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眼鬼师小说[蒙梦]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陆雨这个情况,在普通人堆里容易出事。五弊三缺,他占了无后,他想着自己注定不会有孩子,留下陆雨,也算是有个孩子给自己养老送终。看着陆雨磕磕碰碰的长大,虽然学全了自己的本事,身上的伤却从来没断过,张辰山既欣慰又心疼,想着自己应该能照顾这孩子大半辈子。陆雨的命太硬,也可以说是福太厚,一般人承受不住。张辰山不止一次说过,让他离普通人远一些。作为当地有名的鬼师,张辰山的本事很大,正是壮年气盛的时候,陆雨的情况虽然特殊,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张辰山死的时候,陆雨闹的动静有点大,最后怎么收场的,几乎没有人知道。一般情况

盲眼鬼师小说章节试读

《盲眼鬼师》作者:蒙梦【完结+番外】

文案

开局一条狗,装备全靠摸。

某日,陆神棍拉着钟总的手说道:“贵人骨骼清奇,天赋异禀,一身正气,定为良配。”

钟总面无表情:“我是个男人。”

陆神棍:“我不介意。”

钟总嘴角抽了抽:“我长得丑。”

陆神棍:“正好,我瞎。”

伪高冷耿直神棍瞎子受X长相凶恶忠犬攻,1V1,HE,灵异,涉娱乐圈。全文纯属作者瞎扯!不要较真啊!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雨、钟锦 ┃ 配角: ┃ 其它:

☆、催命(一)

陆雨坐在过道的位置上,怀里抱着他用来引路的长杆,被墨镜遮了眼睛的脸对着窗外的方向,看不见偶尔从窗边略过的繁花。最明显的感知只有动车碾过铁轨的哐哐声,以及车厢类混杂的人声,再有就是鼻间充斥的各种食物的味道,有些他觉得熟悉,有些无从分辨。

因为是盲人的关系,他并不经常用普通的方式出远门,这是第一次搭乘长途交通工具。

耳朵仔细分辨着那些人谈论的话题,开始的时候多是议论他的长相,到后来就是一些社会逸闻,若有似无的目光停留在他身上又转开,直白的,怀疑的,怜悯的,他并不在意,听到有趣的心里跟着乐一乐,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

这是师父多年教导的结果,一言一行都要有高人的风范。

坐了大概两个多小时,他突然站起身来,长杆点在走道上,确定了没有障碍才迈开脚步,朝着记忆里一百一十步外的卫生间走去,上车的时候志愿者带他熟悉过车上的设施设备。

他的步子不急不缓,每一步都走得很认真,走动的人注意到都主动避开,好心一些的把过道上的东西挪一挪,给他腾出地方,前半段的路程走得很顺利,可是就在快到尽头的时候,一条小腿突然伸到他脚前。

小孩子的行为是没有恶意的,也许只是出于一时贪玩,等人发现的时候,陆雨已经被那条腿绊了一下,有些狼狈的往前方扑去,然后被两条胳膊稳稳架住了。

他很快站直了,太过贴近的身体让他觉得有些不舒服,他皱着眉道了谢,往后退了两步拉开距离。

刚才做了坏事的小孩却在这个时候猛地哭嚎起来,显然刚才那一下他的腿也被撞得厉害,趴在家长怀里一个劲的喊疼。

小孩的家长之前正靠着座椅睡觉,突然听到自己的孩子哭声被惊醒,只顾着心疼,也没搞清状况就直接骂了起来:“你这人是不是瞎啊!这么大条道还能踩到我娃!赶紧给我道歉赔钱!”

陆雨站在一边,好看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嘴里只吐出几个冷淡的字:“不是我。”

那家长这才注意到陆雨的状态,墨镜导盲杆,不常见却有常识,这人确实是个盲人。

只是孩子受委屈了,气势上不能弱下去,嘀咕了一句也不知道是真瞎还是假的骗子,想了想又改口道:“我娃都说是你,就算看不见你也可以好好走路啊,该你的错就得赔钱,可不能因为你瞎就耍赖吧,咱不能道德捆绑不是?”

