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皇子有点甜小说[停杯问月光]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恰好此时府邸正门也缓缓打开,院内一个黑衣人迎了出来,低头恭敬地道:“还请小殿下跟我来,主子已经等了多时了。”一个身着灰色长袍的青年男子立于房中,他眉眼中似有些戾气,仿佛对这世间的一切都不耐烦似的。谢渊低下头去,先是在心里低骂了几句,末了,也不对这冷眼生气,笑眼弯弯,甚十分好脾气地唤道:“兄长。”马车内,谢渊伸手撩开了车帘,抬眼往前望去。跨过院中的一片梅林,又走过几处看上去马上要被风吹倒的房屋院落,黑衣人带着谢渊在别院书房处停下了脚步。 视线越过书案,元齐像是神经质一般来来回回地打量着谢渊,好半晌才道:“几

这个皇子有点甜小说章节试读

《这个皇子有点甜》作者:停杯问月光【完结】

文案:

举朝皆知,长平侯萧恒十二弑君,拥立新朝,是个数一数二的佞臣。

据传,侥幸逃得一命的前朝小皇子拼了命地绕着他走,却还是没能逃出他的掌心。

但是谁知道,再次见到了那个又软又萌的前朝小皇子,一向叱咤风云,不择手段,心狠手辣的萧恒竟然——怂了。

仔细想想,捡回来一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又孝顺又可爱的小奶狗好像也不亏?

直到后来,小奶狗终于变成小狼狗,

不仅越来越野,还整天琢磨着爬上他的床,

萧恒才郁闷地发现,这他娘的真是大事不好……

这是一个夫夫携手复国打天下的伪·权谋故事

高甜预警,或许会有一点的小虐怡情。

食用说明:

1.老不正经美人受×白切黑年下攻

2.架空背景,设定部分参考了历史等资料,剩下的基本都是在胡扯,原谅作者是个考据废

3.不知道该说啥了,给诸位看官打个滚吧(*/ω\*)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传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恒,谢渊 ┃ 配角:这不重要emm ┃ 其它:这不重要

☆、窃国

大秦永和七年,清明。

三月暖阳倾泻,春意融融。长安城皇宫中桃李初绽,草木繁茂,偶有宫娥嬉笑打闹的声音传入耳中,一派祥和安乐。

容妃徐氏所居煜庆宫前,一个十一二岁的半大少年正坐在玉石台阶上,莹白五指撑着下巴,手中拿着一本经文,眼眸微低,脑袋微垂,极像是在打盹。

三两个宫娥走近,看着这少年的样子实在有趣地紧,便忍不住逗弄道:“小侯爷,起了,太阳都晒屁股了,再这样下去可要被容妃娘娘罚了。”

少年揉揉脑袋,抬起头来,眉眼含笑,似人间烟火,春风拂面。

“姐姐们尽会打趣我,当心我到叔父那里参你们一本。”

宫娥们纷纷掩面轻笑,道:“那我们可要小心了,往后挨了板子,便要追到小侯爷头上了!”

这时,一阵脚步声自远及近响起,自少年身后的煜庆宫中走出一个身穿青色云纱的素雅妇人,小宫娥们赶忙躬身行礼,齐声道:“见过容妃娘娘。”

容妃微微抬手示意免礼,继而有些无奈地看着眼前悄悄吐着舌头的少年,道:“恒儿,你如今倒是年纪越大,越发顽劣,玩笑话也讲的没个轻重,是嫌抄的每日的课业不够重吗?”

萧恒赶忙笑着讨饶道:“怎么会,可算是够多了,夫子昨日教的书我今日才背完,娘娘便饶了我罢。”

容妃嗔怪地看他一眼,道:“罢了,不同你一般见识,前几日让你去太医院抓的药你可拿到了?祐儿刚醒,说是眼睛又疼了起来,我寻思着也该换药了。”

萧恒正好找了个不用挨罚的由头,眼睛一下子变得晶亮,道:“昨日我便放在娘娘宫中了,给阿祐换药我最是在行,您今日就歇一歇让我来吧。”

容妃摇了摇头,无奈道:“也好,你进来吧。”

虽早已立春,倒春寒却还未散尽,煜庆宫中还燃着暖香,既安神又暖身。殿里所用物件虽面上看不出如何贵气,却皆是容妃惊心挑选过的,都似她本人一般雅致。难怪宫里人常说,容妃虽然无子,养在煜庆宫里的其他皇子们却个个都是教养极高,讨人喜欢的。

