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进酒小说[唐酒卿]在线试读

  • 时间:
  • 来源:阅文林语
点击阅读

杂役再来给沈泽川换药,他已清醒了许多。纪雷隔栏看着他,冷声说:“此次算你命大,祸害遗千年。太后饶你一命,你怕还不知道为何。”纪雷说:“我知道你师父是纪纲,江湖逋客纪纲。二十年前我与他是师兄弟,我们一同在这阒都禁中效命于锦衣卫。你恐怕不知道,他曾经还是锦衣卫从三品指挥同知,那一套纪家拳,我也会。”纪雷打开门,待杂役出去,左右无人时,方才坐在了沈泽川床边。狱中无人讲话,杂役退出去后,便只剩沈泽川。他时醒时昏,这夜长得像是没有尽头,怎么也等不到天亮。沈泽川伏首不动。纪雷俯首,低声说。沈泽川呼吸一滞。

将进酒小说章节试读

《将进酒》作者:唐酒卿【完结】

文案:

浪dang败类纨绔攻vs睚眦必报美人受。

恶狗对疯犬。

中博六州被拱手让于外敌,沈泽川受押入京,沦为人人痛打的落水狗。萧驰野闻着味来,不叫别人动手,自己将沈泽川一脚踹成了病秧子,谁知这病秧子回头一口,咬得他鲜血淋漓。两个人从此结下了大梁子,见面必撕咬。

“命运要我一生都守在这里,可这并非是我抉择的那一条路。黄沙淹没了我的手足,我不想再臣服于虚无的命。圣旨救不了我的兵,朝廷喂不饱我的马,我不愿再为此赴命。我要翻过那座山,我要为自己一战。”

1v1,HE,HE,HE。

【预警】

1、主cp萧驰野x沈泽川,萧攻沈受。

2、有条百合线,还是重要角色。

3、攻比之前几本的哥哥们更加混账。

4、作者是个没文笔的大魔王,练节奏。

5、我给磕头了各位大爷,看文案,看文案,【看清文案】。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泽川,萧驰野 ┃ 配角:一堆 ┃ 其它:

作品强推:中博六州被拱手让与外敌,建兴王沈卫之子沈泽川因此受押进入阒都,沦为人人痛打的落水狗。世家环伺间的沈泽川苟且偷生,与同样受困于阒都的萧驰野结下了大梁子,两个人相看两厌,见面必撕咬。在屡次交锋中,两个人一起发现了中博兵败案的蹊跷,与此同时,随着阒都风云的逐渐展开,两个人也逐渐靠近。

他们都是困在阒都的囚鸟,萧驰野尚有个家可以惦记着回去,沈泽川却已经没有家了。两个人的道路实则殊途同归,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俩所追求的目标是一致的。剧情不过是冰山一角,人物也还在成长中,爱情就是两个人相互适应、相互改变的过程。没有冲突,何来磨合,他们还没有被命运塑造成将要成为的模样,期待他们联手搞事。

【上卷:我本放逐臣】

第1章 寒风

“建兴王沈卫兵败于东北茶石河,敦州一线随即沦陷,三万军士被活埋于茶石天坑。你也在其中,为何只有你活着?”

沈泽川眼神涣散,并不回答。

审问的人用力捶了捶桌,倾身过来,眼神阴鸷,说:“因为沈卫早已私通了边沙十二部,有意将中博六州拱手让给外敌,你们想要里应外合攻破阒都,所以边沙骑兵没有杀你,是不是?”

沈泽川干涩起皮的双唇动了动,他费力地听着审问人的话,喉间缓慢地滚动,涩滞地回话:“不……不是。”

审问人厉声说:“沈卫畏罪自焚,私通文书已由锦衣卫全部递呈给了皇上,竖子还敢嘴硬,当真是冥顽不灵!”

沈泽川脑袋昏沉,已经不知多久没有合过眼。他像是被一根线吊在万丈高空,只要稍有疏忽,放开了手,就会摔得粉身碎骨。

审问人把供词摊开,扫了几眼,说:“你昨夜说,你能活着走出茶石天坑,是因为你兄长救了你。是不是?”

