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恐怖世界当万人迷小说[啾咪啾咪兔]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所有人对少年感激不已,纷纷向着他看了过去,却发现他缩在荆以铭怀里,浑身剧烈地颤抖着,手臂上卡着一支短箭,衣服被鲜血染红一大片,甚至顺着袖口滴滴答答地流了下来。众人心中一紧,纷纷凑过去围住荆以铭和少年。少年低着头,紧紧抓住荆以铭的衣摆,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呜咽声,痛到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荆以铭怀抱着少年,俊朗的眉眼间仍残存着怔忪的神色,手上沾染的血液映入他的眼中,腥红得极为刺目。多亏了子殊……他受伤了!……为什么要为他做出这样的事?荆以铭低下头,眼中满是复杂的神色,这时少年也抬起头来,浅色的瞳孔被泪水浸泡得盈满

在恐怖世界当万人迷小说章节试读

《在恐怖世界当万人迷》作者:啾咪啾咪兔【完结+番外】

文案:“恐怖轮回”的大神时子殊被挚友背叛杀死,意外重生在一个新人身上,并获得一项能力:只要将他人对自己的好感度提升到100,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控制对方。

为了复仇,时子殊开始走上了人见人爱、鬼见鬼爱的万人迷之路。

1.无限流,主角受,1v1双洁,CP风湮,不过会有各种修罗场情节~

2.主角万人迷,长相绝美,苏苏苏,没有任何逻辑

3.会借鉴一点现实中的恐怖游戏的设定

内容标签: 恐怖 重生 无限流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时子殊 ┃ 配角:风湮 ┃ 其它:

第1章 复生

时子殊从黑暗中睁开眼,立刻感到了浑身的剧痛。

能感到疼痛还是好的,说明他还没死。他想。

可是很奇怪,就算是他,也没办法在被人活生生砍掉四肢和脑袋后还能不死,而他的复活券也用光了,不可能复活。他是怎么活下来的?

除非是有人使用了自己的复活券将他复活……但这怎么可能?且不论复活券在“恐怖轮回”中有多么珍贵,单是那个人想让他死,就不可能有人愿意冒这么大的风险将他救下来。

一想到那人,时子殊顿时犹如被从头泼下一盆冰水,浑身的血都冷了。但这也让他从浑浑噩噩的精神状态中清醒过来,忍痛从地上坐了起来,迅速检查了一下周围的情况。

刚才他躺在地上时并没有人或怪物袭击他,就说明附近暂时没有危险,可身上受了这么重的伤,也意味着这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找一个角落躲起来。

他环视四周,四周的光线非常昏暗,不过依然能看出这是一栋大型建筑的内部,类似洋馆一类的地方,共有三层,陈设华美却破败,天使壁画高悬于穹顶,圣母雕像立在他的面前,投下悲悯的目光,那柔美的面容上却溅着暗红的鲜血,更显得诡异血腥。

到处挂着蛛网和灰尘,破碎的水晶灯和碎掉的木质栏杆陷落在地板的洞里,时子殊一迈步,立刻将腐朽的木地板踩出一个坑,发出毛骨悚然的“吱呀”声响。

这声响在这种环境下可能会引来什么不该来的东西,时子殊拖着剧痛的腿,以最快的速度躲在了石柱与楼梯的夹角之间。果然不多时楼上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还有人在小声呼喊着一个名字——

“顾子殊……顾子殊?你怎么样了?”

顾子殊?谁?

时子殊眉头微蹙,脑海中的记忆忽然像是烟花般炸开,无数画面和片段纷纷涌现出来。

原来他还是死了,不过现在确实也还活着,却不是用自己的身体复活,而是在另一个人身上重生了。

这个人的名字和他一样,只有姓氏不同,名叫顾子殊,年龄比他小几岁,还是个高中生。

然而即使复活了,时子殊却依旧不幸地身处于“恐怖轮回”之中。不同于他生前经历了六十多个恐怖世界,这个顾子殊是个刚被拉入轮回中的新人轮回者,这才是第一个世界就已经死了。

