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进酒小说[唐酒卿]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杂役再来给沈泽川换药,他已清醒了许多。纪雷隔栏看着他,冷声说:“此次算你命大,祸害遗千年。太后饶你一命,你怕还不知道为何。”纪雷说:“我知道你师父是纪纲,江湖逋客纪纲。二十年前我与他是师兄弟,我们一同在这阒都禁中效命于锦衣卫。你恐怕不知道,他曾经还是锦衣卫从三品指挥同知,那一套纪家拳,我也会。”纪雷打开门,待杂役出去,左右无人时,方才坐在了沈泽川床边。狱中无人讲话,杂役退出去后,便只剩沈泽川。他时醒时昏,这夜长得像是没有尽头,怎么也等不到天亮。沈泽川伏首不动。纪雷俯首,低声说。沈泽川呼吸一滞。

将进酒小说章节试读

《将进酒》作者:唐酒卿【完结】

文案:

浪dang败类纨绔攻vs睚眦必报美人受。

恶狗对疯犬。

中博六州被拱手让于外敌,沈泽川受押入京,沦为人人痛打的落水狗。萧驰野闻着味来,不叫别人动手,自己将沈泽川一脚踹成了病秧子,谁知这病秧子回头一口,咬得他鲜血淋漓。两个人从此结下了大梁子,见面必撕咬。

“命运要我一生都守在这里,可这并非是我抉择的那一条路。黄沙淹没了我的手足,我不想再臣服于虚无的命。圣旨救不了我的兵,朝廷喂不饱我的马,我不愿再为此赴命。我要翻过那座山,我要为自己一战。”

1v1,HE,HE,HE。

【预警】

1、主cp萧驰野x沈泽川,萧攻沈受。

2、有条百合线,还是重要角色。

3、攻比之前几本的哥哥们更加混账。

4、作者是个没文笔的大魔王,练节奏。

5、我给磕头了各位大爷,看文案,看文案,【看清文案】。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泽川,萧驰野 ┃ 配角:一堆 ┃ 其它:

作品强推:中博六州被拱手让与外敌,建兴王沈卫之子沈泽川因此受押进入阒都,沦为人人痛打的落水狗。世家环伺间的沈泽川苟且偷生,与同样受困于阒都的萧驰野结下了大梁子,两个人相看两厌,见面必撕咬。在屡次交锋中,两个人一起发现了中博兵败案的蹊跷,与此同时,随着阒都风云的逐渐展开,两个人也逐渐靠近。

他们都是困在阒都的囚鸟,萧驰野尚有个家可以惦记着回去,沈泽川却已经没有家了。两个人的道路实则殊途同归,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俩所追求的目标是一致的。剧情不过是冰山一角,人物也还在成长中,爱情就是两个人相互适应、相互改变的过程。没有冲突,何来磨合,他们还没有被命运塑造成将要成为的模样,期待他们联手搞事。

【上卷:我本放逐臣】

第1章 寒风

“建兴王沈卫兵败于东北茶石河,敦州一线随即沦陷,三万军士被活埋于茶石天坑。你也在其中,为何只有你活着?”

沈泽川眼神涣散,并不回答。

审问的人用力捶了捶桌,倾身过来,眼神阴鸷,说:“因为沈卫早已私通了边沙十二部,有意将中博六州拱手让给外敌,你们想要里应外合攻破阒都,所以边沙骑兵没有杀你,是不是?”

沈泽川干涩起皮的双唇动了动,他费力地听着审问人的话,喉间缓慢地滚动,涩滞地回话:“不……不是。”

审问人厉声说:“沈卫畏罪自焚,私通文书已由锦衣卫全部递呈给了皇上,竖子还敢嘴硬,当真是冥顽不灵!”

沈泽川脑袋昏沉,已经不知多久没有合过眼。他像是被一根线吊在万丈高空,只要稍有疏忽,放开了手,就会摔得粉身碎骨。

审问人把供词摊开,扫了几眼,说:“你昨夜说,你能活着走出茶石天坑,是因为你兄长救了你。是不是?”