沈泽川眼前恍惚地浮现出那日的场景。坑陷得那么深,无数军士们拥挤在一起,可是怎么也爬不上去,踩着的尸体越来越厚,却始终够不着坑沿。边沙骑兵围绕着天坑,深夜的寒风里夹杂着流矢的飞声,血漫过了小腿肚,哀号与残喘全部紧贴在耳边。

沈泽川呼吸急促,他在椅子上开始颤抖。他失控地抓着头发,难以遏止地发出哽咽声。

“你说谎。”

审问人举起供词,对着沈泽川掸了掸。

“你兄长是建兴王嫡长子沈舟济,他在茶石天坑之前抛下三万军士,带着亲兵私自逃跑,却被边沙骑兵套上绳索活活拖死在了茶石河畔的官道。边沙十二部坑杀军士时,他已经死了,根本救不了你。”

沈泽川脑中混乱,审问人的声音仿佛远在天边,他耳边只有无尽的哭喊。

出路在哪儿?援兵在哪儿?死人挤着死人,污臭的烂肉就压在手上。暮哥罩在他头顶,他趴在血秽尸首上。他听着暮哥喘息急促,喉间的哭声却是因为太绝望了。

“哥有三头六臂。”纪暮艰难地挤出笑,却已经泪流满面,声音呜咽地继续说,“哥是铜墙铁壁!撑一撑就没事了。撑过去援兵就到了,到时候哥跟你回家接爹娘,哥还要去找你嫂子……”

审问人“砰”地拍响桌子,喝道:“如实交代!”

沈泽川挣扎起来,他像是要挣脱看不见的枷锁,却被蜂拥而上的锦衣卫摁在了桌子上。

“你进了咱们诏狱,我谅你年纪小,所以没有动用重刑。可是你这般不识好歹,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来人,给他上刑!”

沈泽川的双臂被套上绳索,接着被拖向堂中空地。长凳“哐当”放下来,他的双脚也被捆在凳子上。旁边虎背熊腰的男人提了狱杖,掂量了一下,跟着就打了下来。

“我再问你一次。”审问人拨着茶沫,慢条斯理地抿了几口,才说,“沈卫是不是通敌卖国?”

沈泽川咬死了不松口,在杖刑中断续地喊:“不、不是!”

审问人搁了茶盏,说:“你若是把这份硬气用在了战场上,今日便轮不到你们沈家人进来,给我继续打!”

沈泽川逐渐扛不住,埋头嘶哑地说:“沈卫没有通敌……”

“茶石河一战兵败,全系沈卫轻率迎敌。茶石河败后,敦州一线尚有挽回之机,可他却在兵力悬殊之下无故退兵。端州三城因此沦陷,那城中数万百姓皆丧于边沙弯刀之下。”审问人说到此处,长叹一声,恨道,“中博六州,血流成河。沈卫带兵南撤,灯州一战最为蹊跷!启东赤郡守备军已经越过天妃阙前去支援,他却抛弃夹击之策,调抽数千骑兵护送家眷去往丹城,致使灯州防线全部崩溃——这难道不是有意为之吗?若不是离北铁骑狼奔三夜渡过冰河,边沙骑兵就该到阒都门前了!”

沈泽川意识昏沉,冷汗淋漓,审问人鄙夷地甩过供词,砸在他后脑。

“宁为一条狗,不做中博郎。这一次,沈卫便是大周的罪人。你不认?你只能认!”

沈泽川痛得半身麻木,他伏在长凳上,看那供词盖在眼前。上边的墨迹清晰,每个字都是场耻辱的鞭罚,抽在他的脸上,告诉天底下所有的人。

沈卫卖国,连条狗都不是。

他让中博六州尸骸塞流,茶石天坑里埋着的尸体到此刻都没有人去收,因为敦州群城已经被屠干净了。

沈卫是自焚了,可这笔血迹斑斑的账却必须要个活人来承担。沈卫妻妾成群,儿子众多,在边沙骑兵攻占敦州的时候全死了,只有沈泽川因为出身太卑微,被养在外边才幸免于难。

沈泽川被拖回去,血顺着脚跟拖出痕迹。他面对着墙壁,望着那扇窄小的窗。寒风呼啸,疾雪扑打,黑黢黢的夜没有尽头。

他脑袋混沌,在风声里,又回到了坑中。

纪暮已经不行了,呼吸变得很艰难,血水顺着盔甲淌到沈泽川的后颈,很快就变得冰凉。周围的哭号已经消失了,只剩下难耐的痛吟,以及凛风的咆哮。

沈泽川跟面目全非的死人面对面,腿被压在厚重的人体下,盾硌着他的腰腹,喘息间皆是浓重的血腥味。他咬牙淌着泪,却不能哭出声。他颓唐地盯着这张被踏烂的脸,却认不出这是不是曾经见过的士兵。

“哥。”沈泽川低声啜泣着,“我、我好怕……”

纪暮喉间滑动一下,用手掌轻轻地拍着沈泽川的头,说:“没事……没事。”

沈泽川听见了濒临死亡的士兵在唱歌,歌声被狂风撕扯,破破烂烂地飘在这寒冷的夜晚。

“战城南……死郭北……野死不葬……乌可食。[1]”

“哥。”沈泽川在他身下小声地说,“我背你走……哥。”

纪暮的身躯像是一面扭曲的盾牌,他笑了笑,哑声说:“哥走得动。”

“你中箭了吗?”

