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男鬼要娶我小说[沫小陌]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既然找到了一点线索,那就只有去当地看看能不能查出点什么了。一下车,苏苑就感觉到不舒服,现在也就六点多,本应该很热,可是镇子上有股阴冷的感觉。直觉告诉他这里有问题。苏苑现在不是很喜欢跟凌天独处,他总感觉自身很危险,是那种不伤及灵魂却触及自身的危险。苏苑看向一旁的凌天,凌天对着他摇摇头表示不知道,看来是指望不上他能想起什么了。跟郭凉告别之后苏苑跟凌天回到家,收拾了一些东西准备去悬案发生地,那里离本市不远,一人一鬼坐了三个小时的客车终于到达目的地。苏苑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就被厉鬼一点一点向上提,那鬼力气很大,张

这只男鬼要娶我小说章节试读

《这只男鬼要娶我》作者:沫小陌【完结+番外】

文案:痴情攻vs主动受。

本文人物不多,写法不好,但是坑多,看文的小伙伴慎入。

苏苑是一个想平凡却不普通的年轻人,最大的梦想就是两点一线的生活,上班跟回家,可是纯阴体质让他不得不去做一些事情,就是每天被一些小鬼叫去帮忙砍树跟修坟,然后遇到“他”之后,一切都变了,这只男鬼竟然要娶他,难道自己帅到把一只男鬼都掰弯了?

作品标签:前世今生,情有独钟,灵异现代,虐恋,双洁。

第一卷 现世篇 第一章 初遇

深夜,路灯巷,一个身影从一间美发店探出头,他左右看了两眼,见四下无人才整理了一下衣服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每次下班都这么鬼鬼祟祟的,苏苑其实也不想这样,只不过没有办法,他从小体质弱容易见鬼。

记得小时候他父母告诉他,他刚出生的时候,额头有朵红色的莲花,那朵莲花看起来妖艳无比,后来有个和尚上门说那个孩子属于纯阴体质,会招来许多厉鬼,能让厉鬼还阳,也就是说厉鬼可以占领他的身体,踢出他原本的灵魂,借尔得到重生,只不过厉鬼重生也只为了杀人。

小苏苑的父母一听自己的孩子会招厉鬼觊觎吓得连忙求和尚想办法救救自己孩子,其实一般来说,会有人觉得这个和尚是个骗子,只不过夫妻两人知道那和尚所言非虚,因为苏苑出生没多久,他家门外一到晚上总能听到一阵阵又哭又笑的声音,有时候外面明明没有风,屋内的门窗却莫名其妙的开了,还时不时的会看到满屋起飞的刀具。

那个和尚没有多言,只说苏苑的命是如此,如果没有大的机缘,也就能活到25岁,在此之前,因头顶有血莲的关系,厉鬼不能侵占他的身体,不过有两点要注意。

第一,在机缘出现之前,必须保证自身为童子身,因为他本身阳气就弱,如果在破身,阳气外泄很可能会被鬼侵占。

第二就是多行善事,这里的善事不是平常的扶老人过马路或者是帮助弱者之类的,而是阴善,也就是帮助普通的鬼,对于鬼来说,他们有很多人类能做到,他们却做不到的事。阴善集多了,会对日后机缘有很大帮助。

那和尚走后,小苏苑也跟父母过着平静,却也刺激的每天。小苏苑额头的血莲在他一岁的时候就已经看不见了,不过他却能看见鬼,每天都跟一些小鬼嘻嘻哈哈,苏苑的父母也是胆战心惊,直到十五岁那年,他父母出了事故,双双去世,这平静的日子也算到头了。

都说血浓于水,对于亲情血缘,没有什么能比这关系更亲密,只是这些都是在他父母活着的时候,他父母死后,那些亲戚都把他当成拖油瓶,很怕沾手上甩不掉。

他家原本不算特别富裕,父母去世又给了一笔抚恤金,在邻居的照顾下苏苑读完了高中,上大学对他来说,无疑是奢侈的。

高中毕业他就去学了美发,直到24岁那年,他把家里的房子卖了,换成了一间60平米的一居室以及一家店面,现在的他,遵照那个和尚的话,每天都集阴善,每天下班都会被鬼叫走,不是帮东坟砍树,就是帮西坟修墓,有时候累到躺在坟边上就睡着了,早上起来还会吓到来附近扫墓的家属,不过这都已经成了日常。而这日常,就过了好久。