此时,一个约四五岁大的,粉粉嫩嫩的小娃娃正坐在殿中,专心地吃着一盘芙蓉酥。这小娃娃长得十分可爱,软软糯糯地让人看着就想抱一抱捏一捏,乖巧地坐在那里的样子又十分惹人疼爱,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小娃娃双眸上覆了一条白绫,看不见眼睛,便遮去了几分颜色。

萧恒走进殿中,还未近他面前,那小娃娃便听见了声响,转过头来张口就甜甜地喊道:“是恒哥哥吗?”边喊边迈开了小短腿扑向了萧恒。

萧恒一把将他抱在怀中,道:“阿祐,是我。你看你急的,就这么想我?”

小元祐十分坦然,笑了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小白牙,道:“自然是想恒哥哥的,恒哥哥想我吗?”

萧恒脸红了一红,道:“想想想,行了吧,你可真不害臊啊。”

跟在后面的容妃跟着玩笑道:“小孩子,哪有什么害臊不害臊的,讲了真话,你倒还不爱听了?”

萧恒笑嘻嘻地领着元祐重又坐回了用膳的小桌上,道:“阿祐,哥哥先来给你换药,这都五六年了,你的眼睛也差不多该好了。”

元祐点了点头,软软的小手紧紧地抓着萧恒的手,道:“阿祐的眼睛不碍事,恒哥哥的寒疾好些了吗?”

萧恒摸了摸鼻子,道:“我从小就染着寒疾,也没碍着我什么,今年更是早就过了冬,好不好的,管它呢。”

说着,萧恒就抬手轻轻解下了元祐覆在眼上的白绫,元祐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萧恒取出药膏,在白绫上涂抹了薄薄的一层,又重新将白绫系好。药入眼,或许是有些疼,元祐忍不住似的咧了咧嘴,十分可爱。

这时,一个宫女走进殿中,矮身行了个礼,继而附在容妃耳边不知说了句什么。容妃脸上神色陡然一变,然后看向萧恒,道:“恒儿,你先随我出来!”

萧恒有些疑惑地跟着容妃走了出来,却冷不丁瞧见殿门外倒着一个浑身血污的太监,从他露出的侧脸来看,正是当今皇帝永安帝身边的秉笔太监!而且从他那怒睁的双目来看,他死前必是经历了什么令他极为愤恨的事情。

此时,他身边跪着的一圈太监宫女皆是匍匐在地,神色极为惊恐,其中一个尚算有些胆识的看向容妃,细着嗓子哭诉道:“娘娘!娘娘!不干我们的事啊,奴才们正洒扫着这院子,公公突然就跑了进来,口里只喊着‘娘娘快走‘,‘娘娘快走’,还不待奴才们问个清楚,他就一下子栽了下来。”

另一个太监立马接上,道:“娘娘,您看这公公死的……可真吓人,这煜庆宫在皇宫最深处,虽说落了个清净,可一旦这般生了事,又像个聋子瞎子一般,娘娘,奴才们该怎么办?”

容妃皱了皱眉,面色逐渐凝重起来,她深吸一口气,道:“你们不要慌,先备车!有会武的,留下几个护好祐儿恒儿先离开这里,其他的,跟我去前殿!”

说着,容妃深深地看了萧恒一眼,眼神中蕴含的诀别意味让萧恒心头陡然一跳,他虽然还小,却已经明白皇家的凶险,近日朝堂上的风起云涌,即便他半懂不懂,却也听说过一些……

正在萧恒陷入沉思之时,一双抓紧他衣袖的小手又被他拉回了现实,四五岁的小孩子完全嗅不到一丝危险气味,只奇怪地问道:“恒哥哥,容妃娘娘要去哪里呀?”

萧恒轻轻地握了握元祐的肩膀,尽力扯出一个轻松的笑容,道:“阿祐,容妃娘娘是要带你去宫外玩,你先坐上车,过一会她就过来了,我们一起去找你,你看好不好?”

元祐歪着头想了想,道:“好呀,宫外有好多好玩的东西呢,糖人,花灯,还有没吃过的点心!”

萧恒没应,一把将元祐抱上了旁边备好的车架,自己却没有上车。他转头吩咐赶车的太监,道:“照顾好小殿下,快走。”

元祐像是突然感觉到了什么,攥住了萧恒的手,一点泪水从白绫下滑出,道:“恒哥哥,恒哥哥,你在骗我,你是不要阿祐了吗?阿祐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父亲母亲都不喜欢阿祐,都不愿意陪着阿祐……只有你了。”

萧恒心下不忍,却还是强颜欢笑,狠下心来告别道:“阿祐乖,出了城我会让人去接你的。”

元祐道:“那恒哥哥自己什么时候来?”

