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关北小说[生为红蓝]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萧然的肢体协调性很好,白马小跑出几里,草原地势平坦偶尔有点平坡,萧然最多只是歪了歪身子,不到半刻就潇潇洒洒的上了手。萧然骑着马望向他未曾见过的辽阔天地,他很快就看见了刚才那只鹰,它似乎飞到了和太阳一等的高度,悠悠白云从它翅下安然飘过,带着暑热的微风被它抛在身后。香膏带着淡淡药香和青草香味,抹在皮肉上没什么颜色,但那股气味却很是清晰,萧然眨了眨酸痛的眼睛收回目光,休戈很自然的从他颈间往下涂抹,先撩开挂饰抹去裸露的胸口,再拉过他的右手一丝不苟的往脉门上涂。萧然学着放松腰胯,两腿不再施力夹紧马腹,他照着休戈的教

崇关北小说章节试读

《崇关北》作者:生为红蓝【完结+番外】

文案:崇关险峻隔断南北,萧然离了凌睿之后,除战事之外,纵使山塌关毁,数年光阴中,再未踏过关隘一步。

北国异族攻南朝影卫受,开篇换攻,又名草原狼王的代嫁小娇妻xxx

温情宠妻,先谈恋爱后虐前任渣攻。

其实我只是想多炖炖体型差的肉。

楔子

明宣十三年,皇室秋猎,帝命景王凌睿亲随徒手入场,虎豹狼兽群越攻之,景王箭搭弓弦,迟而未发,亲随血染半身命衔狼口,幸景王同胞之妹纵马而来数箭齐发。

明宣十三年深秋,亲随萧然伤重昏迷月余,帝立皇子睿为太子,择日迎娶正妃。

明宣十四年春,南帝驾崩,太子继位,南朝富饶虽久,然官吏迂腐皇室贪婪,民心日渐积怨已久,即时国境动乱,西夷、东隅、北原、诸国起兵并犯。

萧然伤愈的时候正是初春,他到底是熬过了南朝最冷的一个冬天。

春水初化的那一日,凌睿下了继位以来的第一道圣旨,命三公主凌漪,他唯一一个胞妹,远嫁北原和亲,以求边疆安稳。

那天夜里是凌睿在春猎后第一次召萧然觐见,萧然踏进灯火通明的御书房,换了装束的男人坐在离他数尺之外的地方,他们之间再也不是三步之遥。

萧然领了属于萧十四的最后一道命令,凌睿要他亲自护送凌漪到北原,他们都一清二楚,三公主凌漪几年前早已芳心暗许他国郡王。

一年前曾信誓旦旦承诺过一定会让凌漪风光出嫁的凌睿早已死在了追求皇权的路上,萧然心里的那个景王也早已在狼牙逼近咽喉的时候就荡然无存。

他领旨叩首,起身离开时龙袍加身的男人哑声唤了他一声十四,萧然脚步稍顿,但并未回头。

明宣十四年初夏,三公主凌漪赴北原和亲,凌睿亲自送行,萧然临行前望向高高的城墙上头,他们遥遥相望,凌睿命人转交他一份行囊,银两、衣物、伤药无一不全,更附亲笔书信,望他此去顺利早日归来。

半月后,车马行至隔开南北的崇关驿站暂作歇脚,是夜野火忽起,北疆干燥,熊熊野火烧亮了半边夜幕,陪嫁的车马、财物、人员皆有受损,索性三公主安然无恙。

三日后北原首领休戈亲自接亲成婚,萧然易容缩骨,着凤冠霞帔入帐成礼,凌漪早在崇关就已被西夷小国的郡王趁乱接走。

萧然冒死顶替,早已了无牵挂,只是入帐的休戈掀开他的盖头之后又紧接着用温水除净了他的易容,他呆滞着陷进眼前人深褐色的瞳仁里,久违的记忆在他脑中渐渐清晰成型。

比凌睿高出不少的北国男人不容抗拒的俯身逼近,只长臂一揽便将他稳稳地拥进了怀中。

“还记得我说的吗?你不该跟着他的,现在你总该信了。”

