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解忧大师小说[小霄]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女人的眼睛一直盯着那葫芦,心里琢磨着这小年轻一下子变出来个葫芦,说不定真是个高人。但看他那狡猾奸诈的嘴脸,估计是请神容易送神难,惹恼他保不齐会捅出什么幺蛾子。这说法挺新鲜,纪晗眼珠子盯着男人从裤兜里扯出来的东西。一个瘪乎乎的气球,底下绑着一根绳,邋里邋遢,完全没有一点仙气儿。男人回过头就看见纪晗用看破一切的眼神瞅着自己,笑了笑,又从兜里掏出一盒口香糖,抽出一片递给李强国,说道:“吹这口气千万不能紧张,您嚼个口香糖放松一下,吹了气球就回去睡吧。”李强国手抖着拆开口香糖猛嚼,深呼吸两口,而后一鼓作气把气球吹得

三界解忧大师小说章节试读

《三界解忧大师》作者:小霄【完结】

文案:

纪晗一觉醒来,感觉谁都欠他的

应该是有什么原因,但他想不起来

于是他开了间解忧铺,打人打鬼打神,日天日地日三界

凡人来求,贡献一缕记忆便可

鬼神来求,那就要付很多很多的酬金

微府老大:天帝,纪晗乱收费,不给就打

天帝:给吧给吧,不够的话来天上打欠条

白无常:阎王殿下,纪晗看上你最喜欢的赤名岩了

阎王:给给给,只要让他走,要什么都给

阎王:纪晗这人奸诈贪婪,你就不觉得他有点什么?

绍原沉思片刻:有点……可爱?

阎王:……

【食用指南】

1.诙谐奇幻单元剧,众生皆萌,一吨甜,两吨爽

2.美强妖孽暴力爱记账受X法宝无限三界好人缘忠犬攻 1v1

3.全文架空,世界观自定,神鬼妖精法宝典故,既有源自典籍,也有自己胡诌,请勿当真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纪晗(继罕),绍原(劭塬) ┃ 配角:凤凰,哈哈 ┃ 其它:

------------

第1章 葫芦娃他很厉害

酷暑午后,空气潮湿闷热如同一碗胶着的冻,把来往行人身上每一寸皮肤都裹得黏黏糊糊。挨着地铁站的十字路口正经历一场末日堵车,司机师傅们脾气爆,玩了命地溜缝儿并道,喇叭声连成片,车窗降下来,骂人的话都能说成一段rap。

没什么恶意,大家都是借着相互骂娘来抒解躁气而已。

地铁站口出来一大拨人,一股脑往十米开外另一个地下通道走去,两个身影从人群中分流出来,一个高大有些秃顶的中年男人,身边跟着个七八岁的虎头虎脑的小子。爷俩从堵成浆糊的马路上穿到对面。男人闷头疾行,那小子腿短不给力,只好也闷头拼命倒腾,脑门上汗珠子直往下掉。

“爸,慢点儿走。”

男人大手拽上儿子,反而加快了脚步。拐进一条狭窄的巷子往深几米,身后那催命一样的交通噪音才淡去,如同在闹钟上罩了一个隔音罩,蹦到嗓子眼的心脏终于落了回去。

男人长吁口气,停住脚步,抬手抹了一把汗。

小男孩伸手到后面掏了掏已经快要塞进屁股缝里的裤衩,喘着气问道:“几点啊,这么热,没法喘气了。”

小孩子声音浑厚,然而在这狭窄的巷子里却传不远,出现得洪亮,消失得也猝不及防。情况有点不科学,但这爷俩呼哧带喘,没人注意到。

男人看了眼手机,“刚好未时,一天中最热的时辰。”

小男孩当即翻起了白眼,“下午两点就说下午两点,我妈没说错,你有那个什么,妄想症!”

“别瞎说话。”男人抬手照自己儿子脑袋上削了一把,“尊敬一点。”

这条窄巷勉强能容下两个成年男人并排站立,脚底下的路不平,烂泥拼石板拼碎沙,讲究人是绝对不会踏进来的。两侧古老的院墙散发着一股破败腐朽的味,水泥墙上刷着红色的“拆”字,但“拆”了十几年了,也没见着一个施工队的影子。这两侧的墙体不直,越往上越像炸开了似的,天空越来越窄,给站在巷子里的人一种要被压死的错觉。

当爹的咽了口吐沫,望向幽长不见底的巷子深处,低声念道:“来,儿子,你拉着点爸的手,别瞎跑。”

爷俩往巷子深处走去,在他们身后不知打哪儿飞来一只雀。这雀是个讲究雀,跟那些土里土气的褐斑鸟不一样,它是七彩的,尾翎修长,一阵风一样嗖地一下从爷俩脑袋后头吹过,男人眼睛一花,就看见那只配色一言难尽的杂毛雀超过自己飞前头去了。

爷俩心有灵犀地停下脚步,眼睛一花,雀没了,像是冲入了一个结界,瞬间消失。

小男孩眼睛瞪得溜圆,“哇塞”了一声,“爸!我们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好东东?”

