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小说[锲而不舍]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父亲口中的身体不好,如果别人几个月会跑而他只会爬也算的话......走廊左手边的黑铁般的围栏实际是木头,有改善体质的功效,墙上垂着光纤的挂灯其实是一个个小型机器人,可以随时调节空气中的温度和湿度。怀着各种复杂的心绪,景殊同脚步轻快的下了楼。但这里的他不一样,虽然没有体能和精神力,也不是什么基因融合者,是别人口中的废柴,然而拥有一具健康的身体景殊同已经很满足了。独自穿过走廊,景殊同不紧不慢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景殊同自觉睡了很久,至少也有几个小时,实际上时间只过去几分钟。见大家看得差不多,他开口:“米恩·霍斯

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小说章节试读

《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作者:锲而不舍【完结】

文案:

累了要抱,懒了要背,星网人民想不明白为什么身为帝国元帅、星际男神的靳川行会找这样一个除了脸一无是处的小主播做男朋友。

直到他们看见对方手撕机甲、脚踢星兽、徒步星际旅行......

“吖,主播小哥哥反差萌好戳QAQ元帅,我要跟你拔刀!”

再后来......

“为什么男神不是主播的哥哥就是男朋友,没有一个是我的,主播我要和你决斗!”

“算了打不过,我选择自尽......QAQ”

一犯病就觉得自己特别柔弱,想用直播给自己挣点医药费的景殊同:“(⊙_⊙)?”

能手撕机甲武力值爆表看起来柔弱受vs万年老婆吹大龄恨嫁攻

ps:受融合了一种很凶残的怪物的基因,特别凶残!

内容标签: 重生 星际 爽文 直播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殊同、靳川行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累了要抱,懒了要背,星网人民想不明白为什么身为帝国元帅、星际男神的靳川行会找这样一个除了脸一无是处的小主播做男朋友。 直到他们看见这个小主播手撕机甲、脚踢星兽、徒步星际旅行......他们才知道自己错得离谱!作者语言轻松,设定独特,主角因为独特的融合基因,通过自己的努力和他人的帮助一步步变得强大起来。本文内容丰富,言语诙谐,随着主角能力的逐步提高,更加丰富多彩的故事将展现在读者的面前。

第1章

星历2018年九月二日,联邦首都赫萝拉星军区总医院。

入目是一片干净却不刺目的白色。

白色的东西有很多,但莫名的,景殊同就是觉得很像医院的天花板。重点,医院的。

毕竟他在这种地方待的最久。

距离景殊同在病床上醒来已经过去了五分钟。

五分钟的时间很短,但已经足够景殊同从周围银白的透着高科技质感的仪器上得出一个结论。

他穿越了。

床尾的半空中悬浮着一颗类似眼睛的金属球。

这颗金属球,在景殊同意识刚清醒,还没准备睁开眼睛的时候来了一句:

“恭喜特殊病房04号病人景殊同已经从昏迷中清醒,生命是如此美好,阳光是如此灿烂,联邦的繁荣需要你我共同建设,请珍惜生命,努力生活。”

与此同时,景殊同的主治医生文森特的工作智脑终端上收到了一条提示。

特殊病房04号病人景殊同已经从昏迷中清醒,暂无不良症状,请文森特医生尽快前往检查。

景殊同面无表情的看着金属球,他两只眼,金属球一只眼,三只眼睛彼此深情对视。

诡异的电子音,偏偏要用欢快活泼的语气说出来,他想不睁开眼睛都难。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所在的研究院只有他一个可以被称为病人的存在,没有特殊病房,也没有04号病人。

这更加肯定了他之前的猜测,果然是穿越了!

他的情况他自己清楚,早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估计是睡着睡着就不小心死了吧。

对于自己的死亡景殊同半点不意外,换了一具健康的身体还有什么不好的?