第一章 代嫁

草原的夏夜并不闷热,习习凉风夹着虫鸣吹进灯火通明的主帐里,萧然半身陷在长绒的兽毯之中,与南朝的锦缎苏绣不一样,北方的兽毛虽没有精巧做工,但着实异常柔软舒适,萧然被休戈压制笼去身下,一时间竟说不清是无力起身还是不想挣扎。

模糊的记忆只能勉强勾勒出一个轮廓,萧然抬起瘦削的腕子,火红的女子嫁衣被休戈以犬齿叼开了衣襟,他缩着关节伪装成凌漪的身形,周身骨骼皆无法正常发力,俨然是刀俎上的任人宰割的鱼肉。

恍惚之间休戈钳着他的腰胯低下头来封了他的唇,唇齿相贴的瞬间休戈没有迫他分毫,萧然因而回忆起了年少时那个画面,皇室行宫的一个偏僻别院,他放下手中吹皱的叶子,有个发丝褐卷长袍上嵌着皮毛领子的男孩踮起脚来吻上了他的面颊。

萧然瘦削却不羸弱,他骨架比正常男子细窄,腰腹上的肌肉线条不算显眼但也绝不含糊,嫁衣变成凌乱红绸散去两边,愈合不久的兽类爪痕尚且清晰可见,休戈以掌心轻柔抚过,温热指骨所及之处带起身下人一阵无措茫然的轻颤。

他们整整十年未见,纵使光阴漫长也有无法改变的东西,萧然眉眼半合,浅黑的瞳仁里盛了三两分迷茫,他伸出手去扣住了男人的肩颈,蜜色的肌肉流畅漂亮,那是驰骋荒原数年才能历练出来的精悍。

萧然顺应本能做出了反抗,就像最初凌睿将他带到枕边时一样,他学武出身,练得最多的就是怎么杀死面前的人,他扼住休戈的颈侧试图将身上人掀去一边,不能贸然发力的骨节发出微弱的声响,休戈不躲不闪径直顶开了他的齿关,舌尖纠缠勾动翻搅,娴熟得仿佛在心中模拟过无数遍的动作与当年那个生涩小心的亲吻完全不同。

帐外尚能听到婚宴喧闹的声响,朱钗金簪随意扔在地上,明红华丽的喜服同样散落的七七八八,萧然一头墨发尽数披散,凤袍配套的亵衣倒是还在臂弯,可也没了什么遮挡的作用。

他趴伏在兽毯上,清瘦单薄的双臂承担了大部分重量,休戈吻上他的颈侧耐着性子探指扩张,脂膏融成透明的水液润湿窄穴,浅红色的软肉显然是被人仔细调教过,自异物侵入便会服服帖帖的跟上去吞咽收绞。

萧然额上渗出细密的汗珠,他面上染了些动人的绯色,床事是景王府中的管事差人来教给他的,凌睿贵为南朝的三皇子,任何事情都需身边人为其小心打点,但他许久没和凌睿做过了,久违的感觉让他颤着腰胯软下了右臂,主动抬起的臀肉紧翘圆润,含着指节的肠肉瑟缩着张合了两下,彻底化开的脂膏自他腿间蜿蜒出一道细小的水痕。

他至少也要配合着把这场闹剧做完,休戈知道凌漪和那个小郡王的行踪,北原虽然不比南朝富饶鼎盛,但对付一个西夷小国还是绰绰有余,更何况这种关头凌漪一旦被揭发逃婚抗旨,就算不被休戈的人手劫到,凌睿也会亲自命人来取了她性命。

“放松,你听话,放松些。”

犬齿嵌入身下人苍白精瘦的肩头,这样的体位足以休戈看到萧然背上的每一寸光景,与他预想的没有两样,斑驳纵横的伤痕新旧交错,创口的形状不尽相同,刀枪暗器还算是可以接受的,但那些愈合已久的淡色鞭伤实在是异常刺眼。

萧然身上数十道伤疤,唯有细长的淡色鞭痕只在背上,他腾出一只手去圈住了萧然的腰身,性器蹭上已经被拓软一半的穴口却不贸然进去,他以吻来数萧然身上的伤痕,逐一轻吻舌尖勾勒。

