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江湖做美容小说[半瓶儿晃荡]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白木希见他比前些日子正常多了,精神顿时振奋起来,草草洗漱后就去做早饭,接着招呼男人来吃饭。看到男人走进来时的身影,白木希微微一惊,以前因为他一直躺在床上没注意,今天白天等他站起来才发现,这男人个头当真高大,比自己整整高出一头不说,而且身形矫健修长,窄腰长腿,十分养眼。就是那久不打理的凌乱长发,和一脸伤疤实在是煞风景。他穿好衣服出门,果然就见男人在院子里,他不知从哪儿搬过来一个大石块,也不知是怎么把石块削平了,权当个石凳,坐在上面,望着抽芽的桃树出神。这次男人没有再装聋作哑,一招呼就来了。白木希把饭端给他。

我在江湖做美容小说章节试读

《我在江湖做美容》作者:半瓶儿晃荡【完结】

文案

白木希,一穷二白的小白脸,长相清秀,性格黏糊。

如遍地可见的杂草,踩踩不死,长长不大,十分不受老天爷待见。

某日被一白胡子老头忽悠着收了张破破烂烂的方子,不料竟是美容奇方。

白木希印堂发金,时来运转,从此便走上了美容护肤发财致富的康庄道路!

※ 白手起家软乎受X落魄江湖大佬攻

※ 1V1,HE,日常向,淡了吧唧的小白文,练笔文

※ 架空文,所有设定和道理都是瞎扯,请不要和作者较真儿=3=

※ 角色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攻受并不完美,看官们优雅看文,来去随意(*^▽^*)

※ 存稿流,存稿已完结,小可爱们放心观看=3=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木希 ┃ 配角:齐铭,柳初云 ┃ 其它:小白文

第1章 一·白木希

时年,乾正二年。

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百姓丰衣足食,各行各业繁荣昌盛,其中尤以江南富庶甲天下,寻常人家安居乐业之余,便想做点小生意,因此催生出了许多个体商户的存在。

说白了就是个小贩。

白木希便是其中之一。

他是做脂粉生意的。

这一日天晴。

江南水乡,一户碧瓦朱檐的富商家中,白木希正恭敬地捧着一个手心大的白色脂粉盒,盒子里盛着乳白色的,类似油脂的膏状物品,向面前这位江南有名的大财主余老板展示。

“余老板,这可是由南海仙翁亲赐的独家秘方,凌晶云脂珍珠膏。”

“除却常用药材外,主要是由上好的南海珍珠,与南海独有的仙草凌晶花与老龟油制作而成,涂之可凝脂润肌,除皱祛黑,不需多久便可使尊夫人的皮肤恢复如出生婴儿般柔嫩光滑。”

余老板似笑非笑的听着,色眯眯的眼睛落在白木希捧着珍珠膏的手上。

白木希相貌清秀俊美,有些书生气,瘦弱白净,纤长白皙的五指令余老板眼底隐约浮现出光芒:“如你这般吗?”

白木希一愣,随着他的目光低头,而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勉强道:“啊,是啊,不过我这还差得远呢,我自己也才抹了不过半个月,但效果已经很明显了。”

三十两一盒的珍珠膏,为了亲自验证其效果,他忍痛开了一盒。

余老板听罢,肥胖的大手竟直接抚上白木希的手背,触手果然细腻光滑,便感叹道:“才半个月,竟已有如此成效?”

白木希被他摸得浑身起鸡皮,却不敢将手收回,硬着头皮道:“这珍珠膏除皱祛斑效果也是一绝,若是尊夫人用上月余……”

正说着,余老板将他的手整个握在手心,仿佛要好好体验这珍珠膏的功效一般,又揉又捏。

陌生的温度和粗糙的皮肤触觉透过手心直达心底,白木希心中恶寒,想找借口把手抽回来。

“啊对了,我们这珍珠膏不仅对皮肤有很好的呵护作用,而且对疤痕也有非常见效的修复……”