“没有。”纪暮泪已干涸,他轻飘飘地说,“……边沙秃子的箭射得不准啊。”

沈泽川手指也泡在了血肉中,他勉强地擦拭着脸,说:“师娘包了饺子,等你和我家去,我们吃很多碗。”

纪暮叹气,说:“……哥吃得慢,你……不要抢。”

沈泽川在底下用力地点着头。

雪渐渐覆盖了纪暮的身体,他似乎很困,声音那般小,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也没有。歌唱得很慢,等到了那句“枭骑战斗死”,纪暮便合上了眼。

沈泽川说:“我的……我的钱也给哥,娶嫂子……”

“哥。”

“哥。”

纪暮沉默着,仿佛是听腻了他的话,忍不住睡着了。

沈泽川浑身颤抖起来,他忘记了边沙骑兵是何时离开,也忘记了自己是怎么爬出去的。当他撑着手臂抬起身体时,大雪中死寂一片。重叠的尸体垒垫在膝下,像是废弃的麻袋。

沈泽川回头,却失声哽咽起来。

纪暮背部箭杆密集,一个人变成了一只蜷曲着的刺猬。那么多血淌在沈泽川的背上,他竟然毫无知觉。

马蹄声疾追而来,像沉闷的雷鸣。沈泽川忽然一个激灵,惊醒了。

他想要干呕,却发觉双腕被捆绑结实,身上盖着个装有土的麻袋。

这麻袋越来越沉,压着胸口,连声音也发不出。这是狱里惯用的“土袋压杀”,专门招待不想留活口的犯人,不会留下任何伤口。如果刚才没有醒来,等到天明时,沈泽川就该凉透了。

有人要杀他!

作者有话要说:[1]出自《铙歌十八曲·战城南》

第2章 杖毙

诏狱里灯火灰暗,沈泽川手脚发凉,愈渐喘不上气。那麻绳捆得紧,他不断地搓动着双腕,却无济于事。

土袋挤压着前胸,他仿佛被投进了深水潭,耳边嗡鸣,鼻息错乱,像是溺水一般地无法继续呼吸。

沈泽川转动着眼珠,盯着栏杆外的烛光。

堂中几个锦衣卫正在吃酒,划着拳呼喝,根本无暇回头看一眼沈泽川。沈泽川被土袋钉在粗糙的草席上,窒息的恶心感犹如洪水一般埋没了他。

眼睛有些昏花,沈泽川抬高头,咬着牙动起了脚。双腿被杖刑打得几近麻木,此刻抬起来,竟像是没有知觉。他踩在了木板床的左角,那里被虫蛀烂了,头一天还被他坐坏了些许。

呼吸越来越艰难。

沈泽川蹬着那一角,用尽力气下跺。可是他的腿脚无力,甚至没跺出声音,床板纹丝不动。冷汗使劲地淌,背后的衣衫浸透了。

他想活。

沈泽川喉间疯狂地逸着呜声,他咬破了舌尖,用脚接着跺着床板。

纪暮那具不成人样的尸体就是抽着他求生欲望的马鞭,他耳边似乎还回dang着纪暮的声音。

他要活!

沈泽川发狠地撞着那木板,终于听见“扑通”一声。床板被跺塌了一半,身体侧陷,土袋跟着滚下去。他犹如破水而出,摔在地上大口喘息。

地上冰凉,沈泽川的伤腿不听使唤,他用手肘撑着身,汗顺着鼻梁往下滴。狱里冷,他却觉得整个身体都像是在燃烧,烫得他五脏六腑都在翻滚,终于忍不住垂下头,干呕了起来。

沈卫该死。

中博有十二万兵马,分六州设防线,茶石河兵败后边沙骑兵入侵敦州一线。正如审问人所说,当时还有挽回之机,沈卫不仅兵强马壮,粮草充实,还有端州三城的守备军可供调配。然而他却出人意料地抛下了端州,畏畏缩缩地躲回了敦州王府。

