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观魇影记小说[影小匣]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众人依言散开。“石子和树枝就可以了,要是这两样都找不到,也没关系,记性好、方向感好也可以。”旋即安桐扬声指导:“各位再站开一点。现在,每个人都在地上刻写自己的生辰八字,记住,每个字至少要有自己的头那么大。写完了,就沿着自己刻字写字的轨迹走路。”众人蹲下来,在地上刻写自己的生辰八字,也不在意安大公子所谓的封印靠不靠谱。安桐道:“请大家都散开一点。”萧信上前道:“你看的那书上,没说需要什么器物吗?”人们陆续写完了字,开始走路。众人应好。

清观魇影记小说章节试读

《清观魇影记》作者:影小匣【完结】

文案:三界黑 攻X冒绿光神仙受

苏瞳(安桐)X云离

·只会罚款的编剧小仙坐等对象转生,然而对象成了三界黑户,查无此人

·忧伤之际,用生命找个韵脚,长叹道:“亲爹超强,亲娘超刚,我却在仙界写文忙。”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喂,一辈子还不够,咱N生N世一双人,行不?”

·你修修仙炼炼丹,再失败的话,这一世,我还亲手埋你啊!

“小哥,你怎么那么绿?”

“遗传的。”(ー`′ー)

“这个颜色好夺目好绚烂哦~”

“去si!”

【戳一下收藏,谢谢小天使们支持哦,啦啦啦~~~】

①o( ̄▽ ̄)d②“观清牌智能手机”贯穿全文,见笑!

③护身符:历史架空,制度虚构。

⑤谢谢收藏!

⑥前世为主要叙述部分~~

⑦本文节奏有些令人捉急,可用划屏幕的方式自行倍速。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古代幻想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离|苏瞳(安桐) ┃ 配角:尉迟令|幕遮|乜沧 ┃ 其它:另一篇《锡箔纸里的航海者》

第一章

熹佑三十四年。

“苏瞳,一岁学语,两岁习字,三岁诵《诗》,四岁作词属文,七岁遍观群书通百家之言。仲永之天资,孙敬之勤勉。三元连中,平步青云位极人臣,一人之下,分龙子之尊……阿然,你知道父亲给你哥哥取名为‘桐’,取字为‘苏容’的深意吧?就是要安桐他学习从前的宰相苏瞳,虽然天赋秉异但还是要勤奋刻苦,达成男子治国齐家平天下的理想……”

安桐正托腮小憩,门外却传来细软的女声,不由对着桌子点了个头,清醒过来。手里的毛笔随着一抖,杵了一滴浓墨在书页上。正欲擦拭,只听男童脆生生地答道:“阿然自然是明白的!”

“那你还跑进去打搅哥哥作甚!”

“要哥哥教书。”

“你那么小,习的还是句读,哥哥正在准备入京参加殿试,现在要哥哥教书,阿然不是添乱吗?”

“不添乱,阿然很乖。”

说罢,男童噌噌噌直往书房前的阶梯上窜,女声在后面急道:“阿然!”

安桐推开门,正正撞上女子急切的目光。见了他,女子抿唇垂手,捏着裙子道:“阿桐。”而那男童已经扑腾到他跟前跳了几跳,被他一把捞起来扛在肩上。

“宋婵,你去安夫人那里陪陪她吧,就让阿然进来。”安桐倚在门框上,翻手拍了拍肩膀上弟弟的头,“苏瞳五岁能观群书,父亲既要儿子们学他,咱们阿然就不能局限在启蒙读物上。今天我要读的,要写的,都做完了。”

被叫做宋婵的女子低低应了一声,担忧地看了兄弟两一眼,默默走了。安桐最怕见她屏气敛眉、好像做错了事的样子,毕竟在这家里,没有谁对不起谁。他正愣神,肩膀上的安然在他头上敲了一下,把他敲回来。

关了书房的门,安桐弟弟放下来,透过窗缝看宋婵走没走远。

“阿然没哥哥的天赋,不要学苏宰相。”安然瞅着满屋的书道。

安桐立刻回头道:“你别学他,学他是找罪受。”

“哥哥在爹娘和婵姐姐面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噢不对,你在所有人面前都不是这么说的嘛,而且确实处处都和一样年纪的苏宰相一样嘛。”

安桐点了一下弟弟的脑袋:“我也没学他,巧合罢了。”

连中解元、会元,声闻闾里,天资过人。嗯,真正一个“巧合”可以解释……不过安然才不会多想,只觉得哥哥不要他学那苏宰相就万事大吉了。小孩子思维跳得快,转而他就被桌上的墨痕吸引了,见那墨痕向四周缓缓晕开,嗷嗷叫着书毁了书毁了。安桐瞟了一眼道:“不管它,这我早就背过了,今天拿出来只是因为父亲要我在圣贤书里找几个字。”安老爷的书房可谓汗牛充栋,少这一本自然无关紧要。

安然道:“哪几个字?”

