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老虎精和仙门掌门小说[雨掸霜叶/胥烟]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人间多浮华,什么东西都有,什么东西都好玩,在没见过世面的小老虎眼中,连街角蒸包子的都是很有趣的一件事。青楼名为极乐楼,因开在楚华派地界,没有妖怪来侵扰,所以开的还挺红火的。小老虎被师兄们撺掇着进了妓院,直到和那半猫妖共处一室了,还没明白过来这里是什么地方。小老虎就这么被撺掇着,被众弟子给偷偷摸摸地下了山,出了楚华派的大门,到了人间。小老虎被撺掇着来了镇上最大的一座青楼,来见见世面,证明自己是个真正的男人。小老虎和那卿卿共处一室,虽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证明自己的男子气概,不过小老虎还是脸红了。第七章

小老虎精和仙门掌门小说章节试读

《小老虎精和仙门掌门》作者:雨掸霜叶/胥烟【完结+番外】

文案:小脑斧被当成大一点的小猫咪,被掌门养了五百年。

五百年里小脑斧被冷情冷性美貌过人的仙尊难得的温柔给迷了眼,竟然产生了一个大逆不道的想法。

他想上了貌美冷艳的仙尊。

谁知化形后仙尊就再也没理他了。

小老虎肏人不成反被肏的故事

一肚子坏水老虎精X武力值强大高冷仙尊

第一章

小老虎精自从化了形就开始愁眉苦脸的。

连平日里最爱吃的鲜肉也提不起兴趣。

小老虎精修行多年,如今好不容易成了人形,这本该是件令虎高兴的事。奈何有一件事横亘在他心里,让他无心修行。

唉。

怎么办。

他的主人不要他了。

小老虎精的主人是个得道大能,还是这楚华山的主人。

楚华山最出名的,就是千百年里都驻在这里的楚华派。

小老虎精的主人,就是楚华派这代的掌门。

楚华派掌门六百年一交替,现任掌门也就是小老虎精的主人却已经当了这掌门八百年了。

楚华派是个仙门大派,门下弟子千万,驻地绵延千里,整片楚华山脉都是他们的领域,掌门自然是威风得很。

可小老虎精的主人逢慕仙君,素来是个高岭之花,从不在意这些虚名。

可作为掌门唯一爱宠,小老虎精却是虎假掌门威,平常凶得很,谁也不让碰。

可他偏偏缠逢慕仙尊缠的厉害,逢慕见他生的可爱虎头虎脑,平常也对他多有纵容,可以说是非常难得的温柔了。

小老虎精本是个普通老虎,可也许是多受楚华派仙门仙气滋润,生下来就有了意识,成了精。

小老虎自小就跟在逢慕仙君身边,从小老虎外形和一只橘色的小猫咪毫无二致的时候开始,到现在已经五百年了

五百年里仙君起初是把小老虎精当小猫咪宠的。

或许是仙君醉心修炼,眼神不大好,才会在捡到刚出生时的小老虎时,把他认成了一只橘猫并带回去养。再到后来,小老虎像充了气时越长越大,大到逢慕仙君抱不住时,他还以为是这橘猫儿吃的太肥,甚至还暗暗怪自己平常太过骄纵。

按说逢慕仙君本不该如此粗心的没发现养的是老虎,实在是早些年飞渊派掌门来楚华做客之时,带着心爱的橘猫儿,比他的还要肥上一倍不止,让逢慕以为自己养的猫也是一样的情况,所以才抱不住。

小老虎精后来的掉马,也是由吃的太多引起的。

仙君虽溺宠小老虎精,却也不愿过于沉重的身体影响他家“猫咪”的健康,于是屈尊降贵地带着小老虎精去跑步减肥。当然,他在天上飞着,又把云朵捻成细细的绳子,挂在小老虎精脖上,勉强硬下心肠地催着他跑。

这样的日子小老虎精过了一星期,直至被门人看见,指认出那是头老虎,仙君才明白过来自己好像不应该带着一只老虎出来减肥,这样的日子才总算停了下来。

逢慕仙君自从知道自己养的不是猫咪是只老虎时,虽待小老虎精还想以往那样好,只是再也没有尝试把他抱起来过了。

只是苦了小老虎精,刚出生就没了父母,虽成了精却不能说话,被仙君娇惯了一个多月不到,就又被拖去减肥。减肥就减肥吧,小老虎精觉得自己跟着仙君一起减肥,倒也还能接受。可是为什么仙君要把他认成一只猫?!为什么在知道它是只大猫之后就再也不把他抱起来了?

