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鬼师小说[蒙梦]在线试读-古代架空-阅文林语

盲眼鬼师小说[蒙梦]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陆雨这个情况,在普通人堆里容易出事。五弊三缺,他占了无后,他想着自己注定不会有孩子,留下陆雨,也算是有个孩子给自己养老送终。看着陆雨磕磕碰碰的长大,虽然学全了自己的本事,身上的伤却从来没断过,张辰山既欣慰又心疼,想着自己应该能照顾这孩子大半辈子。陆雨的命太硬,也可以说是福太厚,一般人承受不住。张辰山不止一次说过,让他离普通人远一些。作为当地有名的鬼师,张辰山的本事很大,正是壮年气盛的时候,陆雨的情况虽然特殊,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张辰山死的时候,陆雨闹的动静有点大,最后怎么收场的,几乎没有人知道。一般情况

盲眼鬼师小说章节试读

《盲眼鬼师》作者:蒙梦【完结+番外】

文案

开局一条狗,装备全靠摸。

某日,陆神棍拉着钟总的手说道:“贵人骨骼清奇,天赋异禀,一身正气,定为良配。”

钟总面无表情:“我是个男人。”

陆神棍:“我不介意。”

钟总嘴角抽了抽:“我长得丑。”

陆神棍:“正好,我瞎。”

伪高冷耿直神棍瞎子受X长相凶恶忠犬攻,1V1,HE,灵异,涉娱乐圈。全文纯属作者瞎扯!不要较真啊!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雨、钟锦 ┃ 配角: ┃ 其它:

☆、催命(一)

陆雨坐在过道的位置上,怀里抱着他用来引路的长杆,被墨镜遮了眼睛的脸对着窗外的方向,看不见偶尔从窗边略过的繁花。最明显的感知只有动车碾过铁轨的哐哐声,以及车厢类混杂的人声,再有就是鼻间充斥的各种食物的味道,有些他觉得熟悉,有些无从分辨。

因为是盲人的关系,他并不经常用普通的方式出远门,这是第一次搭乘长途交通工具。

耳朵仔细分辨着那些人谈论的话题,开始的时候多是议论他的长相,到后来就是一些社会逸闻,若有似无的目光停留在他身上又转开,直白的,怀疑的,怜悯的,他并不在意,听到有趣的心里跟着乐一乐,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

这是师父多年教导的结果,一言一行都要有高人的风范。

坐了大概两个多小时,他突然站起身来,长杆点在走道上,确定了没有障碍才迈开脚步,朝着记忆里一百一十步外的卫生间走去,上车的时候志愿者带他熟悉过车上的设施设备。

他的步子不急不缓,每一步都走得很认真,走动的人注意到都主动避开,好心一些的把过道上的东西挪一挪,给他腾出地方,前半段的路程走得很顺利,可是就在快到尽头的时候,一条小腿突然伸到他脚前。

小孩子的行为是没有恶意的,也许只是出于一时贪玩,等人发现的时候,陆雨已经被那条腿绊了一下,有些狼狈的往前方扑去,然后被两条胳膊稳稳架住了。

他很快站直了,太过贴近的身体让他觉得有些不舒服,他皱着眉道了谢,往后退了两步拉开距离。

刚才做了坏事的小孩却在这个时候猛地哭嚎起来,显然刚才那一下他的腿也被撞得厉害,趴在家长怀里一个劲的喊疼。

小孩的家长之前正靠着座椅睡觉,突然听到自己的孩子哭声被惊醒,只顾着心疼,也没搞清状况就直接骂了起来:“你这人是不是瞎啊!这么大条道还能踩到我娃!赶紧给我道歉赔钱!”

陆雨站在一边,好看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嘴里只吐出几个冷淡的字:“不是我。”

那家长这才注意到陆雨的状态,墨镜导盲杆,不常见却有常识,这人确实是个盲人。

只是孩子受委屈了,气势上不能弱下去,嘀咕了一句也不知道是真瞎还是假的骗子,想了想又改口道:“我娃都说是你,就算看不见你也可以好好走路啊,该你的错就得赔钱,可不能因为你瞎就耍赖吧,咱不能道德捆绑不是?”