“父亲昨天要你挨个抄一百遍的是哪几个,今天要我找的就是哪几个。”

安然后怕地咕噜道:“温,让,义,和。”安家家训。

“对咯。”

安然唯恐哥哥再提什么苏宰相云云夫子训诫云云,忙道:“哎呀,我来找你是想说,萧信哥哥他们家今天真的捕到了金鱼,要你在他们收摊前过去拿。”

安桐眉梢一抬,当即道:“阿然,快翻窗。”

兄弟两打开书房靠近竹林的那面窗户,心照不宣地四下里望了望,确认没人后,安桐先跳下去,然后稳稳地接住弟弟,让弟弟骑在自己脖子上。

太阳已显出了西下的征兆,有仆从正担着次日要用的水回来,途经竹林,隐约见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叠在一起,走近了,才见是大小两公子,按例微微低头行了个礼,叫声“少爷”。不料却见素来温和有礼的安大公子旁若无人地走了过去,安小公子则两手相扣作捏诀状,闭眼默念“看不见看不见……”

两人像这样上了集市,走到一半,无奈旁人都不懂他们的意思,熟人见到了一定要上来招呼一声。安桐不得不戳了戳安然盘在他脖子上的鼓槌小腿,对念咒不断的弟弟说算了算了,沿路承受种种客套恭维,揖身回礼。

安然嘟嘴低声说:“我们上街的事情,传到父亲耳朵里,哥哥又要被罚了。”

安桐洒然道:“父亲翻不出新花样,叫我背背书抄抄文章而已。做我最在行的事,怕什么怕。”

白天最末一批的小贩都在陆续收摊,夜市还没有开,街上未免冷清萧索,无甚趣味。安然眼珠子直盯着正在收布搭棚的糖人摊,又不好意思开口要糖吃;安桐怕他的口水砸下来,便向摊主讨了一个小糖饼,塞到安然嘴里。摊主觉得给按大少爷糖饼是自己沾了他的光,眯眼乐呵还来不及,坚决不收安桐的钱。

“那刘叔叔回去吃顿好饭哩。”安桐说。

安然嚼着糖附和哥哥,嗯嗯点头。

两人看到了卖鱼的摊子,还未走近,一个青年便提着鱼篓迎上来。青年面庞清秀气质斯文,和那边坐在矮凳上有一搭没一搭朝这边摆脸色的粗糙男人不像是一个层次的人物,两人被放在一起的话,陌生人不会说他们是是爹和儿子,会说是仆从和主人。

安然乖乖喊了一声:“萧信哥哥。”

青年笑道:“安然吃了糖,要把嘴巴擦干净。”

安然哎呀一声狂抹嘴,把通红的脸埋在安桐头上。安桐把他抱下来,拈掉头上的糖屑道:“小心爱吃甜食的女鬼半夜来亲你。”

安然道:“不要。”便缩到哥哥身后去了。

萧信道:“昨天私塾里的五个学生都告了假,我今天得闲,早上到河那边帮爹捕鱼去了。我记得你说过你养的金鱼死了,恰好一网捞上来的毛子里混了一条这个,就想着要你拿回去。下午碰到安夫人带阿然出来玩,就托阿然给你捎了一个口信,看你要还是不要。”

小安然把眼睛凑到那竹篓上,惊道:“这个装得了水!”