战马长嘶,萧恒替元祐拢了拢衣襟,道:“……来年十五团圆日,北疆凉州城外梦回亭,我一定去接你,听话。”

车夫扬起马鞭,马车转瞬绝尘而去,古道黄沙,一场离别,一场相思。

送走了元祐,萧恒的面色染上一抹凝重。煜庆宫中有一直通永安帝平日理事所居的养心殿的密道,他屏退了几个宫人,自己便进了密道。

过不多久,他便行到了密道尽头,覆耳于石壁之上,只听得密道外一阵金铁交锋之声。他轻轻启开石门一侧,微光散进。

只见养心殿中,永安帝扶着柱子似是站立不稳。而他身前身后,躺了一地的尸体,其中一具挡在永安帝身前的,正是容妃。而再一细看,永安帝的左腹正有鲜血汩汩流出。

萧恒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他再懵懂,也明白这该是大事不妙。

他奔至永安帝跟前便跪了下来,强忍着泪水焦急道:“皇帝叔父,您这是……怎么了?容妃娘娘这又是……怎么了?”

永安帝费力地扯出一点笑,抚了抚萧恒的额头,“呼延氏……呼延氏乱臣贼子,妄想灭我大秦……枉朕之前那么信任他,还将我大秦兵权交给他,真是可笑……不过,他也没想到吧,朕就算是穷途末路,也一定不会让他称心如意,哈哈哈哈哈……”

沉浸在错愕和悲伤中,萧恒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什么呼延氏,又怎么不称心如意?

这时,养心殿殿突然被撞开,一个太监连滚带爬地走近两步,面色惊恐地喊道:“陛下……陛下……呼延大人带兵攻进来了!”

永安帝听罢,仰天长啸,而后面如死灰地道:“恒儿,是朕对不起你们萧家……若朕当初没有……又怎么会有今天……”

昔日高高在上的帝王此刻看着萧恒,眼角竟留下两行清泪,萧恒扶着他,也是红着眼眶:“叔父……您说什么呢……”

永安帝颤抖着拉过萧恒的手,绝望的脸上似乎泛出了一点活气,殿门外阵阵马蹄声传来,已是越来越近。突然,萧恒感觉自己的手上被塞入了一个泛着凉意的东西,永安帝死死地攥住他的袖子,面目甚至有些狰狞,“恒儿,杀了我……杀了我,你就是新朝的功臣,你就能活!”

萧恒脸色登时惨白,小小身体上冒出一层细密冷汗,杀了把自己养大的人,这怎么可能?

谁知,下一刻,萧恒便感觉身体猛地一个前倾,等他反应过来时,那把匕首已经深深地刺入了永安帝的心口。

他似乎撑着最后一口气,说道:“恒儿……记住……是我对不起萧家,是你要杀我,你是新朝的功臣……”

他垂下头,挤压到伤口,瞬间鲜血四溅,剧痛让他找回了一点仅剩的清明,“还有……护好,护好我的祐儿……这是……你的债!”

宫门砰地一声被踢开,呼延奕在一众人等的簇拥下策马而出,一身明黄龙袍猎猎飞扬,显然,为了这一天,他筹谋已久。

萧恒把头埋在已经断气的永安帝的肩窝,那里,泪水已经完全浸湿了两人的衣衫。而那句“杀了我”还在萧恒耳边盘旋。

呼延奕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二人,一眼便看见了萧恒握住匕首的手,语气染上一丝玩味:“抬起头,我看看。”

半晌没有应答,萧恒仍然一动不动。

呼延奕有些不耐烦地皱皱眉,正要挥刀干脆地将二人一并斩了,这时,萧恒终于抬起了头,一双漆黑眸子中露出不该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坚毅,“先帝临终遗诏,大殿下,二殿下,三殿下皆失德当斩,四殿下夭折,正一品齐国公呼延奕,德高望重,继承大统……众望所归。”

养心殿外,众多随行军士立马拂衣跪拜,异口同声,声彻云霄,“臣等恭迎陛下登基。”

呼延奕挥刀的手生生停下来,唇角勾起一抹笑,“有趣,狠辣果决,无情无义,倒像是萧家人的作风。”