陆雨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回了一句:“他把腿伸出来,我看不见。”

“坏人!坏人!就是你踩到我了!”被家长抱着的孩子哭喊着指责,显然并不觉得自己有错,还仗着有大人撑腰颠倒黑白。

孩子家长听了孩子的话更加气愤,说出口的话更加难听,骂骂咧咧一定要陆雨道歉赔偿。

那凶横的架势,陆雨从来没有体会过,在他的家乡,因为职业的关系,所有人都对他非常尊重,就连村里最蛮的泼妇在他面前都乖得像小绵羊似的。

他有些不知所措,只是呆呆站着。

在别人眼里却是他面无表情像是要酝酿什么的样子,让人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压力,孩子家长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

“你这娃娃也太不讲理了,刚才明明是你故意把腿伸出来绊的人,现在怎么能怪别人踩你呢?”斯斯文文的声音,说话的是个中年人,四十来岁,一身得体的装扮,手上提着个公文包,很有修养的模样,刚才正是他好心扶了陆雨一把。

他说完那孩子,又转而对孩子家长道:“你这个大人也是,都没搞清楚状况就乱骂人,太不像话了。”

孩子家长这才察觉事情似乎并不是她认为的那样,有人带头,周围的人也开始帮腔,一致都说是孩子要绊人才伤了腿。

她终究只是一个人带着孩子出门,见这么多人开始指责也有些犯怂,最终还是不情不愿的道了歉。只是她仍不觉得自己孩子有错,也许是那些人看错了呢,她心里觉得委屈,抱着孩子轻声哄着,还嘀咕着就知道欺负老实人一类的话。

周围的人见事情解决了也不再关注,刚才帮了陆雨一把的中年人一脸欣慰拍了拍他的肩膀温声说道:“小伙子,小心点走路,可别又摔倒了,我走了啊。”说完转身准备走开,却被一把抓住了手腕。

“还给我。”陆雨抓着那人,淡漠的声音里带了一丝冷意。

中年人转了半边身子过来,表情疑惑:“什么?”

“还给我。”陆雨又说了一遍。

“小伙子说什么胡话呢,没事了就回去坐着吧。”中年人一副好脾气很好说话的模样,手抽了抽却没抽出来,拉着他的力道极大,根本无法撼动。

“把东西还给我。”陆雨面朝着他的方向,黑漆漆的墨镜后面仿佛有一双眼睛正看着他。

“小伙子,什么东西还给你?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再拉拉扯扯我可生气了啊。”中年人渐渐冷下脸来,语气生硬。

陆雨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紧紧抓着他不放,态度坚决。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刚才看热闹的人又围了过来。这可比吵架有趣多了,已经到动手的程度。

中年人眼睛扫过围过来的一群人,心里有些慌乱,但是经验丰富的他却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继续道:“小伙子,如果是丢了东西,我可以带你去找乘警,像这样抓着我不放算太不像话了,别人还以为是我干了什么坏事呢。”

“把东西还给我。”陆雨沉默了一阵子,嘴里吐出的还是这句话,只是比刚才更冷冽了一些。

“你这小伙子是不是脑子有毛病,我刚才就不应该帮你!好心没有好报!你一个劲的让我把东西还你,我拿你东西了吗?你有什么证据吗?”中年人又挣扎了几下,看起来是真是非常生气,一边用另外一只手来掰陆雨的手指,一边拼命的想往后退。

陆雨依旧只是定定站着,抓着中年人的手如同铁钳一般,纹丝不动。

这显然不符合常理,看热闹的人似乎也看出来一些门道,议论声逐渐大了起来,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帮中年人解围。

中年人也终于意识到今天大概是踢到铁板了,刚才就不应该贪心想再拿点其他的,现在想要脱身显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脑子急速转动着,眼睛四处乱飘,那模样倒像是有几分做贼心虚。

不过很快他就松了一口气,就那么几分钟的功夫,机智的同伴已经去把乘警叫了过来。

“怎么回事?”乘警拨开人群来到两人面前,态度不偏不倚。

陆雨抿了抿唇正要开口,中年人已经抢先一步说道:“这个小伙子,非要说我拿了他东西让我还给他,我是那样的人吗?刚才大家都看着呢,他跟别人闹矛盾的时候,还是我帮他说的话,现在拉着我不放算什么意思,虽然他是个盲人看不见很可怜,但是也不能冤枉好人吧!”