今天的苏苑实在太累了,店里生意稍微好了一点,让他有钱雇几个员工,有时候忙到半夜,就像今天,都半夜十一点半了,他才结束一天的工作。他这个老板也算亲民,在这打工的都是十八九的孩子,累了一天了,收尾的工作他也就自己来。

今天的夜好像比往常黑了一点,头上没有月亮。风吹的树叶沙沙作响,让他的心里有点发毛。他现在只想回家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实在不想去帮鬼做事了。他从口袋拿出手机照亮,一边走,一边打着哈欠。

记得很久以前,有一只鬼告诉他,在鬼的眼里,他是发光的,就像太阳光一样,让他们觉得温暖,所以才会有无数的鬼来找他,只不过就像太阳一样,虽然温暖,却不能靠近,鬼也是这样,享受这温暖,离得太近也怕自己渣都不剩,一直都保持着安全距离。

搬家也有一段时间了,离店面也不远,五分钟的距离苏苑硬是走了半个钟头,苏苑是个路痴,记性不是很好,每次回家都会绕好久。

在他读高中的时候,大多数迟到都是因为迷路,不过他自己也习惯了,只不过今天有点不对劲。

苏苑走了半个钟头,仿佛还在原地打转,他连续路过自己家店面三次,第四次他终于认识到,自己遇到鬼打墙了,有时候他因为太累,不想去修坟,有的小鬼就会捉弄他。

“这位鬼大爷,我今天真的好累啊,你也看到了,我才下班没多久,现在去帮你的忙,估计明天也修不完啊,等我明天不上班在帮你好不好。”

这么多年的见鬼经历也让他知道该如何跟鬼打交道。苏苑面前渐渐出现一个身影,身材消瘦,却也笔直,看身材,应该是一只男鬼,不过这只鬼周身的怨气大的惊人,这么说吧,苏苑这25年来,遇到的所有鬼的怨气加起来也不及眼前的这只。

苏苑刚要上前去,只见那鬼慢慢回头,怨气大到根本看不清脸,然后一瞬间,那鬼变到了自己面前,单手掐着苏苑的脖子慢慢往上提,苏苑脑子一片空白,他一直以为鬼都是像他平常见到的那样和蔼,第一次碰到厉鬼让他手足无措,就在他以为自己真就活到25岁的时候,那鬼便把他扔了出去。

苏苑被摔在地上,猛烈的咳嗽起来,那鬼走到苏苑面前,低头看着他,在与他视线对上的一瞬间,苏苑发现刚才还一脸凶相的他,现在脸上确实无尽的悲伤。

苏苑起身,疯狂的朝着家的方向跑去,他这次真的怕了,这只鬼不一样,至少比他遇到的那些都要可怕,他前几天刚过完25岁的生日,难道就真的如和尚说的,活不过25岁?

他跑了一圈,发现自己还在店面附近,也就是说,那鬼没打算放过他,身后一阵阴冷袭来,苏苑回头大喊道:“你到底想怎么样,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就这么想要我的命么?”

苏苑眼前出现一片浓雾,浓雾中,一席黑色身影身影再次出现,苏苑彻底绝望了,那只鬼应该不会放过他的,想开了,也就不怕了,这25年来,每一天都知道也许会有今天的结果。

就在苏苑等着最后时刻到来,闭上眼睛心里骂自己没有好好享受人生,没有交过女朋友的时候,前方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苏苑睁开眼睛,发现那只鬼单膝跪地,手捂着胸口,仿佛很痛苦的样子,他心里虽然害怕,可是人类的好奇心趋势他走上前去看看,不料那鬼抬头看了他一眼,似乎很安心,最后倒了下去!​​​

第二章 大哥,我是直男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看着床上躺着不知死活的男鬼,苏苑给了自己一个打耳光,怎么就把他扛回来了呢?这不是自己找死么?可是这么多年跟鬼相处下来,他也知道鬼是很可怜的,特别是阴寿特别长的鬼,他们每天活的都煎熬,有的甚至想找个替身代替自己受苦。

苏苑摇摇头,不在想这些,既来之则安之,这么多年攒的阴善也应该让自己死后不用受太多苦。他脱下衣服,转身进了浴室。

虽然现在的房子不比之前,不过一个人住也算够用。苏苑躺在浴缸里,热气让他的脑子有些迷糊,他不明白那只男鬼既然想杀他,为何又漏出极度悲伤的眼神,如果不想杀自己,他又穷追不舍,说他想杀自己,在掐住自己后又放开,可能有病?