大猫不比小猫更可爱吗?

小老虎精委屈极了。

他完全不觉得这是因为体型的问题,隔壁大象精还跟只小蚂蚁谈恋爱呢!

仙君为什么就不能把他抱起来?

仙君虽不再抱着小老虎精了,宠还是照样宠的。可他心里认定了这只是普通的小老虎,从不强求他修行功法,只是提前给他服了上好的丹药,助他活的长久。

可小老虎精心里不那么想啊,他做梦都想变成人形。他做梦都想变成和主人逢慕仙君一样的人形。这样他就可以把仙君抱在怀里抚摸了。

仙君看起来就很好摸的样子。

小老虎精心里打定了主意要修炼,便每天偷偷瞒着仙君偷偷修炼,就这样过了五百年,小老虎精终于修炼成了人形

修成人形的那天,仙君有事出门了,小老虎难得没有跟上一起去,而是偷偷找了个时间去挨了几道雷劈,过了天劫,修了人形。

小老虎精偷偷修炼了五百年,一朝成了人形,自是兴奋得很。他道行还不够,大猫的耳朵和长尾巴收不起来,一摇一摇的露在外边。

可即使是这样,小老虎精也很高兴了,因为他终于能说话,也终于能抱它的主人啦。

天知道小老虎精从出生到现在,五百年里,想说的话究竟有多少,可他一开口,不是“嗷呜嗷呜”,就是“喵嗷喵嗷”,它的主人逢慕仙君根本就听不懂。

为此小老虎精不知想了多少办法。

也不是没想过写字,可一则小老虎嫌爪子毛茸茸的不方便写字,二则小老虎根本就……不识字。

第二章

小老虎精浑身被天雷劈的焦黑,只好趁逢慕仙君还没回来,偷偷地去掌门专属的碧潭里洗洗,好让自己看起来不至于像个黑炭。要知道,哪怕平常逢慕疼小老虎疼的紧,也没有让他跟自己一个在这碧潭里沐浴过,所以小老虎老早就想来这里洗澡扑水玩了。

现在正好遂了愿,嘻嘻嘻。

小老虎精内心窃喜,水扑腾的更为欢快。

化形后的小老虎精,虽然有了人形,可心性智慧都还只停留在类似于人类十五六岁的少年期。即使他外形看着,已经是青年模样了。小老虎精人形虽生的不似逢慕仙君那样天人之姿,却是那种让人看了很是舒心的长相,更因种族原因另有些虎头虎脑的可爱。

此时此刻他顶着双虎耳,橘色尾巴在水中来回摇动戏水,身形纤细,浑身一丝不挂,更像是人类喜欢豢养的半猫妖男宠。

所以当逢慕归来带着一身的伤,准备到这碧潭沐浴修补的时候,看见的正是这样一幅场景。

碧潭深深,潭水晶莹剔透,将水中之人的身影勾勒出一道金边,水中人似画中人,比天下最好的画师工笔细描出来的人物还要再多几分鲜活与生动。那猫耳少年侧着半边身子露出水面,半长的尾巴时而翘起时而耷拉在谭边,增添几分懵懂与可爱来。寻常人看了,定会忍不住为这副温馨又浪漫的场景而面带微笑,难以忘怀。

可惜逢慕仙君却只有一个念头:

这半妖为何要来脏了我澡池子里的水?

逢慕仙君贵为一派掌门,独居在楚华山脉主山峰楚华山上,平常除了每旬定时来汇报的各山峰的部门管事,鲜有人来。他尚未当上一派掌门时便独来独往惯了,不喜身旁有人伺候,所以仆婢什么的在这山上是一个也看不到。

可即使不是楚华山上的弟子奴仆们,也是知道碧潭的。

这是一汪天然形成的灵潭,最突出的功效便是滋养魂灵。寻常弟子哪怕是根骨极差,喝了这水也能增长修为。然而就是这么一处天地造化的产物,却成了逢慕仙君的私人澡池子,专为他一人洗浴时用。

不过楚华派弟子倒是没一个反对不忿的,一是因为他们都真心爱戴这位仙法强大,冷清绝性的掌门 ,二是一千年前仙魔妖大战中逢慕仙君伤了魂魄,直到现在还得慢慢在这碧潭中滋养。

此时此刻小老虎精仗着掌门不在,自己又化了人形,胆大包天的在这里洗澡。他可是除了逢慕仙君之外,第二个来这里洗澡的人了。可他还偏偏让逢慕仙君给撞个正着,真不知说他是幸运还是不幸了。