乘警听完点了点头,并没有太多表示,这样的惯偷他见得多了,当他来到现场看到人的时候,大概就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丢的东西要回来,机会非常渺茫,十有八九已经被转移到同伙身上去了。

不过该做的还是得做,他转而问陆雨,“你丢了什么东西?”

陆雨的手依然抓着中年人,循着乘警的声音方向停顿片刻才回道:“一块玉牌。”

乘警皱了皱眉头,“你俩跟我来一趟,做个笔录。”说完就领着两人拨开人群往办公的车厢走去。

检查的结果不出乘警所料,中年人的身上并没有搜出什么玉牌,而陆雨确实是丢了东西,最终的结果只能录了笔录把人放走。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车厢,中年人态度有几分得意, “小伙子,出门在外得多长点心眼,尤其是你这样的,你说我拿了你的东西,拿得出证据吗?再说了……”他停顿了一会儿,凑到陆雨身边,小声道:“就算真是我拿了,你能把我怎样?”

出完了一口恶气,中年人脸上带着笑大步离开,突然耳边传来陆雨不咸不淡的几个字。

“你会死。”

中年人心中莫名一悸,转过身想再说什么,陆雨已经越过他走回自己的座位所在的车厢,那几个字仿佛是他的幻听。再难听的话他都听过,不过是被偷了东西的人心有不甘的挣扎,他笑了笑,很快就把这件事抛到脑后,心里盘算着这趟行程的收获。

陆雨摸索着回到座位上,周围的人似乎已经忘了刚才的事情,投入的讨论其他话题去了,有些虽然好奇,但是也不好随便询问一个陌生人。

坐在陆雨旁边的年轻人是个爱热闹的,刚才那一幕他都看在眼里,最终结果怎样自己琢磨终究比不上当事人直接说出来。

“哎,我说帅哥,刚才那个人真的拿了你东西?”陆雨的样貌很好,年轻人这么喊得毫无压力。

陆雨想着刚才的事情,显然车上这样的环境要把玉牌拿回来不太可能,只能下车以后再找那人。好在他现在搭乘的车要停靠的站不多,正好下一站就是终点站,那人跟自己去的应该是同一个城市,只希望找到人的时候还没出事吧。

这个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年轻人的声音,他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有人在跟他搭话。

其实他本人是挺想跟人聊天的,只是平时很少有机会跟同龄人说话,而且也因为职业的关系,大部分人都不会跟他聊天,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能按平时那种态度,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这天真是没办法聊下去,年轻人有些挫败,照刚才那个情况,东西多半是要不回来的,一般受害人不都是会有倾述的欲望吗?

他并不气馁,想了想道:“刚才那个人我看着也觉得不像好人,有句话叫什么来着,衣冠禽兽,斯文败类,那些小偷什么最喜欢打扮得人模狗样的出来作案了,一般人都不会怀疑他们,可我不一样,我都见到好几次了。对了,刚才他就扶了你一下,你怎么就知道是他拿了你东西?你的东西也许是在其他地方掉了呢。”

“感觉得到。”陆雨的回答言简意赅。

气氛有些尴尬,陆雨虽然回答了他的问题,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年轻人搭话的目的就是想听听详细的经过,身边的朋友也是一副很好奇的模样,就等着他能问出什么。

不过陆雨一副不愿意多说话的样子,很显然是问不出什么来了。

年轻人本身十分健谈,还从来没遇到过把天聊死的情况,朋友已经捂着嘴笑了起来。年轻人总是好面子的,他就不信撬不开这个瞎子的嘴,于是他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像你这样的……”本来想说瞎子又马上改口,“你们这样看不见的情况,是不是都有一技之长啊,比如算命什么的哈哈哈……”

陆雨居然承认了,他嗯了一声,并没有隐瞒什么的意思。

年轻人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随便说的话都能说中,那这天还有得聊,他顿时打起来了精神,忙接着说:“那你帮我算算,我的命是怎样的?”