二十三处伤疤割裂开原本无暇光洁的皮肉,他在最长的那道鞭伤上停住,伞头豁开湿热的穴口贯入深处,强硬的入侵令他身下的青年一阵颤栗,他心知肚明又非要如此,环在青年腰间的手臂一紧再紧,尺寸夸张的肉刃狠戾蛮横的闯进肠道深处,硬是将萧然狠狠的钉在了身下。

“萧然,你留在我这,我向你保证,这会是你最后一次觉得疼。”

世间最廉价的承诺既是床第之间的情话,萧然不信身后人的言语,更不信那言语中掩饰不住的沙哑和悸动,但他没有更好的选择了,性器豁开穴肉的痛苦并不明显,到底是经过不少情事调教的地方,软肉驯服的裹着滚烫的伞头任凭那根东西撞进深处。

萧然垮下绷紧的肩颈咬紧齿关,身体被入侵劈开的滋味比从前的经历还要夸张,休戈是骑射的行家,腰腹的力道远胜常人,而北原自古游牧为生,身形上就比南边人高大不少,男性器官就更不用说,他被大出自己两圈的男人死死扣在身下,少说也比凌睿要长出一截的东西在入侵后穴的第一时间就狠戾无比的凿上了他的腺体。

尾椎一时像是被撞得分崩裂析一样,酥麻胀痛接着神经飞速的窜进天灵,萧然指骨泛白,能执剑杀人的手指鲜少狼狈到这种境地,体内的肉刃直直闯进堪称痛苦的深度,休戈又揽过他的腰让他往后抬臀,性器根部最粗的那一截毫不留情的撑平了他穴口的每一丝褶皱。

交合处的苦楚勉强还在能承受的范围之内,萧然是武人不算娇气,只是尚未舒展的骨节实在是吃不住这种程度的冲撞,骨缝里渗出来的尖锐刺痛足以盖过后穴的不适,萧然摇摇欲坠的撑起上身试图寻求一个不那么难受的姿势,喑哑的喘息声从他牙缝里断断续续的泄出来,颈后和额角的冷汗在红烛下异常的显眼。

休戈掐牢他的腰侧很自然的往前一挺,粗长的性器带出清晰无比的水声,北原人孔武精壮的腰腹狠狠撞上青年挺翘紧致的臀肉,本是情事中最寻常的一个动作,萧然却几近崩溃的伏倒下去呜咽出声。

五脏六腑和腰胯腿骨一并被狠狠捣碎了,萧然眼前闪过光怪陆离的线条,筋骨的剧痛冲散了情事的热潮,他淌着冷汗瘫进床里,从一开始就没有硬起的性器软趴趴的贴着腿间,明显抽搐的腿根被休戈抬手抚上,男人掌心的热度让他瑟缩连连。

畜生似的玩意从他后穴里抽离,蹭过内壁的突兀经络在支离破碎的神经上带出另一股无法形容是爽利还是痛苦的刺激,脂膏和肠道自行分泌出的水液混成一滩,萧然被翻过去的时候几乎控制不了自己的手脚,若非休戈凑过来吻住了他的眼角,他都不知道自己竟丢人之极的淌了泪。

“疼得这么厉害……你之前那个草包王爷才两寸?”

北原男人深褐色的瞳仁里透出些许无奈和窘迫,萧然半合着眼睛觉得自己似乎解释两句,可他转念一想,凌睿于他已是陌路之人,他出都城时便决定让世间再无景王身侧的萧十四,所以他大可以放任眼前人随意去曲解误会那个薄情寡义的旧主。

萧然不否认也不点头,他运起少得可怜的内息将骨节恢复原位,缩骨太久,恢复如初的肢体也需得一两个时辰才能彻底缓过来,休戈通晓武学,见他这样便明白几分,但还是莫名其妙的在心里坚定了南朝新帝是个短小阳痿的念头。

他吻去萧然的冷汗和泪渍,落于面颊的亲吻轻柔而缠绵,常年纵马在外而至的蜜色皮肉在不知不觉间蒙上了一层热汗,他捞过青年苍白瘦削的膝弯带去自己腰侧,第二次入侵的时候远比第一次温柔。

