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兔桂花小说[朵状方形]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其他人抄起家伙就朝她冲去,直逼得云朵躲进角落里,抱着兔脑袋认错:“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兄弟姐妹们放过我吧!”哥姊们迫切地希望绵绵能够减减肥,变回从前的小仙兔,因此制定了无数的计划。比如控制绵绵的饮食,每天只让他喝水和吃几片菜叶子,别的一律不准吃。比如逼着他每天跑步锻炼,还做几百个坐位体前屈与俯卧撑。绵绵累得满身是汗,瘫倒在地的时候,云朵就摇着仙女棒给绵绵加油打劲。云朵说:“绵绵,加油!你要相信你自己!你一定可以的!”弟妹们齐刷刷将目光投在云朵身上。那目光跟利刃似的。云朵将目光飘忽到别处,噘嘴吹起了小口哨,

小兔桂花小说章节试读

《小兔桂花》作者:朵状方形【完结+番外】

文案:小秋山百万年小仙兔,平生除了颜好一无是处,有个强悍到上摔恶龙下打豺狼的二哥。本以为生活就是糖里夹盐巴,一家人相亲相爱。

明明说好了一起做兔子,二哥居然成神了。

——

CP:神君哥哥×兔子精绵绵

第一章 小秋山

小秋山在蓬莱以北的一个旮旯头里,是四海八荒里最没名气的灵山。别的灵山层出精灵仙草千年老人参,小秋山聚集各路妖精鬼怪,盛产玉米白菜小萝卜。小萝卜最是嘎嘣脆,酸中带甜。

白菜萝卜多产的地方自然吸引兔子精。每当山中白菜长成的时候,就能看见漫山遍野的兔子在草丛间疯狂撒腿奔跑,狐狸啊狼啊虎子啊也追着在草丛间愉快地狂奔。

绵绵就是小秋山无数兔子精中的一只,家住西山老梧桐树下的第三十六个兔子窟,有十六个阿哥阿姊,他是最小的一个,排行小十七。

他娘怀他的时候,他爹在躲避豺狼妖的途中从山丘上掉下去,“啪叽”摔死了。他娘难过了几百年,每天都是嘤嘤嘤的,啃不下萝卜也不愿意出兔子窟,逢人就念叨她那命苦的相公。他四百岁大的时候,她娘回了一趟娘家,临走前将他托付给了十六个阿哥阿姊,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据说她一回娘家就改嫁了,嫁给了那边一个拥有几百亩萝卜白菜田的老妖精。

他一丁点大就成了没父母养的孤儿,倒也没觉得有什么,毕竟他还有十多个阿哥阿姊在,尤其是两千多岁还没成亲的阿哥阿姊,待他格外亲热。

这些阿哥阿姊们献殷勤献得可狠,天天给他塞好吃的好玩的,还常常问他,他最喜欢谁,成年礼之后愿意跟谁过一辈子。

一般谁给他买东西,他就说喜欢谁,因为不管说哪个别的阿哥阿姊都得罪人。

那时他还不晓得他们兔子一族之间是不拘亲缘伦理的,但他打小看着三哥和六姐腻腻歪歪,五哥和七姐打情骂俏,十三哥和十四哥形影不离,从不觉得惊奇,也从没觉得不合适。

他还以为隔壁大猫二狗乌龟家的阿哥阿姊跟他家的是一样婶儿的。

他一千岁的时候,隔壁的乌龟六六来他家做客,他们无意间撞见了五哥和七姐在兔子洞里缠缠绵绵地打啵,乌龟六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乌龟六六拉着绵绵从洞里冲出来的时候,脸红得像是被红烧了一样。六六闭着眼睛,跺着小肥脚,捏尖了嗓音对绵绵喊:“不得体!不得体!没眼看!”

绵绵奇道:“什么不得体啊?你阿哥阿姊在乌龟洞里不是这样的吗?”

六六像是踩在滚烫的烙铁上,原地跺肥脚转圈:“噫!你瞎说!你胡说!”