萧恒放下匕首,深深俯下身跪拜,“陛下……萧氏萧恒,诛杀乱贼,特来请功……”没人看得见,他的拳头已经被自己攥出了血。

呼延奕朗声大笑,“好!好!既然如此,朕便特允尔袭爵长平侯,封地凉州,禄秩千石。此后,卿当为我新朝股肱,助朕创太平盛世。”

此后,在众臣的注目下,新帝踏血一步步登上了龙椅。

刚即位的呼延奕很快便使出了雷霆手段,改国号秦为魏,前朝皇嗣皆软禁或斩杀。同时革新前朝旧政,旧臣不识相的下狱治罪,识相的罚俸打压,只有长平侯扶摇直上,重又拾起了祖上的老本行,全权接管了历朝历代第一肥差,成了兵部军械局总管。

很快,长平侯宫中弑君,卖主求荣之事便在京中传开了,萧家忠良之名一夕尽毁,众人表面上对这个十二岁的小侯爷毕恭毕敬,背地里提起却都是嗤之以鼻。甚而当初拥护呼延奕即位的大臣,也觉得自己清高许多,不屑与其过多来往。

同时,煜庆宫中四殿下出逃之事不久之后便被查出,萧家作为新帝第一号屠刀,当即派出死侍一路追查,然后带回了已成尸体的四殿下元祐和几个宫人,新帝虽仍然放心不下,见到这幼儿身死的惨状,还是起了怜悯之意,特命礼部厚葬,又笼络了一批人心。

从此,京城的百姓算是彻底接受了换了个皇帝这个事实。所有一切都会在人间喧闹中消亡,因此,没有什么可以永恒。随着岁月如流缓缓逝去,前朝大秦这个名号,也渐渐地被时光抚平,再也没有痕迹。

作者有话要说:新文开坑,要不要先卖个萌(*/ω\*)

☆、敬之

北疆凉州,星垂平野,广阔无垠。这是一片荒凉僻远的土地,也是古往今来人人避之不及的边境战争之地。只是,这一次,没有人知道,曾经尊贵无比的皇家幺子,已经在这里隐姓埋名地生活了十年。

十年前,凉州谢氏主母探亲归家,途中偶然遇见了逃难的元祐。当时跟随在元祐身边的随行侍卫已经四散奔走,各寻出路了,只剩下一个死心眼的名为陈五的侍卫守在元祐的身边。

陈五凭着一根话都说不清楚的烂舌头,也不知怎么的潜能激发编造了一通胡话,声称元祐乃是不堪家中恶毒嫡母虐待因而逃跑的命苦庶子。一番真情实感的诉说引得谢氏主母一次又一次泪湿衣襟,最终决定把元祐接回了凉州安置了下来,改名为谢渊,待他如同亲生子女。

此时,凉州城古朴的青石街道上,谢渊正拎着一袋草药往前走着。

他年纪虽不大,但身量比同龄人都要修长一些,所以虽然看上去仍有些奶乎乎的,却已经有几分少年初长成的味道,一袭月蓝色衣衫更显得他清朗俊秀,不落凡俗。

而跟在他身后的人穿着一身青色武服,腰悬佩刀,虽然虎背熊腰的样子看着有些唬人,脸上乐呵呵的神情却莫名可亲。

二人走到了一处宅邸前,那精壮汉子停了下来,皱了皱眉头,道:“少爷,不是我说你,你这是又打算给那家伙送药?”

谢渊转过头去,对那精壮汉子微微一笑,露出浅浅的梨涡,道:“陈叔,我知道你对谢家人有些意见,但敬之哥哥真的不是坏人。干爹干娘走的时候,他不是还来帮忙了吗?”

或许是老天爷不开眼,善人不得善终。五年前,谢氏家主,谢氏主母双双病入膏肓,几个儿子忙着争家产,把老父亲老母亲扔下不管,只有谢渊这个干儿子在病榻前服侍了整整一年,为他们送了终。

更过分的是,谢氏家主、主母走后,几个儿子没人愿意掏出哪怕一点钱给他们办个风风光光的葬礼。最后这个担子只能由谢渊担了起来,可是十岁出头的小孩哪里能办好什么葬礼?

好在凉州谢氏并非只有本家这一支,还能有几个亲戚帮衬。这一年谢氏家主的远房侄子谢敬之恰巧云游归家,主动帮谢渊操持葬礼,才算让二老体面地走了。

精壮汉子——也就是一直跟随元祐的侍卫陈五,撇了撇嘴,十分不屑地道:“那他倒是会装,忙帮完了,谢家留给你的铺子也被他顺走了!”