这一躲成为了中博沦陷的开端,端州三城被边沙骑兵全部屠城,守备军士气顿挫,仓皇南撤,所有人都以为沈卫会在敦州与边沙十二部殊死一搏,他却再次闻风而逃。

中博军节节败退,边沙骑兵像是把锋芒毕露的钢刀,几乎捅穿了六州全境。他们策马而来,轻装上阵,全凭以战养战一路追到了大周王城阒都八百里之外。

如果沈卫能够在撤退时烧掉城中粮仓,实行坚壁清野,那么边沙骑兵绝对无法深入到这般地步。因为他们没有辎重,全凭攻下的城中的粮食充作补给,一旦把城中粮食烧干净,再彪悍的边沙骑兵也要饿肚子。

饿肚子是没有办法持续作战的,届时离北铁骑会渡过冰河从上阻断边沙十二部的退路,启东五郡守备军由天妃阙掐死了边沙十二部能够逃窜的方向,这些弯刀就是瓮中之鳖,决计撑不过冬天。

可是沈卫没有这么干。

他不仅放弃了抵抗,还把城中粮仓全部留给了边沙骑兵。边沙骑兵靠着大周人的粮,屠尽了大周人的城。他们的马被沈卫养得膘肥体壮,在茶石河驱赶百姓与被俘军士,一夜坑杀得干干净净。

沈泽川是死里逃生。

阒都如今要清账本,沈卫生前的一切调令都显得格外草率,他确实像是在与边沙十二部里应外合。然而沈卫畏罪自焚,一把火烧掉了自己,连带着所有文书全部销毁,就是办事雷厉风行的锦衣卫此刻也束手无策。

皇上要查明白,他们只能不断地审问可能知情的沈泽川。但是沈泽川生母乃端州舞伎,沈卫儿子太多了,他庶出排第八,上下都轮不到他,早就被敦州王府驱放在端州野养,恐怕连沈卫自己都不记得还有这么一个儿子。

有人要杀他。

这并不是秘密,他进入阒都便是要替父受过。他是中博沈氏仅剩的余孽,父债子偿,在诏狱审问结束后,皇上一定会用他的命来祭奠中博敦州茶石河一战中被坑杀的三万军士。

但那不应该是这样的暗杀。

沈泽川用拇指擦拭着唇角,偏头啐掉了口中的血沫。

如果沈卫确实是私通外敌意欲谋反,那么沈泽川迟早也要死,何必再多此一举来暗杀他一个无名无姓的庶子?阒都之中还有人在担心审问,若是这般,那么沈卫兵败一事必有蹊跷。

沈泽川什么都不知道。

他在端州有师父,他的兄弟是师父的独子纪暮。对他而言,沈卫只是建兴王,与他没关系。沈卫到底有没有通敌,他根本不知道。

但是他必须咬死了没有。

地上寒冷砭骨,沈泽川就这般趴着,被冻得反倒比白天更加清醒。他是锦衣卫钦提重犯,所有的缉拿牌票、拘传驾帖以及精徽批文全部都是自上传达,直接把他从离北世子萧既明手中提进了诏狱,甚至绕过了三司会审。

这已表明了皇上绝不姑息,定要彻查的决心。可谁这般大的胆子,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仍然要铤而走险,想在皇上亲审前杀掉他?

寒风仍然在窗口咆哮,沈泽川转动着眼珠,盯着黑暗中的墙壁,不敢再闭眼。

翌日天微凉,沈泽川便被重新提入大堂。门外风雪大盛,前几日冷脸相对的审问人正满面含笑,双手奉茶,恭恭敬敬地候在太师椅一侧。

那座上坐着个面白无须的老内宦,头戴天鹤绒烟墩帽,身着葫芦景补子,外罩的氅衣尚未解下,正抱着个金玉玲珑的梅花暖手养神。他听着动静,方才睁开了眼,看向沈泽川。

“干爹。”这几日奉旨审问的纪雷弯腰说,“这便是建兴王沈卫的余孽。”

潘如贵瞧着沈泽川,说:“怎么搞成了这个模样。”

纪雷心知潘如贵并不是在问沈泽川怎么一身脏臭,而是在问他怎么至今未审出个所以然。

纪雷额角浸汗,他也不敢擦拭,只维持着弯腰的动作,说:“竖子蒙昧无知,从中博带回来便神志不清,也不知受了何人教唆,一直不肯交代。”

“皇上要的钦提重犯。”潘如贵并不接茶,“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入了大名鼎鼎的诏狱,由纪大人你亲审,竟至今递不出一张供词。”