陆雨一时并没有马上回答,只是脸定定的对着年轻人的方向,年轻人突然觉得有些冷,黑漆漆的墨镜后面仿佛有一双眼睛正看着他。

可这人明明是个瞎子。

也就一分钟左右,年轻人却觉得过了很久,久到他正想开口说算了,陆雨轻轻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只见他伸出一只手来,淡然开口道:“挂资。”

年轻人顿时一愣,没反应过来陆雨的意思,身旁的朋友机灵的凑到他耳边提醒:“就是问你要钱才给算命!”

“……”随便说说而已,搞得跟真的似得!

可是要求算命的是他,年轻人顿时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他抖了抖嘴唇,问道:“要多少?”

“随你。”陆雨回答得倒是干脆,给挂资是行规,师父说过必须要遵守,只是给多少得看人来,年轻人跟他说话让他觉得心情不错,也就随他去了。

年轻人松了口气,想了想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十块钱放到陆雨手上。

陆雨把钱收进口袋里,手又伸了出来,嘴里吐出一个字,“手。”

年轻人盯着伸过来的手,又愣住了,刚才给钱的时候没发现,这人手上很多横七竖八的小伤疤,刚才的怀疑又散了些,他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把手放上去,身旁的朋友已经看不出去了,直接抓着他的手在了陆雨的手上。

冰凉的触感贴上皮肤,说不上什么感觉,莫名的有些不舒服。

修长的手指在年轻人的掌心滑动,周围渐渐有好奇的人围了过来,也不说话,就跟年轻人一样静静等着结果。

陆雨摸了好一会儿才收回手,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安静的环境下只有车碾过铁轨的声音,年轻人看着陆雨的表情,莫名有些紧张,他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问道:“怎样?”

作者有话要说:在乡下混了好多年,终于进城啦,哈哈哈

☆、催命(二)

陆雨犹豫了一会儿,这人的命数在他看来显然十分不好,说出来估计会惹人不高兴,可是他只会说实话。

于是包括年轻人在内所有都在等他回答的人都听到一个淡漠的声音,“幼时父母双亡,少时求学艰辛,中年奔波劳碌,老年穷苦潦倒,无后。”

这哪里是算命,简直就是诅咒一般!

年轻人听得脑子一热,站起来就想打人,还有好身边的朋友及时拉住了他。

年轻人缓了缓,没有再动手的打算,说话的语气却依然很气愤,“你XX说的什么鬼话!你才父母双亡呢!要不是看你是个瞎子,老子不揍死你才怪!我告诉你,我爸妈还活得好好的呢!你这算得一点不准,骗子!把钱还给我!”

“爱信不信。”陆雨声音冷了下来,有些事虽然是事实,但是他也不喜欢别人当面说出口来。

年轻人被这几个字怼得说不出话来,又想跳起来打人,旁边的朋友虽然也觉得气愤,但还是比较理智,拉着人往其他车厢冷静去了。

陆雨一时觉得有些委屈,只是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旁人看不出来什么。

周围的人只觉得这瞎子脾气古怪,说会算命也算不准,说话也十分难听,多半是个骗子,刚才拉着中年人不放估计也是想碰瓷讹钱。走动的人都自觉的绕开一些避免碰到他,生怕被讹上说不清楚。

年轻人和他的朋友也是过了好一会儿才回来,动车上的座位是固定的,他们除了回来也去不了什么地方。只是回来以后就再也没有找陆雨说话,连看一眼都觉得厌烦。

对年轻人来说这只是一段旅行中的小插曲,他并没有多放在心上,只是平白无故损失了十块钱还被诅咒了一番让他觉得有些不爽。

多年以后当他得知真相,突然就想起陆雨跟他说过的这段话来,顿时觉得一阵后悔,如果当时多问几次怎么破解,那之后多年的境遇是不是就不会是那样了呢。

夏日炎炎,正是正午时分,灼目的太阳直直照射着大地。城市外围东南角新建的城东火车站颇具规模,远远看去一派高端大气,才开通半年就已经人气满满。

黄晓冰来得有些晚了,没能蹭到出站口遮阳的地方,就这么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身为胖子的他就如同被泼了一盆水,浑身湿了个透。