泡了一会,苏苑觉得不太安心,如果那只鬼现在来杀自己,那不是死了连脸都没有了,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泡了。从浴室出来,苏苑只穿了身浴袍,他虽然对这只鬼没有好感,可还是放心不下,转身去厨房拿了两根香烛和两根香,回到卧室的时候,那鬼还是原来的姿势,躺着床上双眼紧闭。

鬼是不用睡觉的,有的鬼睡觉只不过想保留他们生前的习惯,以至于让自己不会太无聊。

苏苑走到床边想叫醒那只鬼,谁知手还没碰到,那鬼突然起身,他周围强大的怨气直接把苏苑击飞,苏苑摇摇晃晃的爬起来对着那鬼说道:“我说这位鬼大哥,你要杀我我不跟你计较,但是你不用这么防着我吧?只是叫你起来吃点东西,不至于把我弹飞啊?”

苏苑起身后坐在旁边的凳子上,不住地揉自己胸口,疼,真TMD疼啊!

那鬼看了他一眼,又看向床边的香烛,呆呆的不动也不说话,就这样过去十分钟。不是苏苑不想说话,现在的他有点后悔把这只鬼扛回来,现在他希望这只鬼没注意他,自己走掉。

这时,那鬼从床上一点一点飘到他面前,此时苏苑的心凉半截,冷汗直流,心道“这下完了”那男鬼飘到他面前,痴痴的说道:“我娶你可好,流苏?”

苏苑吓得从凳子上跳了起来,此时苏苑内心一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那男鬼的声音很好听,类似于默读时候脑海里出现的声音,让人听了不会觉得厌烦,娶他?我靠,老子虽然没交过女朋友,但好歹是个直男,一个男鬼在他面前说要娶他?开什么国际玩笑?流苏?谁是流苏?

“鬼大哥,咱不说人鬼的问题,就凭咱俩都是男人,你觉得娶我合适么?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叫苏苑,不叫流苏”那男鬼不理会他说了什么,一只手抱住了苏苑,一只手抬起苏苑的下颚便吻了上去。

苏苑这时候是真的慌了,也不知道是离得太近的关系,当他看清那男鬼的相貌的时候,心里一惊,这长相要秒杀多少小鲜肉啊!肤白若雪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哥。

男鬼的舌头灵巧的进入苏苑的口腔疯狂的索取,不过苏苑从未有过经验下意识的憋住气,任由那男鬼对他调戏,手还不断在他身上游走,直到感觉自己要窒息,苏苑才从震惊中缓过神推开那只男鬼吼道:“你是不是有病?我说了我不是什么流苏,我叫苏苑,而且还是个男人,你听不懂么?”

苏苑紧紧贴着墙,只见那男鬼原本悲伤的表情渐渐变成了愤怒,男鬼冲上前去死死抓住苏苑的肩膀说道:“我都承诺娶你,为何你还这般对我?”男鬼的指甲很长,在抓住苏苑的时候,苏苑的肩膀就流血了。

苏苑忍着疼痛道:“我说了,我叫苏苑,不叫流苏。”仿佛闻到了血腥味,男鬼突然松了手“也对,现在的你叫苏苑,不是我的流苏了”男鬼的声音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悲伤,苏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对他放心不下。

“我不知道那个叫流苏的对你有多重要,不过你要是同意,我可以帮你打听,一来可以帮你完成心愿早日超脱,二来我自己也可以集点阴善怎么样?”苏苑还是紧贴墙面没敢动。

“原来你是用这种方法来破纯阴体质的,不过你的金光之身以破,日后必会有邪魅厉鬼找上门,你都自身难保,又如何帮我?”男鬼以玩味儿的口气说着,仿佛在嘲笑他的自不量力。

苏苑蒙了,他知道自己在鬼的眼里如同太阳一般,一般鬼怪都不敢靠太近,所以他才无虑的活到今天,可是现在听那男鬼之言,说他金光不在,那不是活不了多久就要凉?

