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小说[锲而不舍]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父亲口中的身体不好,如果别人几个月会跑而他只会爬也算的话......走廊左手边的黑铁般的围栏实际是木头,有改善体质的功效,墙上垂着光纤的挂灯其实是一个个小型机器人,可以随时调节空气中的温度和湿度。怀着各种复杂的心绪,景殊同脚步轻快的下了楼。但这里的他不一样,虽然没有体能和精神力,也不是什么基因融合者,是别人口中的废柴,然而拥有一具健康的身体景殊同已经很满足了。独自穿过走廊,景殊同不紧不慢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景殊同自觉睡了很久,至少也有几个小时,实际上时间只过去几分钟。见大家看得差不多,他开口:“米恩·霍斯

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小说章节试读

《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作者:锲而不舍【完结】

文案:

累了要抱,懒了要背,星网人民想不明白为什么身为帝国元帅、星际男神的靳川行会找这样一个除了脸一无是处的小主播做男朋友。

直到他们看见对方手撕机甲、脚踢星兽、徒步星际旅行......

“吖,主播小哥哥反差萌好戳QAQ元帅,我要跟你拔刀!”

再后来......

“为什么男神不是主播的哥哥就是男朋友,没有一个是我的,主播我要和你决斗!”

“算了打不过,我选择自尽......QAQ”

一犯病就觉得自己特别柔弱,想用直播给自己挣点医药费的景殊同:“(⊙_⊙)?”

能手撕机甲武力值爆表看起来柔弱受vs万年老婆吹大龄恨嫁攻

ps:受融合了一种很凶残的怪物的基因,特别凶残!

内容标签: 重生 星际 爽文 直播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殊同、靳川行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累了要抱,懒了要背,星网人民想不明白为什么身为帝国元帅、星际男神的靳川行会找这样一个除了脸一无是处的小主播做男朋友。 直到他们看见这个小主播手撕机甲、脚踢星兽、徒步星际旅行......他们才知道自己错得离谱!作者语言轻松,设定独特,主角因为独特的融合基因,通过自己的努力和他人的帮助一步步变得强大起来。本文内容丰富,言语诙谐,随着主角能力的逐步提高,更加丰富多彩的故事将展现在读者的面前。

第1章

星历2018年九月二日,联邦首都赫萝拉星军区总医院。

入目是一片干净却不刺目的白色。

白色的东西有很多,但莫名的,景殊同就是觉得很像医院的天花板。重点,医院的。

毕竟他在这种地方待的最久。

距离景殊同在病床上醒来已经过去了五分钟。

五分钟的时间很短,但已经足够景殊同从周围银白的透着高科技质感的仪器上得出一个结论。

他穿越了。

床尾的半空中悬浮着一颗类似眼睛的金属球。

这颗金属球,在景殊同意识刚清醒,还没准备睁开眼睛的时候来了一句:

“恭喜特殊病房04号病人景殊同已经从昏迷中清醒,生命是如此美好,阳光是如此灿烂,联邦的繁荣需要你我共同建设,请珍惜生命,努力生活。”

与此同时,景殊同的主治医生文森特的工作智脑终端上收到了一条提示。

特殊病房04号病人景殊同已经从昏迷中清醒,暂无不良症状,请文森特医生尽快前往检查。

景殊同面无表情的看着金属球,他两只眼,金属球一只眼,三只眼睛彼此深情对视。

诡异的电子音,偏偏要用欢快活泼的语气说出来,他想不睁开眼睛都难。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所在的研究院只有他一个可以被称为病人的存在,没有特殊病房,也没有04号病人。

这更加肯定了他之前的猜测,果然是穿越了!

他的情况他自己清楚,早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估计是睡着睡着就不小心死了吧。

对于自己的死亡景殊同半点不意外,换了一具健康的身体还有什么不好的?