萧信道:“爹的手艺。这一转,没几个卖鱼的会编这种篓子。”

听到是萧信的爹,安然偷偷别了一眼坐在摊子边的男人,朝竹篓吐了吐舌头,也不知道是在嫌弃这篓子还是想逗逗里面的鱼。

安桐接过竹篓,拨了拨里边的水,一条巴掌大的红色小鱼居然浮上来,吮了吮他的手指。不仅不躲人还把自个儿当小老虎的鱼实在难得。

“那多谢,这个我就带回去了。”安桐看了看萧信的爹,犹豫片刻道:“代我向萧叔叔也问声好道个谢吧。”

萧信叹道:“我爹面子上装得硬,心里还是对安老爷多有愧疚的。”

安桐道:“是我父亲不对在先。”

安然跳啊跳的要看鱼,安桐便把竹篓拿给他提。

临走,安桐又转身叫住萧信:“你是说私塾里的五个学生一起告假了?”

萧信点头:“他们五个都来自随水镇,镇子上发了瘟疫,他们家中各有生病的人,巫医都请了,医师没辙,巫师只说是有血缘关系的人都要聚起来,在咱们修竹的寺庙里来烧个香,拜一拜。”

“因瘟疫而死的人,死相惨吗?”

“极惨。”

“死了多少人?”

“随水镇上,家里如果只有一个人染病,就要谢天谢地了。”

安桐拢了拢袖子:“那医师应该确实没有有办法了。”瘟疫,死相惨,只怕又是上面的小仙摆出来看的一出另类戏剧。

萧信正惊异安桐的反应,想问什么,安桐又道:“他们拜的是哪个寺庙?”

“我们修竹的白隐寺。”

“达雅,你让他们不用拜别的,就拜各自的司命小仙。”

萧信为难道:“我这个外人怎么好指画别人拜谁?而且,只听说过拜观音拜佛祖什么的,哪有拜司命小仙的?我就算说了,纵然学生家人敬我几分不会赶我,巫师也会赶我走的。”

安桐想了想道:“明天我去跟他们说。”

萧信张了张嘴,不知道是被吓到了还是震惊不已,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他心里总觉得安桐去干涉此事于理不妥,定了定,带着劝阻的意味问道:“你常年被安老爷关在府里闭门不出,两耳不闻窗外事,难道在鬼神祭拜的方面比得上巫师吗?”

安桐替哥哥道:“人人说哥哥是苏宰相再世,书读得多,什么都懂的!”他心中满是骄傲,挺着小胸膛说话时声音有点大,被萧信的爹听到了,吃了那边一对又红又酸的眼睛的一剐。他于是又怏怏地蹲下来,和竹篓里的小金鱼到旁边玩去了。

萧信道:“这和读书无关的。”

安桐莞尔:“达雅你也知道这和读书无关,只和救人有关。”

萧信只好道:“那我和你一起去,我是那五个孩子的先生,方便你和他们的家人沟通……只是,苏容,你若要掺和进去,就得有十成的把握。巫师治不了瘟疫,别人只会说听天由命,而你中途插一手,治不好,都会说你耽误了人家巫师行法。”

安桐道:“十二成的把握。”

萧信想了想,“明天平旦,你就直接上白隐寺吧。”

两人以书生之礼拱手道别。

小安然提着鱼篓,兴高采烈了一阵,但不久便气喘吁吁,把金鱼在左手右手换来换去。再次换手的时候,没提稳,篓子里的水溅出来洒了他一脸,不由悻悻然。安桐看他的兴奋劲过了,便自然而然去帮他提。不料安然晃晃悠悠地躲开了,闪身时打了个趔趄。安桐道:“你怎么了?”

“哥哥回去会被罚抄书,手要酸,阿然帮哥哥提。”

对安桐来说,这只鱼篓虽装了水,不过算不上重,提回去肯定不至于手酸,只有安然这样的小身板才会觉得了不得。安桐没给弟弟解释这一层,径自将鱼篓挽过来:“不会酸。”走了几步,他察觉到安然没跟上来,回头看他。

安然漂亮的眼睛里居然含了一包泪:“阿然生下来就是为了对哥哥好的,但总是哥哥对阿然好,不要阿然对哥哥好。”

安桐心里刺痒痒地一热,笑道:“哪个教你说的?”

“没人教,阿然自己的话。”说罢,便踮起脚去够鱼篓。

安桐把鱼篓给他,弹了一下他的额头:“这话要留着,长大了之后对女孩子说。”

安然说他长大还要很久很久,就要对哥哥说。

安桐一路走回去唇边都挂着浅浅的笑意,当他背着安然翻回书房时,可把守在那里的宋婵吓坏了。宋婵抱起小安然,看一了眼他手里的金鱼,软声对安桐道:“娘就猜你和阿然去萧信那里取金鱼了。哎呀,你怎么还很悠闲啊。”

安桐道:“既然知道,你慌什么?”