陆雨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回了一句:“他把腿伸出来,我看不见。”

“坏人!坏人!就是你踩到我了!”被家长抱着的孩子哭喊着指责,显然并不觉得自己有错,还仗着有大人撑腰颠倒黑白。

孩子家长听了孩子的话更加气愤,说出口的话更加难听,骂骂咧咧一定要陆雨道歉赔偿。

那凶横的架势,陆雨从来没有体会过,在他的家乡,因为职业的关系,所有人都对他非常尊重,就连村里最蛮的泼妇在他面前都乖得像小绵羊似的。

他有些不知所措,只是呆呆站着。

在别人眼里却是他面无表情像是要酝酿什么的样子,让人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压力,孩子家长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

“你这娃娃也太不讲理了,刚才明明是你故意把腿伸出来绊的人,现在怎么能怪别人踩你呢?”斯斯文文的声音,说话的是个中年人,四十来岁,一身得体的装扮,手上提着个公文包,很有修养的模样,刚才正是他好心扶了陆雨一把。

他说完那孩子,又转而对孩子家长道:“你这个大人也是,都没搞清楚状况就乱骂人,太不像话了。”

孩子家长这才察觉事情似乎并不是她认为的那样,有人带头,周围的人也开始帮腔,一致都说是孩子要绊人才伤了腿。

她终究只是一个人带着孩子出门,见这么多人开始指责也有些犯怂,最终还是不情不愿的道了歉。只是她仍不觉得自己孩子有错,也许是那些人看错了呢,她心里觉得委屈,抱着孩子轻声哄着,还嘀咕着就知道欺负老实人一类的话。

周围的人见事情解决了也不再关注,刚才帮了陆雨一把的中年人一脸欣慰拍了拍他的肩膀温声说道:“小伙子,小心点走路,可别又摔倒了,我走了啊。”说完转身准备走开,却被一把抓住了手腕。

“还给我。”陆雨抓着那人,淡漠的声音里带了一丝冷意。

中年人转了半边身子过来,表情疑惑:“什么?”

“还给我。”陆雨又说了一遍。

“小伙子说什么胡话呢,没事了就回去坐着吧。”中年人一副好脾气很好说话的模样,手抽了抽却没抽出来,拉着他的力道极大,根本无法撼动。

“把东西还给我。”陆雨面朝着他的方向,黑漆漆的墨镜后面仿佛有一双眼睛正看着他。

“小伙子,什么东西还给你?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再拉拉扯扯我可生气了啊。”中年人渐渐冷下脸来,语气生硬。

陆雨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紧紧抓着他不放,态度坚决。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刚才看热闹的人又围了过来。这可比吵架有趣多了,已经到动手的程度。

中年人眼睛扫过围过来的一群人,心里有些慌乱,但是经验丰富的他却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继续道:“小伙子,如果是丢了东西,我可以带你去找乘警,像这样抓着我不放算太不像话了,别人还以为是我干了什么坏事呢。”

“把东西还给我。”陆雨沉默了一阵子,嘴里吐出的还是这句话,只是比刚才更冷冽了一些。

“你这小伙子是不是脑子有毛病,我刚才就不应该帮你!好心没有好报!你一个劲的让我把东西还你,我拿你东西了吗?你有什么证据吗?”中年人又挣扎了几下,看起来是真是非常生气,一边用另外一只手来掰陆雨的手指,一边拼命的想往后退。

陆雨依旧只是定定站着,抓着中年人的手如同铁钳一般,纹丝不动。

这显然不符合常理,看热闹的人似乎也看出来一些门道,议论声逐渐大了起来,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帮中年人解围。

中年人也终于意识到今天大概是踢到铁板了,刚才就不应该贪心想再拿点其他的,现在想要脱身显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脑子急速转动着,眼睛四处乱飘,那模样倒像是有几分做贼心虚。

不过很快他就松了一口气,就那么几分钟的功夫,机智的同伴已经去把乘警叫了过来。

“怎么回事?”乘警拨开人群来到两人面前,态度不偏不倚。

陆雨抿了抿唇正要开口,中年人已经抢先一步说道:“这个小伙子,非要说我拿了他东西让我还给他,我是那样的人吗?刚才大家都看着呢,他跟别人闹矛盾的时候,还是我帮他说的话,现在拉着我不放算什么意思,虽然他是个盲人看不见很可怜,但是也不能冤枉好人吧!”