沈泽川眼前恍惚地浮现出那日的场景。坑陷得那么深,无数军士们拥挤在一起,可是怎么也爬不上去,踩着的尸体越来越厚,却始终够不着坑沿。边沙骑兵围绕着天坑,深夜的寒风里夹杂着流矢的飞声,血漫过了小腿肚,哀号与残喘全部紧贴在耳边。

沈泽川呼吸急促,他在椅子上开始颤抖。他失控地抓着头发,难以遏止地发出哽咽声。

“你说谎。”

审问人举起供词,对着沈泽川掸了掸。

“你兄长是建兴王嫡长子沈舟济,他在茶石天坑之前抛下三万军士,带着亲兵私自逃跑,却被边沙骑兵套上绳索活活拖死在了茶石河畔的官道。边沙十二部坑杀军士时,他已经死了,根本救不了你。”

沈泽川脑中混乱,审问人的声音仿佛远在天边,他耳边只有无尽的哭喊。

出路在哪儿?援兵在哪儿?死人挤着死人,污臭的烂肉就压在手上。暮哥罩在他头顶,他趴在血秽尸首上。他听着暮哥喘息急促,喉间的哭声却是因为太绝望了。

“哥有三头六臂。”纪暮艰难地挤出笑,却已经泪流满面,声音呜咽地继续说,“哥是铜墙铁壁!撑一撑就没事了。撑过去援兵就到了,到时候哥跟你回家接爹娘,哥还要去找你嫂子……”

审问人“砰”地拍响桌子,喝道:“如实交代!”

沈泽川挣扎起来,他像是要挣脱看不见的枷锁,却被蜂拥而上的锦衣卫摁在了桌子上。

“你进了咱们诏狱,我谅你年纪小,所以没有动用重刑。可是你这般不识好歹,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来人,给他上刑!”

沈泽川的双臂被套上绳索,接着被拖向堂中空地。长凳“哐当”放下来,他的双脚也被捆在凳子上。旁边虎背熊腰的男人提了狱杖,掂量了一下,跟着就打了下来。

“我再问你一次。”审问人拨着茶沫,慢条斯理地抿了几口,才说,“沈卫是不是通敌卖国?”

沈泽川咬死了不松口,在杖刑中断续地喊:“不、不是!”

审问人搁了茶盏,说:“你若是把这份硬气用在了战场上,今日便轮不到你们沈家人进来,给我继续打!”

沈泽川逐渐扛不住,埋头嘶哑地说:“沈卫没有通敌……”

“茶石河一战兵败,全系沈卫轻率迎敌。茶石河败后,敦州一线尚有挽回之机,可他却在兵力悬殊之下无故退兵。端州三城因此沦陷,那城中数万百姓皆丧于边沙弯刀之下。”审问人说到此处,长叹一声,恨道,“中博六州,血流成河。沈卫带兵南撤,灯州一战最为蹊跷!启东赤郡守备军已经越过天妃阙前去支援,他却抛弃夹击之策,调抽数千骑兵护送家眷去往丹城,致使灯州防线全部崩溃——这难道不是有意为之吗?若不是离北铁骑狼奔三夜渡过冰河,边沙骑兵就该到阒都门前了!”

沈泽川意识昏沉,冷汗淋漓,审问人鄙夷地甩过供词,砸在他后脑。

“宁为一条狗,不做中博郎。这一次,沈卫便是大周的罪人。你不认?你只能认!”

沈泽川痛得半身麻木,他伏在长凳上,看那供词盖在眼前。上边的墨迹清晰,每个字都是场耻辱的鞭罚,抽在他的脸上,告诉天底下所有的人。

沈卫卖国,连条狗都不是。

他让中博六州尸骸塞流,茶石天坑里埋着的尸体到此刻都没有人去收,因为敦州群城已经被屠干净了。

沈卫是自焚了,可这笔血迹斑斑的账却必须要个活人来承担。沈卫妻妾成群,儿子众多,在边沙骑兵攻占敦州的时候全死了,只有沈泽川因为出身太卑微,被养在外边才幸免于难。

沈泽川被拖回去,血顺着脚跟拖出痕迹。他面对着墙壁,望着那扇窄小的窗。寒风呼啸,疾雪扑打,黑黢黢的夜没有尽头。

他脑袋混沌,在风声里,又回到了坑中。

纪暮已经不行了,呼吸变得很艰难,血水顺着盔甲淌到沈泽川的后颈,很快就变得冰凉。周围的哭号已经消失了,只剩下难耐的痛吟,以及凛风的咆哮。

沈泽川跟面目全非的死人面对面,腿被压在厚重的人体下,盾硌着他的腰腹,喘息间皆是浓重的血腥味。他咬牙淌着泪,却不能哭出声。他颓唐地盯着这张被踏烂的脸,却认不出这是不是曾经见过的士兵。

“哥。”沈泽川低声啜泣着,“我、我好怕……”

纪暮喉间滑动一下,用手掌轻轻地拍着沈泽川的头,说:“没事……没事。”

沈泽川听见了濒临死亡的士兵在唱歌,歌声被狂风撕扯,破破烂烂地飘在这寒冷的夜晚。

“战城南……死郭北……野死不葬……乌可食。[1]”

“哥。”沈泽川在他身下小声地说,“我背你走……哥。”

纪暮的身躯像是一面扭曲的盾牌,他笑了笑,哑声说:“哥走得动。”

“你中箭了吗?”