他一边说,一边往回抽自己的手,余老板当然不舍得放。

两相较劲之下,白木希一个不下心力气大了些,手猛的抽了回来。

余老板的脸顿时乌云笼罩。

白木希心里咯噔一声,得,又得罪一个。

被扫地出门后,白木希第一百零一次怀疑,自己一个男人,为什么会想到来卖这种姑娘家用的脂粉。

只能怪当初在南海时,那白胡子老头太能忽悠人,自己救了他一命,没来得及要些金银财宝,反而被对方忽悠着收下了一张号称可以枯骨生肌的方子,还给他画了一张大饼,称可须臾之间令他腰缠万贯。

被大饼糊住脑子的白木希双眼冒光的接下这张方子。

结果研制的药材要自己买,珍珠粉还要自己磨,把半辈子积蓄花了个精光,也才勉强做出十来盒珍珠膏来。

至今一盒都没有卖出去。

便宜倒是被占了不少。

他郁闷的看着自己被揉红的手背,无奈的叹了口气。

活着真难。

可再难也想活着。

唉声叹气无用,他勉强振作起来,见天色已晚,便绕路去了城中夜市,路过一家烧饼摊时,从兜里摸出几个铜板,买了两个烧饼当晚饭。

刚离开烧饼摊,白木希站住脚步想了想,折回去又买了一个烧饼,还让老板夹了个蛋,拎着回了住处。

他的住处在城西角落里的一间偏僻的小院子,院子里有一间卧室,连着小厅,和一间小厨房,院子里还有口井,一颗冒了新芽的桃树。

据邻居说这棵桃树死了好几年了,他年前刚搬过来,冰天雪地的,看不出桃树死了,还给它围了厚厚一层稻草,没成想来年春天桃树就抽了新芽。

隔壁的老人说这是好兆头。

白木希回到院子里,见着这棵冒了新芽的桃树,心情也好了些,拎着烧饼进屋。

冷清的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木头腐朽的味道,这房子太旧了,白木希又不舍得买熏香,只能安慰自己习惯这种味道,屋里没有点灯,暗的要命,白木希点燃蜡烛,就看见早上他出门时放在桌子上的早餐纹丝未动。

白木希微微蹙眉,抬头朝卧室望去。

卧室的床上直挺挺的躺着一个男人,早上出门时他是什么姿势,现在还是什么姿势,一动不动,像一个死人。

或者说,从白木希将他扛回来那天起至今,已有十天了,这个男人都没有动过一下。

不吃不喝,不言不语,若非胸口仍有微微起伏,白木希真的以为自己扛回来的是一具尸体。

看着桌上的早餐,白木希心中有气,奈何腹中饥饿,便将早餐端进厨房热了热。

热过的白粥和青椒土豆丝散发出诱人的香味,纵然是剩饭,也勾的白木希食指大动,他掏出给自己买的两个烧饼,坐在桌边开吃,并将另一个加了蛋的烧饼放在桌子对面,对床上的人喊道:“喂,给你放在这里啦,想吃来拿。”

床上的人依旧没有任何反应,白木希也没力气计较,埋头吃自己的饭,吃到半饱时,又抬眼看了那人一眼,还是纹丝不动。

白木希暗自叹气。

就像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一时冲动用全身积蓄去做这珍珠膏一样,他也搞不懂自己那天夜里怎么就鬼使神差的将这个人扛回家里来。

他还记得那天晚上,他溜进一位富商家中,为富商的妻子推荐这款珍珠膏,结果被富商误会是通奸的小白脸,追着他就要打,好在白木希溜得快,躲进了一家臭烘烘的牛棚里才逃过一劫。

结果就在牛棚的稻草堆下,发现了这个半死不活的人。

他以为是牛棚主人喝醉的家人,可叫来了主人家,人家却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只说是某天进山时捡到了他,见他身受重伤,发着高烧意识不清,一时心善就带了回来,没想到这个人毫无生意,带回来后不吃不喝,对外界没有任何反应,主人家穷,请不起大夫,也讨厌他这种要死不活的样子,就将他丢在牛棚里自生自灭。

白木希盯着这人看了半天,突然问,我能将他带走吗?