不过至少眼下的境况看来应该是不幸的。

因为他被仙君一道法力一挥,就给扔出去了。逢慕仙君虽是修行之人,不在乎那些繁文缛节,可还是下意识地垂下眼睛背过身去警告那个陌生少年:“念你存活不易,饶你性命,以后莫要再出现于此处。”

半妖在这世间却是存活不易,大都生下来就死了,极少数活下来的也不会被妖族承认,大多被有钱有势的人买回去做宠物受折磨。半妖大都珍贵,各类的半妖有各类的好处,价格是可以和婆娑海鲛人相提并论的。

逢慕想:这少年能逃脱存活,想必也是不易。

小老虎精没有防备,被逢慕仙君给扔了出去。他揉揉摔痛了的肩膀,撑起身想要开口,主人二字只喊出了一半,就又被逢慕的另一道仙法给堵了回去。是逢慕给他下了禁咒,让他三天都不能说话。

小老虎精张张口,半天也发不出个声响来,又是焦急又是无奈的用尾巴转圈圈。逢慕眼角瞟他一眼,又用仙法变了件衣服扔过去,并开始下逐客令:“我不想知道你是谁,给你件衣服穿了速速离去,莫要让我再看见你。”

小老虎精心里那个气啊,都气的把虎牙给亮出来了,一双毛绒耳朵迎风飘啊飘,后边尾巴也不甩了,绷成一条直直的毛绒棍子。小老虎都快被自家主人给气死了,站在那就是不走。不过最后小老虎看逢慕仙君一挥袖子又像是要甩出一道法力来的样子,为了避免再次中招,只得拿了衣服恨恨逃开。

小老虎一走,逢慕心里舒了口气,又赶紧从百宝戒里拿出了个药粉,打开闻了闻之后,嫌恶的全部倒在了里边。

那药粉名为质洁,顾名思义,就是专门用来清洁水源的。这药粉配料珍贵无比,寻常人都不轻易用,只在净化毒水或是紧要关头才拿出来用上那么一小撮,就这还要心疼半天。

可仙君不仅豪爽的将一整瓶都给倒了进去,还在心里暗暗发誓这半年他都不要来这洗澡了。

小老虎精被自己的主人给赶跑了,气的把那一身衣服都给扔在了路上,又变作原形开始撒丫子狂奔起来。他闷头绕着楚华山山头跑了十圈,才勉强将气消了。

第三章

小老虎精被自己的主人给赶跑了,气的把那一身衣服都给扔在了路上,又变作原形开始撒丫子狂奔起来。他闷头绕着楚华山山头跑了十圈,才勉强将气消了。

小老虎精跑圈时还碰见了一只路过的白鹭。那白鹭是诸闻仙尊养的,平常负责替诸闻仙尊跑腿往各部门递消息。

诸闻仙尊虽是逢慕仙尊的师弟,长得却比逢慕老的多。他是本是楚华派的一名普通扫洒,五十岁才在寻常所见的泉水溪流之中感悟天地规律悟道成仙的,此后修为一路突飞猛进,成了楚华派隐形的副掌门。

诸闻仙尊是一个挺和蔼的小老头,平常小老虎没少见他,对他的印象也还算不错。可他的仙宠白鹭就不一样了,白鹭精虽然和小老虎同为精怪,却觉得自己身份高贵,对小老虎从来不屑一顾。

他们精怪说话时主人是听不懂的,除非得道化形,才能口吐人言。小老虎想着这楚华山上就他一个成了精的动物,平常也怪寂寞的,经常在白鹭来的时候找它搭话,可那白鹭不是忽闪着翅膀把他拍走,就是不搭理他,偶尔还出言讽刺他。

久而久之,小老虎也不愿意再和白鹭精多说几句了。

可今天那白鹭精从楚华山头飞过,却是主动停下了脚步,难得的化成了人形,堵在小老虎前面,总是高高昂着的头也低下来,主动开口:“小老虎,你化形啦?”