性器贴着软化的肠肉一寸寸耐心没入,痛楚消散之后就是耻于言说的酥涨,休戈的性器经络突兀,尺寸形状皆是上成,萧然湿着眼眶颤着两条无力的长腿,浑噩之间只觉得他还不如做得粗暴一些。

第二章 洞房

肉冠压过腺体,伞状顶端豁开深处的软肉嵌进紧热甬道,萧然眼眸半合,鸦黑的睫毛湿润大半,他被休戈扣住膝弯困得别无去处,情事之中皮肉相贴就已是鲜少体验的待遇,更别提这种缠绵悱恻的亲吻,萧然绷紧腰腹生涩的厉害,僵硬无措的薄唇同他下身那张会缩会咬的嘴俨然是两个样子。

经络突兀的性器闯进肠道深处,萧然甚至都能亲眼看见自己小腹上被撑出来的模糊轮廓,休戈给予他的压迫感太强了,他仰过颈子蹙起眉眼,喉间凌乱喑哑的气音化成令人羞恼的呜咽连贯而出,渐入佳境的后穴显然无法跟上休戈的动作,尺寸过于夸张的东西根本无需他配合着收绞吞吐,只用最简单直率的进出就能将浅红的穴肉肏得水光淋淋。

腿根痉挛的幅度不算明显,萧然骨架细窄,蒙了细汗和水光的大腿除去一道浅色的伤痕之外皆是白皙如玉,休戈松开他的左膝伸手抚上,遒劲有力的蜜色指骨顺着腿间一路摸去臀上,留下斑驳指印还不算完,硬是将手指伸进股沟去蹭了蹭含着他命根的穴口。

萧然身子一凛几乎泣出声来,他第一次知道被同性侵犯进体内深处原来也会有这种滋味,羞耻似乎已经不重要了,心跳随着性器冲撞的频率渐渐加快,呼出口的浊气也随着体温慢慢变烫。

萧然是彻头彻尾的武人,他只有在战逢敌手的时候才能尝到这种血脉贲张的滋味,曾经藏匿于骨血最深处的劣性似乎又被唤醒了,萧然夹紧双腿低吟出声,染了红潮的眉眼一时间分外俊秀勾人,他无法自控的绷紧肢体,自颈间到腰腹再到腿根,流畅有致的肌肉线条没有半分瑕疵。

双腿盘去男人孔武精装的腰间,北原首领的喜服大大咧咧的敞着,萧然抬脚蹭上了那些琐碎碍事的爪牙挂饰,湿透的额发遮去他眉眼间的茫然与生涩,休戈先是一怔,继而便扣紧他的膝弯低笑出声,顺带着顶胯送腰用尽力气往深处狠狠一撞。

萧然被顶得断了呼吸,眼前显出一片白茫茫的光景,肠道痉挛着含进灼热硬挺的肉刃,内里的软肉收缩急切,生理的欢愉在一瞬间便取代了他的理智,他是愿意去臣服强者的,比起凌睿那般依靠手腕与皇权的主子,他本性里更青睐休戈这种长生天的宠儿。

带着薄茧的指骨死死攥住了身下的兽毯,细软的白色绒毛被绞成了湿乎乎的几簇,萧然掌心里全是汗,小臂上暴起的青筋昭示着休戈将他肏到了什么地步,他像是一匹正在被驯化的野狼,拖着伤痕纵横的身体冲着救下他的猎人呲出森森利齿,却犹豫不决着该不该咬下去。

“太紧了……你放松一些,萧然,松一松,别怕——”

休戈适时的低声哄他再放松些,情欲使然的沙哑里夹着萧然无法理解的怜惜和宠溺,他将伞头豁开极深的地方严严实实的嵌进软肉之中,恨不得就这样把萧然里里外外都留下自己的气味和印记,打上比那些伤疤鞭痕更清晰的烙印,只有这样他才觉得心安。

性器精神抖索的在窄热的甬道里开疆扩土,他与萧然一别十年,从青涩懵懂到春梦遗精,他肖想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臆想中南朝少年的瘦削身躯无数次令他辗转反侧。