“父亲来找你,没看到人,就让我守在这里,说等你回来了就把你给……揪过去。”宋婵低着头。

“娘给父亲说了吗?”

“好端端一个大活人不见了,瞒不住嘛,刘叔叔来给咱们送糖的时候也说在集市上看见安家大小公子了。”

“父亲在哪里等我?”

“前堂。”

安桐托宋婵陪弟弟把金鱼放到竹林里头的池子中,独自一人去前堂见父亲。

雕花木椅上,安老爷安义的腰板挺得笔直,旁边坐着一位面容慈和的妇人,是安夫人安曹氏。整个前堂的风格古朴刻板,很符合安老爷的风格。

安桐在揖身的同时,眼风不着痕迹地扫了扫雕花木桌:没有戒尺没有经卷,想必今天的惩罚不是挨家法也不是背一整夜的书,应该是回书房抄文章了。

“父亲,娘。”安桐道。

安曹氏温柔地向儿子点了点头。

安义肃然道:“我去过了书房,翻看了一下我让你圈的书,书倒是圈的不错,人却不见了。”

安桐不说话,等安老爷继续说。

安义道:“你在乡试会试中,都没有丢安家的脸,不负厚望,现在在为殿试全力准备,我本不应该占用你的时间。但听婵儿说,你还是像以前一样三番五次翻窗出去闲逛,我就必须要正正你的心了。叫你圈家训,是要你晓得,安家家训,是在几百几千年的历史上、在各个贤人的著述里,都能站住脚,是屹立不倒的金言。安家,就要靠家训立家,安家人,就要靠家训正骨。家训在先,家规继后,家规中言道‘尊尊’,你自恃才高过人,不服父亲的管束,谈何‘尊尊’二字。”

安老爷说了半天,无非是说儿子你厉害又怎样,厉害也要听老子的话,否则老子很生气,要搬出家训家规来骂你。

安义安曹氏是典型的严父慈母,安义素来对儿子要求苛刻,儿子解元会元的荣誉对他来说只算得上“没有丢安家的脸。”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称安桐是苏宰相转世,安义愈发严苛,当心着儿子不要在殿试中落榜,安家别被捧到了天上又自己翘着尾巴落下来。所以,以前对儿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安老爷,如今一定要儿子正儿八经地用功,一定要儿子正儿八经地学苏宰相。

安桐听明白了,父亲今天不罚他,而是要提醒他骄傲不得,顺便立立家主的威。

“儿子记住了。”

安曹氏道:“记住还不行,做得到才是真。”

安桐心道窗还是要翻,街还是要逛,他还要去白隐寺做一件让父亲吹胡子瞪眼的事,口上却答:“做得到。”

安义道:“你娘说你上街见萧信了。”

“是。”

安义拧了拧眉头:“萧信他爹说话还酸不酸臭不臭?”

“儿子只见了达雅,没有和萧叔叔当面讲话。”

安义哼声:“好,不讲话好,就不要跟他讲话。”

安曹氏掩嘴弯了弯眼睛。

安义道:“你笑什么?”

安桐道:“娘在笑父亲您,分明想和萧富叔叔和好,却舍不得面子。”安义的脸青了青,倒也不辩解。

“阿桐,拿了几条鱼?”安曹氏问。

“一条。”

“明天我要和婵儿去白隐寺上香,那里旁边就是修竹河,我把张叔带上,看看能不能再捞几条金鱼和你那条做做伴。”

“娘明天要去白隐寺?”