小老虎正生自家主人的气呢,哪里肯理这白鹭精,朝他翻了个大白眼,小脑袋转向一边,没搭理他继续往前跑。白鹭精又讨嫌地堵在了他前边,也不生气,继续嬉皮笑脸的问他。

小老虎精被堵得烦了,毛茸茸的脑袋一昂,嘚瑟地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又懊丧地闭了嘴。

白鹭以为小老虎不愿理他,是因为之前的过节,连忙解释道:“我之前不理你……那是以为你不能化形,跟你说话也没什么意思,现在你不是也化形了吗?那咱们可聊话题就多了嘿嘿。”

小老虎哼笑一声,算是忘了之前跟白鹭结下的梁子,晃晃虎脑袋,一双大眼睛看着白鹭,一副本老虎就是这么厉害的嘚瑟小模样。

白鹭好奇地问小老虎:“你干嘛在这跑圈啊?刚挨过天雷不是该好好休养吗?”

小老虎想起了自家主人干的好事,火气又冒上来了,爪子不忿地在地上刨了两下,一副不愿多说的模样。

白鹭叹了口气,以为小老虎是不愿多说,也不勉强他。又化作原形长啸一声,飞上了天空。临走时,白鹭对小老虎说:“以后来找你玩儿啊,我还有事要办,先走啦。”

气消了的小老虎又变作原形,回了逢慕仙君和他的朝暮殿里,一整大只都趴在仙君最常休憩的床上,舒舒服服的眯起眼睛开始打盹。

他是故意在仙君床上趴着的。

平常仙君对小老虎多有宠爱,可即使是这样,仙君却一次也没让小老虎上过他的床,连用脚搭在床边都不行,小老虎今天胆大包天的上了床,就是为了气气它的主人逢慕仙君。

按说仙君这般修为,早就不需要睡觉了,可他性子执拗,不知从哪听来的谣言,哪怕每天睡不着在床上打坐,也要维持一下表面形式。

逢慕仙君真的是一个生活非常规律的仙。

他甚少饮酒,每天如果没有事情要办,那么他的日常就是休息三个时辰,然后修炼一整天,陪小老虎玩一个时辰。

不得不说,逢慕仙君真的是小老虎精见过的最奇怪的神仙了。虽然小老虎除了各部门的长老们,也没见过几个神仙,可相比与他们,逢慕仙君真的是自律的可怕。

自律的可怕的逢慕仙君用了清洁术将自己清洗了一遍,闷闷不乐的回了房间,想去看看他家小老虎,治愈一下澡池子被人污染的不开心。他想摸摸摸摸小老虎柔软的皮毛,再用脸埋在上边狠狠地吸一大口,再撸撸他的背和尾巴。

然后逢慕就看到了安然在他床上躺着的小老虎。

他睡得非常熟,还发出微微鼾声,时不时还咂摸咂摸嘴,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逢慕仙君眉毛皱起来,嘴也抿着,气的半天没说话。

逢慕仙君劝自己,不要和一只大猫计较,胸膛几度起起伏伏,终于还是耐着性子,用手将自家宠物揪着脖颈把他抱起来,轻柔地放在软塌上。

小老虎其实根本就没睡着,在逢慕将他放在软塌上时,悄咪咪地睁开一只眼,瞟了瞟自家主人的脸色。

居然没生气呀。

小老虎心里因为没气到逢慕有些失望,却又莫名地从心底里泛起一股莫名的开心。

这种开心是可以跟在阳光和煦的午后逢慕仙君看着他在草地上打滚相媲美的那种开心。

他的主人,原来这么爱他呀。

真让虎不好意思。

嘻嘻嘻。

第四章

小老虎精被逢慕仙君温柔地抱过去,心里早就哼唧唧地决定原谅主人的小过错了。

小老虎精心里早就打算好了。

他‘漫不经心’地翻个身,眼睛半睁半闭,像是‘无意识’地转醒,然后准备去用大爪子去抱住自家主人温热的身体。

可他忘了自己庞大的原形,面积再大的软塌也经不起他的一个翻身,所以小老虎计划实施到第一步,就从软塌上掉下去了。

“咚。”

小老虎没防着从塌下摔在地毯上,两只爪子羞愧的捂着毛茸茸的大脑袋,趴在地上不好意思起来了。

哎呀。

丢死虎了呀。

逢慕仙君听见响声,扭头就看到小老虎从软榻上翻下去了,无奈的上前,温柔的摸摸耍赖躺在地上不肯起来的大猫,叹口气:“真是不乖。”

连责备的声音都是温醇清透的,小老虎听得享受,继续赖在地上,舌头一下下地舔着逢慕仙君的小手,大眼睛圆溜溜,更加不肯起来了。

逢慕仙君叹口气,竟也顺势坐在地毯上,抱住了怀里的小老虎。逢慕神情温柔,一下下地从小老虎毛茸茸的大脑袋抚摸到他长长的尾巴尖。小老虎舒服的直哼哼,大脑袋直往逢慕的怀里钻。

