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古代搞建设小说[ai呀呀]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段枢白问:“阳城地方官秦海珠为官怎么样?”“秦海珠他伙同奸商哄抬粮价,他简直不是人,我媳妇饿死了,我也不想活了……”……“秦海珠他勾结盗匪,害得我家破人亡,如今还要烧死我,他一定不得好死,我就是化作厉鬼,也要来找他报仇……”段枢白的这一问,简直像是点燃了引线的火苗,那群方才还凄苦等死的人立马如同回光返照一样,争先恐后地爬起来诉说自己的冤屈与痛苦,他们已经饱受了折磨,在临死前,要将他们的那一腔恨意发泄出来。段枢白听了一下午人间惨事,他这才穿越没多久,就遇上了这么一个令人恨不得处之而后快的大贪官,他原本以为,

我在古代搞建设小说章节试读

《我在古代搞建设》作者:ai呀呀【完结+番外】

文案:段枢白从现代退役特种兵穿越成古代大将军,奈何这朝代重文轻武,平定叛乱后就因触怒国舅被发配到贫瘠地区做太守,带着一百多兵士加新娶的媳妇儿,段枢白苦哈哈地赴任了。

新媳妇美则美矣,但他从外形看确确实实是个男的!!!!!!双儿夫郎是什么鬼?作为直男的段枢白整个人都不好了……

阳州地界多山陡峭,田野荒芜,盗贼横行,百姓吃了上顿儿没下顿,连个像样的城市都没有,成为这地方的太守长官,和被发配边疆有什么区别。

幸好他穿越的时候还携带了一个“城市建设系统”,各种城市建设任务接连不断——

小城任务1:选一个地方建设你的小城吧!

小城任务2:为你的小城取一个名字吧!

小城任务3:为小城居民建设第一栋房子。

……

从此,段枢白过上了在古代搞基建、逗娇妻的奋斗生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种田文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段枢白 ┃ 配角:萧玉和 ┃ 其它:种田文

作品简评:段枢白从现代退役特种兵穿越成古代大将军,因触怒国舅被发配到贫瘠的阳州做太守,他带着新娶的双儿夫郎,前往阳州赴任。到了阳州,他杀贪官,除匪盗,利用随身绑定的城市建设系统,一边搞建设一边做任务,凭借系统奖励的城市建设资源,带领阳州民众从无到有建设一座新型古代城市……这篇文章题材新颖,情节张弛有度,将一步步建设城市的过程描写地恢弘庞大,令人热血沸腾。主角性格鲜明,和cp恋爱过程自然,两人相处温馨甜蜜惹人心动,文章的事业线和感情线很好地融合在了一起,是一片值得细细品味的优秀佳作。

第1章 乘船

江水滔滔,几艘大船涉江而过,江水冲刷着木板,激起一阵阵水花,人站在甲板上向水流看去,都会被急湍而去的水流晃得眼晕,仿若那水流正冲击在自己身上。

深碧色的江水深不见底,四周看去,皆看不见两岸,唯有几条浮萍小船在江水中涤荡,几艘船上,装载着从北方而来的士兵,哪里见过这般滔滔不绝的江水,他们水性不佳,唯恐堕入江中,身葬鱼腹。

“我的老天,我都不敢往水中看,生怕自己掉下去。”鼻尖嗅着江水中特有的水腥味,一个士兵心有戚戚然地拍拍胸脯。

“让我面对这些水,我宁愿上战场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另一个士兵奄奄一息地抬起手,他脸色发青,显然是晕船晕得发昏了。

“将军呢?将军下水好些时候,怎生还不上来。”

“……可别出事了吧。”

“瞎说!”听见两个士兵的窃窃私语,副将张长乐呵斥道:“你以为将军和你们似的,一个个旱鸭子。”

两个惧水的士兵连忙缩缩脖子做鸵鸟状。

张长乐看着前方浩荡深邃的蔚蓝色苍穹,和那深不见底的碧色一样,其实他心中也挺没底的,段将军的水性真有那么好吗?他跟在对方身边几年,还不知道将军竟然水性这么好,能在这般的江水中来去自由。

过了良久,有人惊呼道:“将军回来了。”

张长乐眼中一喜,连忙向出声处看去,匆匆走到船角,直到在水中见到那抹熟悉的身影,才深深放下悬着地那颗心。

一个身材高大,威武矫健的男子利索地爬上船,直到他站起来,他那鹤立鸡群的身高隐隐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之感,让人能在人群中第一眼就望见他,出类拔萃,说得大概就是这般第一眼便觉不凡的人物。