其实像顾子殊这样命丧于第一个世界的新手有很多很多,却不知有什么特别之处,竟让时子殊附到他的身上重生了。

也不知现在距离他死之后过了多久……

虽然他没能摆脱“恐怖轮回”,但也不是没有一点好处——如果那人还没死,那么换了个新身份的他就可以在“恐怖轮回”中重新开始,就意味着他以后还有机会向那个人复仇。

时子殊的脸上不停淌下冷汗,喘息着检查这具身体的伤势。左臂和右腿都极为疼痛,左臂估计已经摔断了,右肩被怪物狠狠咬了一口,右小腿被尖锐的木刺刺穿,是之前从三楼摔下来了。

至于喊他的人,听声音应该是顾子殊的队友。

一想到这里,时子殊脸上露出一抹冷笑。

尽管顾子殊最后从三楼摔落的记忆十分混乱,但他还是能看出来顾子殊的跌落不是意外,而是被人从三楼推下去的。

至于推他的人是谁,他不像顾子殊那么单纯,早已在第一时间就锁定了目标。

这时楼上忽然传来一阵恐怖的嚎叫声,接着是尖叫和“砰砰”的枪声,队友们又遇到了怪物袭击,暂时停滞了脚步。

时子殊暂时没有理会,他现在受伤不轻,手上也没武器,在凌乱的记忆中也没看到顾子殊进入轮回后获得的能力,什么都不了解,他当然不会贸然去送死。

但是让队友死光了也不行,否则只剩他一人,在这种环境下不可能活着完成任务目标,他可不想在这里死掉。

还是先看看顾子殊有什么能力再说。

时子殊迅速做出判断,随后轻车熟路地在意识里召唤了系统,他人不可见的能力面板在他眼前展开。

【轮回者姓名:顾子殊

性别:男

年龄:17

职业:高中学生(高二)

等级:1级

体质:3点

力量:2点

智力:4点

精神:3点

敏捷:5点

容貌:9点

魅力:4点

(1级平均值:5点)】

【积分:0】

【天赋:无】

【武器:无】

【自由属性点数:0点】

【能力:惑(精神控制类能力)(1级)】

【更多属性和能力待轮回者升级后解锁】

有用的能力都没过平均值,只有容貌远远超出常人,就连能力也是精神控制类的,但这类能力只对有思维的人和鬼怪才有效果,对没有思维的鬼怪是不管用的。

时子殊看着面板,顿时目光一沉。

从之前的记忆中他不难看出顾子殊是个非常平庸的少年,看着阴沉土气,学习运动都是中下水平,家庭也不幸福,因此养成了胆小内向的性格,从小到大都没什么朋友。

而且他容貌太过漂亮,精致得像是女孩,小时候因此被很多男生排挤,封闭自我,还用黑框眼镜和长刘海遮住了半张脸,所以即使容貌很好,也没有给他带来过什么好处。

因为被欺凌过的缘故,他本来心理承受能力就差,头脑和运动也都不行,在进入这个恐怖公馆后,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了,极其艰难地努力才勉强跟上了队友们的步伐,更别说帮忙了。

也就是这支队伍里最厉害的队长竟出奇地是个很善良的人,不愿意抛弃任何一个队员,否则顾子殊都等不到他上身,早就惨死了。

时子殊揉了揉太阳穴。现在的状况太棘手了,他真的很难活下去。顾子殊进入这里之后太慌了,甚至都没查看自己的能力,1级获得的3点自由属性点也没有点。

按照现在的情况,最合理的是把这3点自由点数都加在“敏捷”这一项上,如果敏捷快一点,或许还能躲过怪物的攻击。

不过他还没有确认顾子殊的精神控制能力具体如何使用,或许还需要在“精神”上添加点数,毕竟精神控制能力的强弱程度和精神一项关系最大。

为了确认能力,时子殊点开了名为“惑”的能力的具体说明。

随后他微微睁大了眼睛,隐藏在刘海下的漂亮眼瞳浮现出了绚丽的光芒。饶是他生前早已是轮回中殿堂级的人物,此刻也不由被这个能力吸引了心神,激动得手指都轻微地颤抖起来。

……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顾子殊的能力竟然如此强大。如果能好好培养,到了轮回后期,这个能力必将会发展到极为恐怖的地步,甚至整个轮回被他掌握在手中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系统,我要分配自由点数。】