“没有。”纪暮泪已干涸,他轻飘飘地说,“……边沙秃子的箭射得不准啊。”

沈泽川手指也泡在了血肉中,他勉强地擦拭着脸,说:“师娘包了饺子,等你和我家去,我们吃很多碗。”

纪暮叹气,说:“……哥吃得慢,你……不要抢。”

沈泽川在底下用力地点着头。

雪渐渐覆盖了纪暮的身体,他似乎很困,声音那般小,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也没有。歌唱得很慢,等到了那句“枭骑战斗死”,纪暮便合上了眼。

沈泽川说:“我的……我的钱也给哥,娶嫂子……”

“哥。”

“哥。”

纪暮沉默着,仿佛是听腻了他的话,忍不住睡着了。

沈泽川浑身颤抖起来,他忘记了边沙骑兵是何时离开,也忘记了自己是怎么爬出去的。当他撑着手臂抬起身体时,大雪中死寂一片。重叠的尸体垒垫在膝下,像是废弃的麻袋。

沈泽川回头,却失声哽咽起来。

纪暮背部箭杆密集,一个人变成了一只蜷曲着的刺猬。那么多血淌在沈泽川的背上,他竟然毫无知觉。

马蹄声疾追而来,像沉闷的雷鸣。沈泽川忽然一个激灵,惊醒了。

他想要干呕,却发觉双腕被捆绑结实,身上盖着个装有土的麻袋。

这麻袋越来越沉,压着胸口,连声音也发不出。这是狱里惯用的“土袋压杀”,专门招待不想留活口的犯人,不会留下任何伤口。如果刚才没有醒来,等到天明时,沈泽川就该凉透了。

有人要杀他!

作者有话要说:[1]出自《铙歌十八曲·战城南》

第2章 杖毙

诏狱里灯火灰暗,沈泽川手脚发凉,愈渐喘不上气。那麻绳捆得紧,他不断地搓动着双腕,却无济于事。

土袋挤压着前胸,他仿佛被投进了深水潭,耳边嗡鸣,鼻息错乱,像是溺水一般地无法继续呼吸。

沈泽川转动着眼珠,盯着栏杆外的烛光。

堂中几个锦衣卫正在吃酒,划着拳呼喝,根本无暇回头看一眼沈泽川。沈泽川被土袋钉在粗糙的草席上,窒息的恶心感犹如洪水一般埋没了他。

眼睛有些昏花,沈泽川抬高头,咬着牙动起了脚。双腿被杖刑打得几近麻木,此刻抬起来,竟像是没有知觉。他踩在了木板床的左角,那里被虫蛀烂了,头一天还被他坐坏了些许。

呼吸越来越艰难。

沈泽川蹬着那一角,用尽力气下跺。可是他的腿脚无力,甚至没跺出声音,床板纹丝不动。冷汗使劲地淌,背后的衣衫浸透了。

他想活。

沈泽川喉间疯狂地逸着呜声,他咬破了舌尖,用脚接着跺着床板。

纪暮那具不成人样的尸体就是抽着他求生欲望的马鞭,他耳边似乎还回dang着纪暮的声音。

他要活!

沈泽川发狠地撞着那木板,终于听见“扑通”一声。床板被跺塌了一半,身体侧陷,土袋跟着滚下去。他犹如破水而出,摔在地上大口喘息。

地上冰凉,沈泽川的伤腿不听使唤,他用手肘撑着身,汗顺着鼻梁往下滴。狱里冷,他却觉得整个身体都像是在燃烧,烫得他五脏六腑都在翻滚,终于忍不住垂下头,干呕了起来。

沈卫该死。

中博有十二万兵马,分六州设防线,茶石河兵败后边沙骑兵入侵敦州一线。正如审问人所说,当时还有挽回之机,沈卫不仅兵强马壮,粮草充实,还有端州三城的守备军可供调配。然而他却出人意料地抛下了端州,畏畏缩缩地躲回了敦州王府。