他无数次想象过人死了会去哪儿,地府地狱、天庭天堂,中西方的想了个遍。

没成想居然是穿越。

不过片刻,景殊同就反应良好的接受了自己似乎穿越了的事实。

无时无刻不困扰着他的疼痛一夕消失,他简直高兴得想摸摸下巴露出个得意的笑。

然后。

景殊同:@_@

迟到了五分钟,景殊同终于发现他躺的地方有点不太对劲。

活动手臂时居然有划过水流般的些微阻力,他不信邪的伸出双手摸了摸,大概把所处环境摸出了个全貌。

椭圆形的容器,透明的、隐藏在不明液体中的软管......

但他却可以自由呼吸,视物时光线也很正常,没有丝毫不对。

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不会是被泡在福尔马林里面吧!

诈尸了?

或许是看见病人在修复舱里动来动去太过活泼,金属球出声彰显存在感:

“04号病人景殊同目前体能充沛、精神饱满,建议更换成养护型病床,请问是否更换。”

景殊同停下摸索的动作,再次面无表情的看着修复舱外面的金属球。

养护型病床是什么东西?

“嗯。”他试探的嗯了声。

或许是太久没出声,或许是音量太小,声音噎在喉咙里,他怀疑自己声音发出来没有。

得到肯定回复的金属球已经开始工作了。

信号连通修复舱,发出指令,修复舱内的营养液迅速下降。

没了这些液体,景殊同反而看见了那层透明容器的存在。

变化还没有结束。

景殊同是穿着病号服泡在液体里的,此刻液体不知道去哪了,他身上的头发、皮肤甚至衣服却依然干爽。

正上方的玻璃罩从中间向两旁打开,收缩进像床栏一样的凹槽里,修复舱顿时变成了单人床。

两侧再弹出一截床垫,单人床就变成了双人豪华大床。

小白鼠一样躺在床上的景殊同:“......”

如果说金属球还属于他原本所在世界的技术范畴内的话,那个可以呼吸的液体绝对是高科技的东西。

用他多年看网络小说的经验打赌,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星际世界。

就在他乱想些有的没的时,房门朝左右两侧滑开,一个身披白色外袍的男人走了进来。

男人长得年轻帅气,金发蓝眸。他里面穿的是同样白色质地的连体服,有些像景殊同曾在星际类电影中看过的作战服。

金属球发出声音:“下午好,文森特医生。”

文森特点了点头,迈步走到病床前,“下午好04号病人,感觉如何?”

景殊同后知后觉的想,能听懂,耶。

然后盯着男人不说话。

文森特不在意的笑了笑,转身把金属球招到面前,挥了挥手金属球就自己飘过来那种。

“让我看看你的身体数据。”他侧着身体对景殊同说。

他手指点在金属球表面,拳头大小的金属球眼睛立刻放出一片投影,面积相当于三十寸的电视屏幕。

在投影上,景殊同看见了自己的病历,姓名、年龄、住院时间等。

继能听懂话后,他再次get到新技能,识字。

耶。

“恭喜,”文森特在看过景殊同的详细数据后道,“你身体的各项数据已经恢复到正常水准了,随时可以出院。”

出院?可是他并不知道出了院该去哪。

景殊同皱着眉头,隐约快要想起什么。

“差点忘了,我不能给你办理出院手续。”

文森特闲着摇摇头,无奈道,“你的家属说必须等他到场才能让你出院。”

被这么一打岔,呼之欲出的信息被扼杀在摇篮中。

文森特收起光屏,让金属球回到原来的位置继续监控病人的情况,俯身在床头墙面点了点,干净的墙面亮起淡淡的微光。

“想吃什么可以通过医用智脑系统点单,不用担心,都是适合病人食用且有利于身体恢复的。”

