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歌/病美人存活攻略小说[吾九殿]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百里疏一路走过。或许也与这九玄门之中的灵气流转有关联。他微微地笑了笑。玄离峰其实是由一座主峰兼数座侧峰组成,主峰之上的建筑依山而起,随山势地形而造,中又有灵涧破崖而出,时有索桥相连。作为九玄门的执法一系,玄离峰的建筑大多线条简洁凌厉,房脊上蹲着独角的神兽廌的雕像。他留意到这些看似似受山势所挚建造的房屋其实处处暗和天上星象,透出一股法天意识,那些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为了渡过灵涧的索桥其实是为了中和作为九玄门执法一系导致的过重戾气。他走进了任务堂之中。百里疏本来就是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人,复生之后,他以灵识一扫,

朝歌/病美人存活攻略小说章节试读

《朝歌/病美人存活攻略》作者:吾九殿【完结】

文案:十二王朝的大地之上,仙门八宗巍然屹立

年轻的九玄门弟子在大师兄百里疏的带领之下,踏上飞往并州的青羽光舟,从此纪元更迭的隐秘浩浩展开

蛮荒纪元的逝去,混沌纪元的古帝,万仙纪元的中断……

古老的战争在新的纪元重新打响,手握刀剑的人们走上历史的幕后战场:

——披着黑色长袍的长老悄无声息地离开宗门,成为行走在深夜的刀剑,云雾之中有凌霄鸟盘旋飞行;

——神庙之中,苍老的阿萨发出雄狮般的怒吼,长刀如虹切开了传说中不死的梧桐神木,鲜血一样的火流喷涌而出;

——神庙之外,披着白袍,行走在时间长河中的百里疏再一次张弓拉弦,射出了燃着火焰的一箭

…………

天空上是熔化般的王座,而王座之下,是正在崩塌的黑色王城,支撑王城的八柱正在龟裂,柱下的黑水涛声如怒

宿命浩大如同江河

然而——

君见刀锋如雪,却也得照火光

群像,大正剧,浩大的古老幻想历史

备注:1,作者万分讨厌所谓的什么“攻控”“受控”,在作者这边所有角色立场无差。

2,作者热衷于世界构架以及史诗画面。

3,主角严格算是百里疏,cp叫做叶秋生,感情有会,但是“他们背靠背站着,各自拔出刀剑”这种程度。

4,bgbl都有,八百年前就说过百里受,感情线在剧情线下,贼几把头秃。

内容标签: 强强 仙侠修真 重生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百里疏 ┃ 配角:一堆一堆的 ┃ 其它:仙侠,史诗

作品简评:贵公子百里疏前世病重早夭,重生在仙侠世界,成为修仙界十二美人册榜首的九玄门大师兄。然而九玄门大师兄同样重病缠身命悬一线。为了活下去,百里疏开始一步一步追寻原主身上的秘密,宗门与王朝之间的往事,被多智近妖的他缓缓揭开神秘的面纱。主角百里疏多智近妖,天外仙人的形象刻画得栩栩如生,一位看似冷淡其实将世事放于心上的白衣公子跃然纸上。除此之外的配角们,同样各个刻画得有血有肉,喜怒哀乐自然无比,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闪光点。文章文笔恢宏大气,世界构架庞大,故事情节丝丝相扣。神话传说,王朝旧事,修仙往事被逐一缓缓道来,隐密诡异的故事牵动人心。

第一卷·莫识天机 第1章

君见刀锋如雪,却也得照火光

————卷首语

第2章 慧极必伤

云雾笼罩在一座座山峰之上,或高或低的铁索横贯在山峰之间,穿着道袍的少年男女踩着铁索身轻如燕地穿行在云雾之中,他们的袍袖被气流带起,飞鸟一样地翻卷着。在最外面的那座山峰上,一道长长的,盘蛇一样的石阶蜿蜒而上,石阶的尽头厚重的玄武岩雕成巍峨山门。

深黑的牌匾上,刻着笔迹凌厉的三个大字:

九玄门。

天下仙门,盛名者有八,九玄第一。

这里便是十二王朝大地上,第一修仙门派九玄门所在之地。

在旁人看来,九玄门是个很威严,很神秘的地方。不过,在九玄门弟子自己看来……九玄门是另外一个样子。

“江师兄,今天大师兄会出来吗?”

