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君卧底仙门的那些年小说[栤]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这般一想,各人都在心里筹谋起来。洛子尘平色平静,似乎没有看到众人变幻莫测的脸色般,道:“行了,今日就到这里。”“恭送师叔。”再往深一层想,若是到时候能再出一个洛子尘,那何愁自己这一脉前途。而亥峰峰主更是嘴角止不住的微扬,这些新入门的弟子虽然有一部分是其余各峰峰主安插进来的,但绝大多数那可确确实实都是新人,自然同他亥峰亲近些。送走了洛子尘后,重明殿中众人看向彼此的目光都带着一丝警惕。这时,亥峰峰主咳嗽一声,脸上扯出一个笑容朝梁恪抱拳道喜:“恭喜梁峰主了,这批亥峰弟子中,修为实力最高的就是您本家的侄孙梁华清了

魔君卧底仙门的那些年小说章节试读

《魔君卧底仙门的那些年》作者:栤【完结+番外】

文案:

一睁眼,魔界至尊的魔君司马寻发现自己重生了,还重生成了昔日死对头神君洛子尘的徒弟。

稳住别慌,只要干掉洛子尘,魔族复兴指日可待。

多年后。

《仙门小报:掌门神君画风突变缘何故》

据可靠消息弟子陈某称,从前不苟言笑的掌门神君近日不仅常常发呆,还时不时露出诡异的笑容。

除此外,还有神秘人称,竟在已达神魂境、罕逢敌手的神君脖子上,发现了形状怪异的淤青伤痕。

洛子尘:“嗯?在看什么?”

司马寻:“师,师尊…”连忙藏起手中的小报。

洛子尘伸手,掏出小报。一脸正经:“言不符实。”

司马寻:“……”

“这才到哪。” 轻轻勾起下巴,凑上前去。

本文又名:《每天都想叛出师门》、《师徒马甲互扒日常》、《我和宿敌HE了》。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马寻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魔君司马寻醒了,有些费力地睁开眼来,目光所及处是一樽三足的青铜大鼎,鼎的最上方还氤氲着渺渺的仙气。

他微微转动眼珠,依稀可以辨认出这是一处仙家居室。

居室中放着青木案几,案几上摆着一把上古名琴。头顶的房梁上还挂着红绳,凭借他的眼光,这绝不是什么普通辟邪的红绳。

怎么看此处都不是他那个遍地残骸,布满了魔气和死气的九幽宫。

房间中光线有些刺眼。

他伸手挡了一下光线,动了动脖子,随后便感觉到脑海里有如万根针刺,疼得厉害。

应该是神魂受伤的缘故。

神魂受伤不管对于什么人来说都是极严重的问题,不过司马寻的眼里不忧反喜。

“没想到轮回经真的有用。”

轮回经上记载,修炼此法有护魂之效,若是遇到灭魂之灾,便会发挥功效,载着人的魂魄重新寻找合适的肉身。

而他之前,神魂俱灭了……

想到此事,魔君大人便懊恼得捏紧了拳头。只差一点、只差一点他便可以成功从入虚境进入神魂境!如此也终于可以与当年仙魔大战时,那个道貌岸然的小人有一战之力。

但到底还是因为过于心急,止步在了从入虚进入神魂最紧要的关头。最终走火入魔,神魂俱灭。

而现在,这具身体不过区区筑基境界。

要从筑基要想再修炼到入虚,其中艰辛实在不是时间漫长四字可以形容。

再想赶上那个让他挫骨扬灰也不解心头之恨的家伙,恐怕是……

想到这里,司马寻心情有些低落。

不过之前神魂俱灭的感觉糟糕到了极点,到了此刻还让他心有余悸。能活下来已是万幸。

清简的仙家居室里光线十分充足,让他产生了几分不适感,但司马寻很快压下了心底的那丝异样。

他从软榻上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

随后瞥了一眼房间内挂在墙上的八卦镜,镜中正好照出了他的俊秀的眉目。

这张脸上,眉色淡淡,眼角微微勾起,肤色偏白,脸色带着些病态。和他本尊那张脸倒是有几分相似之处,就是少了几分邪魅,多了几分单纯。

身体似乎是受了些轻伤,不过不是什么大问题。腰上还挂着一个身份牌,正面写了这具身体的名字——沈寻。背后记载了他职位——亥峰弟子。

“亥峰?”司马寻似有些眼熟,仿佛在哪里听过一般。

这是能确定这具身体身份的唯一标识,对他接下来行事大有帮助。司马寻闭上眼睛,在脑海中开始竭尽全力地搜寻。

正当他冥思苦想之际,靠北的一面墙突然起了些变化。

司马寻回头一看,就见那墙面上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逐渐消融开,最终露出了一处洞口来。

“结界?”