主人家也怕这人死在牛棚里,回头出事儿说不清楚,自然十分乐意。

于是白木希就将这个浑身臭烘烘的男人扛了回家。

他至今都想不明白自己救人的动机是什么,也许是瞧着这个人如此落魄的样子怪可怜,也许是一个人过了二十多年,想找个人说说话。

也许是想到当年六岁的自己一个人缩在牛棚里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绝望。

可将这人扛回来第二天,白木希就体会到那牛棚主人家将他丢在牛棚里自生自灭的心情了。

真的太气人了。

他们这样穷到整日为吃喝发愁的人,都还努力的想活着,这个人每天做好的饭菜送到嘴边都不闻不问,若非是看他这一身的伤,白木希都想和他动手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人也真是惨。

白木希刚将他扛回家时,很是纠结了一会儿,他虽然穷,屋子床铺向来收拾的干干净净,瞧着这人脏的连衣服颜色都看不清了,白木希纠结半天也没有直接把人往床上扔,而是先放在椅子上,给他脱了衣服擦身。

这个人意识还很混沌,一动不动的任他摆弄。

外衣一脱,白木希就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人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计其数,已经发黑的血迹将里衣粘在伤口上,被乱蓬蓬的头发遮住的脸上,也有无数道伤痕,已完全毁容。

白木希不敢硬扯他的里衣,便搬了个小凳子过来,坐在他身前,端了盆清水,沾湿毛巾,一点点的将衣服与他的伤口分离,这过程中有些伤口难免被重新撕裂,白木希看着都浑身发冷,可这个人却始终不做声,哼都不哼一声。

伺候了他大半夜,等到将这个人重新收拾干净,扶到床上时,桌上的蜡烛已经燃到了底,白木希扶着酸痛的腰直起身,见外面天都快凉了。

后来,白木希又用为数不多的钱买了些便宜的伤药,每天早晚两次,耐着性子给他身上和脸上不计其数的伤口上药,一边上药,一边自言自语的开导他。

虽说不知道这个人因为什么变得毫无生意,但看现在这惨状,想必不是什么好的回忆,白木希便揣摩着言语。

什么过去的痛苦总会过去,人要向前看,离开谁都可以活云云。

安慰他,也间接安慰着自己。

长夜漫漫,比起以往都是孤零零一个人躺在屋子里睡觉,如今有个大活人在身边听自己说话,尽管从不回应,但听着对方平稳的呼吸声,白木希还是觉得好受一些。

为此他睡了好几天地铺,也挺踏实。

老大夫给他开的药虽然便宜,效果倒是不错,六七天后,这人身上的伤口大都已经结痂,前几日发的高烧也退了下来。

唯独这绝食等死的模样一成不变。

已经十天了,白木希也懒得跟他生气了,他觉得这个人饿了十天都没饿死,想必是有些本事的,也就不跟他着急,想着等他受不了了自然会起来吃。

于是白木希吃饱喝足后,便走到卧室弯腰打地铺。

可没想到,他刚把地铺铺好,正准备躺下时,院子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来势汹汹。

紧接着,哐当一声,就听到外面院子的门被重重地踹了一脚,没踹开,声音很大,白木希吓得一个激灵,忙凑到窗前,小心的扒开窗缝往外看。

一群举着火把的人将院子围住,为首一位丰腴多姿的贵妇人站在门前,气势汹汹的问:“那个勾引你老爷的小白脸就住在这儿?”

她身旁一个狗腿子点头:“对!就住在这里!我亲眼瞧见他进来的。”

贵妇人冷笑一声,挥手道:“来人,撞开门,把那个不要脸的骚货给我揪出来!”

白木希顿时大惊!

作者有话要说:

新开小白文一篇,胡乱写写,看的开心就好,么么哒=3=

第2章 二·挨揍

“碰!”

又一声巨响,这次大约是换了个有力气的家丁,一脚就将那原本就不太结实的小木门踹了开。

踹破的门锁挂在门边摇摇欲坠。

一群人蜂拥而进小院里,贵妇人带着两个人高马大的打手,趾高气扬走在前头,背后一群家丁,直奔屋门而来。

白木希被外面一惊一乍的动静吓得脑子有些懵,他还不知道这是哪家夫人找上了门,但瞧这来者不善的架势,今晚指不定又要挨顿狠揍。

自从他开始推销护肤品,就没少被那些误会他不怀好意的富贵人家的家丁揍。

他急匆匆地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没找到藏身之所,回头一眼瞧见床上那个挺尸的男人,急忙跑过去拉起被子把人罩住。

他没病没灾的挨顿揍没什么,倒是这个人本就一身伤,若再被人劈头盖脸揍一顿,怕是真要魂归西天。

结果他前脚刚把人盖住,后脚屋门就被家丁们踹了开,几个凶神恶煞的家丁冲进来,不由分说的抓着他拖到院子里。

跟这些身强体壮的家丁比,白木希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有个后脚出来的家丁,眼尖瞧见床上还有个人,立刻叫道:“夫人!里面床上还有个人!”