一名精瘦的,有些跳脱的弟子站在铁索上,眺望云雾之中,一座气象非凡的山峰,向身边的人问道。

“赌十个灵石。不可能。”

被称为“江师兄”的,是位神情有些严肃的弟子,他抱着剑,靠在岩石上,头也不抬。

“来来来,每日一庄又该下注了。”

一群弟子嬉笑着,从石阶上勾肩搭背地走下来,为首的那位手中拿着个算盘,拨得哗哗作响。

“来喽来喽,下注了下注了,赌一赌今天大师兄出来了没。”

伴随着拿着算盘的弟子一声吆喝,四周的师门弟子们凑了过来。

“我押会。”

“卢师兄,这是你第几次押会了?不怕真输成穷光蛋?”

“我押不会!”

“我也押不会!”

……

拿着算盘的弟子身边围了一群人,闹哄哄地一片。

他们口中的“大师兄”是这九玄门的大师兄,百里疏。这位大师兄对于这九玄门上下的弟子来说,简直是一个传奇。百里师兄是十几年前,掌门带回宗门的,一带回来宗门全部的长老就立刻宣布九玄门大师兄便是他。

横空出世一样的大师兄。

身为仙门八宗第一的九玄门,天才是最多的,各峰各脉的首席大弟子们为了一个宗门大师兄的位置争了十几年,结果比不上天降的这么一位。

但是,大部分的九玄门弟子对此接受得还挺良好的。

首先,大师兄百里疏长得好看啊!

十二王朝第一好看的那种好看。九州钱庄的好事者每年都会编十二册美人录,专门记录天下屈指可数的美人。每年,为那十二册美人之首到底应该是谁,一定会兴起一场激烈的口水战,互相喷个狗血淋头的那种,喷着喷着十有八九就拔刀动剑了。

但是自从百里师兄第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这个问题就瞬间消失了,九州钱庄负责美人册排名的弟子再也不用收到明里暗里的威胁了。只要见到百里师兄,就没有人苦恼,这美人册之首,应该是谁了。

百里师兄的好看,是种凌驾于男女性别之上的好看。

五年前,百里师兄一袭白衣,眉眼淡漠地带着九玄门弟子进入秘境的时候,四下一片寂静,所有人只觉得那是天外的仙人自九天之外缓缓走来。

天外仙,百里公子。

就是这样子的好看。

不过,一般情况下,九玄门的弟子是不会承认这个原因的。他们只会义正辞严地说,因为百里师兄厉害。

这便是第二个原因。

横空出世的百里师兄是公认的仙门第一天才。旁人数百年才能达到的化神境他数年间就达到了,天才得让人怀疑人生。除此之外,他还有一手好剑术。五年前仙门精英弟子齐聚秘境,百里师兄一人一剑,独自迎战所有御兽宗弟子。

他一身白衣,只出了一剑,御兽宗弟子全部重伤败退。

一剑霜寒十四州,天外来剑天外仙。

事后,太上宗叶秋生如此形容道。

但是,就这么一位了不得的风云人物,百里师兄其实很少出现在众人眼前。

闭关,闭关,闭关。

在九玄门,百里师兄的日常仿佛就只剩下了“闭关”这么两个字。弟子们想要见掌门都比见大师兄容易——掌门易鹤平偶尔还会到各峰转悠转悠,巡视一下呢。大师兄是干脆地,消失在众人面前,连个背影都不见。

日子一长,百里师兄简直就变成了宗门传说中才存在的人物。

而在年轻的弟子之中,押注一下,今天大师兄会不会出来,也就成为了一样日常活动。

“慢慢来慢慢来,喂,让我记下名字啊。”

充当庄家的玄策峰弟子在人群之中大声地喊着。

忽然地,他周围的弟子们静了下来。

玄策峰弟子茫然地一抬头,不清楚这些家伙怎么了,难不成长老过来了——平日里也没见他们真的怕过长老们啊?