“别乱说话!”男人皱眉喝斥,他把儿子安排在一边,下定决心似地从怀里掏出一封牛皮纸信封,快步往巷子深处走。走到刚才那只杂毛肥雀消失的地方,一扭头看向左手边的院墙,果然看见了传说中的那块破败的牌匾。上面的字都要长毛了,又淡又糊,勉强能看出个轮廓来。

上书:头顶长草,浑身都闲

下附四个小字:有事投信

但周围并无任何能塞进去信的口子。这牌子挂在一堵实心的墙上,实得不能更实了,一脑袋顶上去能撞死人,别说门了,连个缝都没有。

就是这么一块闹着玩似的破匾,中年男竟双手合十将信封夹在掌心缝中拜了又拜,嘀咕道:“我李强国今年四十有八,脑子里这点事愿意尽数奉上,求老板帮忙,求老板帮忙,求老板帮忙。重要的忙求三遍。”

他说完,把信封往那匾牌下方居中摆好,扭身埋头就走了。

……

幽虚境外。

“老板,来信啦!”

冲入结界瞬间,七彩杂毛的长尾肥雀身形逐渐拉长,羽毛丰盈流光溢彩,双臂舒展扇动,冲入云霄旋转数圈,发出一声空灵华丽的凤凰鸣,又纵身直挺挺地冲入一栋木头小房里,顺着那屋顶开的小洞,又变回了一只杂毛肥雀。

它落在了一个盘坐在沙发上拿手柄打游戏的年轻男子头上。

男子肤色冷白,穿着月白色的亚麻汗衫,束着古发,鬓角散落两绺绑不起来的发丝,打着绕,像是葫芦架上绕着的藤蔓。流转狭长的眼尾把本应无害的面庞染上几分妖气。他左眼下有一枚朱砂色的泪痣,眼底幽深清明,生来就蕴着些许慈悲笑意,然而他长眸微睐,眼中又浮现一抹精明的算计。

他的声音清冷矜贵,“凤凰,你下去,压死我了。”

头顶的肥雀啾啾啾叫了几声,扑通蹦下去,一转身,变成了一个少年。继承了凤凰雌雄莫辩喜好花哨的天性,少年五官艳丽,衣着华美,恭敬地把一封信呈上,“老板,上个苦主的感谢信。”

游戏画面激烈,纪晗错不开眼,只说了一个字,“念。”

于是凤凰清清嗓子,开始念。

“纪老板,感谢您的指点,我买了一批新鸡开设分场,旧场卖鹌鹑蛋、新场卖鸡蛋,收入颇丰。另:在下最难忘的记忆已经奉上,希望您认为这是一趟钱货两讫的交易。”

这是上一个上门苦主。农村大户李大花家有个鸡场,半年前突然有只鸡开始下鹌鹑蛋,紧接着就一发不可收,整个鸡场像染上瘟疫一样。

纪晗接了这个案子去现场一看,原来这李大花当初闲的蛋疼上山放鸡,不小心惊动了沉睡在山底的山神。那山神是个鹌鹑精,天性胆小一惊一乍,受了惊后一点点魂息进入一只母鸡体内,母鸡回去后又跟别的鸡瞎搞,最后大家全都中了“毒”。

纪晗给李大花的建议是,鸡已成鹌鹑,鹌鹑蛋比鸡蛋贵,不如顺水推舟。如果有心,就去拜拜山神,毕竟鸡能活七八年,而鹌鹑寿命只有两年,拜拜那只鹌鹑精,让老场里的“鸡”多活几年。

话说世界发展到今天,基本已经是人类主导了,至少在人类眼里是这样。天界和地府各自快活,也无意一争短长。只是世间奇异精怪之事永不会消,于是天界在人间设立了“微府”,帮着人们处理一些跟仙、神、妖精相关的事。地府也在人间设立了“幽府”,法办人间鬼事。