休戈露出自己森白的犬齿,齿尖贴上青年蒙着细汗的咽喉,萧然的挣扎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习武之人无法容忍命门被人威胁的处境,然而他使足了蛮力将身下人死死钉去床上,性器抽离大半蓄意用足力气一举闯去深处。

落网的狼兽被铁枪抵住了咽喉,萧然喉间滚出嘶哑之极的粗喘,肢体痉挛的像一根即将断裂的弓弦,肠道里涌出的水液尽数浇在男人炙热的肉刃上,肢体上的挣扎一一被轻松化解,他只能别无选择的被肏进深处撞碎腰胯。

骨骼的挫响声中疼痛已经趋于麻木,萧然后脑陷进兽毯之中,披散的长发漆如墨迹,被叼着咽喉肏到肠道尽头的认知足以毁掉他曾经的一切,从未有过的快感一时渗入骨髓钻进灵台。对于萧然来说,武力上的征服永远是远胜一切的,他哑叫着落下生理的泪水,起伏剧烈的小腹里面已经完全被休戈肏开了,来不及收缩的穴肉被性器顶着撑平塞满,他根本跟不上休戈的节奏,大开大合的肉刃每次都要抽到他的穴口再撞回最里,带出的肠液泥泞湿热,沿着他细细颤抖的腿根漫出一片水光。

绷断了弦的身体彻彻底底沦为盘中珍馐,攻城略地的性器拓开他体内最隐秘的地方,萧然颈上的青筋慢慢淡去,取而代之的是缱绻动人的红潮,他被热汗迷住了双眼,湿热的眼眶因而沁出更多水渍,他仍旧仰着齿痕清晰的肩颈,休戈松开齿关俯首而来,他们交颈相拥,无论是交合处还是四肢身躯,统统都是亲密无间。

皮肉相贴的热意卸去了萧然最后一分僵硬,他合上视线模糊的双眼任由身上人再次碾过他的腺体,情事中的肢体纠缠、缠绵亲吻、甚至于这种酣畅淋漓的快感,他都是头一回尝到,萧然是凌睿养在身边数年的影卫侍从,纵使生理上已经臣服给眼前的北原男人,根深蒂固的经历和习惯也还是让他短时间内无法消受这种被人珍视着对待的境遇。

萧然的身前并没有多少反应,休戈腹间与他的性器相贴,半软的东西连腺液都没溢出多少,浅红的铃口可怜兮兮的淌出些许水珠,正常尺寸的性器看着不像是有隐疾的样子,休戈稍缓动作手上探去他腿间仔细揉搓了两下,萧然眉眼红透,细瘦的指节颤抖不已的攀住了他的小臂,掌心灼热湿润,手背上经络条条道道皆是突兀可见。

“不行…我不……你——你……不用管……嗯——!”

床第之间承宠的人自然不能比主子先得趣,凌睿性子阴郁极端,起居住行也有洁症这个毛病,萧然十五岁那年进他房里,一直到真正长大成人知晓人事,期间凌睿与他结合数次,然而很少容许他泄身,忍得住就他自己忍,忍不住就用些奇淫巧具堵着或是束着,经年累月折腾下来,萧然即使是自己用手纾解都磕磕绊绊。

又是一记贯入肠道尽头的深顶,萧然哽咽着漏出一声哑透的泣音,先前还贴着兽毯的双脚已经没有着落了,休戈捞起了他的双腿箍到腋下,他整个人被折起困在床榻上,深红的性器在反复肏干开窄小的穴口带出细小白沫,休戈的耻毛很硬,大开大合间足以将他腿间扎得一片水红。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小说作者生为红蓝《崇关北》点评: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重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崇关北小说[生为红蓝]在线试读

萧然的肢体协调性很好,白马小跑出几里,草原地势平坦偶尔有点平坡,萧然最多只是歪了歪身子,不到半刻就潇潇洒洒的上了手。萧然骑着马望向他未曾见过的辽阔天地,他很快就看见了刚才那只鹰,它似乎飞到了和太阳一等的高度,悠悠白云从它翅下安然飘过,带着暑热的微风被它抛在身后。香膏带着淡淡药香和青草香味,抹在皮肉上没什么颜色,但那股气味却很是清晰,萧然眨了眨酸痛的眼睛收回目光,休戈很自然的从他颈间往下涂抹,先撩开挂饰抹去裸露的胸口,再拉过他的右手一丝不苟的往脉门上涂。萧然学着放松腰胯,两腿不再施力夹紧马腹,他照着休戈的教...