他只穿着一条黄色的长裤,此时湿透了的衣料正紧紧地贴在他稳健的肌肉上,修长的双腿轮廓一览无余。晶莹的水珠流淌过麦色的肌肉,在明艳的光线下发出灼人眼球的光,棱角分明的八块腹肌勾勒出完美的腹部形状,流线型的英俊身材看着周围男人心中一阵羡慕。

张长乐道:“将军,您可总算是上来了。”

段枢白勾唇一笑,一只手攀住自家副将的肩膀,另一只手将手中的东西扔在船板上,爽朗道:“今晚请诸位兄弟们吃鱼。”

船板上由水草牵成的七八条鱼鳞烁灼的鲜鱼挣扎甩尾,充满活力。

一旁的士兵心中恍恍惚惚,原来段将军不仅下去游了水,还拎回来了一串鱼,在他们这群打北方而来的旱鸭子中,真是太厉害了。

张长乐递了一壶酒给段枢白,段枢白仰面喝了几口,心道:畅快。

“将军,是不是吃了鱼,以后就不怕水了?”那名晕船晕成醉虾的士兵弱弱地发问。

“或许吧。”段枢白笑了笑,拍拍那士兵的肩膀:“咱们到了阳州这边,不会水怎么行?等过段时间,还要让你们在水中训练。”

想到那样的前景,恐水的一行人只觉前路灰暗。

和兄弟们调笑一阵,段枢白拎着半壶酒,大步走向船舱掀帘而入,一进入舱里,也不讲究,直接大马金刀地席地而坐,饮上一口酒后,微微眯起的凤眼状若不经地扫向那名坐在木椅上的锦衣华服公子。

那位公子容貌俊美,五官精致的可以说是从画里走出来似的,隽秀的眉眼,红润的嘴唇,挺翘的琼鼻,说是貌若好女也不为过,他头戴玉冠,墨色的长发垂在双肩,墨发中还隐隐夹着玉流苏,更衬得其人华贵无暇,鹅黄色夹杂雪白的绸缎衣裳将他一身的贵气展露地彻彻底底,腰间的佩环澄澈华美,真真是如玉一般的人。

如玉一般的美公子身后还守着一名十五六岁的小厮,一袭青衣,青葱出水。

段枢白将口中的酒缓缓吞下,在心里面感慨,真是太……太格格不入了。

外面的一群人加上他,都是能糙出泥巴的糙汉子,谁能想到他们这一行人中还夹着个美公子和嫩小厮,段枢白恍惚觉得自己像是带着一伙兄弟抢劫了富家公子的强盗,亦或是盗匪头头强抢回来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带着兄弟们看守回去做压寨夫人……

然而实际上,他是带着新娶的漂亮老婆去赴任。

是的,眼前这位貌美出尘的贵公子是他段枢白段将军新娶的夫郎,京城博阳侯府家的嫡公子双儿,出身贵族,身份高贵,啧……

段枢白原本不是现在的段枢白,是现代长望军区的一名野战特种兵,不过他已经退役。在一次支援边境的缉毒救援行动中,为了救村民中的一个八岁小孩,英勇负伤,右腿留下残疾,只好遗憾离开待了近十年的军队,段枢白看着自己残障的右腿,倒是不后悔自己舍身救人,就是可惜在Y国的军事竞赛没机会参加了,为了这次比赛,他们队可是训练了好久……

带着百八十万的退伍金回家,段枢白作为一个大龄退伍老光棍唯一的愿望就是找个贤惠的媳妇儿,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时不时喝点小酒的幸福生活。家中二婶给他介绍了个大学毕业两年的普通女孩儿,这不,他原本正在去相亲的路上,结果半路又出岔子了,刚救下一个差点被卡车撞的四岁小孩,他自个儿被撞飞进段枢白将军的洞房花烛夜。

就这么一下子,直接从相亲过度到结婚。

真刺激。

话说白得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儿,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对段枢白来说,哪怕是个模样普通带点痘的姑娘,也好过这么个清贵无暇的美公子,长得再漂亮也是个男人,没胸没屁股怎么硬得起来,说是什么双儿,和女人一样能生孩子,但是男人和女人的差别,又不只单单是生孩子。

他穿来的这个世界也真有意思,这个世界上除了男人和女儿外,还有另一种叫双儿的存在,双儿的外表和男人一样,但他们却能像女儿一样生孩子,还能嫁人,他们和男人的差别便是眉心有一颗红艳的朱砂痣,除了外形的差别,双儿的力气比女人稍微大一点,但又远远比不上男人,而在生育能力方面,双儿又比不上女人。