乘警听完点了点头,并没有太多表示,这样的惯偷他见得多了,当他来到现场看到人的时候,大概就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丢的东西要回来,机会非常渺茫,十有八九已经被转移到同伙身上去了。

不过该做的还是得做,他转而问陆雨,“你丢了什么东西?”

陆雨的手依然抓着中年人,循着乘警的声音方向停顿片刻才回道:“一块玉牌。”

乘警皱了皱眉头,“你俩跟我来一趟,做个笔录。”说完就领着两人拨开人群往办公的车厢走去。

检查的结果不出乘警所料,中年人的身上并没有搜出什么玉牌,而陆雨确实是丢了东西,最终的结果只能录了笔录把人放走。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车厢,中年人态度有几分得意, “小伙子,出门在外得多长点心眼,尤其是你这样的,你说我拿了你的东西,拿得出证据吗?再说了……”他停顿了一会儿,凑到陆雨身边,小声道:“就算真是我拿了,你能把我怎样?”

出完了一口恶气,中年人脸上带着笑大步离开,突然耳边传来陆雨不咸不淡的几个字。

“你会死。”

中年人心中莫名一悸,转过身想再说什么,陆雨已经越过他走回自己的座位所在的车厢,那几个字仿佛是他的幻听。再难听的话他都听过,不过是被偷了东西的人心有不甘的挣扎,他笑了笑,很快就把这件事抛到脑后,心里盘算着这趟行程的收获。

陆雨摸索着回到座位上,周围的人似乎已经忘了刚才的事情,投入的讨论其他话题去了,有些虽然好奇,但是也不好随便询问一个陌生人。

坐在陆雨旁边的年轻人是个爱热闹的,刚才那一幕他都看在眼里,最终结果怎样自己琢磨终究比不上当事人直接说出来。

“哎,我说帅哥,刚才那个人真的拿了你东西?”陆雨的样貌很好,年轻人这么喊得毫无压力。

陆雨想着刚才的事情,显然车上这样的环境要把玉牌拿回来不太可能,只能下车以后再找那人。好在他现在搭乘的车要停靠的站不多,正好下一站就是终点站,那人跟自己去的应该是同一个城市,只希望找到人的时候还没出事吧。

这个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年轻人的声音,他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有人在跟他搭话。

其实他本人是挺想跟人聊天的,只是平时很少有机会跟同龄人说话,而且也因为职业的关系,大部分人都不会跟他聊天,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能按平时那种态度,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这天真是没办法聊下去,年轻人有些挫败,照刚才那个情况,东西多半是要不回来的,一般受害人不都是会有倾述的欲望吗?

他并不气馁,想了想道:“刚才那个人我看着也觉得不像好人,有句话叫什么来着,衣冠禽兽,斯文败类,那些小偷什么最喜欢打扮得人模狗样的出来作案了,一般人都不会怀疑他们,可我不一样,我都见到好几次了。对了,刚才他就扶了你一下,你怎么就知道是他拿了你东西?你的东西也许是在其他地方掉了呢。”

“感觉得到。”陆雨的回答言简意赅。

气氛有些尴尬,陆雨虽然回答了他的问题,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年轻人搭话的目的就是想听听详细的经过,身边的朋友也是一副很好奇的模样,就等着他能问出什么。

不过陆雨一副不愿意多说话的样子,很显然是问不出什么来了。

年轻人本身十分健谈,还从来没遇到过把天聊死的情况,朋友已经捂着嘴笑了起来。年轻人总是好面子的,他就不信撬不开这个瞎子的嘴,于是他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像你这样的……”本来想说瞎子又马上改口,“你们这样看不见的情况,是不是都有一技之长啊,比如算命什么的哈哈哈……”

陆雨居然承认了,他嗯了一声,并没有隐瞒什么的意思。

年轻人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随便说的话都能说中,那这天还有得聊,他顿时打起来了精神,忙接着说:“那你帮我算算,我的命是怎样的?”