他无数次想象过人死了会去哪儿,地府地狱、天庭天堂,中西方的想了个遍。

没成想居然是穿越。

不过片刻,景殊同就反应良好的接受了自己似乎穿越了的事实。

无时无刻不困扰着他的疼痛一夕消失,他简直高兴得想摸摸下巴露出个得意的笑。

然后。

景殊同:@_@

迟到了五分钟,景殊同终于发现他躺的地方有点不太对劲。

活动手臂时居然有划过水流般的些微阻力,他不信邪的伸出双手摸了摸,大概把所处环境摸出了个全貌。

椭圆形的容器,透明的、隐藏在不明液体中的软管......

但他却可以自由呼吸,视物时光线也很正常,没有丝毫不对。

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不会是被泡在福尔马林里面吧!

诈尸了?

或许是看见病人在修复舱里动来动去太过活泼,金属球出声彰显存在感:

“04号病人景殊同目前体能充沛、精神饱满,建议更换成养护型病床,请问是否更换。”

景殊同停下摸索的动作,再次面无表情的看着修复舱外面的金属球。

养护型病床是什么东西?

“嗯。”他试探的嗯了声。

或许是太久没出声,或许是音量太小,声音噎在喉咙里,他怀疑自己声音发出来没有。

得到肯定回复的金属球已经开始工作了。

信号连通修复舱,发出指令,修复舱内的营养液迅速下降。

没了这些液体,景殊同反而看见了那层透明容器的存在。

变化还没有结束。

景殊同是穿着病号服泡在液体里的,此刻液体不知道去哪了,他身上的头发、皮肤甚至衣服却依然干爽。

正上方的玻璃罩从中间向两旁打开,收缩进像床栏一样的凹槽里,修复舱顿时变成了单人床。

两侧再弹出一截床垫,单人床就变成了双人豪华大床。

小白鼠一样躺在床上的景殊同:“......”

如果说金属球还属于他原本所在世界的技术范畴内的话,那个可以呼吸的液体绝对是高科技的东西。

用他多年看网络小说的经验打赌,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星际世界。

就在他乱想些有的没的时,房门朝左右两侧滑开,一个身披白色外袍的男人走了进来。

男人长得年轻帅气,金发蓝眸。他里面穿的是同样白色质地的连体服,有些像景殊同曾在星际类电影中看过的作战服。

金属球发出声音:“下午好,文森特医生。”

文森特点了点头,迈步走到病床前,“下午好04号病人,感觉如何?”

景殊同后知后觉的想,能听懂,耶。

然后盯着男人不说话。

文森特不在意的笑了笑,转身把金属球招到面前,挥了挥手金属球就自己飘过来那种。

“让我看看你的身体数据。”他侧着身体对景殊同说。

他手指点在金属球表面,拳头大小的金属球眼睛立刻放出一片投影,面积相当于三十寸的电视屏幕。

在投影上,景殊同看见了自己的病历,姓名、年龄、住院时间等。

继能听懂话后,他再次get到新技能,识字。

耶。

“恭喜,”文森特在看过景殊同的详细数据后道,“你身体的各项数据已经恢复到正常水准了,随时可以出院。”

出院?可是他并不知道出了院该去哪。

景殊同皱着眉头,隐约快要想起什么。

“差点忘了,我不能给你办理出院手续。”

文森特闲着摇摇头,无奈道,“你的家属说必须等他到场才能让你出院。”

被这么一打岔,呼之欲出的信息被扼杀在摇篮中。

文森特收起光屏,让金属球回到原来的位置继续监控病人的情况,俯身在床头墙面点了点,干净的墙面亮起淡淡的微光。

“想吃什么可以通过医用智脑系统点单,不用担心,都是适合病人食用且有利于身体恢复的。”