贵妇人冷冷道:“一同揪出来!”

于是不等白木希出口阻拦,又有几个人冲进去,将床上那个半死不活的人一同拖出来,那人毫无反应,随便他们拉扯。

白木希此刻也已自顾不暇,被粗鲁的家丁们拽的晕头转向,被迫跪在那位贵妇人面前。

贵妇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语气轻蔑:“长的是有几分姿色,难怪敢单枪匹马亲自上门。”

白木希陪着笑:“这位夫人,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一个男的,要姿色做什么,我只是个卖脂粉的,上谁家们都只是为了推销脂粉,赚点糊口钱,绝无他意。”

贵妇人却不这么认为,她微微俯身,眼神鄙夷:“有了姿色,好攀高枝啊,毕竟如今江南男风盛行,像你这样整日涂脂抹粉的小白脸,来跟我说你见我家老爷,让他轻薄了大半天,目的只是为了卖这几十两一盒的珍珠膏,你觉得我信吗?”

旁边的家奴帮腔道:“夫人说的是,这胭脂水粉满大街都是,像你们这种自研自制的小门户,一盒珍珠膏四五两都嫌贵,你居然敢卖几十两,真不知你卖的究竟是脂粉,还是身子哟。”

家奴们一阵哄笑。

白木希低着头,也笑,只是笑的十分苦涩,他大约猜到面前这位是白天那位余老板的夫人了,这位余夫人可是出了名的彪悍暴脾气。

白木希不敢得罪,只得干巴巴道:“在下当真没有高攀之意,再说我这薄弱身躯,纵使真的去卖,怕也卖不到几十两一夜,您家老爷高门显贵,遍览群芳,怎么可能会对我这种下三流的人有兴趣。”

他本意是求饶,可那句遍览群芳却扎了贵妇人的眼,一想到自己的夫君已经饥不择食到连眼前这种下三流的小白脸都产生了兴趣,不由心生怨怼,却也不想当众承认自己挑的夫婿如此没品,便索性一抬下巴,给下人们使了个眼色。

打!

反正她也不是来这里讲道理的,她就是来教训人的。

白木希立刻抱头,紧接着就是一顿雨点般劈头盖脸的拳打脚踢。

那群下人揍白木希揍得很起劲儿,倒是踢了另外那个人几脚后,有些奇怪的停下手。

“死了?”

他们凑近那个男人,拨开他散乱的头发,见他瘫在地上,双眼无神,任人宰割,家丁们有些疑惑,抬头看向贵妇人,请她示意要不要继续揍下去。

贵妇人见这人脸上满是伤疤,有气无力的,已经很惨了,她不想闹出人命,就示意只揍白木希。

于是更多的拳脚朝着白木希招呼过去,白木希招架不住,朝着贵妇人连连求饶。

贵妇人瞧着他这倒霉又滑稽的模样,气消了一些,于是让家丁们住手,得意洋洋道:“你既然说一个男人要姿色无用,那本夫人就赏你这张小白脸一些教训,权作警醒,以后少做这等厚颜无耻的下做事。”

她话说完,家丁们将鼻青脸肿的白木希重新架起来,为首个头最大的一个打手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缓缓走近白木希。

贵妇人冷冷道:“你选吧,这一刀是划脸,还是断手呀?”