然而,下一刻,这位弟子也愣住了。

他同自己身边的师兄弟们一样,呆呆地看着青华峰过来的方向,表情有些呆滞。

一位白袍青年沿着石阶慢慢地自山峰间的云雾中走出。青年的身影有些消瘦。山涧之间的风吹动他的袍袖,翩翩如鹤欲飞。天光落在他的身上,他整个人像是消融在光中,不真实如梦幻。似乎是听到他们这边的喧哗,青年正微微抬眼,看向他们这边。

染着雾气的光晕着他的眉眼。

青年的眉眼是种让人完全找不出瑕疵的完美,如天地之间所有钟灵汇聚在一起雕琢出来的。但是他的美却不是女气的,也完全和任何妩媚温柔扯不上关系。那是一种,仿佛雪山上千年玄冰一样,微微的,带着冷与透澈的气质。

高远如天外之仙。

“大……大师兄……”

不知道是谁先结结巴巴地开口喊道。

其他人像是猛然惊醒,“刷”地一下子都站直了,带着几分激动与兴奋地开口:“见过大师兄!”

声音居然十分整齐,惊得附近的凌霄鸟纷纷振翅飞上天空。

白袍青年停下脚步,朝他们微微地点头,然后又走进云雾之中,朝着九玄门主峰而去。

过了许久……

“哈哈哈哈!我发了!”

卢师兄爆发出一阵丧心病狂的大笑。

第3章 命悬一线

背后隐隐约约传来喧哗与嬉笑之声,白袍青年抬起头看着耸立在主峰之上的巍峨高塔,眼中一片沉静。

这是个比他想象中更加大,更加鲜活热闹的世界。

这个世界有王朝十二,仙门八宗。修仙者御剑而行,凡人俯首田桑。但是……这不是他原本的世界。

百里疏从云雾中穿行而过,不紧不慢地走着。

他同样叫做“百里疏”,但是他并非九玄门的百里师兄。在此之前,他是另外一个世界,京城望族百里氏的家主。

在那个世界里,京城的人称呼百里氏的家主为“百里公子”。

在京城望族家主之中,百里疏最为年轻,却也是最为人所忌惮的一位。百里公子是出了名的将天机算尽。当初百里氏败落,其他望族以为能够借机分一杯羹的时候,这位不知道被人从哪里寻回来的百里公子在短短三月之间,让所有包含祸心的人吃了大苦头。

以一己之力,撑起即将败亡的家族,即使是在人才济济的京城,也堪称传奇。

百里公子多智近妖,但是似乎因自知仇家太多,所以很少出现在人前。因此很多人虽然恨他恨得咬牙切齿,到头来却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但事实上,百里公子并非不愿出现在人前,而是没法出现在人前。

大抵天妒英才,百里公子多年重病缠身,是位不折不扣的病秧子。

而在他二十五岁这一年,百里公子为病魔所摄,魂归西天。

临死之前,百里疏望着窗外,看着族中弟子年轻的面庞,有些难过,不知道从此之后,他们该怎么办。

随后他的视野就渐渐地暗淡了下去。

再一睁眼,他便来到了十二王朝大地,成为了九玄门的大师兄。令他心中微微生疑的是,这位九玄门大师兄不仅名字同他一模一样,连长相也分毫无差。甚至,这位九玄门大师兄也同样为重病缠身。

这些年,百里师兄之所以不怎么出现在宗门弟子面前,并非他为人孤僻高傲,而是因为他必须不断地修炼从而来克制自己筋脉之中的隐毒。

九玄门的大师兄修为虽高,但是他的修为在大部分时间都用来镇押身上的重病了。百里师兄所患的病症十分古怪,他身为掌门的师父易鹤平曾经私下为他寻访过许多名医,但皆束手无策。

所以一般的情况下,百里师兄并不与人动手。

而五年前秘境一行,百里师兄为了九玄门的弟子拔剑逼退御兽宗的众人。表面上看起来轻松,其实受反噬极大,回宗之后,足足闭关了五年。

只是……

百里疏垂下眼,看着自己苍白的指尖。

最让他奇怪的便是这里。

他出现在这边,成为了九玄门的百里疏,那么原本的百里呢?为何他能够如此自然地接收了对方的一切记忆?甚至带着一种淡淡的熟悉感。

一种奇怪的熟悉。

百里疏离开青华峰,是打算前往九玄门主峰上的璧雍阁。

第4章 九玄璧雍

璧雍阁。

位于九玄门正峰上的璧雍阁四面环水,东西南北各架一桥,分别为:江桥,万里桥,弈星桥,窄桥。四水环绕的璧雍阁状如八角,共九层。正与九玄门九峰八脉逐一对应。宗门的祭祀盛礼与共议大事皆在此处召开。