确定病人没有其他需求,尽职尽责的主治医生这才离开。

出了病房,他唏嘘的摇头叹息,不愧是出身豪门的小少爷,只是五脏破裂居然也要动用珍贵的修复液。

景殊同对医生的吐槽一无所知。

文森特一走,他瞅着金属球看了一会,立刻一巴掌糊到刚才文森特点过的墙面上。

不同的是,这次墙面投影出了一片光屏在他眼前,光屏上面显示着琳琅满目的商品,有些像自动贩卖机。

可能是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他心想。

小小地满足了一下好奇心,景殊同并没有随意点什么东西,静待片刻后,光屏熄灭投影消失,他暗暗松了口气。

没了金属球故作活泼的电子音,也没了医生絮絮叨叨,房间里只剩下他一人。

很安静。

安静使人思考人生。

景殊同扭头凝视着窗外,之前没来得及看,此时却可以注意到窗外不时有椭圆形的物体飞过。

是飞行器。

或许再远一点的地方,比如军事基地,里面有机甲、有电子光能炮。

更远一点,太空里,除了漫天星海,还有飞船、有星舰。

景殊同终于真切的意识到,他穿越了。

来到陌生的世界,拥有了陌生的家人。

唔,家人。

目前摆在他面前的第一个大难题,怎么把原身的家人糊弄过去?

借尸还魂他知道,他能穿越过来原身肯定已经不在了,但是记忆呢,他并没有接收到任何记忆!

没有让景殊同等太久,他心心念念的家人便出现在了他面前。

一身笔挺的墨绿军装,脚踩黑色高帮皮靴,双腿修长,皮带勾勒出劲瘦的腰身,一把细刃佩剑悬在腰侧。

嘴唇略薄,剑眉星目,帽檐压着凌厉的眉峰,锋利的气势让人好似觉得面对着一柄出鞘的利剑。

妈妈呀,这个人好帅。

如果在小说里,百分之百,这个人是男主攻!

景殊同静静的盯着人看,表面非常平静。

男主攻摘下了帽子,脱掉了洁白的手套,这让他的长相更加毫无遮挡的暴露在景殊同面前。

本就凌厉的眉峰轻轻拢起,深邃的五官顿时显出一种摄人的压迫感,他坐在景殊同没注意怎么弄出来的椅子上,开口:

“小宝。”

景殊同:???

别骗他读书少,他看过病历的,上面写的名字是景殊同!

男人抿紧了嘴唇,为景殊同眼里露出的明显的排斥。沉默片刻,终是将翻涌的情绪压在心底。

起身淡淡道:“父亲临时有个会议必须出席,交代我接你出院。”

事实上他也是匆忙赶来的。

正值开学,军校应届毕业生需要进行最后一次模拟演练,他作为联邦上将,同时也是演练的总教官,需要上台进行指导和讲话。

本该是高兴的一天,父亲甚至已经让机器管家准备丰盛的晚宴,谁都没想到小宝入学第一天就出了事。

五脏破裂,对于他们来说只需自行恢复的伤势,对小宝而言却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换一下衣服,我在门外等你。”左手握着腰间的剑柄,男人抬脚准备出去。

景殊同弱弱道:“我没力气。”

医生说这人是他的家属,还提到父亲,看小说经验丰富的景殊同猜想,应该是夫夫?

既然如此,换个衣服什么的应该不过分吧。

他不知道衣服在哪啊!

读懂他话中的意思,男人身体顿住,琥珀色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疑惑。小宝在向他示好?

他想起幼儿时期,小宝白乎乎的一团赖在他怀里撒娇的样子,紧接着又想起后来长大对方疏离的目光。

他沉默着摁向墙面,从凸出的抽屉里拿出叠放整齐的衣服。

“谢谢,我自己来。”景殊同立刻说。

他看过了,衣服样式跟原来的世界差不多,不存在不会穿的问题。

男人任由他接过衣服,转身离开病房,心里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景殊同什么都没察觉到,迅速将衣服换好,金属球还避嫌似的将眼睛那一面背过去了。

他看得发乐,走到门口轻快的步伐才变得稳重起来,似模似样的将门打开,疑似男主攻的男人果然站在门外等着他。

对方身侧站着个服装和他类似、但矮了一头的女人,她属于欧美人的长相,身材火爆,看见景殊同,冷淡的点头示意。

他猜测可能是副官之类的。

“走吧。”男主攻说,长腿一迈走在了前面,跟他神情如出一辙——没有表情,的女副官立刻跟上。

景殊同走在最后,他怎么觉得对方好像有点不待见他?