陆雨一时并没有马上回答,只是脸定定的对着年轻人的方向,年轻人突然觉得有些冷,黑漆漆的墨镜后面仿佛有一双眼睛正看着他。

可这人明明是个瞎子。

也就一分钟左右,年轻人却觉得过了很久,久到他正想开口说算了,陆雨轻轻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只见他伸出一只手来,淡然开口道:“挂资。”

年轻人顿时一愣,没反应过来陆雨的意思,身旁的朋友机灵的凑到他耳边提醒:“就是问你要钱才给算命!”

“……”随便说说而已,搞得跟真的似得!

可是要求算命的是他,年轻人顿时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他抖了抖嘴唇,问道:“要多少?”

“随你。”陆雨回答得倒是干脆,给挂资是行规,师父说过必须要遵守,只是给多少得看人来,年轻人跟他说话让他觉得心情不错,也就随他去了。

年轻人松了口气,想了想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十块钱放到陆雨手上。

陆雨把钱收进口袋里,手又伸了出来,嘴里吐出一个字,“手。”

年轻人盯着伸过来的手,又愣住了,刚才给钱的时候没发现,这人手上很多横七竖八的小伤疤,刚才的怀疑又散了些,他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把手放上去,身旁的朋友已经看不出去了,直接抓着他的手在了陆雨的手上。

冰凉的触感贴上皮肤,说不上什么感觉,莫名的有些不舒服。

修长的手指在年轻人的掌心滑动,周围渐渐有好奇的人围了过来,也不说话,就跟年轻人一样静静等着结果。

陆雨摸了好一会儿才收回手,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安静的环境下只有车碾过铁轨的声音,年轻人看着陆雨的表情,莫名有些紧张,他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问道:“怎样?”

作者有话要说:在乡下混了好多年,终于进城啦,哈哈哈

☆、催命(二)

陆雨犹豫了一会儿,这人的命数在他看来显然十分不好,说出来估计会惹人不高兴,可是他只会说实话。

于是包括年轻人在内所有都在等他回答的人都听到一个淡漠的声音,“幼时父母双亡,少时求学艰辛,中年奔波劳碌,老年穷苦潦倒,无后。”

这哪里是算命,简直就是诅咒一般!

年轻人听得脑子一热,站起来就想打人,还有好身边的朋友及时拉住了他。

年轻人缓了缓,没有再动手的打算,说话的语气却依然很气愤,“你XX说的什么鬼话!你才父母双亡呢!要不是看你是个瞎子,老子不揍死你才怪!我告诉你,我爸妈还活得好好的呢!你这算得一点不准,骗子!把钱还给我!”

“爱信不信。”陆雨声音冷了下来,有些事虽然是事实,但是他也不喜欢别人当面说出口来。

年轻人被这几个字怼得说不出话来,又想跳起来打人,旁边的朋友虽然也觉得气愤,但还是比较理智,拉着人往其他车厢冷静去了。

陆雨一时觉得有些委屈,只是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旁人看不出来什么。

周围的人只觉得这瞎子脾气古怪,说会算命也算不准,说话也十分难听,多半是个骗子,刚才拉着中年人不放估计也是想碰瓷讹钱。走动的人都自觉的绕开一些避免碰到他,生怕被讹上说不清楚。

年轻人和他的朋友也是过了好一会儿才回来,动车上的座位是固定的,他们除了回来也去不了什么地方。只是回来以后就再也没有找陆雨说话,连看一眼都觉得厌烦。

对年轻人来说这只是一段旅行中的小插曲,他并没有多放在心上,只是平白无故损失了十块钱还被诅咒了一番让他觉得有些不爽。

多年以后当他得知真相,突然就想起陆雨跟他说过的这段话来,顿时觉得一阵后悔,如果当时多问几次怎么破解,那之后多年的境遇是不是就不会是那样了呢。

夏日炎炎,正是正午时分,灼目的太阳直直照射着大地。城市外围东南角新建的城东火车站颇具规模,远远看去一派高端大气,才开通半年就已经人气满满。

黄晓冰来得有些晚了,没能蹭到出站口遮阳的地方,就这么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身为胖子的他就如同被泼了一盆水,浑身湿了个透。

这倒也没什么,只是他还得顾着非要跟出来的女友张燕,在撑着遮阳伞把别人扎了好几下后,终于还是放弃,只能用两只蒲扇似的大手帮身旁娇小的张燕挡着一些。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小说作者蒙梦《盲眼鬼师》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拥有位面商铺的秋缘小说[浅墨残香]在线试读