乌龟六六捂着脸,嘴里喊着:“不得体!不得体!没眼看!”一骨碌跑远了。可他没注意前边是个下坡,一脚踩空。他立马缩进乌龟壳里在空中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啪叽”从山坡滚了下去。

绵绵听到坡下传来重物坠地的声响和六六的凄惨得变调的哀嚎声。他扒开草丛,探出头去看乌龟,捂着眼睛不忍心地问道:“你没事吧?”

乌龟六六在山坡下喊:“不得体!不得体!没眼看!”

乌龟六六不再理会他,自己拖着破碎的龟壳回家找阿爹修补去了。

绵绵呆呆地在草丛边上坐了很久,眼眶都红了。他万分沮丧地回到家去,一钻进洞里又撞见了情意绵绵的五哥云成和七姐云兰,衣裳都褪去了一半。两人双双看向他。

五哥的动作第二次被打断,颇有些恼火。他看到绵绵蹲在洞口呜咽,又忍不住心软了。他给七妹拉好衣衫,在她耳边轻声道:“等会儿宝贝儿,咱过会儿回房里去。”

七姐面染红晕,拢着衣襟含羞带俏地点点头。

五哥走到绵绵身边去,压住满心烦躁,尽量温和地问道:“绵绵你怎么了?”

绵绵的眼泪吧嗒吧嗒掉了下来,他擦擦眼睛说:“我觉得六六……”

“嗯。”

“我觉得六六他……”

“他怎么了?”

“我觉得六六病重啦,可能要变成鹦鹉精啦。”绵绵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他都不会说话了,只会说‘不得体不得体’,也不会走路了。我怀疑他得了跟东山下那个卖枣糕的黄鼠狼爷爷一样的毛病。黄鼠狼爷爷自从生病后就只会‘阿巴阿巴’了,还走不了路了!嘤叽!”

绵绵越哭越大声:“呜呜呜六六是我最好的朋友了!我不要他生病!他要是病死了我该怎么办啊!”

五哥听得脑仁子疼,从怀里扯出七妹妹绣的手绢,看了几眼,颇有些不舍得地塞到了他怀里:“擦擦擦擦,多大点事儿。你别哭了,他一只乌龟寿命比你还长,你还担心他病重,可真是的。”

绵绵拿过手绢,擦了擦眼泪,然后展开来捂在红红的鼻头上,响亮地擤了下鼻涕。

五哥嫌弃地看着他,欲言又止,心痛得差点昏过去。他想想还是算了,又不能把兔崽子揍一顿,烦躁地叉腰转过身去。

这时九哥云夜刚好从外边进来,他看到绵绵蹲在门口哭,紧张得一把扔下锄头,弯身握着他的肩膀问道:“绵绵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你告诉九哥,九哥帮你揍他!”

绵绵呜呜地喊了声“九哥”。

他看到五哥站在那儿,直起身板没好气地质问道:“绵绵怎么了?”

五哥一直看云夜不太顺眼,当初七妹妹最先看上的就是这个九弟,但是九弟的兔脑瓜子死活不开窍,才让他有机可乘。他俩既是兄弟,也算是百年情敌,平时见面就分外眼红,彼时战火一触即发。

五哥发了火:“又不是我把他惹哭的!你对我凶什么!”

九哥也是急脾气,吼道:“不是你又是谁?绵绵哭得这么伤心你也不管,你算什么狗屁兄长!”

五哥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没管了!真搞笑!你连状况都没搞搞灵清,一冲进来就开始冲我凶!你这就算兄长了?”

九哥冲上前去抓住了五哥的衣襟,两个人你一拳我一拳打了起来。七姐听见动静从房间里赶出来,站在一旁劝架,但是怎么都劝不住。他俩反倒是打得更凶了。

七姐嘤嘤哭道:“你们快点住手!你们不要这样了啦!不要为了我打架!我们是家人,家人不可以酱子啊!”