这倒也没什么,只是他还得顾着非要跟出来的女友张燕,在撑着遮阳伞把别人扎了好几下后,终于还是放弃,只能用两只蒲扇似的大手帮身旁娇小的张燕挡着一些。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小说作者蒙梦《盲眼鬼师》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道君宠崽日记小说[流云一叹 ]在线试读

不过,就算帝都百姓再如何厌弃傅清歌,与傅清歌血脉相连的傅老元帅,却不会就这么放下他不管。死,也要下葬在傅家的祖坟!他站在那里,就仿佛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抵挡住千军万马。时至今日,早已少有人还记得当初那个风华绝代的天之骄子。取而代之的,则是现在这个天怒人怨、狗嫌猫厌的废柴恶霸。就算傅清歌当真愚不可及,受人暗害,那也是他傅家的儿郎!一个身经百战,从尸山血海中拼杀出来的铁血悍将!“元帅!找到了!找到了!”...

2019-09-03 07:35:17

族长夫人国色天香[星际]小说[公子寻欢]在线试读

说完丹祺钻进了车里,独独留下错愕的东方祎在原地一肚子火气却发不出来的样子。因为丹祺真的戳到了他的痛脚,东方大陆穷,那是真穷啊!三个军事基建拖拖拉拉小十年了还没建好,就是因为资金跟不上。如果不是兽世武力值还算在线,靠着人力硬刚,他们的国防都有可能出现漏洞。怼过东方祎后,丹祺的心情还不错。他虽然战斗力不强,论打嘴炮,他还是有一点点小小的经验的。因为之前神将就说他,小嘴巴还挺会说。飞船的空间比他想象的要大一些,为他送嫁的人仍是那个黄衣服的小姑娘。除他之外,还有两名护送人员。船舱内有三个独立的小房间,丹祺所住的那...

2019-09-03 07:35:17

烈山小说[越鸟巢南]在线试读

“闭嘴吧你就。”正处于纠结之中的楚殣盯着手上的图纸和资料,懒得理他。“不然呢?”毛线立刻气势汹汹地瞪回去,“像你们一样犯罪偷文物?”“闭嘴。”一直保持高冷状的淮远打断孔昭,“你话多的毛病改不掉吗。”“什么鬼地方这是,”毛线嘀咕了一声,抬头望了望岔路口的四条路,“小四你说的好玩的地方就是这种下水道都不如的地方吗?”孔昭摸了摸下巴上下打量了两人一会:“你们来这儿是为了好玩?”“你们两个话唠,自己一边聊天去。”楚殣烦不胜烦地晃了晃手电,继续和迷宫一样地图纸作斗争。“有病吧你?”毛线嫌弃地后退了几步。...

2019-09-03 07:35:17

我家夫郎很全能小说[淡若清风过]在线试读

林深这话说的有些小心翼翼的,毕竟以前林宇安和林远碰面都不是那么愉快,要是林宇安不愿意,林深真的会有些左右为难,林深的顾虑其实不是多余的,如果是原来的林宇安,那估计真的会让林深很为难,不过,现在嘛,自然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林远来了,我当然要见。”只是林深不知道的是,早些时候就算他挖空心思,林宇安都不可能会变成现在这样,因为芯子不同了。这样匪夷所思的事,别说林深跟以前的林宇安没怎么接触,只怕换了熟悉的人也不可能会往那方面想。“对了,阿远和他夫郎林锦还在外面呢,你,要不要见见他们。”第4章 林宇安点了点头,...

2019-09-03 07:35:17

快住手!人和妖怪不能相恋小说[冷酷的中二病少女]在线试读

陈水一看他盯着自己手指的样子,莫名的就心中一紧,这次,用双手把他狠狠地抱住,轻声问,“你在想什么?”陈水一发现他身体实在是僵硬,看来真是自责到了极点,“没有!你没有伤害到我!山雀,不要胡思乱想,你没有任何的错。刚才你本就是为了救我,才导致手腕脱臼的,我是该谢谢你,山雀,真的,谢谢你。”陈水一低下头,冲他温和的笑,“当然没错。”以死谢罪都不足惜!山雀不敢动弹半点,大口的吸着气,“我,我伤害了您……”陈水一震住。山雀委屈的垂下头。...