原本也算制度完善,但乌烟瘴气的事太多了,那些幽微二府管不明白、没空管的,就统统都求到纪晗这里来。纪晗这家幽虚境外的解忧铺,坐破三界一切玄虚,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纪老板是天地间最精明的商人,但他不漫天要钱,只要求苦主跟他分享一个记忆。

他的鸟是几十年前犯了错的一只小凤凰,偷了天界辛苦编织的彩云做衣裳,要被天界打入畜生道。纪晗那时候刚好觉得自己跟不上人类的时尚,想着凤凰一天天花枝招展的挺有眼光,留在身边当个打点行头的也不错,于是就开口管天界把小凤凰要来了。

只不过后来他发现,人类的审美在花里胡哨阶段只停留了几年,就迅速追捧起所谓的简约性冷淡高逼格,因此这鸟也就只能给他当个信鸽使,对他的打扮没什么话语权了。

除了这只凤凰,纪晗手下还有只狗子。打从纪晗当年一觉醒来,这狗子就陪在他身边,赶也赶不走,脾气好又能干,纪晗就把它留了。这狗看不出品种,不会化人形,纪晗也看不破它的命格,一手抓着狗子一手打开人间界的度娘对比了半天,隐约觉得是只二哈,于是纪晗就给它起了个名,叫哈哈。

凤凰念完了这封感谢信,问道:“老板,李大花付给您的是什么记忆啊?能算得上钱货两讫吗?”

纪晗打完手头这盘游戏,打了个哈欠,“算吧。他小时候第一次被他爹带去看鸡场,一直以为自家是村里小透明的他突然发现自己是大户人家,幼小的心灵十分满足。”

“……”凤凰瘪了瘪嘴,“小学生日记吧,这也算钱货两讫?”

纪晗黑亮的眼仁一转,精明毕现,“故事是个水故事,但我收了这个故事后心神竟有波动,这就很难得了。说来他求我的事也就芝麻点大,所以也算钱货两讫。”

凤凰点了点头,正要说什么,木屋外头突然一阵风动,窗外种着葫芦的葫芦架一阵抖动,有人来了。

于是纪老板有风度地把盘在沙发上的腿放下,单手托腮拄在沙发靠背上,一脸天真地看着进到屋子里来的客人。

来人男,一身黑西装,脸色苍白,眉宇间有些戾气。这人正是幽府的老大,阎王的亲信。为了淡化鬼界在人间的存在感,幽府的办事宗旨是“使人信其无”,所以这个大佬给自己起了个人名叫穆有归,人间无鬼的意思。

这人上门,一准又是幽府碰上处理不明白的棘手事,求到纪晗这来了。

穆有归一进来,先是客客气气地寒暄了两句,而后才打开公文包,抽出一封牛皮纸信封。凤凰眼尖,聒噪地说道:“这不是刚才那对二百五父子放在门外的求贴吗?信封太土了,我们老板不收的。”

穆有归神色严肃,“确实是这封信。幽府最近遇到一件棘手事,我来找纪老板求助,来的路上竟然碰到这件棘手事的苦主了,所以把他的求贴也一并带来,纪老板要不要看看?”

纪晗想了想,把信拆了。

——小人李强国,四十有八,与妻结婚二十八年,头二十年始终无法有子,八年前妻子突然怀孕,诞下宝贝儿子。原本是喜事,可自从生下小儿,我夜夜鬼缠身无法安眠。妻子儿子都说我有妄想症,我求遍大师皆无所用。偶听幽虚外巷有高人解忧铺,于是携诚意递上求贴。望纪老板出山,小人四十八年记忆愿悉数奉上。李强国亲笔。

------------

第2章 葫芦娃他很厉害

纪晗把信随手一丢,抬眼看着穆有归,“地府小鬼捉弄人,你们处理不了吗?”

穆有归冷汗涟涟,点头哈腰地说道:“我亲自查看过,李强国周身与卧室皆无鬼气,可他每逢夜间惊恐悚然,不似作假。这事虽小,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现在已经传到阎王老大耳朵里了,再不解决掉,我今年的KPI是没得救了,求求纪老板替幽府下场吧。”

纪晗喝了口水,喔了一声。

穆有归看他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只好亮出底牌,“既然这事是苦主和幽府两头求您,好处的话,您从苦主那里收一份,幽府这头自然也会付一份,您看怎么样?”