2019-09-03 07:27:50

在恐怖世界当万人迷小说[啾咪啾咪兔]在线试读

所有人对少年感激不已,纷纷向着他看了过去,却发现他缩在荆以铭怀里,浑身剧烈地颤抖着,手臂上卡着一支短箭,衣服被鲜血染红一大片,甚至顺着袖口滴滴答答地流了下来。众人心中一紧,纷纷凑过去围住荆以铭和少年。少年低着头,紧紧抓住荆以铭的衣摆,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呜咽声,痛到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荆以铭怀抱着少年,俊朗的眉眼间仍残存着怔忪的神色,手上沾染的血液映入他的眼中,腥红得极为刺目。多亏了子殊……他受伤了!……为什么要为他做出这样的事?荆以铭低下头,眼中满是复杂的神色,这时少年也抬起头来,浅色的瞳孔被泪水浸泡得盈满...

2019-09-03 07:27:50

我在古代搞建设小说[ai呀呀]在线试读

段枢白问:“阳城地方官秦海珠为官怎么样?”“秦海珠他伙同奸商哄抬粮价,他简直不是人,我媳妇饿死了,我也不想活了……”……“秦海珠他勾结盗匪,害得我家破人亡,如今还要烧死我,他一定不得好死,我就是化作厉鬼,也要来找他报仇……”段枢白的这一问,简直像是点燃了引线的火苗,那群方才还凄苦等死的人立马如同回光返照一样,争先恐后地爬起来诉说自己的冤屈与痛苦,他们已经饱受了折磨,在临死前,要将他们的那一腔恨意发泄出来。段枢白听了一下午人间惨事,他这才穿越没多久,就遇上了这么一个令人恨不得处之而后快的大贪官,他原本以为,...

2019-09-03 07:27:50

今天太子被废了吗小说[若兰之华]在线试读

“太子,朕在问你话!”穆允终于抬起头,偏头错过昌平帝投来的灼灼目光,淡淡道:“儿臣也是无奈之举。”穆骁敏锐的察觉到什么,急道:“父皇……”苏贵妃连忙恨铁不成钢的递给儿子一个眼神,口中假惺惺道:“陛下息怒,太子定然也是无心之失,稍稍责罚一下就是,千万莫伤了他们兄弟感情。”昌平帝没接苏贵妃的话茬,依旧紧紧盯着穆允。昌平帝脸色不易察觉的缓了些,道:“太子起来回话。”穆骁还欲开口,却被苏贵妃一记眼刀狠狠止住。...

2019-09-03 07:27:50

收一下獠牙谢谢小说[而苏]在线试读

“当然。”乔希坦言,他将两只手交叉抱在胸前,气鼓鼓的样子像一只竖起刺的刺猬。“祖母。”乔希撇了撇嘴,搅动着自己的手指,“她根本不喜欢我。”“除了祖母。”“乔希,过来。”德温特夫人向乔希伸出双手,将他抱到自己腿上,“你看上去不太开心啊,宝贝。”“是什么让你闷闷不乐呢,我的小乔希?”德温特夫人大概可以猜到原因,但是她看到书籍上面写道,这种坦率的交流有利于促进母子之间的感情。她的祖母似乎总是在强调他生病的事情,甚至说,一开始告诉乔希他在发烧的就是他的祖母。“我才不是豆芽菜!”乔希总是这样回复她,乔希讨厌别人说他...