平日的时候,普通长老和弟子并不来此处,唯独掌门常年于此处理事务。

百里疏的师父,九玄掌门易鹤平一般情况都会在这里。

今日也不例外。

“……师父。”

在看到易鹤平的时候,百里疏顿了顿,低声道。

身为仙门第一宗掌门的易鹤平看起来却并不威严,他穿着一件深黑的长袍。长袍上用金丝和银线绣出繁杂奇特的文字,那些文字看起来有些像神秘的花纹,给人以奇特的感觉。而易鹤平本人看起来就像一位普通的儒雅中年男子,面容清隽,气息温和。

百里疏突然出关前来拜见,易鹤平似乎显得有些惊讶。

他上下打量自己这位沉默的弟子一眼,然后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看起来这几年闭关有些用处,气息比以往平稳了许多。现在你觉得如何?”

“……徒儿无恙。”

微微沉默了片刻,百里疏有些不习惯地回答道。

他能够感觉到易鹤平对自己真切的关心。对方十分重视自己这个徒弟,如果对方知道九玄百里已经不再,定然会十分难过。最主要的是……百里疏分不清楚,是不是自己受到了接收到的记忆影响,以至于他仿佛也下意识地将对方当成了自己的师父。

易鹤平定定地看了百里疏片刻。

百里疏神色不动。

“算了,这么多年了,你这报喜不报忧的性子我也不是不知道。”易鹤平轻轻地叹了口气,“既然有所好转,那么你便再去一趟药谷吧。药谷谷主应该能够想些办法。”

“药谷与我九玄……”百里疏微微皱了皱眉。

药谷处于突契王朝西北境内,与荒灵王朝挨得不算远。多年来一直倾向于荒灵王朝的御兽宗那边,而御兽宗便是九玄门多年来的死对头。明面上,药谷隐隐约约是与九玄门对立的。

“药谷谷主与我算是多年旧交了,我会修书一封与他,他知道怎么做。”

易鹤平看起来不欲多说,他拍了拍百里疏的肩膀。

“最主要的是,既然出来了,那么就出去走走吧。总闭关也不算什么好事情。”

说这话的时候,易鹤平语气平淡,却有几分像不关心孩子取得什么成就,只关心孩子快不快乐的父亲。

百里疏垂下眼,没有再追问什么。

他站在璧雍阁的正厅中,片刻回答:“徒儿知道了。”

目送着白袍年轻人渐渐远去的身影,易鹤平微微摇了摇头:“这孩子,心事太多了。”

“你为什么让他去药谷?”

百里疏离去之后,屏风之后转出了一位黑袍老人。他冷冷地看着易鹤平。

易鹤平没有看他,笑了笑:“怎么?你在意起这个了?”

第5章 九玄门内

“我恨!”

一名玄厉峰的弟子在早课练剑结束之后哭丧着脸,一屁股坐在地上,唉声叹气,大有随时就要滴下几颗男儿泪的架势。

“我只知道天有不测风云,没想到连日常一庄都会变数了。”

“一恨穷,二恨世事无常,三恨庄家不长眼。”

另外一边,一个同样神色郁闷的弟子抱着自己的刀,眼皮都不抬,张口替他接了下面的话。

“恨啊——”

末了,周围的数人一起拖长了音,声泪俱下般地道。

晨练的演武场上,离这些弟子稍远一些,一位衣袍与他们稍有不同的青年皱了皱眉。这位青年长得其实不错,但是身上总带着点儿戾气,似乎看谁都不爽,看谁都想揍的样子。此人名叫贺州,为玄厉峰峰主之子。

贺州是玄厉峰的首席大弟子,这几天刚好执行完宗门任务回来,于是同其他内门弟子一起,在早上的时候监督玄离峰弟子练剑。

这也算是九玄门的传统了。

在九玄门,在成为内门弟子甚至核心弟子之前,除了心法的修炼由长老亲自传授,其他的刀法剑法啊,都是由师兄师姐教授的。而每天清晨,正式弟子们都会聚集在各峰各脉的演武场,统一晨练。