其他阿哥阿姊扛着锄头从萝卜地回来时,看到兔子洞里一片狼藉,九哥和五哥扭打成一团,脸上都挂了彩,青一片紫一片的,跟花灯节的彩灯似的,很是好看。

十一姐云朵热泪盈眶,忍不住鼓起了掌。其他人默默看向她。

十一姐鼓掌鼓不下去了,讪讪地收回了手,翻了个白眼把眼眶里的泪水收了回去,她一脸痛心地问哭成泪人的七姐:“这是怎么回事,五哥和九哥……打架了?”

七姐用力地点了点头,点得头上的发髻和发钗也乱晃。她手握香帕,搭在胸口上:“都是我不好,他们是因为我才打架的,嘤嘤嘤。”她哭着伏在了云朵的肩膀上。十一姐心疼地揽住了她纤弱的肩膀:“不,这不是你的错,七姐你千万别这样责怪你自己。千古多少美人因亡国而被扣上了祸国的帽子,而这些美人又何其无辜。这不过是那些无用的男人找的借口罢了。”

七姐云兰抬起头,含羞而又深情地凝望她的眼眸,十一姐低头看她,亦是同样的温柔。她们周围弥散着美丽的橘色气泡泡。

浑身发绿的五哥低喝一声:“云朵你滚一边去,他娘的瞧把你给能的。”瞬间粉碎了所有梦幻的气泡。

十一姐移开了目光,低头揉了揉发酸的眼睛,七姐则伏到五哥身边紧张地查看他的伤势,捧着他的脸问道:“云成你怎么样了,疼不疼啊?”

混乱之间传来清朗的一声“怎么回事”。阿哥阿姊们往洞口看了一眼,自觉地给二哥云湛让开了一条道。

从洞口漏进的几缕光洒在五哥和九哥那两张斑斓的脸上。云湛牵着抽嗒嗒的绵绵的手,背光而立,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九哥拍拍尘土从地上爬了起来,解释道:“二哥,是绵绵哭了,但是五哥他一点都不管,你说这像话吗!”

鼻青脸肿的五哥气结:“绵绵他自个儿难过关老子什么事啊,我跟七妹独处被打断了两次,还无缘无故挨了顿揍我还没说什么!”

云湛拉住小孩子的手往房里带。绵绵跟不上他的步子,抬头看着他,一颠一颠地跟着走,每走一步,两只吱吱鞋都咯吱咯吱响。云湛转头对这些个弟妹道:“这事我懒得管,等大哥回来了,你们几个去告他俩一状。”

弟妹们站成一排点头如啄米:“好的二哥。”

云湛掀开门帘:“跟大哥说,往死里打,把腿给打折了,就说是我说的。”

弟妹们点头点得头发乱颤:“可以的二哥。”

五哥和九哥两脸震惊:“嗯?”

弟妹们紧接着疯狂把头摇成拨浪鼓:“不可以不可以。”

云湛一走进屋门,弟妹们就顶着五哥和九哥杀妖精的目光四处逃窜,当中几个抱着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和小零食撒腿冲进了绵绵的房间里。

绵绵坐在床边,云湛已经给绵绵擦过了花猫脸和脏兮兮的小手。阿哥阿姊们一个两个的都围到了绵绵的身边。

“绵绵宝贝你怎么哭了呀?”

“小可怜,是谁欺负你了,告诉姊姊。”

“宝儿不哭,十二哥给你买了小风车。”十二哥云澈呼呼吹动了风车,转给绵绵看。

“四姐给你买了糖葫芦,你吃不吃?”