这一躲成为了中博沦陷的开端,端州三城被边沙骑兵全部屠城,守备军士气顿挫,仓皇南撤,所有人都以为沈卫会在敦州与边沙十二部殊死一搏,他却再次闻风而逃。

中博军节节败退,边沙骑兵像是把锋芒毕露的钢刀,几乎捅穿了六州全境。他们策马而来,轻装上阵,全凭以战养战一路追到了大周王城阒都八百里之外。

如果沈卫能够在撤退时烧掉城中粮仓,实行坚壁清野,那么边沙骑兵绝对无法深入到这般地步。因为他们没有辎重,全凭攻下的城中的粮食充作补给,一旦把城中粮食烧干净,再彪悍的边沙骑兵也要饿肚子。

饿肚子是没有办法持续作战的,届时离北铁骑会渡过冰河从上阻断边沙十二部的退路,启东五郡守备军由天妃阙掐死了边沙十二部能够逃窜的方向,这些弯刀就是瓮中之鳖,决计撑不过冬天。

可是沈卫没有这么干。

他不仅放弃了抵抗,还把城中粮仓全部留给了边沙骑兵。边沙骑兵靠着大周人的粮,屠尽了大周人的城。他们的马被沈卫养得膘肥体壮,在茶石河驱赶百姓与被俘军士,一夜坑杀得干干净净。

沈泽川是死里逃生。

阒都如今要清账本,沈卫生前的一切调令都显得格外草率,他确实像是在与边沙十二部里应外合。然而沈卫畏罪自焚,一把火烧掉了自己,连带着所有文书全部销毁,就是办事雷厉风行的锦衣卫此刻也束手无策。

皇上要查明白,他们只能不断地审问可能知情的沈泽川。但是沈泽川生母乃端州舞伎,沈卫儿子太多了,他庶出排第八,上下都轮不到他,早就被敦州王府驱放在端州野养,恐怕连沈卫自己都不记得还有这么一个儿子。

有人要杀他。

这并不是秘密,他进入阒都便是要替父受过。他是中博沈氏仅剩的余孽,父债子偿,在诏狱审问结束后,皇上一定会用他的命来祭奠中博敦州茶石河一战中被坑杀的三万军士。

但那不应该是这样的暗杀。

沈泽川用拇指擦拭着唇角,偏头啐掉了口中的血沫。

如果沈卫确实是私通外敌意欲谋反,那么沈泽川迟早也要死,何必再多此一举来暗杀他一个无名无姓的庶子?阒都之中还有人在担心审问,若是这般,那么沈卫兵败一事必有蹊跷。

沈泽川什么都不知道。

他在端州有师父,他的兄弟是师父的独子纪暮。对他而言,沈卫只是建兴王,与他没关系。沈卫到底有没有通敌,他根本不知道。

但是他必须咬死了没有。

地上寒冷砭骨,沈泽川就这般趴着,被冻得反倒比白天更加清醒。他是锦衣卫钦提重犯,所有的缉拿牌票、拘传驾帖以及精徽批文全部都是自上传达,直接把他从离北世子萧既明手中提进了诏狱,甚至绕过了三司会审。

这已表明了皇上绝不姑息,定要彻查的决心。可谁这般大的胆子,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仍然要铤而走险,想在皇上亲审前杀掉他?

寒风仍然在窗口咆哮,沈泽川转动着眼珠,盯着黑暗中的墙壁,不敢再闭眼。

翌日天微凉,沈泽川便被重新提入大堂。门外风雪大盛,前几日冷脸相对的审问人正满面含笑,双手奉茶,恭恭敬敬地候在太师椅一侧。

那座上坐着个面白无须的老内宦,头戴天鹤绒烟墩帽,身着葫芦景补子,外罩的氅衣尚未解下,正抱着个金玉玲珑的梅花暖手养神。他听着动静,方才睁开了眼,看向沈泽川。

“干爹。”这几日奉旨审问的纪雷弯腰说,“这便是建兴王沈卫的余孽。”

潘如贵瞧着沈泽川,说:“怎么搞成了这个模样。”

纪雷心知潘如贵并不是在问沈泽川怎么一身脏臭,而是在问他怎么至今未审出个所以然。

纪雷额角浸汗,他也不敢擦拭,只维持着弯腰的动作,说:“竖子蒙昧无知,从中博带回来便神志不清,也不知受了何人教唆,一直不肯交代。”