时子殊按捺下心中的激动,跟负责轮回者的系统在意识中沟通:【1点分配在容貌上,2点分配在魅力上。】

【请轮回者再次确认自由属性点数使用。添加属性为:容貌1点,魅力2点。是否确定?】

【确认。】

【点数已增加,具体属性变化请查看能力面板。】

时子殊摸了摸现在已经属于他的脸,原来佩戴在这张脸上的眼镜早就在逃亡的过程中丢了,但本来顾子殊就不近视,只是为了遮盖他过于漂亮的容貌,丢了反倒更好。

他增加了魅力和容貌,让容貌值达到了10。一旦超出平均数值的两倍,就会发生质的变化,而魅力值的加成虽然不多,却也超出了常人,现在顾子殊的容貌……

内心的兴奋让时子殊连疼痛都暂时忘记了。他用还完好的手拨开碎发,捡起散落在地上的镜子碎片,里面映出了少年的脸。

尽管脸上沾着灰尘和血污,却藏不住少年白皙到近乎透明的肤色。他双唇嫣红,唇角微翘,黑发如鸦羽般漆黑,淡金色的眼瞳染着玻璃般剔透纯净的光,微微上挑的眼梢却透出一抹冶艳,眉目含情,眸光流转间似有魔魅萦绕,轻易间便可夺人心神。

是美到极致的相貌。

时子殊勾了勾唇角,镜中的少年眉目舒展,在他的控制下随心所欲地转换着脸上的神情,或纯真或蛊惑,没有哪种模样是不适合的。

“就这么藏着,你不觉得可惜吗……”

略带沙哑的柔和嗓音响起,时子殊低声说着,开口才知道少年的声音也极为动听。

然而少年已经死了,他无法得知少年的心情到底如何,但是既然他成为了少年,就绝不会浪费这具身体如此出众的条件,更何况这副美貌与能力相结合,能够发挥的潜力将会极其恐怖,他要凭借少年的特殊能力,让那个背叛了他、将他肢解掉的人尝到远胜他千万倍的痛苦——

“嚓。”

过长的额发被锋利的镜子碎片一缕缕地削了下来,纤长的手指抹去脸上的污痕,清晰地露出了少年动人心魄的绝美容姿。

他笑了起来。

与此同时,队长荆以铭将一根铁棍捅进了怪物的脑袋,“嗤”的一声,玩具熊模样的怪物鲜血喷溅,脑袋裂成两半,红白相间的脑浆从里面流了出来,高大的身躯“嘭”地倒在地上。

【已击杀怪物,恭喜您获得经验10点,积分1点。】

荆以铭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薄汗,虽然这一次前来袭击他们的怪物都已经被消灭,但他却没有露出任何轻松的表情,俊美的面容上仍染着几分阴霾。

莫名卷入“恐怖轮回”,还亲眼目睹了三位队员死去,哪怕这些队员都只相处了很短暂的时间,荆以铭的内心却依然甚为痛苦——身为肩负责任与荣耀的军校生,他在入学时曾立誓守卫每一名公民的生命,但现在,他却对眼前发生的杀戮完全无能为力……

悲哀与愤怒之色在他眼中一闪而过,不过下一刻,他的神色却变得更为坚定。

逝去之人已然无法挽回,就应该更努力地帮助其他人活下来。他们都只是普通人,绝不该在这样荒诞的地方死去。

眼下另一位队员顾子殊从三楼跌下,现在生死不知……如果他还活着,自己一定要将他救下来!

“快下楼,找顾子殊。”

荆以铭向其余六位队员招招手。进入这世界的有十人,组成一个小队,目前两人死亡,还剩八个人活着。

“有这个必要?他从上面摔下来,没死也摔个半死了,带着他只会拖累我们。”

有人如此说着,却被荆以铭肃容制止:“现在你也受伤了,难道我们也要把你当作是队伍的拖累吗?”

那人脸色一变,低头闭上了嘴。荆以铭神色一缓,温声说道:“我的积分足够买伤药,一会我会分给你们,帮你们治愈伤势。这个世界最可怕的不是鬼,而是分裂和猜忌,只有团结,我们才能尽可能都存活下来。”

他顿了顿,又道:“没有谁是拖累,只要活下去,就是一份力量。更何况顾子殊还没有使用他的能力,你们怎么就知道他不会在以后挽救所有人的性命?我希望大家都能记住,只有不轻易抛弃别人,别人才不会在危急时刻抛弃你。”

“你说得对。”那人讪讪地道了歉,“对不起,我们去找他吧。”

“好。”

荆以铭笑了起来,他的气质本就温暖阳光,像是太阳一样,笑起来更是具有安抚人心的力量。

几人下到一楼,在腐朽的大厅里扫过一眼,却没有看到那个怯懦又阴沉的少年。

其他几人心中庆幸与否不得而知,荆以铭有点着急,但也不敢大肆扬高声调,只能像之前那样轻声地呼唤:“子殊?子殊?”