“等我回来就知道你能不能做到,说的话是不是放屁,”秋河道,“把书房里的书都给我抄一遍,休想偷懒,”秋缘屋里的丫头翠儿,一个年约莫十五岁左右,梳着两个发髻,上头还带着廉价的绢花,端着碗要进来,轻声细语的唤道,“少爷,药来了,”“出去!”秋缘立即道,那感觉恨不得当场立誓一样,“做得到,绝对做得到,”说完,秋河就甩袖而去,秋缘哀叹了一声,将张脸埋进软软的棉枕头中,秋缘喝道,“出去!”第4章...

2019-09-03 07:35:17

实习灶王爷小说[岂无衣]在线试读

李元钦长久地看着眼前这页书,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微微拧着眉头,不能顺畅地读下去。“还有什么红豆团子,芝麻糖,白米糕,与我一同上天的同僚都吃的不爱吃了,兴许人家闻见味道都想吐了,可我连是什么味道的都没尝过呢。你说我惨不惨!”张清岚越说越觉得自己的凄惨人生简直人神共愤,于是哭得更大声了,仗着没人能听见,干脆一屁股坐在桌子上毫不顾忌形象的嚎啕大哭。张清岚哭着哭着又累了,整张脸上鼻涕眼泪混在一起,难看的很,不过好在无人看见,就随它邋遢着去了。他越说越委屈,蹲在李元钦的桌子上呜呜地哭了起来,“你这个人真的好过分,...

2019-09-03 07:35:17

皇太子的恋爱哲学小说[原恶哉]在线试读

甲男:「我认为天后对此已经有所戒备,她近年来不断扩充禁军的人马,而且也安排武艺高超的人随侍在侧,要发动流血政变使天后丧命退位是不可能的事。」——为何唐朝的中文如此高深莫测?甲男:「我认为扩大私军势在必行,前日我和郎君探讨暗中募集私军的方法,可先前受到来俊臣的影响,没多少人有意愿为皇室贵族做事。」乙男:「切莫小看太子妃的能耐,越是美艳的玫瑰越是有刺,那令人不寒而慄的剧毒眼眸,总能窥见他人毫无防备之刻,腐蚀全身。」乙男:「尊贵的皇室血脉因利欲薰心而互相侵蚀,此世恶道如地狱红莲绽放,真是杰作。」谢天谢地,乙男正...

2019-09-03 07:35:17

定山河小说[浅书清都 ]在线试读

虽说他穿越过来也有些年头的,该适应的地方也都差不多适应了,但还是时不时就会想些有的没的。虽说事业有所小成,房子车子都有了,但再怎么样也比不过这里啊。他那不过是个三层小别墅,现在住的这可是依山傍水风景区!胡樾立刻又觉得十分心塞。胡樾趴在窗边吹风,有些蔫蔫的。其实自从到了这里鸠占鹊巢之后,胡樾的生活改善了不知一点两点。他没穿越之前的日子过得像老黄牛一样,每天忙得恨不得上天。唯一不同的是老黄牛每顿吃的是草,而他一旦忙起来了连草都来不及吃……胡樾在心里给这俩小人各加了一分,暂时维持平局的战况。胡樾坐在桌边,指着桌...

2019-09-03 07:35:17

世界第一度假村小说[panther]在线试读

唐淮穿上鞋子,踩在刚才的黄土上,脚底板有些微凉,不过还在能在接受的范围内。等适应的差不多后,唐淮朝山谷顶端的方向走去。唐淮刚刚晒太阳的时候已经决定好,先看看岛上有没有游客。要是没有,他就想法设法在最高处堆个‘SOS’的求救信号,然后钻木取点火……希望有路过的船只和飞机看到吧。在爬上山谷的那一刻,唐淮再次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同。唐淮再次给自己点赞,在盛泽的时候,他也没发现自己的身体素质这么好啊。唐淮没有目的地,不过呆在这里是不可取的。唐淮感受了一下身体,不显疲惫。紧接着,唐淮又跺了一下脚,要不是脚下有凉意传来,...