病房外是一条长长的走廊,除了他的04号病房外,景殊同还看见了05、06等,一直到20号,这些病房分布在走廊两侧,房门紧闭,看不出里面是否有人。

不像病房,倒是比上辈子的研究所还像研究所。

走廊尽头是一块扇形的露天站台,在这里,他可以更清晰直接的看见空中飞过的飞行器。

女副官上前在墙面的一堆按钮中按下一个,很快就有一辆无人的飞行器停到站台。

这辆飞行器比起他刚才透过窗户看见的更为精致华丽,好比通用品和奢侈品的区别。

他淡定的跨进飞行器。

景殊同不知道的是,他现在假装冷静的样子与男人的神情一模一样。

飞行器最终停在了医院的私人飞行器停放坪。

“蕾娜,我会直接回家,你回军部复命。”

没有给对方回话的机会,他说完便带着景殊同上了另一辆私人的飞行器。

景殊同扒在窗户上朝后看,那位名叫蕾娜的女副官还站在原地没动。

可能是对他们行注目礼?

“他们晚点回家。”

他们又是谁?景殊同被男人的话弄得摸不着头脑,没了往外看的兴趣,坐在位置上想事情。

见状,男人满意的阖上眼睛,闭目养神。

飞行器飞往景家在赫萝拉的府邸,一座面积上千平的庄园。

不知道这是自己家时,景殊同觉得这地方真好看。知道了是自己家后,他觉得这地方贼他妈好看!

小型花圃一样的花园,长着巨木的森林,还有牧场、游泳池......这还只是惊鸿一瞥看见的,实际上只会比这更多。

万恶的有钱人。

景殊同:非常荣幸成为其中一员:)。

掠过大片姹紫嫣红的花圃,几幢造型古典大方的建筑映入眼帘。

在建筑一侧是圆形的停放坪,上面站了三个人影。离得近了景殊同才看清,哪是什么三个人,分明是一个人类带着两个机器人。

机器人外形很好辨认。

飞行器在停放坪停下,舱口升起。

“我们到了。”闭目养神的男人睁开眼睛,起身率先出去了。

“雲霆。”

景殊同听见一个非常好听的男声,像海妖一样勾人,却不是属于那个陪了他一路的男人的。

扒拉着窗户往外望,一个身材长相都不输于雲霆的男人正和对方说着什么。

对方眉眼温润,星眸朗目,妥妥的温柔型男神。

或许是察觉到背后的注视,对方朝视线方向看来,正好对上景殊同偷看的目光。

男人一挑眉梢,嘴角勾起邪肆的笑,瞬间从温柔男神变成了狷狂邪魅的大反派。

景殊同淡定回视。

心中却想,这人设也很像男主攻啊。

莫非他弄错了,刚才的军服男人和他不是夫夫关系,这个米色衣服的男人和军服男人才是?

那他是啥,拖油瓶?

到底是哪个男人的拖油瓶,这是个问题。

男主攻二号走到飞行器前,在景殊同趴的窗户上敲了敲,调笑道,“小宝,需不需要我抱你下来?嗯?”

我还是自己下去吧。

景殊同用行动回答了对方,自觉下了飞行器,站在两个男人身后一步远的地方。

要是他们真是夫夫关系,他还是避嫌的好。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眼神无奈。

男主攻二号带来的机器人,一个驾驶着飞行器离开,另一个眼神灵动些的,居然对景殊同露了个僵硬的笑脸,“小宝,欢迎回家。”

emmm他是不是该回句话?

两个身高腿长的男人在前面走,景殊同和机器人在后面走。

军服男人,也就是雲霆问:“非白,父亲他们回来了吗?”

旁边的非白回答:“父亲正在回来的路上,应该会和擎宇一起到。”

他们提到这个是因为小宝就对父亲和擎宇亲密些,想用两人引起小宝的注意,但是小宝显然不愿意搭理他们。

两个风格不一却同样优秀的男人默契的在心里叹气。

完结古代架空小说作者锲而不舍《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笔也较流畅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重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拥有位面商铺的秋缘小说[浅墨残香]在线试读

“等我回来就知道你能不能做到,说的话是不是放屁,”秋河道,“把书房里的书都给我抄一遍,休想偷懒,”秋缘屋里的丫头翠儿,一个年约莫十五岁左右,梳着两个发髻,上头还带着廉价的绢花,端着碗要进来,轻声细语的唤道,“少爷,药来了,”“出去!”秋缘立即道,那感觉恨不得当场立誓一样,“做得到,绝对做得到,”说完,秋河就甩袖而去,秋缘哀叹了一声,将张脸埋进软软的棉枕头中,秋缘喝道,“出去!”第4章...