确定病人没有其他需求,尽职尽责的主治医生这才离开。

出了病房,他唏嘘的摇头叹息,不愧是出身豪门的小少爷,只是五脏破裂居然也要动用珍贵的修复液。

景殊同对医生的吐槽一无所知。

文森特一走,他瞅着金属球看了一会,立刻一巴掌糊到刚才文森特点过的墙面上。

不同的是,这次墙面投影出了一片光屏在他眼前,光屏上面显示着琳琅满目的商品,有些像自动贩卖机。

可能是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他心想。

小小地满足了一下好奇心,景殊同并没有随意点什么东西,静待片刻后,光屏熄灭投影消失,他暗暗松了口气。

没了金属球故作活泼的电子音,也没了医生絮絮叨叨,房间里只剩下他一人。

很安静。

安静使人思考人生。

景殊同扭头凝视着窗外,之前没来得及看,此时却可以注意到窗外不时有椭圆形的物体飞过。

是飞行器。

或许再远一点的地方,比如军事基地,里面有机甲、有电子光能炮。

更远一点,太空里,除了漫天星海,还有飞船、有星舰。

景殊同终于真切的意识到,他穿越了。

来到陌生的世界,拥有了陌生的家人。

唔,家人。

目前摆在他面前的第一个大难题,怎么把原身的家人糊弄过去?

借尸还魂他知道,他能穿越过来原身肯定已经不在了,但是记忆呢,他并没有接收到任何记忆!

没有让景殊同等太久,他心心念念的家人便出现在了他面前。

一身笔挺的墨绿军装,脚踩黑色高帮皮靴,双腿修长,皮带勾勒出劲瘦的腰身,一把细刃佩剑悬在腰侧。

嘴唇略薄,剑眉星目,帽檐压着凌厉的眉峰,锋利的气势让人好似觉得面对着一柄出鞘的利剑。

妈妈呀,这个人好帅。

如果在小说里,百分之百,这个人是男主攻!

景殊同静静的盯着人看,表面非常平静。

男主攻摘下了帽子,脱掉了洁白的手套,这让他的长相更加毫无遮挡的暴露在景殊同面前。

本就凌厉的眉峰轻轻拢起,深邃的五官顿时显出一种摄人的压迫感,他坐在景殊同没注意怎么弄出来的椅子上,开口:

“小宝。”

景殊同:???

别骗他读书少,他看过病历的,上面写的名字是景殊同!

男人抿紧了嘴唇,为景殊同眼里露出的明显的排斥。沉默片刻,终是将翻涌的情绪压在心底。

起身淡淡道:“父亲临时有个会议必须出席,交代我接你出院。”

事实上他也是匆忙赶来的。

正值开学,军校应届毕业生需要进行最后一次模拟演练,他作为联邦上将,同时也是演练的总教官,需要上台进行指导和讲话。

本该是高兴的一天,父亲甚至已经让机器管家准备丰盛的晚宴,谁都没想到小宝入学第一天就出了事。

五脏破裂,对于他们来说只需自行恢复的伤势,对小宝而言却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换一下衣服,我在门外等你。”左手握着腰间的剑柄,男人抬脚准备出去。

景殊同弱弱道:“我没力气。”

医生说这人是他的家属,还提到父亲,看小说经验丰富的景殊同猜想,应该是夫夫?

既然如此,换个衣服什么的应该不过分吧。

他不知道衣服在哪啊!

读懂他话中的意思,男人身体顿住,琥珀色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疑惑。小宝在向他示好?

他想起幼儿时期,小宝白乎乎的一团赖在他怀里撒娇的样子,紧接着又想起后来长大对方疏离的目光。

他沉默着摁向墙面,从凸出的抽屉里拿出叠放整齐的衣服。

“谢谢,我自己来。”景殊同立刻说。

他看过了,衣服样式跟原来的世界差不多,不存在不会穿的问题。

男人任由他接过衣服,转身离开病房,心里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景殊同什么都没察觉到,迅速将衣服换好,金属球还避嫌似的将眼睛那一面背过去了。

他看得发乐,走到门口轻快的步伐才变得稳重起来,似模似样的将门打开,疑似男主攻的男人果然站在门外等着他。

对方身侧站着个服装和他类似、但矮了一头的女人,她属于欧美人的长相,身材火爆,看见景殊同,冷淡的点头示意。

他猜测可能是副官之类的。

“走吧。”男主攻说,长腿一迈走在了前面,跟他神情如出一辙——没有表情,的女副官立刻跟上。

景殊同走在最后,他怎么觉得对方好像有点不待见他?