刚才消融的那道结界可不是什么普通的低阶阵法,凭着他的眼光竟也没看出些门道来。

司马寻盯着这处洞口目光闪烁。

沉吟半响,他还是提起脚步迈了进去。

进了门后入目便是一道通道,通道内空气干燥,两旁的墙上嵌着夜明珠。

整条通道不是很长,不过片刻功夫便走到了头,随后眼前豁然开朗,一处天然的仙家洞府呈现了出来。

洞府内的布置各种日常物件一应俱全,甚至比外面居室要精细些。

但司马寻此刻却毫无欣赏之意。

他一走进洞府,目光便死死粘在洞府中那个正盘坐在一面青色蒲团上的人。

洛子尘!

司马寻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眼里闪过了一丝恨意。

三千年前仙魔大战,正是这个小人使了奸计,才让他们功败垂成,最终不得不带着整个魔族退守北方荒芜之地,艰难度日。

当时的事情,说起来还挺可笑。

仙魔大战持续几年时间,洛子尘作为长摇山掌门,与他原是死敌。

但洛子尘这个人,修为几近当世第一,容貌出尘、惊鸿于世。人品……当时他猪油蒙了心,居然觉得他仿若高山白雪,敞亮非常,与仙门那些道貌岸然的小人不同。让他一度为之折服,欣赏艳羡至极。

所以在他传音前来,邀他于月落山罢手言和,又相赠芝兰之佩言表心意之时,他真的动心了。

动心了,字面上的意思。就是……指心跳加速,想要亲近的意思。

魔君大人几千年来头一遭体验这样特别的感觉,便当盆一头冷水泼下。

在他与洛子尘于月落山共饮之时,仙门暗中来袭。当时魔族上下毫无准备,不出所料被打得狼狈逃散。等他回过了神,魔族已是一片狼藉。

司马寻只好咬牙切齿地带着魔族退守北方。

这三千年来,无时无刻支撑着他奋力修炼的,正是要将此人挫骨扬灰的信念。

而此刻,仇人就在眼前,但他……

司马寻自嘲地笑了一声。

先前便觉得身份牌上的亥峰有些熟悉,这亥峰可不就是长摇十二峰之一。而洛子尘,如今正是长摇山的前任掌门。

倒是没料到,他这番重生,竟重生到了长摇山弟子的身上去。

司马寻正寻思着想要从洞府中退出去,却猛然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结界突然消融,他从外面走进来的动静也不小。洛子尘一个入了神魂境之人,竟到了此刻都毫无反应!

莫不是……他受了伤?

司马寻心头狂跳,快步往前洞府中走了几步。

近了些这才瞧见洛子尘此刻双目紧闭、脸色微白、呼吸急促,额头上汗珠顺着精致的脸庞滴落下来。

这模样……

不像是受伤,倒与他之前从太虚突破到神魂关键时刻的样子有几分相似。

突破?

洛子尘早就已是神魂,他再突破……

难道是要入长生境!