纪雷奉着茶,苦笑道:“正因为是钦提重犯,反倒不敢擅自动刑。他来时已经身染风寒,要是没个轻重弄死了,沈卫这案子就成悬案了。”

潘如贵端详了沈泽川一会儿,说:“咱们都是主子座下的狗,要是牙齿不那么锋利了,留着也是无用。知道你有难处,可这都是你分内之事。眼下皇上要见人,这是体谅你们锦衣卫,你怎可再生抱怨。”

完结古代架空小说作者唐酒卿《将进酒》点评: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拥有位面商铺的秋缘小说[浅墨残香]在线试读

“等我回来就知道你能不能做到,说的话是不是放屁,”秋河道,“把书房里的书都给我抄一遍,休想偷懒,”秋缘屋里的丫头翠儿,一个年约莫十五岁左右,梳着两个发髻,上头还带着廉价的绢花,端着碗要进来,轻声细语的唤道,“少爷,药来了,”“出去!”秋缘立即道,那感觉恨不得当场立誓一样,“做得到,绝对做得到,”说完,秋河就甩袖而去,秋缘哀叹了一声,将张脸埋进软软的棉枕头中,秋缘喝道,“出去!”第4章...

2019-09-03 07:26:54

实习灶王爷小说[岂无衣]在线试读

李元钦长久地看着眼前这页书,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微微拧着眉头,不能顺畅地读下去。“还有什么红豆团子,芝麻糖,白米糕,与我一同上天的同僚都吃的不爱吃了,兴许人家闻见味道都想吐了,可我连是什么味道的都没尝过呢。你说我惨不惨!”张清岚越说越觉得自己的凄惨人生简直人神共愤,于是哭得更大声了,仗着没人能听见,干脆一屁股坐在桌子上毫不顾忌形象的嚎啕大哭。张清岚哭着哭着又累了,整张脸上鼻涕眼泪混在一起,难看的很,不过好在无人看见,就随它邋遢着去了。他越说越委屈,蹲在李元钦的桌子上呜呜地哭了起来,“你这个人真的好过分,...

2019-09-03 07:26:54

皇太子的恋爱哲学小说[原恶哉]在线试读

甲男:「我认为天后对此已经有所戒备,她近年来不断扩充禁军的人马,而且也安排武艺高超的人随侍在侧,要发动流血政变使天后丧命退位是不可能的事。」——为何唐朝的中文如此高深莫测?甲男:「我认为扩大私军势在必行,前日我和郎君探讨暗中募集私军的方法,可先前受到来俊臣的影响,没多少人有意愿为皇室贵族做事。」乙男:「切莫小看太子妃的能耐,越是美艳的玫瑰越是有刺,那令人不寒而慄的剧毒眼眸,总能窥见他人毫无防备之刻,腐蚀全身。」乙男:「尊贵的皇室血脉因利欲薰心而互相侵蚀,此世恶道如地狱红莲绽放,真是杰作。」谢天谢地,乙男正...

2019-09-03 07:26:54

定山河小说[浅书清都 ]在线试读

虽说他穿越过来也有些年头的,该适应的地方也都差不多适应了,但还是时不时就会想些有的没的。虽说事业有所小成,房子车子都有了,但再怎么样也比不过这里啊。他那不过是个三层小别墅,现在住的这可是依山傍水风景区!胡樾立刻又觉得十分心塞。胡樾趴在窗边吹风,有些蔫蔫的。其实自从到了这里鸠占鹊巢之后,胡樾的生活改善了不知一点两点。他没穿越之前的日子过得像老黄牛一样,每天忙得恨不得上天。唯一不同的是老黄牛每顿吃的是草,而他一旦忙起来了连草都来不及吃……胡樾在心里给这俩小人各加了一分,暂时维持平局的战况。胡樾坐在桌边,指着桌...

2019-09-03 07:26:54

世界第一度假村小说[panther]在线试读

唐淮穿上鞋子,踩在刚才的黄土上,脚底板有些微凉,不过还在能在接受的范围内。等适应的差不多后,唐淮朝山谷顶端的方向走去。唐淮刚刚晒太阳的时候已经决定好,先看看岛上有没有游客。要是没有,他就想法设法在最高处堆个‘SOS’的求救信号,然后钻木取点火……希望有路过的船只和飞机看到吧。在爬上山谷的那一刻,唐淮再次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同。唐淮再次给自己点赞,在盛泽的时候,他也没发现自己的身体素质这么好啊。唐淮没有目的地,不过呆在这里是不可取的。唐淮感受了一下身体,不显疲惫。紧接着,唐淮又跺了一下脚,要不是脚下有凉意传来,...