病房外是一条长长的走廊,除了他的04号病房外,景殊同还看见了05、06等,一直到20号,这些病房分布在走廊两侧,房门紧闭,看不出里面是否有人。

不像病房,倒是比上辈子的研究所还像研究所。

走廊尽头是一块扇形的露天站台,在这里,他可以更清晰直接的看见空中飞过的飞行器。

女副官上前在墙面的一堆按钮中按下一个,很快就有一辆无人的飞行器停到站台。

这辆飞行器比起他刚才透过窗户看见的更为精致华丽,好比通用品和奢侈品的区别。

他淡定的跨进飞行器。

景殊同不知道的是,他现在假装冷静的样子与男人的神情一模一样。

飞行器最终停在了医院的私人飞行器停放坪。

“蕾娜,我会直接回家,你回军部复命。”

没有给对方回话的机会,他说完便带着景殊同上了另一辆私人的飞行器。

景殊同扒在窗户上朝后看,那位名叫蕾娜的女副官还站在原地没动。

可能是对他们行注目礼?

“他们晚点回家。”

他们又是谁?景殊同被男人的话弄得摸不着头脑,没了往外看的兴趣,坐在位置上想事情。

见状,男人满意的阖上眼睛,闭目养神。

飞行器飞往景家在赫萝拉的府邸,一座面积上千平的庄园。

不知道这是自己家时,景殊同觉得这地方真好看。知道了是自己家后,他觉得这地方贼他妈好看!

小型花圃一样的花园,长着巨木的森林,还有牧场、游泳池......这还只是惊鸿一瞥看见的,实际上只会比这更多。

万恶的有钱人。

景殊同:非常荣幸成为其中一员:)。

掠过大片姹紫嫣红的花圃,几幢造型古典大方的建筑映入眼帘。

在建筑一侧是圆形的停放坪,上面站了三个人影。离得近了景殊同才看清,哪是什么三个人,分明是一个人类带着两个机器人。

机器人外形很好辨认。

飞行器在停放坪停下,舱口升起。

“我们到了。”闭目养神的男人睁开眼睛,起身率先出去了。

“雲霆。”

景殊同听见一个非常好听的男声,像海妖一样勾人,却不是属于那个陪了他一路的男人的。

扒拉着窗户往外望,一个身材长相都不输于雲霆的男人正和对方说着什么。

对方眉眼温润,星眸朗目,妥妥的温柔型男神。

或许是察觉到背后的注视,对方朝视线方向看来,正好对上景殊同偷看的目光。

男人一挑眉梢,嘴角勾起邪肆的笑,瞬间从温柔男神变成了狷狂邪魅的大反派。

景殊同淡定回视。

心中却想,这人设也很像男主攻啊。

莫非他弄错了,刚才的军服男人和他不是夫夫关系,这个米色衣服的男人和军服男人才是?

那他是啥,拖油瓶?

到底是哪个男人的拖油瓶,这是个问题。

男主攻二号走到飞行器前,在景殊同趴的窗户上敲了敲,调笑道,“小宝,需不需要我抱你下来?嗯?”

我还是自己下去吧。

景殊同用行动回答了对方,自觉下了飞行器,站在两个男人身后一步远的地方。

要是他们真是夫夫关系,他还是避嫌的好。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眼神无奈。

男主攻二号带来的机器人,一个驾驶着飞行器离开,另一个眼神灵动些的,居然对景殊同露了个僵硬的笑脸,“小宝,欢迎回家。”

emmm他是不是该回句话?

两个身高腿长的男人在前面走,景殊同和机器人在后面走。

军服男人,也就是雲霆问:“非白,父亲他们回来了吗?”