是了,洛子尘进入神魂境多年,此时突破,也不足为奇。

想到此处,司马寻内心深处疯狂地滋长出些嫉妒来。

洛子尘可真真是上天的宠儿。

一出身便是修仙世家万千宠爱于一身,天赋又是极高,于修真一途上从来都是顺风顺水。

入了长摇山后,更是得传长摇无上功法天衍决,不过区区千年时间便入了近万年来都不曾有人到过的神魂境。

到如今,竟是要突破至长生境了。

而他,天赋不佳,修真之路坎坷,多少次死死咬着牙关才渡过劫难。好不容易挣扎到了太虚之境,夺得了魔君的位置,如今又——

司马寻心灰意冷,倍感天道不公。

他能从淤泥中爬起,本是意志坚定之人。但此刻突逢巨大劫难,又见心里执念了上千年的仇人扶摇直上,不由生出些自暴自弃的念头。

谁料这时,异变突起。

盘坐在他面前的洛子尘似是遇到了什么难题。脸色越发苍白起来,额头上冒出的汗珠越来越密集,两手死死拽紧,指甲快要嵌进手心中。

这样子,就像是在下一刻就要走火入魔一般。

走火入魔?

司马寻心口狂跳,瞳孔微微扩张,像是想到什么脸上浮现出一阵狂喜。

修仙之人本就是与天争命,境界突破更是有如在万丈悬崖上行走钢丝,此时身体心智俱是十分脆弱,哪怕一个普通的法术都能取其性命。

洛子尘这个上天的宠儿,此时正无知无觉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完全没有意识外界的危险。

而他……恐怕这一刻,就是他报仇唯一的机会!

想到此处,司马寻激动得手都有些颤抖。

若是再等下去,洛子尘入了长生境,他恐怕就再难有报仇之日。

如今真真是上天赐给他的绝佳的机会。

他右手轻轻捏紧,运起了当年筑基时修炼的功法,带动着这具身体内微薄的灵力,构建了一个他认为基础得不能再基础的法决。

这身体实在太不中用,灵力微薄得哪怕这么一个小小的法术,也耗去了体内一多半的灵力。

瞬间抽出体内大量灵力的感觉并不好受,但法决开始一点一点在体内运转,等终于快要成形,司马寻伸出手来。

就在这时——

洛子尘猛地睁开了眼来。

司马寻:“……”

高阶境界的威压一时全开,司马寻抵挡不住,口中吐出一口血来,趴倒在了地上。

若不是他神魂还算强大,恐怕此时已是一命呜呼。

“何人?”洛子尘清冽的声音响起。

强烈的威压让司马寻死死趴在地上,莫说是抬头说话,就连动一动手指头都做不到,只从嘴中发出几声“嗬、嗬”的声响。

过了片刻功夫,洛子尘才从刚刚醒转的那阵警惕中回过了神来,收回了刚才释放的威压。

司马寻终于得已缓了一口气。

从地上默默爬起来后,他的心底涌出些强烈的耻辱和失落来。

他强忍着被反噬的难受劲将手上的那个法决散了,语气闷闷道:“回、回神君,弟子是,亥峰的弟子,沈寻。”

略有些喑哑的声音回荡在洞府中,洛子尘没有开口,只打量起了司马寻。

其实司马寻刚站了起来时,他便已将人认了出来。——是他在闭关前刚才的小徒弟。

小徒弟略可怜巴巴地站在他面前,一双眼睛有些紧张地眨动着,模样煞是可爱。

就是脸色有些苍白,嘴角上还粘连着些暗红色未干的鲜血。是他刚才一时没控制住威压,才让他受了重伤。

洛子尘心里略有些自责,迟疑片刻便对司马寻使了一个治疗的法决。

见司马寻脸色稍稍好了些后,洛子尘才问道:“怎么在此处?”

“……”

“弟、弟子不知此处何地,适才醒来便在外间。”司马寻心情复杂,勉力维持镇静地说道。

司马寻有些紧绷的模样落入了洛子尘的眼中,以为是自己太严肃了,声音不自觉地放温和了几分:“此处乃为师闭关之所。”

为师?

听到这个称呼,司马寻怔愣一下。

这个自称可不是随便对谁都会用的。

司马寻神色复杂。

过了半响,他询问道:“师、师父刚才可是入了长生境?”

“并无。”语气中没有任何感情。

司马寻低眉垂目,似乎乖顺无比。实际心里却是大松了一口气。

两人沉默下来,洛子尘使了一个传音的法决,不知带着些什么内容送出洞府去。

随后他又看向了司马寻。

这次似是想到什么,他朝这司马寻伸出了手来,手心处有一块水绿色椭圆状的玉坠。

司马寻:“?”