2019-09-03 07:26:54

星际雌虫穿成乡村哥儿小说[日进斗金]在线试读

河水静静流淌,没有一丝涟漪,月亮高悬天空,在河里投下圆圆的倒影。高高的鼻梁,大大的眼睛,麦色的皮肤和因为瘦削显得过于棱角分明脸颊,眉心还有一颗红痣。除了太瘦了一些,自己这模样可比那个阴柔的白禾要顺眼多了啊!白术惊喜的一蹦三尺高,仰天长笑三声。白术一路小跑,来到河边。他跪在河边,看河水里印出自己的倒影。只要他抓紧锻炼,再打拼出一片家业。以他的能力,绝对有信心可以赢得那雄性的心,给他提供最好的生活!她们摇了摇头,有些同情的议论道:“你看看那边的哥儿,好像是白老大家那个,天天干活糙的和个男人一样,现在都有些疯了...

2019-09-03 07:26:54

我被反派拱上皇座[星际]小说[闻鲸歌]在线试读

“他根本就不在乎父亲!父亲还让我来看他……”迪欧蜷缩在巷子里,埋着头像只尽力竖起背毛的幼猫,无助地怒吼着,“那也是他的父亲、他的家族啊!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他理解什么!他要是真的理解,为什么没有一滴眼泪!为什么还要留着那个杀手!”迪欧怒目圆睁:“那现在呢!”“迪欧少爷,雷哲少爷并无恶意,他只是想你能尽快振作起来。”雷蒙德单膝跪在少年面前,柔声道。“迪欧少爷,你的悲伤和愤怒雷哲少爷并不是不能理解……”雷蒙德耐心地解释却并没有取得任何效果,世界观停留在非黑即白阶段的少年完全听不进去,情绪激烈地驳斥道...

2019-09-03 07:26:54

一世千秋小说[邢风风风风]在线试读

“那你记住,他们一族的人多多少少会有一些‘白化’的迹象,尤其是在这头发上,有那么些白色的发丝,可以确定是长坷族无误了。”“如果放任他们不管,迟早会波及到整个师门,你这些日子就别轻易下山了,在这好好背书。”任老头起身,带着他的两位师兄出了门 “小黑狗你可看好了,若是出现什么意外,格杀勿论。”“小黑,你说小流氓被师兄他们抓着了会怎么办。”“他带着面具,包得严严实实的,想看都看不见。”“看见他们要把他们赶出去吗?”秦琅睿脱了外衫滚上床去,看着自己没有一点伤口的双手:“他很强,你知道法印是我们施术的关键,他能够一...

2019-09-03 07:26:54

十里人间小说[老草吃嫩牛]在线试读

既然老祖宗赏饭吃,那么就集体动起来吧。五百年摇摇欲坠的老屋,换漂漂亮亮的现代化房屋,能住到更好的地方去,谁愿意守着满身是补丁的老屋子呆着呢?四太太一张一张的抿着毛票的边角,抿好,又用皮筋仔细的按照面额扎起来。常青山石窟一出,举世震惊,没多久,那里就成了世界级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跟籍道太祖陵社会地位也差不离了。一时间,政府衙门动起来了,财阀也动起来了,世界级的,国家级的文物单位也来了,郡里规划局也做了旅游城市的初步规划。想到这里,江鸽子抬起头对段四太太说了句:“嫂子,我要是您,我就不换!”四太太闻言,数钞票...

2019-09-03 07:26:54

我诈死后再遇殉情未遂的魔尊小说[梦里长安躲雨人]在线试读

边说边给白蟾宫递眼色,又是飞眼刀又是威胁,白蟾宫不情不愿的解释了一通,赌咒发誓真不是自己干的。一行人边说边行,醒林使尽浑身解数万种本领,终于哄得这位不贰师妹化怒气为淡淡微笑。醒林和郭不贰并肩走在最前方,他凑近身旁的郭不贰说了些什么,郭不贰笑了一下,又立刻绷住脸,要笑不笑别别扭扭的转过头。忽而,她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我们教中人都是一样的红云衣,朱果钗,你是怎么认出是我的?”他向比他还小的郭不贰深深作揖,道:“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郭不贰既没人证又没物证,被白蟾宫一通辩白,醒林一通温柔款款的赔小心,自...

2019-09-03 07:26:54