2019-09-03 07:35:17

娶个男人当媳妇小说[柳诺诺]在线试读

“这几日正在往回运料子,估计过个两三天就可以动工了。”纪柴道,“一共要盖五间房子,每天给四十文钱。我算了下能干一个多月呢。”纪柴摇头道:“不累不累,现在这时节地里也没什么活儿可干,我待着也是待着。这么一来,一个月就能挣一两银子,多好啊。再加上卖粮食的钱,到了年底欠了枝南嫂子的那二两银子就还上了。”“对了,赵财主家中午还供顿饭呢,”纪柴道,“那你中午也吃,别省那一顿饭。你一个人也吃不了多少。”穆彦道:“可是有了好事?”穆彦笑笑道:“如此可是不错,只是你要受累了。”接下来的日子,因还没到赵财主家盖房子的那日。...

2019-09-03 07:35:17

当豪门Omega娶了七个Alpha小说[雨落轻尘]在线试读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阴谋诡计皆不过是浮云。”艾伯特对此却是不屑一顾,轻轻讥嘲出了声:“ALPHA之间讲究的是实力,若轻而易举给另一个ALPHA给压了,倒不如割了腺体去当OMEGA……”所有的幕僚在艾伯特强横的精神力面前皆是齐齐噤了声。“我屮艸芔茻!我还以为是谣言,我帝卿那么高的精神力居然就配这么一个浪荡子,皇室的脑子是进水了吗?”老冯想起不知自己从哪里听来的流言,当即道:“听说,他的情人之一便是白鹭洲最为骁勇善战的将军,也是个大好ALPHA,不知被他用什么法子夺了,从此圈养在后院里,再是没了上战场的...

2019-09-03 07:35:17

月迷疏桐小说[月佩环]在线试读

寂桐正在埋头苦吃,忽然听到怀真说道:「你觉得,我是否应该收尘昕为徒?」「其实他虽然根骨不错,也有天分,但也只能算百里挑一,并不能算上上之选。而且我已经有二十年不习惯有人在身边了。」怀真有点像是自言自语,「但他的眼睛生得真像……莫非是因为这里是他师门的缘故?」「像一个故人。」怀真叹了一口气。「那我就不客气了。」和一个快要成仙的人实在没什么好客气的,何况这个人今日的成就至少有三分之一要归于自己。「真人早就有了想法,何必还要问我?」他连头都没有抬,慢条斯理地吃着,如果再有两条,他怀疑自己甚至能吃到天亮。「魂飞魄...

2019-09-03 07:35:17

南府志小说[越书]在线试读

陆今晨摸不透他突变的情绪,只能先默不作声。“你们其实早就猜到了,不是吗?”林岁末的话就像一块石头,重重地敲在陆今晨的脑海里,敲碎最后的幻想。“他就在这儿。”林岁末转身,在他的床下掏出了两个骨灰盒。他将其中一个交给了陆今晨,将另一个紧紧地抱在怀里。“你们,真的是南郡的人……”林岁末突然笑了起来,“我等了那么久,总算不是白等。”“你们要找的人确实在我这里,只是,他恐怕不是你们要的样子了。”听到林岁末的话,陆今晨的脑子里突然冒出很多种可能,但最可怕的那种,他不愿去想。“节哀。”不知为何,陆今晨很快地说出了这句话...

2019-09-03 07:35:17

末日动物园小说[桃筱妖]在线试读

“白白,我们禽类场馆的动物都变了,我本来呆在笼子里正独自难受,看到他们开始互相残杀,他们撞破了自己的笼子,还来撞我的,我好害怕呀!还是矛隼哥哥救了我,他说我们必须把这些丧失理智身体腐烂的的动物都杀死才能活下来,还说他们和我们已经不是同一个物种了,如果把他们放出去,会害死更多的动物和人类。矛隼哥哥让我来保护你和园长,他还带着其他一些有理智的鸟在那里搏杀。白白,我真的好怕,我不是一只好鹦鹉!”“好,蓝蓝会一直保护白白。”今天晚上对于蓝染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凶残之极的晚上。对于所有的动物来说,能度过今晚,他们就能...

2019-09-03 07:3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