2019-09-03 07:35:17

星际雌虫穿成乡村哥儿小说[日进斗金]在线试读

河水静静流淌,没有一丝涟漪,月亮高悬天空,在河里投下圆圆的倒影。高高的鼻梁,大大的眼睛,麦色的皮肤和因为瘦削显得过于棱角分明脸颊,眉心还有一颗红痣。除了太瘦了一些,自己这模样可比那个阴柔的白禾要顺眼多了啊!白术惊喜的一蹦三尺高,仰天长笑三声。白术一路小跑,来到河边。他跪在河边,看河水里印出自己的倒影。只要他抓紧锻炼,再打拼出一片家业。以他的能力,绝对有信心可以赢得那雄性的心,给他提供最好的生活!她们摇了摇头,有些同情的议论道:“你看看那边的哥儿,好像是白老大家那个,天天干活糙的和个男人一样,现在都有些疯了...

2019-09-03 07:35:17

我被反派拱上皇座[星际]小说[闻鲸歌]在线试读

“他根本就不在乎父亲!父亲还让我来看他……”迪欧蜷缩在巷子里,埋着头像只尽力竖起背毛的幼猫,无助地怒吼着,“那也是他的父亲、他的家族啊!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他理解什么!他要是真的理解,为什么没有一滴眼泪!为什么还要留着那个杀手!”迪欧怒目圆睁:“那现在呢!”“迪欧少爷,雷哲少爷并无恶意,他只是想你能尽快振作起来。”雷蒙德单膝跪在少年面前,柔声道。“迪欧少爷,你的悲伤和愤怒雷哲少爷并不是不能理解……”雷蒙德耐心地解释却并没有取得任何效果,世界观停留在非黑即白阶段的少年完全听不进去,情绪激烈地驳斥道...

2019-09-03 07:35:17

一世千秋小说[邢风风风风]在线试读

“那你记住,他们一族的人多多少少会有一些‘白化’的迹象,尤其是在这头发上,有那么些白色的发丝,可以确定是长坷族无误了。”“如果放任他们不管,迟早会波及到整个师门,你这些日子就别轻易下山了,在这好好背书。”任老头起身,带着他的两位师兄出了门 “小黑狗你可看好了,若是出现什么意外,格杀勿论。”“小黑,你说小流氓被师兄他们抓着了会怎么办。”“他带着面具,包得严严实实的,想看都看不见。”“看见他们要把他们赶出去吗?”秦琅睿脱了外衫滚上床去,看着自己没有一点伤口的双手:“他很强,你知道法印是我们施术的关键,他能够一...

2019-09-03 07:35:17

十里人间小说[老草吃嫩牛]在线试读

既然老祖宗赏饭吃,那么就集体动起来吧。五百年摇摇欲坠的老屋,换漂漂亮亮的现代化房屋,能住到更好的地方去,谁愿意守着满身是补丁的老屋子呆着呢?四太太一张一张的抿着毛票的边角,抿好,又用皮筋仔细的按照面额扎起来。常青山石窟一出,举世震惊,没多久,那里就成了世界级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跟籍道太祖陵社会地位也差不离了。一时间,政府衙门动起来了,财阀也动起来了,世界级的,国家级的文物单位也来了,郡里规划局也做了旅游城市的初步规划。想到这里,江鸽子抬起头对段四太太说了句:“嫂子,我要是您,我就不换!”四太太闻言,数钞票...

2019-09-03 07:35:17

我诈死后再遇殉情未遂的魔尊小说[梦里长安躲雨人]在线试读

边说边给白蟾宫递眼色,又是飞眼刀又是威胁,白蟾宫不情不愿的解释了一通,赌咒发誓真不是自己干的。一行人边说边行,醒林使尽浑身解数万种本领,终于哄得这位不贰师妹化怒气为淡淡微笑。醒林和郭不贰并肩走在最前方,他凑近身旁的郭不贰说了些什么,郭不贰笑了一下,又立刻绷住脸,要笑不笑别别扭扭的转过头。忽而,她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我们教中人都是一样的红云衣,朱果钗,你是怎么认出是我的?”他向比他还小的郭不贰深深作揖,道:“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郭不贰既没人证又没物证,被白蟾宫一通辩白,醒林一通温柔款款的赔小心,自...

2019-09-03 07:3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