2019-09-03 07:27:50

小兔桂花小说[朵状方形]在线试读

其他人抄起家伙就朝她冲去,直逼得云朵躲进角落里,抱着兔脑袋认错:“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兄弟姐妹们放过我吧!”哥姊们迫切地希望绵绵能够减减肥,变回从前的小仙兔,因此制定了无数的计划。比如控制绵绵的饮食,每天只让他喝水和吃几片菜叶子,别的一律不准吃。比如逼着他每天跑步锻炼,还做几百个坐位体前屈与俯卧撑。绵绵累得满身是汗,瘫倒在地的时候,云朵就摇着仙女棒给绵绵加油打劲。云朵说:“绵绵,加油!你要相信你自己!你一定可以的!”弟妹们齐刷刷将目光投在云朵身上。那目光跟利刃似的。云朵将目光飘忽到别处,噘嘴吹起了小口哨,...

2019-09-03 07:27:50

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小说[锲而不舍]在线试读

父亲口中的身体不好,如果别人几个月会跑而他只会爬也算的话......走廊左手边的黑铁般的围栏实际是木头,有改善体质的功效,墙上垂着光纤的挂灯其实是一个个小型机器人,可以随时调节空气中的温度和湿度。怀着各种复杂的心绪,景殊同脚步轻快的下了楼。但这里的他不一样,虽然没有体能和精神力,也不是什么基因融合者,是别人口中的废柴,然而拥有一具健康的身体景殊同已经很满足了。独自穿过走廊,景殊同不紧不慢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景殊同自觉睡了很久,至少也有几个小时,实际上时间只过去几分钟。见大家看得差不多,他开口:“米恩·霍斯...

2019-09-03 07:27:50

魔君卧底仙门的那些年小说[栤]在线试读

这般一想,各人都在心里筹谋起来。洛子尘平色平静,似乎没有看到众人变幻莫测的脸色般,道:“行了,今日就到这里。”“恭送师叔。”再往深一层想,若是到时候能再出一个洛子尘,那何愁自己这一脉前途。而亥峰峰主更是嘴角止不住的微扬,这些新入门的弟子虽然有一部分是其余各峰峰主安插进来的,但绝大多数那可确确实实都是新人,自然同他亥峰亲近些。送走了洛子尘后,重明殿中众人看向彼此的目光都带着一丝警惕。这时,亥峰峰主咳嗽一声,脸上扯出一个笑容朝梁恪抱拳道喜:“恭喜梁峰主了,这批亥峰弟子中,修为实力最高的就是您本家的侄孙梁华清了...

2019-09-03 07:27:50

我在江湖做美容小说[半瓶儿晃荡]在线试读

白木希见他比前些日子正常多了,精神顿时振奋起来,草草洗漱后就去做早饭,接着招呼男人来吃饭。看到男人走进来时的身影,白木希微微一惊,以前因为他一直躺在床上没注意,今天白天等他站起来才发现,这男人个头当真高大,比自己整整高出一头不说,而且身形矫健修长,窄腰长腿,十分养眼。就是那久不打理的凌乱长发,和一脸伤疤实在是煞风景。他穿好衣服出门,果然就见男人在院子里,他不知从哪儿搬过来一个大石块,也不知是怎么把石块削平了,权当个石凳,坐在上面,望着抽芽的桃树出神。这次男人没有再装聋作哑,一招呼就来了。白木希把饭端给他。...

2019-09-03 07:27:50

三界解忧大师小说[小霄]在线试读

女人的眼睛一直盯着那葫芦,心里琢磨着这小年轻一下子变出来个葫芦,说不定真是个高人。但看他那狡猾奸诈的嘴脸,估计是请神容易送神难,惹恼他保不齐会捅出什么幺蛾子。这说法挺新鲜,纪晗眼珠子盯着男人从裤兜里扯出来的东西。一个瘪乎乎的气球,底下绑着一根绳,邋里邋遢,完全没有一点仙气儿。男人回过头就看见纪晗用看破一切的眼神瞅着自己,笑了笑,又从兜里掏出一盒口香糖,抽出一片递给李强国,说道:“吹这口气千万不能紧张,您嚼个口香糖放松一下,吹了气球就回去睡吧。”李强国手抖着拆开口香糖猛嚼,深呼吸两口,而后一鼓作气把气球吹得...

2019-09-03 07:2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