谢渊听了并不恼,只是好脾气地道:“陈叔,你这都四十岁的年纪了,怎么还没我看的清楚?我问你,当时那几间铺面要是他不拿走,现在是在我这里,还是在干爹干娘那几个儿子手里?要是真落到他们手里,还不得和其他铺子一样被败光了?”

完结古代架空小说作者停杯问月光《这个皇子有点甜》点评: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较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这个皇子有点甜小说[停杯问月光]在线试读

恰好此时府邸正门也缓缓打开,院内一个黑衣人迎了出来,低头恭敬地道:“还请小殿下跟我来,主子已经等了多时了。”一个身着灰色长袍的青年男子立于房中,他眉眼中似有些戾气,仿佛对这世间的一切都不耐烦似的。谢渊低下头去,先是在心里低骂了几句,末了,也不对这冷眼生气,笑眼弯弯,甚十分好脾气地唤道:“兄长。”马车内,谢渊伸手撩开了车帘,抬眼往前望去。跨过院中的一片梅林,又走过几处看上去马上要被风吹倒的房屋院落,黑衣人带着谢渊在别院书房处停下了脚步。 视线越过书案,元齐像是神经质一般来来回回地打量着谢渊,好半晌才道:“几...

2019-09-03 07:27:55

崇关北小说[生为红蓝]在线试读

萧然的肢体协调性很好,白马小跑出几里,草原地势平坦偶尔有点平坡,萧然最多只是歪了歪身子,不到半刻就潇潇洒洒的上了手。萧然骑着马望向他未曾见过的辽阔天地,他很快就看见了刚才那只鹰,它似乎飞到了和太阳一等的高度,悠悠白云从它翅下安然飘过,带着暑热的微风被它抛在身后。香膏带着淡淡药香和青草香味,抹在皮肉上没什么颜色,但那股气味却很是清晰,萧然眨了眨酸痛的眼睛收回目光,休戈很自然的从他颈间往下涂抹,先撩开挂饰抹去裸露的胸口,再拉过他的右手一丝不苟的往脉门上涂。萧然学着放松腰胯,两腿不再施力夹紧马腹,他照着休戈的教...

2019-09-03 07:27:55

在恐怖世界当万人迷小说[啾咪啾咪兔]在线试读

所有人对少年感激不已,纷纷向着他看了过去,却发现他缩在荆以铭怀里,浑身剧烈地颤抖着,手臂上卡着一支短箭,衣服被鲜血染红一大片,甚至顺着袖口滴滴答答地流了下来。众人心中一紧,纷纷凑过去围住荆以铭和少年。少年低着头,紧紧抓住荆以铭的衣摆,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呜咽声,痛到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荆以铭怀抱着少年,俊朗的眉眼间仍残存着怔忪的神色,手上沾染的血液映入他的眼中,腥红得极为刺目。多亏了子殊……他受伤了!……为什么要为他做出这样的事?荆以铭低下头,眼中满是复杂的神色,这时少年也抬起头来,浅色的瞳孔被泪水浸泡得盈满...

2019-09-03 07:27:55

我在古代搞建设小说[ai呀呀]在线试读

段枢白问:“阳城地方官秦海珠为官怎么样?”“秦海珠他伙同奸商哄抬粮价,他简直不是人,我媳妇饿死了,我也不想活了……”……“秦海珠他勾结盗匪,害得我家破人亡,如今还要烧死我,他一定不得好死,我就是化作厉鬼,也要来找他报仇……”段枢白的这一问,简直像是点燃了引线的火苗,那群方才还凄苦等死的人立马如同回光返照一样,争先恐后地爬起来诉说自己的冤屈与痛苦,他们已经饱受了折磨,在临死前,要将他们的那一腔恨意发泄出来。段枢白听了一下午人间惨事,他这才穿越没多久,就遇上了这么一个令人恨不得处之而后快的大贪官,他原本以为,...

2019-09-03 07:27:55

今天太子被废了吗小说[若兰之华]在线试读

“太子,朕在问你话!”穆允终于抬起头,偏头错过昌平帝投来的灼灼目光,淡淡道:“儿臣也是无奈之举。”穆骁敏锐的察觉到什么,急道:“父皇……”苏贵妃连忙恨铁不成钢的递给儿子一个眼神,口中假惺惺道:“陛下息怒,太子定然也是无心之失,稍稍责罚一下就是,千万莫伤了他们兄弟感情。”昌平帝没接苏贵妃的话茬,依旧紧紧盯着穆允。昌平帝脸色不易察觉的缓了些,道:“太子起来回话。”穆骁还欲开口,却被苏贵妃一记眼刀狠狠止住。...