纪晗闻言眼睛一亮,从背后变出一个大葫芦来。这葫芦通体青白,有如玉铸,有成年男子上半身那么大,上面密密麻麻刻满了账。想来纪晗大梦醒来不过数十年而已,记的账倒是笔笔条条,繁而有序。

木屋里安静了片刻,穆有归神色复杂,旁边的凤凰则一脸仰慕,俩人一起看着纪晗在葫芦上又记了两笔,而后把葫芦往身后一变,满目欣然地笑道:“暂时成交了,要不要抬价,等我去李强国家看看再说。”

穆有归听了这话下意识脑壳痛,他抬手按了按太阳穴,说道:“这案子现在被阎王老大看着,我实在是急,所以还请了另一位大佬。你们二人联手,肯定费不了您多大力气。”

正起身往外走的纪晗闻言回过头,有些不满地说道:“幽府现在穷成这样了吗,怕我抬价?”

“不不不。”穆有归从裤兜里掏出一块手帕,擦了擦脑门,说道:“您确实能打,但这事的棘手之处在于找不到那个作乱者。我请的这位高人身怀珍宝无数,也许会有让那东西显形的法子。等那东西显形,您再下场不迟。”

“珍宝无数?”纪晗挑挑眉,转而又笑了,眼中精光毕显,“我天天窝在这幽虚境外的一亩三分地打游戏,没听说过这号人物。既然是个有钱人,那得发展来做做朋友。”

穆有归没接话茬,等纪晗转过身去往外走,他才嫌弃地撇了下嘴。

纪晗不用回头都知道身后的人什么表情。说来天界地府都对他点头哈腰,那是因为他天生就有日天日地的能耐,这群人平日里捧着他求着他,但也在背后讲他矫情又抠门,如无万分紧要事,也自然不会来求。

这些背后的头头道道他心里很清楚,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些矛盾,只好把自己出山的价格一抬再抬,报复那些背后讲他的小人。

李强国住在十八环开外的普通居民楼里,顶楼,无电梯。上楼的这会功夫,纪晗又给幽府多记了一笔膝盖折损费。

房子不大,但结构复杂,六七十平愣是做出了三居两卫一厅,每间卧室都小得可以。最惨的是平时闲置的客房,摆了一张床,人进去就挤在床和墙中间,得侧着身子才能站稳。

这家里到处都堆着生活杂物,清高的凤凰站在客厅不愿意进来,只有狗子跟着纪晗里里外外走了一圈。这会李强国的媳妇带儿子去上画画班了,就只有李强国一个人在家。男人有些拘谨地站在狭小的客厅,等纪晗出来了,先是涨红脸夸奖了一番纪老板的颜值,而后才哆哆嗦嗦地问,“老板,有什么吗?”

纪晗踏入人间界就自动变成了正常的短发,穿着一身亚麻质地的汗衫和裤子,很佛系。他摇摇头说道:“你家烟火气太足了,你儿子应该是个有福的命,你们两股阳刚气镇宅,除非惹了鬼神,不然这屋里不大可能进来什么东西。”

李强国闻言松了口气,转瞬又愁起来,坐进皮面开裂的沙发里唉声叹气,“那可怎么办,我夜夜睡不着,吓得魂不守舍,再这样下去我命都要交代喽。”

纪晗没说话,他站在原地打量着沙发里的男人。

四十八岁的年纪,秃顶,高大但有些驼背。他在家穿着身土橘色家居服,跟北方硬汉的气质格格不入。

纪晗抬腕看了眼手表,晚上七点钟了,穆有归说的那位大佬就是七点左右到。

他手腕还没放下,门就被敲响了。

李强国站起来,“老板您先坐下喝口茶,我去看看是谁。”

于是纪晗就不客气地坐下了,即使是旧得掉渣的沙发,他也依旧坐出了一股子莲花宝座的架势。外面开门,身边安静的狗子突然动了,目不转睛地盯着外面的方向。

“你怎么了?”纪晗拍拍它的头,低眸笑问,“幽府到底请了什么大佬来,能入你的眼。”

这狗虽然不能化形,但骄傲得很,除了纪晗谁的帐都不买,就连凤凰都不怎么愿意搭理。像今天这样听见声音就自觉看过去,还是头一遭。

李强国迎进来的是一个高大的男人,浅灰色衬衫深色长裤,剪裁妥帖,材质上乘,根据纪晗对人间界审美的粗浅了解,算是有点品味。男人刀锋眉浓墨眼,面部线条英气硬朗,自带一身正气,跟纪老板这种从头到脚都散发着矜贵的矫情鬼不是一路货色。