“每月逢五都要去的呀,为我们安府祈福,近来还要为你入京参加殿试的事拜一拜。”

明天自己也要去白隐寺的事,安桐觉得能瞒就瞒,毕竟父亲刚才才“点醒”过他,不能立刻就犯。安府离白隐寺很近,但母亲最早都要辰时到,寺院是一定会去的,在那之前他得把萧信的学生和巫师们引到其它地方。母亲好说话,但若宋婵见到他,是一定会告诉父亲的。

想来,修竹河边开阔,去那里最合适。

安桐道:“我养的三条金鱼不久前都死了,也没查清楚是喂养方式的问题还是水质的问题,现在先养一条观察观察,娘你就先不用带张叔去河边了。”

安曹氏道:“也好。”

安义道:“你要养鱼,先让张叔养着,你好好用功,别管太多。”

完结古代架空小说作者影小匣《清观魇影记》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清观魇影记小说[影小匣]在线试读

众人依言散开。“石子和树枝就可以了,要是这两样都找不到,也没关系,记性好、方向感好也可以。”旋即安桐扬声指导:“各位再站开一点。现在,每个人都在地上刻写自己的生辰八字,记住,每个字至少要有自己的头那么大。写完了,就沿着自己刻字写字的轨迹走路。”众人蹲下来,在地上刻写自己的生辰八字,也不在意安大公子所谓的封印靠不靠谱。安桐道:“请大家都散开一点。”萧信上前道:“你看的那书上,没说需要什么器物吗?”人们陆续写完了字,开始走路。众人应好。...

2019-09-03 07:28:12

黄粱客栈小说[来自远方]在线试读

颜珋歪了下头,纵然没得到答案,也没有继续发问。仅是看着屏风中的生命逝去,鬼体取而代之,预料到即将发生的一切,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新成鬼体受到诸多限制,融合百年怨气,也无法立刻聚成实体。本该是她丈夫的男人,对外宣称体弱多病,卧床多时的大家公子,此刻敞着外袍,丢掉裹尸的红布,对着陶瓮就是一脚。不慎踢伤脚趾,当场一阵大骂,浑如市井无赖。庚辰转过视线,眼底闪过一抹惊讶。第4章 恶报“心肝……”男人觍着脸凑过来,搂住妇人的腰肢就要求欢。“你那新妇看着呐。”...

2019-09-03 07:28:12

朝歌/病美人存活攻略小说[吾九殿]在线试读

百里疏一路走过。或许也与这九玄门之中的灵气流转有关联。他微微地笑了笑。玄离峰其实是由一座主峰兼数座侧峰组成,主峰之上的建筑依山而起,随山势地形而造,中又有灵涧破崖而出,时有索桥相连。作为九玄门的执法一系,玄离峰的建筑大多线条简洁凌厉,房脊上蹲着独角的神兽廌的雕像。他留意到这些看似似受山势所挚建造的房屋其实处处暗和天上星象,透出一股法天意识,那些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为了渡过灵涧的索桥其实是为了中和作为九玄门执法一系导致的过重戾气。他走进了任务堂之中。百里疏本来就是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人,复生之后,他以灵识一扫,...

2019-09-03 07:28:12

这个皇子有点甜小说[停杯问月光]在线试读

恰好此时府邸正门也缓缓打开,院内一个黑衣人迎了出来,低头恭敬地道:“还请小殿下跟我来,主子已经等了多时了。”一个身着灰色长袍的青年男子立于房中,他眉眼中似有些戾气,仿佛对这世间的一切都不耐烦似的。谢渊低下头去,先是在心里低骂了几句,末了,也不对这冷眼生气,笑眼弯弯,甚十分好脾气地唤道:“兄长。”马车内,谢渊伸手撩开了车帘,抬眼往前望去。跨过院中的一片梅林,又走过几处看上去马上要被风吹倒的房屋院落,黑衣人带着谢渊在别院书房处停下了脚步。 视线越过书案,元齐像是神经质一般来来回回地打量着谢渊,好半晌才道:“几...

2019-09-03 07:28:12

崇关北小说[生为红蓝]在线试读

萧然的肢体协调性很好,白马小跑出几里,草原地势平坦偶尔有点平坡,萧然最多只是歪了歪身子,不到半刻就潇潇洒洒的上了手。萧然骑着马望向他未曾见过的辽阔天地,他很快就看见了刚才那只鹰,它似乎飞到了和太阳一等的高度,悠悠白云从它翅下安然飘过,带着暑热的微风被它抛在身后。香膏带着淡淡药香和青草香味,抹在皮肉上没什么颜色,但那股气味却很是清晰,萧然眨了眨酸痛的眼睛收回目光,休戈很自然的从他颈间往下涂抹,先撩开挂饰抹去裸露的胸口,再拉过他的右手一丝不苟的往脉门上涂。萧然学着放松腰胯,两腿不再施力夹紧马腹,他照着休戈的教...