“为什么会这样?和尚说我可以无忧无虑的活到……25岁…”是啊,他可以无忧无虑的活到25岁,只不过前不久刚刚过完25岁的生日,和尚说的机缘也不知道是什么,恐怕自己等不到机缘了。

“方才在巷里,如果没有我,你早被邪魅夺体,25年保命期限已过,你又没有自保能力,看你与流苏有九分相似的份上,本少爷才救的你。”听着他说自己与流苏有九分相似,苏苑心里不知是何滋味,原来竟有九分相似,难怪会认错。

“你说在巷子里是你帮我,可是我分明看到是你掐住我脖子,然后把我扔出去的!”男鬼笑了笑说道:“巷子里那邪魅引你进入结界,鬼打墙时见你方寸大乱又趁机进入你身体,我若不以怨气灌入,你早就去过你的阴寿了。”此时苏苑完全忘记疼痛,原来他不是要杀自己,原来如果没有他,自己早就死了,这真是天大的误会了。

“那我们合作,你保我性命,我帮你找人,啊不,找鬼怎么样?”男鬼一挑眉,一种蔑视的口气问道:“你既不是流苏,又有何资本与我谈条件?如若不是我刚破阵出来,怨气不足认错了你,我怎会救你?”

“我虽然不是流苏,可是我能见到鬼,而且看你的样子,似乎是百年前的人,你又说刚出阵,恐怕一时半会不适应现代社会,人海跟鬼海都茫茫互相帮助不是也挺好,更何况看你也不像有坟的主,就在我这不是省了不少麻烦么?”

男鬼听了沉思一会,抬头说道:“好,本少爷答应你,你我合作,我保你性命,你找我恋人。”苏苑一笑,这就对了,所谓双赢也不过如此。

“我叫凌天,字子阳,m国人,我恋人叫陌流苏。”原来他叫陌流苏啊,挺好听的名字……

第三章 这个世界,变了

南方的初秋还是很热的,但是苏苑的家里就跟冰箱一样,让他被冻醒。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苏苑看到床头一身黑衣,还以为是黑无常,吓得他抓着被子往后撤,不过身体贴到冰冷的墙面让他瞬间就清醒了。

“早啊天哥!”苏苑一边搓着眼屎,一边懒洋洋的打招呼。鬼是不用睡觉的,昨晚他跟苏苑约好互相帮助,可是这货竟然睡到午时,凌天一个鬼孤零零的等了他这么久,要不是说可以帮忙找流苏,他早就把这个懒虫撕碎了。

“还打算睡么?本少爷可以让你长眠!”一句话而已,却让苏苑感觉到杀气,周围似乎又降了好几度。苏苑连滚带爬的冲进卫生间一顿洗漱,又换了身牛仔决定先去店里交代一下。

他的店开了一年了,最近客人才开始多了起来,但也不是非他不可,他雇的几个小员工一个比一个能说,一个比一个会说。简单交代几句自己这几天可能不会上班后,一人一鬼就从店里出了。

一路上苏苑有点窃喜,C城是公认的热,自己身后跟着一只鬼,让他周边的温度变得舒适不少。

“流苏是个什么样的人?又是怎么死的?”

问这些并不是好奇,人生前做过多少坏事可以觉定他死后的阴寿长短,有的人生前做了一辈子坏事,一件好事没有,那么他死后的阴寿就可能会有几百年甚至更久,当然了这还取决于这坏事有多坏。

“流苏很善良,没做过坏事,可是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凌天努力的回想过去,可是越努力,越是发现脑子里一片空白,就跟看一个字的时候,越是努力看,就发现这个字不太像自己认识的那个字了。

“不是吧天哥!你想不起来让我怎么找啊?他的死法是可以决定他能否投胎跟投胎地点的,你在好好想想。”苏苑揉了揉眼角,看着努力回想的凌天不在说话,不知不觉的走到了C大学。苏苑给他高中的死党郭凉打电话,没一会郭凉就大摇大摆的出来了。

“我正想着要去你那剪头发,没想到苏大老板就上门服务了哈哈哈。”郭凉拍了拍苏苑肩膀,苏苑却疼的一咧嘴,昨晚虽然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可是还是疼,钻心的疼。既然凌天现在想不起什么,那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找史书,看凌天的装扮不像官家子弟,却也是个有钱的主,正史没有就从野史查,实在不行还有地方志。

郭凉是他高中同学,两个人关系好到可以穿一条裤子,知道苏苑命格不好之后就总是陪在身边,高考的时候苏苑成绩本来可以跟郭凉去一个大学,可是苏苑家里的变故让他放弃了学业,现在郭凉大学毕业就在学校当实习教师。而这所大学的历史资料特别全,所以苏苑来找他。