2019-09-03 07:27:16

实习灶王爷小说[岂无衣]在线试读

李元钦长久地看着眼前这页书,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微微拧着眉头,不能顺畅地读下去。“还有什么红豆团子,芝麻糖,白米糕,与我一同上天的同僚都吃的不爱吃了,兴许人家闻见味道都想吐了,可我连是什么味道的都没尝过呢。你说我惨不惨!”张清岚越说越觉得自己的凄惨人生简直人神共愤,于是哭得更大声了,仗着没人能听见,干脆一屁股坐在桌子上毫不顾忌形象的嚎啕大哭。张清岚哭着哭着又累了,整张脸上鼻涕眼泪混在一起,难看的很,不过好在无人看见,就随它邋遢着去了。他越说越委屈,蹲在李元钦的桌子上呜呜地哭了起来,“你这个人真的好过分,...

2019-09-03 07:27:16

皇太子的恋爱哲学小说[原恶哉]在线试读

甲男:「我认为天后对此已经有所戒备,她近年来不断扩充禁军的人马,而且也安排武艺高超的人随侍在侧,要发动流血政变使天后丧命退位是不可能的事。」——为何唐朝的中文如此高深莫测?甲男:「我认为扩大私军势在必行,前日我和郎君探讨暗中募集私军的方法,可先前受到来俊臣的影响,没多少人有意愿为皇室贵族做事。」乙男:「切莫小看太子妃的能耐,越是美艳的玫瑰越是有刺,那令人不寒而慄的剧毒眼眸,总能窥见他人毫无防备之刻,腐蚀全身。」乙男:「尊贵的皇室血脉因利欲薰心而互相侵蚀,此世恶道如地狱红莲绽放,真是杰作。」谢天谢地,乙男正...

2019-09-03 07:27:16

定山河小说[浅书清都 ]在线试读

虽说他穿越过来也有些年头的,该适应的地方也都差不多适应了,但还是时不时就会想些有的没的。虽说事业有所小成,房子车子都有了,但再怎么样也比不过这里啊。他那不过是个三层小别墅,现在住的这可是依山傍水风景区!胡樾立刻又觉得十分心塞。胡樾趴在窗边吹风,有些蔫蔫的。其实自从到了这里鸠占鹊巢之后,胡樾的生活改善了不知一点两点。他没穿越之前的日子过得像老黄牛一样,每天忙得恨不得上天。唯一不同的是老黄牛每顿吃的是草,而他一旦忙起来了连草都来不及吃……胡樾在心里给这俩小人各加了一分,暂时维持平局的战况。胡樾坐在桌边,指着桌...

2019-09-03 07:27:16

世界第一度假村小说[panther]在线试读

唐淮穿上鞋子,踩在刚才的黄土上,脚底板有些微凉,不过还在能在接受的范围内。等适应的差不多后,唐淮朝山谷顶端的方向走去。唐淮刚刚晒太阳的时候已经决定好,先看看岛上有没有游客。要是没有,他就想法设法在最高处堆个‘SOS’的求救信号,然后钻木取点火……希望有路过的船只和飞机看到吧。在爬上山谷的那一刻,唐淮再次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同。唐淮再次给自己点赞,在盛泽的时候,他也没发现自己的身体素质这么好啊。唐淮没有目的地,不过呆在这里是不可取的。唐淮感受了一下身体,不显疲惫。紧接着,唐淮又跺了一下脚,要不是脚下有凉意传来,...