可以说是很尴尬的一类群体。

这个世界先有男人女人,后来从男子中演变出来双儿,原本的双儿也称作男子,但随着身体的变化,他们已经不能使女子怀孕,而只能为男人生育,后来世人为了将他们和正常男子作区分,渐渐被称作双儿。

双儿在本朝的存在也很稀少,原本双儿的数量也不多,但是追溯到亡国的前朝出了一位蛊惑帝王的祸国妖妃,便是一名貌美的双儿,本朝太-祖继位后,以前朝为鉴,下令诛杀当世貌美的双儿,双儿的地位在某段时期内降到最低点,曾经有段时间,为官的男子不准娶双儿为正妻,直到好几代皇帝过去之后,双儿的地位才重新得到改善,但在古旧死板的人眼中看来,双儿,依旧是不详的存在。

说起他现在的身份,段枢白段将军,是皇帝亲封的骠骑将军,不过,武官的这个将军称号,不过是个美称罢了,但也说明了段枢白身上肩负的荣誉。段枢白本是泥腿子出身,身份低下,但他生得孔武有力,气运十足,于军事方面天赋异禀。当朝受中涓宦官作乱,百姓多有哀怨,民愤四起,前年爆发了金莲党起义叛乱,段枢白在平乱中立下军功无数,期间还救下小皇帝一命,得以飞黄腾达,官位一路高升至此。

不仅如此,他还是国舅爷面前的红人,在朝廷上一时之间可以说是风头无二,奈何段枢白本人好大喜功,刚愎自用,不懂文官之间的弯弯绕绕,在官场上得罪不少人。正所谓“狡兔死,走狗烹,良弓藏”,除去叛乱起义军后,段枢白这个手握重兵不知好歹的家伙自然开始遭到小皇帝和国舅爷的记恨。

在一次宴会之中,段枢白对博阳侯府二房家的嫡女萧月晴一见钟情,打点人进宫奏请皇上赐婚,这消息还没传进宫就被萧家知晓,萧月晴讥讽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正巧萧家大房只剩孤儿寡母,二房心生毒计,伙同小皇帝身边红人做套,最后皇帝下旨让段枢白娶了博阳侯大房家的公子双儿萧玉和。

好好的美娘子变成了双儿,原本的段枢白也不满啊,他本就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不仅不满意赐婚,还做出了一些荒唐的发泄事,这就让皇帝揪住了他的小辫子,将他任命为阳州太守,婚后立马赴任,阳州可不是一个好地方,让他去做阳州太守,实则将他贬出京城。

得了这个消息,自认无力回天的段枢白终日饮酒消愁,在婚礼前一天酒醉醒来后,便是来自现代的另一抹幽魂。

他们同为段枢白。

第2章 抵达

三月中,段枢白带着一百五十多名心腹兵将以及新娶的夫郎自京城前往阳州赴任,五日前抵达宣州,宣州与阳州仅有一江之隔,坐船渡江之后,便抵达他上任的地方。

段枢白坐在船板上,湿透的衣裳滴出水将船板打湿,留下一片水渍。

坐在那边的萧玉和被他看得不舒服,低下头来掩面喝了一口茶。

段枢白是萧玉和见过最高大威猛的人,身上带着一种独特的阳刚的气质,只是待在那里,就不容得旁人忽视,他的肌肉发达却不显得臃肿,这时打着赤膊坐在那里,简直就像是一个和外边太阳一样强烈的发光体。

不过可惜的是,他就是一个有勇无谋的武夫。

段枢白也觉得自己这么盯着人看也不好,和个登徒子似的,于是开口寒暄道:“玉和,还晕船吗?”

萧玉和文雅地摇摇头,轻轻说:“无碍了。”萧玉和原本是京城长大的侯府公子哥儿,哪里受得了大半个月的舟车劳顿。

段枢白闻言笑笑,在一旁歇息不说话了。

两人成亲以来几乎没什么交流,段枢白不想要双儿夫郎,萧玉和这种风光霁月的官家哥儿自然也看不上段枢白这个孔武有力的粗糙武夫,像他这般的双儿,更希望自己的夫婿是一个才华横溢的状元郎,夫夫之间过着花前月下红袖添香的雅致生活。

而不是跟着一群武夫前往贫瘠之地受苦。

站在萧玉和身后的秋然推推他。

萧玉和无奈,只好站起来缓步走到段枢白身前,从衣袖里摸出雪白的帕子递上前,冷冷道:“夫君是否要换衣服,玉和服侍夫君换衣服。”