“凉子,我的情况你也知道,好巧不巧的过完25年的安逸人生,现在来请你帮忙了。”郭凉拉着苏苑的胳膊走进学校,一路上听了苏苑昨晚的遭遇深表同情,高中时他们就是朋友,偶尔也跟着一起去砍树修坟,当然也知道苏苑的命格,他虽然朋友多,但像苏苑这样彻头彻尾悲惨的人他还是第一个遇到,有时候想想还是蛮刺激的,男人的通病喜欢找刺激。

来到图书馆,苏苑对着凌天说道:“你是M国人,也就是五百多年前的人,那你出生在什么地方?”苏苑可以看到凌天,但是别人不能,在郭凉的眼中,苏苑就是在对空气自言自语。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小说作者沫小陌《这只男鬼要娶我》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这只男鬼要娶我小说[沫小陌]在线试读

既然找到了一点线索,那就只有去当地看看能不能查出点什么了。一下车,苏苑就感觉到不舒服,现在也就六点多,本应该很热,可是镇子上有股阴冷的感觉。直觉告诉他这里有问题。苏苑现在不是很喜欢跟凌天独处,他总感觉自身很危险,是那种不伤及灵魂却触及自身的危险。苏苑看向一旁的凌天,凌天对着他摇摇头表示不知道,看来是指望不上他能想起什么了。跟郭凉告别之后苏苑跟凌天回到家,收拾了一些东西准备去悬案发生地,那里离本市不远,一人一鬼坐了三个小时的客车终于到达目的地。苏苑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就被厉鬼一点一点向上提,那鬼力气很大,张...

2019-09-03 07:28:22

潺渊小说[唐酒卿]在线试读

难怪七少爷不近女色,原来是……这……她又可惜又赞叹的回望一眼,匆匆退下,不敢声张。“长兄真是的……”“噗。”他重新出了水面喘息,整个后背已经覆上了结实温热的胸膛。禅景像是手无寸力,被困压在胸膛和池壁之间,无法回头看清背后人是谁。那场梦里放肆的舔舐感清晰的滑动在后背,他挣扎着惊愕道:“是谁?!”那池边站着个正宽衣解带的颀长身形,玄色的袍褪下,分外白皙的肌肤隐约。墨发缎落时,回首扫了她一眼,那眉目的让少女自惭形愧,竟是个极其雅致近惑的男子。仅仅是这毫无情绪的一眼,让她登时红了颊,仓促地合上了门。里边的禅景松了...

2019-09-03 07:28:22

清观魇影记小说[影小匣]在线试读

众人依言散开。“石子和树枝就可以了,要是这两样都找不到,也没关系,记性好、方向感好也可以。”旋即安桐扬声指导:“各位再站开一点。现在,每个人都在地上刻写自己的生辰八字,记住,每个字至少要有自己的头那么大。写完了,就沿着自己刻字写字的轨迹走路。”众人蹲下来,在地上刻写自己的生辰八字,也不在意安大公子所谓的封印靠不靠谱。安桐道:“请大家都散开一点。”萧信上前道:“你看的那书上,没说需要什么器物吗?”人们陆续写完了字,开始走路。众人应好。...

2019-09-03 07:28:22

黄粱客栈小说[来自远方]在线试读

颜珋歪了下头,纵然没得到答案,也没有继续发问。仅是看着屏风中的生命逝去,鬼体取而代之,预料到即将发生的一切,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新成鬼体受到诸多限制,融合百年怨气,也无法立刻聚成实体。本该是她丈夫的男人,对外宣称体弱多病,卧床多时的大家公子,此刻敞着外袍,丢掉裹尸的红布,对着陶瓮就是一脚。不慎踢伤脚趾,当场一阵大骂,浑如市井无赖。庚辰转过视线,眼底闪过一抹惊讶。第4章 恶报“心肝……”男人觍着脸凑过来,搂住妇人的腰肢就要求欢。“你那新妇看着呐。”...

2019-09-03 07:28:22

朝歌/病美人存活攻略小说[吾九殿]在线试读

百里疏一路走过。或许也与这九玄门之中的灵气流转有关联。他微微地笑了笑。玄离峰其实是由一座主峰兼数座侧峰组成,主峰之上的建筑依山而起,随山势地形而造,中又有灵涧破崖而出,时有索桥相连。作为九玄门的执法一系,玄离峰的建筑大多线条简洁凌厉,房脊上蹲着独角的神兽廌的雕像。他留意到这些看似似受山势所挚建造的房屋其实处处暗和天上星象,透出一股法天意识,那些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为了渡过灵涧的索桥其实是为了中和作为九玄门执法一系导致的过重戾气。他走进了任务堂之中。百里疏本来就是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人,复生之后,他以灵识一扫,...