而这个时候,内门师兄师姐们,就背着剑,抱着刀,在人群之中巡逻,看到哪个剑法不对就提溜出来在一旁指教。

完结古代架空小说作者吾九殿《朝歌/病美人存活攻略》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拥有位面商铺的秋缘小说[浅墨残香]在线试读

“等我回来就知道你能不能做到,说的话是不是放屁,”秋河道,“把书房里的书都给我抄一遍,休想偷懒,”秋缘屋里的丫头翠儿,一个年约莫十五岁左右,梳着两个发髻,上头还带着廉价的绢花,端着碗要进来,轻声细语的唤道,“少爷,药来了,”“出去!”秋缘立即道,那感觉恨不得当场立誓一样,“做得到,绝对做得到,”说完,秋河就甩袖而去,秋缘哀叹了一声,将张脸埋进软软的棉枕头中,秋缘喝道,“出去!”第4章...

2019-09-03 07:28:01

实习灶王爷小说[岂无衣]在线试读

李元钦长久地看着眼前这页书,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微微拧着眉头,不能顺畅地读下去。“还有什么红豆团子,芝麻糖,白米糕,与我一同上天的同僚都吃的不爱吃了,兴许人家闻见味道都想吐了,可我连是什么味道的都没尝过呢。你说我惨不惨!”张清岚越说越觉得自己的凄惨人生简直人神共愤,于是哭得更大声了,仗着没人能听见,干脆一屁股坐在桌子上毫不顾忌形象的嚎啕大哭。张清岚哭着哭着又累了,整张脸上鼻涕眼泪混在一起,难看的很,不过好在无人看见,就随它邋遢着去了。他越说越委屈,蹲在李元钦的桌子上呜呜地哭了起来,“你这个人真的好过分,...

2019-09-03 07:28:01

皇太子的恋爱哲学小说[原恶哉]在线试读

甲男:「我认为天后对此已经有所戒备,她近年来不断扩充禁军的人马,而且也安排武艺高超的人随侍在侧,要发动流血政变使天后丧命退位是不可能的事。」——为何唐朝的中文如此高深莫测?甲男:「我认为扩大私军势在必行,前日我和郎君探讨暗中募集私军的方法,可先前受到来俊臣的影响,没多少人有意愿为皇室贵族做事。」乙男:「切莫小看太子妃的能耐,越是美艳的玫瑰越是有刺,那令人不寒而慄的剧毒眼眸,总能窥见他人毫无防备之刻,腐蚀全身。」乙男:「尊贵的皇室血脉因利欲薰心而互相侵蚀,此世恶道如地狱红莲绽放,真是杰作。」谢天谢地,乙男正...

2019-09-03 07:28:01

定山河小说[浅书清都 ]在线试读

虽说他穿越过来也有些年头的,该适应的地方也都差不多适应了,但还是时不时就会想些有的没的。虽说事业有所小成,房子车子都有了,但再怎么样也比不过这里啊。他那不过是个三层小别墅,现在住的这可是依山傍水风景区!胡樾立刻又觉得十分心塞。胡樾趴在窗边吹风,有些蔫蔫的。其实自从到了这里鸠占鹊巢之后,胡樾的生活改善了不知一点两点。他没穿越之前的日子过得像老黄牛一样,每天忙得恨不得上天。唯一不同的是老黄牛每顿吃的是草,而他一旦忙起来了连草都来不及吃……胡樾在心里给这俩小人各加了一分,暂时维持平局的战况。胡樾坐在桌边,指着桌...

2019-09-03 07:28:01

世界第一度假村小说[panther]在线试读

唐淮穿上鞋子,踩在刚才的黄土上,脚底板有些微凉,不过还在能在接受的范围内。等适应的差不多后,唐淮朝山谷顶端的方向走去。唐淮刚刚晒太阳的时候已经决定好,先看看岛上有没有游客。要是没有,他就想法设法在最高处堆个‘SOS’的求救信号,然后钻木取点火……希望有路过的船只和飞机看到吧。在爬上山谷的那一刻,唐淮再次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同。唐淮再次给自己点赞,在盛泽的时候,他也没发现自己的身体素质这么好啊。唐淮没有目的地,不过呆在这里是不可取的。唐淮感受了一下身体,不显疲惫。紧接着,唐淮又跺了一下脚,要不是脚下有凉意传来,...