“以铭学长,我在……”

伴随着略显虚弱的声音,少年低着头,扶着自己染血的手臂,步履迟缓地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他叫他“以铭学长”。

听到这个称呼,荆以铭不由怔了一怔。

这个沉默寡言的少年在之前几乎没有开口说过话,只是喘息着跟在众人身后跑,但这次从三楼摔下来,或许是因为太过害怕,现在突然开始像是惊慌的小动物一般和他亲近了。

尽管之前与少年素不相识,他们也不是同校,但荆以铭发现自己并不讨厌这个称呼,甚至全然相反,他还对少年升起了几分亲近感,不由觉得对方还是个需要被人照顾的孩子。

毕竟子殊本就是所有人中年龄最小的……

荆以铭的内心蓦然柔软了几分。他看不清少年的表情,却也知道少年的状况不是太好,于是他立刻迎了上去,轻轻扶住少年的肩膀,关切地问道:“我们来找你了,你别怕。你现在怎么样?”

“我没事……”

少年摇了摇头,虽然说着自己没事,但实际上他已经非常虚弱,话音未落身体便晃了晃,重心不稳地向前倒去,一下子栽在荆以铭的身上。

荆以铭下意识地将他揽入自己怀中,温热的手掌贴在少年单薄的脊背上,热度透过衣料,令少年敏感地颤了颤,肩膀轻轻瑟缩一下。

“抱歉,我弄疼你了?”

荆以铭心中一慌,有些无措地松开了少年,然而就在此时,少年却用没有受伤的手轻轻拽住了他的衣摆。

“我没事,我真的没事……”

少年柔软的声线染上一丝哽咽,他缓缓抬起头,露出盛着盈盈水光的瞳眸,对上了荆以铭难掩惊愕的目光。

这双眼睛是如此美丽,破碎的微光在琉璃色的瞳眸中晕染开来,像是银白的星辉在宝石光泽的表面流淌而过,绚丽得令他无法移开视线。然而当中所潜藏的哀戚又让他瞬间跌入深海,只是被这样悲伤和忧惧的目光包围着,心脏不由自主地泛起一阵阵疼痛,却不明白这股窒息感源自何处。

泪水自少年的眼角滑落,他动人的面容毫无血色,满是祈求地仰望着俊美的青年,嗓音颤抖着轻声开口。

“所以求你,不要丢下我……”

“不会丢下你的。”

几乎只是一瞬间,荆以铭便不假思索地说出了这样的话。心脏的跳动前所未有地猛烈,他为内心的悸动所蛊惑,伸手紧紧拥住了眼前的少年,闭上双眼,在少年耳边低声重复道。

“我绝不会,丢下你的。”

“……谢谢你。”

时子殊埋首在荆以铭的胸口,脸上的惶恐仍未完全褪去,唇边却已露出了弥漫着黑暗气息的微笑。

逃不掉的。

自他的身影映入少年琥珀般的眼瞳之始,他便是被锁在这金色流浆里的虫,无论如何挣扎,也只能继续沉溺下去。

唯有时子殊才能听见,属于他的系统正在他耳边不断地响起提示音。

【荆以铭好感度+3,目前好感度:10。】

【荆以铭好感度+5,目前好感度:15。】

【关于特殊能力“惑”的说明。

精神控制类能力,开启能力后,可激活“好感度”进度条,所有具有思维的生物对能力持有者的喜恶均可通过好感度体现出来。

能力持有者可利用各种方式增加他人的好感度,好感度增加最快的方式为爱慕之心,其次为尊敬、友谊之情。当好感度达到100,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控制对方,让他完全为你驱使。】

第2章 郁金香公馆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小说作者啾咪啾咪兔《在恐怖世界当万人迷》点评: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在恐怖世界当万人迷小说[啾咪啾咪兔]在线试读