“十哥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西山小萝卜。”

绵绵一手握糖葫芦,一只手臂抱住几只小萝卜,红着眼睛哽咽说:“是六六……”

十哥气愤道:“他娘的,那个六六又欺负你了?我待会儿就过去把那只小绿毛龟的脑袋拧下来,然后把他的龟甲剥下来炖汤给你喝。”

绵绵愣了愣,哭得更大声了。

第二章 小仙兔

别的阿哥阿姊纷纷砸拳头过去,十哥抱头哀嚎。十一姐云朵推搡了一把他的肩道:“十哥,你当着绵绵的面瞎说什么呢。虽然龟兔赛跑了几千年还没赛出个所以然来,但是咱们跟老龟家也没仇恨,你也不能这么说吧。”

小十五在旮旯头里小声道:“云朵姐姐,龟兔赛跑的结局不是乌龟赢了吗?”

云朵叉着腰道:“那故事不知道是哪个人间的小老头编的,做不得数的。龟兔两家的族长为这件事争了几千年,非说要让两族再比一比。但是两家族长年纪大了记性也不好,拖了一年又一年,到现在还没比过。诶,绵绵,你私下里有没有跟隔壁的那只小乌龟比过?谁跑得比较快啊?”

绵绵脸上还挂着泪痕,闻言愣住了。

绵绵软糯糯地说:“六六比较快。”

“咦,居然是六六比较快吗?”

“六六会滚,一下子就跑到山底下去了,我追不上。”

“噢是这样啊,那确实是追不上……”

十哥一把将云朵推开:“你可闪一边去吧,就知道瞎扯。绵绵,你玩了一天肯定累了,十哥给你做好吃的。”

绵绵还没说话,小十二就挤到了他面前:“十哥你可得了吧,就你那做饭的手艺,您还是自个儿留着吃吧,别来毒害绵绵。绵绵,十二哥带你去后山温泉泡澡好不好?”

云朵皱起眉头“咦”了一声,啧啧道:“绵绵还小,他还没成年,你满脑子想什么呢!”

十二哥“啧”了声,不耐烦地回过头看她:“你把我想成什么兔子了!我是那样的兔子吗?”

云朵满脸僵硬地微笑:“不是吗?”

十二哥气得霍然站起:“我也知道绵绵年纪还小,我倒问问你,你满脑子想的是什么?你想到哪里去了?”

“什么叫我想到哪里去了?你是什么样的流氓兔,这么多年我还不清楚了?”

“你可别血口喷人!”

“我怎么就血口喷人了你说说!什么叫做血口喷人啊?上学那会儿读书读得不咋地,回回小考都抄我的卷子,现在就知道在这胡说八道……”

“那都是几百年之前的事情了,而且我抄你的卷子回回考倒数,你居然还有脸说……”

十哥趁他俩之间战火四起时,蹲在绵绵面前,继续撺掇绵绵跟他去灶房。十哥道:“你别听你十二哥瞎说,他做饭做菜比我还难吃。我为了你特意去跟北山的老鹿大厨师学了几年厨艺,我做的饭菜你肯定喜欢。”

小十五也牵住了绵绵的小手,柔声柔气地说:“绵绵,你上次不是说十五姐做得炒萝卜很好吃吗?我现在就炒给你吃,跟十五姐走吧。”

十哥急了:“小十五你能不能别搁这翘墙脚,你懂不懂尊敬兄长,啊?”

十五翻了个白眼,假装没听到,温温柔柔地唤了声“绵绵”,拉起绵绵往屋外走。绵绵乖乖地跟着走,踩着的咯吱鞋嘎吱嘎吱响得很清脆。

十二哥赶紧丢下跟他互喷唾沫的云朵,过来拦下他们。十二哥单膝跪下,抓着绵绵的双臂道:“绵绵,待会儿跟你十五姐姐吃完饭,就跟十二哥去泡澡吧。”

云朵也跟了过来:“可去你的吧,我呸。绵绵,你待会儿就来跟十一姐一块睡觉,小孩子太晚睡不好哒。姐姐给你讲食铁兽的故事。”

十哥也挤进了弟妹堆里:“云朵,你可别又把绵绵给吓哭了,上次他就是被你吓哭的。绵绵,听十哥的,他们都不靠谱,还是跟哥哥去灶房吧。”

云朵道:“这次故事不吓人的,只是名字听着吓人。绵绵你要是不愿意听,十一姐还可以给你讲小鸭子小毛驴小乌龟的故事。”

绵绵眼睛一亮:“小乌龟的故事!我想听!”