2019-09-03 07:27:16

星际雌虫穿成乡村哥儿小说[日进斗金]在线试读

河水静静流淌,没有一丝涟漪,月亮高悬天空,在河里投下圆圆的倒影。高高的鼻梁,大大的眼睛,麦色的皮肤和因为瘦削显得过于棱角分明脸颊,眉心还有一颗红痣。除了太瘦了一些,自己这模样可比那个阴柔的白禾要顺眼多了啊!白术惊喜的一蹦三尺高,仰天长笑三声。白术一路小跑,来到河边。他跪在河边,看河水里印出自己的倒影。只要他抓紧锻炼,再打拼出一片家业。以他的能力,绝对有信心可以赢得那雄性的心,给他提供最好的生活!她们摇了摇头,有些同情的议论道:“你看看那边的哥儿,好像是白老大家那个,天天干活糙的和个男人一样,现在都有些疯了...

2019-09-03 07:27:16

我被反派拱上皇座[星际]小说[闻鲸歌]在线试读

“他根本就不在乎父亲!父亲还让我来看他……”迪欧蜷缩在巷子里,埋着头像只尽力竖起背毛的幼猫,无助地怒吼着,“那也是他的父亲、他的家族啊!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他理解什么!他要是真的理解,为什么没有一滴眼泪!为什么还要留着那个杀手!”迪欧怒目圆睁:“那现在呢!”“迪欧少爷,雷哲少爷并无恶意,他只是想你能尽快振作起来。”雷蒙德单膝跪在少年面前,柔声道。“迪欧少爷,你的悲伤和愤怒雷哲少爷并不是不能理解……”雷蒙德耐心地解释却并没有取得任何效果,世界观停留在非黑即白阶段的少年完全听不进去,情绪激烈地驳斥道...

2019-09-03 07:27:16

一世千秋小说[邢风风风风]在线试读

“那你记住,他们一族的人多多少少会有一些‘白化’的迹象,尤其是在这头发上,有那么些白色的发丝,可以确定是长坷族无误了。”“如果放任他们不管,迟早会波及到整个师门,你这些日子就别轻易下山了,在这好好背书。”任老头起身,带着他的两位师兄出了门 “小黑狗你可看好了,若是出现什么意外,格杀勿论。”“小黑,你说小流氓被师兄他们抓着了会怎么办。”“他带着面具,包得严严实实的,想看都看不见。”“看见他们要把他们赶出去吗?”秦琅睿脱了外衫滚上床去,看着自己没有一点伤口的双手:“他很强,你知道法印是我们施术的关键,他能够一...

2019-09-03 07:27:16

十里人间小说[老草吃嫩牛]在线试读

既然老祖宗赏饭吃,那么就集体动起来吧。五百年摇摇欲坠的老屋,换漂漂亮亮的现代化房屋,能住到更好的地方去,谁愿意守着满身是补丁的老屋子呆着呢?四太太一张一张的抿着毛票的边角,抿好,又用皮筋仔细的按照面额扎起来。常青山石窟一出,举世震惊,没多久,那里就成了世界级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跟籍道太祖陵社会地位也差不离了。一时间,政府衙门动起来了,财阀也动起来了,世界级的,国家级的文物单位也来了,郡里规划局也做了旅游城市的初步规划。想到这里,江鸽子抬起头对段四太太说了句:“嫂子,我要是您,我就不换!”四太太闻言,数钞票...

2019-09-03 07:27:16

我诈死后再遇殉情未遂的魔尊小说[梦里长安躲雨人]在线试读

边说边给白蟾宫递眼色,又是飞眼刀又是威胁,白蟾宫不情不愿的解释了一通,赌咒发誓真不是自己干的。一行人边说边行,醒林使尽浑身解数万种本领,终于哄得这位不贰师妹化怒气为淡淡微笑。醒林和郭不贰并肩走在最前方,他凑近身旁的郭不贰说了些什么,郭不贰笑了一下,又立刻绷住脸,要笑不笑别别扭扭的转过头。忽而,她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我们教中人都是一样的红云衣,朱果钗,你是怎么认出是我的?”他向比他还小的郭不贰深深作揖,道:“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郭不贰既没人证又没物证,被白蟾宫一通辩白,醒林一通温柔款款的赔小心,自...

2019-09-03 07:2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