旁边的非白回答:“父亲正在回来的路上,应该会和擎宇一起到。”

他们提到这个是因为小宝就对父亲和擎宇亲密些,想用两人引起小宝的注意,但是小宝显然不愿意搭理他们。

两个风格不一却同样优秀的男人默契的在心里叹气。

完结古代架空小说作者锲而不舍《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笔也较流畅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重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小说[锲而不舍]在线试读

父亲口中的身体不好,如果别人几个月会跑而他只会爬也算的话......走廊左手边的黑铁般的围栏实际是木头,有改善体质的功效,墙上垂着光纤的挂灯其实是一个个小型机器人,可以随时调节空气中的温度和湿度。怀着各种复杂的心绪,景殊同脚步轻快的下了楼。但这里的他不一样,虽然没有体能和精神力,也不是什么基因融合者,是别人口中的废柴,然而拥有一具健康的身体景殊同已经很满足了。独自穿过走廊,景殊同不紧不慢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景殊同自觉睡了很久,至少也有几个小时,实际上时间只过去几分钟。见大家看得差不多,他开口:“米恩·霍斯...

2019-09-03 07:27:16

魔君卧底仙门的那些年小说[栤]在线试读

这般一想,各人都在心里筹谋起来。洛子尘平色平静,似乎没有看到众人变幻莫测的脸色般,道:“行了,今日就到这里。”“恭送师叔。”再往深一层想,若是到时候能再出一个洛子尘,那何愁自己这一脉前途。而亥峰峰主更是嘴角止不住的微扬,这些新入门的弟子虽然有一部分是其余各峰峰主安插进来的,但绝大多数那可确确实实都是新人,自然同他亥峰亲近些。送走了洛子尘后,重明殿中众人看向彼此的目光都带着一丝警惕。这时,亥峰峰主咳嗽一声,脸上扯出一个笑容朝梁恪抱拳道喜:“恭喜梁峰主了,这批亥峰弟子中,修为实力最高的就是您本家的侄孙梁华清了...

2019-09-03 07:27:16

我在江湖做美容小说[半瓶儿晃荡]在线试读

白木希见他比前些日子正常多了,精神顿时振奋起来,草草洗漱后就去做早饭,接着招呼男人来吃饭。看到男人走进来时的身影,白木希微微一惊,以前因为他一直躺在床上没注意,今天白天等他站起来才发现,这男人个头当真高大,比自己整整高出一头不说,而且身形矫健修长,窄腰长腿,十分养眼。就是那久不打理的凌乱长发,和一脸伤疤实在是煞风景。他穿好衣服出门,果然就见男人在院子里,他不知从哪儿搬过来一个大石块,也不知是怎么把石块削平了,权当个石凳,坐在上面,望着抽芽的桃树出神。这次男人没有再装聋作哑,一招呼就来了。白木希把饭端给他。...

2019-09-03 07:27:16

三界解忧大师小说[小霄]在线试读

女人的眼睛一直盯着那葫芦,心里琢磨着这小年轻一下子变出来个葫芦,说不定真是个高人。但看他那狡猾奸诈的嘴脸,估计是请神容易送神难,惹恼他保不齐会捅出什么幺蛾子。这说法挺新鲜,纪晗眼珠子盯着男人从裤兜里扯出来的东西。一个瘪乎乎的气球,底下绑着一根绳,邋里邋遢,完全没有一点仙气儿。男人回过头就看见纪晗用看破一切的眼神瞅着自己,笑了笑,又从兜里掏出一盒口香糖,抽出一片递给李强国,说道:“吹这口气千万不能紧张,您嚼个口香糖放松一下,吹了气球就回去睡吧。”李强国手抖着拆开口香糖猛嚼,深呼吸两口,而后一鼓作气把气球吹得...

2019-09-03 07:27:16

将进酒小说[唐酒卿]在线试读

杂役再来给沈泽川换药,他已清醒了许多。纪雷隔栏看着他,冷声说:“此次算你命大,祸害遗千年。太后饶你一命,你怕还不知道为何。”纪雷说:“我知道你师父是纪纲,江湖逋客纪纲。二十年前我与他是师兄弟,我们一同在这阒都禁中效命于锦衣卫。你恐怕不知道,他曾经还是锦衣卫从三品指挥同知,那一套纪家拳,我也会。”纪雷打开门,待杂役出去,左右无人时,方才坐在了沈泽川床边。狱中无人讲话,杂役退出去后,便只剩沈泽川。他时醒时昏,这夜长得像是没有尽头,怎么也等不到天亮。沈泽川伏首不动。纪雷俯首,低声说。沈泽川呼吸一滞。...