云朵抓紧机会道:“想听待会儿就来找十一姐啊,姐姐这就回房洗个澡涂个香香,小床上等你啊宝贝儿。”

十二哥也“呸”:“云朵你可要点脸吧!”

十哥也“呸”,“呸”完又低头哄着绵绵跟他走,还让小十五撒开牵着绵绵的手。

一时间周围一片嘈杂,阿哥阿姊都自顾自对着绵绵说话,说着说着又推搡争执起来,争着争着就要动手打起来了。绵绵几乎都快听不懂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他们都抓着绵绵的手臂,要绵绵跟他们走。绵绵左右为难,一言不发。他抬头看向一旁的二哥云湛。

云湛看着那些抓着绵绵的魔爪,掀了眼皮子冷冷道:“手。”

弟妹们寒毛倒竖、毛骨悚然,纷纷吓得松开了手。

云湛一句话没再讲,抱起绵绵朝屋外走去。绵绵环着二哥的脖颈,回过头来默默看他们。

云湛带着小朋友掀帘而出,还立在外头的云夜喊了声“绵绵”,忽然噤声了,又蔫蔫地喊了句“二哥”。

屋里的几个人听得一清二楚。小十二轻声抱怨道:“二哥也太过分了吧,每次都这样。”

云朵拍拍他的肩,摇着头叹息道:“十二弟,你敢跟二哥争吗?我反正是不敢。”

小十二捏起拳头说:“这有什么不敢的,只要我们联手……”

十哥抱胸冷哼道:“那你们联手吧,可别算上我,我可不敢。”

“我也不敢。别想了弟弟,咱二哥这个人简直是强悍到没兄弟。他八百岁出入狐狸山找走丢的五哥,搅得整座狐狸山都惶惶然的,至今山门口的石碑上还竖着他的画像,写着‘云湛与豺狼虎豹不得入内’。一千三百岁的时候能孤自上山连打几只老虎精,两千岁的时候把害死阿爹的豺狼妖的精元都给剥出来。你要跟他争,他能把你的骨头拆散,再将你这一身兔子毛皮给风干了。”云朵掸掸他肩上的灰尘道,“我都担心再这么下去,绵绵迟早要跟了二哥,我们几个人都不必争了。”

小十二心中烦躁:“你可别瞎扯,绵绵这不还没成年吗?谁说了他跟二哥相处最久,以后就一定跟二哥了?”

“我看啊,极有可能。绵绵又不懂事,二哥哄一哄,没准就成了呢。”云朵道,“我还是舍不得绵绵这样水灵灵的小仙兔,再等个几百年也愿意,可惜了……诶等等等等,有什么关系啊,咱们兔子又不讲伦理的,也没说绵绵只能跟一个人啊。要不嘿嘿嘿,等绵绵成年后咱们每人分一天怎么样啊?”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小说作者朵状方形《小兔桂花》点评:微虐中带有丝丝甜意,催泪后又会让人满心期待,故事情节引人入胜!适合闲暇时阅读哦!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小兔桂花小说[朵状方形]在线试读

其他人抄起家伙就朝她冲去,直逼得云朵躲进角落里,抱着兔脑袋认错:“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兄弟姐妹们放过我吧!”哥姊们迫切地希望绵绵能够减减肥,变回从前的小仙兔,因此制定了无数的计划。比如控制绵绵的饮食,每天只让他喝水和吃几片菜叶子,别的一律不准吃。比如逼着他每天跑步锻炼,还做几百个坐位体前屈与俯卧撑。绵绵累得满身是汗,瘫倒在地的时候,云朵就摇着仙女棒给绵绵加油打劲。云朵说:“绵绵,加油!你要相信你自己!你一定可以的!”弟妹们齐刷刷将目光投在云朵身上。那目光跟利刃似的。云朵将目光飘忽到别处,噘嘴吹起了小口哨,...