什么意思,给他的?

司马寻迟疑地伸出手,果然见洛子尘将东西放在了他的手上。

洛子尘嘱咐道:“随身佩戴。”

司马寻有些怔愣地眨了眨眼。

等他低头仔细看向手中的玉坠,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欣喜。

这玉坠竟然是极品的养魂玉!

他如今神魂受伤本不易修复,但有了这东西,不出三月便可将神魂养好。

“多谢师父……”司马寻面上恭顺回道,心里却是冷哼了一声,洛子尘惯会如此收买人心。

洛子尘点了点头,没有言语。洞府中安静下来。

过了良久,洛子尘才又开口道:“先前,为师见你使了一个法决?”

“!”

第2章

洛子尘本意其实是想指点一二,但瞧着小徒弟一脸紧绷,似乎十分紧张的样子,他便开始自我反思,是不是语气太严厉了些。

在此之前,他从未收过徒弟。收了沈寻,也是因为见到他的时,这有些熟悉的模样让他恍惚了一瞬,而这孩子又父母双亡处境艰难,不由自主地就令他动起了难得的恻隐之心。

收下以后,也只是记了个名,未曾相处过。

至于如何教徒弟,洛子尘更是不会了。就连当年他师父也没怎么教过他,只丢了功法给他,他便自己蹭蹭蹭地往上练,很快就成了长摇山的掌门。

以前也并不在意这方面的事,不过眼下却是不行了。

小徒弟一脸警惕看着他的这模样总与脑海里的某些记忆重合,让他恍惚想起了一些藏在心底的遗憾。洛子尘心里有些发软,斟酌着该怎样把语气放得更软。

正在这时,不知何处突然发出了一阵“咕、咕”的叫声,声音响亮,回荡在有些安静的洞府中。

司马寻眼睛一亮,连忙转移话题道:“怎么回事?”

洛子尘皱了一下眉头,嘴唇微微动了一下,但却没有言语。

过了片刻,刚才的“咕、咕”叫声又再次响起。

司马寻嘴唇微张,这次他听清了,这叫声就来自他目前所在的这具身体里面。

他不自觉地用手摸了摸这具身体的肚子,有些没反应过来。

洛子尘瞧着他一脸懵懂的样子,温和道:“你刚到筑基,辟谷的事情慢慢来便好,不必着急。”

辟谷……

司马寻:“!”

魔君大人如遭雷劈,呆立原地。

吃喝拉撒一事,他已几千年都未曾体验过。

眼下这具愚蠢的身体,居然发出这么丢人的声音,简直是把他作为魔君的尊严都丢尽了!

而且还是在这个让他咬牙切齿的仇敌面前!

不想活了!

洛子尘说完后,便在自己的储物戒指中翻找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从旮旯角翻出了些凡间的糕点来,递到了司马寻手中来。

司马寻排斥地皱起了眉头。

这凡间的吃食看起来就十分丑陋,怎么配进入他的身体。

他不想吃,他真的一点都不想吃的。

“咕咕,咕咕,咕咕……”

司马寻:“……”好,你赢了,我吃。

他默默搬下一块,苦着脸放进嘴里咀嚼了几下。

咦?

司马寻的眼睛亮了亮。

这凡间的东西虽然看起来这么丑,但味道香香甜甜,也没有那么难以下咽。

东西下了肚后,便渐渐的觉出些饥饿来。洛子尘给他糕点并没有多少,三两下就都下了肚还是觉得没吃饱。

司马寻抬起了头来。

“这东西含了不少杂质,不利修炼,你已到筑基境,不宜再多吃了。”洛子尘说道。

司马寻咽了咽口水,伸出浅红色的舌头来,舔了一下嘴角。

洛子尘:“……”

默默从储物戒指中又掏出了些糕点来,又用寒晶石做成的容器帮他从灵泉中接了些泉水。

等肚子吃饱了后,司马寻先是对自己生出些鄙夷来,嫌自己太不争气。

随后便把事情怪到了洛子尘身上,洛子尘又对他用了当年的那一套,他只是一时没忍住。

最后他将一切都归结于了这具身体太愚蠢。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小说作者栤《魔君卧底仙门的那些年》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魔君卧底仙门的那些年小说[栤]在线试读