2019-09-03 07:27:55

收一下獠牙谢谢小说[而苏]在线试读

“当然。”乔希坦言,他将两只手交叉抱在胸前,气鼓鼓的样子像一只竖起刺的刺猬。“祖母。”乔希撇了撇嘴,搅动着自己的手指,“她根本不喜欢我。”“除了祖母。”“乔希,过来。”德温特夫人向乔希伸出双手,将他抱到自己腿上,“你看上去不太开心啊,宝贝。”“是什么让你闷闷不乐呢,我的小乔希?”德温特夫人大概可以猜到原因,但是她看到书籍上面写道,这种坦率的交流有利于促进母子之间的感情。她的祖母似乎总是在强调他生病的事情,甚至说,一开始告诉乔希他在发烧的就是他的祖母。“我才不是豆芽菜!”乔希总是这样回复她,乔希讨厌别人说他...

2019-09-03 07:27:55

小兔桂花小说[朵状方形]在线试读

其他人抄起家伙就朝她冲去,直逼得云朵躲进角落里,抱着兔脑袋认错:“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兄弟姐妹们放过我吧!”哥姊们迫切地希望绵绵能够减减肥,变回从前的小仙兔,因此制定了无数的计划。比如控制绵绵的饮食,每天只让他喝水和吃几片菜叶子,别的一律不准吃。比如逼着他每天跑步锻炼,还做几百个坐位体前屈与俯卧撑。绵绵累得满身是汗,瘫倒在地的时候,云朵就摇着仙女棒给绵绵加油打劲。云朵说:“绵绵,加油!你要相信你自己!你一定可以的!”弟妹们齐刷刷将目光投在云朵身上。那目光跟利刃似的。云朵将目光飘忽到别处,噘嘴吹起了小口哨,...

2019-09-03 07:27:55

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小说[锲而不舍]在线试读

父亲口中的身体不好,如果别人几个月会跑而他只会爬也算的话......走廊左手边的黑铁般的围栏实际是木头,有改善体质的功效,墙上垂着光纤的挂灯其实是一个个小型机器人,可以随时调节空气中的温度和湿度。怀着各种复杂的心绪,景殊同脚步轻快的下了楼。但这里的他不一样,虽然没有体能和精神力,也不是什么基因融合者,是别人口中的废柴,然而拥有一具健康的身体景殊同已经很满足了。独自穿过走廊,景殊同不紧不慢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景殊同自觉睡了很久,至少也有几个小时,实际上时间只过去几分钟。见大家看得差不多,他开口:“米恩·霍斯...

2019-09-03 07:27:55

魔君卧底仙门的那些年小说[栤]在线试读

这般一想,各人都在心里筹谋起来。洛子尘平色平静,似乎没有看到众人变幻莫测的脸色般,道:“行了,今日就到这里。”“恭送师叔。”再往深一层想,若是到时候能再出一个洛子尘,那何愁自己这一脉前途。而亥峰峰主更是嘴角止不住的微扬,这些新入门的弟子虽然有一部分是其余各峰峰主安插进来的,但绝大多数那可确确实实都是新人,自然同他亥峰亲近些。送走了洛子尘后,重明殿中众人看向彼此的目光都带着一丝警惕。这时,亥峰峰主咳嗽一声,脸上扯出一个笑容朝梁恪抱拳道喜:“恭喜梁峰主了,这批亥峰弟子中,修为实力最高的就是您本家的侄孙梁华清了...

2019-09-03 07:27:55

我在江湖做美容小说[半瓶儿晃荡]在线试读

白木希见他比前些日子正常多了,精神顿时振奋起来,草草洗漱后就去做早饭,接着招呼男人来吃饭。看到男人走进来时的身影,白木希微微一惊,以前因为他一直躺在床上没注意,今天白天等他站起来才发现,这男人个头当真高大,比自己整整高出一头不说,而且身形矫健修长,窄腰长腿,十分养眼。就是那久不打理的凌乱长发,和一脸伤疤实在是煞风景。他穿好衣服出门,果然就见男人在院子里,他不知从哪儿搬过来一个大石块,也不知是怎么把石块削平了,权当个石凳,坐在上面,望着抽芽的桃树出神。这次男人没有再装聋作哑,一招呼就来了。白木希把饭端给他。...

2019-09-03 07:2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