阳光从窗户中透过来,一束束地投射到一仙一虎上,小老虎的毛皮变成了更加纯粹温暖的金黄色,逢慕的衣角身形都被描上一层金边,画面看起来温馨又宁静。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小老虎被下的禁制也解除了,他终于可以开口说话了。

小老虎这回没有轻举妄动,他怕自家主人再把他给丢出去,决定从长计议。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小说作者雨掸霜叶/胥烟《小老虎精和仙门掌门》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较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小老虎精和仙门掌门小说[雨掸霜叶/胥烟]在线试读

人间多浮华,什么东西都有,什么东西都好玩,在没见过世面的小老虎眼中,连街角蒸包子的都是很有趣的一件事。青楼名为极乐楼,因开在楚华派地界,没有妖怪来侵扰,所以开的还挺红火的。小老虎被师兄们撺掇着进了妓院,直到和那半猫妖共处一室了,还没明白过来这里是什么地方。小老虎就这么被撺掇着,被众弟子给偷偷摸摸地下了山,出了楚华派的大门,到了人间。小老虎被撺掇着来了镇上最大的一座青楼,来见见世面,证明自己是个真正的男人。小老虎和那卿卿共处一室,虽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证明自己的男子气概,不过小老虎还是脸红了。第七章...

2019-09-03 07:28:28

这只男鬼要娶我小说[沫小陌]在线试读

既然找到了一点线索,那就只有去当地看看能不能查出点什么了。一下车,苏苑就感觉到不舒服,现在也就六点多,本应该很热,可是镇子上有股阴冷的感觉。直觉告诉他这里有问题。苏苑现在不是很喜欢跟凌天独处,他总感觉自身很危险,是那种不伤及灵魂却触及自身的危险。苏苑看向一旁的凌天,凌天对着他摇摇头表示不知道,看来是指望不上他能想起什么了。跟郭凉告别之后苏苑跟凌天回到家,收拾了一些东西准备去悬案发生地,那里离本市不远,一人一鬼坐了三个小时的客车终于到达目的地。苏苑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就被厉鬼一点一点向上提,那鬼力气很大,张...

2019-09-03 07:28:28

潺渊小说[唐酒卿]在线试读

难怪七少爷不近女色,原来是……这……她又可惜又赞叹的回望一眼,匆匆退下,不敢声张。“长兄真是的……”“噗。”他重新出了水面喘息,整个后背已经覆上了结实温热的胸膛。禅景像是手无寸力,被困压在胸膛和池壁之间,无法回头看清背后人是谁。那场梦里放肆的舔舐感清晰的滑动在后背,他挣扎着惊愕道:“是谁?!”那池边站着个正宽衣解带的颀长身形,玄色的袍褪下,分外白皙的肌肤隐约。墨发缎落时,回首扫了她一眼,那眉目的让少女自惭形愧,竟是个极其雅致近惑的男子。仅仅是这毫无情绪的一眼,让她登时红了颊,仓促地合上了门。里边的禅景松了...

2019-09-03 07:28:28

清观魇影记小说[影小匣]在线试读

众人依言散开。“石子和树枝就可以了,要是这两样都找不到,也没关系,记性好、方向感好也可以。”旋即安桐扬声指导:“各位再站开一点。现在,每个人都在地上刻写自己的生辰八字,记住,每个字至少要有自己的头那么大。写完了,就沿着自己刻字写字的轨迹走路。”众人蹲下来,在地上刻写自己的生辰八字,也不在意安大公子所谓的封印靠不靠谱。安桐道:“请大家都散开一点。”萧信上前道:“你看的那书上,没说需要什么器物吗?”人们陆续写完了字,开始走路。众人应好。...

2019-09-03 07:28:28

黄粱客栈小说[来自远方]在线试读

颜珋歪了下头,纵然没得到答案,也没有继续发问。仅是看着屏风中的生命逝去,鬼体取而代之,预料到即将发生的一切,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新成鬼体受到诸多限制,融合百年怨气,也无法立刻聚成实体。本该是她丈夫的男人,对外宣称体弱多病,卧床多时的大家公子,此刻敞着外袍,丢掉裹尸的红布,对着陶瓮就是一脚。不慎踢伤脚趾,当场一阵大骂,浑如市井无赖。庚辰转过视线,眼底闪过一抹惊讶。第4章 恶报“心肝……”男人觍着脸凑过来,搂住妇人的腰肢就要求欢。“你那新妇看着呐。”...