他嘴里说着体贴温柔的话,然而他的语气他的表情却全然没有半点温柔的影子。

段枢白心中电闪雷鸣,仿佛头顶一到惊雷劈得他外焦里嫩,他强忍住嘴里的牙酸,面上浮起尴尬的笑容作为掩饰,勉强接过递来的帕子,以僵尸般的动作擦拭身体,嘴上道:“天气炎热,晒干足以,不用劳烦夫郎。”

乖乖的,一个男人对他“温柔体贴”还叫他“夫君”,段枢白觉得自己浑身上下仿佛有跳蚤在爬,简直让人不寒而栗,方才在江里游泳的畅快瞬间丧失,只剩下一种木木的恍惚之感。

听到段枢白的拒绝后,萧玉和也不再勉强,好似完成了一项任务一样定定地坐回原位。

段枢白在心里宽慰自己,穿成了个将军,还得了个漂亮的老婆,双腿也恢复健康,还有什么不满意地呢?人就应该知足,知足才能常乐。

段枢白对现代的生活没什么留念,战友情他记在心里,不会忘却,而家人……他是根正苗红的农民出身,家中长子,从小到大当班长,成绩优异,十六岁参军入伍,后来考入军校,因为体能过人,被选入特战部队,一路上升获奖无数,每个月能给家里寄一大笔钱,弟妹都被供养上大学成家立业,就他一个孤零零的老光棍,整年都在部队里,回去待在家人中间也无可适从……这么说来,其实军队更像他的家。

白捡了一条命,就应该好好珍惜活下去。

他这条命也不算是白捡的,跟他一起穿越的还有一个绑定的“城市建设系统”,时不时在他脑海里用电子音催促道:“快选择一个地方建设你的城市吧!请务必严格选址建城,城在人在,城毁人亡。”

“最后倒计时还剩下四十六天,请快速选址建城,否则系统自毁。”

这不,又开始在他脑海里循环催促了,城在人在,城毁人亡,他能穿越重生应该也是多亏了这个系统,以后他的生命就和这个系统绑定了。

船终于横渡过江抵达阳州地界,六艘大船靠岸停船,各船士兵们有序下船卸货,粮草、兵器和马匹,还有萧玉和的嫁妆,一箱箱,一件件地搬运下来。

段枢白抱拳感谢船队负责人:“替我谢谢宣州太守。”

圆脸的船队负责人同样作揖施礼:“太守大人吩咐在下送段大人一行过江,如今已顺利抵达阳州,属下这就回航复禀大人。”

“这位大哥不如留在阳州歇息一晚,明日横渡过江。”

负责人憨厚地笑了笑:“不了,家中有事,我等今日还要连夜赶回宣州。”

“既是如此,那我也不多留大人,请将我的谢意带给孙大人。”

“一定一定。”

阳州江边码头荒凉,显是许久不用,近日下了几场小雨,地面湿滑,湿黄的泥巴黏黏答答,人走上去,便能深深凹下去一个脚印,秋然扶着萧玉和下船,萧玉和一身锦衣佩环,他看着精致鞋尖上的黄色泥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下船的时候,段枢白已经换上一身整洁的月白色贴身劲装,外表气质凛然,非常有精神,还有那高人一等的身材,段枢白估摸着自己快两米高,哪怕在一群大汉之中,也是鹤立鸡群。

他笑着送走船队队长,回过身来,阳城的县令秦海珠慌忙上前来告罪:“段大人远道而来,在下有失远迎。”

段枢白将他扶起来,笑着客套道:“无需多礼,以后管理阳州,还需要秦大人帮忙。”

段枢白注意到这个秦海珠县令,看起来四十几岁,外表和戏剧里唱戏的判官老爷子似的,整个人又黑又肿,跟地里的茄子差不多,段枢白乐呵呵的和他交流,了解阳州的情况。

段枢白操着一口半白不古的话,脸皮堪比城墙还厚,反正之前的段枢白肚子里也没有半点墨水,说话就是这般地不文不雅,所以他也——无所畏惧。

现在到了阳州地界,他可是有身份的“阳州太守”,太守是什么?那是一州之长官,换句话来说,阳州最大的官就是他,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在这里,他就是老大。

段枢白和秦海珠几人一边向阳城走去,一边言笑晏晏,秋然和萧玉和则坐上了马车。

“去岁闹蝗灾,逃的逃,饿死的饿死……唉,还有一窝山匪海寇。”