2019-09-03 07:28:01

星际雌虫穿成乡村哥儿小说[日进斗金]在线试读

河水静静流淌,没有一丝涟漪,月亮高悬天空,在河里投下圆圆的倒影。高高的鼻梁,大大的眼睛,麦色的皮肤和因为瘦削显得过于棱角分明脸颊,眉心还有一颗红痣。除了太瘦了一些,自己这模样可比那个阴柔的白禾要顺眼多了啊!白术惊喜的一蹦三尺高,仰天长笑三声。白术一路小跑,来到河边。他跪在河边,看河水里印出自己的倒影。只要他抓紧锻炼,再打拼出一片家业。以他的能力,绝对有信心可以赢得那雄性的心,给他提供最好的生活!她们摇了摇头,有些同情的议论道:“你看看那边的哥儿,好像是白老大家那个,天天干活糙的和个男人一样,现在都有些疯了...

2019-09-03 07:28:01

我被反派拱上皇座[星际]小说[闻鲸歌]在线试读

“他根本就不在乎父亲!父亲还让我来看他……”迪欧蜷缩在巷子里,埋着头像只尽力竖起背毛的幼猫,无助地怒吼着,“那也是他的父亲、他的家族啊!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他理解什么!他要是真的理解,为什么没有一滴眼泪!为什么还要留着那个杀手!”迪欧怒目圆睁:“那现在呢!”“迪欧少爷,雷哲少爷并无恶意,他只是想你能尽快振作起来。”雷蒙德单膝跪在少年面前,柔声道。“迪欧少爷,你的悲伤和愤怒雷哲少爷并不是不能理解……”雷蒙德耐心地解释却并没有取得任何效果,世界观停留在非黑即白阶段的少年完全听不进去,情绪激烈地驳斥道...

2019-09-03 07:28:01

一世千秋小说[邢风风风风]在线试读

“那你记住,他们一族的人多多少少会有一些‘白化’的迹象,尤其是在这头发上,有那么些白色的发丝,可以确定是长坷族无误了。”“如果放任他们不管,迟早会波及到整个师门,你这些日子就别轻易下山了,在这好好背书。”任老头起身,带着他的两位师兄出了门 “小黑狗你可看好了,若是出现什么意外,格杀勿论。”“小黑,你说小流氓被师兄他们抓着了会怎么办。”“他带着面具,包得严严实实的,想看都看不见。”“看见他们要把他们赶出去吗?”秦琅睿脱了外衫滚上床去,看着自己没有一点伤口的双手:“他很强,你知道法印是我们施术的关键,他能够一...

2019-09-03 07:28:01

十里人间小说[老草吃嫩牛]在线试读

既然老祖宗赏饭吃,那么就集体动起来吧。五百年摇摇欲坠的老屋,换漂漂亮亮的现代化房屋,能住到更好的地方去,谁愿意守着满身是补丁的老屋子呆着呢?四太太一张一张的抿着毛票的边角,抿好,又用皮筋仔细的按照面额扎起来。常青山石窟一出,举世震惊,没多久,那里就成了世界级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跟籍道太祖陵社会地位也差不离了。一时间,政府衙门动起来了,财阀也动起来了,世界级的,国家级的文物单位也来了,郡里规划局也做了旅游城市的初步规划。想到这里,江鸽子抬起头对段四太太说了句:“嫂子,我要是您,我就不换!”四太太闻言,数钞票...

2019-09-03 07:28:01

我诈死后再遇殉情未遂的魔尊小说[梦里长安躲雨人]在线试读

边说边给白蟾宫递眼色,又是飞眼刀又是威胁,白蟾宫不情不愿的解释了一通,赌咒发誓真不是自己干的。一行人边说边行,醒林使尽浑身解数万种本领,终于哄得这位不贰师妹化怒气为淡淡微笑。醒林和郭不贰并肩走在最前方,他凑近身旁的郭不贰说了些什么,郭不贰笑了一下,又立刻绷住脸,要笑不笑别别扭扭的转过头。忽而,她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我们教中人都是一样的红云衣,朱果钗,你是怎么认出是我的?”他向比他还小的郭不贰深深作揖,道:“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郭不贰既没人证又没物证,被白蟾宫一通辩白,醒林一通温柔款款的赔小心,自...

2019-09-03 07:2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