这般一想,各人都在心里筹谋起来。洛子尘平色平静,似乎没有看到众人变幻莫测的脸色般,道:“行了,今日就到这里。”“恭送师叔。”再往深一层想,若是到时候能再出一个洛子尘,那何愁自己这一脉前途。而亥峰峰主更是嘴角止不住的微扬,这些新入门的弟子虽然有一部分是其余各峰峰主安插进来的,但绝大多数那可确确实实都是新人,自然同他亥峰亲近些。送走了洛子尘后,重明殿中众人看向彼此的目光都带着一丝警惕。这时,亥峰峰主咳嗽一声,脸上扯出一个笑容朝梁恪抱拳道喜:“恭喜梁峰主了,这批亥峰弟子中,修为实力最高的就是您本家的侄孙梁华清了...

2019-09-03 07:27:11

我在江湖做美容小说[半瓶儿晃荡]在线试读

白木希见他比前些日子正常多了,精神顿时振奋起来,草草洗漱后就去做早饭,接着招呼男人来吃饭。看到男人走进来时的身影,白木希微微一惊,以前因为他一直躺在床上没注意,今天白天等他站起来才发现,这男人个头当真高大,比自己整整高出一头不说,而且身形矫健修长,窄腰长腿,十分养眼。就是那久不打理的凌乱长发,和一脸伤疤实在是煞风景。他穿好衣服出门,果然就见男人在院子里,他不知从哪儿搬过来一个大石块,也不知是怎么把石块削平了,权当个石凳,坐在上面,望着抽芽的桃树出神。这次男人没有再装聋作哑,一招呼就来了。白木希把饭端给他。...

2019-09-03 07:27:11

三界解忧大师小说[小霄]在线试读

女人的眼睛一直盯着那葫芦,心里琢磨着这小年轻一下子变出来个葫芦,说不定真是个高人。但看他那狡猾奸诈的嘴脸,估计是请神容易送神难,惹恼他保不齐会捅出什么幺蛾子。这说法挺新鲜,纪晗眼珠子盯着男人从裤兜里扯出来的东西。一个瘪乎乎的气球,底下绑着一根绳,邋里邋遢,完全没有一点仙气儿。男人回过头就看见纪晗用看破一切的眼神瞅着自己,笑了笑,又从兜里掏出一盒口香糖,抽出一片递给李强国,说道:“吹这口气千万不能紧张,您嚼个口香糖放松一下,吹了气球就回去睡吧。”李强国手抖着拆开口香糖猛嚼,深呼吸两口,而后一鼓作气把气球吹得...

2019-09-03 07:27:11

将进酒小说[唐酒卿]在线试读

杂役再来给沈泽川换药,他已清醒了许多。纪雷隔栏看着他,冷声说:“此次算你命大,祸害遗千年。太后饶你一命,你怕还不知道为何。”纪雷说:“我知道你师父是纪纲,江湖逋客纪纲。二十年前我与他是师兄弟,我们一同在这阒都禁中效命于锦衣卫。你恐怕不知道,他曾经还是锦衣卫从三品指挥同知,那一套纪家拳,我也会。”纪雷打开门,待杂役出去,左右无人时,方才坐在了沈泽川床边。狱中无人讲话,杂役退出去后,便只剩沈泽川。他时醒时昏,这夜长得像是没有尽头,怎么也等不到天亮。沈泽川伏首不动。纪雷俯首,低声说。沈泽川呼吸一滞。...

2019-09-03 07:27:11

穿到古代当名士小说[五色龙章]在线试读

宋家两位兄长更是奢侈到拿薄荷露当花露水搽的地步,一夏天都没苦夏,读书作文时都觉精神百辈。这一年正好轮上秋试,两人清清爽爽地上京,精精神神地应考,八月下旬秋试放榜,宋大爷宋晓竟取中了第一百三十名举人。二爷宋昀虽然落了榜,也不觉失落,还能反过来开玩笑安慰家人:“我以前取不中,是缺了指点我文章的人,往后家里有两位举人指点我,我还有什么中不了的?再说,我慢这一步,等明后年官儿中了秀才,我们兄弟一道上京,同榜取中,也是一段佳话么。”他不想再考进士了。这种香露卖得极贵,一小瓶就要十两银子,仍是有不少文人乡宦冲着“御史...