2019-09-03 07:27:16

穿到古代当名士小说[五色龙章]在线试读

宋家两位兄长更是奢侈到拿薄荷露当花露水搽的地步,一夏天都没苦夏,读书作文时都觉精神百辈。这一年正好轮上秋试,两人清清爽爽地上京,精精神神地应考,八月下旬秋试放榜,宋大爷宋晓竟取中了第一百三十名举人。二爷宋昀虽然落了榜,也不觉失落,还能反过来开玩笑安慰家人:“我以前取不中,是缺了指点我文章的人,往后家里有两位举人指点我,我还有什么中不了的?再说,我慢这一步,等明后年官儿中了秀才,我们兄弟一道上京,同榜取中,也是一段佳话么。”他不想再考进士了。这种香露卖得极贵,一小瓶就要十两银子,仍是有不少文人乡宦冲着“御史...

2019-09-03 07:27:16

机器人的创造者们小说[上苍]在线试读

处理系统自动给出了岳娜娜这个人物的定义,01也只能保持缄默。01眨了眨眼睛,身体上的温度不过是温水留下的温度而已,但是既然清和父亲希望他的身上带有温度,那么释放一**内热感也是可以的。“回答,清和父亲,我的代号是01。”前女友?“让我看看。”谢清和看着还在发呆的01,伸手去抓住了01的手,入手是带着淡淡的温度,已经不似之前那般冰凉,“身体暖和起来了。”“清和父亲使用权限,代号01正式更名为陵宜,感谢清和父亲的关心。”直接忽略了01奇怪的回应方式,谢清和感觉01是在逗他玩。...

2019-09-03 07:27:16

我用灵食风靡全星际小说[蓝玖]在线试读

做完这一切,周锦南把虾肉丸端到周书笛面前,嘴里还有些不满足:“尝尝看,黄金鲜虾肉丸,三级食材的能量还是少了些,这道菜只能做到缓解疲劳的作用。”味道还在其次,最主要的是,一共八颗丸子下肚后,周书笛真的感觉到身上的疲惫感减轻了,不是那种其他美食能做到的精神上的放松,而是切切实实的身体每个部位上覆盖的肌肉都向大脑传递着舒畅的信号。就在周书笛沉浸在黄金线虾肉丸的美味和美好作用的时候,周锦南的声音把周书笛从美味中拉回来:“这道是清蒸刀鱼,作用嘛,大概是蕴养精神力,提高精神力的潜力上限……哦,还可以缓解精神力崩溃的症...

2019-09-03 07:27:16

一剑霜寒小说[语笑阑珊]在线试读

“云门主!”柳纤纤单手一拍桌子,震得酒杯也跳了跳。“要你管,又不是要嫁你!”柳纤纤依旧嘴硬,却也总算消停下来,拿起筷子忿忿吃菜。“西暖阁里的那位客人呢?”云倚风问。果真挺暖和,也挺舒服。“我说这位姑娘。”季燕然拉过椅子坐下,“云门主这两天还病着,若被你闹得吃不下饭,怕是晚上又要咳。既想嫁人,就要学着温柔体贴一些,否则成日里像个土匪悍妇,谁人敢娶。”金焕跟着道:“父亲上山时也在说,这姓暮的脾气古怪功夫高,大家还是别去触霉头了。”“好奇罢了。”云倚风笑笑,“难得有机会同在一个屋檐下,还以为能共饮一杯。”...

2019-09-03 07:27:16

天上掉下棵小绿草小说[孟冬十五]在线试读

小花灵们高兴地欢呼起来。“小绿草好厉害~”他扶着木梯平复着粗重的呼吸,眼中闪着盈盈的微光。从东向西,当最后一张草席也成功铺展开来,苏篱终于大大地松了口气。“花花不会冷到啦~”正赶上楚靖破水而出,湿发甩动,晶莹的水珠从胸膛滑落,沿着健壮的身躯,一路向下,折射出耀眼的光晕。当真是……伤风败俗。...

2019-09-03 07:2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