从秦大人的口中得知,段枢白的阳州太守之位还真是凄惨,他管辖的地界阳州,由于阳州临海,海寇猖獗,有大半的土地已经被海寇接手,除了东南的海寇,阳州中西部闹山匪强盗,这般来看,他所能接管的地盘就是北边阳城附近的一小撮方圆之地。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小说作者ai呀呀《我在古代搞建设》点评: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真实可信,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我在古代搞建设小说[ai呀呀]在线试读

段枢白问:“阳城地方官秦海珠为官怎么样?”“秦海珠他伙同奸商哄抬粮价,他简直不是人,我媳妇饿死了,我也不想活了……”……“秦海珠他勾结盗匪,害得我家破人亡,如今还要烧死我,他一定不得好死,我就是化作厉鬼,也要来找他报仇……”段枢白的这一问,简直像是点燃了引线的火苗,那群方才还凄苦等死的人立马如同回光返照一样,争先恐后地爬起来诉说自己的冤屈与痛苦,他们已经饱受了折磨,在临死前,要将他们的那一腔恨意发泄出来。段枢白听了一下午人间惨事,他这才穿越没多久,就遇上了这么一个令人恨不得处之而后快的大贪官,他原本以为,...

2019-09-03 07:27:38

今天太子被废了吗小说[若兰之华]在线试读

“太子,朕在问你话!”穆允终于抬起头,偏头错过昌平帝投来的灼灼目光,淡淡道:“儿臣也是无奈之举。”穆骁敏锐的察觉到什么,急道:“父皇……”苏贵妃连忙恨铁不成钢的递给儿子一个眼神,口中假惺惺道:“陛下息怒,太子定然也是无心之失,稍稍责罚一下就是,千万莫伤了他们兄弟感情。”昌平帝没接苏贵妃的话茬,依旧紧紧盯着穆允。昌平帝脸色不易察觉的缓了些,道:“太子起来回话。”穆骁还欲开口,却被苏贵妃一记眼刀狠狠止住。...

2019-09-03 07:27:38

收一下獠牙谢谢小说[而苏]在线试读

“当然。”乔希坦言,他将两只手交叉抱在胸前,气鼓鼓的样子像一只竖起刺的刺猬。“祖母。”乔希撇了撇嘴,搅动着自己的手指,“她根本不喜欢我。”“除了祖母。”“乔希,过来。”德温特夫人向乔希伸出双手,将他抱到自己腿上,“你看上去不太开心啊,宝贝。”“是什么让你闷闷不乐呢,我的小乔希?”德温特夫人大概可以猜到原因,但是她看到书籍上面写道,这种坦率的交流有利于促进母子之间的感情。她的祖母似乎总是在强调他生病的事情,甚至说,一开始告诉乔希他在发烧的就是他的祖母。“我才不是豆芽菜!”乔希总是这样回复她,乔希讨厌别人说他...

2019-09-03 07:27:38

小兔桂花小说[朵状方形]在线试读

其他人抄起家伙就朝她冲去,直逼得云朵躲进角落里,抱着兔脑袋认错:“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兄弟姐妹们放过我吧!”哥姊们迫切地希望绵绵能够减减肥,变回从前的小仙兔,因此制定了无数的计划。比如控制绵绵的饮食,每天只让他喝水和吃几片菜叶子,别的一律不准吃。比如逼着他每天跑步锻炼,还做几百个坐位体前屈与俯卧撑。绵绵累得满身是汗,瘫倒在地的时候,云朵就摇着仙女棒给绵绵加油打劲。云朵说:“绵绵,加油!你要相信你自己!你一定可以的!”弟妹们齐刷刷将目光投在云朵身上。那目光跟利刃似的。云朵将目光飘忽到别处,噘嘴吹起了小口哨,...

2019-09-03 07:27:38

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小说[锲而不舍]在线试读

父亲口中的身体不好,如果别人几个月会跑而他只会爬也算的话......走廊左手边的黑铁般的围栏实际是木头,有改善体质的功效,墙上垂着光纤的挂灯其实是一个个小型机器人,可以随时调节空气中的温度和湿度。怀着各种复杂的心绪,景殊同脚步轻快的下了楼。但这里的他不一样,虽然没有体能和精神力,也不是什么基因融合者,是别人口中的废柴,然而拥有一具健康的身体景殊同已经很满足了。独自穿过走廊,景殊同不紧不慢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景殊同自觉睡了很久,至少也有几个小时,实际上时间只过去几分钟。见大家看得差不多,他开口:“米恩·霍斯...