纪晗只一打眼,就想明白了这人为什么身怀珍宝无数。

这人跟他一样,生来即化人,看不出原身究竟是神是鬼是精是怪。但他有一身功德,命盘里有金龙祥瑞,亦有凤凰彩霞,有太阳烛照的灼热,也生着太阴幽荧的平和,大到远古大兽,小到草木虫蛇,无论是凶是吉,都曾给他分过功德。不仅天地通吃,而且是大小通吃、黑白通吃,简直就是三界里一朵神见神爱、鬼见鬼喜、人见了也想要亲一口的交际花。

完结古代架空小说作者小霄《三界解忧大师》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三界解忧大师小说[小霄]在线试读

女人的眼睛一直盯着那葫芦,心里琢磨着这小年轻一下子变出来个葫芦,说不定真是个高人。但看他那狡猾奸诈的嘴脸,估计是请神容易送神难,惹恼他保不齐会捅出什么幺蛾子。这说法挺新鲜,纪晗眼珠子盯着男人从裤兜里扯出来的东西。一个瘪乎乎的气球,底下绑着一根绳,邋里邋遢,完全没有一点仙气儿。男人回过头就看见纪晗用看破一切的眼神瞅着自己,笑了笑,又从兜里掏出一盒口香糖,抽出一片递给李强国,说道:“吹这口气千万不能紧张,您嚼个口香糖放松一下,吹了气球就回去睡吧。”李强国手抖着拆开口香糖猛嚼,深呼吸两口,而后一鼓作气把气球吹得...

2019-09-03 07:27:00

将进酒小说[唐酒卿]在线试读

杂役再来给沈泽川换药,他已清醒了许多。纪雷隔栏看着他,冷声说:“此次算你命大,祸害遗千年。太后饶你一命,你怕还不知道为何。”纪雷说:“我知道你师父是纪纲,江湖逋客纪纲。二十年前我与他是师兄弟,我们一同在这阒都禁中效命于锦衣卫。你恐怕不知道,他曾经还是锦衣卫从三品指挥同知,那一套纪家拳,我也会。”纪雷打开门,待杂役出去,左右无人时,方才坐在了沈泽川床边。狱中无人讲话,杂役退出去后,便只剩沈泽川。他时醒时昏,这夜长得像是没有尽头,怎么也等不到天亮。沈泽川伏首不动。纪雷俯首,低声说。沈泽川呼吸一滞。...

2019-09-03 07:27:00

穿到古代当名士小说[五色龙章]在线试读

宋家两位兄长更是奢侈到拿薄荷露当花露水搽的地步,一夏天都没苦夏,读书作文时都觉精神百辈。这一年正好轮上秋试,两人清清爽爽地上京,精精神神地应考,八月下旬秋试放榜,宋大爷宋晓竟取中了第一百三十名举人。二爷宋昀虽然落了榜,也不觉失落,还能反过来开玩笑安慰家人:“我以前取不中,是缺了指点我文章的人,往后家里有两位举人指点我,我还有什么中不了的?再说,我慢这一步,等明后年官儿中了秀才,我们兄弟一道上京,同榜取中,也是一段佳话么。”他不想再考进士了。这种香露卖得极贵,一小瓶就要十两银子,仍是有不少文人乡宦冲着“御史...

2019-09-03 07:27:00

机器人的创造者们小说[上苍]在线试读

处理系统自动给出了岳娜娜这个人物的定义,01也只能保持缄默。01眨了眨眼睛,身体上的温度不过是温水留下的温度而已,但是既然清和父亲希望他的身上带有温度,那么释放一**内热感也是可以的。“回答,清和父亲,我的代号是01。”前女友?“让我看看。”谢清和看着还在发呆的01,伸手去抓住了01的手,入手是带着淡淡的温度,已经不似之前那般冰凉,“身体暖和起来了。”“清和父亲使用权限,代号01正式更名为陵宜,感谢清和父亲的关心。”直接忽略了01奇怪的回应方式,谢清和感觉01是在逗他玩。...