2019-09-03 07:27:22

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小说[锲而不舍]在线试读

父亲口中的身体不好,如果别人几个月会跑而他只会爬也算的话......走廊左手边的黑铁般的围栏实际是木头,有改善体质的功效,墙上垂着光纤的挂灯其实是一个个小型机器人,可以随时调节空气中的温度和湿度。怀着各种复杂的心绪,景殊同脚步轻快的下了楼。但这里的他不一样,虽然没有体能和精神力,也不是什么基因融合者,是别人口中的废柴,然而拥有一具健康的身体景殊同已经很满足了。独自穿过走廊,景殊同不紧不慢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景殊同自觉睡了很久,至少也有几个小时,实际上时间只过去几分钟。见大家看得差不多,他开口:“米恩·霍斯...

2019-09-03 07:27:22

魔君卧底仙门的那些年小说[栤]在线试读

这般一想,各人都在心里筹谋起来。洛子尘平色平静,似乎没有看到众人变幻莫测的脸色般,道:“行了,今日就到这里。”“恭送师叔。”再往深一层想,若是到时候能再出一个洛子尘,那何愁自己这一脉前途。而亥峰峰主更是嘴角止不住的微扬,这些新入门的弟子虽然有一部分是其余各峰峰主安插进来的,但绝大多数那可确确实实都是新人,自然同他亥峰亲近些。送走了洛子尘后,重明殿中众人看向彼此的目光都带着一丝警惕。这时,亥峰峰主咳嗽一声,脸上扯出一个笑容朝梁恪抱拳道喜:“恭喜梁峰主了,这批亥峰弟子中,修为实力最高的就是您本家的侄孙梁华清了...

2019-09-03 07:27:22

我在江湖做美容小说[半瓶儿晃荡]在线试读

白木希见他比前些日子正常多了,精神顿时振奋起来,草草洗漱后就去做早饭,接着招呼男人来吃饭。看到男人走进来时的身影,白木希微微一惊,以前因为他一直躺在床上没注意,今天白天等他站起来才发现,这男人个头当真高大,比自己整整高出一头不说,而且身形矫健修长,窄腰长腿,十分养眼。就是那久不打理的凌乱长发,和一脸伤疤实在是煞风景。他穿好衣服出门,果然就见男人在院子里,他不知从哪儿搬过来一个大石块,也不知是怎么把石块削平了,权当个石凳,坐在上面,望着抽芽的桃树出神。这次男人没有再装聋作哑,一招呼就来了。白木希把饭端给他。...

2019-09-03 07:27:22

三界解忧大师小说[小霄]在线试读

女人的眼睛一直盯着那葫芦,心里琢磨着这小年轻一下子变出来个葫芦,说不定真是个高人。但看他那狡猾奸诈的嘴脸,估计是请神容易送神难,惹恼他保不齐会捅出什么幺蛾子。这说法挺新鲜,纪晗眼珠子盯着男人从裤兜里扯出来的东西。一个瘪乎乎的气球,底下绑着一根绳,邋里邋遢,完全没有一点仙气儿。男人回过头就看见纪晗用看破一切的眼神瞅着自己,笑了笑,又从兜里掏出一盒口香糖,抽出一片递给李强国,说道:“吹这口气千万不能紧张,您嚼个口香糖放松一下,吹了气球就回去睡吧。”李强国手抖着拆开口香糖猛嚼,深呼吸两口,而后一鼓作气把气球吹得...