所有人对少年感激不已,纷纷向着他看了过去,却发现他缩在荆以铭怀里,浑身剧烈地颤抖着,手臂上卡着一支短箭,衣服被鲜血染红一大片,甚至顺着袖口滴滴答答地流了下来。众人心中一紧,纷纷凑过去围住荆以铭和少年。少年低着头,紧紧抓住荆以铭的衣摆,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呜咽声,痛到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荆以铭怀抱着少年,俊朗的眉眼间仍残存着怔忪的神色,手上沾染的血液映入他的眼中,腥红得极为刺目。多亏了子殊……他受伤了!……为什么要为他做出这样的事?荆以铭低下头,眼中满是复杂的神色,这时少年也抬起头来,浅色的瞳孔被泪水浸泡得盈满...

2019-09-03 07:27:45

我在古代搞建设小说[ai呀呀]在线试读

段枢白问:“阳城地方官秦海珠为官怎么样?”“秦海珠他伙同奸商哄抬粮价,他简直不是人,我媳妇饿死了,我也不想活了……”……“秦海珠他勾结盗匪,害得我家破人亡,如今还要烧死我,他一定不得好死,我就是化作厉鬼,也要来找他报仇……”段枢白的这一问,简直像是点燃了引线的火苗,那群方才还凄苦等死的人立马如同回光返照一样,争先恐后地爬起来诉说自己的冤屈与痛苦,他们已经饱受了折磨,在临死前,要将他们的那一腔恨意发泄出来。段枢白听了一下午人间惨事,他这才穿越没多久,就遇上了这么一个令人恨不得处之而后快的大贪官,他原本以为,...

2019-09-03 07:27:45

今天太子被废了吗小说[若兰之华]在线试读

“太子,朕在问你话!”穆允终于抬起头,偏头错过昌平帝投来的灼灼目光,淡淡道:“儿臣也是无奈之举。”穆骁敏锐的察觉到什么,急道:“父皇……”苏贵妃连忙恨铁不成钢的递给儿子一个眼神,口中假惺惺道:“陛下息怒,太子定然也是无心之失,稍稍责罚一下就是,千万莫伤了他们兄弟感情。”昌平帝没接苏贵妃的话茬,依旧紧紧盯着穆允。昌平帝脸色不易察觉的缓了些,道:“太子起来回话。”穆骁还欲开口,却被苏贵妃一记眼刀狠狠止住。...

2019-09-03 07:27:45

收一下獠牙谢谢小说[而苏]在线试读

“当然。”乔希坦言,他将两只手交叉抱在胸前,气鼓鼓的样子像一只竖起刺的刺猬。“祖母。”乔希撇了撇嘴,搅动着自己的手指,“她根本不喜欢我。”“除了祖母。”“乔希,过来。”德温特夫人向乔希伸出双手,将他抱到自己腿上,“你看上去不太开心啊,宝贝。”“是什么让你闷闷不乐呢,我的小乔希?”德温特夫人大概可以猜到原因,但是她看到书籍上面写道,这种坦率的交流有利于促进母子之间的感情。她的祖母似乎总是在强调他生病的事情,甚至说,一开始告诉乔希他在发烧的就是他的祖母。“我才不是豆芽菜!”乔希总是这样回复她,乔希讨厌别人说他...

2019-09-03 07:27:45

小兔桂花小说[朵状方形]在线试读

其他人抄起家伙就朝她冲去,直逼得云朵躲进角落里,抱着兔脑袋认错:“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兄弟姐妹们放过我吧!”哥姊们迫切地希望绵绵能够减减肥,变回从前的小仙兔,因此制定了无数的计划。比如控制绵绵的饮食,每天只让他喝水和吃几片菜叶子,别的一律不准吃。比如逼着他每天跑步锻炼,还做几百个坐位体前屈与俯卧撑。绵绵累得满身是汗,瘫倒在地的时候,云朵就摇着仙女棒给绵绵加油打劲。云朵说:“绵绵,加油!你要相信你自己!你一定可以的!”弟妹们齐刷刷将目光投在云朵身上。那目光跟利刃似的。云朵将目光飘忽到别处,噘嘴吹起了小口哨,...

