很快地说出了这句话...

2019-09-03 07:3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