2019-09-03 07:27:22

将进酒小说[唐酒卿]在线试读

杂役再来给沈泽川换药,他已清醒了许多。纪雷隔栏看着他,冷声说:“此次算你命大,祸害遗千年。太后饶你一命,你怕还不知道为何。”纪雷说:“我知道你师父是纪纲,江湖逋客纪纲。二十年前我与他是师兄弟,我们一同在这阒都禁中效命于锦衣卫。你恐怕不知道,他曾经还是锦衣卫从三品指挥同知,那一套纪家拳,我也会。”纪雷打开门,待杂役出去,左右无人时,方才坐在了沈泽川床边。狱中无人讲话,杂役退出去后,便只剩沈泽川。他时醒时昏,这夜长得像是没有尽头,怎么也等不到天亮。沈泽川伏首不动。纪雷俯首,低声说。沈泽川呼吸一滞。...

2019-09-03 07:27:22

穿到古代当名士小说[五色龙章]在线试读

宋家两位兄长更是奢侈到拿薄荷露当花露水搽的地步,一夏天都没苦夏,读书作文时都觉精神百辈。这一年正好轮上秋试,两人清清爽爽地上京,精精神神地应考,八月下旬秋试放榜,宋大爷宋晓竟取中了第一百三十名举人。二爷宋昀虽然落了榜,也不觉失落,还能反过来开玩笑安慰家人:“我以前取不中,是缺了指点我文章的人,往后家里有两位举人指点我,我还有什么中不了的?再说,我慢这一步,等明后年官儿中了秀才,我们兄弟一道上京,同榜取中,也是一段佳话么。”他不想再考进士了。这种香露卖得极贵,一小瓶就要十两银子,仍是有不少文人乡宦冲着“御史...

2019-09-03 07:27:22

机器人的创造者们小说[上苍]在线试读

处理系统自动给出了岳娜娜这个人物的定义,01也只能保持缄默。01眨了眨眼睛,身体上的温度不过是温水留下的温度而已,但是既然清和父亲希望他的身上带有温度,那么释放一**内热感也是可以的。“回答,清和父亲,我的代号是01。”前女友?“让我看看。”谢清和看着还在发呆的01,伸手去抓住了01的手,入手是带着淡淡的温度,已经不似之前那般冰凉,“身体暖和起来了。”“清和父亲使用权限,代号01正式更名为陵宜,感谢清和父亲的关心。”直接忽略了01奇怪的回应方式,谢清和感觉01是在逗他玩。...

2019-09-03 07:27:22

我用灵食风靡全星际小说[蓝玖]在线试读

做完这一切,周锦南把虾肉丸端到周书笛面前,嘴里还有些不满足:“尝尝看,黄金鲜虾肉丸,三级食材的能量还是少了些,这道菜只能做到缓解疲劳的作用。”味道还在其次,最主要的是,一共八颗丸子下肚后,周书笛真的感觉到身上的疲惫感减轻了,不是那种其他美食能做到的精神上的放松,而是切切实实的身体每个部位上覆盖的肌肉都向大脑传递着舒畅的信号。就在周书笛沉浸在黄金线虾肉丸的美味和美好作用的时候,周锦南的声音把周书笛从美味中拉回来:“这道是清蒸刀鱼,作用嘛,大概是蕴养精神力,提高精神力的潜力上限……哦,还可以缓解精神力崩溃的症...

2019-09-03 07:27:22

一剑霜寒小说[语笑阑珊]在线试读

“云门主!”柳纤纤单手一拍桌子,震得酒杯也跳了跳。“要你管,又不是要嫁你!”柳纤纤依旧嘴硬,却也总算消停下来,拿起筷子忿忿吃菜。“西暖阁里的那位客人呢?”云倚风问。果真挺暖和,也挺舒服。“我说这位姑娘。”季燕然拉过椅子坐下,“云门主这两天还病着,若被你闹得吃不下饭,怕是晚上又要咳。既想嫁人,就要学着温柔体贴一些,否则成日里像个土匪悍妇,谁人敢娶。”金焕跟着道:“父亲上山时也在说,这姓暮的脾气古怪功夫高,大家还是别去触霉头了。”“好奇罢了。”云倚风笑笑,“难得有机会同在一个屋檐下,还以为能共饮一杯。”...

2019-09-03 07:2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