2019-09-03 07:27:45

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小说[锲而不舍]在线试读

父亲口中的身体不好,如果别人几个月会跑而他只会爬也算的话......走廊左手边的黑铁般的围栏实际是木头,有改善体质的功效,墙上垂着光纤的挂灯其实是一个个小型机器人,可以随时调节空气中的温度和湿度。怀着各种复杂的心绪,景殊同脚步轻快的下了楼。但这里的他不一样,虽然没有体能和精神力,也不是什么基因融合者,是别人口中的废柴,然而拥有一具健康的身体景殊同已经很满足了。独自穿过走廊,景殊同不紧不慢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景殊同自觉睡了很久,至少也有几个小时,实际上时间只过去几分钟。见大家看得差不多,他开口:“米恩·霍斯...

2019-09-03 07:27:45

魔君卧底仙门的那些年小说[栤]在线试读

这般一想,各人都在心里筹谋起来。洛子尘平色平静,似乎没有看到众人变幻莫测的脸色般,道:“行了,今日就到这里。”“恭送师叔。”再往深一层想,若是到时候能再出一个洛子尘,那何愁自己这一脉前途。而亥峰峰主更是嘴角止不住的微扬,这些新入门的弟子虽然有一部分是其余各峰峰主安插进来的,但绝大多数那可确确实实都是新人,自然同他亥峰亲近些。送走了洛子尘后,重明殿中众人看向彼此的目光都带着一丝警惕。这时,亥峰峰主咳嗽一声,脸上扯出一个笑容朝梁恪抱拳道喜:“恭喜梁峰主了,这批亥峰弟子中,修为实力最高的就是您本家的侄孙梁华清了...

2019-09-03 07:27:45

我在江湖做美容小说[半瓶儿晃荡]在线试读

白木希见他比前些日子正常多了,精神顿时振奋起来,草草洗漱后就去做早饭,接着招呼男人来吃饭。看到男人走进来时的身影,白木希微微一惊,以前因为他一直躺在床上没注意,今天白天等他站起来才发现,这男人个头当真高大,比自己整整高出一头不说,而且身形矫健修长,窄腰长腿,十分养眼。就是那久不打理的凌乱长发,和一脸伤疤实在是煞风景。他穿好衣服出门,果然就见男人在院子里,他不知从哪儿搬过来一个大石块,也不知是怎么把石块削平了,权当个石凳,坐在上面,望着抽芽的桃树出神。这次男人没有再装聋作哑,一招呼就来了。白木希把饭端给他。...

2019-09-03 07:27:45

三界解忧大师小说[小霄]在线试读

女人的眼睛一直盯着那葫芦,心里琢磨着这小年轻一下子变出来个葫芦,说不定真是个高人。但看他那狡猾奸诈的嘴脸,估计是请神容易送神难,惹恼他保不齐会捅出什么幺蛾子。这说法挺新鲜,纪晗眼珠子盯着男人从裤兜里扯出来的东西。一个瘪乎乎的气球,底下绑着一根绳,邋里邋遢,完全没有一点仙气儿。男人回过头就看见纪晗用看破一切的眼神瞅着自己,笑了笑,又从兜里掏出一盒口香糖,抽出一片递给李强国,说道:“吹这口气千万不能紧张,您嚼个口香糖放松一下,吹了气球就回去睡吧。”李强国手抖着拆开口香糖猛嚼,深呼吸两口,而后一鼓作气把气球吹得...

2019-09-03 07:27:45

将进酒小说[唐酒卿]在线试读

杂役再来给沈泽川换药,他已清醒了许多。纪雷隔栏看着他,冷声说:“此次算你命大,祸害遗千年。太后饶你一命,你怕还不知道为何。”纪雷说:“我知道你师父是纪纲,江湖逋客纪纲。二十年前我与他是师兄弟,我们一同在这阒都禁中效命于锦衣卫。你恐怕不知道,他曾经还是锦衣卫从三品指挥同知,那一套纪家拳,我也会。”纪雷打开门,待杂役出去,左右无人时,方才坐在了沈泽川床边。狱中无人讲话,杂役退出去后,便只剩沈泽川。他时醒时昏,这夜长得像是没有尽头,怎么也等不到天亮。沈泽川伏首不动。纪雷俯首,低声说。沈泽川呼吸一滞。...

2019-09-03 07:2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