2019-09-03 07:28:28

朝歌/病美人存活攻略小说[吾九殿]在线试读

百里疏一路走过。或许也与这九玄门之中的灵气流转有关联。他微微地笑了笑。玄离峰其实是由一座主峰兼数座侧峰组成,主峰之上的建筑依山而起,随山势地形而造,中又有灵涧破崖而出,时有索桥相连。作为九玄门的执法一系,玄离峰的建筑大多线条简洁凌厉,房脊上蹲着独角的神兽廌的雕像。他留意到这些看似似受山势所挚建造的房屋其实处处暗和天上星象,透出一股法天意识,那些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为了渡过灵涧的索桥其实是为了中和作为九玄门执法一系导致的过重戾气。他走进了任务堂之中。百里疏本来就是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人,复生之后,他以灵识一扫,...

2019-09-03 07:28:28

这个皇子有点甜小说[停杯问月光]在线试读

恰好此时府邸正门也缓缓打开,院内一个黑衣人迎了出来,低头恭敬地道:“还请小殿下跟我来,主子已经等了多时了。”一个身着灰色长袍的青年男子立于房中,他眉眼中似有些戾气,仿佛对这世间的一切都不耐烦似的。谢渊低下头去,先是在心里低骂了几句,末了,也不对这冷眼生气,笑眼弯弯,甚十分好脾气地唤道:“兄长。”马车内,谢渊伸手撩开了车帘,抬眼往前望去。跨过院中的一片梅林,又走过几处看上去马上要被风吹倒的房屋院落,黑衣人带着谢渊在别院书房处停下了脚步。 视线越过书案,元齐像是神经质一般来来回回地打量着谢渊,好半晌才道:“几...

2019-09-03 07:28:28

崇关北小说[生为红蓝]在线试读

萧然的肢体协调性很好,白马小跑出几里,草原地势平坦偶尔有点平坡,萧然最多只是歪了歪身子,不到半刻就潇潇洒洒的上了手。萧然骑着马望向他未曾见过的辽阔天地,他很快就看见了刚才那只鹰,它似乎飞到了和太阳一等的高度,悠悠白云从它翅下安然飘过,带着暑热的微风被它抛在身后。香膏带着淡淡药香和青草香味,抹在皮肉上没什么颜色,但那股气味却很是清晰,萧然眨了眨酸痛的眼睛收回目光,休戈很自然的从他颈间往下涂抹,先撩开挂饰抹去裸露的胸口,再拉过他的右手一丝不苟的往脉门上涂。萧然学着放松腰胯,两腿不再施力夹紧马腹,他照着休戈的教...

2019-09-03 07:28:28

在恐怖世界当万人迷小说[啾咪啾咪兔]在线试读

所有人对少年感激不已,纷纷向着他看了过去,却发现他缩在荆以铭怀里,浑身剧烈地颤抖着,手臂上卡着一支短箭,衣服被鲜血染红一大片,甚至顺着袖口滴滴答答地流了下来。众人心中一紧,纷纷凑过去围住荆以铭和少年。少年低着头,紧紧抓住荆以铭的衣摆,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呜咽声,痛到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荆以铭怀抱着少年,俊朗的眉眼间仍残存着怔忪的神色,手上沾染的血液映入他的眼中,腥红得极为刺目。多亏了子殊……他受伤了!……为什么要为他做出这样的事?荆以铭低下头,眼中满是复杂的神色,这时少年也抬起头来,浅色的瞳孔被泪水浸泡得盈满...

2019-09-03 07:28:28

我在古代搞建设小说[ai呀呀]在线试读

段枢白问:“阳城地方官秦海珠为官怎么样?”“秦海珠他伙同奸商哄抬粮价,他简直不是人,我媳妇饿死了,我也不想活了……”……“秦海珠他勾结盗匪,害得我家破人亡,如今还要烧死我,他一定不得好死,我就是化作厉鬼,也要来找他报仇……”段枢白的这一问,简直像是点燃了引线的火苗,那群方才还凄苦等死的人立马如同回光返照一样,争先恐后地爬起来诉说自己的冤屈与痛苦,他们已经饱受了折磨,在临死前,要将他们的那一腔恨意发泄出来。段枢白听了一下午人间惨事,他这才穿越没多久,就遇上了这么一个令人恨不得处之而后快的大贪官,他原本以为,...

2019-09-03 07:2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