“皇上要的钦提重犯。”潘如贵并不接茶,“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入了大名鼎鼎的诏狱,由纪大人你亲审,竟至今递不出一张供词。”

纪雷奉着茶,苦笑道:“正因为是钦提重犯,反倒不敢擅自动刑。他来时已经身染风寒,要是没个轻重弄死了,沈卫这案子就成悬案了。”

潘如贵端详了沈泽川一会儿,说:“咱们都是主子座下的狗,要是牙齿不那么锋利了,留着也是无用。知道你有难处,可这都是你分内之事。眼下皇上要见人,这是体谅你们锦衣卫,你怎可再生抱怨。”

完结古代架空小说作者唐酒卿《将进酒》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将进酒小说[唐酒卿]在线试读

杂役再来给沈泽川换药,他已清醒了许多。纪雷隔栏看着他,冷声说:“此次算你命大,祸害遗千年。太后饶你一命,你怕还不知道为何。”纪雷说:“我知道你师父是纪纲,江湖逋客纪纲。二十年前我与他是师兄弟,我们一同在这阒都禁中效命于锦衣卫。你恐怕不知道,他曾经还是锦衣卫从三品指挥同知,那一套纪家拳,我也会。”纪雷打开门,待杂役出去,左右无人时,方才坐在了沈泽川床边。狱中无人讲话,杂役退出去后,便只剩沈泽川。他时醒时昏,这夜长得像是没有尽头,怎么也等不到天亮。沈泽川伏首不动。纪雷俯首,低声说。沈泽川呼吸一滞。...

2019-09-03 07:26:54

穿到古代当名士小说[五色龙章]在线试读

宋家两位兄长更是奢侈到拿薄荷露当花露水搽的地步,一夏天都没苦夏,读书作文时都觉精神百辈。这一年正好轮上秋试,两人清清爽爽地上京,精精神神地应考,八月下旬秋试放榜,宋大爷宋晓竟取中了第一百三十名举人。二爷宋昀虽然落了榜,也不觉失落,还能反过来开玩笑安慰家人:“我以前取不中,是缺了指点我文章的人,往后家里有两位举人指点我,我还有什么中不了的?再说,我慢这一步,等明后年官儿中了秀才,我们兄弟一道上京,同榜取中,也是一段佳话么。”他不想再考进士了。这种香露卖得极贵,一小瓶就要十两银子,仍是有不少文人乡宦冲着“御史...

2019-09-03 07:26:54

机器人的创造者们小说[上苍]在线试读

处理系统自动给出了岳娜娜这个人物的定义,01也只能保持缄默。01眨了眨眼睛,身体上的温度不过是温水留下的温度而已,但是既然清和父亲希望他的身上带有温度,那么释放一**内热感也是可以的。“回答,清和父亲,我的代号是01。”前女友?“让我看看。”谢清和看着还在发呆的01,伸手去抓住了01的手,入手是带着淡淡的温度,已经不似之前那般冰凉,“身体暖和起来了。”“清和父亲使用权限,代号01正式更名为陵宜,感谢清和父亲的关心。”直接忽略了01奇怪的回应方式,谢清和感觉01是在逗他玩。...

2019-09-03 07:26:54

我用灵食风靡全星际小说[蓝玖]在线试读

做完这一切,周锦南把虾肉丸端到周书笛面前,嘴里还有些不满足:“尝尝看,黄金鲜虾肉丸,三级食材的能量还是少了些,这道菜只能做到缓解疲劳的作用。”味道还在其次,最主要的是,一共八颗丸子下肚后,周书笛真的感觉到身上的疲惫感减轻了,不是那种其他美食能做到的精神上的放松,而是切切实实的身体每个部位上覆盖的肌肉都向大脑传递着舒畅的信号。就在周书笛沉浸在黄金线虾肉丸的美味和美好作用的时候,周锦南的声音把周书笛从美味中拉回来:“这道是清蒸刀鱼,作用嘛,大概是蕴养精神力,提高精神力的潜力上限……哦,还可以缓解精神力崩溃的症...