2019-09-03 07:27:38

魔君卧底仙门的那些年小说[栤]在线试读

这般一想,各人都在心里筹谋起来。洛子尘平色平静,似乎没有看到众人变幻莫测的脸色般,道:“行了,今日就到这里。”“恭送师叔。”再往深一层想,若是到时候能再出一个洛子尘,那何愁自己这一脉前途。而亥峰峰主更是嘴角止不住的微扬,这些新入门的弟子虽然有一部分是其余各峰峰主安插进来的,但绝大多数那可确确实实都是新人,自然同他亥峰亲近些。送走了洛子尘后,重明殿中众人看向彼此的目光都带着一丝警惕。这时,亥峰峰主咳嗽一声,脸上扯出一个笑容朝梁恪抱拳道喜:“恭喜梁峰主了,这批亥峰弟子中,修为实力最高的就是您本家的侄孙梁华清了...

2019-09-03 07:27:38

我在江湖做美容小说[半瓶儿晃荡]在线试读

白木希见他比前些日子正常多了,精神顿时振奋起来,草草洗漱后就去做早饭,接着招呼男人来吃饭。看到男人走进来时的身影,白木希微微一惊,以前因为他一直躺在床上没注意,今天白天等他站起来才发现,这男人个头当真高大,比自己整整高出一头不说,而且身形矫健修长,窄腰长腿,十分养眼。就是那久不打理的凌乱长发,和一脸伤疤实在是煞风景。他穿好衣服出门,果然就见男人在院子里,他不知从哪儿搬过来一个大石块,也不知是怎么把石块削平了,权当个石凳,坐在上面,望着抽芽的桃树出神。这次男人没有再装聋作哑,一招呼就来了。白木希把饭端给他。...

2019-09-03 07:27:38

三界解忧大师小说[小霄]在线试读

女人的眼睛一直盯着那葫芦,心里琢磨着这小年轻一下子变出来个葫芦,说不定真是个高人。但看他那狡猾奸诈的嘴脸,估计是请神容易送神难,惹恼他保不齐会捅出什么幺蛾子。这说法挺新鲜,纪晗眼珠子盯着男人从裤兜里扯出来的东西。一个瘪乎乎的气球,底下绑着一根绳,邋里邋遢,完全没有一点仙气儿。男人回过头就看见纪晗用看破一切的眼神瞅着自己,笑了笑,又从兜里掏出一盒口香糖,抽出一片递给李强国,说道:“吹这口气千万不能紧张,您嚼个口香糖放松一下,吹了气球就回去睡吧。”李强国手抖着拆开口香糖猛嚼,深呼吸两口,而后一鼓作气把气球吹得...

2019-09-03 07:27:38

将进酒小说[唐酒卿]在线试读

杂役再来给沈泽川换药,他已清醒了许多。纪雷隔栏看着他,冷声说:“此次算你命大,祸害遗千年。太后饶你一命,你怕还不知道为何。”纪雷说:“我知道你师父是纪纲,江湖逋客纪纲。二十年前我与他是师兄弟,我们一同在这阒都禁中效命于锦衣卫。你恐怕不知道,他曾经还是锦衣卫从三品指挥同知,那一套纪家拳,我也会。”纪雷打开门,待杂役出去,左右无人时,方才坐在了沈泽川床边。狱中无人讲话,杂役退出去后,便只剩沈泽川。他时醒时昏,这夜长得像是没有尽头,怎么也等不到天亮。沈泽川伏首不动。纪雷俯首,低声说。沈泽川呼吸一滞。...

2019-09-03 07:27:38

穿到古代当名士小说[五色龙章]在线试读

宋家两位兄长更是奢侈到拿薄荷露当花露水搽的地步,一夏天都没苦夏,读书作文时都觉精神百辈。这一年正好轮上秋试,两人清清爽爽地上京,精精神神地应考,八月下旬秋试放榜,宋大爷宋晓竟取中了第一百三十名举人。二爷宋昀虽然落了榜,也不觉失落,还能反过来开玩笑安慰家人:“我以前取不中,是缺了指点我文章的人,往后家里有两位举人指点我,我还有什么中不了的?再说,我慢这一步,等明后年官儿中了秀才,我们兄弟一道上京,同榜取中,也是一段佳话么。”他不想再考进士了。这种香露卖得极贵,一小瓶就要十两银子,仍是有不少文人乡宦冲着“御史...

2019-09-03 07:2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