2019-09-03 07:27:11

机器人的创造者们小说[上苍]在线试读

处理系统自动给出了岳娜娜这个人物的定义,01也只能保持缄默。01眨了眨眼睛,身体上的温度不过是温水留下的温度而已,但是既然清和父亲希望他的身上带有温度,那么释放一**内热感也是可以的。“回答,清和父亲,我的代号是01。”前女友?“让我看看。”谢清和看着还在发呆的01,伸手去抓住了01的手,入手是带着淡淡的温度,已经不似之前那般冰凉,“身体暖和起来了。”“清和父亲使用权限,代号01正式更名为陵宜,感谢清和父亲的关心。”直接忽略了01奇怪的回应方式,谢清和感觉01是在逗他玩。...

2019-09-03 07:27:11

我用灵食风靡全星际小说[蓝玖]在线试读

做完这一切,周锦南把虾肉丸端到周书笛面前,嘴里还有些不满足:“尝尝看,黄金鲜虾肉丸,三级食材的能量还是少了些,这道菜只能做到缓解疲劳的作用。”味道还在其次,最主要的是,一共八颗丸子下肚后,周书笛真的感觉到身上的疲惫感减轻了,不是那种其他美食能做到的精神上的放松,而是切切实实的身体每个部位上覆盖的肌肉都向大脑传递着舒畅的信号。就在周书笛沉浸在黄金线虾肉丸的美味和美好作用的时候,周锦南的声音把周书笛从美味中拉回来:“这道是清蒸刀鱼,作用嘛,大概是蕴养精神力,提高精神力的潜力上限……哦,还可以缓解精神力崩溃的症...

2019-09-03 07:27:11

一剑霜寒小说[语笑阑珊]在线试读

“云门主!”柳纤纤单手一拍桌子,震得酒杯也跳了跳。“要你管,又不是要嫁你!”柳纤纤依旧嘴硬,却也总算消停下来,拿起筷子忿忿吃菜。“西暖阁里的那位客人呢?”云倚风问。果真挺暖和,也挺舒服。“我说这位姑娘。”季燕然拉过椅子坐下,“云门主这两天还病着,若被你闹得吃不下饭,怕是晚上又要咳。既想嫁人,就要学着温柔体贴一些,否则成日里像个土匪悍妇,谁人敢娶。”金焕跟着道:“父亲上山时也在说,这姓暮的脾气古怪功夫高,大家还是别去触霉头了。”“好奇罢了。”云倚风笑笑,“难得有机会同在一个屋檐下,还以为能共饮一杯。”...

2019-09-03 07:27:11

天上掉下棵小绿草小说[孟冬十五]在线试读

小花灵们高兴地欢呼起来。“小绿草好厉害~”他扶着木梯平复着粗重的呼吸,眼中闪着盈盈的微光。从东向西,当最后一张草席也成功铺展开来,苏篱终于大大地松了口气。“花花不会冷到啦~”正赶上楚靖破水而出,湿发甩动,晶莹的水珠从胸膛滑落,沿着健壮的身躯,一路向下,折射出耀眼的光晕。当真是……伤风败俗。...

2019-09-03 07:27:11

论汉字的重要性小说[未玄机]在线试读

“我不是很清楚你说的‘神识’是什么,我只能说,我家乡的人跟我没有什么不同。”他这一问倒是把庄云洲给问住了:“如果你说的是这种能让我们沟通的神奇力量的话。我们没有这种力量。”庄云洲身体一震,墓地抬头盯着方启灵,轻声重复:“天上?虚空洞口??我……是通过源术来到这里的?”“所以,你不是特例。你家乡的灵族人,统统不懂得运用神识?”“可是,没有神识,你们是如何使用源术的?”方启灵困惑极了。震惊席卷了庄云州,纷乱的思绪瞬间充斥在脑袋里,让他一时间什么反应都做不出来。推了推对方:“你怎么了?”...

2019-09-03 07:2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