2019-09-03 07:28:12

在恐怖世界当万人迷小说[啾咪啾咪兔]在线试读

所有人对少年感激不已,纷纷向着他看了过去,却发现他缩在荆以铭怀里,浑身剧烈地颤抖着,手臂上卡着一支短箭,衣服被鲜血染红一大片,甚至顺着袖口滴滴答答地流了下来。众人心中一紧,纷纷凑过去围住荆以铭和少年。少年低着头,紧紧抓住荆以铭的衣摆,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呜咽声,痛到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荆以铭怀抱着少年,俊朗的眉眼间仍残存着怔忪的神色,手上沾染的血液映入他的眼中,腥红得极为刺目。多亏了子殊……他受伤了!……为什么要为他做出这样的事?荆以铭低下头,眼中满是复杂的神色,这时少年也抬起头来,浅色的瞳孔被泪水浸泡得盈满...

2019-09-03 07:28:12

我在古代搞建设小说[ai呀呀]在线试读

段枢白问:“阳城地方官秦海珠为官怎么样?”“秦海珠他伙同奸商哄抬粮价,他简直不是人,我媳妇饿死了,我也不想活了……”……“秦海珠他勾结盗匪,害得我家破人亡,如今还要烧死我,他一定不得好死,我就是化作厉鬼,也要来找他报仇……”段枢白的这一问,简直像是点燃了引线的火苗,那群方才还凄苦等死的人立马如同回光返照一样,争先恐后地爬起来诉说自己的冤屈与痛苦,他们已经饱受了折磨,在临死前,要将他们的那一腔恨意发泄出来。段枢白听了一下午人间惨事,他这才穿越没多久,就遇上了这么一个令人恨不得处之而后快的大贪官,他原本以为,...

2019-09-03 07:28:12

今天太子被废了吗小说[若兰之华]在线试读

“太子,朕在问你话!”穆允终于抬起头,偏头错过昌平帝投来的灼灼目光,淡淡道:“儿臣也是无奈之举。”穆骁敏锐的察觉到什么,急道:“父皇……”苏贵妃连忙恨铁不成钢的递给儿子一个眼神,口中假惺惺道:“陛下息怒,太子定然也是无心之失,稍稍责罚一下就是,千万莫伤了他们兄弟感情。”昌平帝没接苏贵妃的话茬,依旧紧紧盯着穆允。昌平帝脸色不易察觉的缓了些,道:“太子起来回话。”穆骁还欲开口,却被苏贵妃一记眼刀狠狠止住。...

2019-09-03 07:28:12

收一下獠牙谢谢小说[而苏]在线试读

“当然。”乔希坦言,他将两只手交叉抱在胸前,气鼓鼓的样子像一只竖起刺的刺猬。“祖母。”乔希撇了撇嘴,搅动着自己的手指,“她根本不喜欢我。”“除了祖母。”“乔希,过来。”德温特夫人向乔希伸出双手,将他抱到自己腿上,“你看上去不太开心啊,宝贝。”“是什么让你闷闷不乐呢,我的小乔希?”德温特夫人大概可以猜到原因,但是她看到书籍上面写道,这种坦率的交流有利于促进母子之间的感情。她的祖母似乎总是在强调他生病的事情,甚至说,一开始告诉乔希他在发烧的就是他的祖母。“我才不是豆芽菜!”乔希总是这样回复她,乔希讨厌别人说他...

2019-09-03 07:28:12

小兔桂花小说[朵状方形]在线试读

其他人抄起家伙就朝她冲去,直逼得云朵躲进角落里,抱着兔脑袋认错:“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兄弟姐妹们放过我吧!”哥姊们迫切地希望绵绵能够减减肥,变回从前的小仙兔,因此制定了无数的计划。比如控制绵绵的饮食,每天只让他喝水和吃几片菜叶子,别的一律不准吃。比如逼着他每天跑步锻炼,还做几百个坐位体前屈与俯卧撑。绵绵累得满身是汗,瘫倒在地的时候,云朵就摇着仙女棒给绵绵加油打劲。云朵说:“绵绵,加油!你要相信你自己!你一定可以的!”弟妹们齐刷刷将目光投在云朵身上。那目光跟利刃似的。云朵将目光飘忽到别处,噘嘴吹起了小口哨,...

2019-09-03 07:2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