2019-09-03 07:27:00

我用灵食风靡全星际小说[蓝玖]在线试读

做完这一切,周锦南把虾肉丸端到周书笛面前,嘴里还有些不满足:“尝尝看,黄金鲜虾肉丸,三级食材的能量还是少了些,这道菜只能做到缓解疲劳的作用。”味道还在其次,最主要的是,一共八颗丸子下肚后,周书笛真的感觉到身上的疲惫感减轻了,不是那种其他美食能做到的精神上的放松,而是切切实实的身体每个部位上覆盖的肌肉都向大脑传递着舒畅的信号。就在周书笛沉浸在黄金线虾肉丸的美味和美好作用的时候,周锦南的声音把周书笛从美味中拉回来:“这道是清蒸刀鱼,作用嘛,大概是蕴养精神力,提高精神力的潜力上限……哦,还可以缓解精神力崩溃的症...

2019-09-03 07:27:00

一剑霜寒小说[语笑阑珊]在线试读

“云门主!”柳纤纤单手一拍桌子,震得酒杯也跳了跳。“要你管,又不是要嫁你!”柳纤纤依旧嘴硬,却也总算消停下来,拿起筷子忿忿吃菜。“西暖阁里的那位客人呢?”云倚风问。果真挺暖和,也挺舒服。“我说这位姑娘。”季燕然拉过椅子坐下,“云门主这两天还病着,若被你闹得吃不下饭,怕是晚上又要咳。既想嫁人,就要学着温柔体贴一些,否则成日里像个土匪悍妇,谁人敢娶。”金焕跟着道:“父亲上山时也在说,这姓暮的脾气古怪功夫高,大家还是别去触霉头了。”“好奇罢了。”云倚风笑笑,“难得有机会同在一个屋檐下,还以为能共饮一杯。”...

2019-09-03 07:27:00

天上掉下棵小绿草小说[孟冬十五]在线试读

小花灵们高兴地欢呼起来。“小绿草好厉害~”他扶着木梯平复着粗重的呼吸,眼中闪着盈盈的微光。从东向西,当最后一张草席也成功铺展开来,苏篱终于大大地松了口气。“花花不会冷到啦~”正赶上楚靖破水而出,湿发甩动,晶莹的水珠从胸膛滑落,沿着健壮的身躯,一路向下,折射出耀眼的光晕。当真是……伤风败俗。...

2019-09-03 07:27:00

论汉字的重要性小说[未玄机]在线试读

“我不是很清楚你说的‘神识’是什么,我只能说,我家乡的人跟我没有什么不同。”他这一问倒是把庄云洲给问住了:“如果你说的是这种能让我们沟通的神奇力量的话。我们没有这种力量。”庄云洲身体一震,墓地抬头盯着方启灵,轻声重复:“天上?虚空洞口??我……是通过源术来到这里的?”“所以,你不是特例。你家乡的灵族人,统统不懂得运用神识?”“可是,没有神识,你们是如何使用源术的?”方启灵困惑极了。震惊席卷了庄云州,纷乱的思绪瞬间充斥在脑袋里,让他一时间什么反应都做不出来。推了推对方:“你怎么了?”...

2019-09-03 07:27:00

赠君一颗夜明珠小说[花曳]在线试读

萧晫是特意过来迎自己的。“我救你一命,今天你又救我一命,扯平了。”施云觉得自己肯定是被吓得脑子不太好使了,居然这档口把仅剩的最后一小块糯米糕拿出来,也不回头的举在肩膀那里:“看到街上有卖桂花糯米糕的,就买了……刚才都用来打狼了,就剩这一块儿了……”捏着桂花糯米糕的手指都快冻僵了,施云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傻。“方江说看着你穿着军服进了镇子,我就估摸着你得贪黑才能跑出来。”身后的萧晫看不到神情,单从声音中能听出浅淡的笑意:“魏叔没告诉你不能走夜路吗?不行就在镇上住一晚。刚才多危险。”脸上有点烧。施云暗暗抿了抿唇角...

2019-09-03 07:27:00

无回君小说[即墨遥]在线试读

暗笑自己就要成惊弓之鸟了,我决定出去一趟,我有种迫不及待的感觉想要看看这个世界于我而言变到什么地步了。就在手碰上大门的瞬间一股巨大的弹力将我弹了回来,四面的墙壁流露出隐隐光辉。我重重的跌倒在客厅的地上,身上的捆仙索又再次浮现。躺着就躺着吧,反正我也没有多大力气折腾了。我这样想着,心里倒也舒服了一点,就在这时,门开了。我站在那里沉吟了半天,我不会逃跑的,但是出去总可以吧?这扇门最自己的诱惑力居然如此之大……我走上前,手就要碰到门把手的时候迟疑了片刻,为什么会有种不祥的预感呢?而该死的我的预感一向很准……我用...

2019-09-03 07:2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