白木希被揍得一脸乌青,起初还有些委屈,如今也被揍得认命了,瞧着近在咫尺寒光闪烁的锋利匕首,咬紧牙关道:“划,划脸吧。”

打手冷笑一声,刀刃朝着白木希白皙瘦削的脸上比划一下,从额头比划到下巴,回头请示夫人这个长度够不够,贵妇人点点头,随即冰冷的刀刃就贴上了白木希的额头。

白木希怕的发抖,却不敢挣扎,他贱命一条,挣扎的下场指不定就是不小心被不耐烦的打手直接捅死,尸体带去县衙都没人替自己喊冤,如今只能闭眼期盼仆役下手不要太重,别划到他的眼睛和鼻子,这样找大夫治病不算太贵。

完结古代架空小说作者半瓶儿晃荡《我在江湖做美容》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读起来深受教益人物的活动描述得也具体,真实可信,生动有趣,全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也较流畅重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我在江湖做美容小说[半瓶儿晃荡]在线试读

白木希见他比前些日子正常多了,精神顿时振奋起来,草草洗漱后就去做早饭,接着招呼男人来吃饭。看到男人走进来时的身影,白木希微微一惊,以前因为他一直躺在床上没注意,今天白天等他站起来才发现,这男人个头当真高大,比自己整整高出一头不说,而且身形矫健修长,窄腰长腿,十分养眼。就是那久不打理的凌乱长发,和一脸伤疤实在是煞风景。他穿好衣服出门,果然就见男人在院子里,他不知从哪儿搬过来一个大石块,也不知是怎么把石块削平了,权当个石凳,坐在上面,望着抽芽的桃树出神。这次男人没有再装聋作哑,一招呼就来了。白木希把饭端给他。...

2019-09-03 07:27:05

三界解忧大师小说[小霄]在线试读

女人的眼睛一直盯着那葫芦,心里琢磨着这小年轻一下子变出来个葫芦,说不定真是个高人。但看他那狡猾奸诈的嘴脸,估计是请神容易送神难,惹恼他保不齐会捅出什么幺蛾子。这说法挺新鲜,纪晗眼珠子盯着男人从裤兜里扯出来的东西。一个瘪乎乎的气球,底下绑着一根绳,邋里邋遢,完全没有一点仙气儿。男人回过头就看见纪晗用看破一切的眼神瞅着自己,笑了笑,又从兜里掏出一盒口香糖,抽出一片递给李强国,说道:“吹这口气千万不能紧张,您嚼个口香糖放松一下,吹了气球就回去睡吧。”李强国手抖着拆开口香糖猛嚼,深呼吸两口,而后一鼓作气把气球吹得...

2019-09-03 07:27:05

将进酒小说[唐酒卿]在线试读

杂役再来给沈泽川换药,他已清醒了许多。纪雷隔栏看着他,冷声说:“此次算你命大,祸害遗千年。太后饶你一命,你怕还不知道为何。”纪雷说:“我知道你师父是纪纲,江湖逋客纪纲。二十年前我与他是师兄弟,我们一同在这阒都禁中效命于锦衣卫。你恐怕不知道,他曾经还是锦衣卫从三品指挥同知,那一套纪家拳,我也会。”纪雷打开门,待杂役出去,左右无人时,方才坐在了沈泽川床边。狱中无人讲话,杂役退出去后,便只剩沈泽川。他时醒时昏,这夜长得像是没有尽头,怎么也等不到天亮。沈泽川伏首不动。纪雷俯首,低声说。沈泽川呼吸一滞。...

2019-09-03 07:27:05

穿到古代当名士小说[五色龙章]在线试读

宋家两位兄长更是奢侈到拿薄荷露当花露水搽的地步,一夏天都没苦夏,读书作文时都觉精神百辈。这一年正好轮上秋试,两人清清爽爽地上京,精精神神地应考,八月下旬秋试放榜,宋大爷宋晓竟取中了第一百三十名举人。二爷宋昀虽然落了榜,也不觉失落,还能反过来开玩笑安慰家人:“我以前取不中,是缺了指点我文章的人,往后家里有两位举人指点我,我还有什么中不了的?再说,我慢这一步,等明后年官儿中了秀才,我们兄弟一道上京,同榜取中,也是一段佳话么。”他不想再考进士了。这种香露卖得极贵,一小瓶就要十两银子,仍是有不少文人乡宦冲着“御史...

2019-09-03 07:27:05

机器人的创造者们小说[上苍]在线试读

处理系统自动给出了岳娜娜这个人物的定义,01也只能保持缄默。01眨了眨眼睛,身体上的温度不过是温水留下的温度而已,但是既然清和父亲希望他的身上带有温度,那么释放一**内热感也是可以的。“回答,清和父亲,我的代号是01。”前女友?“让我看看。”谢清和看着还在发呆的01,伸手去抓住了01的手,入手是带着淡淡的温度,已经不似之前那般冰凉,“身体暖和起来了。”“清和父亲使用权限,代号01正式更名为陵宜,感谢清和父亲的关心。”直接忽略了01奇怪的回应方式,谢清和感觉01是在逗他玩。...