2019-09-03 07:26:54

一剑霜寒小说[语笑阑珊]在线试读

“云门主!”柳纤纤单手一拍桌子,震得酒杯也跳了跳。“要你管,又不是要嫁你!”柳纤纤依旧嘴硬,却也总算消停下来,拿起筷子忿忿吃菜。“西暖阁里的那位客人呢?”云倚风问。果真挺暖和,也挺舒服。“我说这位姑娘。”季燕然拉过椅子坐下,“云门主这两天还病着,若被你闹得吃不下饭,怕是晚上又要咳。既想嫁人,就要学着温柔体贴一些,否则成日里像个土匪悍妇,谁人敢娶。”金焕跟着道:“父亲上山时也在说,这姓暮的脾气古怪功夫高,大家还是别去触霉头了。”“好奇罢了。”云倚风笑笑,“难得有机会同在一个屋檐下,还以为能共饮一杯。”...

2019-09-03 07:26:54

天上掉下棵小绿草小说[孟冬十五]在线试读

小花灵们高兴地欢呼起来。“小绿草好厉害~”他扶着木梯平复着粗重的呼吸,眼中闪着盈盈的微光。从东向西,当最后一张草席也成功铺展开来,苏篱终于大大地松了口气。“花花不会冷到啦~”正赶上楚靖破水而出,湿发甩动,晶莹的水珠从胸膛滑落,沿着健壮的身躯,一路向下,折射出耀眼的光晕。当真是……伤风败俗。...

2019-09-03 07:26:54

论汉字的重要性小说[未玄机]在线试读

“我不是很清楚你说的‘神识’是什么,我只能说,我家乡的人跟我没有什么不同。”他这一问倒是把庄云洲给问住了:“如果你说的是这种能让我们沟通的神奇力量的话。我们没有这种力量。”庄云洲身体一震,墓地抬头盯着方启灵,轻声重复:“天上?虚空洞口??我……是通过源术来到这里的?”“所以,你不是特例。你家乡的灵族人,统统不懂得运用神识?”“可是,没有神识,你们是如何使用源术的?”方启灵困惑极了。震惊席卷了庄云州,纷乱的思绪瞬间充斥在脑袋里,让他一时间什么反应都做不出来。推了推对方:“你怎么了?”...

2019-09-03 07:26:54

赠君一颗夜明珠小说[花曳]在线试读

萧晫是特意过来迎自己的。“我救你一命,今天你又救我一命,扯平了。”施云觉得自己肯定是被吓得脑子不太好使了,居然这档口把仅剩的最后一小块糯米糕拿出来,也不回头的举在肩膀那里:“看到街上有卖桂花糯米糕的,就买了……刚才都用来打狼了,就剩这一块儿了……”捏着桂花糯米糕的手指都快冻僵了,施云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傻。“方江说看着你穿着军服进了镇子,我就估摸着你得贪黑才能跑出来。”身后的萧晫看不到神情,单从声音中能听出浅淡的笑意:“魏叔没告诉你不能走夜路吗?不行就在镇上住一晚。刚才多危险。”脸上有点烧。施云暗暗抿了抿唇角...

2019-09-03 07:26:54

无回君小说[即墨遥]在线试读

暗笑自己就要成惊弓之鸟了,我决定出去一趟,我有种迫不及待的感觉想要看看这个世界于我而言变到什么地步了。就在手碰上大门的瞬间一股巨大的弹力将我弹了回来,四面的墙壁流露出隐隐光辉。我重重的跌倒在客厅的地上,身上的捆仙索又再次浮现。躺着就躺着吧,反正我也没有多大力气折腾了。我这样想着,心里倒也舒服了一点,就在这时,门开了。我站在那里沉吟了半天,我不会逃跑的,但是出去总可以吧?这扇门最自己的诱惑力居然如此之大……我走上前,手就要碰到门把手的时候迟疑了片刻,为什么会有种不祥的预感呢?而该死的我的预感一向很准……我用...

2019-09-03 07:26:54

因你而燃小说[寻笔]在线试读

第3章 偷渡星球2想着很快就可以见到德蒙,伊梵洛的脑洞就打不住想象自己从天而降解救被包围于困境中的德蒙,两三下荡平包围圈,旋身一个公主抱带德蒙上天,哦对德蒙此时已经虚弱得只能搂着自己脖子双目迷离了,气若游丝,尾音微微上扬,问:“你是……伊梵洛?”然后德蒙就会红起脸陷入迷之娇羞,俩人边逃命边加进感情,干柴烈火,四目相对突然啪啪啪。于是,态度可亲的德蒙当晚就被夜袭了。伊梵洛的内心有点崩溃。也许德蒙会眼含杀意举拳揍他,但体力不支被自己按住,俩人边扭打边滚下山崖,四目相对突然啪啪啪。绷带蒙住受伤双眼的德蒙躺在床上...

2019-09-03 07:2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