2019-09-03 07:28:22

这个皇子有点甜小说[停杯问月光]在线试读

恰好此时府邸正门也缓缓打开,院内一个黑衣人迎了出来,低头恭敬地道:“还请小殿下跟我来,主子已经等了多时了。”一个身着灰色长袍的青年男子立于房中,他眉眼中似有些戾气,仿佛对这世间的一切都不耐烦似的。谢渊低下头去,先是在心里低骂了几句,末了,也不对这冷眼生气,笑眼弯弯,甚十分好脾气地唤道:“兄长。”马车内,谢渊伸手撩开了车帘,抬眼往前望去。跨过院中的一片梅林,又走过几处看上去马上要被风吹倒的房屋院落,黑衣人带着谢渊在别院书房处停下了脚步。 视线越过书案,元齐像是神经质一般来来回回地打量着谢渊,好半晌才道:“几...

2019-09-03 07:28:22

崇关北小说[生为红蓝]在线试读

萧然的肢体协调性很好,白马小跑出几里,草原地势平坦偶尔有点平坡,萧然最多只是歪了歪身子,不到半刻就潇潇洒洒的上了手。萧然骑着马望向他未曾见过的辽阔天地,他很快就看见了刚才那只鹰,它似乎飞到了和太阳一等的高度,悠悠白云从它翅下安然飘过,带着暑热的微风被它抛在身后。香膏带着淡淡药香和青草香味,抹在皮肉上没什么颜色,但那股气味却很是清晰,萧然眨了眨酸痛的眼睛收回目光,休戈很自然的从他颈间往下涂抹,先撩开挂饰抹去裸露的胸口,再拉过他的右手一丝不苟的往脉门上涂。萧然学着放松腰胯,两腿不再施力夹紧马腹,他照着休戈的教...

2019-09-03 07:28:22

在恐怖世界当万人迷小说[啾咪啾咪兔]在线试读

所有人对少年感激不已,纷纷向着他看了过去,却发现他缩在荆以铭怀里,浑身剧烈地颤抖着,手臂上卡着一支短箭,衣服被鲜血染红一大片,甚至顺着袖口滴滴答答地流了下来。众人心中一紧,纷纷凑过去围住荆以铭和少年。少年低着头,紧紧抓住荆以铭的衣摆,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呜咽声,痛到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荆以铭怀抱着少年,俊朗的眉眼间仍残存着怔忪的神色,手上沾染的血液映入他的眼中,腥红得极为刺目。多亏了子殊……他受伤了!……为什么要为他做出这样的事?荆以铭低下头,眼中满是复杂的神色,这时少年也抬起头来,浅色的瞳孔被泪水浸泡得盈满...

2019-09-03 07:28:22

我在古代搞建设小说[ai呀呀]在线试读

段枢白问:“阳城地方官秦海珠为官怎么样?”“秦海珠他伙同奸商哄抬粮价,他简直不是人,我媳妇饿死了,我也不想活了……”……“秦海珠他勾结盗匪,害得我家破人亡,如今还要烧死我,他一定不得好死,我就是化作厉鬼,也要来找他报仇……”段枢白的这一问,简直像是点燃了引线的火苗,那群方才还凄苦等死的人立马如同回光返照一样,争先恐后地爬起来诉说自己的冤屈与痛苦,他们已经饱受了折磨,在临死前,要将他们的那一腔恨意发泄出来。段枢白听了一下午人间惨事,他这才穿越没多久,就遇上了这么一个令人恨不得处之而后快的大贪官,他原本以为,...

2019-09-03 07:28:22

今天太子被废了吗小说[若兰之华]在线试读

“太子,朕在问你话!”穆允终于抬起头,偏头错过昌平帝投来的灼灼目光,淡淡道:“儿臣也是无奈之举。”穆骁敏锐的察觉到什么,急道:“父皇……”苏贵妃连忙恨铁不成钢的递给儿子一个眼神,口中假惺惺道:“陛下息怒,太子定然也是无心之失,稍稍责罚一下就是,千万莫伤了他们兄弟感情。”昌平帝没接苏贵妃的话茬,依旧紧紧盯着穆允。昌平帝脸色不易察觉的缓了些,道:“太子起来回话。”穆骁还欲开口,却被苏贵妃一记眼刀狠狠止住。...

2019-09-03 07:2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