2019-09-03 07:27:05

我用灵食风靡全星际小说[蓝玖]在线试读

做完这一切,周锦南把虾肉丸端到周书笛面前,嘴里还有些不满足:“尝尝看,黄金鲜虾肉丸,三级食材的能量还是少了些,这道菜只能做到缓解疲劳的作用。”味道还在其次,最主要的是,一共八颗丸子下肚后,周书笛真的感觉到身上的疲惫感减轻了,不是那种其他美食能做到的精神上的放松,而是切切实实的身体每个部位上覆盖的肌肉都向大脑传递着舒畅的信号。就在周书笛沉浸在黄金线虾肉丸的美味和美好作用的时候,周锦南的声音把周书笛从美味中拉回来:“这道是清蒸刀鱼,作用嘛,大概是蕴养精神力,提高精神力的潜力上限……哦,还可以缓解精神力崩溃的症...

2019-09-03 07:27:05

一剑霜寒小说[语笑阑珊]在线试读

“云门主!”柳纤纤单手一拍桌子,震得酒杯也跳了跳。“要你管,又不是要嫁你!”柳纤纤依旧嘴硬,却也总算消停下来,拿起筷子忿忿吃菜。“西暖阁里的那位客人呢?”云倚风问。果真挺暖和,也挺舒服。“我说这位姑娘。”季燕然拉过椅子坐下,“云门主这两天还病着,若被你闹得吃不下饭,怕是晚上又要咳。既想嫁人,就要学着温柔体贴一些,否则成日里像个土匪悍妇,谁人敢娶。”金焕跟着道:“父亲上山时也在说,这姓暮的脾气古怪功夫高,大家还是别去触霉头了。”“好奇罢了。”云倚风笑笑,“难得有机会同在一个屋檐下,还以为能共饮一杯。”...

2019-09-03 07:27:05

天上掉下棵小绿草小说[孟冬十五]在线试读

小花灵们高兴地欢呼起来。“小绿草好厉害~”他扶着木梯平复着粗重的呼吸,眼中闪着盈盈的微光。从东向西,当最后一张草席也成功铺展开来,苏篱终于大大地松了口气。“花花不会冷到啦~”正赶上楚靖破水而出,湿发甩动,晶莹的水珠从胸膛滑落,沿着健壮的身躯,一路向下,折射出耀眼的光晕。当真是……伤风败俗。...

2019-09-03 07:27:05

论汉字的重要性小说[未玄机]在线试读

“我不是很清楚你说的‘神识’是什么,我只能说,我家乡的人跟我没有什么不同。”他这一问倒是把庄云洲给问住了:“如果你说的是这种能让我们沟通的神奇力量的话。我们没有这种力量。”庄云洲身体一震,墓地抬头盯着方启灵,轻声重复:“天上?虚空洞口??我……是通过源术来到这里的?”“所以,你不是特例。你家乡的灵族人,统统不懂得运用神识?”“可是,没有神识,你们是如何使用源术的?”方启灵困惑极了。震惊席卷了庄云州,纷乱的思绪瞬间充斥在脑袋里,让他一时间什么反应都做不出来。推了推对方:“你怎么了?”...

2019-09-03 07:27:05

赠君一颗夜明珠小说[花曳]在线试读

萧晫是特意过来迎自己的。“我救你一命,今天你又救我一命,扯平了。”施云觉得自己肯定是被吓得脑子不太好使了,居然这档口把仅剩的最后一小块糯米糕拿出来,也不回头的举在肩膀那里:“看到街上有卖桂花糯米糕的,就买了……刚才都用来打狼了,就剩这一块儿了……”捏着桂花糯米糕的手指都快冻僵了,施云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傻。“方江说看着你穿着军服进了镇子,我就估摸着你得贪黑才能跑出来。”身后的萧晫看不到神情,单从声音中能听出浅淡的笑意:“魏叔没告诉你不能走夜路吗?不行就在镇上住一晚。刚才多危险。”脸上有点烧。施云暗暗抿了抿唇角...

2019-09-03 07:2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